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能达“三绝”之境界 史上唯他一人

作者:儒风大家 国学知识 来源:网络

  一提起顾恺之的大名,大家脑海中会不由自主得浮现出家的形象。因为,仅凭画家这个身份已经让他在画坛之上独领骚,名垂青史。但,也因为他在画坛上的名气之大,无形之中,忽视了他的真性情和他在其他领域的造诣。他同样擅长诗赋、书法,虽难以与绘画相比肩,但也可在当时占有一席之地。时人誉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

能达“三绝”之境界 史上唯他一人

  顾恺之

  画绝

  顾恺之作画,如春蚕吐丝,春云浮空,意在传神。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所画的人物像,作画之时从不点眼睛,甚至几年之后才点睛。因为,点睛之后,人物画惟妙惟肖,呼之即出,如活人一般,传神之意实属罕见。曾经,顾恺之为人作画,画一扇面,人物为“竹林七贤”之中的阮籍和嵇康,画好之后,又是不点睛,主人不知,问道为何不点睛。他笑着答道,点睛之后,阮籍、嵇康不就会说话了吗?《晋书·顾恺之传》中:“恺之每画人成,或数年不点目睛。人问其故。答曰:‘四体妍蚩,本无阙少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睹中。”顾恺之画人物像,几年不点眼睛,人问其故,答道,形体与美丑,和神妙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写照的传神之处就在这双眼睛上。

能达“三绝”之境界 史上唯他一人

  画绝

  有一次,建康城中,新落成一座佛庙,名曰瓦棺寺。落成之时,举行法会,进行募捐。官绅富贾捐钱一般不超一万,而顾恺之大言不惭,一锤定音,开口就要捐款一百万。顾恺之虽有几个闲钱,但比起当时的豪门望族,还是差之千里。在众人惊愕之时,顾恺之让寺僧准备笔来,只见他在墙上行云流水般画了几尊菩萨像,名曰维摩诘像。同样,画完之后,又是没点眼睛。他这是有意为之,想拿自己最后的点睛之笔来为寺庙募捐。他说道:“明天维摩诘像开光(点睛),第一天观览者捐十万,第二天五万,第三天随意,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果然,效果不错,在点睛那天,人们争先恐后的前呼后拥,为一睹神韵之笔,豪掷千金。只见,顾恺之气定神闲,执笔悬浮,沉思片刻,只轻轻一点,点睛之笔完成那一刻,一尊维摩诘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似维摩诘现身一般。从此,“点睛之笔”这个成语应事而出,流传至今。唐代张怀瓘对其画评价甚高,云:“张僧繇得其肉,陆探微得其骨,顾恺之得其神”。骨、肉有形,观其形而画之,易也,神韵无可察,画而得其神,难也。顾恺之不愧为“画绝”,已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文绝

能达“三绝”之境界 史上唯他一人

  文绝

  顾恺之不光作画一绝,文章诗赋也是一绝,可出口成章,落笔成文。他曾写过一首《四时诗》:“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读其诗,似欣赏四季图,达到以诗入画,以画成诗,诗画一体的意蕴。读其诗,四季景致中的山、水、云、月、松的美景顿时浮现在读者的脑海中。

  顾恺之与东晋四大家族(王、谢、庾、桓)中的桓温交好。大将军桓温曾扩建江陵城,竣工之后,邀四方名士聚集于此,设宴船中,以此庆贺。在觥筹交错之际,桓温把酒临风,立于桥头,望着滚滚的江水和壮丽的江陵城,好似当年武功盖世的魏武帝。身后有百万雄兵,眼前聚四方名士,心中波澜壮阔,世人无人能比。此时,雄心壮志的桓温意犹未尽,命名士,作诗以赋江陵城之美。话音刚落,才华横溢的顾恺之随即吟道,“遥望层城,丹楼如霞”。桓温听后,大呼极好,当即赐顾恺之两名美女以表其才。顾恺之因才气获得两名美女,一时传为佳话。义熙(405-418)气吞万里如虎的刘寄奴(刘裕)北伐南燕,顾恺之为其作《祭牙(旗)文》。可见,顾恺之“文绝”的美誉绝非浪得虚名,能在当时名士如林,儒学豪门子弟组成的文艺圈中,占有一席之地,实属不易。

  痴绝

能达“三绝”之境界 史上唯他一人

  痴绝

  顾恺之虽有“画绝”“文绝”的美誉,却还有一个令人讥笑的“痴绝”称号。他的“痴绝”有时表现在他的有情有义上面,不顾世人的眼光,有恩必报,有义必还。独揽朝政十余年的桓温,终因第三次北伐失利而名声扫地,最后郁郁而终。时人多因桓温曾经的嚣张跋扈,横行朝野,操纵帝位而对他骂声不断。但独有顾恺之念念不忘曾经的交情,独自来到桓温的坟前大哭,并赋诗“山崩溟海竭,鱼鸟将何依”表示怀念。哭坟之后,人问他哭到何种程度,他毫不掩饰说道“声如震雷破山,泪如倾河注海。”真是情到浓时,难以掩,义到深处,无所匿。

  顾恺之的“痴绝”有时表现出其大智若愚的一面,以痴来避险,以痴来躲难。所谓痴中有智,智中有痴。桓玄(桓温之子,后自立为帝)曾拿着柳叶戏弄顾恺之,对其说是可隐身的法宝。在顾恺之欣赏之际,突然向其撒起尿来,弄的顾满身骚气,还理直气壮说:“法宝显灵,没看见顾恺之”。可见当时,世家子弟的放荡不羁,人格扭曲。顾恺之知桓玄阴险狡诈,骄淫狂竖,只好忍气吞声,装痴卖傻,保全身家性命。

  顾恺之曾评价自己:恺之体内痴黠各半,合而论之,正得平耳。他曾把画作寄存在朋友家,后来发现画作不易而非飞了,他明知是谁窃走了,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诙谐的说道“我的画显灵了,飞上天去变成神仙啦。”诙谐幽默的性格又为“痴绝”的他成为别人的谈资增添了几分笑料。世人笑他痴,他笑世人看不穿。

  顾恺之的“画绝”、“文绝”、“痴绝”,这三绝的美誉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身上。画、文、痴集一身的名士在历史的长河中比比皆是,但能同时达到绝的境界,也只有顾恺之一人而已。“画绝”与“文绝”已证明其在文坛上的艺术成就,但他的“痴绝”却成为明哲保身,为人处世的艺术最高成就。

关键词:国学人物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能达“三绝”之境界 史上唯他一人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