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宋史:本纪·卷四十五

作者:脱脱、阿鲁图等 全集:宋史 来源:网络

  ○理宗五

  景定元年春正月丙子,诏奖贾似道功。庚辰,岁星、荧惑合在尾。壬辰,诏: “知涪州赵,聚粮不运饷兵士,遂为北有,已削一秩,罚轻,再削两秩。”乙未, 潼川城仙侣山。贾似道言:“高达守鄂州城凡三月,大元师北还。”二月丙午,诏 贾似道以缗钱三千万犒师,并示赏功之典。己酉,以高达为宁江军承宣使、右金吾 卫上将军,赐缗钱五十万;吕文德赐缗钱百万、浙西良田百顷;鄂州战守将士赐缗 钱三千万;王鉴、孙虎臣、苏刘义等各官十转。高达迁湖北安抚副使、知江陵府兼 夔路策应使,陈奕、阮思聪并正任防御使。江西、湖南帅司言:大元兵破瑞州、临 江军城,兴国、寿昌、洪、抚、全、永、衡诸郡民皆被兵,存者奔窜它所。甲寅, 诏临江守臣陈元桂死节,官五转,赠宝章阁待制。与一子京官、一子选人恩泽。给 缗钱十万治葬,立庙死所,谥曰正节。瑞州守臣陈昌世治郡虽有善政,兵至,民拥 之以逃,以弃城失守,削三秩勒停。”乙卯,诏孙虎臣和州防御使,张世杰以下十 三人各官五转;立功将士并补两官资,赐银绢。庚申,雨雹。辛酉,大元遣偏师自 大理由广南抵衡州,向士璧会合刘雄飞逆战于道,俘民获还者甚众。诏雄飞升保康 军承宣使,余转官、赐银钱。贾似道赐金器千两、币千匹,命国子监主簿刘锡趣召 赴阙。向士璧迁兵部侍郎,职任依旧。吕文德、高达、陈奕等各赐金币有差。丙寅, 大元军过分宁、武宁二县,河湖砦都监权巡检张兴宗死之,诏赠武翼郎,官一子承 信郎,以缗钱三万给其家。湖南诸将温和转左武大夫、带行遥郡刺史,李虎官三转、 带行阁门宣赞,鄮进带行复州团练使,各赐银绢,旌其守御之功。

  三月戊辰朔,日有食之。庚午,命夏贵兼黄、寿策应使,总舟师。癸酉,以横 山之战将士效节,多死行阵,总管张世雄、沈彦雄、陈喜、秦安、李孝信、郑俊、 李安国各赠十官资,赐缗钱万恤其家。甲戌,赏夏贵鸿宿州、白鹿矶战功,迁福州 观察使,职任仍旧。将士推赏。乙亥,诏全、岳、永、衡、柳、象、瑞、兴国、南 康、隆兴、江州、临江、潭州诸县经兵,农民失业,应开庆元年以前二税尽除之。 癸未,贾似道奏蘱草坪大战,进至黄州。乙酉,诏范文虎转左武大夫、环卫官、黄 州武定诸军都统制,张世杰环卫官、职任依旧。鄂州统制张胜死于汉阳战阵,赠官 五转,官其子焕进武校尉。丙戌,贾似道言,自鄂趋黄,与北朝回军相遇,诸将用 命捍御。诏孙虎臣、范文虎、张世杰以下各赐金帛。

  夏四月戊戌朔,侍御史沈炎疏吴潜过失,以“忠王之立,人心所属,潜独不然, 章汝钧对馆职策,乞为济邸立后,潜乐闻其论,授汝钧正字,奸谋叵测。请速诏贾 似道正位鼎轴。”诏朱熠、戴庆炣轮日判事,大政则共议以闻。己亥,贾似道表言 夏贵等战新生洲,进至白鹿矶,皆身自督战有功。诏赴阙。庚子,以王坚为侍卫步 军司都指挥使。戊申,以刘整知泸州兼潼川安抚副使。己酉,扬州大火。吴潜以观 文殿大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癸丑,进贾似道少师,依前右丞相兼枢密使,进封 卫国公;朱熠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饶虎臣参知政事;戴庆炣同知枢密院事兼参 知政事,皮龙荣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己未,以夏贵为保康军承宣使、左金 吾卫上将军、知淮安州兼淮东安抚副使、京东招抚使,赐金器币、溧阳田三十顷。 壬戌,进马光祖资政殿大学士,职任依旧。癸亥,以吕文德兼夔路策应使。丙寅, 命马光祖兼淮西总领财赋。

  五月戊辰朔,诏赵葵依旧少保、两淮宣抚使、判扬州,进封鲁国公;徐清叟观 文殿大学士、知建宁府。饶虎臣罢。壬申,李曾伯、史岩之并落职解官,曾伯坐岭 南闭城自守,不能备御;岩之坐鄂州围解,大元兵已渡江北还,然后出兵,又命程 芾任事,以致败绩。甲戌,诏赠吕文信宁远军承宣使,立庙赐额,子师宪带行阁职, 更与两子承信郎;辅周和州防御使,录其白鹿矶死事。乙亥,诏李虎驭军无律,贷 命追夺、窜郁林州。丁丑,赐贾似道玉带。庚辰,戴庆炣卒,赠资政殿大学士。壬 午,荧惑犯斗。癸未,以皮龙荣兼权参知政事;沈炎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 马堃鄂州都统制,驻扎江陵府。甲申,祈雨。戊子,诏饶虎臣以资政殿学士提举临 安府洞霄宫、任便居住。杨栋召赴阙。壬辰,以姚希得为敷文阁待制、知庆元府兼 沿海制置使。乙未,诏李庭芝起复秘阁修撰、主管两淮安抚制置司公事兼知杨州。

  六月丁酉朔,夏贵奏淮安战功。庚子,窜丁大全于南康军。壬寅,诏立皇子忠 王禥为皇太子,赐字长源。戊申,王野卒。壬子,赐李遇龙金带。陈奕带御器械, 依旧镇江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赐田三十顷。诏升巢县为镇巢军。甲寅,杨栋、叶 梦鼎并太子詹事。乙卯,陈韡进一秩、福建安抚使、知福州,徐清叟观文殿学士、 知泉州。

  秋七月丁卯朔,皇太子入东宫,行册礼,大赦。壬申,贵妃阎氏薨,赐谥惠昭。 东南有星如太白。丁亥,命皇太子昕朝侍立。戊子,上谓宰执曰:“北朝使来,事 体当议。”贾似道奏:“和出彼谋,岂容一切轻徇?倘以交邻国之道来,当令入见。” 己丑,侍御史何梦然劾丁大全、吴潜欺君无君之罪。庚寅,贾似道兼太子少师,朱 熠、皮龙荣、沈炎并兼宾客。辛卯,诏丁大全削三秩、谪居南安军,吴潜夺观文殿 大学士,罢祠,削二秩、谪居建昌军。癸巳,诏举孝廉。

  八月壬寅,以程元凤为淮、浙发运使、判平江府。己酉,太阴犯填星。诏皇太 子受册毕,贾似道、朱熠、皮龙荣、沈炎各进一秩,东宫官吏诸军兵等官一转,余 皆推恩。壬子,与[B170]薨,赠少师,谥忠宪。太白犯房。壬戌,李曾伯、史岩之 各削二秩。甲子,饶虎臣削二秩,夺资政殿学士,罢祠。

  九月癸酉,守泸州刘整以功来上。丁丑,知漳州、节制屯戍军马洪天锡言,援 例创辟干官一员,报行军机密文字,奏可。辛巳,祀明堂,大赦。丙戌,荧惑犯壁。 戊子,李松寿犯淮安。

  冬十月乙未朔,诏申严边防。甲辰,诏党丁大全、吴潜者,台谏其严觉察举劾 以闻,当置于罪,以为同恶相济者之戒。时似道专政,台谏何梦然、孙附凤、桂锡 孙、刘应龙承顺指,凡为似道所恶者无贤否皆斥,帝弗悟其奸,为下是诏。戊申, 李松寿修南城,诏趣淮阃调兵毁之。壬子,破李松寿兵于涟水城下,夷南城旧址。 乙卯,有星自东北急流向太阴。壬戌,窜吴潜于潮州。

  十一月丙寅,诏内侍何时修削二秩,永罢不叙。洪焘知临安府兼浙西安抚使。 壬午,以中军统制、知简州马千权兴州都统兼知合州。戊子,荧惑与填星顺行,太 阴犯房。十二月甲午朔,诏华亭奉宸庄,其隶外廷助军饷。包恢叙复元官职、知常 州。辛丑,建阳县嘉禾生,一本十五穗,诏改建阳为嘉禾县。甲寅,吕文德上夔路 战功。乙卯,少师、庐陵郡王思正薨,谥简惠。印应雷直徽猷阁、知江州、主管江 西安抚司公事,节制蕲、黄、兴国三郡。庚申,以监察御史桂锡孙言,追寝全子才 叙复之命。

  二年春正月癸亥朔,诏:“监司率半岁具劾去赃吏之数来上,视多寡为殿最, 行赏罚。守臣助监司所不及,以一岁为殿最,定赏罚。本路、州无所劾,而台谏论 列,则监司守臣皆以殿定罚。有治状廉声者,摭实以闻。”乙丑,城安庆。诏马光 祖进二秩。丁丑,命皇太子谒拜孔子于太学。己卯,福建安抚使陈韡累疏请老,诏 进一秩,守观文殿学士致仕。以董槐判福州、福建安抚使。乙酉,诏封张栻为华阳 伯,吕祖谦开封伯,从祀孔子庙庭。

  二月丙申,孙虎臣战邳州,全师而归。癸卯,诏诸路监司申严伪会赏罚之令。 甲寅,进封周国公主。

  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乙亥,故宁远军承宣使张祥、都统制阎忠进,以援蜀 之功,祥赠节度使,忠进赠复州团练。除恩泽外,各更官一子承信郎,赐缗钱二万。 戊寅,贾似道等上《玉牒》、《日历》、《会要》、《经武要略》及孝宗、光宗、 宁宗《实录》,诏似道、皮龙荣、朱熠、沈炎各进二秩。

  夏四月癸巳朔,余思忠追毁出身文字,除名勒停、窜新州。乙未,以皮龙荣参 知政事,沈炎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何梦然签书枢密院事,俞兴保康军承宣 使、四川安抚制置使。丙申,吕文德超授太尉、京湖安抚制置屯田使、夔路策应使 兼知鄂州,李庭芝右文殿修撰、枢密都承旨、两淮安抚制置副使、知扬州。己亥, 诏申严江防。壬寅,吕文德兼湖广总领财赋。乙巳,马天骥资政殿学士、知福州、 福建安抚使,吕文福带御器械、淮西安抚副使兼知庐州,官一转。戊申,马光祖进 观文殿学士,职任依旧。乙卯,窜吴潜于循州。丙辰,窜丁大全于贵州,追削二秩。 丁巳,杨镇授左领军卫将军、驸马都尉,高达知庐州、淮西安抚副使。

  五月癸亥,贾似道请祠禄,诏不允。庚午,谢方叔叙复观文殿大学士致仕。戊 寅,以刘雄飞知夔州、夔路安抚使。乙酉,王坚迁左金吾卫上将军、湖北安抚使兼 知江陵府。

  六月乙未,诏霖雨为沴,避殿、减膳、彻乐。乙巳,诏近畿水灾,安吉为甚, 亟讲行荒政。辛亥,以范文虎为左领军卫大将军,主管侍卫步军司兼马军司。

  秋七月甲子,蜀帅俞兴奏守泸州刘整率所部兵北降,由兴构隙致变也。至是, 兴移檄讨整。辛未,制置使蒲择之坐密通蜡书叛贼罗显,诏窜万安军。太阴犯斗。 乙亥,以厉文翁为资政殿学士、沿海制置使、知庆元府。戊寅,王惟忠家讼冤,诏 夺谢方叔合得恩数。丁大全责授新州团练使、贵州安置。台臣吴燧夺职罢祠,陈大 方、胡大昌皆镌官。壬午.陈韡卒,赠少师,谥忠肃。丙戌,吴潜责授化州团练使、 循州安置。

  八月壬辰,命韩宣兼常德、辰、沅、澧、靖五郡镇抚使。吕文德兼四川宣抚使, 范文虎以白鹿矶之功赏七官,以五官转行遥郡防御使,余官给凭。丁酉,诏夺向士 璧从官恩数,穷竟侵盗掩匿之罪。时以兵退,遣官会计边费,似道忌功,欲以汙篾 一时阃臣,士璧及赵葵、史岩之、杜庶皆责征偿。信州谢枋得以赵葵檄给钱粟募民 兵守御,至是,自偿万缗。壬寅,筑周国公主馆于安济桥。乙巳,以江万里为端明 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依执政恩数。

  九月辛酉,诏湖、秀二郡水灾,守令其亟劝分,监司申严荒政。乙亥,李庭芝 言李松寿已遁。大元使赦经久留真州,帝趣与锡赉。经之留,谋出贾似道,帝惑其 言不悟。盖似道在鄂时,值我世祖皇帝归正大位撤兵,似道自诡有再造之功,讳言 岁币及讲和之事,故不使经入见。

  冬十月癸巳,吕文德言已复泸州外堡,拟即对江垒石为城,以示持久之计,从 之。戊戌,雷电。甲申,诏申奖贾似道鄂州之功。丙午,以何梦然同知枢密院事兼 参知政事。癸丑,程元凤授特进、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兼侍读。甲寅,皇太子 择配,帝诏其母族全昭孙之女择日入见。宝祐中,昭孙没于王事,全氏见上,上曰: “尔父死可念。”对曰:“臣妾父固可念,淮、湖百姓尤可念。”上曰:“即此语 可母天下。”迨开庆丁大全用事,以京尹顾嵓女为议,大全败,故有是命。丙辰, 沈炎资政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任便居住。

  十一月己未朔,刘雄飞和州防御使、枢密副都承旨、四川安抚制置副使兼知重 庆府、四川总领、夔路转运使。庚申,周国公主馆成,诏董宋臣、李忠辅各官一转。 甲戌,资政殿学士致仕汝腾卒,赠官四转,谥忠清。安南国贡象二。丁丑,马光祖 提领户部财用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下嫁周国公主于杨镇。己卯,以镇为宜州 观察使,赐玉带,寻升庆远军承宣使。诏:“驸马都尉杨镇家合有赏典,杨蕃孙官 两转,杨铎、杨鉴官一转,并直秘阁,余转官进封有差。”癸未,封全氏永嘉郡夫 人。十二月庚寅,改窜蒲择之于南康军。辛卯,宰臣奏:“太子语臣等言:‘近奉 圣训,夫妇之道,王化之基,男女正位,天地大义。平日所讲修身齐家之道,当真 履实践,勿为口耳之学。’请宣付史馆,永为世程法。”从之。甲午,以皮龙荣兼 权知枢密院事,何梦然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马光祖同知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知 临安府。己亥,太阴犯五车。壬寅,江万里依旧端明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 任便居住。癸卯,册永嘉郡夫人全氏为皇太子妃。

  三年春正月戊子朔,诏申饬百官尽言。诏量移丁大全、吴潜党人,并永不录用。 壬戌,诏:“陈垲等耆年奉祠,宜示崇奖:陈垲端明殿学士,林彬之宝章阁待制, 史季温直华文阁,丁仁直宝谟阁,仍并予祠禄。”甲子,福建路安抚使马天骥进资 政殿大学士,职任依旧。乙丑,诏谕西蜀郡县等官,已授遇阙,毋遥受虚批月日, 违期不赴。丁卯,以善谘嗣濮王。戊辰,周国公主进封周、汉国公主。庚午,赐贾 似道第宅于集芳园,给缗钱百万,就建家庙。甲戌,诏权知梁山军李鉴守城有功, 带行阁门宣赞舍人,就知梁山军。复泸州,改为江安军。吕文德进开府仪同三司。

  二月丁亥朔,临安、安吉、嘉兴属邑水,民溺死者众,诏守臣给礻彗瘗之。诏 奖谕制置司,其立功参赞将士,进秩、升职犒给有差。乃裕授检校少保。以皮龙荣 为资政殿大学士、知潭州、湖南安抚使。乙巳,太阴入氐。戊申,诏省试中选士人 覆试于御史台,为定制。庚戌,李璮以涟、海三城叛大元来归,献山东郡县。诏改 涟水为安东州,授璮保信宁武军节度使、督视京东河北等路军马、齐郡王,复其父 李全官爵。璮即松寿。

  三月乙丑,以孙附凤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辛未,诏升海 州东海县为东海军。丁丑,汪立信升直华文阁、知江州、主管江西安抚司公事,节 制蕲、黄、兴国三郡军马。庚辰,吕文福依旧职差知濠州兼淮西招抚使。

  夏四月庚寅,太白昼见。庚子,荧惑与岁星合在危。甲辰,有流星大如杯。

  五月壬戌,荧惑犯壁垒阵。丙寅,雨雹。己巳,诏:“广西静江屯田,小试有 效,其邕、钦、宜、融、柳、象、浔诸州守臣任责措置,经略安抚以课殿最,仍条 具来上。”辛未,马光祖以病请祠,诏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丁丑,赐礼部进士方 山京以下六百三十七人及第、出身。庚辰,夏贵上蕲县战功。

  六月戊子,诏李璮受围,给银五万两,下益都府犒师,遣青阳梦炎率师援之。 庚寅,以孙附凤兼权参知政事,杨栋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壬 辰,吴潜没于循州,诏许归葬。己亥,董槐乞致仕,诏授特进。戊申,诏青阳梦炎 援李璮,不俟解围,辄提援兵南归,谕制置司劾之。己酉,有流星大如荧惑。庚戌, 安南国王日煚上表乞世袭,诏授检校太师、安南国王,加食邑,男威晃授静海军节 度观察处置使、检校太尉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安南国王、效忠顺化功臣,仍赐金 带、器币、鞍马。癸丑,诏应谪臣僚终于贬所者,许令归葬。

  秋七月丙辰,诏州县官廪禄不时给者,御史台觉察,或以他物折支,计赃论罪。 壬戌,董槐薨,赠少师,谥文清。庚午,周、汉国公主薨,赐谥端孝。壬申,江州 都统聂世兴调遣入蜀,托疾惮行,诏夺二秩,押往京湖制司自效。戊寅,侍御史范 纯父言:“前四川制置使俞兴,石功启戎,罢任镌秩,罚轻,乞更褫夺,以纾众 怒。”奏可。辛巳,诏重修《吏部七司条法》。癸未,诏申严诸路郡县苛取苗米之 禁。甲申,夜有白气亘天。

  八月甲午,海州石湫堰成,诏知州张汉英带行遥郡刺史、马步军副总管,带行 环卫官。丁酉,筑蕲州城。知州王益落阶官,正任高州刺史;制置使汪立信上《新 城图》,诏奖谕。戊戌,李璮兵败,为大元所诛,事闻,诏沿边诸郡严边防。汪立 信升直敷文阁、主管沿江制置司公事、知江州、主管江西安抚司公事。癸卯,太阴 犯昴。乙巳,沿江制置使姚希得进宝章阁学士,职任依旧。

  九月壬申,召陈奕赴枢密院禀议。丙子,有流星大如太白。丁丑,温州布衣李 元老,读书安贫,不事科举,今已百四岁,诏补迪功郎致仕,本郡给奉。闰九月甲 申朔,太白昼见。丙戌,流星透霞,大如太白。戊戌,诏刑部长贰、大理卿、少卿, 岁终无评事可举,即举在京三狱官。庚子,有流星大如太白。丙午,诏应知县罪罢, 虽经赦,毋注紧、望阙,着为令。戊申,诏:“绍兴府火,给贷居民钱,今及二载, 民贫可悯,悉除勿征。”冬十月乙卯,诏蠲四川制总、州县盐酒榷额。己未,太阴 犯岁星。甲子,以杨栋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叶梦鼎端明殿学 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丁卯,吕文德言遣将校御敌,多逗遛不进,且奏 功失实,具姓名上闻。诏吕文焕、王达、赵真削两秩,马堃、王甫削一秩,余贬降 有差。太阴犯五车星。庚午,太白入氐。甲戌,归化州岑从毅纳土输赋,献丁壮为 王臣。诏改归化为来安州,从毅进秩修武郎、知州事,令世袭。丙子,诏安丰六安 县升军使。

  十一月壬辰,丁大全窜贵州,招游手,立将校,置弓矢舟楫,纵仆隶淫虐军民, 诏夺大全贵州团练使,移置新州。癸巳,马光祖乞祠禄,诏提举临安府洞霄宫、任 便居住。丙申,徐清叟薨,赠少师,谥忠简。丁酉,资阳砦主万户小哥及其子众家 奴叛来降,诏小哥赐姓王,名永坚,补武翼大夫、夔路副总管,重庆府驻扎。戊戌, 以夏贵知庐州、淮西安抚副使。丁未,皇孙容州观察使封资国公焯薨,赠保静军节 度使、广国公。荧惑、填星合在娄。十二月辛巳,吕文德累疏辞兼四川宣抚,诏仍 兼四川策应使。

  四年春正月壬午朔,诏侍从、台谏、给舍、卿监、郎官以上及制总、监司各举 所知,不拘员限,不如所举,行连坐法。戊子,林希逸言蒲阳布衣林亦之、陈藻有 道之士,林公遇幼承父泽,奉亲不仕,诏林亦之、陈藻赠迪功郎,林公遇元官上进 赠一官。诏董宋臣同提举奉安符宝所,仍奉祠禄。己亥,严州火。丙午,诏革词诉 改送之弊。

  二月癸丑,诏吴潜、丁大全党人迁谪已久,远者量移,近者还本贯,并不复用。 丁大全溺死藤州,诏许归葬。诏俞兴往岁失陷泸城,更削一秩。丁巳,置官田所, 以刘良贵为提领,陈訔为检阅。戊午,日晕周匝。乙亥,吕文德浚筑鄂州、常、澧 城池讫事,诏奖之,守臣韩宣转遥郡承宣使,苏刘义吉州刺史。

  三月丁亥,以吕文德为宁武、保康军节度使,职任依旧;刘雄飞枢密都承旨、 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四川总领财赋、夔路转运使。加授姚希得刑部尚书, 李庭芝兵部侍郎,朱禩孙太府卿,汪立信太府少卿,并依旧任。壬辰,太阳赤黄晕。 丁酉,以王坚知和州兼管内安抚使,吕思望知濠州兼淮西招抚使。庚子,以何梦然 兼权知枢密院事。丁未,诏知宁国府赵汝禖推行经界,不扰而办,职事修举,升直 华文阁,依旧任。戊申,忠州防御使贵杰授福州观察使。

  夏四月乙卯,太阴犯权星。丙寅,官田所言,知嘉兴县段浚、知宜兴县叶哲佐 买公田不遵元制,诏罢之。戊辰,太阳赤黄晕,不匝。

  五月庚寅,太阴入氐。丁酉,婺州布衣何基,建宁府布衣徐几,皆得理学之传。 诏各补迪功郎,何基婺州教授兼丽泽书院山长,徐几建宁府教授兼建安书院山长。 戊戌,四川制司言:二月甲寅,大元兵攻嘉定城,马堃出战御之。诏马堃援夔迁延, 削一秩,令以所转四官理作叙复。流星出自角宿距星。

  六月壬子,祈雨。乙卯,京城火。丙辰,诏饶虎臣叙复元官,依旧提举太平兴 国宫。庚申,诏:平江、江阴、安吉、嘉兴、常州、镇江六郡已买公田三百五十余 万亩,今秋成在迩,其荆湖、江西诸道,仍旧和籴。丙寅,诏公田竣事,刘良贵官 两转,陈訔、廖邦杰洎六郡官进秩有差。丁卯,流星出自河鼓。庚午,宰执进《玉 牒》、《日历》、《会要》、《经武要略》及《徽宗长编》、《宁宗实录》,诏贾 似道以下官两转。

  秋七月壬辰,敕令所进《宁宗以来宽恤诏令》。戊戌,以董宋臣为入内内侍省 押班。

  八月甲寅,董宋臣以病乞收回恩命,请祠,诏赐告五月。乙卯,流星出自天仓 星。

  九月甲申,诏赵汝禖为太府少卿、淮东总领财赋。辛卯,祀明堂,大赦。甲午, 以何梦然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杨栋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叶梦鼎签书枢 密院事。

  冬十月己未,诏发缗钱百四十万,命浙西六郡置公田庄。甲子,命张珏兴元府 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合州。

  十一月己亥,福州火。十二月丁未朔,诏皇太子宫讲官詹事以下,日轮一员, 辰入酉出,专讲读,备咨问,以称辅导之实。己未,诏在京置窠栅、私系囚并非法 狱具,台宪其严禁戢,违者有刑。辛未,太白、岁星顺行。

  五年春正月丁丑朔,诏崇经术,考德行。癸巳,出奉宸库珠,香、象、犀等货 下务场货易,助收币楮。庚子,太子右谕德汤汉三乞休致,授秘阁修撰、知福州、 福建安抚使。

  二月壬戌,流星出自毕。甲子,太阴犯房。丁卯,太阴犯斗。辛未,雨土。

  三月辛巳,王坚卒,赐谥忠壮。马光祖依旧观文殿学士、沿江制置使、知建康 府、江东安抚使、行宫留守。己丑,日晕周匝。

  夏四月丙午,诏:管景模妻孥陷没,效忠愈坚,平时所得奉入,率以抚恤将士, 遂至空乏,特赐缗钱三十万。寻赐金带。丁未,以夏贵为枢密都承旨、四川安抚制 置使兼知重庆府、四川总领、夔路转运使。辛亥,诏郡邑行乡饮酒礼。癸丑,太阴 入太微垣。乙卯,信阳军将领余元友等提兵防护春耕有功,补转两官资。戊午,太 白昼见。乙丑,何梦然、马天骥以台臣劾罢。己巳,江万里以资政殿学士知建宁府, 李曾伯以观文殿学士知庆元府、沿海制置使。庚午,太白、岁星合于娄。

  五月庚辰,何梦然以资政殿大学士知建宁府。辛卿,以杨栋参知政事,叶梦鼎 同知枢密院事权参知政事,姚希得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马天骥提举洞霄 宫。甲午,流星出自河鼓,大如太白。乙未,安南国奉表谢恩,进方物,诏却之, 仍赐金帛,以奖恭顺。己亥,太白经天,昼见。

  六月甲辰朔,知衢州谢塈因寇焚掠常山县弃城遁,诏削三秩,褫职不叙。台臣 言衢州詹沔之变,乃谢塈任都吏徐信苛取激之,塈罪重罚轻。诏斩信,籍其家,塈 再削两秩勒停。丁未,诏饶虎臣叙复资政殿学士,依前通奉大夫,差遣如故。甲寅, 加授李庭芝宝章阁直学士,依旧任,朱禩孙右文殿修撰、知静江府、广西经略使, 汪立信秘阁修撰、枢密副都承旨、沿江制置副使兼知江州、江西安抚使。诏吕文德 职事修举,与官一转。太阴犯心。戊午,祈雨。太白犯天关星。乙丑,命董宋臣兼 主管御前马院、御前酒库。戊辰,荧惑、岁星并行。己巳,太白、太阴并行入井。 庚午,太阳赤黄晕。

  秋七月甲戌,彗星出柳。丁丑,诏避殿减膳,应中外臣僚许直言朝政阙失。己 卯,流星出自右摄提星,彗星退于鬼。辛巳,彗星退于井。甲戌,京城大火。癸巳, 谢奕昌卒,赠少保,追封临海郡王,谥庄宪。甲午,填星守毕。乙未,马天骥以台 臣劾其贪赃,夺职罢祠,其子时楙削一秩、罢新任。丙申,知嘉定府洪涛言:新繁 县御容殿前枯木再荣,殿有太祖像;又顺化人杨嗣光等奉太宗、真宗、仁宗、英 宗、神宗像来归,令椟藏府中天庆观。诏本府选差武臣迎奉赴行在所,嗣光补武阶 两资。祈雨。台臣言太子宾客杨栋指彗为蚩尤旗,欺天罔君,诏栋罢职予祠。戊戌, 彗星退于参。

  八月壬寅朔,荧惑与填星合。丙午,以杨栋知建宁府。戊午,彗星消伏。甲子, 彗星复见于参。辛未,彗星化为霞气。

  九月己丑,日生格气。癸巳,内侍李忠辅以台臣劾其贪肆欺罔,削两秩放罢。 乙未,建宁府教授谢枋得校文宣城及建康漕闱,发策十余问,言权奸误国,赵氏必 亡。左司谏舒有开劾其怨望腾谤,大不敬,窜兴国军。

  冬十月丙午,太阴犯斗。辛亥,诏十七界会浸轻,并以十八界会易之,限一月 止。乙丑,诏行关子铜钱法,每百作七十七文足,以一准十八界会之三。帝有疾, 不视朝。丙寅,大赦。丁卯,帝崩。遗诏皇太子禥即皇帝位。咸淳元年三月甲申, 葬于会稽之永穆陵。二年十二月丙戌,谥曰建道备德大功复兴烈文仁武圣明安孝皇 帝,庙号理宗。

  赞曰:理宗享国久长,与仁宗同。然仁宗之世,贤相相继。理宗四十年之间, 若李宗勉、崔与之、吴潜之贤,皆弗究于用;而史弥远、丁大全、贾似道窃弄威福, 与相始终。治效之不及庆历、嘉祐,宜也。蔡州之役,幸依大朝以定夹攻之策,及 函守绪遗骨,俘宰臣天纲,归献庙社,亦可以刷会稽之耻,复齐襄之仇矣。顾乃贪 地弃盟,入洛之师,事衅随起,兵连祸结,境土日蹙。郝经来使,似道讳言其纳币 请和,蒙蔽抑塞,拘留不报,自速灭亡。吁,可惜哉!由其中年嗜欲既多,怠于政 事,权移奸臣,经筵性命之讲,徒资虚谈,固无益也。虽然,宋嘉定以来,正邪贸 乱,国是靡定,自帝继统,首黜王安石孔庙从祀,升濂、洛九儒,表章朱熹《四书》, 丕变士习,视前朝奸党之碑、伪学之禁,岂不大有径庭也哉!身当季运,弗获大效, 后世有以理学复古帝王之治者,考论匡直辅翼之功,实自帝始焉。庙号曰“理”, 其殆庶乎!

关键词:宋史,本纪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景定元年(1260 )春正月初八,下诏奖励贾似道的功劳。十二日,岁星、荧惑星合在尾宿。二十四日,下诏:“涪州知州趣或,聚粮不运晌士兵,于是为元军所有,已经削夺一秩,但处罚仍轻,再削夺二级。”二十七日,撞川城在仙侣山筑城。贾似道说:“高达守卫鄂州,前后长达三个月,元军北退。”

  二月初八,下诏贾似道用三千万络搞赏军队,并告诉他赏功的办法。十一日,以高达为宁江军承宣使、右金吾卫上将军,赐给络钱五十万;赐给吕文德络钱一百万,浙西良田一百顷;鄂州战守将士,赐给络钱三千万;王鉴、孙虎臣、苏刘义等分别转十官。高达迁湖北安抚副使、江陵知府兼夔路策应使,陈奕、阮思聪都正式调任防御使。江西、湖南帅司报告说:元军攻破瑞州、临江军城,兴国、寿昌、洪州、抚州、全州、永州、衡州各郡

  百姓都遭兵祸,活下来的奔走他乡。十六日,下诏:“临江守臣陈元桂为国损躯,转五官,赠宝章阁待制;任一子为京官,一子给予选人待遇;给络钱十万治葬,在战死的地方为之立庙,溢号为正节。瑞州守臣陈昌世治郡虽有善政,但元兵到后,百姓拥之逃跑,因弃城失守,削夺三级,勒令停职。”十七日,下诏孙虎臣为和州防御使,张世杰以下十三人各转五官;立功将士都补两级官资,赐给银绢。二十二日,降冰雹。二十三日,元军派遣偏师从大理经由广南抵达衡州,向士璧联合刘雄飞在沿途阻击,很多被元军俘虏的百姓回到家园。下诏刘雄飞升保康军承宣使,其余将士转官、赐给银钱。赐给贾似道金器千两、币千匹,命国子监主簿刘锡催促到朝廷。向士璧迁升兵部侍郎,职任依旧。吕文德、高达、陈奕等分别赐给金、币不等。二十八日,经过分宁、武宁二县,河湖寨都监代理巡检张兴宗战死,下诏赠武翼郎,任其子一人为承信郎,赐给其家络钱三万。湖南诸将温和转左武大夫、带行遥郡刺史,李虎转三官、带行间门宣赞,部进带行复州团练使,各赐银绢,表彰他抵抗元军守卫城池的功劳。

  三月初一,日食。初三,命令夏贵兼黄州、寿州策应使,统领水军。初六,因横山之战将士为国捐躯,多战死在沙场,总管张世雄、沈彦雄、陈喜、秦安、李孝信、郑俊、李安国各赠十官资,赐络钱一万抚恤其家。初七,赏夏贵鸿宿州、白鹿矶战功,迁福州观察使,职任依旧。将士给予恩赏。初八,下诏:全、岳、永、衡、柳、象、瑞、兴国、南康、隆兴、江州、临江、潭州各县经过兵火洗劫,农民失业,开庆元年以前二税全部免除。十六日,贾似道奏暇草坪大战,进至黄州。十八日,下诏范文虎转左武大夫、环卫官、黄州武定诸军都统制。张世杰为环卫官,职任依旧。鄂州统制张胜,死于汉阳战场,赠转五官,任其子张焕为进武校尉。十九日,贾似道说,从鄂州到黄州,与退回的元军相遇,各将用力抵抗。下诏孙虎臣、范文虎、张世杰以下各赐金帛。

  夏四月初一,侍御史沈炎疏论吴潜的过失:“忠王之位,人心所向,唯独吴潜不以为然。章汝钧应对馆职策试,请求为济邸立后,吴潜对此很欣赏,授章汝钧为正字,奸谋不可预测,请求速诏贾似道立定国嗣大政。”下诏朱熠、戴庆卿轮流处理政事,重要政事则共同商议。初二,贾似道上表说夏贵等在新生洲作战,进至白鹿矶,都是亲自指挥督战的功劳。下诏前往朝廷。初三,以王坚为侍卫步军司都指挥使。十一日,以刘整知沪州兼撞川安抚副使。十二日,扬州发生大火。吴潜以观文殿大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十六日,升贾似道为少师,依前为右承相兼枢密使,进封卫国公。朱熠知枢密院事参知政事。饶虎臣参知政事。戴庆何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皮龙荣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二十二日,以夏贵为保康军承宣使、左金吾卫上将军、淮安知州兼淮东安抚副使、京东招抚使,赐给金器币、漂阳田三十顷。二十五日,进马光祖为资政殿大学士,职任依旧。二十六日,以吕文德兼夔路策应使。二十九日,命令马光祖兼淮西总领财赋。

  五月初一,下诏赵葵依旧为少保、两淮宣抚使、判扬州,进封鲁国公:徐清雯为观文殿大学士、建宁知府。饶虎臣被罢免。初五,李曾伯,史岩之免职解官:李曾伯因在岭南闭城自守,不能备御;史岩之因鄂州解围,元兵已经渡江北退,然后出兵,又命令程莆任事,导致失败。初七,下诏赠吕文信为宁远军承宣使,立庙赐额,其子吕师宪带行阎职,另外任其两个儿子为承信郎;辅周为和州防御使,录用其白鹿矶为国捐躯的将士之后。初八,下诏李虎治军无方,免死,追夺官职,流窜郁林州。初十,赐给贾似道玉带。十三日,戴庆何去世,赠资政殿大学士。十五日,荧惑星侵犯斗宿。十六日,以皮龙荣兼代理参知政事;沈炎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马鄂州都统制,驻扎江陵府。十七日,祈祷降雨。二十一日,下诏饶虎臣以资政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任便居住。杨栋,下诏他前往朝廷。二十五日,以姚希得为敷文阁待制、庆元知府兼沿海制置使。二十八日,下诏李庭芝重新起用为秘阁修撰,主管两淮安抚制置司公事,兼扬州知州。六月初一,夏贵奏报淮安战功。初四,丁大全流窜南康军。初六,下诏立皇子忠王赵甚为皇太子,赐字长源。十二日,王眺去世。十六日,赐给李遇龙金带。陈奕带御器械,依旧为镇江驻扎御前各军都统制,赐田三十顷。下诏升巢县为镇巢军。十八日,杨栋、叶梦鼎为太子詹事。十九日,陈擎进升一级,为福建安抚使兼福州知州;徐清雯为观文殿学士、泉州知州。

  秋七月初一,皇太子进居东宫,举行册封礼,大赦。初六,贵妃阎氏去世,赐给溢号惠昭。东南有星如太白星。二十一日,命令皇太子早朝侍立。二十二日,理宗对宰执说:“元朝使臣来,当议事体。”贾似道上奏说:“议和出自元朝,难道能够轻视此事?如果元使是来与我们交好的,应当让其朝见。”二十三日,侍御史何梦然弹勃丁大全、吴潜欺君、蔑视君王之罪。二十四日,贾似道兼太子少师,朱熠• 皮龙荣、沈炎兼宾客。二十五日,下诏丁大全削夺三秩,贬滴南安军;吴潜削夺观文殿大学士,罢除祠禄,削夺官品二级,贬滴建昌军。二十七日,下诏举荐孝廉。

  八月初七,以程元凤为淮、浙发运使、判平江府。十四日,月亮侵犯填星。下诏:皇太子受册完毕,贾似道、朱熠、皮龙荣、沈炎各进一级,东宫官吏诸军兵等转一官,其余人给予恩赏。十七日,赵与袜去世,赠少师,溢号忠宪。太白星侵犯房宿。二十七日,饶虎臣削夺官品二级,削夺资政殿学士,罢除祠禄。

  九月初八,沪州守臣刘整报来战功。十二日,漳州知州节制屯戍军马洪天锡说,援例创设干官一员,报行军机密文字,奏可。十六日,祭祀明堂,大赦。二十一日,荧惑星侵犯壁宿。二十三日,李松寿侵犯淮安。

  冬十月初一,下诏申严边防。初十,下诏:“与丁大全、吴潜结为同党的人,台谏官要严格监察检举他们的罪状上报,应当判他们的罪,把他们当作为共同作恶而互相帮助勾结的人的警戒。”当时贾似道把持大权,台谏官何梦然、孙附凤、桂锡孙、刘应龙等都顺承他的脸色和旨意行事,凡是被贾似道所厌恶的人不管贤否都加以排斥,皇上不明白他的险恶用心,为此下了这道诏令。十四日,李松寿修筑南城,下诏催促两淮统兵将领调兵毁掉。十八日,在涟水军城下打败李松寿军,平夷南城旧址。二十一日,有一颗星从东北方向月亮流去。二十八日,将吴潜流窜到潮州。

  十一月初三,下诏内侍何时修削夺二秩,永远罢除,不予录用。洪煮知临安府兼浙西安抚使。十九日,以中军统制、知简州马千代理兴州都统兼合州知州。二十五日,荧惑星与填星顺行,月亮侵犯房宿。

  十二月初一,下诏:华亭奉哀庄,将其隶归外廷,补助军晌用。包恢恢复原来官职,知常州。初八,建阳县生出嘉禾,一株十五穗,下诏改建阳县为嘉禾县。二十一日,吕文德报上夔路战功。二十二日,少师、庐陵郡王赵思正去世,溢号简惠。印应雷直徽酞阁、江州知州、主管江西安抚司公事,节制薪、黄、兴国三郡。二十七日,以监察御史桂锡孙说,追停全子才复职之命。

  景定二年春正月初一,下诏:“监司每半年开列弹勃罢除赃吏人数上报,按多少作为评价好坏的标准,实行赏罚。守臣助监司所不及,以一年为殿最,定赏罚。本路、州没有弹勃官吏的记录,但台谏论及,那么监司、守臣考核都定为末等,予以处罚。有治绩好名声的,按实际情况上报。”初三,在安庆筑城。下诏马光祖进升二级。十五日,命令皇太子到太学朝拜孔子。十七日,福建安抚使陈蒸多次上疏请求退休,下诏进一级,守观文殿学士退休。以董槐判福州、福建安抚使。二十三日,下诏封张试为华阳伯,吕祖谦为开封伯,从祀孔子庙庭。二月初四,孙虎臣在邱州作战,全师而还。十一日,下诏各路监司申严伪会赏罚之令。二十二日,进封周国公主。三月初一,日食。十四日,已故宁远军承宣使张样、都统制阎忠进,因援蜀之功,张样赠节度使,阎忠进赠复州团练使,除自己应得待遇外,分别任其一子为承信郎,赐给络钱二万。十七日,贾似道等呈上医碟、《 日历、会要、经武要略和孝宗实录、优宗实录、泞宗实录。下诏贾似道、皮龙荣、朱熠、沈炎各进二级。

  夏四月癸巳朔,余思忠被追毁出身文字,除名,勒令停职,贬窜新州。初四,以皮龙荣参知政事,沈炎同知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何梦然签书枢密院事,俞兴为保康军承宣使、四川安抚制置使。初五,吕文德越级授为太尉、京湖安抚制置屯田使、夔路策应使兼鄂州知州,李庭芝为右文殿修撰、枢密都承旨、两淮安抚制置副使、扬州知州。初八,下诏申严江防。十一日,吕文德兼湖广总领财赋。十四日,马天骥为资政殿学士、福州知州、福建安抚使,吕文福为带御器械、淮西军抚副使兼庐州知州,转一官。十七日,马光祖进为观文殿学士,职任依旧。二十四日,吴潜贬窜到循州。二十五日,丁大全流窜到贵州,追夺二级官品。二十六日,杨镇授为左领军卫将军、驹马都尉,高达知庐州、淮西安抚副使。

  五月初二,贾似道请任祠禄官,诏令不允。初九,谢方叔恢复为观文殿大学士退休。十七日,以刘雄飞知夔州、夔路安抚使。二十四日,王坚迁为左金吾卫上将军、湖北安抚使兼江陵知府。六月初五,下诏阴雨连绵,造成灾害,决定避殿减膳彻乐。十五日,下诏近瓷水灾,安吉最为严重,应尽快实行救荒措施。二十一日,以范文虎为左领军卫大将军,主管侍卫步军司兼马军司。秋七月初四,蜀帅俞兴奏报沪州守臣刘整率所部士兵投降元朝,由俞兴构隙致变。到这时,俞兴发布文书讨伐刘整。十一日,制置使蒲择之因用蜡书秘密交通叛贼罗显,下诏贬窜万安军。月亮侵犯斗宿。十五日,以厉文翁为资政殿学士、沿海制置使、庆元知府。十八日,王惟忠家诉讼冤屈,下诏削夺谢方叔应得待遇。丁大全贬降新州团练使,贵州安置。台臣吴隧夺职罢祠,陈大方、胡大昌都被削夺官职。二十二日,陈擎去世,赠少师,溢号忠肃。二十六日,吴潜贬降为化州团练使,循州安置。八月初二,命令韩宣兼常德、辰、沉、遭、靖五郡镇抚使,吕文德兼四川宣抚使,范文虎因白鹿矶之功赏七官,以五官转行遥郡防御使,余官给予凭据。初七,下诏削夺向士璧从官待遇,追究侵盗掩匿之罪。当时因元兵北退,派遣官员公计边费,贾似道忌功,想在这方面污蔑陷害在外统兵将领,向士璧、赵葵、史岩之、杜庶都被责令偿还。信州谢仿得,因赵葵致书说给钱粟召募民兵守卫,这时,自偿万络。十二日,在安济桥修筑周国公主馆。十五日,以江万里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给予执政待遇。九月初二,下诏湖、秀二郡水灾,守令要竭尽全力劝桌,监司要重申实行荒政措施。十六日,李庭芝报告说李松寿逃跑。元朝使臣郝经久留真州,理宗催促给予赏赐。拘留郝经,是贾似道的计谋,怀疑他的话,但不知道其中奥秘。大概是贾似道在鄂州时,恰逢元朝世祖皇帝为了争夺汗位,不得不撤兵,贾似道却自吹有再造宋廷之功,避而不谈岁币和讲和之事,所以不让郝经朝见皇上。冬十月初四,吕文德报告说已经收复沪州城外寨堡,打算在对江垒石为城,表示抵抗到底的意向,理宗批准了这个设想。初九,打雷闪电。甲申日,下诏奖赏贾似道鄂州之功。十七日,以何梦然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十八日,程元凤授为特进、观文殿大学士、醛泉观使兼侍读。十九日,皇太子选择配偶,理宗下诏其母族全昭孙的女儿择日朝见。宝中,全昭孙战死沙场,全氏看见皇上,皇上说:“你的父亲死了,值得思念。”全氏回答说:“我的父亲固然值得思念,淮、湖一带的百姓尤其值得思念。”理宗说:“就凭这句话,可以为天下百姓的母亲。”到开庆时丁大全擅权用事,想以京尹顾函女作为皇太子的配偶,丁大全失败,所以有这个命令。二十一日,沈炎为资政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任便居住。十一月初一,刘雄飞为和州防御使、枢密副都承旨、四川安抚制置副使兼重庆知府、四川总领、夔路转运使。初二,周国公主馆修成,下诏董宋臣、李忠辅各转一官。十六日,以资政殿学士退休的汝腾去世,赠转四官,溢号忠清。安南国进贡二只大象。十九日,马光祖提领户部财用兼临安知府、浙西安抚使。周国公主下嫁给杨镇。二十一日,以杨镇为宣州观察使,赐给玉带,不久升为庆远军承宣使。下诏:“驹马都尉杨镇家都给予奖赏,杨蕃孙转两官,杨铎、杨鉴转一官,都为直秘阁,其余的人转官进封不等。”二十五日,封全氏为永嘉郡夫人。十二月初二,蒲择之改贬南康军。初三,宰臣上奏说:“太子对臣等说:‘近奉圣训,夫妇之道,王化之基,男女正位,天地大义。平日所讲修身齐家之道,应当亲自实践,不能作为口耳传听之学。’请将此语宣付史馆,永远为世人效法。”理宗采纳了这个意见。初五,以皮龙荣兼代理知枢密院事,何梦然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马光祖同知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临安知府。初十,月亮侵犯五车宿。十三日,江万里依旧为端明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任便居住。十四日,册封永嘉郡夫人全氏为皇太子妃。景定三年春正月戊子朔,下诏文武百官畅所欲言。下诏丁大全、吴潜党人适当移往近地,但仍然永不录用。初五,下诏:“陈恺等人年老奉祠,应该予以崇奖:陈恺为端明殿学士,林彬之为宝章阁待制,史季温直华文阁,丁仁直宝漠阁,仍然给予祠禄。”初七,福建路安抚使马天骥进为资政殿大学士,职任依旧。初八,诏令告诉西蜀郡县等官,已经授给官职,但需要待网,不得遥受虚批日月,违期不赴。初十,以赵善咨嗣攫王。十二日,周国公主进封周、汉国公主。十三日,赐贾似道第宅于集芳园,给络钱一百万,就建家庙。十七日,下诏代理梁山知军李鉴守城有功,带行阎门宣赞舍人,正式担任梁山知军。收复沪州,改为江安军,吕文德进为开府仪同三司。二月初一,临安、安吉、嘉兴属县水灾,众多百姓淹死,下诏守臣供给棺材埋葬尸体。下诏奖谕制置司,其立功参赞将士,进秩、升职、搞赏不等。赵乃裕授为检校少保。以皮龙荣为资政殿大学士、知潭州、湖南安抚使。十九日,月亮进人氏宿。二十二日,下诏省试中选士人到御史台复试,作为定制。二十四日,李巨以涟、海三城背叛元朝来归,献纳山东郡县。下诏改涟水为安东州,授李巨为保信宁武军节度使、督视京东河北等路军马、齐郡王,恢复其父李全官爵。李王即李松寿。

  三月初九,以孙附凤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十五日,下诏升海州东海县为东海军。二十一日,汪立信升直华文阁、江州知州、主管江西安抚司公事,节制薪、黄、兴国三郡军马。二十四日,吕文福依旧职差知壕州兼淮西招抚使。

  夏四月初五,太白星白天显现。十五日,荧惑星与岁星合在危宿。十九日,有流星大如杯。

  五月初七,荧惑星侵犯壁垒阵。十一日,降冰雹。十四日,下诏:“广西静江屯田,初见成效。琶、钦、宜、融、柳、象、得各州守臣担负措置屯田的任务,经略使、安抚使以此作为考核好坏的标准,并且开列具体情况上报。”十六日,马光祖因病请祠,下诏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二十二日,赐礼部进士方山京以下六百三十七人及第、出身。二十五日,夏贵上报薪县战功。

  六月初四,下诏:李巨受围,给银五万两,拨给益都府搞赏军队,派遣青阳梦炎率军救援。初六,以孙附凤兼代理参知政事,杨栋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初八,吴潜死于循州,诏许归葬。十五日,董槐请求退休,下诏授为特进。二十四日,下诏:青阳梦炎援助李巨,不等解围,就率领援军南归,命令制置司弹勃他。二十五日,有流星大如荧惑星。二十六日,安南国王日上表请求世袭爵位,下诏授检校太师、安南国王,加食邑,其子威晃授静海军节度观察处置使、检校太尉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安南国王、效忠顺化功臣,并且赐给金带、器币、鞍马。二十九日,下诏贬降臣僚死于贬所者,允许归葬。秋七月初二,诏令不按时发给州县官棒禄者,御史台检察,或以他物折支,计赃论罪。初八,董槐去世,赠少师,溢号文清。十六日,周汉国公主去世,赐给溢号端孝。十八日,江州都统聂世兴调遣军队进人四川,胆小怕事,借病不行,下诏削夺官品二级,押往京湖制司改过自新。二十四日,侍御史范纯父说:“前四少l {制置使俞兴,妒功启兵,罢任削秩,处罚显轻,请求再次革职,以缓和众人的愤怒情绪。”奏可。二十七日,下诏重修使部七司条念。二十九日,下诏申严各路郡县苛取苗米之禁。三十日,夜晚有白气贯穿天空。

  八月初十,海州石揪堰竣工,下诏知州张汉英带行遥郡刺史、马步军副总管、带行环卫官。初四,修筑薪州。知州王益落阶官,正任高州刺史;制置使汪立信呈上新城卧,下诏奖赏。初五,李巨兵败,被元军杀死。此事传到朝廷,下诏沿近各郡严密边防。汪立信升直敷文阁、主管沿江制置司公事、江州知州、主管江西安抚司公事。初十,月亮侵犯晶宿。十二日,沿江制置使姚希得进为宝章阁学士,职任不变。

  九月十九日,召陈奕前往枢密院汇报工作。二十三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二十四日,温州布衣李元老,读书安贫,不事科举,今已一百零四岁,下诏补为迪功郎退休,由本郡开发棒禄。闰九月初一,太白星白天显现。初三,流星放出霞光,大如太白星。十五日,下诏刑部正副长官、大理卿、少卿,年终没有评事可举就推举在京三狱官。十七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二十三日,下诏知县因罪罢免者,即使经赦免,也不得差为紧县、望县官,著为令。二十五日,下诏:“绍兴府火灾,贷给居民钱,到现在已经二年,百姓贫穷值得同情,全部免除,不予征收。”

  冬十月初二,下诏免除四川制总、州县盐酒榷额。初六,月亮侵犯岁星。十一日,以杨栋签书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叶梦鼎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兼太子宾客。十四日,吕文德说派将校抗敌,多逗留不进,而且奏报战功失实,开列姓名上报朝廷。下诏:吕文焕、王达、赵真削夺二级、马王甫削夺一级,其余贬降不等。月亮侵犯五车星。十七日,太白星进人氏宿。二十一日,归化州岑从毅纳土输赋,献丁壮为王臣。诏令改归化为来安州,岑从毅进秩修武郎、知州事,命令世袭职位。二十三日,下诏安丰六安县升为军使。十一月初十,丁大全流窜贵州,招游手立将校,置造弓矢舟揖,放纵仆隶淫虐军民。下诏削夺丁大全贵州团练使职务,移置新州。十一日,资阳寨主万户小哥及其子众家奴叛变来投降,下诏赐小哥姓王,名永坚,补武翼大夫、夔路副总管,重庆府驻扎。十六日,以夏贵知庐州、淮西安抚副使。二十五日,皇孙容州观察使封资国公赵悼去世,赠保静军节度使、广国公。荧惑星、填星合在娄宿。十二月二十九日,吕文德多次上疏辞免兼四川宣抚使,下诏仍兼四川策应使。

  景定四年春正月初一,诏令侍从、台谏、给舍、卿监、郎官以上和制总、监司官员各举所知人才,不拘限名额,不像所举荐者,实行连坐法。初七,林希逸说蒲阳布衣林亦之、陈藻有道之士,林公遇幼承父泽,奉亲不仕,下诏林亦之、陈藻赠迪功郎,林公遇在原官上进赠一官。下诏董宋臣同提举奉安符宝所,仍奉祠禄。十八日,严州发生火灾。二十五日,下诏革除词诉改送之弊。

  二月初三,下诏:吴潜、丁大全党人迁滴已久,远者适当移居近地,近者回到本地,但不复职录用。丁大全在藤州溺死,诏许归葬。下诏俞兴先前失陷沪城,再削夺官品一级。初七,设置官田所,任命刘良贵为提领,陈誓为检阅。初八,太阳周围有光圈环绕。二十五日,吕文德浚筑鄂州、常州、遭州城池完毕,下诏奖赏,守臣韩宣转遥郡承宣使,苏刘义为吉州刺史。

  三月初七,以吕文德为宁武、保康军节度使,职任不变;刘雄飞为枢密都承旨、四少11 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四川总领财赋、夔路转运使。加授姚希得刑部尚书,李庭芝为兵部侍郎,朱祀孙为太府卿,汪立信为太府少卿,职任不变。十二日,太阳周围有赤黄色光圈。十七日,以王坚知和州兼管内安抚使,吕思望知壕州兼淮西招抚使。二十日,以何梦然兼代理知枢密院事。二十七日,下诏知宁国府赵汝谋推行经界,不骚扰百姓而事情办成,职事修举,升直华文阁,职任不变。二十八日,忠州防御使赵贵杰授为福州观察使。

  夏四月初六,月亮侵犯权星。十九日,官田所说,嘉兴知县段浚、宜兴知县叶哲佐买公田不遵原则,下诏罢除他们。二十一日,太阳旁有赤黄色日晕,没有形成环状。

  五月十一日,月亮进人氏宿。十八日,姿州布衣何基,建宁府布衣徐几,皆得理学真传。下诏各补迪功郎,何基为姿州教授兼丽泽书院山长,徐几为建宁府教授兼建安书院山长。十九日,四川制司说:二月四日,元兵进攻嘉定城,马出战抵抗。下诏马援助夔路,迁延削夺一秩,命令他用所转四官代替复职。流星出自角宿距星。

  六月初四,祈祷降雨。初七,京城发生火灾。初八,下诏饶虎臣恢复原官,依旧提举太平兴国宫。十二日,下诏:平江、江阴、安吉、嘉兴、常州、镇江六郡已买公田三百五十多万亩,现在秋成迫近,命令荆湖、江西诸道,仍旧和来。十八日,下诏公田出售成功,刘良贵转两官,陈髻、廖邦杰和六郡官进秩不等。十九日,流星出自河鼓星。二十二日,宰执进呈压牌、《 日厉、啥要、怪武要略和撇宗长ha 、泞宗实录,诏令贾似道以下官员转两官。

  秋七月十四日,救令所进呈泞宗以来宽恤诏令。二十日,以董宋臣为内侍省押班。

  八月初七,董宋臣因病请求收回恩命,请求祠禄,下诏赐假五个月。初八,流星出自天仓星。

  九月初七,下诏赵洲某为太府少卿、淮东总领财赋。十四日,祭祀明堂,大赦。十七日,以何梦然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杨栋同知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叶梦鼎签书枢密院事。

  冬十月十三日,下诏发络钱一百四十万,命令浙西六郡设置公田庄。十八日,命张环为兴元府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兼合州知州。

  十一月二十三日,福州发生火灾。十二月初一,下诏皇太子宫讲官詹事以下,每日轮一人,辰人酉出,专门讲读,备作顾问,以称辅道之实。十三日,下诏:在京置案栅、私自关押囚犯和设置非法狱具,台宪部门严格禁止,违者加刑。二十五日,太白星、岁星顺行。景定五年春正月初一,下诏尊崇经术,考校德行。十七日,出奉哀库珠、香、象、犀等货物拿到场务出售,帮助收回褚币。二十四日,太子右谕德汤汉三次请求退休,授为秘阁修撰、福州知州、福建安抚使。

  二月十七日,流星出自毕宿。十九日,月亮侵犯房宿。二十二日,月亮侵犯斗宿。二十六日,降土。

  三月初六,王坚去世,赠给溢号忠壮。马光祖依旧为观文殿学士、沿江制置使、建康知府、江东安抚使、行宫留守。十四日,太阳周围有光圈环绕。夏四月初二,下诏:管景模妻子陷没,效忠更坚,平时所得棒禄收人,全部拿出抚恤将士,于是造成家境贫乏,特赐给络钱三十万。不久赐给金带。初三,以夏贵为枢密都承旨、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四川总领、夔路转运使。初七,下诏郡县实行乡饮酒礼。初九,月亮进人太微垣。十一日,信阳军将领余元友等率兵防护春耕有功,补转两官资格。十四日,太白星白天显现。二十一日,何梦然、马天骥因台臣弹勃被罢免。二十五日,江万里以资政殿学士知建宁府,李曾伯以观文殿学士知庆元府、沿海制置使。二十六日,太白星、岁星合于娄宿。五月初七,何梦然以资政殿大学士知建宁府。十八日,以杨栋参知政事,叶梦鼎同知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姚希得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马天骥提举洞霄宫。二十一日,流星出自河鼓星,大如太白星。二十二日,安南国奉表谢恩,进贡土特产,下诏退还给安南国,并且赐给金帛,以奖赏他们的恭顺。二十六日,太白星白天显现,经天。六月初一,知瞥州谢,因寇贼焚掠常山县,弃城逃跑,下诏削夺三秩,革职不用。台臣说瞥州詹洒之变,是由于谢任都吏徐信苛取造成的,谢罪重罚轻。下诏斩杀徐信,籍没其家,谢再削夺二秩,勒令停职。初四,下诏饶虎臣恢复资政殿学士,依前为通奉大夫,差遣如旧。十一日,加授李庭芝为宝章阁直学士,职任不变,朱祀孙为右文殿修撰、静江知府、广西经略使,汪立信为秘阁修撰。枢密副都承旨、沿江制置副使兼江州知州、江西安抚使。下诏吕文德职事修举,转一官。月亮侵犯心宿。十五日,祈祷降雨。太白星侵犯天关星。二十二日,命令董宋臣兼主管御前马院、御前酒库。二十五日,荧惑星、岁星并行。二十六日,太白星、月亮并行进人井宿。二十七日,太阳旁有赤黄色光晕。

  秋七月初二,彗星出现在柳宿。初五,下诏避殿减膳,允许中外臣僚直言朝政缺失。初七,流星出自右摄提星,彗星退于鬼宿。初九,彗星退于井宿。甲戊日,京城发生火灾。二十一日,谢奕昌去世,赠少保,追封临海郡王,溢号庄宪。二十二日,填星守毕宿。二十三日,马天骥因台臣弹勃其贪赃,夺职罢祠,其子马时削夺一秩,罢除新任。二十四日,知嘉定府洪涛说:“新繁县御容殿前枯木再荣,殿有太祖像;又顺化人杨嗣光等奉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像来归顺,命令犊藏府中天庆观。”下诏本府选差武臣迎奉到行在,杨嗣光补武阶两资。祈祷降雨。台臣说太子宾客杨栋指彗为蛋尤旗,欺天同君,下诏杨栋罢职予祠。二十六日,彗星退于参宿。

  八月初一,荧惑星与填星聚合。初五,以杨栋知建宁府。十七日,彗星消失。二十三日,彗星又在参宿显现。三十日,彗星化为霞气。

  九月十八日,太阳生出格气。二十二日,内侍李忠辅因台臣弹勃其贪肆欺同,削夺二秩罢免。二十四日,建宁府教授谢仿得在宣城和建康槽司任考官,发策十余问,言权奸误国,赵氏必亡。左司谏舒有开弹勃他怨望诽谤,定罪为大不敬,贬居兴国军。

  冬十月初五,月亮侵犯斗宿。初十,下诏十七界会子日益贬值,都用十八界会子兑换,期限一月。二十四日,下诏推行关子铜钱法,每百作七十七文足,以一兑换十八界会子三。理宗患病,不上朝处理政事。二十五日,大赦。二十六日,理宗去世。遗诏皇太子赵甚即皇帝位。咸淳元年(1265 )三月甲申日,葬于会稽永穆陵。咸淳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溢号为建道备德大功复兴烈文仁武圣明安孝皇帝,庙号理宗。

  评论说:理宗在位时间久长,与宋仁宗一样。但是仁宗在位期间,贤相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理宗在位四十年间,像李宗勉、崔与之、吴潜的贤才,都没有很好地予以重用;而史弥远、丁大全、贾似道之流,暗中弄权,作威作福,却与理宗朝相始终。治理国家的效果比不上仁宗庆历、嘉时期,是很自然的事。蔡州围困金国皇帝的战役,幸亏凭借元朝定下来的元、宋夹攻金国的策略,直到包来完颜守绪的遗骨,俘杀了金国重臣张天纲,回来祭献给太庙祖先和土神,这也算是以此来洗刷了像越国会稽那样的耻辱,报了齐襄之仇;但是由于反过来贪图土地而背弃盟约,军队开进洛阳,于是战争的祸乱再次引起,战事不断,灾祸连接发生,宋朝的疆土一天一天地缩小。郝经奉命出使来到宋朝,贾似道避开向元交纳钱财请和的事不说,欺骗皇上,拘留使臣,扣压真情不报,自然而然地加速了灭亡进程。唉!可惜呀!由于皇上中年以后贪图享乐的欲望已经很多,懒于过问国家的政事,把大权拱手交给了奸臣,经筵性命之讲,只是资以虚谈,本来就没有什么益处。虽然,宋朝自嘉定以来,正邪混乱,国是未定,但自从理宗即位后,首先把王安石从孔庙配祀中赶出,接着升周敦颐等九位名儒从祀孔子庙庭,称赞朱熹《 四书,从而士大变,与前朝立奸党之碑、开伪学之禁相比,难道不是大大有不同的地方吗?身当末世,没有获得大的成效,但后世想以理学复古帝王之治者,考论它对政治统治的作用,实际上应从理宗皇帝开始。庙号为“理”,算是恰如其分。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宋史:本纪·卷四十五_原文及解释翻译

古诗词国学经典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