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晋书:志·第十五章

作者:房玄龄等 全集:晋书 来源:网络

  史臣曰:昔者乘云效驾,卷领垂衣,则黄帝皁衣纁裳,放勋彤车白马,叶三微之序,舍寅丑之建,玄戈玉刃,作会相晖。若乃参旗分景,帝车含曜,又所以营卫南宫,增华北极。《月令》季夏之月,“命妇官染彩”,赪丹班次,各有品章矣。高旗有日月之象,式视有威仪之选,衣兼鞙珮,衡载鸣和,是以闲邪屏弃,不可入也。若乃正名百物,补缉四维,疏怀山之水,静倾天之害,功尤彰者饰弥焕,德愈盛者服弥尊,莫不质良,用成其美。《书》曰:“明试以功,车服以庸。”“《礼记》曰:“鸾车,有虞氏之路也。钩车,夏后氏之路也。大路,殷路也。乘路,周路也。”而韨火山龙,以通其意。前史以为,圣人见鸟兽容貌,木英华,始创衣冠,而玄黄殊采;见秋蓬孤转,杓觿旁建,乃作舆轮,而方圆异则。遇物成象,触类兴端。周因于殷,其来已旧。成王之会,坛垂阴羽,五方之盛,有八十物者焉。宗马鸟旌,奚往不格,殷公、曹叔,此焉低首。《周礼》,巾车氏建大赤以朝,大白以戎。雅制弘多,式遵遗范,宾入异宪,师行殊则,是以有严有翼,用光其武,钩膺鞗革,乃畅其文。六服之冕,五时之路,王之常制,各有等差。逮礼业雕讹,人情驰爽,诸侯征伐,宪度沦亡,一紫乱于齐饰,长缨混于邹玩。孔子曰:“君子其学也博,其服也乡。”若乃豪杰不经,庶人干典,彯鹬冠于郑伯之门,蹑珠履于春申之第。及秦皇并国,揽其余轨,丰貂东至,獬豸南来,又有玄旗皁旒之制,旄头罕车之饰,写九王之廷于咸阳北坂,车舆之彩,各树其文,所谓秦人大备,而陈战国之后车者也。及凝脂布网,经书咸烬,削灭三代,以金根为帝轸,除弃六冕,以袀玄为祭服。高祖入关,既因秦制。世宗挺英雄之略,总文景之资,扬霓拂翳,皮轩记鼓,横汾河而祠后土,登甘泉而祭昊天,奉常献仪,谓之大驾,车千乘而骑万匹。至于成帝,以幸姬赵飞燕置属车间豹尾中,又杨雄所谓彏天狼之威弧,张曜日之灵旄,骈罗列布,雾集云合者也。于后王氏擅朝,武车常轫,赤眉之乱,文物无遗。建武十三年,吴汉平蜀,始送葆车舆辇,充庭之饰,渐以周备。明帝采《周官》、《礼记》,更服衮章,天子冠通天而佩玉玺。魏明以黼黻之美,有疑于僭,于是随章傧略,而捐者半焉。高堂隆奏曰:“改正朔、殊徽号者,帝王所以神明其政,变民耳目也。”帝从其议,改青龙五年为景初元年,服色尚黄,从地正也。世祖武皇帝接天人之贶,开典午之基,受终之礼,皆如唐虞故事。晋氏金行,而服色尚赤,岂有司失其传欤!

  玉、金、象、革、木等路,是为五路,并天子之法车,皆硃班漆轮,为虡文。三十幅,法月之数;重毂,贰辖,以赤油,广八寸,长三尺,注地,系两轴头,谓之飞軨。金薄缪龙绕之为舆倚较,较重,为文兽伏轼,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筩,鸾雀立衡,虡文画辕及轓。青盖,黄为里,谓之黄屋。金华施末,二十八以象宿。两箱之后,皆玳瑁为鹍翅,加以金银雕饰,故世人亦谓之金鹍车。斜注旂旗于车之左,又加棨戟于车之右,皆橐而施之。棨戟韬以黻绣,上为亚字,系大蛙蟆幡。轭长丈余。于戟之杪,以牦牛尾,大如斗,置左騑马轭上,是为左纛。辕皆曲向上,取《礼纬》“山车垂句”之义,言不揉而能自曲。

  玉、金、象三路,各以其物饰车,因以为名。革者漆革,木者漆木。其制,玉路最尊,建太常,十有二旒,九仞委地,画日月升龙,以祀天。金路建大旂,九旒,以会万国之宾,亦以赐上公及王子母弟。象路建大赤,通赤无画,所以视朝,亦以赐诸侯。革路建大白,以即戎兵事,亦以赐四镇诸侯。木路建大麾,以田猎,其麾色黑,亦以赐籓国。玉路驾六黑马,余四路皆驾四马,马并以黄金为文髦,插以翟尾。象镳而镂锡,锡在马面,所谓当颅者也。金[B080]而方釳,金[B080]谓以金[B080]为文。釳以铁为之,其大三寸,中央两头高,如山形,贯中以翟尾而结着之也。繁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繁缨,马饰缨,在马膺前,如索裙。五路皆有锡鸾之饰,和铃之响,钩膺玉瓖,钩膺,即繁缨也。瓖,马带玦名也。龙辀华轙,辀,车辕也,头为龙象。轙,谓车衡上环受鸾者也。硃幩。幩,饰也,人君以硃缠镳扇汗,以为饰也。法驾行则五路各有所主,不惧出;临轩大会则陈乘舆车辇旌鼓于其殿庭。

  车,坐乘者谓之安车,倚乘者谓之立车,亦谓之高车。案《周礼》,惟王后有安车也,王亦无之。自汉以来制乘舆,乃有之。有青立车、青安车、赤立车、赤安车、黄立车、黄安车、白立车、白安车、黑立车、黑安车,合十乘,名为五时车,俗谓之五帝车。天子所御则驾六,其余并驾四。建旂十二,各如车色。立车则正竖其旂,安车则邪注。驾马,马亦各随五时之色,白马则硃其尾,左右騑骖,金[B080]镂锡,黄屋左纛,如金根之制,行则从后。五牛旗,平吴后所造,以五牛建旗,车设五牛,青赤在左,黄在中,白黑在右。竖旗于牛背,行则使人舆之。牛之为义,盖取其负重致远而安稳也。旗常缠不舒,所谓德车结旌也。天子亲戎则舒,谓武车绥旌也。

  金根车,驾四马,不建旗帜,其上如画轮车,下犹金根之饰。

  耕根车,驾四马,建赤旂,十有二旒,天子亲耕所乘者也。一名芝车,一名三盖车。置耒耜于轼上。魏景初元年,改正朔,易服色,色尚黄,牲用白,戎事乘黑首白马,建大赤之旂,朝会则建大白,行殷之时也。泰始二年,有司奏:“宜如有虞遵唐故事,皆用前代正朔服色,其金根、耕根车,并以建赤旗。”帝从之。

  辇,案自汉以来为人君之乘,魏晋御小出即乘之。

  戎车,驾四马,天子亲戎所乘者也。载金鼓、羽旗、幢翳,置弩于轼上,其建矛麾悉斜注。

  猎车,驾四马,天子校猎所乘也。重辋漫轮,缪龙绕之。一名阘戟车,一名蹋猪车。魏文帝改名蹋兽车。《记》云“国君不乘奇车”,奇车亦猎车也。古天子猎则乘木辂,后人代以猎车也。

  游车,九乘,驾四,先驱之乘是也。

  云罕车,驾四。

  皮轩车,驾四,以兽皮为轩。

  鸾旗车,驾四,先辂所载也。鸾旗者,谓析羽旄而编之,列系幢傍也。

  建华车,驾四,凡二乘,行则分居左右。

  轻车,驾二,古之战车也。前后二十乘,分居左右。舆轮洞硃,不巾不盖,建矛戟麾幢,置弩{服}于轼上。大驾法驾出,射声校尉、司马、吏士、战士载,以次属车。

  司南车,一名指南车,驾四马,其下制如楼,三级;四角金龙衔羽葆;刻木为仙人,衣羽衣,立车上,车虽回运而手常南指。大驾出行,为先启之乘。

  记里鼓车,驾四,形制如司南,其中有木人执棰向鼓,行一里则打一棰。

  羊车,一名辇车,其上如轺,伏兔箱,漆画轮轭。武帝时,护军羊琇辄乘羊车,司隶刘毅纠劾其罪。

  画轮车,驾牛,以彩漆画轮毂,故名曰画轮车。上起四夹杖,左右开四望,绿油幢,硃丝络,青交路,其上形制事事如辇,其下犹如犊车耳。古之贵者不乘牛车,汉武帝推恩之末,诸侯寡弱,贫者至乘牛车,其后稍见贵之。自灵献以来,天子至士遂以为常乘,至尊出朝堂举哀乘之。

  属车,一曰副车,一曰贰车,一曰左车。汉因秦制,大驾属车八十一乘,行则中央左右分为行。

  法驾属车三十六乘。最后车悬豹尾,豹尾以前比之省中。属车皆皁盖硃里云。

  御衣车、御书车、御轺车、御药车,皆驾牛。

  阳遂四望繐窗皁轮小形车,驾牛。

  象车,汉卤簿最在前。武帝太康中平吴后,南越献驯象,诏作大车驾之,以载黄门鼓吹数十人,使越人骑之。元正大会,驾象入庭。

  中朝大驾卤簿

  先象车,鼓吹一部,十三人,中道。

  次静室令,驾一,中道。式道候二人,驾一,分左右也。

  次洛阳尉二人,骑,分左右。

  次洛阳亭长九人,赤车,驾一,分三道,各吹正二人引。

  次洛阳令,皁车,驾一,中道。  次河南中部掾,中道。河桥掾在左, 功曹史在右,并驾一。

  次河南尹,驾驷,戟吏六人。

  次河南主簿,驾一,中道。

  次河南主记,驾一,中道。

  次司隶部河南从事,中道。都部从事居左,别驾从事居右,并驾一。

  次司隶校尉,驾三,戟吏八人。

  次司隶主簿,驾一,中道。

  次司隶主记,驾一,中道。

  次廷尉明法掾,中道。五官掾居左,功曹史居右,并驾一。

  次廷尉卿,驾驷,戟吏六人。

  次廷尉主簿、主记,并驾一,在左。太仆引从如廷尉,在中。宗正引从如廷尉,在右。

  次太常,驾驷,中道,戟吏六人。太常外部掾居左,五官掾、功曹吏居右,并驾一。

  次光禄引从,中道。太常主簿、主记居左,卫尉引从居右,并驾一。

  次太尉外督令史,驾一,中道。

  次西东贼仓户等曹属,并驾一,引从。

  次太尉,驾驷,中道。太尉主簿、舍人各一人,祭酒二人,并驾一,在左。

  次司徒引从,驾驷,中道。

  次司空引从,驾驷,中道。三公骑令史戟各八人,鼓吹各一部,七人。

  次中护军,中道,驾驷。卤簿左右各二行,戟楯在外 ,弓矢在内, 鼓吹一部,七人。

  次步兵校尉在左,长水校尉在右,并驾一。各卤簿左右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

  次射声校尉在左,翊军校尉在右,并驾一。各卤簿左右各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

  次骁骑将军在左,游击将军在右,并驾一。皆卤簿左右引各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骑队,五在左,五在右,队各五十匹,命中督二人分领左右。各有戟吏二人,麾幢独揭,鼓在队前。

  次左将军在左,前将军在右,并驾一。皆卤簿左右各二行,戟楯盾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

  次黄门麾骑,中道。

  次黄门前部鼓吹,左右各一部,十三人,驾驷。八校尉佐仗,左右各四行,外大戟楯,次九尺楯,次弓矢,次弩,并熊渠、佽飞督领之。

  次司南车,驾驷,中道。护驾御史,骑,夹左右。

  次谒者仆射,驾驷,中道。

  次御史中丞,驾一,中道。

  次武贲中郎将,骑,中道。

  次九游车,中道,武刚车夹左右,并驾驷。

  次云罕车,驾驷,中道。

  次阘戟车,驾驷,中道,长戟邪偃向后。

  次皮轩车,驾驷,中道。

  次鸾旗车,中道,建华车分左右,并驾驷。

  次护驾尚书郎三人,都官郎中道,驾部在左,中兵在右,并骑。又有护驾尚书一人,骑,督摄前后无常。

  次相风,中道。

  次司马督,在前,中道。左右各司马史三人引仗,左右各六行,外大戟楯二行。

  次九尺楯,次刀楯。

  次弓矢,次弩。

  次五时车,左右有遮列骑。

  次典兵中郎,中道,督摄前却无常。左殿中御史,右殿中监,并骑。

  次高盖,中道,左罼,右罕。

  次御史,中道,左右节郎各四人。

  次华盖,中道。

  次殿中司马,中道。殿中都尉在左,殿中校尉在右,左右各四行。细楯一行在弩内,又殿中司马一行,殿中都尉一行,殿中校尉一行。

  次扌罡鼓,中道。

  次金根车,驾六马,中道。太仆卿御,大将军参乘。左右又各增三行,为九行。司马史九人,引大戟楯二行,九尺楯一行,刀楯一行,由基一行,细弩一行,迹禽一行,椎斧一行,力人刀楯一行。连细楯,殿中司马,殿中都尉,殿中校尉,为左右各十二行。金根车建青旂十二。左将军骑在左,右将军骑在右,殿中将军持凿脑斧夹车,车后衣书主职步从,六行,合左右三十二行。

  次曲华盖,中道。侍中、散骑常侍、黄门侍郎并骑,分左右。

  次黄钺车,驾一,在左,御麾骑在右。

  次相风,中道。

  次中书监骑左,秘书监骑右。

  次殿中御史骑左,殿中监骑右。

  次五牛旗,赤青在左,黄在中,白黑在右。

  次大辇,中道。太官令丞在左,太医令丞在右。

  次金根车,驾驷,不建旗。

  次青立车,次青安车,次赤立车,次赤安车,次黄立车,次黄安车,次白立车,次白安车,次黑立车,次黑安车,合十乘,并驾驷。建旗十二,如车色。立车正竖旗,安东邪拖之。

  次蹋猪车,驾驷,中道,无旗。

  次耕根车,驾驷,中道,赤旗十二,熊渠督左,佽飞督右。

  次御轺车,次御四望车,次御衣车,次御书车,次御药车,并驾牛,中道。

  次尚书令在左,尚书仆射在右,又尚书郎六人,分次左右,并驾。又治书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又侍御史二人,分次左右,又兰台令史分次左右,并骑。

  次豹尾车,驾一。自豹尾车后而卤簿尽矣。但以神弩二十张夹道,至后部鼓吹。其五张神弩置一将,左右各二将。

  次轻车二十乘,左右分驾。

  次流苏马六十匹。

  次金钺车,驾三,中道。左右护驾尚书郎并令史,并骑,各一人。

  次金钲车,驾三,中道。左右护驾侍御史并令史等,并骑,各一人。

  次黄门后部鼓吹,左右各十三人。

  次戟鼓车,驾牛,二乘,分左右。次左大鸿胪外部掾,右五官掾、功曹史,并驾。

  次大鸿胪,驾驷,钺吏六人。

  次大司农引从,中道,左大鸿胪主簿、主记,右少府引从。

  次三卿,并骑,吏四人,铃下二人,执马鞭辟车六人,执方扇羽林十人,硃衣。

  次领军将军,中道。卤簿左右各二行,九尺楯在外,弓矢在内,鼓吹如护军。

  次后军将军在左,右将军在右,各卤簿鼓吹如左军、前军。

  次越骑校尉在左,屯骑校尉在右,各卤簿鼓吹如步兵、射声。

  次领护骁骑、游军校尉,皆骑,吏四人,乘马夹道,都督兵曹各一人,乘马在中。骑将军四人,骑校、鞉角、金鼓、铃下、信幡、军校并驾一。功曹吏、主簿并骑从。散扇幢麾各一骑,鼓吹一部,七骑。

  次领护军,加大车斧,五官掾骑从。

  次骑十队,队各五十匹。将一人,持幢一人,鞉一人,并骑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并骑在后,羽林骑督、幽州突骑督分领之。郎簿十队,队各五十人。绛袍将一人,骑、鞉各一人,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步,在后。骑皆持槊。

  次大戟一队,九尺楯一队,刀楯一队,弓一队,弩一队,队各五十人。黑袴褶将一人,骑校、鞉角各一人,步,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步,在后。金颜督将并领之。

  皇太子安车,驾三,左右騑。硃班轮,倚兽较,伏鹿轼。九旒,画降龙。青盖,金华蚤二十八枚。黑虡文画轓,文辀,黄金涂五采。亦谓之鸾路。非法驾则乘画轮车,上开四望,绿油幢,硃丝绳络,两箱里饰以金锦,黄金涂五采。其副车三乘,形制如所乘,但不画轮耳。

  王青盖车,皇孙绿盖车,并驾三,左右騑。

  云母车,以云母饰犊车。臣下不得乘,以赐王公耳。

  皁轮车,驾四牛,形制犹如犊车,但皁漆轮毂,上加青油幢,硃丝绳络。诸王三公有勋德者特加之。位至公或四望、三望、夹望车。

  油幢车,驾牛,形制如皁轮,但不漆毂耳。王公大臣有勋德者特给之。

  通幰车,驾牛,犹如今犊车制,但举其幰通覆车上也。诸王三公并乘之。

  诸公给朝车驾四、安车黑耳驾三各一乘,皁轮犊车各一乘。自祭酒掾属以下及令史,皆皁零,辟朝服。其武官公又别给大车。

  特进及车骑将军骠骑将军以下诸大将军不开府非持节都督者,给安车黑耳驾二,轺车施耳后户一乘。

  三公、九卿、中二千石、二千石、河南尹、谒者仆射、郊庙明堂法出,皆大车立乘,驾驷。前后导从大车驾二,右騑。他出乘安车。其去位致仕告老,赐安车驷马。

  郡县公侯,安车驾二,右騑。皆硃班轮,倚鹿较,伏熊轼,黑辎,皁缯盖。

  公旗旂八旒,侯七旒,卿五旒,皆画降龙。

  中二千石、二千石,皆皁盖,硃两轓,铜五采,驾二。中二千石以上,右騑。千石、六百石,硃左轓。车轓长六尺,下屈广八寸,上业广尺二寸,九丈,十二初,后谦一寸,若月初生,示不敢自满也。

  王公之世子摄命理国者,安车,驾三,旗旂七旒,其封侯之世子五旒。

  太康四年,制:“依汉故事,给九卿朝车驾四及安车各一乘。”八年,诏:“诸尚书军校加侍中常侍者,皆给传事乘轺车,给剑,得入殿省中,与侍臣升降相随。”

  大使车,立乘,驾四,赤帷裳,驺骑导从。旧公卿二千石郊庙上陵从驾,乘大使车,他出乘安车也。

  小使车,不立乘,驾四,轻车之流也。兰舆皆硃,赤毂,赤屏泥,白盖,赤帷裳,从驺骑四十人。又别有小使车,赤毂皁盖,追捕考案有所执取者之所乘也。凡诸使车皆硃班轮,赤衡轭。

  追锋车,去小平盖,加通幰,如轺车,驾二。追锋之名,盖取其迅速也,施于戎阵之间,是为传乘。

  轺车,古之时军车也。一马曰轺车,二马曰轺传。汉世贵辎軿而贱轺车,魏晋重轺车而贱辎軿。三品将军以上、尚书令轺车黑耳有后户,仆射但有后户无耳,并皁轮。尚书及四品将军则无后户,漆毂轮。其中书监令如仆射,侍中、黄门、散骑,初拜及谒陵庙,亦得乘之。

  皇太后、皇后法驾,乘重翟羽盖金根车,驾青辂,青帷裳,云虡画辕,黄金涂五采,盖爪施金华,驾三,左右騑。其庙见小驾,则乘紫罽軿车,云虡画辀,黄金涂五采,驾三。非法驾则皇太后乘辇,皇后乘画轮车。皇后先蚕,乘油画云母安车,驾六騩马;騩,浅黑色。油画两辕安车,驾五騩马,为副。又,金薄石山軿、紫绛罽軿车,皆驾三騩马,为副。女旄头十二人,持棨戟二人,共载安车,俪驾。女尚辇十二人,乘辎车,俪驾。女长御八人,乘安车,俪驾。三夫人油軿车,驾两马,左騑。其贵人驾节画辀。三夫人助蚕,乘青交路,安车,驾三,皆以紫绛罽軿车。九嫔世妇乘軿车,驾三。

  长公主赤罽軿车,驾两马。公主、王太妃、王妃,皆油軿车,驾两马,右騑。公主油画安车,驾三,青交路,以紫绛罽軿车驾三为副,王太妃、三夫人亦如之。公主助蚕,乘油画安车,驾三。公主有先置者,乘青交路安车,驾三。

  诸王妃、公太夫人、夫人、县乡君、诸郡公侯特进夫人助蚕,乘皁交路安车,驾三。

  诸侯监国世子之世妇、侍中常侍尚书中书监令卿校世妇、命妇助蚕,乘皁交路安车,俪驾。

  郡县公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会朝及蚕,各乘其夫之安车,皆右騑,皁交路,皁帷裳。自非公会则不得乘轺车,止乘漆布辎軿,铜五采而已。

  王妃、特进夫人、封郡君,安车,驾三,皁交路。封县乡君油軿车,驾两马,右騑。

  自过江之后,旧章多缺。元帝践极,始造大路、戎路各一,皆即古金根之制也,无复充庭之仪。至于郊祀大事,则权饰余车以周用。六师亲征则用戎路,去其盖而乘之,属车但五乘而已。加绿油幢,硃丝路,饰青交路,黄金涂五采,其轮毂犹素,两箱无金锦之饰。其一车又是轺车,旧仪,天子所乘驾六,是时无复六马之乘,五路皆驾四而已,同用黑,是为玄牡。无复五时车,有事则权以马车代之,建旗其上。其后但以五色木牛象五时车,竖旗于牛背,行则使人舆之。牛之义,盖取其负重致远安而稳也。旗常缠而不舒旆,所谓德车结旌者也。惟天子亲戎,五旗舒旆,所谓武车绥旌者也。指南车,过江亡失,及义熙五年,刘裕屠广固,始复获焉,乃使工人张纲补缉周用。十三年,裕定关中,又获司南、记里诸车,制度始备。其辇,过江亦亡制度,太元中谢安率意造焉,及破苻坚于淮上,获京都旧辇,形制无差,大小如一,时人服其精记。义熙五年,刘裕执慕容超,获金钲辇、豹尾,旧式犹存。

  元帝太兴三年,皇太子释奠。制曰:“今草创,未有高车,可乘安车也。”太元中,东宫建,乘路有青赤旂,致疑。徐邈议,太子既不备五路,赤旂宜省。汉制,太子鸾路皆以安车为名。自晋过江,礼仪疏舛,王公以下,车服卑杂,惟有东宫礼秩崇异,上次辰极,下纳侯王。而安帝为皇太子乘石山安车,制如金路,义不经见,事无所出。

  中宫初建及祀先蚕,皆用法驾,太仆妻御,大将军妻参乘,侍中妻陪乘,丹阳尹建康令及公卿之妻奉引,各乘其夫车服,多以宫人权领其职。

  《周礼》,弁师掌六冕,司服掌六服。自后王之制爰及庶人,各有等差。及秦变古制,郊祭之服皆以袀玄,旧法扫地尽矣。汉承秦弊,西京二百余年犹未能有所制立。及中兴后,明帝乃始采《周官》、《礼记》、《尚书》及诸儒记说,还备衮冕之服。天子车乘冠服从欧阳氏说,公卿以下从大小夏侯氏说,始制天子、三公、九卿、特进之服,侍祠天地明堂,皆冠旒冕,兼五冕之制,一服而已。天子备十二章,三公诸侯用山龙九章,九卿以下用华虫七章,皆具五采。魏明帝以公卿衮衣黼黻之饰,疑于至尊,多所减损,始制天子服刺绣文,公卿服织成文。及晋受命,遵而无改。天子郊祀天地明堂宗庙,元会临轩,黑介帻,通天冠,平冕。冕,皁表,硃绿里,广七寸,长二尺二寸,加于通天冠上,前圆后方,垂白玉珠,十有二旒,以硃组为缨,无緌。佩白玉,垂珠黄大旒,绶黄赤缥绀四采。衣皁上,绛下,前三幅,后四幅,衣画而裳绣,为日、月、星辰、山、龙、华虫、藻、火、粉米、黼、黻之象,凡十二章。素带广四寸,硃里,以硃绿裨饰其侧。中衣以绛缘其领袖。赤皮为韨,绛袴袜,赤舄。未加元服者,空顶介帻。其释奠先圣,则皁纱袍,绛缘中衣,绛袴袜,黑舄,其临轩,亦衮冕也。其朝服,通天冠高九寸,金博山颜,黑介帻,绛纱袍,皁缘中衣。其拜陵,黑介帻,单衣。其杂服,有青赤黄白缃黑色,介帻,五色纱袍,五梁进贤冠,远游冠,平上帻武冠。其素服,白单衣。后汉以来,天子之冕,前后旒用真白玉珠。魏明帝好妇人之饰,改以珊瑚珠。晋初仍旧不改。及过江,服章多阙,而冕饰以翡翠珊瑚杂珠。侍中顾和奏:“旧礼,冕十二旒,用白玉珠。今美玉难得,不能备,可用白璇珠。”从之。

  通天冠,本秦制。高九寸,正竖,顶少斜却,乃直下,铁为卷梁,前有展筒,冠前加金博山述,乘舆所常服也。

  平冕,王公、卿助祭于郊庙服之。王公八旒,卿七旒。以组为缨,色如其绶。王公衣山龙以下九章,卿衣华虫以下七章。

  远游冠,傅玄云秦冠也。似通天而前无山述,有展筒横于冠前。皇太子及王者后、帝之兄弟、帝之子封郡王者服之。诸王加官者自服其官之冠服,惟太子及王者后常冠焉。太子则以翠羽为緌,缀以白珠,其余但青丝而已。

  缁布冠,蔡邕云即委貌冠也。太古冠布,齐则缁之。缁布冠,始冠之冠也。其制有四形,一似武冠,又一似进贤,其一上方其下如帻颜,其一刺上而方下。行乡射礼则公卿委貌冠,以皁绢为之。形如覆杯,与皮弁同制,长七寸,高四寸。衣黑而裳素,其中衣以皁缘领袖。其执事之人皮弁,以鹿皮为之。

  进贤冠,古缁布遗象也,斯盖文儒者之服。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有五梁、三梁、二梁、一梁。人主元服,始加缁布,则冠五梁进贤。三公及封郡公、县公、郡侯、县侯、乡亭侯,则冠三梁。卿、大夫、八座,尚书,关中内侯、二千石及千石以上,则冠两梁。中书郎、秘书丞郎、着作郎、尚书丞郎、太子洗马舍人、六百石以下至于令史、门郎、小史、并冠一梁。汉建初中,太官令冠两梁,亲省御膳为重也。博士两梁,崇儒也。宗室刘氏亦得两梁冠,示加服也。

  武冠,一名武弁,一名大冠,一名繁冠,一名建冠,一名笼冠,即古之惠文冠。或曰赵惠文王所造,因以为名。亦云,惠者蟪也,其冠文轻细如蝉翼,故名惠文。或云,齐人见千岁涸泽之神,名曰庆忌,冠大冠,乘小车,好疾驰,因象其冠而服焉。汉幸臣闳孺为侍中,皆服大冠。天子元服亦先加大冠,左右侍臣及诸将军武官通服之。侍中、常侍则加金珰,附蝉为饰,插以貂毛,黄金为竿,侍中插左,常侍插右。胡广曰:“昔赵武灵王为胡服,以金貂饰首。秦灭赵,以其君冠赐侍臣。”应劭《汉官》云:“说者以为金取刚强,百炼不耗。蝉居高饮清,口在掖下。貂内劲悍而外柔缛。”又以蝉取清高饮露而不食,貂则紫蔚柔润而毛采不彰灼,金则贵其宝莹,于义亦有所取。或以为北土多寒,胡人常以貂皮温额,后世效此,遂以附冠。汉貂用赤黑色,王莽用黄貂,各附服色所尚也。

  高山冠,一名侧注,高九寸,铁为卷梁,制似通天。顶直竖,不斜却,无山述展筒。高山者,《诗》云“高山仰止”,取其矜庄宾远者也。中外官、谒者、谒者仆射所服。胡广曰:“高山,齐王冠也。傅曰‘桓公好高冠大带’。秦灭齐,以其君冠赐谒者近臣。”应劭曰:“高山,今法冠也,秦行人使官亦服之。”而《汉官仪》云“乘舆冠高山之冠,飞翮之缨”,然则天子亦有时服焉。《傅子》曰:“魏明帝以其制似通天、远游,故改令卑下。”

  法冠,一名柱后,或谓之獬豸冠。高五寸,以縰为展筒。铁为柱卷,取其不曲挠也。侍御史、廷尉正监平,凡执法官皆服之。或谓獬豸神羊,能触邪佞。《异物志》云:“北荒之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楚王尝获此兽,因象其形以制衣冠。”胡广曰:“《春秋左氏传》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曰‘南冠而絷者谁也’?南冠即楚冠。秦灭楚,以其冠服赐执法臣也。”

  长冠,一名齐冠。高七寸,广三寸,漆纚为之,制如版,以竹为里。汉高祖微时,以竹皮为此冠,其世因谓刘氏冠。后除竹用漆纚。司马彪曰:“长冠盖楚制。人间或谓之鹊尾冠,非也。救日蚀则服长冠,而祠宗庙诸祀冠之。此高祖所造,后世以为祭服,尊敬之至也。”

  建华冠,以铁为柱卷,贯大铜珠九枚,古用杂木珠,原宪所冠华冠是也。又《春秋左氏传》郑子臧好聚鹬冠,谓建华是也。祀天地、五郊、明堂,舞人服之。汉《育命舞》乐人所服。

  方山冠,其制似进贤。郑展曰:“方山冠,以五采縠为之。”汉《大予》、《八佾》、《五行》乐人所服,冠衣各如其行方之色而舞焉。

  巧士冠,前高七寸,要后相通,直竖。此冠不常用,汉氏惟郊天,黄门从官四人冠之;在卤簿中,夹乘舆车前,以备宦者四星。或云,扫除从官所服。

  却非冠,高五寸,制似长冠。宫殿门吏仆射冠之。负赤幡,青翅燕尾,诸仆射幡皆如之。

  却敌冠,前高四寸,通长四寸,后高三寸,制似进贤。凡当殿门卫士服之。

  樊哙冠,广九寸,高七寸,前后出各四寸,制似平冕。昔楚汉会于鸿门,项籍图危高祖,樊哙常持铁楯,闻急,乃裂裳苞楯,戴以为冠,排入羽营,因数羽罪,汉王乘间得出。后人壮其意,乃制冠象焉。凡殿门司马卫士服之。

  术氏冠,前圆,吴制,差池四重。赵武灵王好服之。或曰,楚庄王复仇冠是也。

  鹖冠,加双鹖尾,竖插两边。鹖,鸟名也,形类鹞而微黑,性果勇,其斗到死乃止。上党贡之,赵武灵王以表显壮士。至秦汉,犹施之武人。

  皮弁,以鹿皮浅毛黄白色者为之。《礼》“王皮弁,会五采玉綦,象邸玉笄”,谓之合皮为弁。其缝中名曰会,以采玉硃为綦。綦,结也。天子五采,诸侯三采。邸,冠下抵也,象骨为之,音帝也。天子则缝十二,公侯伯七,子男五,孤四,卿大夫三。

  韦弁,制似皮弁,顶上尖,韎草染之,色如浅绛。

  爵弁,一名广冕。高八寸,长尺二寸,如爵形,前小后大。增其上似爵头色。有收持笄,所谓夏收殷哻者也。祠天地、五郊、明堂,《云翘舞》乐人服之。

  帻者,古贱人不冠者之服也。汉元帝额有壮发,始引帻服之。王莽顶秃,又加其屋也。《汉注》曰,冠进贤者宜长耳,今介帻也。冠惠文者宜短耳,今平上帻也。始时各随所宜,遂因冠为别。介帻服文吏,平上帻服武官也。童子帻无屋者,示不成人也。又有纳言帻,帻后收又一重,方三寸。又有赤帻,骑吏、武吏、乘舆鼓吹所服。救日蚀,文武官皆免冠着帻,对朝服,示武威也。

  汉仪,立秋日猎,服缃帻。及江左,哀帝从博士曹弘之等议,立秋御读令,改用素白。案汉末王公名士多委王服,以幅巾为雅,是以袁绍、崔钧之徒,虽为将帅,皆着缣巾。魏武以天下凶荒,资财乏匮,拟古皮弁,裁缣帛以为,合乎简易随时之义,以色别其贵贱,本施军饰,非为国容也。徐爰曰:“俗说本未有岐,荀文若巾之行,触树枝成岐,谓之为善,因而弗改。”今通以为庆吊服。

  巾,以葛为之,形如而横着之,古尊卑共服也。故汉末妖贼以黄为巾,世谓黄巾贼。

  帽名犹冠也,义取于蒙覆其首,其本纚也。古者冠无帻,冠下有纚,以缯为之。后世施帻于冠,因或裁缨为帽。自乘舆宴居,下至庶人无爵者皆服之。成帝咸和九年,制听尚书八座丞郎、门下三省侍官乘车,白低帏,出入掖门。又,二宫直官着乌纱。然则往往士人宴居皆着矣。而江左时野人已着帽,人士亦往往而然,但其顶圆耳,后乃高其屋云。

  汉制,自天子至于百官,无不佩剑,其后惟朝带剑。晋世始代之以木,贵者犹用玉首,贱者亦用蚌、金银、玳瑁为雕饰。

  乘舆六玺,秦制也。曰“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汉遵秦不改。又有秦始皇蓝田玉玺,螭兽纽,在六玺之外,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寿昌”。汉高祖佩之,后世名曰传国玺,与斩白蛇剑俱为乘舆所宝。斩白蛇剑至惠帝时武库火烧之,遂亡。及怀帝没胡,传国玺没于刘聪,后又没于石勒。及石季龙死,胡乱,穆帝世乃还江南。

  革带,古之鞶带也,谓之鞶革,文武众官牧守丞令下及驺寺皆服之。其有囊绶,则以缀于革带,其戎服则以皮络带代之。八坐尚书荷紫,以生紫为袷囊,缀之服外,加于左肩。昔周公负成王,制此服衣,至今以为朝服。或云汉世用盛奏事,负之以行,未详也。

  车前五百者,卿行旅从,五百人为一旅。汉氏一统,故去其人,留其名也。

  袴褶之制,未详所起,近世凡车驾亲戎、中外戒严服之。服无定色,冠黑帽,缀紫摽,摽以缯为之,长四寸,广一寸,腰有络带以代鞶。中官紫摽,外官绛摽。又有纂严戎服而不缀摽,行留文武悉同。其畋猎巡幸,则惟从官戎服带鞶革,文官不下缨,武官脱冠。

  汉制,一岁五郊,天子与执事者所服各如方色,百官不执事者服常服绛衣以从。魏秘书监秦静曰:“汉氏承秦,改六冕之制,但玄冠绛衣而已。”魏已来名为五时朝服,又有四时朝服,又有朝服。自皇太子以下随官受给。百官虽服五时朝服,据今止给四时朝服,阙秋服。三年一易。

  诸假印绶而官不给鞶囊者,得自具作,其但假印不假绶者,不得佩绶鞶,古制也。汉世着鞶囊者,侧在腰间,或谓之傍囊,或谓之绶囊,然则以紫囊盛绶也。或盛或散,各有其时。

  笏,古者贵贱皆执笏,其有事则搢之于腰带,所谓搢绅之士者,搢笏而垂绅带也。绅垂长三尺。笏者,有事则书之,故常簪笔,今之白笔是其遗象。三台五省二品文官簪之,王、公、侯、伯、子、男、卿尹及武官不簪,加内侍位者乃簪之。手版即古笏矣。尚书令、仆射、尚书手版头复有白笔,以紫皮裹之,名曰笏。

  皇太子金玺龟钮,硃黄绶,四采:赤、黄、缥、绀。给五时朝服、远游冠,介帻、翠緌。佩瑜玉,垂组。硃衣绛纱襮,皁缘白纱,其中衣白曲领。带剑,火珠素首。革带,玉钩燮兽头鞶囊。其大小会、祠宗庙、朔望、五日还朝皆朝服,常还上宫则硃服,预上宫正会则于殿下脱剑舄。又有三梁进贤冠。其侍祀则平冕九旒,衮衣九章,白纱绛缘中单,绛缯韠,采画织成衮带,金辟邪首,紫绿二色带,采画广领、曲领各一,赤舄绛袜。若讲,则着介帻单衣。释奠,则远游冠,玄朝服,绛缘中单,绛袴袜,玄舄。若未加元服,则中舍人执冕从,介帻单衣玄服。

  诸王金玺龟钮,纁硃绶,四采:硃、黄、缥、绀。五时朝服,远游冠介帻,亦有三梁进贤冠。硃衣绛纱襮皁缘,中衣表素。革带,黑舄,佩山玄玉,垂组,大带。若加余官,则服其加官之服也。

  皇后谒庙,其服皁上皁下,亲蚕则青上缥下,皆深衣制,隐领,袖缘以绦。首饰则假髻,步摇,俗谓之珠松是也,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支相缪。八爵九华,熊、兽、赤罴、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诸爵兽皆以翡翠为毛羽,金题白珠榼,绕以翡翠为华。元康六年,诏曰:“魏以来皇后蚕服皆以文绣,非古义也。今宜纯服青,以为永制。”

  贵人、夫人、贵嫔,是为三夫人,皆金章紫绶,章文曰贵人、夫人、贵嫔之章。佩于阗玉。

  淑妃、淑媛、淑仪、修华、修容、修仪、婕妤、容华、充华,是为九嫔,银印青绶,佩采瓄玉。

  贵人、贵嫔、夫人助蚕,服纯缥为上与下,皆深衣制。太平髻,七钅奠蔽髻,黑玳瑁,又加簪珥。九嫔及公主、夫人五钅奠,世妇三钅奠。助蚕之义,自古而然矣。

  皇太子妃金玺龟钮,纁硃绶,佩瑜玉。

  诸王太妃、妃、诸长公主、公主、封君金印紫绶,佩山玄玉。

  长公主、公主见会,太平髻,七钅奠蔽髻。其长公主得有步摇,皆有簪珥,衣服同制。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彩组为绲带,各如其绶色,金辟邪首为带玦。

  郡公侯县公侯太夫人,夫人银印青绶,佩水苍玉,其特加乃金紫。

  公特进侯卿校世妇、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绀缯帼,黄金龙首衔白珠,鱼须擿长一尺为簪珥。入庙佐祭者皁绢上下。助蚕者缥绢上下,皆深衣制缘。

  自二千石夫人以上至皇后,皆以蚕衣为朝服。

关键词:晋书,志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史臣曰:自古就有神仙乘坐用云彩做的车辆而仆人为主人试车的事,有先民穿着卷领式服装或长大的衣服的事,所以黄帝有黑色上衣浅红下裳,放勋有朱红车子白色马,和三正的历数相谐调,设置建寅建丑的历法,玄戈玉刃,相映生辉。至于参旗分享日月星辰的光辉,帝车闪曜着灿烂光芒,又是用来护卫南宫,为北极增添光华的。《月令》中讲到夏季的第三个月,“命令妇官们染制彩缎”,红赤深浅,各有一定的标准。高扬的旗帜具有日月的形象,众目所注而具有无上的威仪,衣服上佩着玉饰,车衡上銮铃和鸣,因此奸邪之心都被摒弃,不受影响。至于为百物正名,修订法纪,消除洪水怀山的大灾,解决天塌地陷般的大害,功绩特别突出的人服饰就更加有光彩,德行非常盛大的人服饰就更加尊贵,没有不是质地精良,用来成全他们的美好德行的。《尚书》说:“根据功绩来公正地评判,用车马服饰来奖赏功臣。”《礼记》说:“鸾车,是有虞氏的座车。钩车,是夏后氏的座车。大辖,是殷代帝王的座车。乘格,是周代帝王的座车。”而衣服上的鲅火山龙等花纹图案,就是用来表达同样意思的。前代的史书上认为圣人看见鸟兽的容貌,木的花朵,才创制了衣冠,并且有玄黄等不同的色彩;看见秋天的蓬蒿被风吹卷以及北斗杓鳞的样子,于是创制了车厢车轮,而且方圆形状不同。遇到某一物体而形成新的形象,触及某一事类而生发创造的设想,周代承续殷代,由来已经很久。盛王的盟会,坛上装饰着浅黑色的鹤羽,五方聚集,共有八十种物品。宗马鸟旌,处处都仿效自然之物,殷公、曹叔,在这裹低下了头。根据《周礼》,巾车氏树大赤用于朝会,树大白用于戎事。典雅的制度很多,都遵奉前代留下的典范,迎宾有不同的规章,出师有相关的制度,因此既庄重又有主次,以此光大它的事业,钩膺条革,也都尽量装饰了花纹。不同地方的冠冕,不同时候的车马,在王的常规制度中,各自都有不同的规定。等到礼制衰落错乱,人情各自不受约束,诸侯互相征伐,法度沦落消亡的时候,一种紫色混淆了齐国的服饰,一种长缨使邹国贵贱不分。孔子说:“君子学问要广博,服饰要合于身份。”至于豪强们不守法度,庶人们破坏典章,戴着鹬冠在郑伯门前招摇,穿着珠履出入于昼史茎的府第。到童丝皇兼并各国,继承了他们的做法,搜集了东方的丰貂,南方的獬豸,又制作了玄旗皂旒,装饰了旄头罕车,在咸阳北坂仿造了各国诸侯的宫室,车辆上的彩,分别是各国的花纹,就是人们所说的秦国人拥有了一切,于是陈列出銮国以后的各种车辆。到了法网比凝脂还密,经书都被焚烧成了灰烬的时候,消除三伐的影响,把金根车作为皇帝乘坐的车,废弃六冕,用构玄作为祭祀的礼服。高祖入关后,因袭了台的制度。世宗有雄才大略,继承文帝景帝的业绩,霓旌在华盖上飘扬,皮轩在鼓声中前进,渡汾河去祠祭后土,登甘泉而祭祀昊天,奉常献上礼仪规章,称为大驾,车辆千乘而从骑万匹。到了盛帝,让宠幸的姬妾赵飞燕坐在属车中的豹尾车裹,又有杨雄所说的张起天狼般威武的旗弓,撑开日光般耀眼的灵旄,一对对一行行,像雾集云合一样众多。此后王氏独揽朝政,战争不断,尤其是经过赤眉之乱,文物全遭毁坏。建武十三年,吴汉平定蜀地,才送来葆车舆辇,充实朝廷的各种仪仗装饰,渐渐齐备。明帝根据《周官》、《礼记》,制定服饰,天子戴通天冠而佩玉玺。魏明帝认为黼黻华美,类似于僭越,于是根据纹饰情况加以省减,而去除了一半。高堂隆上奏说:“之所以要改变正朔,用不同的徽号,是因为帝王要使自己的政权和神明一致,改变民众心裹的印象。”皇帝听从了他的意见,将青龙五年改为景初元年,衣服颜色以黄色为贵,这是顺从地的正色。世祖武皇帝承接天人的恩赐,开创司马氏的基业,行接受帝位惮让的礼仪,完全仿效唐尧虞舜时的做法。晋氏属于金行,可是服饰颜色却崇尚赤色,难道是有关的部门不了解自古相传的规矩吗!

  玉、金、象、革、木等车,叫做“五辂”,都是天子的法车,全都是朱斑漆的车轮,绘有鹿头龙身图案。三十根辐条,仿效一个月的天数;两毂双辖。用宽八寸、长三尺的红油布系在车轴的两头,直拖到地,叫做“飞斡”。用金箔盘龙图案装饰车箱两旁的倚和较,车较是双重的,车轼为有彩饰的伏虎形,用雕刻的龙头衔着车轭,左右有吉阳筒,用黄金做成鸾雀形站在衡上,车辕和幡上饰有鹿头龙纹。青色车盖,黄色裹子,叫做黄屋。车盖上撩的末端装饰着金花,撩有二十八根以象征二十八宿。两箱的后面,都是用玳瑁做的鸥翅,加上金银雕饰,所以世人也称之为“金鸥车”。在车的左侧斜插着脐旗,在车的右侧安着柴戟,都用套子套着。荣戟套子上用的是黻绣,上面有“亚”字,系着大蛙蟆幡。车轭长一丈多。在戟的顶端,装饰有牦牛尾,像斗那么大,安置在左侧腓马的车轭上,这是左纛。车辕都弯曲向上,取象的是《礼纬》中“山车垂句”的意思,指不用加工而能够自然弯曲。

  玉、金、象三种辖车,各自用舆它们相关的材料来装饰车,因而得名。革指油漆了的革,木指油漆了的木。在形制上,玉辖最尊贵,树的是太常旗,有十二旒,长达九仞而拖到地上,画有日月升龙,用以祀天。金格树的是大旗,有九旒,用以会见万国来宾,也用以赐给上公王子与同母弟弟。象辖树的是大赤,完全是赤色而没有图案,用来上朝听政,也用来赐给诸侯。革格树的是大白,用来参加征战等军事方面的活动,也用来赐给四镇诸侯。木辖树的是大麾,用来出猎,这种麾的颜色是黑的,也用来赐给藩国。玉辂驾六匹黑马,其余的四格都是驾四匹马。所有的马都用黄金做的文髦,插着翟尾。象牙镳和镂花钖,钖在马的面部,又叫当颇。金麦纹的方形铁纥,金妥指以金忧为纹饰。干用蛾制成,三寸大小,中央和两头高,像山字形,从中间贯串起来用翟尾系在一起。繁缨红毛毯子绒式,金饰十二匝。繁缨,装饰马的缨络,在马的胸前,像索裙的样子。五格都有锡、鸾之类的装饰,和铃之类的响器,钩膺和玉瓖,钩膺,就是繁缨。瓖,马带上的玉殃名。龙轴和华牺,轴,车辕。辕头做得像龙。辚,指车衡上挂鸾饰的环。朱愤。装饰物,人君用朱色的丝缠在鳙上来扇汗,以此作为装饰。法驾出行的话五辖各有所用,不一起出车;临轩大会的时候就在殿前庭院中陈列乘舆车辇旌鼓等。

  车,坐着搭乘的叫做安车,站着搭乘的叫做立车,也叫做高车。根据《周礼》,衹有王后才有安车,连王也没有。从汉代以后制作乘舆,才有帝王的安车。分别有青色立车、青色安车、赤色立车、赤色安车、黄色立车、黄色安车、白色立车、白色安车、黑色立车、黑色安车,共十乘,名字叫五时车,俗语称作五帝车。天子乘坐的用六匹马,其余的都用四匹马。插十二面旃旗,分别和车的颜色一样。立车就正着竖插那些旃旗,安车就斜着插。驾车的马,毛色也分别和五时的颜色一致,若用白马就将它们的鬣和尾涂成朱色。左右两边的腓马骖马,戴镂刻着花纹的黄金头饰,用黄屋和左纛,仿金根车的做法,出行时就让它们跟在后面。五牛旗,是平定吴地以后制造的,用五牛来插旗,车上设置五牛,青色赤色在左,黄色在中间,白色黑色在右。在牛背上竖起旗帜,出行时就派人用车载着它们。之所以用牛,是取它能够负重走远道而且安稳。车上的旗帜通常缠卷着不舒展,是所谓的有德者的车扎束起旌旗的意思。天子亲征的时候就舒展开,是所谓的有武德者的车松开旌旗的意思。

  金根车,用四匹马驾车,不插旗帜,它的上部像昼轮车,下部仍然是金根的装饰。

  耕根车,用四匹马驾车,插赤色旗,有十二旒,是天子亲自耕作时乘坐的车。又叫芝车,又叫三盖车,将耒耜放在车轼上。魏景初元年,改变正朔,更换服饰的颜色,尊尚黄色,牲口用白色,有军事行动时用黑首白马,插赤色旗,朝会时就插白色旗,按照殷时制度施行。泰始二年,有司上奏:“应该像有虞遵奉唐尧旧事那样,都用前代的正朔服色,凡是金根车、耕根车,都插赤色旗。”帝听从了。

  辇,考自汉以来就是人君乘坐的,魏晋时皇帝小出时就乘坐它。

  戎车,用四匹马驾车,是天子亲征时乘坐的车。装载有金鼓、羽旗、幢翳,在车轼上安置弩,插在车上的矛和麾都是斜插的。

  猎车,用四匹马驾车,是天子射猎时乘坐的。车轮有双重的辋,装饰着盘曲的龙。又叫阗戟车,又叫蹋猪车。魏文帝改叫做蹋兽车。《记》说“国君不乘坐奇车”,奇车也是猎车。古时候天子出猎就乘木辖,后来人们用猎车代替。

  游车,有九乘,各套四匹马,是作为先驱的车。

  云罕车,套四匹马。

  皮轩车,套四匹马,用兽皮装饰轩。

  鸾旗车,套四匹马,是给先导乘坐的车。鸾旗,指的是用羽旄编成,排列着系在幢的旁边。

  建华车,套四匹马,共两辆,出行时就分别安排在左右两侧。

  轻车,套两匹马,是古代的战车。前后二十辆,分列在左右侧。车厢车轮涂成朱红色,不用车衣车盖,插着矛戟麾幢,在轼上设置弩菔。大驾、法驾出行时,射声校尉、司马、吏士、战士乘坐它,按等级排列车的位置。

  司南车,一名指南车,套四匹马,它的下部形制像楼,三层;四角装饰着衔着羽葆的金龙;用木头刻制成仙人,穿着羽衣,站在车上,不管车怎么回旋转弯,手都一直指向南方。大驾出行时,作为最先出发的车。

  记里鼓车,套四匹马,形状像司南车,上面有木头做的人手执槌面向鼓,走一里路就打一槌。

  羊车,又叫辇车,上部形状像轫车,车箱下用伏兔,油漆彩画车轮车轭。武帝时,护军羊诱妄自乘坐羊车,司隶刘毅纠劾了他的罪。

  画轮车,用牛驾车,用彩漆在轮毂上画上图案,所以起名叫画轮车。上面起建四夹杖,左右两边开四望,绿油幢,朱丝绳络,青交路,上部形制处处和辇一样,下部仍然是犊车的样式。古时候的贵人不乘坐牛车,汉武帝推恩的后期,诸侯势寡力弱,穷到了坐牛车的地步,以后渐渐被重视。后灵帝献帝以后,天子以至于士就把它当作日常的乘车,至尊出朝堂举哀时乘坐它。

  属车,又叫副车,又叫贰车,又叫左车。汉承秦制,大驾的属车为八十一乘,出行时就按中央和左右分列随行。

  法驾的属车有三十六乘。最后的属车悬着豹尾,豹尾车前面的仪仗与宫禁中的相当。据说属车都是黑色车盖朱色盖裹。

  御衣车、御书车、御韬车、御药车,全都用牛驾车。

  阳遂四望缠窗皂轮小形车,用牛驾车。

  象车,在莲优车驾次序中排在最前面。亘瞪主尘中期平定县厘以后,直堃献来驯象,诏令制作大车而用它们套车,用来装载黄门中的鼓吹手数十人,让趋入骑在上面。新年大会时,驾着象进入大厅。

  中朝时期大驾出行的车辆次序表。

  首先是象车,有鼓吹一组,十三人,在路中间。其次是静室令,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两名式道候,用一匹马驾车,分左右两边。其次是洛阳尉二人,骑马,分左右两边。其次是洛阳亭长九人,赤色车,用一匹马驾车,分三路,各有两名吹正作前导。其次是洛阳令,皂色车,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河南中部掾,在路中间。河桥掾在左,功曹史在右,都用一匹马驾车。其次是河南尹,用四匹马驾车,执戟吏员六人。其次是河南主簿,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河南主记,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司隶部河南从事,在路中间。都部从事位于左侧,别驾从事位于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其次是司隶校尉,用三匹马驾车,执戟吏员八人。其次是司隶主簿,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司隶主记,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廷尉明法掾,在路中间。五官掾位于左侧,功曹史位于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其次是廷尉卿,用四匹马驾车,执戟吏员六人。其次是廷尉主簿、主记,都用一匹马驾车,在左侧。太仆的先导和随从与廷尉的一样,在中间。宗正的先导和随从与廷尉的一样,在右侧。其次是太常,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执戟吏员六人。太常外部掾位于左侧,五宫掾、功曹史位于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其次是光禄卿的先导和随从,在路中间。太常主簿、主记位于左侧,卫尉的先导和随从位于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其次是太尉外督令史,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西束贼、仓、户等曹属,都用一匹马驾车,先导或随从。其次是太尉,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太尉主簿、舍人各一人,祭酒二人,都用一匹马驾车,在左侧。其次是司徒的先导和随从,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司空的先导和随从,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三公的骑令史戟各八人,鼓吹各一组,七人。其次是中护军,在路中间,用四匹马驾车。左右各有两行仪仗队,执戟循的在外侧,持弓矢的在内侧,鼓吹一组,七人。其次是步兵校尉在左侧,长水校尉在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其左右各有两行仪仗队,执戟檐的在外侧,执刀檐的在内侧,鼓吹各一组,七人。其次是射声校尉在左侧,翊军校尉在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各有左右两行仪仗队,执戟檐的在外侧,执刀循的在内侧,鼓吹各有一组,七人。其次是骁骑将军在左侧,游击将军在右侧,都用一匹马驾车。都是左右各有两行仪仗队作先导,执戟循的在外侧,执刀循的在内侧,各有鼓吹一组,七人。骑兵队,五队在左侧,五队在右侧,每队各有五十匹马,命令中督两名分别统领左队和右队。各有执戟吏员二人,单独举着大旗,鼓手走在队伍前面。其次是左将军在左,前将军在右,都用一匹马驾车。都是左右各有两行仪仗队,执戟循的在外侧,执刀循的在内侧,各有一组鼓吹。七人。其次是黄门麾骑,在路中间。其次是黄门前部鼓吹,左右各有一组,十三人,用四匹马驾车。八校尉的佐仗,左右各有四行,外侧的持大戟循,其次是九尺循,其次是弓矢,其次是弩,都由熊渠、伙飞督领。其次是司南车,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护驾御史,骑着马,夹在左右两侧。其次是谒者仆射,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御史中丞,用一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武贲中郎将,骑马,在路中间。其次是九游车,在路中间,武刚车夹在左右两侧,都用四匹马驾车。其次是云罕车,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阗戟车,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长戟斜着倒向后方。其次是皮轩车,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其次是鸾旗车,在路中间,建华车分列在左右两侧,都用四匹马驾车。其次是护驾尚书郎三人,都官郎在路中间,驾部在左侧,中兵在右侧,都骑马。又有护驾尚书一人,骑马,管理前后队伍而没有固定的位置。其次是相风,在路中间。其次是司马督,在前面,在路中间。左右各有三名司马史引导仪仗,左右各有六行,外侧是执大戟循的两行,其次是执九尺循的,其次是执刀栀的,其次是执弓矢的,其次是执弩的。其次是五时车,左右两侧有遮列骑。其次是典兵中郎,在路中间,管理前后队伍而没有固定位置。左侧是殿中御史,右侧是殿中监,都骑马。其次是高盖,在路中间,左侧是单,右侧是罕。其次是御史,在路中间,左右各有四名节郎。其次是华盖,在路中间。其次是殿中司马,在路中间。殿中都尉在左侧,殿中校尉在右侧,左右各有四行,执细循的一行在执弩的内侧,另有殿中司马一行,殿中都尉一行,殿中校尉一行。其次是捏鼓,在路中间。其次是金根车,用六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太仆卿赶车,大将军担任参乘。左右两侧又各增加三行,成为九行。九名司马史,引导两行大戟循,一行九尺循,一行刀循,一行由基,一行细弩,一行迹禽,一行椎斧,一行力士刀循。包括细循,殿中司马,殿中都尉,殿中校尉,左右各是十二行。金根车上插十二面青色旗,左军将军骑马在左侧,右军将军骑马在右侧,殿中将军持凿脑斧夹侍车旁,车后是衣书主职步行随从,六行,左右合计三十二行。其次是曲华盖,在路中间。侍中、散骑常侍、黄门侍郎都骑马,分成左右。其次是黄铁车,用一匹马驾车,在左侧,御麾骑在右侧。其次是相风,在路中间。其次是中书监骑马在左侧,秘书监骑马在右侧。其次是殿中御史骑马在左侧,殿中监骑马在右侧。其次是五牛旗,赤色青色在左,黄色在中间,白色黑色在右。其次是大辇,在路中间。太官令丞在左侧,太医令丞在右侧。其次是金根车,用四匹马驾车,不插旗。其次是青立车,其次是青安车,其次是赤立车,其次是赤安车,其次是黄立车,其次是黄安车,其次是白立车,其次是白安车,其次是黑立车,其次是黑安车,共十乘,都用四匹马驾车。插十二面旗,和车的颜色一样。立车正着竖插旗,安车斜着插。其次是蹋猪车,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没有旗。其次是耕根车,用四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十二面赤色旗,熊渠在左侧督导,仿飞在右侧督导。其次是御朝车,其次是御四望车,其次是御衣车,其次是御书车,其次是御药车,都用牛驾车,在路中间。其次足尚书令在左侧,尚书仆射在右侧,另有六名尚书郎,分别排在左右两边,都乘车。又有治书侍御史二人,分列左右,又有侍御史二人,分别排在左右两边,又有兰台令史分别排在左右两边,都骑马。其次是豹尾车,用一匹马驾车。从豹尾车往后大驾的车马行列就算结束了。衹是用神弩二十张夹道而行,直到后部鼓吹,每五张神弩设一员将,左右各有两员将。其次是二十乘轻车,左右分列。其次是流苏马六十匹。其次是金钹车,用三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左右护驾尚书郎和令史,都骑马,各一人。其次是金钮车,用三匹马驾车,在路中间。左右护驾侍御史和令史等,都骑马,各一人。其次是黄门后部鼓吹,左右各十三人。其次是戟鼓车,用牛驾车,两辆,分左右。其次左边是大鸿胪外部掾,右边是五官掾、功曹史,都乘车。其次是大鸿胪,用四匹马驾车,执蛾的吏员六人。其次是大司农的先导和随从,在路中间,左边是大鸿胪主簿、主记,右边是少府的先导和随从。其次是三卿,都骑马,吏员四人,铃下二人,执马鞭辟车的六人,执方扇羽林的十人,朱色衣服。其次是领军将军,在路中间。左右各有仪仗两行,执九尺檐的在外侧,执弓矢的在内侧,鼓吹的编制和护军的一样。其次是后将军在左,右将军在右,各自的仪仗鼓吹和左军、前军的一样。其次是越骑校尉在左,屯骑校尉在右,各自的仪仗鼓吹和步兵、射声的一样。其次是领护骁骑、游击校尉,都骑马,吏员四人,骑着马夹道,都督兵曹各一人,骑着马在中间。骑将军四人,骑校、桃角、金鼓、铃下、信幡、军校都用一匹马驾车。功曹吏、主簿都骑马随从。伞扇和幢麾各一骑,鼓吹一组,七骑。其次是领护军,加大车斧,五官掾骑马随从。其次是骑兵十队,每队各有五十匹。一员将,一人持幢,一人管靴,都骑马走在前面,督战伯和长各一人,都骑着马走在后面,由羽林骑督、幽州突骑督分别率领他们。郎簿人员十队,每队各五十人。穿绛色袍服的将领一人,骑、剃c各一人,在前面,督战伯和长各一人,步行,在后面。骑兵都持稍。其次是执大戟的一队,执九尺循的一队,执刀循的一队,执弓的一队,拿弩的一队,每队各有五十人。穿黑裤褶的将领一人,骑校、靴角各一人,步行,在前面,督战伯和长各一人,步行,在后面。由金颜督将统一率领他们。

  皇太子的安车,用三匹马驾车,左右各有腓马。朱斑漆的车轮,用倚虎形装饰的车较,用伏鹿的形象装饰车轼。旗帜有九旒,上面画着降龙的图案。青色车盖,周围饰有二十八枚金花。车轜上画着黑色掳文,车轴有文饰,五末都涂金。也叫做鸾辖。如果不足法驾就乘坐画轮车,上面开着四望,绿油幢,朱丝绳络,两面车箱内侧用金锦装饰,五末都涂金。副车一共三乘,形制和太子乘坐的一样,祇是不画车轮罢了。

  王使用青色车盖的车,皇孙使用绿色车盖的车,都用三匹马驾车,左右各有腓马。

  云母车,用云母装饰的犊车。臣子们不能乘坐,是用来赏赐给王公的。

  皂轮车,用四头牛驾车,形制类似犊车,衹是用皂色来油漆车轮和车毂,上面有青油幢,朱丝绳络。各位王和三公中有功勋德行的才被特别授予。地位至公分别为四望、三望、夹望的车。

  油幢车,用牛驾车,形制和皂轮车一样,祇是不漆车毂。王公大臣中有功勋德行的才被特别授予。

  通忆车,用牛驾车,类似现在的犊车形制,衹是用忆完全覆盖在车顶上。各王和三公都乘坐它。

  给各位公用四匹马驾车的上朝车、用三匹马驾车的黑耳安车各一乘,给皂轮车犊车各一乘。自祭酒掾属以下到令史等各级官员,都是皂色车斡,边缘有装饰。至于武官公则又另外给大车。

  特进和车骑将军、骠骑将军以下各大将军中不开府不是持节都督的,给驾二匹马的黑耳安车,施耳后开门的轫车一乘。

  三公、九卿、中二千石、二千石、河南尹、谒者仆射,郊庙明堂等正式出行时,都用大车而立乘,用四匹马驾车。前导和后面随从的是驾二匹马的大车,有右腓马。其他情况下出行乘坐安车。如果离职退休告老,赐给四匹马驾车的安车。

  郡县公侯,用驾二匹马的安车,有右腓马。都是朱斑漆车轮,用鹿的形象装饰车较,用熊的形象装饰车轼,黑辎,皂缯的车盖。

  公的旌旗有八旒,侯的七旒,卿的五旒,皆画降龙。

  中二千石、二千石,都是皂车盖,朱色两幡,铜饰五末,驾两匹马。中二千石以上,有右腓马。干石、六百石,朱色左辐。车轜长六尺,下面的短尾宽八寸,上面的业版宽一尺二寸,有九丈,十二初,后面缩一寸,像月亮初生,表示不敢自满。

  王公的世子摄命管理王国的,安车,驾三匹马,旗旃有七旒,如果是封侯的世子就用五旒。

  太康四年,制:“按照汉朝旧例,给九卿驾四马朝车以及安车各一乘。”八年,诏:“各尚书军校加侍中常侍的,都给传事乘韬车,给剑,可以进入殿省中,和侍臣一起随从皇上。”

  大使车,立乘,驾四匹马,赤色帷裳,用捣骑作为先导和随从。旧公卿二千石在郊庙上陵时随从皇上,乘坐大使车,其他时候出行乘坐安车。

  小使车,不立乘,驾四匹马,是轻车之类。兰舆都是朱漆,赤色车毂,赤色屏泥,白色车盖,赤色帷裳,四十名鞫骑随从。又另有小使车,赤色车毂皂色车盖,追捕考察有拘留押送的时候乘坐。凡是使车都是朱斑漆的车轮,赤色车衡和车轭。

  追锋车,除去小而平的车盖,加上通幢,像轺车,驾二匹马。追锋的名称,是根据它的迅速来取的,应用在军营阵垒之间,作为通讯用车。

  轺车,古时候的军车。一匹马的叫韬车,两匹马的叫辋传。坠代看重辎耕而不重视韬车,魏置看重轫车而不重视辎耕。三品将军以上、尚书令等的辎车黑耳而有后开门,仆射衹有后开门而没有耳,都是皂色车轮。尚书和四品将军就没有后开门,漆的车毂车轮。如果是中书监令像仆射、侍中、黄门、散骑,在初拜和拜谒陵庙,也可以乘坐。

  皇太后、皇后的法驾,乘坐重翟羽车盖的金根车,青丝绳络,青色帷裳,车辕上画着云纹及鹿头龙纹,用黄金涂五末,车盖爪上装饰着金花,驾三匹马,左右有腓马。如果是庙见小驾,就乘坐紫厨耕车,车轴上画着云纹及鹿头龙纹,用黄金涂五末,驾三匹马。如果不是法驾那就是皇太后乘辇,皇后乘画轮车。皇后祭蚕神,乘坐以油彩涂绘的云母安车,驾六匹耽马;骁,浅黑色。以油彩涂绘的两辕安车,驾五匹魏马,作为副车。此外,有金薄石山耕、紫绛厨耕车,都驾三匹骁马,作为副车。女子十二人持旄头,二人持荣戟,同乘在安车上,成两行。女子十二人尚辇,乘辎车,成两行。女子八人长御,乘安车,成两行。三夫人乘油耕车,驾两匹马,有左腓。如果是贵人就驾节画轴。三夫人助祭蚕神时,乘青色交路,安车,驾三匹马,都用紫绛厨耕车。九嫔世妇乘耕车,驾三匹马。

  长公主用赤厨耕车,驾两匹马。公主、王太妃、王妃,都用油耕车,驾两匹马,右边有骈马。公主用以油彩涂绘的安车,驾三匹马,青色交路,用紫绛厨耕车驾三匹马作为副车,王太妃、三夫人同样如此。公主助行祭蚕礼,乘以油彩涂绘的安车,驾三匹马。公主有先导的,乘青交路安车,驾三匹马。

  各王妃、公太夫人、夫人、县乡君、各郡公侯特进的夫人助行祭蚕礼,乘皂交路安车,驾三匹马。

  诸侯监国的世子的世妇、侍中常侍尚书中书监令卿校等的世妇、命妇助行祭蚕礼,乘皂交路安车,分成两行。

  郡县公侯、中二千石、二千石的夫人会朝以及参加祭蚕,各自乘坐丈夫的安车,都有右腓马,皂色交路,皂色帷裳。如果不是因公事聚会就不能乘朝车,祇乘坐漆布辎耕,用铜五采而已。

  王妃、特进夫人、封郡君等,用安车,驾三匹马,皂色交路。封县乡君用油耕车,驾两匹马,有右腓马。  自从过辽以后,旧的典章大多数都不全了。元童即位后,才制造大路、戎路各一辆,都是古时金根车的规格,不再有充庭的盛况。每逢郊祀等大事,就姑且装饰一下其他的车来用。率领六军亲征时就用戎路,去掉它的车盖来乘坐,随从的车衹有五乘。车上有绿油幢,朱色丝络,装饰着青色交路,用黄金涂五末,车的轮毂仍是素色,两面车厢没有金锦装饰。其中一车又是朝车。旧时的规格,天子乘坐的车驾六匹马,此时不再有驾六匹马的车,五种车都衹驾四匹马,同样是用黑色的马,造就叫做玄牡。不再有五时车,有事时就权且用马车代替,在上面树起旗帜。以后仅仅用五色木牛来象征五时车,在牛背上竖起旗帜,出行时就派人用车装载着它们。之所以用牛,是取它能够负重走远道而且安稳。旗帜常常缠起来而不让它飘扬,这是所谓德车结旌的意思。衹有天子亲自出征,五面旗帜都打开,这是所谓武车绥旌的意思。指南车,过江时丢了,到义熙五年刘裕屠广固城,才又得到,于是派工人张纲修理备用。十三年,刘裕平定关中,又得到司南车、记里车等,车制方面才开始齐备。说到辇,过江后也没有,太元年间谢安想方设法制造它,等到在淮河边打败苻坚,缴获京都时的旧辇,形状规格没有差别,大小完全一样,当时人们都叹服谢安记忆的精确。义熙五年,刘裕捉住了慕容超,缴获金釭辇、豹尾车,旧时的式样还保留着。

  元帝太兴三年,皇太子行释奠礼。制说:“现在是草创时期,还没有高车,可乘坐安车。”左元中期,东宫建起来了,乘坐的路车中有青色赤色旌旗,引起疑问。徐邈认为,太子既然不用五辖,赤旗应当省去。漠的制度,太子的鸾路都用安车做名称。东晋以来,礼仪错乱,王公以下,车服情况既简陋又不统一,衹有束宫之礼仪符合其地位,在皇帝之下而在侯王之上。而安帝当皇太子时乘坐的是石山安车,形制像金辖。既毫无道理,又没有先例。

  中宫刚建起来以及祭祀先蚕,都用法驾,太仆的妻子赶车,大将军的妻子参乘,侍中的妻子陪乘,且握尹和墟令以及公卿的妻子做前导,各自乘坐丈夫的车,多半用宫人权且代行其职。

  根据《周礼》,弁师掌管六冕,司服掌管六服。从帝王的制服到庶人,各自都有自己的等级。到童伐改变古代制度,郊祭的服装都用构玄,旧的法制彻底扫尽了。漠代继承了秦代的弊制,酉塞时期二百多年仍没有能够制定什么制度。到中兴以后,塱帝才开始采纳《周官》、《礼记》、《尚书》以及各儒者的记录和意见,恢复了衮冕的服装制度。天子车乘冠服制度采纳欧阳氏的学说,公卿以下的车乘冠服制度采纳大小夏侯氐的学说,开始制定天子、三公、九卿、特进的服饰,侍候祠祭天地明堂时,都冠旒冕,兼用五冕的制度,衹是一服。天子用所有的十二章,三公诸侯使用山龙等九章,九卿以下用华虫等七章,都具备了五彩颜色。魏明帝认为公卿们衮衣黼黻的服饰,和至尊的皇帝差不多,于是减损了很多,开始规定天子的服饰用刺绣纹样,公卿的服饰用编织纹样。到晋受天命建国,沿用而没有改变。天子在郊祀天地明堂宗庙,或是元旦朝会及殿前接见群臣,戴黑色介帧,通天冠,平冕。冕的形制,外表皂色,朱绿色裹子,宽七寸,长一尺二寸,戴在通天冠上,前面圆而后面方,垂着白玉珠,共有十二旒,用朱丝带做缨子,没有矮。佩着白玉,垂着珠黄大旒,绶带为黄赤缥钳四种颜色。上衣皂色,下衣绛色,前面三幅,后面四幅,上衣是画的花纹而下裳是绣的花纹,有Et、月、星辰、山、龙、华虫、藻、火、粉米、黼、黻等,共十二章。素带宽四寸,朱色裹子,用朱绿色裨饰它的两侧。中衣用绛色装饰领子和袖子的边缘。用赤色皮子做祓,绛色裤袜,赤色舄。没戴冠的时候,光戴着介帧。如果是释奠先圣,就穿皂色纱袍,绛色边缘的中衣,绛色裤袜,黑色舄。如果是在殿前接见臣属,也穿衮冕。如果是朝服,用高九寸的通天冠,额上装饰着金博山,黑色介帧,绛色纱袍,皂色边缘的中衣。如果是拜谒陵寝,戴黑色介帧,穿单衣。如果是杂服,有青赤黄白缃黑等颜色,介帧,五色纱袍,五梁进贤冠,远游冠,平上帧武冠。如果是素服,戴白色蛤帽穿单衣。后汉以来,天子的冕,前后旒用的是真白玉珠。魏明帝喜好妇女的装饰品,改用珊瑚珠。晋的初期沿用旧例而没有改变。到过江以后,服饰制度很多都不具备了,至于冕就用翡翠珊瑚杂色珠子来装饰。侍中顾和上奏说: “旧的礼制,冕有十二旒,用白玉珠。如今美玉很难得,不能齐备,可以用白璇珠。”听从了他的建议。

  通天冠,本来是秦代的制度。高九寸,正面直立,顶部稍微向后斜,然后直着下来,用铁做卷梁,前面有展筒,冠的前部有山形装饰并饰有翠鸟羽毛,天子平时常戴这种冠。

  平冕,王公、卿在郊庙助祭时用的。王公的八旒,卿的七旒。用丝带做缨子,和绶带的颜色一样。王公衣服上用山龙以下的九章作装饰,卿的衣服上用华虫以下的七章做装饰。

  远游冠,傅玄说是秦冠。与通天冠相似但前面没有山形装饰及翠鸟羽饰,有展筒横在冠前。皇太子和王的继承人、皇帝的兄弟、皇帝的儿子中封为郡王的使用它。各王有加官的各自穿他们的官服,衹有太子和王的继承人常常戴这种冠。太子用翠羽做矮,缀上白珠,其他的衹用青丝就可以了。

  缁布冠,蔡邕说就是委貌冠。最早时用普通的布,齐人将其染黑。缁布冠,是最初有冠时的冠。它有四种形制,一种像武冠;另一种像进贤冠;有一种上面方,下面像帧颜;有一种上面尖下面方。行乡射礼时公卿就戴委貌冠,用皂色绢做成。形状像扣着的杯子,和皮弁的样式相同,长七寸,高四寸。上衣是黑的而下裳是素色,中衣用皂色装饰领子和袖子的边缘。如果是管事的人就戴皮弁,用鹿皮制作。

  进贤冠,是由古代缁布冠演变而成的,遣一般是文人儒士戴的。前面高七寸,后面高三寸,长八寸,有五梁的、三梁的、二梁的、一梁的。人主的元服,才有缁布,就戴五梁的进贤冠。三公和封了的郡公、县公、郡侯、县侯、乡亭侯,就戴三梁的。卿、大夫、八座尚书,关中关内侯、二千石以及千石以上,就戴两梁的。中书郎、秘书丞郎、著作郎、尚书丞郎、太子洗马舍人、六百石以下至于令史、门郎、小史,都戴一梁的。汉代建初年问,太官令戴两梁的,因为负责御膳是很重要的。博士戴两梁的,是因为尊重儒者。宗室刘氏也可以戴两梁的冠,是表示特别给的服饰待遇。

  武冠,又名武弁,又名大冠,又名繁冠,又名建冠,又名笼冠,就是古代的惠文冠。传说是赵惠文王发明的,因此用作冠的名称。另有一种说法,惠就是蟪,这种冠轻而纹样细得像蝉翼,所以叫做惠文。又据说,查地的人见到干涸上千年的沼泽中的神,名叫庆忌,戴着大冠,乘着小车,喜欢迅疾地奔驰,于是模仿他的冠做出来戴。漠代的幸臣闺孺担任侍中,都戴大冠。天子的帽子也是光戴大冠,左右侍臣以及各将军武官都戴它。侍中、常侍戴的就加上金瑺,用附蝉做装饰,插上貂毛,用黄金做竿,侍中插左边,常侍插右边。胡广说:“从前趟武灵王穿胡服,用金貂装饰帽子。秦国减了赵国,把赵国国君的冠赐给了侍臣。”应劭《汉宫》上说:“评论的人认为金象征刚强,百炼而不损耗。蝉在高处居留而饮的是清露,嘴巴却藏在腋下。貂是内在裹强劲而外表柔和细密。”又有人认为蝉取它清高饮露而不吃别的,貂取它紫蔚柔润而毛色光采不耀眼分明,金则看重它宝贵晶莹,从道理上说也可取。有的人认为北方地区多寒气,胡人常常用貂皮暖额,后世的人仿效这一点,于是用来附在冠上。汉用赤黑色的貂,王莽用黄色的貂,各自和所推崇的衣服颜色相符。

  高山冠,又名侧注,高九寸,用铁做卷梁,形似通天冠。顶部直竖着,不向后斜,没有山述展筒等装饰。之所以叫高山,《诗经》上说“高山仰止”,取它的矜持庄重而能使远方的人来归服。中外官、谒者、谒者仆射戴它。胡广说:“高山,是齐国的王冠。《传》上说:‘桓公喜欢高冠和大带’。秦国灭了齐国,把齐国国君的冠赐给谒者等近臣。”应劭说:“高山,就是现在的法冠,秦国的外交使者也戴它。”可是《汉宫仪》说“皇帝戴高山冠,用飞翮做缨”,造就是说天子有时也戴这种冠。《傅子》说:“魏明帝因为它的形制类似通天冠、远游冠,所以下令把它改成比较简陋的。”

  法冠,又叫柱后,有人称它为獬豸冠。高五寸,用纵做展筒。用铁做柱卷,取它不会曲挠的性质。侍御史、廷尉正监平,凡是执法官员都戴它。有人说獬豸是神羊,能够识别并去抵触邪佞的人。《异物志》说:“北部荒野中,有一种野兽名叫獬豸,一只角,本性能分辨是非曲直。见人相斗,就用角顶无理的一方。听到有人争论,就对不正确的一方大声吼叫。楚王曾经得到这种兽,于是模仿它的样子来制成衣冠。”胡广说:“《春秋左氏传》记载晋侯在军府视察,见到钟仪,说‘戴着南冠而被绑起来的人是谁’?南冠就是楚冠。秦国灭了楚国,把楚国的这种冠服赐给了执法的臣子。”

  长冠,又叫齐冠。高七寸,宽三寸,用有漆的绳纱做成,形制像版,用竹子做裹子。漠高祖显贵以前,用竹皮做这种冠,汉代因此称它为刘氏冠。后来不用竹而用有漆的绳纱。司马彪说:“长冠是楚国发明的。人间有的称之为鹊尾冠,是不对的。救El食的时候就戴长冠,此外祠祭宗庙等各种祭祀时戴它。这是高祖造的,后代用作祭服,是非常尊敬的。”

  建华冠,用铁做柱卷,穿上九枚大铜珠,古代用杂木珠,原宪戴的华冠就是这种。另外《春秋左氏传》记载的郑国的子臧喜欢聚鹬冠,指的就是建华冠。祭祀天地、五郊、明堂时,舞人戴它。漠代的《育命舞》的乐人戴它。

  方山冠,它的样式像进贤冠。邓展说:“方山冠,用五彩的毂制作。”汉代的《大予》、《八佾》、《五行》的乐人戴它,冠和衣服的颜色分别按它们所处的五行方位的颜色来定,然后穿着跳舞。

  巧士冠,前面高七寸,腰和后面相通,直竖着的。这种冠不常戴,漠代衹有在郊祀天的时候,四名黄门从官戴它;在出行的仪仗队列中,夹在皇帝车前,用来表示具备了宦者的四星。有的说,是扫除之类的从官戴的。

  却非冠,高五寸,形制像长冠。宫殿的门吏仆射戴它。冠后有赤幡,青色帽翅燕尾形装饰,各仆射的幡都像这样。

  却敌冠,前面高四寸,整个长四寸,后面高三寸,形状像进贤冠。凡是在殿门值班的卫士都戴它。

  樊啥冠,宽九寸,高七寸,前后各伸出四寸,形状像平冕。昔日楚汉在鸿门相会,项籍图谋害直塑,矾堕平时拿的是铁循,听说情况紧急,就撕裂衣裳包住栀,戴著作为冠,闯进项羽的营帐,接着指责项羽的罪过,汉王找个机会才逃离了那儿。后人认为樊啥意气壮勇,就制作冠来模仿他。凡是殿门司马卫士都戴它。

  术氏冠,前面圆,吴国制,参差有四层。趟武灵王喜欢戴它。有人说,这是楚庄王的复仇冠。

  鹃冠,加一对鹛尾,竖着插在两边。鹛,是乌名,形状类似鸥而微黑,性格果敢勇猛,一旦相斗就到死才停下。上党进贡来这种东西,趟武灵王用它表彰壮士。到了秦汉时期,还在军人中施用。

  皮弁,用浅毛黄白色的鹿皮制作。《礼》上说“王戴皮弁,用五彩绘制而用玉作瓒,象牙做邸玉做笄”,叫做合皮为弁。中间的接缝名叫会,用彩色玉珠做璟,瓒,是结的意思。天子用五彩,诸侯用三彩。邸,冠下部的抵,用象骨做成,音帝。天子的有十二缝,公的九缝,侯伯的七缝,子男的五缝,孤卿的四缝,卿大夫的三缝。

  韦弁,形制像皮弁,顶上尖,用干草染色,颜色类似浅绛。

  雀弁,又叫广冕。高八寸,长一尺二寸,其形如雀,前面小后面大。上面用的缯类似雀头的颜色。以收束发再插上笄,造就是所谓夏代的收冠屋巡的辱冠。祠祭天地、五郊、明堂时,表演《云翘舞》的乐人戴它。

  愤,是古代地位卑贱而不戴冠的人戴的。汉五童额头上有粗硬的头发,才开始用帧使它们服贴。王差是秃顶,就又增高成屋形。《汉注》说,戴进贤冠时应该用长耳的帧,如今是用介帧。戴惠文冠时应该用短耳的帧,如今是用平上帧。开初是各随所宜,于是根据不同的冠而有区别。文官戴介帧,武官戴平上帧。童子的帧没有屋,是为了表示还没有成人。另外有纳言帻,帧在收的后面又一层,三寸见方。又有赤帧,骑吏、武吏、乘舆鼓吹所用的。救E1食的时候,文武官员都去掉冠而戴着帧,配着朝服,用来表示威武。坠娃的礼仪,立秋逭天打猎,戴缃愤。到了塞置时期,直童听从博士萱至丝等人的建议,立秋这天进呈月令,改用素白蛤。考汉末的王公名士大多不穿王服,而以戴幅巾为风雅,因此袁绍、崔钩等人,虽然身为将帅,都戴缣巾。魏武帝由于天下闹灾荒,资金财物十分匮乏,就仿照古代的皮弁,裁缣帛作为蛤,符合简便易行顺应时势的道理,用颜色区别贵贱,本来是用于军人的服饰上,不是作为国家的服饰标准。徐爰说:“传说蛤本来没有分叉,荀文若戴着它走路,碰到树枝而形成分叉,认为不错,沿用下来没有改变。”如今都作为庆贺吊唁一类的服饰。

  巾,用葛作成,形状像蛤而横着戴,古代是不分尊卑都戴的。所以漠末的妖贼们用黄色的巾,世人称之为黄巾贼。

  帽这一名称相当于冠,意思是蒙在头上的,本来是缆。古人戴冠时没有帧,冠下面有绳,用缯做的。后代人戴冠时有帧,因此有的人裁继而制成帽。上自皇帝宴居,下至庶人没有爵位的都戴它。成帝咸和九年,规定允许尚书八座丞郎、门下三省侍官乘车时,戴白蛤用低帏,从掖门出入。另外,二宫的当直官员戴乌纱恰。然而常常是士人宴居时都戴蛤了。可是束晋时期的山野村人已经知道戴帽了,一般人也常常那样戴,祇是帽子的顶是圆的罢了,后来才加高形成屋。

  漠代的制度,从天子到百官,没有不佩剑的,从那以后衹有上朝时带剑。晋朝才开始用木制的替代,地位高的人还用玉做剑柄装饰,地位低的也用蟀、金银、玳瑁作为雕饰。

  皇帝有六玺,是秦代的制度。就是“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漠代沿用秦代的而没有改变。另外有秦始皇的蓝田玉玺,纽是螭兽形,在六玺以外,玺文是“受天之命,皇帝寿昌”。漠高祖佩用它,后代叫做传国玺,和斩白蛇的剑一起都是皇帝珍藏的。斩白蛇的剑到惠文帝时因为武库着火烧了,于是就没有了。到怀帝被胡人俘虏,传国玺落到刘聪手裹,后来又落到互塑手裹。等到互垩违死后,胡人内乱,§睦的时候才回到江南。

  革带,就是古代的肇带,叫做擎革,文武百官牧守丞令下到鸥寺都用它。如果有装印绶的囊,就把它缀在革带上,如果是戎服就用皮络带代替它。八坐尚书负紫色囊,用生紫做的夹囊,缀在朝服外面,背在左肩上。从前周公背负成王,开始做出这种服饰,到今作为朝服。有人说汉代用它装上奏的文件,背着便于行走,究竟如何不清楚。

  所谓车前五百,卿出行有旅随从,五百人是一旅。漠代一统天下,所以不再用那些人,而留下了这个名称。

  裤褶的制度,还不清楚它的起源,近代凡是御驾亲征,内外戒严时穿它。服装没有规定的颜色,戴黑色帽子,缀着紫色的摞,摞是用缯做的,长四寸,宽一寸,腰上有络带以代替擎。中官缀紫揼,外官缀绛揼。另外有戒严时的戎服而不缀标的,出行居守文武官员都一样。如果是畋猎巡视,就祇有随从官员穿戎服带擎革,文官不下缨,武官脱冠。

  汉代制度,一年之中五次郊祀,天子和主事的官员各按五方的颜色穿衣服,百官等不主事的官员穿平常的服装和绛色衣随从。魏秘书监秦静说:“汉氏承继秦,改掉六冕的制度,衹用玄冠绛衣。”魏以来叫做五时朝服,又有四时朝服,又有朝服。自皇太子以下根据官职授予。百官虽然应服五时朝服,根据现在的情况看来衹给了四时朝服,缺了秋服。每三年更换一次。

  凡是代理行使职权而官位不够得到擎囊的,可以自己备办,如果是祇代用印信而不代用绶的,不能佩绶。擎,是古代的制度。汉代带肇囊的,侧佩在腰间,又叫做傍囊,又叫做绶囊,造就是说用紫囊装着绶。有时装着有时不装着,分别都曾经有遇。

  笏,古时候不分贵贱都执笏,如果有事情就插在腰带上,所谓捂绅之士,就是插着笏而垂着绅带。绅带下垂部分长三尺。笏,有事情就记在上面,所以经常用笔做簪子,如今的白笔就是由此演变而来的。三台五省二品文官用簪子,王、公、侯、伯、子、男、卿尹和武官不用簪子,加有内侍地位的人才用这种簪子。手板就是古代的笏。尚书令、仆射、尚书的手板头上又有白笔,用紫皮裹着,名叫笏。

  皇太子用的金玺有龟形钮,朱黄绶带,四种彩色:赤、黄、缥、绀。赐给五时朝服、远游冠,介帧、翠矮。佩的是瑜玉,垂着组。朱色上衣绛色纱领,皂色边白色纱,中衣是白色曲领。带剑,剑柄用素裹着而火珠作装饰。用革带,玉钩和兽头擎囊。大小朝会、祭祠宗庙、朔日望Et、五Et还朝等都穿朝服,平常回到上宫时就穿朱服,参预上宫的正式聚会就在殿阶下解剑脱舄。另有三梁的进贤冠。如果是侍祀就戴九旒的平冕,装饰有九章的衮衣,白纱而有绛色边缘的中单,绛色缯制的鞸,织有彩画的衮带,用黄金做成辟邪的头形,紫和绿两种颜色的带,有彩画的宽领、曲领各一副,赤色舄绛色袜子。如果是讲习,就戴介帧穿单衣;如果是释奠,就戴远游冠,穿玄色朝服,绛色边缘的中单,绛色裤子和袜子,玄色舄。如果没有戴元服之类,就由中舍人手执冕随从,而戴介帧穿单衣玄服。

  各王用的金玺有龟形钮,缜红色的绶,四种颜色:朱、黄、缥、钳。五时的朝服,戴远游冠和介帧,也有的戴三梁的进贤冠。朱色衣绛色纱裸和皂色边缘,中衣面料为素色。革制的带,黑色的舄,佩的是山玄玉,垂有组,用大带。如果有其他的加官称号,就穿他加官的服装。

  皇后拜谒宗庙,服装是皂色上衣和皂色下裳,行亲蚕礼时就是青色上衣缥色下裳,都是深衣的式样,隐领,袖子边缘用绦装饰。头饰假髻、步摇,就是俗话叫做珠松的,戴发簪与珥饰。步摇要用黄金作山题,用白珠串做支相绕。有八爵九花,熊、虎、赤照、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各种雀和兽都用翡翠做毛和羽,金题上用白珠做瑺,用翡翠环绕做成花。元康六年,韶书说:“魏以来皇后的蚕服都用文绣,不符合古义。现在改为青色纯服,作为永久的制度。”

  贵人、夫人、贵嫔,这是三夫人,都用金章紫绶,章文叫做贵人、夫人、贵嫔之章。佩带于塞出产的玉。淑妃、淑媛、淑仪、修华、修容、修仪、婕妤、容华、充华,造就是九嫔,用银印青绶,佩带彩琐玉。贵人、贵嫔、夫人协助行蚕礼,穿的上衣和下裳都是纯缥色的,都是深衣的式样。太平髻,用七朵金花遮蔽发髻,黑色玳瑁,再加上簪子和珥。九嫔以及公主、夫人用五朵金花,世妇用三朵金花。助蚕的道理,自古就是这样的。

  皇太子妃用黄金玺龟形钮,缜红色绶带,佩的是瑜玉。

  各王太妃、王妃、各长公主、公主、封君都用黄金印紫色绶带,佩的是山玄玉。

  长公主、公主上朝或临会,梳太平髻,用七朵金花遮蔽发髻。如果是长公主就可以有步摇,都可以有簪子和珥,衣服的式样相同。

  从公主、封君以上都带绶,用彩丝织成束带,分别和绶带的颜色保持一致,用黄金的辟邪兽头做带块。

  郡公侯或县公侯的太夫人、夫人用银印青绶,佩的是水苍玉,如果有特别加授称号的就用金印紫绶。公和特进侯卿校的世妇、中二千石和二千石的夫人戴绀色的缯制的帼,黄金龙头衔着白色珍珠,鱼须拢长达一尺做簪珥。入宗庙辅佐祭祀的穿皂色绢制的上下裳,协助祭蚕神的穿缥色绢制的上下裳,都是深衣的式样和边饰。

  自二千石夫人以上到皇后,都把祭蚕神时穿的衣服作为上朝时穿的朝服。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国学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知识 古诗词鉴赏 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