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三国志:吴书·吴范刘惇赵达传

作者:陈寿 全集:三国志 来源:网络

  吴范字文则,全稽上虞人也。以治历数知气闻于郡中。举有道,诣京都,世乱不行。会孙权起于东南,范委身服事,每有灾祥,辄推数言状。其术多效,遂以显名。

  初,权在吴,欲讨黄祖。范曰:“今兹少利,不如明年。明年戊子,荆州刘表亦身死国亡。”权遂征祖,卒不能克。明年,军出,行及寻阳,范见风气,因诣船贺,催兵急行,至即破祖,祖得夜亡。权恐失之,范曰:“未远,必生禽祖。”至五更中,果得之。刘表竟死,荆州分割。及壬辰岁,范又白言:“岁在甲午,刘备当得益州。”后吕岱从蜀还,遇之白帝,说备部众离落,死亡且半,事必不克。权以难范,范曰:“臣所言者天道也,而岱所见者人事耳。”备卒得蜀。

  权与吕蒙谋袭关羽,议之近臣,多曰不可。权以问范曰:“得之。”后羽在麦城,使使请降。权问范曰:“竞当降否?”范曰:“彼有走气,言降诈话耳。”权使潘璋邀其径路,觇候者还,自羽已去。范曰:“虽去不免。”问其期,曰:“明日日中。”权立表下漏以待之。及中不至,权问其故,范曰:“时尚未正中也。”顷之,有风动帷,范拊手曰:“羽至矣。”须臾,外称万岁,传言得羽。后权与魏为好,范曰:“以风气言之,彼以貌来,其实有谋,宜为之备。”刘备盛兵西陵,范曰:“后当和亲。”终皆如言。其占验明审如此。权以范为骑都尉,领太史令,数从访问,欲知其决。范秘惜其术,不以至要语权。权由是恨之。

  初,权为将军时,范尝白言“江南有王气,亥子之间有大福庆。”权曰:“若终如言,以君为候。”及立为吴王,范时侍宴。曰:“昔在吴中,尝言此事,大王识之邪?”

  权曰:“有之。”因呼左右,以侯绶带范。范权知权欲以厌当前言,辄手推不受。及后论功行封,以范为都亭侯,诏临当出,权恚其爱道于己也,削除其名。

  范为人刚直,颇好自称,然与亲故交接有终始。素与魏滕同邑相善。滕尝有罪,权责怒甚严,敢有谏者死,范谓滕曰:“与汝偕死。”滕曰:“死而无益,何用死为?”

  范曰:“安能虑此坐观汝邪?”乃髡头自缚诣门下,使铃下以闻。铃下不敢,曰:“必死,不敢白。”范曰:“汝有子邪?”曰:“有”。曰:“使汝为吴范死,子以属我。”

  铃下曰:“诺。”乃排阁入。言未卒,权大怒,欲便投以戟。逡巡走出,范因突入,叩头流血,言与涕并。良久,权释,乃免滕。滕见范谢曰:“父母能生长我,不能免我于死。丈夫相知,如汝足矣,何用多为!”

  黄武五年,范病卒。长子先死,少子尚幼,于是业绝。权追思之,募三州有能举知术数如吴范、赵达者,封千户侯,卒无所得。

  刘惇字子仁,平原人也。遭乱避地,客游庐陵,事孙辅。以明天官达占数显于南土。

  每有水旱寇贼,皆先时处期,无不中者。辅异焉,以为军师,军中咸敬事之,号曰神明。

  建安中,孙权在豫章,时有星变,以问惇。惇曰:“灾在丹杨。”权曰:“何如?”

  曰:“客胜主人,到某日当得问。”是时边鸿作乱,卒如惇言。惇于诸术皆善,尤明太一,皆能推演其事,穷尽要妙,着书百余篇,名儒刁玄称以为奇。惇亦宝爱其术,不以告人,故世莫得而明也。

  赵达,河南人也。少从汉侍中单甫受学,用思精密。谓东南有王者气,可以避难,故脱身渡江。治九宫一算之术,究其微旨,是以能应机立成。对问若神,至计飞蝗,射隐伏,无不中效。或难达曰:飞者固不可校,谁知其然,此殆妄耳。“达使其人取小豆数斗,播之席上,立处其数,验覆果信。尝过知故,知故为之具食。食毕,谓曰:”仓卒乏酒,又无佳看,无以叙意,如何?“达因取盘中只箸,再三从横之,乃言:”卿东壁下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辞无?“时坐有他宾,内得主人情。主有惭曰:”以卿善射有无,欲相试耳,竟效如此。“遂出酒酣饮。又有书简上作千万数,着空仓中封之,令达算之。达处如数,云:”但有名无实。“其精微若是。

  达宝惜其术,自阚泽、殷礼皆名儒善士,亲屈节就学,达秘而不告,太史丞公孙滕少师事达,勤劳累年,达许教之者有年数矣,临当喻语而辄复止。滕他日赍酒具,侯颜色,拜跪而请。达曰:“吾先人得此术,欲图为帝王师,至仕来三世,不过太史郎,诚不欲复传之。且此术微妙,头乘尾除,一算之法,父子不相语。然以子笃好不倦,今真以相授矣。”饮酒数行,达起取素书两眷,大如手指,达曰:“当写读此,由自解也。

  吾久废,不复省之。今欲思论一过,数日当以相与。“滕如期往,至乃阳求索书,惊言失之,云:”女婿昨来,必是渠所窃。“遂从此绝。

  初,孙权行师征伐,每令达有所推步,皆如其言。权问其法,达终不语,由此见薄,禄位不至。达常笑谓诸星气风术者曰:“当回算帷幕,不出户牖以知天道,而反昼夜暴露以望气样,不亦难乎!”闲居无为,引算自校,乃叹曰:“吾算讫尽某年月日,其终矣。”达妻数见达效,闻而哭泣。达欲弭妻意,乃更步算,言:“向者谬误耳,尚未也。”后如期死。权闻达有书,求之不得,乃录问其女,及发棺无所得,法术绝焉。

  评曰:“三子各于其术精矣,其用思妙矣,然君子等役心神,宜于大者远者,是以有识之士,舍彼而取此也。

关键词:三国志,吴书,吴范刘惇赵达传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吴范传、刘惇传、赵达传)

  吴范传,吴范,字文则,会稽郡上虞县人。因研究历数,知晓气候,而闻名于郡中。被荐举为有道,来到京都,正值天下大乱而未被任用。时值孙权崛起于东南,吴范于是前往投奔并任职其下。凡是遇到灾祸、吉祥的征兆,他就推算预言将要发生的事情及其变化情状,其预言大多应验。于是以此声名显扬。

  起初,孙权在吴郡,准备讨伐黄祖,吴范说:“今天讨伐无大利,不如明年出兵,明年戊子,荆州刘表也身死国亡。”孙权不听而发兵征讨黄祖,终于不能取胜。第二年,孙权出兵,行至寻阳时,吴范观看天象,于是上船祝贺,催促军队赶快挺进,军队一到就大败黄祖,黄祖趁黑夜逃走。孙权担心抓不住他,吴范说:“他逃不远,一定能生擒住他。”到五更天,果然活捉黄祖。刘表终在这年去世,荆州被吴、蜀瓜分。

  及至壬辰年(212),吴范又报告说:“甲午之岁(214),刘备一定取得益州。”后来吕岱从蜀地返回,在白帝城遇上刘备,回来说刘备部队离散流落,死亡近半,一定不能占有益州。孙权以此诘难吴范,吴范说:“为臣所说的是天道运行规律,而吕岱所见到的只是人事现象。”刘备果然后来得到蜀地。孙权与吕蒙设谋袭取关羽,与亲近大臣商量,大多数人都说不行。孙权以此事问吴范,吴范说:“能行。”后来关羽在麦城时,派人请求投降。孙权问吴范说:“他究竟会投降吗?”吴范说:“他有逃走的天象,说投降是假话。”孙权派遣潘璋邀截关羽的径路,侦察的人回来,报告说关羽已离开麦城出走。吴范说:“虽然离开了也免不了被抓住。”问他捉住关羽的时间,他说:“明日中午。”孙权设置漏表滴漏刻下记号来等待着。及至中午没有消息,孙权问其原因,吴范说:“时间还没有到正午。”不久,有掀动帷帐,吴范拍手说:“关羽抓到了。”很快,帐外欢呼万岁,传告说捉住了关羽。后来孙权与魏国建立友好关系,吴范说:“以天象风候来说,魏国表面上与我和好,其实怀有图谋,应该对他们进行防备。”刘备大规模出兵西陵,吴范说:“以后一定与我们和亲。”事情的结局都如他所预言。他的占卜的应验都是如此明白确切。孙权以吴范为骑都尉,兼任太史令,他多次问访咨询吴范,想知道他是如何判定的,吴范惜爱和保密自己的占卜术,不将最紧要的东西说给孙权听。孙权由是忿恨吴范。红潮网

  起初,孙权为将军时,吴范曾报告说江南有帝王气象,在亥、子的年份之间有大福大喜降临。孙权说:“如果结果像您所说那样,我要封您为侯。”及至孙权成为吴王,吴范当时陪宴,说:“从前在吴中,曾说过此事,大王还记得吗?”孙权说:“有这回事。”因此招呼左右侍者拿侯爵的绶带给吴范戴上。吴范知道孙权想以此权当对以前的诺言兑了现,便动手推辞不接受。及至后来论功劳进行封赏时,孙权以吴范为都亭侯。诏令正要颁布时,孙权忿恨吴范对自己的知识技巧太吝啬,便在诏令里削掉了吴范的名字。吴范为人刚烈直率,颇喜好自夸,然而与亲戚、故友交往有始有终。他一向与同乡魏滕相友好。魏滕曾经犯罪,孙权十分严厉地发怒斥责,谁敢劝谏便被处死。吴范对魏滕说:“我与您一道去死。”魏滕说:“您死了并无益处,何必去死?”吕范说:“怎么能怕死而坐视不管呢?”于是他剃光了头发将自己绑缚着来到宫门前,让守宫门的侍卫去禀报。侍卫不敢,说:“报讯必死,我不敢去报告。”吴范说:“你有儿子吗?”侍卫说:“有。”吴范说:“假如让你为了我的事被处死,你的儿子归我抚养。”侍卫说:“好吧。”于是推门而入。话未说完,孙权大怒,想用戟戳死他,他一会儿跑了出来,吴范乘机抢入,叩头流血,边说边流泪。半晌,孙权才消解怒气,于是免魏滕死罪。魏滕看到吴范感谢他说:“父母能生我养我,不能使我免除一死。大丈夫相逢知己,像您这样的人一个就足够了,何必要多啊!”

  武五年(226),吴范因病去世。他的长子已先死,小儿子年纪尚幼,于是他的占星术无人继承。孙权追念他,便招募三州中有人能举荐知晓天文术数如吴范、赵达这样的人,便封爵千户侯。但终无所获。

  刘惇传,刘惇,字子仁,平原人。他遭遇战乱避难他乡,客游庐陵,在孙辅手下作事。因知晓天文懂得占卜而扬名南方。每有水、旱、兵、寇,他都预先指出时间、地点,没有不被他说中的。

  孙辅对他十分惊异,用他为军师,全军都尊敬奉侍他,称他为“神明”。建安年间,孙权在豫章,当时有星象变化,以此询问刘惇,刘惇说:“灾难在丹杨郡发生。”孙权问:“情况如何?”刘惇说:“客胜主人,到那一天会得到讯息。”当时边鸿作乱,结果正如刘惇所预言。刘惇对各种方术都精通,尤其知晓太乙(星官名)占星术,都能推演各种事情,穷尽其中机密奥妙,著书一百多篇,名儒刁玄称道这些文书内容很为奇妙。刘惇也十分珍惜自己的方术,从不把它们告诉他人,故此世人不能明了这些。

  赵达传,赵达,河南人。他年少随从汉朝侍中单甫学习,思虑事物精细缜密,说东南地方有帝王的气象,可以去那里躲避战乱,故此脱身北方渡江南来。他研究“九宫”、“一算”,探求其术的精微内涵,故此能适应时机当即推算结果,对答问题有如神灵,以至于计算飞蝗之数、预测深藏的事因,无不言中有效。有人诘难赵达说:“飞动的东西本就不可核对,谁又知道它真有这么多,这恐怕是妄言。”赵达请这个人拿来几斗小豆,撒在席子上,当即就说出它们的粒数,核实后果然与赵达说的一致。他曾去拜访朋友,朋友为他准备饭食。吃完饭,朋友对他说:“仓促之间没有准备酒,又无好菜,无法畅叙情怀,怎么办?”赵达由是取过盘中的一支筷子,反复横竖摆弄着,于是说:“您东边墙壁下有一斛美酒,又有三斤鹿肉,怎么说没有呢?”当时坐中还有其他客人,心中知道主人情况,主人惭愧地说:“想到您善于预测有无,故想试试您,居然如此灵验。”于是取出美酒畅饮。又有人在书简上写上了千万的数目,放在空仓里封起来,让赵达算算粮仓中粮食多少,赵达算出正确的数字,说:“仓里只有虚数,并无实际东西。”他的预测就是如此精深微妙。赵达珍惜自己的技艺如宝,像阚泽、殷礼都是名儒贤士,亲自上门恭敬求教,但赵达秘而不告。太史丞公孙滕年少时曾奉赵达为师,勤苦多年,赵达答应教他也有好几年了,然而临到要告诉他时,赵达总是打消了念头。

  改天公孙滕带着酒菜上门,观察赵达的脸色,拜跪求赵达传授,赵达说:“我的先人得到这种法术,打算谋作帝王之师,但做官已历三代,都不过太史郎,实在不想再传下去了。况且此术十分微妙,前乘后除,“一算”之法,就是父子也不能告知,然而您笃好不倦,现在真要把它传授给您。”饮酒斟酌数遍,赵达起身取来白绢书两卷,与手指般大小,说:“应亲手抄写阅读此书,就会自己悟解。我久已不读它们,已经不懂得了,如今想思考推论一遍,几天后会把它们给您。”公孙滕按时前往,到了后赵达假装找书,惊叫说书丢失了,说:“昨天女婿来,一定被他偷走了。”于是此书从此亡佚。起初孙权出兵征战,总是让赵达有所推算,结果都如他所预言。孙权询问他的方法,赵达始终不说,自是孙权对他的恩信渐渐淡薄,没有让他得到更高的俸禄与爵位。赵达常常笑着对那些星象风水家们说:“应当回到帐帷中去推算,不出门户就知道天道运行规律,你们反而日夜在户外观看星气天象征兆,不是太辛苦了吗?”他闲居无事,便推算自己的命运,于是叹息说:“我算出自己寿命至某年某月某日,那时我就死了。”赵达的妻子多次看见他的推算应验,听说这些话就哭了起来。赵达想消除妻子的担忧,又重新推算,说:“原先算的错了,还不会死。”后来他按算期死去。孙权听说赵达有这种书,求之不得,于是收捕拷问他的女儿,及至打开棺材还是一无所得。他的法术于是绝传。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三国志:吴书·吴范刘惇赵达传_原文及解释翻译

古诗词国学经典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