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后唐·末帝纪上

作者:薛居正等 全集:旧五代史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末帝,讳从珂,本姓王氏,镇州人也。母宣宪皇后魏氏,以光启元年岁在乙巳 正月二十三日,生帝于平山。景福中,明宗为武皇骑将,略地至平山,遇魏氏,掳 之,帝时年十余岁,明宗养为己子。小字二十三。帝幼谨重寡言,及壮,长七尺余, 方颐大体,材貌雄伟,以骁果称,明宗甚爱之。在太原,尝与石敬瑭因击球同入于 赵襄子之庙,见其塑像,屹然起立,帝秘之,私心自负。及从明宗征讨,以力战知 名,庄宗尝曰:“阿三不惟与我同齿,敢战亦相类。”庄宗与梁军战于胡柳陂,两 军俱挠,帝卫庄宗夺土山,摧骁阵,其军复振。时明宗先渡河,庄宗不悦,谓明宗 曰:“公当为吾死,渡河安往?”明宗待罪,庄宗以帝从战有功,由是解愠。

  天祐十八年,庄宗营于河上,议讨镇州。留守符存审在德胜寨未行,梁人谓庄 宗已北,乃悉众攻德胜,庄宗命明宗、存审为两翼以抗之,自以中军前进。梁军退 却,帝以十数骑杂梁军而退,至垒门大呼,斩首数级,斧其望橹而还。庄宗大噱曰: “壮哉,阿三!”赐酒一器。

  同光元年四月,从明宗袭破郓州。九月,庄宗败梁将王彦章于中都,急趋汴州。 明宗将前军,帝率劲骑以从,昼夜兼行,率先下汴城。庄宗劳明宗曰:“复唐社稷, 卿父子之功也。”

  二年,以帝为卫州刺史。时有王安节者,昭宗朝相杜让能之宅吏也。安节少善 贾,得相术于奇士,因事见帝于私邸,退谓人曰:“真北方天王相也,位当为天子, 终则我莫知也。”

  三年,明宗奉诏北御契丹,以家在太原,表帝为北京内衙指挥使;庄宗不悦, 以帝为突骑都指挥使,遣戍石门。

  四年,魏州军乱,明宗赴洛,时帝在横水,率部下军士由曲阳、孟县趋常山, 与王建立会,倍道兼行,渡河而南,由是明宗军声大振。

  天成初,以帝为河中节度使。明年二月,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十一月,加 检校太傅。长兴元年,加检校太尉。先是,帝兴枢密使安重诲在常山,因杯盘失意, 帝以拳击重诲脑,中其栉,走而获免。帝虽悔谢,然重诲终衔之。及帝镇河中,重 诲知其出入不时,因矫宣中旨,令牙将杨彦温遇出郭则闭门勿纳。是岁四月五日, 帝阅马于黄龙庄,彦温闭城拒帝,帝闻难遽还,遣问其故,彦温曰:“但请相公入 朝,此城不可入也。”帝止虞乡以闻,明宗诏帝归阙。遣药彦稠将兵讨彦温,令生 致之,面要鞫问。十一月收城,彦温已死,明宗以彦稠不能生致彦温,甚怒之。后 数日,安重诲以帝失守,讽宰相论奏行法,明宗不悦。重诲又自论奏,明宗曰: “朕为小将校时,家徒衣食不足,赖此儿荷石灰、收马粪存养,以至今贵为天子, 而不能庇一儿!卿欲行朝典,朕未晓其意,卿等可速退,从他私第闲坐。”遂诏归 清化里第,不预朝请。帝尚惧重诲多方危陷,但日讽佛书阴祷而已。

  二年,安重诲得罪,帝即授左卫大将军。未几,复检校太傅、同平章事、行京 兆尹,充西京留守。三年,进位太尉,移凤翔节度使。四年五月,封潞王。

  闵帝即位,加兼侍中。既而帝子重吉出刺亳州,女尼入宫,帝方忧不测。应顺 元年二月,移帝镇太原,是时不降制书,唯以宣授而已。帝闻之,召宾佐将吏以谋 之,皆曰:“主上年幼,未亲庶事,军国大政悉委硃宏昭等,王必无保全之理。” 判官马裔孙曰:“君命召,不俟驾行焉。诸君凶言,非令图也。”是夜,帝令李专 美草檄求援诸道,欲诛君侧之罪。朝廷命王思同率师来讨。三月十五日,外兵大集。 《九国志·李彦琦传》:潞王守岐下,诸道将急攻其垒,彦琦时在围中,罄家财以 给军用。十六日,大将督众攻城,帝登城垂泣,谕于外曰:“我年未二十从先帝征 伐,出生入死,金疮满身,树立得社稷,军士从我登阵者多矣。今朝廷信任贼臣, 残害骨肉,且我有何罪!”因恸哭,闻者哀之。时羽林都指挥使杨思权谓众曰: “大相公,吾主也。”遂引军自西门入,严卫都指挥使尹晖亦引军自东门而入,外 军悉溃。十七日,率居民家财以赏军士。是日,帝整众而东。二十日,次长安,副 留守刘遂雍以城降,率京兆居民家财犒军。二十三日,次灵口,诛王思同。二十四 日,次华州,收药彦稠系狱。二十五日,次阌乡,王仲皋父子迎谒,命诛之。二十 六日,次灵宝,河中节度使安彦威来降,待罪,宥之,遣归镇。陕州节度使康思立 奉迎。二十七日,次陕州,下令告谕京城。二十八日,康义诚军前兵士相继来降, 义诚诣军门请罪,帝宥之。驾下诸军毕至,诛宣徽南院使孟汉琼于路左。是夜,闵 帝与帐下亲骑百余出元武门而去。

  夏四月壬申,帝至蒋桥,文武百官立班奉迎,教旨以未拜梓宫,未可相见,俟 会于至德宫,时六军勋臣及节将内职已累表劝进。是日,帝入谒太后、太妃,至西 宫,伏梓宫恸哭,宰相与百僚班见致拜,帝答拜。冯道等上笺劝进,帝立谓群臣曰: “予之此行,事非获已,当俟主上归阙,园陵礼终,退守籓服。诸公言遽及此,信 无谓也。”卫州刺史王宏贽奏,闵帝以前月二十九日至州。癸酉,皇太后下令降闵 帝为鄂王。又,太后令曰:“先皇帝诞膺天眷,光绍帝图,明诚动于三灵,德泽被 于四海,方期偃革,遽叹遗弓。自少主之承祧,为奸臣之擅命,离间骨肉,猜忌磐 维,既辄易于籓垣,复骤兴于兵甲。遂致轻离社稷,大挠军民,万世鸿基,将坠于 地。皇长子潞王从珂,位居冢嗣,德茂冲年,乃武乃文,惟忠惟孝。前朝廓清多难, 有战伐之大功;缵绍丕图,有夹辅之盛业。今以宗祧乏祀,园寝有期,须委亲贤, 俾居监抚,免万机之壅滞,慰兆庶之推崇。可起今月四日知军国事,权以书诏印施 行。”是日,监国在至德宫,宰臣冯道等率百官班于宫门待罪。帝出于庭,曰: “相公诸人何罪,请复位。”乃退。甲戌,太后令曰:“先皇帝栉风沐雨,平定华 夷,嗣洪业于艰难,致苍生于富庶。鄂王嗣位,奸臣弄权,作福作威,不诚不信, 离间骨肉,猜忌磐维。鄂王轻舍宗祧,不克负荷,洪基大宝,危若缀旒,须立长君, 以绍丕构。皇长子潞王从珂,日跻孝敬,天纵聪明,有神武之英姿,有宽仁之伟略。 先朝经纶草昧,廓静寰区,辛勤有百战之劳,忠贞赞一统之运,臣诚子道,冠古超 今。而又克己化民,推心抚士,率土之讴歌有属,上苍之眷命攸临。一日万机,不 可以暂旷;九州四海,不可以无归。况因山有期,同轨斯至,永言嗣守,属任元良, 宜即皇帝位。”

  乙亥,监国赴西宫,柩前告奠即位。摄中书令李愚宣册书曰:

  维应顺元年岁次甲午,四月庚午朔,六日乙亥,文武百僚,特进、守司空兼门 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太微宫使、弘文馆大学士、上柱国、始平郡公、食 邑二千五百户臣冯道等九千五百九十三人上言:帝王兴运,天地同符,河出图而洛 出书,云从龙而风从虎。莫不恢张八表,覆育兆民,立大定之基,保无疆之祚。人 谣再洽,天命显归,须登宸极之尊,以奉祖宗之祀。伏惟皇帝陛下,天资仁智,神 助机权,奉庄宗于多难之时,从先帝于四征之际,凡当决胜,无不成功。洎正皇纲, 每严师律,为国家之志大,守臣子之道全。自泣遗弓,常悲易月,欲期同轨,亲赴 因山。而自鄂王承祧,奸臣擅命,致神祇之乏飨,激朝野以归心。使屈者伸,令否 者泰,人情大顺,天象至明。聚东井以呈祥,拱北辰而应运。由是文武百辟,岳牧 群贤,至于比屋之伦,尽祝当阳之位。今则承太后慈旨,守先朝远图,抚四海九州, 享千龄万祀。臣等不胜大愿,谨上宝册,禀太后令,奉皇帝践祚。臣等诚庆诚忭, 谨言。

  帝就殿之东楹受群臣称贺。先是,帝在凤翔日,有瞽者张濛自言知术数,事太 白山神,其神祠即元魏时崔浩庙也。时之否泰,人之休咎,濛告于神,即传吉凶之 言,帝亲校房暠酷信之。一日,濛至府,闻帝语声,骇然曰:“非人臣也。”暠询 其事,即传神语曰:“三珠并一珠,驴马没人驱,岁月甲庚午,中兴戊己土。”暠 请解释,曰:“神言予不知也。”长兴四年五月,府廨诸门无故自动,人颇骇异。 遣暠问濛,濛曰:“衙署小异勿怪,不出三日,当有恩命。”是夜报至,封潞王。 及帝移镇河东,甚惧,问濛,濛曰:“王保无患。”王思同兵至,又诘之,濛曰: “王有天下,不能独力,朝廷兵来迎王也。王若疑臣,臣唯一子,请王致之麾下, 以质臣心。”帝乃以濛摄馆驿巡官。至是,帝受册,册曰:“维应顺元年岁次甲午, 四月庚午朔。”帝回视房暠曰:“张濛神言甲庚午,不亦异乎!”帝令暠共术士解 三珠一珠事,言:“三珠,三帝也;驴马没人驱,失位也。”帝即位之后,以濛为 将作少监同正,仍赐金紫以酬之。帝初封潞王,言事者云:“潞字一足已入洛矣。” 又,帝在凤翔日,有何叟者,年逾七十,暴卒,见阴官凭几告叟曰:“为我言于潞 王,来年三月当为天子,二十三年。”叟既苏,惧不敢言。逾月复卒,阴官见而叱 之曰:“安得违吾旨,不达其事,再放汝还。”退见廊庑下簿书,以问主者,曰: “朝代将易,此即升降人爵之籍也。”及苏,诣帝亲校刘延朗告之。帝召而问之, 叟曰:“请质之,此言无征,戮之可也。”后人云:“二十三,盖帝之小字也。” 又,石壕人胡杲通善天文,帝召问之,曰:“王贵不可言,若举动,宜以乙未年。” 及举兵,又问之,杲通曰:“今岁篰首,王者不宜建功立事,若俟来岁入朝,则福 祚永远矣。”其后皆验。夫如是,则大宝之位,必有冥数,可轻道哉!

  丙子,诏河南府率京城居民之财以助赏军。丁丑,又诏预借居民五个月房课, 不问士庶,一概施行。帝素轻财好施,自岐下为诸军推戴,告军士曰:“候入洛, 人赏百千。”至是,以府藏空匮,于是有配率之令,京城庶士自绝者相继。己卯, 卫州奏,此月九日鄂王薨。庚辰,以宰臣刘煦判三司。辛巳,邢州奏,磁州刺史宋 令询自经而卒。令询,鄂王在籓时都押牙也,故至于是。甲申,帝以鄂王薨,行服 于内园,群臣奉慰。癸未,太后、太妃出宫中衣服器用,以助赏军。

  乙酉,帝服衮冕御明堂殿,文武百僚朝服就位,宣制改应顺元年为清泰元年, 大赦天下,常赦不原者咸赦除之。丁亥,以宣徽北院使郝琼为宣徽南院使,权判枢 密院;以前三司使王玫为宣徽北院使。以随驾牙将宋审虔为皇城使,刘延朗为庄宅 使。凤翔节度判官韩昭允为左谏议大夫,充端明殿学士;观察判官马裔孙为翰林学 士;掌书记李专美为枢密院直学士。戊子,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康义诚伏诛。是日, 诏曰:枢密使硃宏昭、冯赟、宣徽南院使孟汉琼、西京留守王思同、前邠州节度使 药彦稠,共相朋煽,妄举干戈,互兴离间之谋,几构倾亡之祸,宜行显戮,以快群 情,仍削夺官爵云。

  庚寅,凤翔奏,西川孟知祥僭称大蜀,年号明德。有司上言:“皇帝以五月朔 日御明堂殿受朝,三日夏至,祀皇地祇,前二日奏告献祖室,不坐。比正旦冬至, 是日有祀事,则次日受朝。今祀在五鼓前,质明行礼华,御殿在旦后,请比例行之。” 诏曰:“日出御殿,举祀事无妨,宜依常年例。”史馆奏:“凡书诏及处分公事, 臣下奏议,望令近臣录付当馆。”诏端明殿学士韩昭允、枢密直学士李专美录送。 辛卯,以左谏议大夫卢损为右散骑常侍。壬辰,诏赐禁军及凤翔城下归命将校钱帛 各有差。《通鉴》云:禁军在凤翔归命者,自杨思权、尹晖等各赐二马一驼、钱七 十缗,下至军人钱二十缗,其在京者各十缗。初,帝离岐下,诸军皆望以不次之赏, 及从至京师,不满所望,相与谣曰:“去却生菩萨,扶起一条铁。”其无厌如此。 丙申,葬明宗皇帝于徽陵。丁酉,奉神主于太庙。戊戌,山陵使、司空兼门下侍郎、 平章事冯道上表纳政,不允。

  五月庚子朔,御文明殿受朝贺。乙巳,以左龙武指挥使安审琦为左右捧圣都指 挥使,以右千牛上将军符彦饶为左右严卫都指挥使。丙午,以端明殿学士韩昭允为 枢密使;以庄宅使刘延朗为枢密副使;以权知枢密事房暠为宣徽北院使;以成德军 节度使、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蕃汉马步都部署、检校太尉、兼中书令、驸马都尉 石敬瑭为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加检校太师、兼中书令,都部署如故。汴州节度 使、检校太师、兼侍中、驸马都尉赵延寿进封鲁国公。

  戊申,中书门下奏,太常礼院状,明宗以此月二十日祔庙,宰臣摄太尉行事。 缘冯道在假,李愚十八日私忌,在致斋,刘煦又奏判三司免祀事,《五代会要》: 清泰元年五月,宰臣刘煦奏:“中书以近敕祠祭行事官致斋内,唯祀事得行,其余 悉断。又,宰臣行事致斋内,不押班,不赴内殿起居,不知印。臣缘判三司公事, 其祀事、国忌、行香,伏乞特免。”从之。诏礼官参酌。有司上言:“李愚私忌, 在致齐内。诸私忌日,遇大朝会入阁宣召,皆赴朝参。今祔庙事大,忌日属私,请 比大朝会宣召例。”从之。以陕府节度使康思立为邢州节度使,以同州节度使安重 霸为西京留守,以羽林右第一军都指挥使、春州刺史杨思权为邠州节度使。己酉, 左监门卫将军孔知邺、右骁卫将军华光裔并勒停见任。时差知邺应州告庙,称疾辞 命,改差光裔,复称马坠伤足,故俱罢之。

  庚戌,以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冯道为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充同州节度使; 以天雄军节度使范延光为枢密使,封齐国公;郓州节度使李从严为凤翔节度使。 辛亥,以严卫都指挥使尹晖为齐州防御使。甲寅,以侍卫马军都指挥、顺化军节度 使安从进为河阳节度使,典军如故。太常卿卢文纪奏:“明宗一室,酌献舞曲,请 名《雍熙之舞》。”从之。丁巳,以皇子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重美为检校 司徒、守左卫上将军。自是,诸道节度使、刺史、文武臣僚,相继加检校官,或阶 爵封邑,以帝登位覃庆也。戊午,以陇州防御使相里金为陕州节度使。初,帝以檄 书告籓邻,惟金遣判官薛文遇往来计事,故以节镇奖之。宣徽北院使、检校工部尚 书房暠加检校司空,行左威卫大将军,使如故;以枢密使、左谏议大夫韩昭允为刑 部尚书,使如故。

  己未,太白昼见。以枢密副使刘延朗为左领军大将军,职如故。庚申,左仆射、 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李愚加特进,充太微宫使、宏文馆大学士,余如故。 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集贤院大学士、判三司刘煦加门下侍郎、兼吏 部尚书、平章事、监修国史、判三司。癸亥,秦州奏,西川孟知祥出军迫陷成州。 以宣徽南院使、右骁卫大将军郝琼为左骁卫上将军,职如故;以前义州刺史张承祐 为武胜军留后。戊辰,以前右龙武统军王景戡为右骁卫上将军。

  六月庚午朔,改侍卫捧圣军为彰圣,改严卫军为宁卫。壬申,封吴岳成德公为 灵应王,礼秩同五岳。帝初起,遣使祭岳以求祐,及登祚,故有是报。《五代会要》 载中书门下奏:天宝十载正月,封吴山成德公,与沂山、会稽、医巫闾同封。至德 二载十二月,改吴山为岳,祠享官属一同五岳。今国家欲祈祷灵应,宜示殊礼,臣 等商量,请加封为灵应王。从之。幽州节度使赵德钧进封北平王,青州节度使房知 温进封东平王。癸酉,以前鄜州节度使索自通为右龙武统军。甲戌,皇子左卫上将 军重美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充镇州节度使兼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丁丑,诏 天下见禁罪人,委所在长吏躬亲虑问,疾速疏决。庚辰,幸至德宫,因幸房知温、 安元信、范延光、索自通、李从敏第。壬午,以检校太子太傅致仕王建立为检校太 尉、兼侍中、郓州节度使;以前宋州节度使安元信为检校太尉、兼侍中、潞州节度 使。

  癸未,三司使刘煦奏:“天下户民,自天成二年括定秋夏田税,迨今八年。近 者相次有百姓诣阙诉田不均,累行蠲放,渐失税额,望差朝臣一概检视。”不报。 甲申,帝为故皇子亳州刺史重吉、皇长女尼惠明大师幼澄举哀行服,群臣诣阁门奉 慰。帝起兵之始,重吉、幼澄俱为闵帝所害。乙酉,以户部侍郎韩彦恽为绛州刺史, 以左武卫上将军李肃为单州刺史。丙戌,襄州节度使赵在礼加同平章事。甲午,以 武胜军留后张承祐为华州节度使;以皇城使宋审虔为寿州节度使,充侍卫步军都指 挥使;以右卫上将军刘仲殷为宋州节度使;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寿州节度使皇甫 遇为邓州节度使;以前华州节度使华温琪为太子太傅致仕。丁酉,左神武统军周知 裕卒,赠太傅。是月,京师大旱,热甚,暍死者百余人。

  秋七月庚子,太子少保致仕崔沂卒。癸卯,凤翔进伪蜀孟知祥来书,称“大蜀 皇帝献书于大唐皇帝”,且言“见迫群情,以今年四月十二日即皇帝位”云,帝不 答。以前武州刺史郑琮为右卫上将军。甲辰,幸龙门佛寺祷雨。乙巳,皇子故亳州 团练使重吉赠太尉,仍于宋州置庙。丁未,凤翔节度使李从严封西平王。是日, 宰臣李愚、刘煦因论公事,于政事堂相诟,辞甚鄙恶,帝令枢密副使刘延朗宣谕曰: “卿等辅弼之臣,不宜如是,今后不得更然。”辛亥,以太常卿卢文纪为中书侍郎、 平章事。是日,中书门下三上章请立中宫,从之。丁巳,制立沛国夫人刘氏为皇后。 庚申,太子少傅陈皋卒。乙丑,史官张昭远以所撰庄宗朝列传三十卷上之。

  八月庚午,诏蠲放长兴四年十二月已前天下所欠残税。辛未,以前尚书左丞姚 顗为中书侍郎、平章事。诏应曾受御署官逐摄同一任正官,依期限赴选。徐无党 《五代史注》云:御署官,疑是废帝初举兵时所置之官,以其非吏部正授,故须有 旨方得选。荆南奏,伪蜀孟知祥卒,其子昶嗣伪位。壬申,以尚书礼部侍郎郑韬光 为刑部侍郎,以前工部侍郎杨凝式为礼部侍郎。甲戌,以前金州防御使娄继英为右 神武统军,以右神武统军高允贞为左神武统军。乙亥,以翰林学士承旨、工部尚书、 知制诰李怿为太常卿;以翰林学士、户部侍郎、知制诰程逊为学士承旨。甲申,以 兵部侍郎龙敏为吏部侍郎,以秘书监崔居俭为工部尚书。乙酉,以右武卫上将军张 继祚为右卫上将军;以右骁卫上将军王景戡为左卫上将军;以右领卫上将军刘卫为 左武卫上将军;以右千牛上将军王陟为右领军上将军;以司农卿兼通事舍人,判四 方馆事王景崇为鸿胪卿,依前通事舍人、判四方馆。丁亥,右龙武统军索自通卒。 辛卯,礼部尚书致仕李光宪卒。甲午,以太子少傅卢质为太子少师。乙未,以前邢 州节度使赵凤为太子太保。诏:“文武百官差使,宜令依伦次,中书置簿,不得重 叠。若当使者自缘有事,或不欲行者,注簿便当一使。自长兴三年正月后已曾奉使 者,便为簿首;已后差者,次第注之。”有司上言:“皇后受册,内外命妇上笺无 答教。”从之。丙申,御文明殿册皇后,命使摄太尉、宰臣卢文纪,使副摄司徒、 右谏议大夫卢损指皇后宫,行礼毕,恩赐有差。

  九月己亥,以久雨,分命朝臣营都城门,告宗庙社稷。辛丑,夜有星如五斗器, 西南流,尾迹长数丈,屈曲如龙形。又众星乱流,不可胜数。京师大雨,雹如弹丸。 曹州刺史药纵之卒。甲辰,以霖霪甚,诏都下诸狱委御史台宪录问,诸州县差判官 令录亲自录问,时疏理。壬子,中书门下举行长兴三年敕,常年荐送举人,州郡 行乡饮酒之时,帖太常草定仪注奏闻。甲寅,以前潞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 事卢文进为安州节度使。己未,云州奏,契丹寇境。

  冬十月辛未,有雉金色,止于中书政事堂。中书门下奏:“请以正月二十三日 皇帝诞庆日为千春节。”从之。戊寅,宰臣李愚、刘煦罢相,以愚守左仆射,煦守 右仆射。契丹寇云、应州,诏河东节度使石敬瑭率兵屯代州。戊子,宰臣姚顗奏: “吏部三铨,近年并为一司,望令依旧分铨。”从之。辛卯,以左卫上将军李宏元 卒废朝,赠司徒。癸巳,以礼部郎中、知制诰吕琦守本官,充枢密院直学士。

  十一月辛丑,以刑部侍郎郑韬光为尚书右丞,以光禄少卿乌昭远为少府监。秦 州节度使张延郎奏,率师伐蜀。中书门下奏:“二十六日明宗忌,陛下初遇忌辰, 不同常岁,请于忌辰前后各一日不坐朝。”从之。御史台奏:“前任节度使、刺史、 行军副使,虽每日于便殿起居,每遇五日起居,亦合缀班。”从之。丙午,以前兴 州刺史冯晖配同州衙前安置。晖为兴州刺史,屯乾渠,蜀人来侵,晖自屯所奔归凤 翔,故有是责。丁未,诏振武、新州、河东西北边经契丹蹂践处,放免三年两税差 配,时契丹初退故也。癸丑,以前华州节度使王万荣为左骁卫上将军致仕。甲寅, 以振武节度使杨光远充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兵马都虞候,以前右金吾大将 军穆延晖为右武卫上将军。壬戌,以礼部侍郎杨凝式为户部侍郎。甲子,以中书舍 人卢导为礼部侍郎。

  十二月丁卯朔,诏修奉本朝诸帝陵寝。己巳,以北面马军都指挥使、易州刺史 安叔千为安北都护、振武节度使;以齐州防御使尹晖为彰国军节度使。庚午,诏葬 庶人从荣。有司上言:“依贞观中庶人承乾,以公礼葬。”从之。乙亥,以秦州节 度使张延朗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三司;《五代会要》:二年三月,宰臣张延 朗奏:“臣判三司公事,每日内殿祗候,其合缀前班押班,伏乞特免。”从之。以 中书侍郎、平章事卢文纪为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以中书侍郎、平章事姚 顗兼集贤院大学士;以前邠州节度使康福为秦州节度使。丙戌,夜有白气,东西亘 天。庚寅,幸龙门祈雪,自九月至是无雨雪故也。

关键词:旧五代史,后唐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末帝,讳名从珂,原来姓王,是镇州人。母亲宣宪皇后魏氏,光启元年(885)一月二十三日,在平山生下末帝。景福年中,明宗作为武皇的骑将,攻城略地来到平山,遇见魏氏,将她抓走,末帝这时十几岁,明宗收养为自己的儿子。小名叫二十三。末帝幼年时谨慎厚重而少言语,长大后,身长七尺多,方脸粗壮,体貌雄伟,以骁勇果敢著称,明宗十分喜欢他。在太原,曾与石敬瑭因击球一同进入赵襄子庙,见其塑像屹然起立,末帝口中不言,但心里颇为自负。以后跟随明宗征战,以作战勇猛闻名,庄宗曾说“:阿三不仅和我岁数相同,敢于出战也很相似。”庄宗与梁军在胡柳陂交战时,双方都有损失,末帝保卫庄宗夺取土山,摧毁敌阵,唐军军势又振奋起来。当时明宗率先渡过黄河,庄宗不高兴,对明宗说:“你应当为我死战,渡过黄河想去哪里呢?”明宗待罪接受处置,庄宗因末帝随从作战有功,因此消除了心中不愉快。

  天祐十八年(921),庄宗在黄河岸边扎营,商议讨伐镇州。留守符存审在德胜寨没有动,梁人认为庄宗已经往北去了,便全部出动进攻德胜,庄宗命令明宗、符存审作为两翼部队抵抗,自己率中军前进。梁军退却,末帝以十几名骑兵夹杂在梁军队伍中退走,到垒门时大声呐喊,斩首数级,砍断军营上的望橹而回。庄宗大笑道:“勇敢啊,阿三!”赐给他一坛酒。

  同光元年(923)四月,随从明宗袭击攻破郓州。九月,庄宗在中都击败梁将王彦章,紧急奔赴汴州。明宗率领前军,末帝率领精锐骑兵跟从,昼夜兼行,率先拿下汴城。庄宗慰劳明宗说“:复兴唐朝社稷,是你们父子的功劳。”

  二年,任末帝为卫州刺史。此时有一个叫王安节的人,是唐昭宗朝宰相杜让能的宅吏。王安节年轻时擅长做生意,从奇士那里学到相术,因有事在私邸见过末帝,退出后对人说:“真是北方天王之相,位当为天子,最终什么结果我就不知道了。”

  三年,明宗奉诏令抗击北部契丹,因住家在太原,上表章推荐末帝为北京内衙指挥使,庄宗不高兴,任末帝为突骑都指挥使,遣往戍卫石门。

  四年,魏州军叛乱,明宗奔赴洛阳,此时末帝在横水,率部下军士由曲阳、盂县前往常山,与王建立会合,加速行军,渡过黄河往南,因此明宗军声势大振。

  天成初年,任末帝为河中节度使。第二年二月,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十一月,加检校太傅。

  长兴元年(930),加检校太尉。在这之前,末帝和枢密使安重诲在常山,因喝酒时相争,末帝用拳头揍安重诲的脑袋,打中头上发髻,安重诲跑开才免于出大事。末帝虽然后悔向安重诲道歉,但安重诲始终记恨在心。到末帝镇守河中时,安重诲知道他经常出入州城,便假托君命告诉牙将杨彦温,令他遇上末帝出城后就关闭城门不让他进来。这一年四月五日,末帝在黄龙庄阅马,杨彦温关闭城门拒绝末帝进城,末帝听说出事立即赶回,派人追问原因,杨彦温说“:只好请您回朝廷,此城不能让您进来了。”末帝停在虞乡把事情往上报告,明宗下令末帝回朝廷。派药彦稠带兵讨伐杨彦温,下令要抓活的,要当面审问。十一月收复州城,杨彦温已死,明宗因为药彦稠不能活捉杨彦温,很愤怒。几天之后,安重诲以末帝失守州城为由,暗示宰相上奏要依法处分他,明宗不高兴。安重诲又亲自上奏,明宗说:“我还是小将校时,家穷,衣食都不充足,依靠这个孩子挑石灰、捡马粪养家,以致现在我能贵为天子,却不能庇护一个儿子!你想行使朝廷法典,我不明白这里的道理,你们可以快点退下,随他在家中闲坐。”遂下诏令末帝回清化里私第,不参加上朝。末帝又害怕安重诲多方陷害威胁,只是每天诵读佛经暗地祈祷而已。

  二年(931),安重诲获罪受处置,末帝立即被授予左卫大将军。没过多久,又恢复检校太傅、同平章事、代理京兆尹,兼任西京留守。三年,进位太尉,调任凤翔节度使。四年五月,封潞王。

  闵帝即位后,加兼侍中。不久末帝之子李重吉出任亳州团练使,有女尼进入宫廷,末帝正忧虑事有不测。应顺元年(934)二月,调末帝镇守太原,此时不下发诏书,只是口头宣布而已。末帝听说后,召集宾佐将吏谋划起事,都说“:皇上年幼,不能亲自处理各类事情,军国大政全都委托给朱弘昭等人,君王一定没有保证自己的安全的办法了。”判官马裔孙说“:君主下令召见,不等车子备好就应起身。各位说的都是凶险的事,不是好方法。”这一夜,末帝令李专美草拟檄文向各路诸侯求援,想消灭君王身边的罪人。朝廷命王思同率军队前来讨伐。三月十五日,外边来的军队集合在一起。十六日,大将督促众军攻城,末帝登上城墙流泪对城外军队说“:我不到二十岁跟随先帝征伐,出生入死,刀伤满身都是,才帮助建立起王朝,军士随从我上阵的很多。现在朝廷信任奸臣,残害骨肉亲人,我有什么罪呢?”因而痛哭,听到的人都哀怜他。此时羽林军都指挥使杨思权对大家说“:大相公才是我们的国主!”遂引军从西门入城,严卫都指挥使尹晖也引军从东门入城,外军全部溃散。十七日,末帝用居民家财犒赏军士。这一天,末帝整顿军队率领向东进发。二十日,到长安,副留守刘遂雍献城投降,用京兆居民家财犒赏军队。二十三日,到灵口,诛杀王思同。二十四日,到华州,收捕药彦稠关进监狱。二十五日,到阌乡,王仲皋父子迎接进见,末帝下令杀掉他们。二十六日,到灵宝,河中节度使安彦威来投降,等待治罪,末帝饶恕了他,派他回镇。陕州节度使康思立迎接。二十七日,到陕州,下令通告京城。二十八日,康义诚军前士兵相继前来投降,康义诚到军门前请罪,末帝宽恕了他。朝廷各军全部到了,在路边杀死宣徽南院使孟汉琼。这一夜,闵帝和帐下亲兵一百多人从玄武门逃走。

  四月三日,末帝到蒋桥,文武百官排列迎候,传旨令说还没拜见明宗棺柩,不能与百官相见,等以后到至德宫相会,此进六军勋臣及节将内职已多次上表章劝进。这一天,末帝入宫进见太后、太妃,到西宫,趴在棺材上痛哭,宰相与百官排队拜见,末帝答拜。冯道等人上笺表劝进,末帝站着对群臣说:“我这次出行,目的不是想得到什么,应该等闵帝回朝,明宗葬礼结束,仍要退回自己的藩属。各位这么快就说到即位之事,实在太没意思了。”卫州刺史王弘贽上奏,闵帝在上个月二十九日到卫州。四日,皇太后下令废闵帝为鄂王。太后又下令说“:先皇帝受上天佑护,继承帝业,明诚感动三灵,德泽施及四海,正准备停息兵戈,却突然去世。自从少主继承皇位,被奸臣把持专权,离间骨肉,猜忌大将,既轻易更换藩守,又骤然发起战事。遂致国家离乱,军民受扰,万世大业将坠落下来。皇长子潞王李从珂,位居嫡传,德高望重,正当壮年,能文能武,又忠又孝。在前朝清除多难,有战伐之大功;在闵帝接续大位后,有夹助辅佐之勋业。现在因宗族缺少继任者,陵墓又要按期修治,应该委任亲贤,以使监督安抚,免得国家大事无人办理,也可告慰天下百姓的推崇之意。可从本月四日起主持军国事务,暂且以书诏印施行。”这一天,监国在至德宫,宰臣冯道等人率百官排列在宫门等待治罪,末帝从廷中出来说:“相公诸位有什么罪,请复原位。”于是退下。五日,太后下令说:“先皇帝栉风沐雨,平定华夷,在艰难中继承伟大事业,带给天下百姓富庶安宁。鄂王即位后,奸臣弄权,作威作福,不诚不信,离间骨肉,猜忌大将。鄂王轻易放弃宗祧,不能担当大任,社稷江山,像断线珠子般危险,应立长君,以接续大业。皇长子潞王李从珂,十分孝敬,聪明,有神武英姿,宽仁伟略。先朝时从创业初期就出力献策,平定天下,有辛勤百战之劳,忠心助成天下统一,作为臣子的诚实有道,堪称古今第一。而又克己教化人民,推心招抚士人,国内有很多人歌颂他,上天也显灵庇护他。国家每天都有众多大事,不能一刻没人治理;九州四海,也不可没有归属。遇此良机应即皇帝位。”

  六日,监国到西宫,在灵柩前告奠即皇帝位,摄中书令李愚宣读册书说:

  “应顺元年岁星在甲午,四月六日,文武百官,特进、守司空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太微宫使、弘文馆大学士、上柱国、始平郡公、食邑二千五百户臣冯道等九千五百九十三人上言:帝王兴运,天地同时符验,黄河出现图而洛河出现书,云随蛟龙而风从猛虎。无不恢宏四方大地,抚育亿万人民,建立永久基业,保持无限福祚。人民传言谐合,天命明显有归,必须登皇帝尊位,以奉祖宗之祀。我们认为当今皇帝陛下,天资仁厚智慧,神助机巧权变,在多难之时侍奉庄宗,又追随先帝四处征讨,凡是决战,无不成功。端正皇纲,严格军法,有统御国家的大志,有谨守臣道的德义。自从先帝去世,常哭泣悲伤,想约定诸侯,亲赴山陵归葬。然而自鄂王即位之后,奸臣专权,弄得神癨缺乏供食,激起朝野归心今上。使屈者得以伸直,令倒霉的人时来运转,人情大顺,天象极其明朗。聚东方井宿呈现祥瑞,拱北极星辰而应验天运。因此文武百官、州牧群贤,家家都在祝贺天子施政。现在秉承太后慈旨,守先朝的远大规划,安抚四海九州,享受千岁万祀。我们不胜大愿荣幸之至,谨献上宝册,禀报太后之令,奉请皇帝登位。我们诚心庆贺诚心喜悦,谨言。”

  末帝在大殿的东柱接受群臣称贺。

  在这以前,末帝在凤翔的时候,有盲人张氵蒙自称知道术数,事奉太白山神,其神祠就是元魏时崔浩的庙。时运的否泰,人的走运倒霉,张氵蒙向神询问,立即就会传告吉凶之言,末帝的亲近校官房詗特别信服他。一天,张氵蒙到府第,听到末帝说话声音,惊骇地说:“不是人臣的声音。”房詗问事情来由,即传告神语说:“三珠并一珠,驴马没人驱,岁月甲庚午,中兴戊己土。”房詗请他解释,说:“神的话我不知道。”长兴四年(933)五月,府第官署的门都无故自己动起来,人们感到有点惊异害怕。派房詗问张氵蒙,张氵蒙说:“衙署小小的异象不用奇怪,不出三天,会有恩命。”这晚报信的来到,末帝被封为潞王。当末帝调任镇守河东时,感到很害怕,问张氵蒙,张氵蒙说“:王可保证没有祸患。”王思同带兵来到时,又问张氵蒙,张氵蒙说:“王有天下,不能靠独自的力量,朝廷来兵是迎接您的。王若怀疑我的话,我只有一个儿子,请王带到麾下作为人质,验证我的心意。”末帝便任张氵蒙统摄馆驿巡官。现在,末帝受宝册,册上说:“维应顺元年岁次甲午,四月庚午朔。”末帝回头看着房詗说:“张氵蒙神说甲庚午,不是很奇异吗?”末帝令房詗和术士一起解释三珠一珠这些话,说:“三珠,就是三帝;驴马没人驱,是失去位置的意思。”末帝即位以后,任张氵蒙为将作少监同正,还赐给金紫衣酬谢他。末帝刚封潞王时,有议论说“:潞字意思是一足已经进入洛阳了。”还有,末帝在凤翔时,有一个叫何叟的人,年过七十,突然死去,见阴间官吏靠着桌子告诉何叟:“给我对潞王说,来年三月会成为天子,二十三年。”何叟苏醒过来,害怕不敢说。过一个月又死去,阴官见了斥责他说:“怎么敢违抗我的话,不传达那句话,再放你还世。”退下来看见廊下有记事簿,问管事的人,说:“朝代将要改换,这个就是升降人的爵位的册子。”苏醒过来后,见末帝亲校刘延朗告诉这事。末帝召见他问起此事,何叟说“:请以后对质,这话如不能应验,杀掉也可以。”后人说:“二十三,就是末帝的小名。”还有,石壕人胡杲通喜欢天文,末帝召问他,他说:“王贵不可言,如果要有举动,应在乙未年。”等到起兵时,又问他,胡杲通说:“今年是冬至在年初,王者不宜建功立事,如等到来年入朝廷,则福祚永远不绝。”后来都一一应验。像上面说的,则大宝之位,必有命数,岂可轻易谈论。

  七日,下诏令河南府收集京城居民的财物以赞助赏军。八日,又下诏预借居民五个月房税,不论士族庶民,一概施行。末帝一贯看轻财物喜好施舍,在岐下被诸军推戴时,曾向军士许诺:“等到进了洛阳,每人赏钱百千。”到这时,因为府库收藏空乏,于是有按比率分配的命令,京城中的庶民士族自杀的时有发生。十日,卫州上奏,说这月九日鄂王死去。十一日,任宰臣刘日句判三司。十二日,邢州上奏,说磁州刺史宋令询自缢而死。宋令询是鄂王在藩地时的都押牙,所以会这样去做。十三日,末帝因为鄂王去世,在内园穿丧服,群臣感觉得到安慰。十四日,太后、太妃拿出宫中衣服器具用来赞助犒赏军士。

  十六日,末帝穿戴兖冕礼服到明堂殿,文武百官穿上朝礼服各就各位,宣布改应顺元年为清泰元年,大赦天下,一般赦免时不可宽恕的也全都赦免了。十八日,任宣徽北院使郝琼为宣徽南院使,临时主管枢密院;任前三司使王玫为宣徽北院使;任随驾牙将宋审虔为皇城使,刘延朗为庄宅使;任凤翔节度判官韩昭裔为左谏议大夫,兼端明殿学士;任观察判官马裔孙为翰林学士;任掌书记李专美为枢密院直学士。十九日,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康义诚被诛杀。这一天,下诏书说:枢密使朱弘昭、冯斌贝,宣徽南院使孟汉琼、西京留守王思同、前..州节度使药彦稠,共同煽动交结,妄举干戈,相互之间兴用离间之谋,几乎构成倾亡之祸,应该处以死刑,以顺应民情,并且削夺其官爵等等。

  二十一日,凤翔上奏,说西川孟知祥僭称大蜀,年号称为明德。有关部门官员进言说“:皇帝以五月一日到明堂殿接受朝贺,三日夏至,祭祀皇地礻氏,前两天奏告献祖宫室,不坐。恰好正旦冬至,这一天有祀事,那就第二天受朝贺。现在是五鼓前祭祀,天亮时行礼完毕,御殿在旦后,请按惯例行事。”下诏书说:“日出御殿,举行祭祀之事没什么妨碍,可以依照常年旧例。”史馆上奏“:凡书奏和处理公事,臣下奏议,希望命令近臣记录后交付史馆。”下诏令端明殿学士韩昭裔、枢密直学士李专美记录送去。二十二日,任左谏议大夫卢损为右散骑常侍。二十三日,下诏赐给禁军及凤翔城下归顺将校数量不同的钱帛。起初,末帝离开岐下时,各军都盼望有厚赏,等跟随到京师后,愿望不能满足,相互传谣言说“:去却生菩萨,扶起一条铁。”他们是这样的贪得无厌。二十七日,把明宗皇帝安葬到徽陵。二十八日,在太庙供奉神主。二十九日,山陵使、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冯道上表章辞官,没有应允。

  五月一日,到文明殿接受朝贺。六日,任左龙武指挥使安审琦为左右捧圣都指挥使,任右千牛上将军符彦饶为左右严卫都指挥使。七日,任端明殿学士韩昭裔为枢密使;任庄宅使刘延朗为枢密副使;任权知枢密使房詗为宣徽北院使;任成德军节度使、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蕃汉马军步军都部署、检校太尉、兼中书令;驸马都尉石敬瑭为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加检校太师、兼中书令,都部署如往常一样。汴州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侍中、驸马都尉赵延寿进封为鲁国公。

  九日,中书门下上奏,太常礼院呈状,明宗在这个月二十日附祭于太庙,宰臣代理太尉行事。因为冯道在度假,李愚十八日又有私家忌讳,在致斋期内,刘日句又奏判三司免除祭祀一事,下诏要礼官斟酌一下。有关官员上奏说“:李愚私忌在致斋期内,但各种私忌日遇上大朝会入阁宣召,都要奔赴朝廷参与,现在明宗附祭祖庙事大,忌日是私事,请按照大朝会宣召的惯例去做。”末帝同意了。任陕府节度使康思立为邢州节度使,任同州节度使安重霸为西京留守,任羽林右第一军都指挥使、春州刺史杨思权为..州节度使。十日,左监门卫将军孔知邺、右骁卫将军华光裔一并勒令停止现任职务。当时差遣孔知邺在应州告祭太庙,他称病辞去差使,改派华光裔,又称从马上摔下伤了脚,所以全都罢免其职务。

  十一日,任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冯道为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兼同州节度使;任天雄军节度使范延光为枢密使,封齐国公;任郓州节度使李从日严为凤翔节度使。十二日,任严卫都指挥使尹晖为齐州防御使。十五日,任侍卫马军都指挥、顺化军节度使安从进为河阳节度使,如以往一样掌握军队。太常卿卢文纪上奏说“:明宗一室,酌献舞曲,请称之为雍熙之舞。”末帝同意了。十八日,任皇子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李重美为检校司徒、守左卫上将军。从这时起,各道节度使、刺史、文武臣僚,相继加检校官,或进爵封邑,都是为了给末帝登位扩大喜庆气氛。十九日,任陕州防御使相里金为陕州节度使。起初,末帝以檄书传告各邻藩,只有相里金派判官薛文遇来计划起事,所以奖赏他为节镇官职。宣徽北院使、检校工部尚书房詗加检校司空,暂任左威卫大将军,仍为北院使。任枢密使、左谏议大夫韩昭裔为刑部尚书,仍为枢密使。

  二十日,太白星白天出现。任枢密副使刘延朗为左领军大将军,其他职务如旧。二十四日,秦州上报,西川孟知祥出兵攻陷成州。

  六月一日,改侍卫捧圣军为彰圣,改严卫军为宁卫。三日,封吴岳成德公为灵应王,礼仪待遇如同五岳。末帝刚起事时,派使者祭祀吴岳以求保佑,等到登帝位后,所以有这样的报答。幽州节度使赵德钧进封为北平王,青州节度使房知温进封为东平王。四日,任前..州节度使索自通为右龙武统军。五日,皇子左卫上将军李重美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充镇州节度使兼河南尹,主管六军诸卫事。八日,下诏说凡天下被关押的罪人,委托所在长吏亲自过问,尽快从宽处理。十一日,到至德宫,顺便到房知温、安元信、范延光、索自通、李从敏等人家中。十三日,任以检校太子太傅退休的王建立为检校太尉、兼侍中、郓州节度使,任前宋州节度使安元信为检校太尉、兼侍中、潞州节度使。

  十四日,三司使刘日句上奏:“天下编了户籍的百姓,从天成二年制定秋夏田税后,到现在已有八年。最近不断有百姓来朝廷诉说田地不均,多次实行减免税收,渐渐又失去税额,希望派官员一概检查一番。”没有报上去。十五日,末帝为已故皇子亳州刺史李重吉、皇长女尼姑惠明大师幼澄举哀穿丧服,各位大臣到宫门安慰。末帝刚起兵时,李重吉、李幼澄都被闵帝害死。十六日,任户部侍郎韩彦恽为绛州刺史,任左武卫上将军李肃为单州刺史。

  这个月,京师大旱,十分炎热,中暑死亡一百多人。

  七月二日,退休的太子少保崔沂死。五日,凤翔转来伪蜀孟知祥书信,称“大蜀皇帝献书于大唐皇帝”,而且说“:受大家情绪所迫,于今年四月十二日登皇帝位”等等,末帝没有回信。任前武州刺史郑琮为右卫上将军。六日,到龙门佛寺祈祷降雨,七日,已故皇子亳州团练使李重吉被追赠为太尉,仍在宋州设庙。九日,凤翔节度使李从日严封为西平王。这一天,宰相李愚、刘日句因议论公事,在政事堂互相谩骂,语言很粗鄙,末帝令枢密副使刘延朗宣称自己的意见说“:你们是辅佐朝廷的大臣,不应该如此,今后不得再这样了。”十三日,任太常卿卢文纪为中书侍郎、平章事。这一天,中书门下三次上表章请立皇后,末帝答应了。十九日,下令立沛国夫人刘氏为皇后。二十二日,太子少傅陈皋去世。二十七日,史官张昭远把他撰写的庄宗朝列传三十卷献上。

  八月二日,下诏减免长兴四年十二月以前天下所欠残留税款。三日,任前尚书左丞姚岂页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下诏令所有曾经受御署官逐次摄任同一任正官,依照期限赴选。荆南报告,伪蜀孟知祥去世,他的儿子孟昶接位。二十七日,任前邢州节度使赵凤为太子太保。下诏说“:文武百官的任命安排,应该下诏依照次序,中书省设置簿册,不能重叠。如果应当差使的人自己有什么缘故,或不想出行的,注簿时便应该当作已差使。从长兴三年正月以后曾经奉命出使的,便算作簿首;以后差使的人,按次序注册。”有关官员上奏说:“皇后受册封,朝廷内外贵妇人上书不用答复。”末帝同意了。二十八日,到文明殿册封皇后,命令使摄太尉、宰臣卢文纪,使副摄司徒、右谏议大夫卢损到皇后宫,行礼完毕,按差别各有赏赐。

  九月二日,由于下雨太久,分别命令朝臣到都城门祈祷消灾,到宗庙社稷祷告。四日,夜晚有星星很像五斗器,往西南方向流动,尾巴几丈长,弯曲像龙的形状。又有很多星星乱流动,数不清有多少。首都下大雨,冰雹像弹丸。曹州刺史药纵之去世。七日,因大雨下得过多过久,下诏要京城各狱委派御史台宪询问案情,各州县派判官令录亲自记录审问,限时处理案件。十五日,中书门下履行长兴三年敕令,常年推荐选送举人,各州郡举行宴会时,帖太常拟定仪注上奏报告。二十五日,任前潞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卢文进为安州节度使。二十六日,云州报告,契丹侵犯边境。

  十月四日,有一只金色野鸡,停在中书政事堂。中书门下上奏“:请以一月二十三日皇帝诞生日为千春节。”末帝同意了。十一日,宰臣李愚、刘日句罢去宰相,任李愚为守左仆射职,刘日句为守右仆射职。契丹侵犯云州、应州,下诏令河东节度使石敬瑭率兵在代州驻扎。二十一日,宰臣姚岂页上奏“:吏部三铨,近年合并成了一司,望下令按旧例分开。”末帝同意了。二十四日,由于左卫上将军李宏元去世而停止上朝,赠司徒职。二十六日,任礼部郎中、知制诰吕琦保留本官,充枢密院直学士。

  十一月五日,任刑部侍郎郑韬光为尚书右丞,任光禄少卿乌昭远为少府监。秦州节度使张延朗上奏,率兵讨伐蜀国。中书门下奏道:“二十六日是明宗忌日,陛下第一次遇上这种忌日,与平时不同,请在忌日前后各一天不坐朝办公。”末帝同意了。御史台上奏:“前任的节度使、刺史、行军副使,虽然每天在便殿居住,每遇五日起居,也应该停止上朝。”末帝同意。十日,任前兴州刺史冯晖分配同州衙前安置。冯晖为兴州刺史时,驻扎在乾渠,蜀人来侵犯,冯晖从驻地奔回凤翔,所以有这次处分。十一日,下诏振武、新州、河东西北边地经过契丹侵掠的地方,减免三年两税差配,因这时契丹刚刚退出。十七日,命前华州节度使王万荣为左骁卫上将军退休。十八日,任振武节度使杨光远充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兵马都虞候,任前右金吾大将军穆延晖为右武卫上将军。二十六日,任礼部侍郎杨凝式为户部侍郎。

  十二月一日,下诏修建本朝各位皇帝陵墓。三日,任北面马军都指挥使、易州刺史安叔千为安北都护、振武节度使,任齐州防御使尹晖为彰国军节度使。四日,下诏安葬庶人李从荣。有关官员上奏“:依照贞观年间庶李承乾的例子,以公礼安葬。”末帝答应了。九日,任秦州节度使张延朗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三司;任中书侍郎、平章事卢文纪为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任中书侍郎、平章事姚岂页兼集贤殿大学士;任前..州节度使康福为秦州节度使。二十日,夜间有白气贯穿东西天际。二十四日,到龙门祈求下雪,因为从九月到这时一直没下过雨雪。

《后唐·末帝纪上》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后唐·末帝纪上原文解释翻译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