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南史:列传·卷五十二

作者:李延寿 全集:南史 来源:网络

  梁宗室下

  安成康王秀 南平元襄王伟 鄱阳忠烈王恢 始兴忠武王憺

  长沙王懿平崔慧景后,爲尚书令,居端右。衡阳王畅爲卫 尉,掌管钥。东昏日夕逸游,衆颇劝懿废之,懿弗听。东昏左 右恶懿勋高,又虑废立,并间懿。懿亦危之,自是诸亲咸爲之 备。及难作,临川王宏以下诸弟侄俱隐人间,罕有发泄,唯桂 阳王融及祸。武帝兵至新林,秀及诸亲并自拔赴军。建康平, 爲南徐州刺史。天监元年,封安成郡王。京口自崔慧景乱后, 累被兵革,人户流散,秀招怀抚纳,惠爱大行。仍属饥年,以 私财赡百姓,所济甚多。

  六年,爲江州刺史。将发,主者求坚船以爲斋舫。秀曰: “吾岂爱财而不爱士。”乃教以牢者给参佐,下者载斋物。既 而遭风,斋舫遂破。及至州,闻前刺史取征士陶潜曾孙爲里司, 叹曰:“陶潜之德,岂可不及后胤。”即日辟爲西曹。时夏水 泛长,津梁断绝,外司请依旧僦度,收其价。秀教曰:“刺史 不德,水潦爲患,可利之乎。”给船而已。

  七年,遭慈母陈太妃忧,诏起视事。寻迁荆州刺史,加都 督。立学校,招隐逸。辟处士河东韩怀明、南平韩望、南郡庾 承先、河东郭麻等。是岁,魏县瓠城人反,杀豫州刺史司马悦, 引司州刺史马仙琕,仙琕签荆州求应赴。衆咸谓宜待台报。秀 曰:“彼待我爲援,援之宜速,待敕非应急也。”即遣兵赴之。 及沮水暴长,颇败人田,秀以谷二万斛赡之。使长史萧琛简州 贫老单丁吏,一日散遣百余人,百姓甚悦。荆州尝苦旱,咸欲 徙市开渠,秀乃责躬,亲祈楚望。俄而甘雨即降,遂获有年。 又武甯太守爲弟所杀,乃僞云土反,秀照其奸慝,望风首款, 咸谓之神。于荆州起天居寺,以武帝游梁馆也。及去任,行次 大雷,风波暴起,船舻沦溺,秀所问唯恐伤人。

  十三年,爲郢州刺史,加都督。郢州地居冲要,赋敛殷烦, 人力不堪,至以妇人供作。秀务存约己,省去游费,百姓安堵, 境内晏然。夏口常爲战地,多暴露骸骨,秀于黄鹤楼下祭而埋 之。一夜梦数百人拜谢而去。每冬月,常作襦裤以赐冻者。时 司州叛蛮田鲁生、鲁贤、超秀据蒙笼来降,武帝以鲁生爲北司 州刺史,鲁贤北豫州刺史,超秀定州刺史,爲北境捍蔽。而鲁 生、超秀互相谗毁,有去就心。秀抚喻怀纳,各得其用,当时 赖之。

  迁雍州刺史,在路薨。武帝闻之,甚痛悼焉。遣南康王绩 缘道迎候。初,秀之西也,郢州人相送出境,闻其疾,百姓商 贾咸爲请命。及薨,四州人裂裳爲白帽哀哭以迎送之。雍州蛮 迎秀,闻薨,祭哭而去。丧至都,赠司空,谥曰康。

  秀美容仪,每在朝,百僚属目。性仁恕,喜愠不形于色。 左右尝以石掷杀所养鹄,斋帅请按其罪。秀曰:“吾岂以鸟伤 人。”在都旦临公事,厨人进食,误覆之,去而登车,竟朝不 饭,亦弗之诮也。时诸王并下士,建安、安成二王尤好人物, 世以二安重士,方之“四豪”。

  秀精意学术,搜集经记,招学士平原刘孝标使撰类苑,书 未及毕,而已行于世。秀于武帝布衣昆弟,及爲君臣,小心畏 敬,过于疏贱者,帝益以此贤之。少偏孤,于始兴王憺尤笃。 憺久爲荆州刺史,常以所得奉中分秀,秀称心受之,不辞多也。 昆弟之睦,时议归之。佐史夏侯亶等表立墓碑志,诏许焉。当 世高才游王门者,东海王僧孺、吴郡陆倕、彭城刘孝绰、河东 裴子野,各制其文,欲择用之,而咸称实录,遂四碑并建。世 子机嗣。

  机字智通,位湘州刺史,薨于州。机美姿容,善吐纳,家 既多书,博学强记。然而好弄尚力,远士子,迩小人。爲州专 意聚敛,无政绩,频被案劾。将葬,有司请谥,诏曰:“王好 内怠政,宜谥曰炀。”所着诗赋数千言。元帝集而序之。子操 嗣。

  机弟推字智进,少清敏,好属文,深爲简文所亲赏。普通 六年,以王子封南浦侯,历淮南、晋陵、吴郡太守。所临必赤 地大旱,吴人号“旱母”焉。侯景之乱,守东府,城陷,推握 节死之。

  南平元襄王伟字文达,文帝第八子也。幼清警好学,仕齐 爲晋安王骠骑外兵参军。武帝爲雍州,虑天下将乱,求迎伟及 始兴王憺。俄闻已入沔,帝欣然谓佐史曰:“阿八、十一行至, 吾无忧矣。”及起兵,留行雍州州府事。及帝克郢、鲁,下寻 阳,围建邺,而巴东太守萧惠训子璝及巴西太守鲁休烈起兵逼 荆州,萧颖胄忧愤暴卒,西朝凶惧,徵兵于伟。伟乃割州府将 吏配始兴王憺往赴之。憺至,璝等皆降。齐和帝诏以伟爲都督、 雍州刺史。

  天监元年,封建安王。初,武帝军东下,用度不足,伟取 襄阳寺铜佛,毁以爲钱。富僧藏镪,多加毒害,后遂恶疾。十 三年,累迁爲左光禄大夫,加亲信四十人,岁给米万斛,药直 二百四十万,厨供月二十万,并二卫两营杂役二百人,倍先置 防合、白直左右职局一百人。以疾甚,故不复出蕃而加奉秩。

  十五年,所生母陈太妃薨,毁顿过礼,水浆不入口累日。 帝每临幸抑譬之。伟虽奉诏,而殆不胜丧,恶疾转增,因求改 封。十七年,改封南平郡,位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 司。中大通四年,爲中书令、大司马。薨,赠侍中、太宰,谥 曰元襄。

  伟性端雅,持轨度。少好学,笃诚通恕。趋贤重士,常如 弗及,由是四方游士、当时知名者莫不毕至。疾亟丧明,便不 复出。齐世青溪宫改爲芳林苑,天监初,赐伟爲第。又加穿筑, 果木珍奇,穷极雕靡,有侔造化。立游客省,寒暑得宜,冬有 笼炉,夏设饮扇,每与宾客游其中,命从事中郎萧子范爲之记。 梁蕃邸之盛无过焉。而性多恩惠,尤湣穷乏。常遣腹心左右历 访闾里,人士有贫困吉凶不举者,即遣赡恤之。平原王曼颖卒, 家贫无以殡,友人江革往哭之。其妻儿对革号诉,革曰:“建 安王当知,必爲营理。”言未讫,而伟使至,给其丧事,得周 济焉。每祁寒积雪,则遣人载樵米,随乏绝者赋给之。晚年崇 信佛理,尤精玄学,着二旨义,制性情、几神等论。其义僧宠 及周舍、殷钧、陆倕并名精解而不能屈。朝廷得失,时有匡正。 子侄邪僻,义方训诱。斯人斯疾,而不得助主兴化,梁政渐替, 自公薨焉。世子恪嗣。

  世子恪字敬则,弘雅有风则,姿容端丽。位雍州刺史。年 少未闲庶务,委之群下,百姓每通一辞,数处输钱,方得闻彻。 宾客有江仲举、蔡薳、王台卿、庾仲容四人,俱被接遇,并有 蓄积。故人间歌曰:“江千万,蔡五百,王新车,庾大宅。” 遂达武帝。帝接之曰:“主人愦愦不如客。”寻以庐陵王代爲 刺史。恪还奉见,武帝以人间语问之,恪大惭,不敢一言。后 折节学问,所历以善政称。

  太清中,爲郢州刺史。及乱,邵陵王至郢,恪郊迎之,让 位焉,邵陵不受。及王僧辩至郢,恪归荆州。元帝以爲尚书令、 司空。贼平,爲扬州刺史。时帝未迁都,以恪宗室令誉,故先 使归镇社稷。大宝三年,薨于长沙,未之镇也。赠太尉,谥曰 靖节王。恪弟恭。

  恭字敬范,天监八年,封衡山县侯。初,乐山侯正则有罪, 敕让诸王,独谓元襄王曰:“汝儿非直无过,并有义方。”

  历位监南徐州事。时衡州刺史武会超在州,子侄纵暴,州 人朱朗聚党反,武帝以恭爲刺史。时朗已围始兴,恭至缓服徇 贼,示以恩信。群贼伏其勇,是夜退三舍以避。军吏请追,恭 曰:“贼以政苛致叛,非有陈、吴之心。缓之则自溃,急之则 并力,诸君置之。”明日,朗遣使请降,恭杖节受之,一无所 问。即日收始兴太守张宝生及会超弟之子子仁斩之军门,以其 贿而虐也。有司奏恭纵罪人,专戮二千石,有诏宥之。

  迁湘州刺史,善解吏事,所在见称。而性尚华侈,广营第 宅,重斋步阁,模写宫殿。尤好宾友,酣宴终辰,坐客满筵, 言谈不倦。时元帝居蕃,颇事声誉,勤心着述,卮酒未尝妄进。 恭每从容谓曰:“下官历观时人,多有不好欢兴,乃仰眠床上, 看屋梁而着书,千秋万岁,谁传此者。劳神苦思,竟不成名。 岂如临清风,对朗月,登山泛水,肆意酣歌也。”

  寻除甯蛮校尉、雍州刺史,便道之镇。简文少与恭游,特 被赏狎,至是手令勖以政事。恭至州,政绩有声,百姓请于城 南立碑颂德,诏许焉,名爲政德碑。是夜闻数百人大叫碑石下, 明旦视之,碑涌起一尺。恭命以大柱置于碑上,使力士数十人 抑之不下,又以酒脯祭之,使人守视,俄而自复,视者竟不见 之。恭闻而恶焉。

  先是,武帝以雍爲边镇,运数州粟以实储仓。恭乃多取官 米,还赡私宅;又典签陈保印侵克百姓,爲荆州刺史庐陵王所 啓,被诏征还。在都朝谒,白服随列。帝曰:“白衣者爲谁? “对曰:“前衡山侯恭。”帝厉色曰:“不还我陈保印,吾当 白汝未已。”而保印实投湘东王,王改其姓名曰袁逢。恭竟不 叙用。侯景乱,卒于城中,诏特复本封。元帝追谥曰僖侯。

  子静字安仁,少有美名,号爲宗室后进。有文才,而笃志 好学。既内足于财,多聚经史,散书满席,手自雠校。何敬容 欲以女妻之,静忌其太盛,拒而不纳,时论服焉。然好戏笑, 轻论人物,时以此少之。位给事黄门侍郎,深爲简文所爱赏。 太清三年卒,赠侍中。

  恭弟祗字敬谟,美风仪,幼有令誉。天监中,封定襄县侯。 后历位北兖州刺史。侯景乱,与从弟湘潭侯退谋起兵内援,会 州人反城应景,祗遂奔东魏。

  鄱阳忠烈王恢字弘达,文帝第十子也。幼聪颖,七岁能通 孝经论语义,发擿无遗。及长,美风仪,涉猎史籍。仕齐位 北中郎外兵参军,前军主簿。宣武王之难,逃在都下。武帝起 兵,恢藏伏得免。大军至新林,乃奉迎。

  天监元年,封鄱阳郡王。除郢州刺史,加都督。初,郢城 内疾疫死者甚多,不及藏殡。恢下车遽命埋瘗,又遣四使巡行 州部,境内大宁。时有进筒中布者,恢以奇货异服,即命焚之, 于是百姓仰德。累迁都督、益州刺史。成都去新城五百里,陆 路往来,悉订私马,百姓患焉,累政不能改。恢乃市马千匹以 付所订之家,须则以次发之,百姓赖焉。再迁开府仪同三司、 都督、荆州刺史。普通七年,薨于州。诏赠侍中、司徒,谥曰 忠烈。

  恢美容质,善谈笑,爱文酒,有士大夫风则。所在虽无皎 察,亦不伤物。有孝性,初镇蜀,所生费太妃犹停都。后于都 不豫,恢未之知,一夜忽梦还侍疾。及觉,忧惶废寝食。俄而 都信至,太妃已瘳。后有目疾,久废视瞻。有道人慧龙得疗眼 术,恢请之。及至,空中忽见圣僧。及慧龙下针,豁然开朗, 咸谓精诚所致。

  恢性通恕,轻财好施,凡历四州,所得奉禄,随而散之。 在荆州,尝从容问宾僚曰:“中山好酒,赵王好吏,二者孰愈?” 衆未有对者。顾谓长史萧琛曰:“汉时王侯,蕃屏而已,视事 亲人,自有其职。中山听乐,可得任性;彭祖代吏,近于侵官。 今之王侯,不守蕃国,当佐天子临人,清白其优乎。”坐者咸 服。有男女百人,男封侯者三十九人,女主三十八人。世子范嗣。

  范字世仪,温和有器识。爲卫尉卿,每夜自巡警,武帝嘉 其劳苦。出爲益州刺史。行至荆州而忠烈王薨,因停自解。武 帝不许,诏权监荆州。及湘东王至,范依旧述职,遣弟湘潭侯 退随丧而下。大同元年,以开通剑道,克复华阳增封。寻征爲 领军将军、侍中。

  范虽无学术,而以筹略自命。爱奇翫古,招集文才,率意 题章,亦时有奇致。尝得旧琵琶,题云“齐竟陵世子”。范嗟 人往物存,揽笔爲咏,以示湘东王,王吟咏其辞,作琵琶赋和 之。

  后爲都督、雍州刺史。范作牧莅人,甚得时誉,抚循将士, 尽获欢心。于是养士马,修城郭,聚军粮于私邸。时庐陵王爲 荆州,既是都督府,又素不相能,乃啓称范谋乱。范亦驰啓自 理,武帝恕焉。时论者犹谓范欲爲贼。又童谣云:“莫匆匆, 且宽公,谁当作天子,覆车边已。”时武帝年高,诸王莫肯 相服。简文虽居储贰,亦不自安,而与司空邵陵王纶特相疑阻。 纶时爲丹阳尹,威震都下。简文乃选精兵以卫宫内。兄弟相贰, 声闻四方。范以名应谣言而求爲公,未几,加开府仪同三司。 范心密喜,以爲谣验,武帝若崩,诸王必乱,范既得衆,又有 重名,谓可因机以定天下。乃更收士衆,希望非常。

  太清元年,大举北侵。初谋元帅,帝欲用范。时朱异取急 外还,闻之遽入曰:“嗣王雄豪盖世,得人死力,然所至残暴 非常,非吊人之材。昔陛下登北顾亭以望,谓江右有反气,骨 肉爲戎首。今日之事,尤宜详择。”帝默然曰:“会理何如? “对曰:“陛下得之,臣无恨矣。”会理懦而无谋,所乘襻舆 施版屋,冠以牛皮。帝闻不悦,行至宿预,贞阳侯明请行,又 以明代之,而以范爲征北大将军,总督汉北征讨诸军事,寻迁 南豫州刺史。

  侯景败于涡阳,退保寿阳,乃改范爲合州刺史,镇合肥。 时景不臣迹露,范屡啓言之,朱异每抑而不奏。及景围都,范 遣世子嗣与裴之高等入援。迁开府仪同三司。台城不守,范乃 弃合肥,出守东关,请兵于魏,遣二子爲质。魏人据合肥,竟 不助范。范进退无计,乃泝流西上,军于枞阳,遣信告寻阳王 大心。大心要还九江,欲共兵西上。范得书大喜,乃引军至盆 城,以晋熙爲晋州。遣子嗣爲刺史,江州郡县,辄更改易。于 是寻阳政令所行,唯存一郡,又疑畏范,市籴不通。范乃复遣 其弟观甯侯永将兵通南川,助庄铁。时二镇相猜,无复图贼之 志。范数万之衆,皆无复食,人多饿死。范竟发背而薨。衆秘 不发丧,奉弟南安侯恬爲主,有衆数千。范将侯瑱袭庄铁于豫 章,杀之,尽并其军。乃迎丧往郡,于松门遇风,柩沈于水, 鈎求得之。及于庆之逼豫章,侯瑱以范子十六人降贼,贼尽于 石头坑杀之。

  世子嗣字长胤,容貌丰伟,腰带十围。性骁果,有胆略, 倜傥不护细行,而复倾身养士,皆得死力。范之薨也,嗣犹据 晋熙,城中食尽,士皆乏绝。侯景遣任约攻嗣。时贼方盛,咸 劝且止。嗣按剑叱之曰:“今日之战,萧嗣效命死节之秋也。” 及战,遇流矢中颈,不许拔,带箭手杀数人,贼退方命拔之, 应时气绝。妻子爲任约所禽。初,范既与寻阳王大心相持,及 嗣之死,犹未敢发范丧。

  范弟谘字世恭,位卫尉卿,封武林侯。简文即位之后,景 周卫转严,外人莫得见,唯谘及王克、殷不害并以文弱得出入 卧内,晨昏左右,天子与之讲论六艺,不辍于时。及南康王会 理事败,克、不害惧祸乃自疏,谘不忍离帝,朝觐无绝。贼恶 之,令其仇人刁戌刺杀谘于广莫门外。

  谘弟修字世和,封宜丰侯。局力贞固,风仪严整。九岁通 论语,十一能属文。鸿胪卿裴子野见而赏之。性至孝,年十二, 丁所生徐氏艰,自荆州反葬,中江遇风,前后部伍多致沈溺, 修抱柩长号,血泪俱下,随波摇荡,终得无佗。葬讫,因庐墓 次。先时山中多猛兽,至是绝迹。野鸟驯狎,栖宿檐宇。武帝 嘉之,以班告宗室。

  爲兼卫尉卿。美姿貌,每屯兵周卫,武帝视之移辇。初, 嗣王范爲卫尉,夜中行城,常因风便鞭棰宿卫,欲令帝知其勤。 及修在职,夜必再巡,而不欲人知。或问其故,曰“夜中警逴, 实有其劳,主上慈爱,闻之容或赐止。违诏则不可,奉诏则废 事。且胡质之清,尚畏人知,此职司之常,何足自显。”闻者 叹服。

  时王子侯多爲近畿小郡,历试有绩,乃得出爲边州。帝以 修识量宏达,自卫尉出镇锺离,徙爲梁、秦二州刺史。在汉中 七年,移风改俗,人号慈父。长史范洪胄有田一顷,将秋遇蝗, 修躬至田所,深自咎责。功曹史琅邪王廉劝修捕之,修曰 : “此由刺史无德所致,捕之何补。”言卒,忽有飞鸟千群蔽日而 至,瞬息之间,食虫遂尽而去,莫知何鸟。适有台使见之,具 言于帝,玺书劳问,手诏曰:“犬牙不入,无以过也。”州人 表请立碑颂德。嗣王范在盆城,颇有异论,武陵王大生疑防, 流言噂誻。修深自分释,求送质子,并请助防。武陵王乃遣从 事中郎萧固谘以当世之事,具观修意。修泣涕爲言忠臣孝子之 节,王敬纳之。故终修之时,不爲不义。一夕,忽有狗据修所 卧床而卧。修曰:“此其戎乎。”因大修城垒。

  承圣元年,魏将达奚武来攻,修遣记室参军刘璠至益州, 求救于武陵王纪,遣将杨干运援之,拜修随郡王。璠还至嶓冢, 乃降于魏,干运班师。璠至城下,说城中降魏 。修数之曰 : “卿不能死节,反爲说客邪!”命射之 。间信遣至荆州,元帝 遣与相闻。

  修中直兵参军陈晷甚勇有口,求爲觇候,见获,以辞烈被 害。乃遣谘议虞馨致武牛酒。武谓曰:“梁已爲侯景所败,王 何爲守此孤城?”修答守之以死,誓爲断头将军。魏相安定公 宇文泰遣书喻之,力屈乃降。安定公礼之甚厚,未几令还江陵, 厚遣之,以文武千家爲纲纪之仆。元帝虑其爲变,中使觇伺, 不绝于道。至之夕,命劫窃之。及旦,修表输马仗而后帝安。 修入觐,望合悲不自胜,元帝亦恸,尽朝皆泣。

  寻拜湘州刺史。长沙频遇兵荒,人户凋弊。修劝穑务分, 未期,流人至者三千馀家。元帝多忌,动加诛翦。修静恭自守, 埋声晦迹。元帝亦以宗室长年,深相敬礼。及江陵被围问至, 即日登舟赴救。至巴陵西,而江陵覆灭。敬帝立,遥授修太尉, 迁太保。时王室浸微,修虽图义举,力弱不能自振,遂发背欧 血而薨,年五十二。

  修弟泰字世怡,封丰城侯。历位中书舍人,倾竭财産,以 事时要,超爲谯州刺史。江北人情犷强,前后刺史并绥抚之。 泰至州,便遍发人丁,使担腰舆扇伞等物,不限士庶。耻爲之 者,重加杖责,多输财者,即放免之,于是人皆思乱。及侯景 至,人无战心,乃先覆败。

  始兴忠武王憺字僧达,文帝第十一子也。仕齐爲西中郎外 兵参军。武帝起兵,憺爲相国从事中郎,与南平王伟留守。齐 和帝即位,以憺爲给事黄门侍郎。时巴东太守萧惠训子璝等兵 逼荆州,萧颖胄暴卒,尚书仆射夏侯详议迎憺行荆州事。憺率 雍州将吏赴之,以书喻璝等皆降。是冬,武帝平建邺。明年, 和帝诏以憺爲都督、荆州刺史。

  天监元年,加安西将军,封始兴郡王。时军旅之后,公私 匮乏,憺厉精爲政,广辟屯田,减省力役,存问兵死之家,供 其穷困,人甚安之。是岁嘉禾生,一茎六穗,甘露降于黄合。 四年,荆州大旱,憺使祠于天井,有巨蛇长二丈出遶祠坛,俄 而注雨,岁大丰。憺自以少年始居重任,开导物情,辞讼者皆 立待符教,决于俄顷,曹无留事,下无滞狱。

  六年,州大水,江溢堤坏,憺亲率将吏,冒雨赋丈尺筑之, 而雨甚水壮,衆皆恐,或请避焉。憺曰:“王尊尚欲身塞河堤, 我独何心以免。”乃登堤叹息,终日辍膳,刑白马祭江神。酹 酒于流,以身爲百姓请命,言终而水退堤立。邴洲在南岸,数 百家见水长惊走,登屋缘树。憺募人救之,一口赏一万。估客 数十人应募,洲人皆以免,吏人叹服,咸称神勇。又分遣诸郡 遭水死者给棺槥,失田者与粮种。是岁嘉禾生于州界,吏人归 美焉。

  七年,慈母陈太妃薨,水浆不入口六日,居丧过礼,武帝 优诏勉之,使摄州任。是冬,诏征以本号还朝。人歌曰:“始 兴王,人之爹,

  九年,拜都督、益州刺史。旧守宰丞尉岁时乞丐,躬历村 里,百姓苦之,习以爲常。憺至州,停断严切,百姓以苏。又 兴学校,祭汉蜀郡太守文翁,由是人多向方者。

  十四年,迁都督、荆州刺史。同母兄安成王秀将之雍州, 薨于道。憺闻丧自投于地,席稿哭泣,不饮不食者数日,倾财 産赙送,部伍大小皆取足焉,天下称其悌。

  十八年,征爲侍中、中抚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 军,即开府黄合。薨,二宫悲惜,舆驾临幸者七焉。赠司徒, 谥曰忠武。憺未薨前,梦改封中山王,策授如他日,意颇恶之, 数旬而卒。憺有惠西土,荆州人闻薨,皆哭于巷,嫁娶有吉日, 移以避哀。子亮嗣。

  亮弟映字文明,年十二,爲国子生。天监十七年,诏诸生 答策,宗室则否。帝知映聪解,特令问策,又口对,并见奇。 谓祭酒袁昂曰:“吾家千里驹也。”

  起家淮南太守,诸兄未有除命,乃抗表让焉。映美容仪。 普通二年,封广信县侯。丁父忧,隆冬席地,哭不绝声,不尝 谷粒,唯饮冷水,因患症结。除太子洗马。诏以憺艰难王业, 追增国封。嗣王陈让,既不获许,乃乞颁邑诸弟。帝许之,改 封新渝县侯。后居太妃忧泣血,三年服阕,爲吴兴太守。郡累 不稔,中大通三年,野谷生武康,凡二十二处,自此丰穰。映 制嘉谷颂以闻,中诏称美。

  后爲北徐州刺史,在任弘恕,人吏怀之。常载粟帛游于境 内,遇有贫者,即以振焉。胜境名山,多所寻履。及征将还, 锺离人顾思远挺叉行部伍中。映见甚老,使人问,对曰:“年 一百一十二岁。凡七娶,有子十二,死亡略尽。今唯小者,年 已六十,又无孙息,家阙养乏,是以行役。”映大异之,召赐 之食,食兼于人。检其头有肉角长寸,遂命后舟载还都,谒见 天子。与之言往事,多异所传,擢爲散骑侍郎,赐以奉宅,朝 夕进见,年百二十卒。又普通中北侵,攻穰城,城内有人年二 百四十岁,不复能食谷,唯饮曾孙妇乳。简文帝命劳之,赐以 束帛。荆州上津乡人张元始年一百一十六岁,膂力过人,进食 不异,至年九十七方生儿,儿遂无影。将亡,人人告别,乃至 山林树木处处履行,少日而终,时人以爲知命。湘东王爱奇重 异,遂留其枕。

  映后历给事黄门侍郎,卫尉卿,广州刺史,卒官,谥曰宽 侯。

  映弟晔字通明,美姿容,善谈吐。初封安陆侯。憺特所锺 爱,常目送之曰:“吾所深忧。”左右问其故,答曰:“其过 俊发,恐必无年。”及憺不豫,侍疾衣不释带,言与泪并。憺 薨,扶而后起。服阕,改封上黄侯,位兼宗正卿。简文入居监 抚,晔献储德颂,迁给事黄门侍郎。

  出爲晋陵太守。美才仗气,言多激扬。常乘折角牛,榖木 履,被服必于儒者。名盛海内,爲宗室推重,特被简文友爱。 与新渝、建安、南浦并预密宴,号东宫四友。简文日有五六使 来往。晔初至郡,属旱,躬自祈祷,果获甘润。郡雀林村旧多 猛兽爲害,晔在政六年,此暴遂息。卒于郡。初,晔寝疾历年, 官曹壅滞,有司案谥法“言行相违曰替”,乃谥替侯。

  论曰:自昔王者创业,莫不广植亲亲,割裂州国,封建子 弟。是以大旆少帛,崇于鲁、卫,磐石犬牙,寄深梁、楚。梁 武远遵前轨,蕃屏懿亲,至于戚枝,咸被任遇。若萧景才辩, 固亦梁之令望者乎。临川不才,频叨重寄,古者睦亲之道,粲 而不殊,加之重名,则有之矣。而宏屡黩彜典,一挠师徒,梁 之不纲,于斯爲甚。正德秽行早显,逆心夙构,比齐襄而迹可 匹,似吴濞而势不侔,徒爲贼景之阶梯,竟取国败而身灭,哀 哉!安成、南平、鄱阳、始兴俱以名迹着美,盖亦有梁之间、 平也。

关键词:南史,列传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萧范字世仪,性情温和而且有器度,有见识。他担任卫尉卿,每夜亲自巡逻警卫。梁武帝对他的劳苦给予嘉奖。后来出任益州刺史,行至荆州而父亲忠烈王去世,他因而停止前进自请解职。武帝不准,下诏让他暂时监管荆州。湘东王到荆州后,萧范依然到益州任职,他让弟弟湘潭侯萧退送葬而东下。大同元年(535),因为开通了剑道,收复了华阳而加封爵。不久任领军、侍中。

  萧范虽然没有学业专长,但以能筹划谋略而自诩。他喜爱珍奇古玩,招集有才能的文士,自己也随其心意而题写各种文字,文中也时常表现出新奇的情致。他曾得到旧琵琶,上面题有“齐竟陵世子”的字样。萧范感叹人去物存,提笔写诗以咏其事,并送给湘东王看,湘东王读了他的诗后,写了《琵琶赋》相和。

  后来萧范任都督、雍州刺史。萧范治理地方,在当时很得称誉。他体恤并常看望将士,很获将士们的欢心。于是他招兵士,养战马,修城墙,在私人住宅中存军粮。当时庐陵王为荆州刺史,任都督府,与萧范一向不和睦,所以就上奏朝廷说萧范要谋反作乱。萧范也启奏朝廷,自我辩护,梁武帝宽恕了他,但当时议论者也认为萧范想要反叛。又有童谣说:“莫匆匆,且宽公,谁当作天子,覆车边已。”当时梁武帝年事已高,诸王都互不服气。简文帝当时虽然已是皇太子,但也还是不安心,他对司空邵陵王萧纶特别有戒心,相互怀疑。萧纶当时为丹阳尹,威震京都一带。简文帝便挑选精兵来守卫皇宫。兄弟不同心,名声为四方所知。萧范因自己的名字和童谣所说的相应便请求获取公道对待。不久,被加封为开府仪同三司。萧范心中暗自高兴,以为童谣有了应验,梁武帝如果去世,诸王一定会发生内乱,萧范既得到众人拥戴,又有很大的名声,就可趁机会来安定天下。他就再招收士人民众,盼望着非常事件发生。

  太清元年(547),梁大举进攻北方。起初在商议让谁当元帅时,武帝想用萧范。当时朱异刚从外面回来,听说后急忙入宫说:“鄱阳王萧范是盖世英雄,很得人心,然而他所到之处残暴异常,不是吊民伐罪的人才。过去陛下曾登北顾亭观望,说江东有反气,会在骨肉中挑起战争,现在这件事,尤其应当仔细地考虑、选择。”皇上默然说:“会理怎么样?”朱异回答说:“陛下得到人才,我没什么遗憾了。”但会理懦弱而无计谋,他所乘的轿子用板造得像房子一样,顶上蒙着牛皮。皇帝听说后很不高兴,军队行进到宿预,贞阳侯萧渊明请求出征,皇帝又让萧渊明代替了会理,而让萧范担任征北大将军,总督汉北征讨诸军事,不久改为南豫州刺史。

  侯景在涡阳战败,退兵守卫寿阳,于是改命萧范为合州刺史,镇守合肥。当时侯景想要反叛的心迹暴露出来,萧范多次上书报告这件事,可是朱异每次都将此事压住不上奏。后来侯景包围了都城,萧范派世子萧嗣与裴之高等入京救援,升迁为开府仪同三司。台城陷没之后,萧范就放弃合肥城,出守东关,向魏求救兵,并让两个儿子做人质。魏军占据了合肥却并不援助萧范,萧范进退两难,无法可想,只好沿河西去,驻军于枞阳,派人送信给寻阳王萧大心,萧大心打算回到九江,与萧范合兵西上。萧范得到信十分高兴,就领兵到盆城,将晋熙改称为晋州,派儿子萧嗣任刺史。江州的郡县,名称多有更改。于是寻阳王的政令实行范围只剩有一个郡,大心又很害怕和怀疑萧范,而且当时连米也买不到。萧范又派他弟弟观宁侯萧永带兵打通南川,援助庄铁。当时两镇相互猜疑,再没有抵抗反叛贼人的志向。萧范的数万士兵都没有饭吃,很多人都饿死了。萧范最终因发背疽而死。众人秘不发丧,拥戴他的弟弟南安侯萧恬为主帅,拥有几千人马。萧范的将领侯王真在豫章袭击了庄铁,将庄铁杀了,并吞了他的军队。这时才到郡为萧范发丧,但在松门遇风,萧范的灵柩沉入水中,又用钩子从水中钩了上来。后来于庆之逼近豫章,侯王真为投降于庆之而献出了萧范的儿子十六人,他们都被于庆之活埋在石头城。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