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梁书:本纪·卷六

作者:姚思廉 全集:梁书 来源:网络

  敬帝

  敬皇帝,讳方智,字慧相,小字法真,世祖第九子也。太清三年,封兴梁侯。 承圣元年,封晋安王,邑二千户。二年,出为平南将军、江州刺史。三年十一月, 江陵陷,太尉扬州刺史王僧辩、司空南徐州刺史陈霸先定议,以帝为太宰、承制, 奉迎还京师。四年二月癸丑,至自寻阳,入居朝堂。以太尉王僧辩为中书监、录尚 书、骠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加司空陈霸先班剑三十人。以豫州刺史侯瑱为江 州刺史,仪同三司、湘州刺史萧循为太尉,仪同三司、广州刺史萧勃为司徒,镇东 将军张彪为郢州刺史。三月,齐遣其上党王高涣送贞阳侯萧渊明来主梁嗣,至东关, 遣吴兴太守裴之横与战,败绩,之横死。太尉王僧辩率众出屯姑孰。四月,司徒陆 法和以郢州附于齐,遣江州刺史侯瑱讨之。七月辛丑,王僧辩纳贞阳侯萧渊明,自 采石济江。甲辰,入于京师,以帝为皇太子。九月甲辰,司空陈霸先举义,袭杀王 僧辩,黜萧渊明。丙午,帝即皇帝位。

  绍泰元年冬十月己巳,诏曰:“王室不造,婴罹祸衅,西都失守,朝廷沦覆, 先帝梓宫,播越非所,王基倾弛,率土罔戴。朕以荒幼,仍属艰难,泣血枕戈,志 复仇逆。大耻未雪,夙宵鲠愤。群公卿尹,勉以大义,越登寡暗,嗣奉洪业。顾惟 夙心,念不至此。庶仰凭先灵,傍资将相,克清元恶,谢冤陵寝。今坠命载新,宗 祊更祀,庆流亿兆,岂予一人。可改承圣四年为绍泰元年,大赦天下,内外文武赐 位一等。”以贞阳侯渊明为司徒,封建安郡公,食邑三千户。壬子,以司空陈霸先 为尚书令、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将军、扬、南徐二州刺史司空如故。震州刺史杜 龛举兵,攻信武将军陈蒨于长城,义兴太守韦载据郡以应之。癸丑,进太尉萧循为 太保,新除司徒建安公渊明为太傅,司徒萧勃为太尉。以镇南将军王琳为车骑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戊午,尊所生夏贵妃为皇太后。立妃王氏为皇后。镇东将军、扬州 刺史张彪进号征东大将军。镇北将军、谯秦二州刺史徐嗣徽进号征北大将军。征南 将军、南豫州刺史任约进号征南大将军。辛未,诏司空陈霸先东讨韦载。丙子,任 约、徐嗣徽举兵反,乘京师无备,窃据石头。丁丑,韦载降,义兴平。遣晋陵太守 周文育率军援长城。十一月庚辰,齐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刘仕荣、淮州刺史 柳达摩率众赴任约,入于石头。庚寅,司空陈霸先旋于京师。十二月庚戌,徐嗣徽、 任约又相率至采石,迎齐援。丙辰,遣猛烈将军侯安都水军于江宁邀之,贼众大溃, 嗣徽、约等奔于江西。庚申,翟子崇等请降,并放还北。

  太平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天下,其与任约、徐嗣徽协契同谋,一无所问。追 赠简文皇帝诸子。以故永安侯确子后袭封邵陵王,奉携王后。癸未,镇东将军、震 州刺史杜龛降,诏赐死,曲赦吴兴郡。己亥,以太保、宜豊侯萧循袭封鄱阳王。东 扬州刺史张彪围临海太守王怀振于剡岩。二月庚戌,遣周文育、陈茜袭会稽,讨彪。 癸丑,彪长史谢岐、司马沈泰、军主吴宝真等举城降,彪败走。以中卫将军临川王 大款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中护军桂阳王大成为护军将军。丙辰,若耶村人斩张彪, 传首京师,曲赦东扬州。己未,罢震州,还复吴兴郡。癸亥,贼徐嗣徽、任约袭采 石戍,执戍主明州刺史张怀钧,入于齐。甲子,以东土经杜龛、张彪抄暴,遣大使 巡省。三月丙子,罢东扬州,还复会稽郡。壬午,班下远近并杂用古今钱。戊戌, 齐遣大将萧轨出栅口,向梁山,司空陈霸先、军主黄{艹取}逆击,大破之。轨退保 芜湖。遣周文育、侯安都众军,据梁山拒之。夏四月丁巳,司空陈霸先表诣梁山抚 巡将帅。壬申,侯安都轻兵袭齐行台司马恭于历阳,大破之,俘获万计。五月癸未, 太傅建安公渊明薨。庚寅,齐军水步入丹阳县。丙申,至秣陵故冶。敕周文育还顿 方丘,徐度顿马牧,杜棱顿大桁。癸卯,齐军进据儿塘,舆驾出顿赵建故篱门,内 外纂严。六月甲辰,齐潜军至蒋山龙尾,斜趋莫府山北,至玄武庙西北。乙卯,司 空陈霸先授众军节度,与齐军交战,大破之,斩齐北兖州刺史杜方庆及徐嗣徽弟嗣 宗,生擒徐嗣产、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刘归义等,皆诛之。 戊午,大赦天下,军士身殒战场,悉遣敛祭,其无家属,即为瘗埋。辛酉,解严。 秋七月丙子,车骑将军、司空陈霸先进位司徒,加中书监,余如故。丁亥,以开府 仪同三司侯瑱为司空。八月己酉,太保鄱阳王循薨。九月壬寅,改元大赦,孝悌力 田赐爵一级,殊才异行所在奏闻,饥难流移勒归本土。进新除司徒陈霸先为丞相、 录尚书事、镇卫大将军、扬州牧,封义兴郡公。中权将军王冲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吏部尚书王通为尚书右仆射。丁巳,以郢州刺史徐度为领军将军。冬十一月乙卯, 起云龙、神虎门。十二月壬申,进太尉、镇南将军萧勃为太保、骠骑将军。以新除 左卫将军欧阳頠为安南将军、衡州刺史。壬午,平南将军刘法瑜进号安南将军。甲 午,以前寿昌令刘睿为汝阴王,前镇西法曹、行参军萧鸑为巴陵王,奉宋、齐二代 后。

  二年春正月壬寅,诏曰:“夫子降灵体哲,经仁纬义,允光素王,载阐玄功, 仰之者弥高,诲之者不倦。立忠立孝,德被蒸民,制礼作乐,道冠群后。虽泰山颓 峻,一篑不遗,而泗水余澜,千载犹在。自皇图屯阻,祀荐不修,奉圣之门,胤嗣 歼灭,敬神之寝,簠簋寂寥。永言声烈,实兼钦怆。外可搜举鲁国之族,以为奉圣 后;并缮庙堂,供备祀典,四时荐秩,一皆遵旧。”是日,又诏“诸州各置中正, 依旧访举。不得辄承单状序官,皆须中正押上,然后量授。详依品制,务使精实。 其荆、雍、青、兖虽暂为隔阂,衣冠多寓淮海,犹宜不废司存。会计罢州,尚为大 郡,人士殷旷,可别置邑居。至如分割郡县,新号州牧,并系本邑,不劳兼置。其 选中正,每求耆德,该悉以他官领之。”以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王琳为司空、 骠骑大将军。分寻阳、太原、齐昌、高唐、新蔡五郡,置西江州,即于寻阳仍充州 镇。又诏“宗室在朝开国承家者,今犹称世子,可悉听袭本爵。”以尚书右仆射王 通为尚书左仆射。丁巳,镇西将军、益州刺史长沙王韶进号征南将军。二月庚午, 领军将军徐度入东关。太保、广州刺史萧勃举兵反,遣伪帅欧阳頠、傅泰、勃从子 孜为前军,南江州刺史余孝顷以兵会之。诏平西将军周文育、平南将军侯安都等率 众军南讨。戊子,徐度至合肥,烧齐船三千艘。癸巳,周文育军于巴山生获欧阳頠。 三月庚子,文育前军丁法洪于跖口生俘傅泰。萧孜、余孝顷军退走。甲辰,以新除 司空王琳为湘、郢二州刺史。甲寅,德州刺史陈法武、前衡州刺史谭世远于始兴攻 杀萧勃。夏四月癸酉,曲赦江、广、衡三州;并督内为贼所拘逼者,并皆不问。己 卯,铸四柱钱,一准二十。齐遣使请和。壬辰,改四柱钱一准十。丙申,复闭细钱。 萧勃故主帅前直阁兰敱袭杀谭世远,敱仍为亡命夏侯明彻所杀。勃故记室李宝藏奉 怀安侯萧任据广州作乱。戊戌,侯安都进军,余孝顷弃军走,萧孜请降,豫章平。 五月乙巳,平西将军周文育进号镇南将军,侯安都进号镇北将军,并以本号开府仪 同三司。丙午,以镇军将军徐度为南豫州刺史。戊辰,余孝顷遣使诣丞相府乞降。 秋八月甲午,加丞相陈霸先黄钺,领太傅,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给羽 葆、鼓吹。九月辛丑,崇丞相为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陈公,备九锡之礼,加玺 绂远游冠,位在王公上。加相国绿綟绶。置陈国百司。冬十月戊辰,进陈公爵为王, 增封十郡,并前为二十郡。命陈王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旂,出警入跸,乘金根车, 驾六马,备五时副车,置旄头云罕,乐舞八佾,设钟鋋宫县。王后王子女爵命之典, 一依旧仪。辛未,诏曰:

  五运更始,三正迭代,司牧黎庶,是属圣贤,用能经纬乾坤,弥纶区宇,大庇 黔首,阐扬洪烈。革晦以明,积代同轨,百王踵武,咸由此则。梁德湮微,祸难荐 发:太清云始,用困长蛇;承圣之年,又罹封豕;爰至天成,重窃神器。三光亟改, 七庙乏祀,含生已泯,鼎命斯坠,我皇之祚,眇若缀旒,静惟《屯》、《剥》,夕 惕载怀。相国陈王,有纵自天,降神惟岳,天地合德,晷曜齐明。拯社稷之横流, 提亿兆之涂炭。东诛叛逆,北歼獯丑,威加四海,仁渐万国。复张崩乐,重纪绝礼, 儒馆聿修,戎亭虚候。虽大功在舜,盛绩维禹,巍巍荡荡,无得而称。来献白环, 岂直皇虞之世;入贡素雉,非止隆周之日。故效珍川陆,表瑞烟云,玉露醴泉,旦 夕凝涌,嘉禾瑞草,孳植郊甸,道昭于悠代,勋格于皇穹。明明上天,光华日月, 革故着于玄象,代德彰于谶图,狱讼有违,讴歌爰适,天之历数,实有攸在。朕虽 庸藐,暗于古昔,永稽崇替,为日已久,敢忘列代之遗典,人祇之至愿乎!今便逊 位别宫,敬禅于陈,一依唐虞、宋齐故事。

  陈王践阼,奉帝为江阴王,薨于外邸,时年十六,追谥敬皇帝。

  史臣曰:梁季横溃,丧乱屡臻,当此之时,天历去矣,敬皇高让,将同释负焉。

  史臣侍中、郑国公魏征曰:“高祖固天攸纵,聪明稽古,道亚生知,学为博物, 允文允武,多艺多才。爰自诸生,有不羁之度,属昏凶肆虐,天伦及祸,收合义旅, 将雪家冤。曰纣可伐,不其而会,龙跃樊、汉,电击湘、郢,剪离德如振槁,取独 夫如拾遗。其雄才大略,固无得而称矣。既悬白旗之首,方应皇天之眷,布德施惠, 悦近来远,开荡荡之王道,革靡靡之商俗,大修文教,盛饰礼容,鼓扇玄,阐扬 儒业,介胄仁义,折冲樽俎,声振寰宇,泽流遐裔,干戈载戢,凡数十年。济济焉, 洋洋焉,魏、晋已来,未有若斯之盛。然不能息末敦本,斫雕为朴,慕名好事,崇 尚浮华,抑扬孔、墨,流连释、老。或经夜不寝,或终日不食,非弘道以利物,惟 饰智以惊愚。且心未遗荣,虚厕苍头之伍;高谈脱屣,终恋黄屋之尊。夫人之大欲, 在乎饮食男女,至于轩冕殿堂,非有切身之急。高祖屏除嗜欲,眷恋轩冕,得其所 难而滞于所易,可谓神有所不达,智有所不通矣。逮夫精华稍竭,凤德已衰,惑于 听受,权在奸佞,储后百辟,莫得尽言。险躁之心,暮年愈甚。见利而动,愎谏违 卜,开门揖盗,弃好即仇,衅起萧墙,祸成戎羯,身殒非命,灾被亿兆,衣冠敝锋 镝之下,老幼粉戎马之足。瞻彼《黍离》,痛深周庙;永言《麦秀》,悲甚殷墟。 自古以安为危,既成而败,颠覆之速,书契所未闻也。《易》曰:‘天之所助者信, 人之所助者顺。’高祖之遇斯屯剥,不得其死,盖动而之险,不由信顺,失天人之 所助,其能免于此乎!

  太宗聪睿过人,神彩秀发,多闻博达,富赡词藻。然文艳用寡,华而不实,体 穷淫丽,义罕疏通,哀思之音,遂移风俗,以此而贞万国,异乎周诵、汉庄矣。我 生不辰,载离多难,桀逆构扇,巨猾滔天,始自牖里之拘,终类望夷之祸。悠悠苍 天,其可问哉!

  昔国步初屯,兵缠魏阙,群后释位,投袂勤王。元帝以盘石之宗,受分陕之任, 属君亲之难,居连率之长,不能抚剑尝胆,枕戈泣血,躬先士卒,致命前驱;遂乃 拥众逡巡,内怀觖望,坐观时变,以为身幸。不急莽、卓之诛,先行昆弟之戮。又 沉猜忌酷,多行无礼。骋智辩以饰非,肆忿戾以害物。爪牙重将,心膂谋臣,或顾 眄以就拘囚,或一言而及菹醢。朝之君子,相顾懔然。自谓安若泰山,举无遗策, 怵于邪说,即安荆楚。虽元恶克剪,社稷未宁,而西邻责言,祸败旋及。上天降鉴, 此焉假手,天道人事,其可诬乎!其笃志艺文,采浮淫而弃忠信;戎昭果毅,先骨 肉而后寇仇。虽口诵《六经》,心通百氏,有仲尼之学,有公旦之才,适足以益其 骄矜,增其祸患,何补金陵之覆没,何救江陵之灭亡哉!

  敬帝遭家不造,绍兹屯运,征伐有所自出,政刑不由于己,时无伊、霍之辅, 焉得不为高让欤?”

关键词:梁书,本纪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敬皇帝名方智,字慧相,乳名法真,是世祖的第九个儿子。太清三年(549),封为兴梁侯。承圣元年(552),封为晋安王,食邑二千户。承圣二年(553),出任平南将军、江州刺史。承圣三年(554)十一月,江陵陷落,太尉扬州刺史王僧辩、司空南徐州刺史陈霸先商定,以敬皇帝为太宰,秉承皇帝旨意,奉迎敬帝返回京城。承圣四年(555)二月二日,从寻阳入居朝堂。任太尉王僧辩为中书监、录尚书、骠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加司空陈霸先班剑三十人,任豫州刺史侯王真为江州刺史,仪同三司;湘州刺史萧循为太尉,仪同三司;广州刺史萧勃为司徒;镇东将军张彪为郢州刺史。

  三月,齐派遣上党王高涣遣送贞阳侯萧渊明前来做梁的继承人,到达东关,派吴兴太守裴之横跟他作战,裴之横战败而死。太尉王僧辩率军驻扎在姑孰。四月,司徒陆法和以郢州归附于齐,派遣江州刺史侯王真讨伐他。七月二十三日,王僧辩收容贞阳侯萧渊明,从采石渡江。二十六日,抵达京城,以敬帝为皇太子。九月二十七日,司空陈霸先仗义举兵,袭击并杀死王僧辩,废黜萧渊明。二十九日,敬帝正式即皇帝位。

  绍泰元年(555)冬十月二十二日,下诏:“王室处身失所,遭灾罹祸,西都失守,朝廷倾覆,先帝梓宫,流离失所,王基倾覆,国境之内,不加拥戴。朕荒寥幼稚,处国运艰难之时,泣血枕戈,志在雪耻。大耻未雪,早晚鲠愤。百官大臣,当以大义相勉励,使朕超越蒙昧,承继大业。顾惟夙心,念不至此。仰凭先灵,依倚将相,克清首恶,谢冤陵寝。现今坠命戴新,宗礻方更祀,造福百姓,岂朕一人!改承圣四年(555)为绍泰元年(555),对全国已判罪犯减刑或免刑,内外文武大臣赐给爵位一等。”任贞阳侯渊明为司徒,封为建安郡公,食邑三千户。五日,任司空陈霸先为尚书令、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将军、扬、南徐二州刺史,司空仍旧。震州刺史杜龛起兵,在长城攻打信武将军,义兴太守韦载倚郡接应。六日,进太尉萧循为太保,新封的司徒建安公渊明为太傅,司徒萧勃为太尉。任镇南将军王琳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十一日,尊母夏贵妃为皇太后,立王妃为皇后。镇东将军、扬州刺史张彪晋号征东大将军。镇北将军、谯、秦二州刺史徐嗣徽晋号征北大将军。征南将军、南豫州刺史任约晋号征南大将军。二十四日,诏令司空陈霸先向东讨伐韦载。二十九日,任约、徐嗣徽起兵叛乱,乘着京城没有设防,暗中占据石头城。三十日,韦载投降,义兴安定下来。派遣晋陵太守周文育率军增援长城。

  十一月三日,齐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刘仕荣、淮州刺史柳达摩率部投奔任约,抵达石头。十三日,司空陈霸先回到京城。

  十二月四日,徐嗣徽、任约又先后到达采石,迎接齐的援军。十日,派遣猛烈将军侯安都水军在江宁半路拦截,贼军大败,徐嗣徽、任约等败逃到江西。十四日,翟子崇等请求投降,并放其回到北方。

  太平元年(556)春正月初二,对全国已判罪犯减刑或免刑,与任约、徐嗣徽同谋的事,一律不予追究。给简文皇帝诸儿子追加官职。以已故永安侯确的后代袭封邵陵王,奉携王后。七日,镇东将军、震州刺史杜龛投降,诏令赐以死罪,特赦吴兴郡。二十三日,以太保、宜丰侯萧循袭封鄱阳王。东扬州刺史张彪在剡岩包围临海太守王怀振。

  二月五日,派遣周文育、陈..袭击会稽,讨伐张彪。八日,张彪的长史谢岐、司马沈泰、君主吴宝真等全城投降,张彪败逃。以中卫将军临川王大款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中护军桂阳王大成为护军将军。十一日,若耶村人杀死张彪,将他的头送到京城,特赦东扬州。十四日,废震州,仍称吴兴郡,十八日,贼徐嗣徽、任约袭击采石戍,拘捕戍主明州刺史张怀钧,到达齐。十九日,因国境东部被杜龛、张彪掠取、欺凌,派遣大使巡视。

  三月一日,废东扬州,仍称会稽郡。七日,颁令各国各地杂用古今钱币。二十三日,齐派遣大将萧轨从栅口向梁山方向进发,司空陈霸先军主黄..反击,大破萧轨军。萧轨败退,退守芜湖。派遣周文育、侯安都诸部依倚梁山,进行抵御。

  夏四月十三日,司空陈霸先上奏皇上到梁山安抚将帅。二十八日,侯安都率快捷部队在历阳袭击齐行台司马恭,大破敌军,俘虏数以万计。

  五月九日,太傅建安公渊明去世。十六日齐军水步兵进入丹阳县。二十二日,抵达秣陵旧治。诏令周文育还驻方丘,徐度驻军马牧,杜陵驻军大桁。二十九日,齐军进据儿塘,舆驾出顿赵建旧篱门,内外戒严。

  六月一日,齐秘密出兵至蒋山龙尾,斜奔莫府山北,抵达玄武湖西北。十二日,司空陈霸先调节布署众军,和齐军交战,大败齐军,杀死齐北兖州刺史杜方庆、徐嗣徽及其弟弟徐嗣宗,活捉徐嗣彦、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刘归义等人,并杀死了他们。十五日,对全国已判罪犯免刑或减刑,将士捐躯战场的,均派人殓葬、祭祀,如果是没有家属的,即代为安葬。十八日,解除戒严令。

  秋七月三日,车骑将军、司空陈霸先进位司徒,加中书监,其余仍旧。十四日,任开府仪同三司侯王真为司空。

  八月七日,太保鄱阳王循去世。

  九月一日,改换年号,对已判罪犯免刑或减刑,孝顺父母、敬爱兄长、努力耕田者赐给爵位一等,才能特别突出、行为优异者由地方奏闻,遭受饥饿、灾难而流亡、迁徙的,强令回归原籍。进新除司徒陈霸先为丞相、录尚书事、镇卫大将军、扬州牧,封为义兴郡公。中权将军王冲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王通为尚书右仆射。十六日,任郢州刺史徐度为领军将军。

  冬十一月十五日,建造云龙、神虎门。

  十二月二日,晋太尉、镇南将军萧勃为太保、骠骑将军。任新除左卫将军欧阳危页为安南将军、衡州刺史。十二日,平南将军刘法瑜晋号安南将军。二十四日,任前寿昌令刘睿为汝阴王,前镇西法曹、行参军萧..为巴陵王,奉宋、齐二代后。

  太平二年(557)正月初二,下诏:“夫子降灵体吉吉,经仁纬义,允光素王,载阐玄功,仰之者弥高,诲之者不倦。立忠立孝,德被..民,制礼作乐,道冠诸后。虽然泰山颓峻,一老不遗,然而泗水余澜,却千年犹存。自从皇图屯阻,祀荐不..,奉圣之门,胤嗣歼灭,敬神之寝,祭器寂寥。永言声烈,实兼钦怆。在外可搜举鲁国宗族,以奉圣后;并修缮庙堂,供备祀典,四时荐秩,均遵旧制。”这天,又下诏:“诸州分别设置中正,依旧访查举荐。不可动不动就承单状序官,均须中正押上,然后斟酌授给。详依品官制度,务使精实。荆、雍、青、兖虽然暂时隔绝不通,衣冠多寓淮海,更应不废司存。会计罢州,尚为大郡,人士殷旷,可另置邑居。至于分割郡县,新号州牧,并系本邑,不劳兼置。选中正,每求耆德该悉,以他官领之。”任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王琳为司空、骠骑大将军。分寻阳、太原、齐昌、高唐、新蔡五郡,设西江州,即于寻阳仍充州镇。又下诏:“凡建立国家、承继家业的在朝宗室,现在仍称世子,当全部听袭本爵。”任尚书右仆射王通为尚书左仆射。十七日,镇西将军、益州刺史长沙王韶进号征南将军。

  二月一日,领军将军徐度入东关。太保、广州刺史萧勃起兵谋反,派遣伪帅欧阳危页、傅泰、萧勃的侄子萧孜为前军,南江州刺史余孝顷率兵与他们会合。诏令平西将军周文育、平南将军侯安都等率大军往南讨伐。十九日,徐度到达合肥,焚烧齐船三千艘。二十四日,周文育在巴山活捉欧阳危页。

  三月一日,周文育前军丁法洪在..口活捉傅泰,萧孜、余孝顷军败逃跑。五月,任新除司空王琳为湘、郢二州刺史。十五日,德州刺史陈法武、前衡州刺史谭世远在始兴攻打并杀死萧勃。

  夏四月五日,特赦江、广、衡三州,并督内被贼所拘捕、逼迫的人,一律不予过问。十一日,铸造四柱钱,一准二十。齐派遣使者请求讲和。二十四日,改四柱钱一准十。二十八日,废止细钱。萧勃故主帅前直..兰岂攴袭击并杀死谭世远,兰岂攴还是被逃亡在外的夏侯明彻所杀死。萧勃故记室李宝藏尊奉怀安侯萧任盘踞广州叛乱。三十日,侯安都进军,余孝顷弃军逃跑,萧勃请求投降。豫章平定。

  五月七日,平西将军周文进晋号镇南将军,侯安都晋号镇北将军,并以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八日,任镇军将军徐度为南豫州刺史。三十日,余孝顷派遣使者抵丞相府乞降。

  秋八月二十九日,加丞相陈霸先黄钺,监太傅,佩剑着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供给羽葆、鼓吹。

  九月五日,尊崇丞相为相国,总领国政,封十郡为陈公,备九锡之礼,加玺绂远游冠,位居王公之上,加相国绿纟戾绶。设陈国百司。

  冬十月三日,晋陈公爵为王,加封十郡,加上前封十郡为二十郡。命陈公冕为十二旒,建立太子旌..,出入时清路开道,禁止他人通行,乘金根车,驾六马,配备五时副车,置旄头云罕,乐舞八佾,设钟..宫悬。王后王子女爵命之典,均按旧仪所定。六日,下诏:

  “五运更始,三正迭代,司牧黎庶,是属圣贤,用能经纬乾坤,弥纶区宇,大庇黔首,阐扬洪烈。革晦以阴,积代同轨,百王踵武,咸由此则。梁德湮微,祸难荐发:太清云始,用困长蛇;承圣之年,又罹封豕;爰至天成,重窃神器。三光亟改,七庙乏祀,含生已泯,鼎命斯坠,我皇之祚,眇若缀旒,静惟《屯》、《剥》,夕惕载怀。

  “相国陈王,有纵自天,降神惟岳,天地合德,晷曜齐明。拯社稷之横流,提亿兆之涂炭。东诛叛逆,北迁獯酉鬼,威加四海,仁渐万国。复张崩乐,重纪绝礼,儒馆聿..,戎亭虚候。虽大功在舜,盛绩维禹,巍巍荡荡,无得而称。来献白环,岂直皇虞之世;入贡素雉,非止隆周之日。故效珍川陆,表瑞烟云,玉露醴泉,旦夕凝涌,嘉禾瑞草,孳植郊甸,道昭于悠代,勋格于皇穹。明明上天,光华日月,革故著于玄象,代德彰于谶图,狱讼有违,讴歌爰适,天之历数,实有攸在。朕虽庸藐,暗于古昔,永稽崇替,为日已久,敢忘列代之遗典,人只之至愿乎!今便逊位别宫,敬禅于陈,一依唐虞、宋齐故事。”

  陈王践祚,奉帝为江阴王,薨于外邸,时年十六岁,追谥为敬皇帝。

  史臣曰:梁季迅速崩溃,丧乱屡屡到来,当这个时候,天数已尽,敬皇帝高让,又同时释去重负了。

  史臣侍中、郑国公魏征说:产担固然是天所降生,聪明知古,道德仅次于生而知之者,学问是广知万物,能文能武,多才多艺。起自诸生,有放荡不羁的度,处于昏暗凶险贼寇肆虐,天伦受灾祸的时候,收集义军,将要洗雪家仇。人们说挝可以讨伐,现在是不期而遇,龙跳跃于矾、望,电击于姻、郢,剪除离德离心之人就如同振落枯干的草木,俘获独夫民贼如同拾取遣物。他的雄才大略,固然没有什么可比称的了。已悬白旗之首,又正应了皇天的眷顾,广布恩德遍施恩惠,使近处的人高兴使远处的人来归,开辟广大的王道,革除怯弱的直翘一样的习俗,大修文教,盛饰礼仪,鼓扇玄妙的风气,发扬儒家的事业,介胄之士讲仁义,在会盟席上可以制胜对方,声名威震寰宇,恩泽波及边远的地方,战争止息。共有数十年。人才众多,政绩美好,魏、晋以来,没有如此的盛世。然而高祖不能止息商业末技敦促农业这个根本,除去雕饰为质朴,羡慕声名喜好生事,崇尚浮华,贬抑孔、墨,流连释、老。有时整夜不睡,有时终日不食,不是弘扬道德以利于万事万物,祇是装饰智巧来惊骇愚民。而且心中没忘尊荣,衹是虚假地置身于下人的行列裹;高谈阔论时脱去鞋子,但是终究眷恋黄屋的尊显。人的最大欲望,在于饮食男女,至于华车礼帽和殿堂,并没有切身的急事。高祖屏除嗜好欲望,却眷恋华车与帝王的礼帽,达到了他难以达到的却停滞在他感到容易的事上,可以说是精神有所不明达,智慧有所不通畅。等到他的精神才华渐渐枯竭,德行威望已经衰微,受到听闻感受的迷惑,使权力落在奸佞小人手中,储君百王,没有谁能够言无不尽。高祖的急躁不平静的心情,暮年更加厉害。见利就动,拒绝进谏违反占卜,开门揖盗,弃善从恶,祸患产生于内部,灾祸因为戎、羯而生成,自身死于非命,灾难殃及亿万人民,达官贵人死在锋利的箭头之下,老幼在戎马足下粉身碎骨。观看《黍离》,深深为周朝宗庙痛惜;总是说《麦秀》,悲伤比殷墟引起的更甚。自古居安思危,而已经成功又失败,国家被颠覆得如此快速,这是书籍记载中所没有见过的。《易》中说:‘天所赞助的人是顺从之人,人们所赞助的人是讲信用的人。’高祖遇到这样艰难的命运,不能死得其所,大概是因为他好动赴险,不求信顺,失却天和人的赞助,他能免于此种结局吗!

  太宗聪明睿智超过常人,神采奕奕,见闻广博通达,词藻丰富。然而文风华艳,可用者少,文章华而不实,文体穷尽淫靡华丽之能事,文义罕有畅通之处,哀损思念的靡靡之音,于是变移了风俗,用这种做法正万国,与周诵、漠庄相比是不同的了。我生不逢时,遭遇许多灾难,凶暴叛逆的人捏造罪名煽动作乱,巨恶狡猾的人罪恶滔天,灾难始于牖里那样的拘禁,结局类似望夷的灾祸。悠悠苍天,这难道还可以去问吗!

  从前国家刚刚举步艰难。兵燹集中在京城,各位诸侯王放弃自己的职位,挥袖而起前来勤王。元帝以磐石般不可否定的宗亲,接受分管陕的重任,遭遇君亲的灾难,位居联合统率之长,不能抚剑思战卧薪尝胆,枕戈待旦泪尽泣血,身先士卒,拼命前驱;反而拥众白保逡巡不前,内怀怨恨,坐观时变,以此为自身幸事。不急着诛杀王莽、董卓一样的贼人,却先行兄弟之间的杀戮。又性格非常爱猜忌酷虐,多做无礼之事。尽情施展他的智慧和辩才来文遇饰非,放任他的怨恨凶暴来损害事物。他的得力助手重要将领,心腹谋臣,有的因看一下就被拘囚,有的因一句话而遭到被剁成肉酱的酷刑,朝中君子,相顾都很害怕。自认为安定如泰山,举动没有遗留策略,警惕邪说,就可安定荆楚。虽然首恶被打败剪除,但是社稷没有安宁,而且西边的邻国有责难的言辞,灾祸和失败随即来到。上天降下明鉴,这是假手于人,天道人事,难道是可以欺骗的吗!元帝很有志于艺文,但采写轻浮淫靡的言辞而抛弃忠贞信誉;在战争中表明他果敢坚毅,但是他先杀亲骨肉而后杀贼寇和仇敌。虽然他口能背《六经》,心能通百姓,有仲尼的学识,有全担的才能,但这恰好足以增加他的骄横傲慢,增多他的祸患,对金陵的覆没有何补益,对江陵的灭亡有何挽救呢!

  敬帝遭遇家室无成,继此艰难的国运,征伐有的是出自自己的心意,政令刑令却不能由着自己,当时没有伊、霍这样的辅佐大臣,敬帝哪能不做出高让的举动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梁书:本纪·卷六_原文及解释翻译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