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宋书:志·卷三十三

作者:沈约 全集:宋书 来源:网络

  五行四

  《五行传》曰:“简宗庙,不祷祠,废祭祀,逆天时,则水不润下。”谓水失 其性而为灾也。又曰:“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恆寒,厥极贫。时则 有鼓妖,时则有鱼孽,时则有豕祸,时则有耳疴,时则有黑眚、黑祥。惟火沴水。” 鱼孽,刘歆传以为介虫之孽,谓蝗属也。

  水不润下:

  魏文帝黄初四年六月,大雨霖,伊、洛溢至津阳城门,漂数千家,流杀人。初, 帝即位,自邺迁洛,营造宫室,而不起宗庙,太祖神主犹在邺。尝于建始殿飨祭如 家人之礼,终黄初不复还邺,而圆丘、方泽、南北郊、社、稷等神位,未有定所。 此简宗庙,废祭祀之罚也。京房《易传》曰:“颛事者知,诛罚绝理,厥灾水。其 水也,雨杀人已陨霜,大风天黄。饥而不损,兹谓泰。厥灾水杀人。避遏有德,兹 谓狂。厥灾水,水流杀人也;已水则地生虫。归狱不解,兹谓追非。厥水寒杀人。 追诛不解,兹谓不理。厥水五谷不收。大败不解,兹谓皆阴。厥水流入国邑,陨霜 杀谷。”

  吴孙权赤乌八年夏,茶陵县鸿水溢出,流漂二百余家;十三年秋,丹阳故鄣等 县又鸿水溢。案权称帝三十年,竟不于建业创七庙,但有父坚一庙,远在长沙,而 郊禋礼礼阙。嘉禾初,群臣奏宜效祀,又弗许。末年虽一南郊,而北郊遂无闻焉。 且三江、五湖、衡、霍、会稽,皆吴、楚之望,亦不见秩,反礼罗阳妖神,以求福 助。天意若曰,权简宗庙,不祷祠,废祭祀,示此罚,欲其感悟也。

  太元元年,又有大风涌水之异。是冬,权南郊,疑是鉴咎征乎?还而寝疾。明 年四月,薨。一曰,权时信纳谮诉,虽陆议勋重,子和储贰,犹不得其终。与汉安 帝听谗、免杨震、废太子同事也。且赤乌中无年不用兵,百姓愁怨。八年秋,将军 马茂等又图逆云。

  魏明帝景初元年九月,淫雨过常,冀、兖、徐、豫四州水出,没溺杀人,漂失 财产。帝自初即位,便淫奢极欲,多占幼女,或夺士妻,崇饰宫室,妨害农战,触 情恣欲,至是弥甚。号令逆时,饥不损役,此水不润下之应也。

  吴孙亮五凤元年夏,大水。亮即位四年,乃立权庙;又终吴世,不上祖宗之号, 不修严父之礼,昭穆之数有阙。亮及休、皓又并废二郊,不秩群神。此简宗庙,不 祭祀之罚也。又是时,孙峻专政,阴胜阳之应乎。

  吴孙休永安四年五月,大雨,水泉涌溢。昔岁作浦里塘,功费无数,而田不可 成,士卒死叛,或自贼杀,百姓愁怨,阴气盛也。休又专任张布,退盛冲等,吴人 贼之之应也。吴孙休永安五年八月壬午,大雨震电,水泉涌溢。

  晋武帝泰始四年九月,青、徐、兖、豫四州大水。七年六月,大雨霖,河、洛、 伊、沁皆溢,杀二百余人。帝即尊位,不加三后祖宗之号。泰始二年,又除明堂南 郊五帝坐,同称昊天上帝,一位而已。又省先后配地之礼。此简宗庙,废祭祀之罚, 与汉成帝同事。一曰,昔岁及此年,药兰泥、白虎文秦凉杀刺史胡烈、牵弘,遣田 璋讨泥。又司马望以大众次淮北御孙皓。内外兵役,西州饥乱,百姓愁怨,阴气盛 也。咸宁初,始上祖宗号,太熙初,还复五帝位。

  晋武帝咸宁元年九月,徐州水。二年七月癸亥,河南魏郡暴水,杀百余人;八 月,荆州郡国五大水。去年采择良家子女,露面入殿,帝亲简阅,务在姿色,不访 德行。有蔽匿者,以不敬论。搢绅愁怨,天下非之。阴盛之应也。咸宁三年六月, 益、梁二州郡国八暴水,杀三百余人;七月,荆州大水;九月,始平郡大水;十月, 青、徐、兖、豫、荆、益、梁七州又水。是时贾充等用事日盛,而正人疏外者多。 咸宁四年七月,司、冀、兖、豫、荆、扬郡国二十大水。

  晋武帝太康二年六月,泰山、江夏大水。泰山流三百家,杀六千余人;江夏亦 杀人。是时平吴后,王浚为元功,而诋劾妄加;荀、贾为无谋,而并蒙重赏。收吴 姬五千,纳之后宫。此其应也。太康四年七月,司、豫、徐、兖、荆、扬郡国二十 大水,伤秋稼,坏屋室,有死者。太康六年三月,青、凉、幽、冀郡国十五大水。 太康七年九月,西方安定等郡国八大水。太康八年六月,郡国八大水。晋惠帝元康 二年,有水灾。元康五年五月,颍川、淮南大水;六月,城阳、东莞大水杀人;荆、 扬、徐、兖、豫五州又大水。是时帝即位已五载,犹未郊祀,烝尝亦多不身亲近。 简宗庙,废祭祀之罚也。班固曰:“王者即位,必郊祀天地,望秩山川。若乃不敬 鬼神,政令违逆,则雾水暴至,百川逆溢,坏乡邑,溺人民,水不润下也。”元康 六年五月,荆、扬二州大水。按董仲舒说,水者,阴气盛也。是时贾后乱朝,宠树 贾、郭。女主专政之应也。元康八年五月,金墉城井水溢。汉成帝时有此妖,班固 以为王莽之象。及赵伦篡位,即此应也。伦废帝于此城,井溢所在,又天意乎!元 康八年九月,荆、扬、徐、兖、冀五州大水。是时贾后暴戾滋甚,韩谧骄猜弥扇, 卒害太子,旋亦祸灭。元康九年四月,宫中井水沸溢。

  晋惠帝永宁元年七月,南阳、东海大水。是时,齐王冏秉政专恣。阴盛之应。 晋惠帝太安元年七月,兖、豫、徐、冀四州水。时将相力政,无尊主心。

  晋孝怀帝永嘉四年四月,江东大水。是时,王导等潜怀翼戴之计。阴气盛也。

  晋元帝太兴三年六月,大水。是时王敦内怀不臣,傲很作威,后终夷灭。大兴 四年七月,大水。明年有石头之败。

  晋元帝永昌二年五月,荆州及丹阳、宣城、吴兴、寿春大水。

  晋明帝太宁元年五月,丹阳、宣城、吴兴、寿阳大水。是时王敦疾害忠良,威 权震主,寻亦诛灭。

  晋成帝咸和元年五月,大水。是时嗣主幼冲,母后称制,庾亮以元舅民望,决 事禁中。阴胜阳也。咸和二年五月戊子,京都大水。是冬,苏峻称兵,都邑涂炭。 咸和四年七月,丹阳、宣城、吴兴、会稽大水。是冬,郭默作乱,荆、豫共讨之, 半岁乃定。咸和七年五月,大水。是时帝未亲务,政在大臣。阴胜阳也。

  晋成帝咸康元年八月,长沙、武陵大水。是年三月,石虎掠骑至历阳,四月, 围襄阳。于是加王导大司马,集徒旅;又使赵胤、路永、刘仕、王允之、陈光五将 军,各帅众戍卫。百姓愁怨。阴气盛也。

  晋穆帝永和四年五月,大水。是时幼主冲弱,母后临朝;又将相大臣,各争权 政。与咸和初同事也。永和五年五月,大水。永和六年五月,大水。永和七年七月 甲辰夜,涛水入石头,死者数百人。去年,殷浩以私忿废蔡谟,遐迩非之。又幼主 在上,而殷、桓交恶,选徒聚甲,各崇私权。阴胜阳之应也。一说涛入石头,江右 以为兵占。是后殷浩、桓温、谢尚、荀羡连年征伐。

  晋穆帝升平二年五月,大水。是时桓温权制朝廷,征伐是专。升平五年四月, 大水。

  晋海西太和六年六月,京都大水,平地数尺,侵及太庙。硃雀大航缆断,三艘 流入大江。丹阳、晋陵、吴国、吴兴、临海五郡又大水,稻稼荡没,黎庶饥馑。初 四年,桓温北伐败绩,十丧其九;五年,又征淮南,逾岁乃克。百姓愁怨之应也。

  晋简文帝咸安元年十二月壬午,涛水入石头。明年,妖贼卢竦率其属数百人入 殿,略取武库三库甲仗,游击将军毛安之讨灭之。

  晋孝武帝太元三年六月,大水。是时孝武幼弱,政在将相。太元五年,大水。 去年氐贼攻没襄阳,又向广陵。于是逼徙江、淮民悉令南渡,三州失业,道馑相望。 谢玄虽破句难等,自后征戍不已。百姓愁怨之应也。太元六年六月,荆、江扬三州 大水。太元十年夏,大水。初八年,破苻坚,自后有事中州,役无已岁。兵民愁怨 之应也。太元十三年十二月,涛水入石头。明年,丁零、鲜卑寇扰司、兖镇戍,西、 北疲于奔命。太元十五年七月,兖州大水。是时缘河纷争,征戍勤悴。太元十七年 六月甲寅,涛水入石头,毁大航,漂船舫,有死者;京口西浦,亦涛入杀人。永嘉 郡潮水涌起,近海四县人民多死。后四年帝崩,而王恭再攻京师。京师亦发大众以 御之。太元十九年七月,荆州、彭城大水伤稼。太元二十年,荆州、彭城大水。太 元二十一年五月癸卯,大水。是时政事多弊,兆庶非之。

  晋安帝隆安三年五月,荆州大水。去年,殷仲堪举兵向京都;是年春,又杀郗 恢。阴盛作威之应也。仲堪寻亦败亡。隆安五年五月,大水。是时司马元显作威陵 上,又桓玄擅西夏,孙恩乱东国。阴胜阳之应也。

  晋安帝元兴二年十二月,桓玄篡位。其明年二月庚寅夜,涛水入石头。是时贡 使商旅,方舟万计,漂败流断,骸胔相望。江右虽有涛变,未有若斯之甚。三月, 义军克京都,玄败走,遂夷灭。元兴三年二月己丑朔夜,涛水入石头,漂没杀人, 大航流败。

  晋安帝义熙元年十二月己未,涛水入石头。义熙二年十二月己未夜,涛水入石 头。明年,骆球父环潜结桓胤、殷仲文等谋作乱,刘稚亦谋反,凡所诛灭数十家。 义熙三年五月丙午,大水。义熙四年十二月戊寅,涛水入石头。明年,王旅北讨鲜 卑。义熙六年五月丁巳,大水。乙丑,卢循至蔡洲。义熙八年六月,大水。义熙九 年五月辛巳,大水。义熙十年五月丁丑,大水;戊寅,西明门地穿涌水出,毁门扉 及限;七月乙丑,淮北灾风大水杀人。义熙十一年七月丙戌,大水,淹渍太庙,百 官赴救。明年,王旅北讨关、河。

  宋文帝元嘉五年六月,京邑大水。七年,右将军到彦之率师入河。元嘉十一年 五月,京邑大水。十三年,司空檀道济诛。元嘉十二年六月,丹阳、淮南、吴、吴 兴、义兴五郡大水,京邑乘船。元嘉十八年五月,江水泛溢,没居民,害苗稼。明 年,右军将军裴方明率雍、梁之众伐仇池。元嘉十九年、二十年,东诸郡大水。元 嘉二十九年五月,京邑大水。

  孝武帝孝建元年八月,会稽大水,平地八尺。后二年,虏寇青、冀州,遣羽林 军卒讨伐。孝武帝大明元年五月,吴兴、义兴大水。大明四年八月,雍州大水。大 明四年,南徐、南兖州大水。

  后废帝元徽元年六月,寿阳大水。

  顺帝升明元年七月,雍州大水,甚于关羽樊城时。升明二年二月,于潜翼异山 一夕五十二处水出,流漂居民。七月丙午朔,涛水入石头,居民皆漂没。

  恆寒:

  庶征之恆寒,刘歆以为“大雨雪、及未当雨雪而雨雪、及大雨雹、陨霜杀菽草, 皆常寒之罚也”。京房《易传》曰:“有德遭险,兹谓逆命。厥异寒。诛罚过深, 当燠而寒,尽六日,亦为雹。害正不诛,兹谓养贼。寒七十二日,杀飞禽。道人始 去,兹谓伤。其寒物无霜而死,涌水出。战不量敌,兹谓辱命。其寒虽雨物不茂。”

  吴孙权嘉禾三年九月朔,陨霜伤谷。按刘向说:“诛罚不由君出,在臣下之象 也”。是时校事吕壹专作威福,与汉元帝时石显用事陨霜同应。班固书九月二日, 陈寿言朔,皆明未可以伤谷也。壹后亦伏诛。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 亡法。厥灾霜,夏杀五谷,冬杀麦。诛不原情,兹谓不仁。其霜夏先大雷风,冬先 雨,乃陨霜,有芒角。贤圣遭害,其霜附木不下地。佞人依刑,兹谓私贼。其霜在 草根土隙间。不教而诛,兹谓虐。其霜反在草下。”

  嘉禾四年七月,雨雹,又陨霜。案刘向说:“雹者阴胁阳”。是时吕壹作威用 事,诋毁重臣,排陷无辜。自太子登以下,咸患毒之,而壹反获封侯宠异。与《春 秋》公子遂专任,雨雹同应也。汉安帝信谗,多杀无辜,亦雨雹。董仲舒曰“凡雹 皆为有所胁,行专一之政”故也。

  吴孙权赤乌四年正月,大雪,平地深三尺,鸟兽死者太半。是年夏,全琮等四 将军攻略淮南、襄阳,战死者千余人。其后权以谗邪,数责让陆议,议愤恚致卒。 与汉景、武大雪同事也。赤乌十一年四月,雨雹。是时权听谗,将危太子。其后硃 据、屈晃以迕意黜辱,陈象以忠谏族诛,而太子终废。此有德遭险,诛罚过深之应 也。

  晋武帝泰始六年冬,大雪。泰始七年十二月,大雪。明年。有步阐、杨肇之败, 死伤甚众。泰始九年四月辛未,陨霜。是时贾充亲党比周用事。与鲁定公、汉元帝 时陨霜同应也。

  晋武帝咸宁三年八月,平原、安平、上党、秦郡霜害三豆。咸宁三年八月,河 间暴风寒冰,郡国五陨霜伤谷。是后大举征吴,马隆又帅精勇讨凉州。咸宁五年五 月丁亥,钜鹿、魏郡雨雹伤禾、麦;辛卯,雁门雨雹伤秋稼#咸宁五年六月庚戌, 汲郡、广平、陈留、荥阳雨雹;丙辰,又雨雹,损伤秋麦千三百余顷,坏屋百三十 余间;癸亥,安定雨雹;七月丙申,魏郡又雨雹;闰月壬子,新兴又雨雹;八月庚 子,河东、弘农又雨雹,兼伤秋稼三豆。

  晋武帝太康元年三月,河东、高平霜雹,伤桑、麦;四月,河南、河内、河东、 魏郡、弘农雨雹,伤麦、豆;五月,东平、平阳、上党、雁门、济南雨雹,伤禾、 麦、三豆。太康元年四月庚午,畿内县二及东平范阳县雨雹;癸酉,畿内县五又雨 雹。是时王浚有大功,而权戚互加陷抑,帝从容不断。阴胁阳之应也。太康二年二 月辛酉,殒霜于济南、琅邪,伤麦;壬申,琅邪雨雪伤麦;三月甲午,河东陨霜害 桑。太康二年五月丙戌,城阳、章武、琅邪伤麦;庚寅,河东、乐安、东平、济阴、 弘农、濮阳、齐国、顿丘、魏郡、河内、汲郡、上党雨雹,伤禾稼。太康二年六月, 郡国十六雨雹。太康三年十二月,大雪。太康五年七月乙卯,中山、东平雨雹,伤 秋稼。太康五年七月甲辰,中山雨雹;九月,南安大雪折木。太康六年二月,东海 霜伤桑、麦。太康六年三月戊辰,齐郡临菑、长广不其等四县,乐安梁邹等八县, 琅邪临沂等八县,河间易城等六县,高阳北新城等四县,陨霜伤桑、麦。太康六年 六月,荥阳、汲郡、雁门雨雹。太康八年四月,齐国、天水二郡陨霜;十二月,大 雪。太康九年正月,京都大风雨雹,发屋拔木;四月,陇西陨霜。太康十年四月, 郡国八陨霜。

  晋惠帝元康二年八月,沛及汤阴雨雹。元康三年四月,荥阳雨雹;弘农湖、华 阴又雨雹,深三尺。是时贾后凶淫专恣,与《春秋》鲁桓夫人同事。阴气盛也。元 康五年六月,东海雨雹,深五寸;十二月,丹阳雨雹。元康五年十二月,丹阳建业 大雪。元康六年三月,东海陨霜杀桑、麦。元康七年五月,鲁国雨雹;七月,秦、 雍二州陨霜杀稼。元康九年三月旬有八日,河南、荥阳、颍川陨霜伤禾;五月,雨 雹。是时贾后凶躁滋甚,是冬遂废愍怀。

  晋惠帝永宁元年七月,襄城雨雹。是时齐王冏专政。十月,襄城、河南、高平、 平阳风雹,折木伤稼。晋惠帝光熙元年闰八月甲申朔,霰雪。刘向曰:“盛阳雨水 汤热,阴气胁之,则转而为雹。盛阴雨雪凝滞,阳气薄之,则散而为霰。”今雪非 其时,此听不聪之应也。

  晋孝怀帝永嘉元年十二月冬,雪平地三尺。永嘉七年十月庚午,大雪。

  晋愍帝建兴元年十一月戊午,会稽大雨震电。己巳夜,赤气曜于西北。是夕, 大雨震电。庚午,大雪。案刘向说,“雷以二月出,八月入”。此月雷电者,阳不 闭藏也。既发泄而明日便大雪,皆失节之异也。是时刘载僭号平阳,李雄称制于蜀, 九州幅裂,西京孤微。为君失时之象。

  晋元帝太兴二年三月丁未,成都风雹杀人。太兴三年三月,海盐郡雨雹。是时 王敦陵上。

  晋元帝永昌二年十二月,幽、冀、并三州大雪。

  晋明帝太宁元年十二月,幽、冀、并州大雪。太宁二年四月庚子,京都大雨雹, 燕雀死。太宁三年三月丁丑,雨雹;癸巳,陨霜;四月,大雨雹。是年帝崩,寻有 苏峻之乱。

  晋成帝咸和六年三月癸未,雨雹。是时帝幼弱,政在大臣。咸和九年八月,成 都雪。其日李雄死。晋成帝咸康二年正月丁巳,皇后见于太庙。其夕雨雹。

  晋康帝建元元年八月,大雪。是时政在将相,阴气盛也。与《春秋》鲁昭公时 季孙宿专政同事。刘向曰:“凡雨,阴也,雪又雨之阴也。出非其时,迫近象也。”

  晋穆帝永和三年八月,冀方大雪,人马多冻死。永和五年六月,临漳暴风震霆, 雨雹大如升。永和十年五月,凉州雪。明年八月,桴罕护军张瓘帅宗混等攻灭张祚, 更立张曜灵弟玄靓。京房《易传》曰:“夏雨雪,戒臣为乱。”永和十一年四月壬 申朔,雪;十二月戊午,雷;己未,雷。是时帝幼,母后称制,政在大臣。晋穆帝 升平二年正月,大雪。

  晋孝武帝太元二年四月己酉,雨雹;十二月,大雪。是时帝幼弱,政在将相。 太元十二年四月己丑,雨雹。是时有事中州,兵役连岁。太元二十年五月癸卯,上 虞雨雹。太元二十一年四月丁亥,雨雹。是时张夫人专幸,及帝暴崩,兆庶尤之。 太元二十一年十二月,连雪二十三日。是时嗣主幼冲,冢宰专政。

  晋安帝隆安二年三月乙卯,雨雹。是秋,王恭、殷仲堪入伐,终皆诛。晋安帝 元兴二年十二月,酷寒过甚。是时桓玄篡位,政事烦苛,是其应也。晋氏失在舒缓, 玄则反之。刘向曰:“周衰无寒岁,秦灭无燠年。”此之谓也。元兴三年正月甲申, 霰雪,又雷。雷霰不应同日,失节之应也。二月,义兵起,玄败。元兴三年四月丙 午,江陵雨雹。是时安帝蒙尘。

  晋安帝义熙元年四月壬申,雨雹。是时四方未一,钲鼓日戒。义熙五年三月己 亥,雪深数寸。义熙五年五月癸巳,溧阳雨雹;九月己丑,广陵雨雹。明年,卢循 至蔡洲。义熙五年九月己丑,广陵雨雹。义熙六年正月丙寅,雪,又雷。义熙六年 五月壬申,雨雹。义熙八年四月辛未朔,雨雹;六月癸亥,雨雹,大风发屋。是秋, 诛刘籓等。义熙十年四月辛卯,雨雹。

  宋文帝元嘉九年春,京都雨雹,溧阳、盱眙尤甚,伤牛马,杀禽兽。元嘉十八 年三月,雨雹。二十五虏寇青州。元嘉二十五年正月,积雪冰寒。元嘉二十九年五 月,盱眙雨雹,大如鸡卵。三十年,国家祸乱,兵革大起。

  孝武帝大明元年十二月庚寅,大雪,平地二尺余。明年,虏侵冀州,遣羽林军 北讨。

  明帝泰始五年四月壬辰,京邑雨雹。

  后废帝元徽三年五月乙卯,京邑雨雹。

  雷震:

  魏明帝景初中,洛阳城东桥、洛水浮桥桓楹,同日三处俱震;寻又震西城上候 风木飞乌。时劳役大起,帝寻晏驾。

  吴孙权赤乌八年夏,震宫门柱;又击南津大桥桓楹。

  孙亮建兴元年十二月朔,大风震电;是月又雷雨。义同前说。亮终废。

  晋武帝太康六年十二月甲申朔,淮南郡震电。太康七年十二月己亥,毗陵雷电, 南沙司盐都尉戴亮以闻。太康十年十二月癸卯,庐江、建安雷电大雨。

  晋惠帝永康元年六月癸卯,震崇阳陵标西南五百步,标破为七十片。是时贾后 陷害鼎辅,宠树私戚。与汉桓帝时震宪陵寝同事也。后终诛灭。晋惠帝永兴二年十 月丁丑,雷电。

  晋怀帝永嘉四年十月,震电。

  晋元帝永昌二年七月丙子朔,雷震太极殿柱。永昌二年十一月,会稽、吴郡雨 震电。

  晋明帝太宁元年七月丙子朔,震太极殿柱。

  晋成帝咸和元年十月己巳,会稽郡大雨震电。咸和三年六月辛卯,临海大雷, 破郡府内小屋柱十枚,杀人。咸和三年九月二日立冬,会稽震电。咸和四年十二月, 吴郡、会稽震电。咸和四年十二月,丹阳震电。

  晋穆帝永和七年十月壬午,雷雨、震电。晋穆帝升平元年十一月庚戌,雷;乙 丑,又雷。升平五年十月庚午,雷发东南。

  晋孝武帝太元五年六月甲寅,雷震含章殿四柱。太元五年十二月,雷声在南方。 太元十四年七月甲寅,震宣阳门西柱。

  晋安帝隆安二年九月壬辰,雨雷。晋安帝元兴三年,永安皇后至自巴陵。将设 仪导入宫,天雷,震人马各一俱殪。晋安帝义熙四年十一月辛卯朔,西北疾风;癸 丑,雷。义熙五年六月丙寅,震太庙,破东鸱尾,彻壁柱。义熙六年正月丙寅,雷; 丁卯,又雪。义熙六年十二月壬辰,大雷。义熙九年十一月甲戌,雷;乙亥,又雷。

  宋文帝元嘉四年十一月癸丑,雷。元嘉五年六月丙寅,震太庙,破东鸱尾,彻 壁柱。元嘉六年正月丙寅,雷且雪。元嘉七年十月丙子,雷。元嘉八年十二月庚辰, 雷。元嘉九年十一月甲戌,雷且雪。元嘉十四年,震初宁陵口标,四破至地。十七 年,废大将军彭城王义康。骨肉相害,自此始也。

  前废帝景和元年九月甲午,雷震。明帝泰始二年九月辛巳,雷震。泰始四年十 月辛卯,雷震。泰始四年十一月癸卯朔,雷震。泰始五年十一月乙巳,雷震。泰始 六年十一月庚午,雷。

  后废帝元徽三年九月戊戌,雷。元徽三年九月丁未,雷。元徽三年九月戊午, 雷震。元徽三年十月辛未,雷;甲戌,又雷。

  从帝升明三年二月二十四日丙申,震建阳门。

  鼓妖:

  晋惠帝元康九年三月,有声若牛,出许昌城。十二月,废太子,幽于许宫。按 《春秋》晋文公柩有声如牛,刘向以为鼓妖。其说曰:“声如此,怒象也。将有急 怒之谋,以生兵甲之祸。”此其类也。明年,贾后遣黄门孙虑杀太子,击以药杵, 声闻于外。

  苏峻在历阳,外营将军鼓自鸣,如人弄鼓者。峻手自斫之,曰:“我乡土时有 此,则城空矣。”俄而作乱夷灭。此听不聪之罚,鼓妖先作也。石虎末,洛阳城西 北九里石牛在青石趺上,忽鸣唤,声闻四十里。虎遣人打落两耳及尾,铁钉钉四脚。

  晋孝武太元十五年三月己酉朔,东北有声如雷。案刘向说以为:“雷当托于云, 犹君托于臣。”无云而雷,此君不恤下,下民将叛之象也。及帝崩而天下渐乱,孙 恩、桓玄交陵京邑。

  吴兴长城县夏架山有石鼓,长丈余,面径三尺所,下有盘石为足,鸣则声如金 鼓,三吴有兵。晋安帝隆安中大鸣,后有孙灵秀之乱。

  鱼孽:

  魏齐王嘉平四年五月,有二鱼集于武库屋上。此鱼孽也。王肃曰:“鱼生于渊, 而亢于屋,介鳞之物,失其所也。边将其殆有弃甲之变乎。”后果有东关之败。干 宝又以为高贵乡公兵祸之应。二说皆与班固旨同。

  晋武帝太康中,有鲤鱼二见武库屋上。干宝曰:“武库兵府,鱼有鳞甲,亦兵 类也。鱼既极阴,屋上太阳,鱼见屋上,象至阴以兵革之祸干太阳也。”至惠帝初, 诛杨骏,废太后,矢交馆阁。元康末,贾后谤杀太子,寻亦诛废。十年间,母后之 难再兴,是其应也。自是祸乱构矣。京房《易妖》曰:“鱼去水,飞入道路,兵且 作。”

  蝗虫:

  魏文帝黄初三年七月,冀州大蝗,民饥。案蔡邕说:“蝗者,在上贪苛之所致 也。”是时孙权归从,帝因其有西陵之役,举大众袭之,权遂背叛。

  晋武帝泰始十年六月,蝗。是时荀、贾任政,疾害公直。

  晋孝怀帝永嘉四年五月,大蝗,自幽、并、司、冀至于秦、雍,草木牛马毛鬣 皆尽。是时天下兵乱,渔猎生民,存亡所系,唯司马越、苟晞而已,而竞为暴刻, 经略无章。

  晋愍帝建兴四年六月,大蝗。去岁胡寇频攻北地、冯翊,暐允等悉众御之。是 时又御刘曜,为曜所破,西京遂溃。

  晋元帝太兴元年六月,兰陵合乡蝗,害禾稼。乙未,东莞蝗虫纵广三百里,害 苗稼。太兴元年七月,东海、彭城、下邳、临淮四郡蝗虫害禾、豆。太兴元年八月, 冀、青、徐三州蝗食生草尽,至于二年。是时中州沦丧,暴乱滋甚。太兴二年五月, 淮陵、临淮、淮南、安丰、庐江诸郡蝗食秋麦。太兴三年五月癸丑,徐州及扬州江 西诸郡蝗,吴民多饿死。去年,王敦并领荆州,苛暴之衅,自此兴矣。又是年初, 徐州刺史蔡豹帅众伐周抚。

  晋孝武帝太元十五年八月,兖州蝗。是时丁零寇兖、豫,鲜卑逼河南,征戍不 已。太元十六年五月,飞蝗从南来,集堂邑县界,害苗稼。是年春,发取江州兵营 甲士二千人家口六七千人,配护军及东宫,后寻散亡殆尽;又边将连有征杀。

  豕祸:

  吴孙皓宝鼎元年,野豕入右司马丁奉营。此豕祸也。后奉见遣攻谷阳,无功反, 皓怒,斩其导军。及举大众北出,奉及万彧等相谓曰:“若至华里,不得不各自还 也。”此谋泄,奉时虽已死,皓追讨谷阳事,杀其子温,家属皆远徙。豕祸之应也。 龚遂曰:“山野之兽,来入宫室,宫室将空。”又其象也。

  晋孝怀帝永嘉中,寿春城内有豕生两头而不活。周馥取而观之。时通数者窃谓 曰:“夫豕,北方之畜,胡、狄象也。两头者,无上也。生而死,不遂也。天意若 曰,勿生专利之谋,将自致倾覆也。”周馥不悟,遂欲迎天子,令诸侯,俄为元帝 所败。是其应也。石勒亦寻渡淮,百姓死者十八九。

  晋愍帝建武元年,有豕生八足。听不聪之罚也。京房《易传》曰:“凡妖作, 各象其类。足多者,所任邪也。”是后有刘隗之变。

  晋成帝咸和六年六月,钱塘民家豭豕生两子,皆人面,如胡人状,其身犹豕。 京房《易妖》曰:“豕生人头豕身者,邑且乱亡。”此豭豕而产,异之甚者也。

  晋孝武帝太元十年四月,京都有豕,一头二身八足。十三年,京都民家豕产子, 一头二身八足。并与建武同妖也。是后宰相沈酗,不恤朝政,近习用事,渐乱国纲, 至于大坏也。

  黑眚黑祥:

  晋孝怀帝永嘉五年十二月,黑气四塞。近黑祥也。

  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三月,幸京口。有黑气暴起,占有兵。明年,虏南寇至瓜 步,饮马于江。

  火沴水:

  晋武帝太康五年六月,任城、鲁国池水皆赤如血。案刘向说,近火沴水也。听 之不聪之罚也。京房《易传》曰:“淫于色,贤人潜,国家危,厥异水流赤。”

  晋穆帝升平三年二月,凉州城东池中有火;四年四月,姑臧泽水中又有火。此 火沴水之妖也。明年,张天锡杀中护军张邕。邕,执政臣也。

  晋安帝元兴二年十月,钱塘临平湖水赤。桓玄讽吴郡使言开除,以为己瑞。俄 而玄败。

关键词:宋书,志

解释翻译
[挑错] [我来完善]

  《五行传》说:“轻慢宗庙,不祷神求福,废弃祭祀上天和祖宗的礼仪,不顺从天时,那就会出现水不润下的现象。”这是指水失去其本性而成为灾异。又说:“耳听不灵敏,这就叫做不商量。它带来的灾害是褊急,给它的惩罚是恒寒,给它的忧患是极贫。有时出现不祥的怪声,有时出现鱼孽,有时出现猪怪异而带来灾祸,有时出现耳痫,有时出现黑眚、黑祥。火克水。”鱼孽,刘歆解释,认为是甲虫之孽,指蝗一类带来的灾害。

  魏文帝黄初四年六月,大雨连绵,伊、洛两条河的水暴涨到津阳城门,冲毁了数千家房屋,淹死了人。原先,文帝刚刚即位的时候,把都城从邺迁到了洛阳,营造宫室,可是却没有建立宗庙,太祖的神主还在邺。文帝曾经在建主过摆设祭品祭祀左担,可是礼仪却如同普通人家祭祖,太祖在整个黄初年间也没有再返回邺,而圆丘、方泽、南北郊、社、稷等神位,都还没有确定的位置。大霖雨是对文帝轻慢宗庙、废弃祭祀上天和祖宗的罪遇的惩罚。京房《易传》说:“独断专行,虚妄失实,诛罚不依常理,它的灾害是水患。水患来自大雨,淹死人后天降霜,起大风,天变黄。遭受饥荒而不知谦退,造就叫做骄纵。它带来的灾祸是水患,水要淹死人。远离有德之人,阻遏贤路,这就叫做傲慢。它带来的灾害是水患,水要淹死人;水退之后地上会出现虫害。把罪过推诿给无罪的平民.无休无止,造就叫做坚持错误不肯改过。它带来的灾祸是水患又寒冷异常,要冻死人。追溯以前的罪责却不宽松,造就叫做不通事理。其水患造成五谷不收。遇上大的祸事不知道禳解,造就叫做皆阴。其水患是水流入国都,同时降霜冻死谷物。”

  吴孙权赤乌八年夏,茶陵县洪水泛滥,冲毁二百余家房屋;赤乌十三年秋,丹阳故鄣等县又有洪水泛滥。据考查,孙权称帝三十年,竟然不在建业创建七庙,衹设其父孙坚一庙,而且远在长沙,而祭天的郊里之礼皆不完备。嘉禾初年,群臣上奏,说是应当举行祭祀天地的郊祀之礼,孙权又不答应。孙权在位之末年,虽然在南郊进行了一次祭天之礼,而北郊祭祀最终还是没有听说。况且三江、五湖、衡山、霍山、会稽山,都是吴、楚著名的山川之望,孙权也从不进行祭祀,反而礼祀罗阳妖神,以求降福和保佑。上天的意思像是在说,孙权简慢宗庙,不祷神求福,废弃祭祀上天和祖宗的礼仪,所以降下这灾害以示惩罚,想要使孙权感悟。

  太元元年,又出现大风、喷泉暴涌的妖异。造年冬天,孙权在南郊祭天。恐怕这是见到灾异征兆知道鉴戒吧。孙权祭天返回后就患病,第二年四月,孙权逝世。另一种说法,当时孙权听信接纳谗言和诬告,即使有功且居于高位的陆议,身为太子的亲子孙和,尚且不能始终保住自己。陆议愤恚而卒,太子屘p被废黜后害死。这和选塞童听信谗言、免去握雳官爵÷废黜太子是同类的事。况且赤乌年间没有一年不出兵打仗,百姓愁苦怨恨。壶昼八年秋,将军区芦等人又图谋叛逆。

  魏明帝景初元年九月,久雨超过平常年份,冀、兖、徐、辽四州河水泛滥,淹死百姓,冲走财物。明帝从即位之初,就奢侈无度,尽情享受,他占有很多幼女,时或夺取士入之妻,修饰宫室,妨害农耕和作战。明帝纵情恣欲,到这时更严重,发布政令往往违背时令,发生饥荒也不减少劳役。这是水不润下的应验。

  吴孙亮五凤元年夏,发生大水灾。孙亮即位四年,才建立逊权庙,而直到吴国灭亡,孙亮始终不给祖宗加封尊号,不行崇敬父辈的礼仪,宗法、敬祖的礼数有欠缺。孙亮以及孙休、孙皓又废弃在南北郊祭天地的礼仪,不祭祀众神。大水灾是对怠慢宗庙,不行祭祀之惩罚。况且在当时,孙峻专权,发大水恐怕又是阴胜阳的应验吧。

  吴孙休永安四年五月,下大雨,河水泛滥,泉水喷涌。上一年修造浦里塘,人力财力耗费无数,而造田却不能成功,士卒有的死,有的叛逃,有的自相残杀,百姓愁苦怨恨,这是阴气盛的缘故。孙休又宠任张布,让张布专权,贬退盛冲等人,吴人又杀死张布。造就是河水泛滥、泉水喷涌的应验。

  吴孙休永安五年八月壬午曰,下大雨,又有雷电,河水泛滥,泉水喷涌。

  晋武帝泰始四年九月,青、徐、兗、豫四州发生大水灾;泰始七年六月,天降大霖雨,河、洛、伊、沁等河水都泛滥,淹死二百余人。武帝登上帝位,不给三位祖宗加尊号,泰始二年,又除去明堂南郊五帝神位,五帝同称昊天上帝,祇设一个神位而已。又省去先王配祀地祇之礼。大水灾是对简慢宗庙、废弃祭祀的惩罚,这和汉成帝之事相同。另一种说法,上一年和遣一年,药兰泥、白虎文秦、凉攻杀刺史胡烈、牵弘,朝廷派田璋进讨泥。又司马望率领大军驻扎在淮北抵御孙皓。内外兵役不断。西州又出现饥荒动乱,百姓愁苦怨恨,这都是阴气盛的表现。咸宁初年,才给祖宗司马懿等人上尊号,太熙初年,才恢复五帝的神位。

  晋武帝咸宁元年九月,途丛发生水灾;威空二年七月癸亥日,河南魏郡突发水灾,淹死一百余人;八月,荆州所属郡国五处发生大水灾。前一年选送良家女子入宫,露出面孔上殿,由亘游亲自审看挑选,衹注重姿色,不问德行。有藏匿女儿的人,按不敬朝廷判罪。措绅愁苦怨恨,天下人都指责这种做法。水灾就是阴盛的应验。

  咸宁三年六月,益、銮二州所属郡国有八处突发水灾,淹死三百余人;七月,荆州发生大水灾;九月,始平郡发生大水灾;十月,青、徐、兖、豫、荆、益、梁七州又发生水灾。当时贾充等掌握朝政,权势曰盛,而忠直大臣被疏远而出京的人很多。咸宁四年七月,司、冀、兖、豫、荆、扬等州所属郡国二十处发生大水灾。

  晋武帝太康二年六月,泰山、江夏发生大水灾。泰山洪水冲毁三百家房屋,淹死六千余人;辽夏也淹死了人。当时平定吴后,王浚是大功臣,但诋毁之辞、弹劾的奏书却随意加在他身上;苟勖、贾充毫无谋划之力,却都受到重赏。逮童又收罗昱迩女子五千,置于后宫。造就是大水灾的应验。太康四年七月,司、逸、涂、查、趔、握等州所属郡国二十处发生大水灾,伤害了秋天的庄稼,房屋崩塌,有人被淹死。太康六年三月,直、远、幽,冀等州所属郡国十五处发生大水灾。太康七年九月,西方塞宣等郡国八处发生大水灾。太康八年六月,郡国共有八处发生大水灾。晋惠帝元康二年,有水灾。

  元康五年五月,颍川、淮南发生大水灾;六月,城阳、东莞发生大水灾,淹死了人;荆、扬、徐、兗、豫五州又发生大水灾。当时惠帝即位已经五年,还未进行郊祀,祭祀也多不亲身近前。水灾是对简慢宗庙、废弃祭祀礼仪的惩罚。班固说:“为君王的人即位,一定要郊祀天地,望祭山川。假如不敬鬼神,政令违逆天意,那么就会突然出现泉水喷涌,河水逆流,四处泛滥,冲毁村庄,淹死人民,这是水不润下的表现。”

  元康六年五月,荆、扬二州发生大水灾。据董仲舒的说法,发生水灾是因为阴气盛。当时贾后乱政,培植宠信贾、郭。大水灾就是买后独揽朝政的应验。

  元康八年五月,金墉城井水外溢。汉成帝时也曾出现这种妖异,蠹因认为是王莽篡位的征兆。趟王司马伦篡位,就是井水外溢的应验。司马伦废黜塞帝之后,把塞童囚禁在金掳继,那正是井水外溢的地方,这恐怕又是天意吧。元康八年九月,荆、扬、徐、兖、冀五州发生大水灾。当时贾后暴戾酷虐变本加厉,韩谧骄横猜疑也更加厉害,最终谋害了太子,不久他二人也遇祸被杀。元康九年四月,宫中井水翻滚溢出。

  晋惠帝永宁元年七月,南阳、东海发生大水灾。当时齐王司马同独掌朝政,恣意妄为。水灾是阴盛的应验。晋惠帝太安元年七月,兗、豫、徐、冀四州发生水灾。当时将相凭藉武力施行暴政,全无尊重君王之心。

  晋孝怀帝永嘉四年四月,江东发生大水灾。当时王婆等人暗中怀有拥戴元帝之心。水灾是阴气盛的应验。

  晋元帝太兴三年六月,发生大水灾。当时王堑不甘为臣,心怀篡逆之心,倨傲狠毒,作威作福。最终被荡乎诛灭。大兴四年七月,发生大水灾。第二年,朝廷军队在石头战败。

  晋元帝永昌二年五月,荆州以及丹阳、宣城、吴兴、寿春等处发生大水灾。

  晋明帝太宁元年五月,丹阳、宣城、吴兴、寿阳发生大水灾。当时王敦妒嫉陷害忠良大臣。威势和权力都压倒皇上。不久他就被诛减。

  晋成帝咸和元年五月,发生大水灾。当时继位君主幼小,母后临朝听政,庾亮凭藉大舅的身份和在百姓中的声望,在宫中决断朝廷大事。水灾是对阴胜阳现象的惩戒。

  咸和二年五月戊子曰,京城发生大水灾。当年冬天,苏峻举兵反叛,京城生灵涂炭。咸和四年七月,丹阳、宣城、吴兴、会稽发生大水灾。当年冬天,郭默发动叛乱,荆州、豫州合兵攻讨他,半年之后才乎定叛乱。咸和七年五月,发生大水灾。当时成帝还没有亲自处理政事,朝政由大臣掌握。水灾是对阴胜阳现象的惩戒。

  晋成帝咸康元年八月,长沙、武陵发生大水灾。当年三月,石虎手下抢掠骑兵前进到历阳,四月,石虎围攻襄阳。朝廷于是加封王遵为大司马,调集军队;又派赵胤、路永、刘仕、王立之、陆光五位将军,各人率领军队去戍守要冲,保卫京城。百姓愁苦怨恨。水灾是对阴气炽盛现象的惩戒。

  晋穆帝永和四年五月,发生大水灾。当时继位君主年纪幼小,母后临朝听政,将相大臣,各自争权夺利。造和咸和初年的事相同。永和五年五月,发生大水灾。永和六年五月,发生大水灾。永和七年七月甲辰日晚上,江水涌入石头城淹死数百人。前一年,里造因为私人恩怨罢免蔡谨官职,远近的人都指责这件事。又年幼的君王在位,而殷造、但温互相憎恨仇视,各自选用党徒,聚集士兵,扩大自己的权势。水灾是对阴胜阳的惩戒。另一种说法,江水涌入石头城,江右人认为是战争的征兆。以后殷浩、桓温、谢尚、荀羡连年征伐不断。

  晋穆帝升平二年五月,发生大水灾。当时桓温把持朝政,擅行征伐。升平五年四月,发生大水灾。

  晋海西太和六年六月,京都发生大水灾,平地有数尺深的水,水势侵及太庙。浮桥朱雀大垃的缆绳断裂,有三艘船漂入大江。丹阳、晋陵、吴国、吴兴、临海等五郡又发生大水灾,稻及其他庄稼都被淹没毁坏,百姓遭受饥荒。起初,还在左扭四年的时候,桓温北伐大败,出征军队丧失了十分之九;太和五年,又出征淮南,经过一年多的作战才将进直攻克。水灾是百姓愁苦怨恨的应验。

  晋简文帝咸安元年十二月壬午,江水涌入石头城。第二年,妖贼卢竦率领他的数百部属进入朝堂,抢走武库中三个库房的锁甲和武器。游击将军王毛安攻讨卢竦,把他诛灭。

  晋孝武帝太元三年六月,发生大水灾。当时孝武帝年纪幼小,朝政由将相掌握。

  太元五年,发生大水灾。前一年,氐贼攻陷塞堡,又直趋庐壁。于是朝廷逼令江、淮百姓迁徙,要他们全部南渡,三州百姓丢弃家业,道路上饿死的尸首一个接着一个。谢玄虽然击败句难等人,但从此以后,征戍年年不停。大水灾是百姓愁苦怨恨的应验。太元六年六月,荆、江、扬三州发生大水灾。太元十年夏,发生大水灾。在此之前,太元八年,朝廷军队击败苻坚,自此以后年年对中州用兵,征役没有一年停止。水灾足兵士、百姓愁苦怨恨的应验。太元十三年十二月,江水涌入石头城。第二年,丁零、鲜卑进犯侵扰司州、兖州,朝廷派兵戍守,西、北疲于奔命。太元十五年七月,兖州发生大水灾。当时沿黄河战争不断,征戍士兵十分劳苦。太元十七年六月甲寅曰,江水涌入石头城,冲毁大航浮桥,冲走搭桥的船,淹死了人;京口西浦,也因潮水涌入而死了人。永嘉郡潮水涌上岸,近海四县百姓多数被淹死。后四年孝武帝去世,而王恭两次进攻京城。朝廷也在京城征发士兵抵御王恭。太元十九年七月,荆州、彭城发生大水灾,损坏了庄稼。太元二十年,荆州、彭城发生大水灾。太元二十一年五月癸卯日,发生大水灾。当时政事多弊病,百姓都指责当政者。

  晋安帝隆安三年五月,荆州发生大水灾.前一年殷仲堪发兵进逼京城。这年春天,殷仲堪又杀害郗恢。水灾是阴盛欺凌阳的应验。殷仲堪不久也兵败而死。隆安五年五月,发生大水灾.,当时司马元显作威作福,欺凌君王,又桓玄独占西夏,孙恩在柬部叛乱。水灾正是阴胜阳的应验。

  晋安帝元兴二年十二月,桓玄篡位。第二年二月庚寅日晚上,江水涌入石头城。当时进贡使者、来往商旅,乘坐的船只有几万艘,全被冲毁,死者的尸骸一具连着一具。晋迁都江左之后虽然潮水也曾带来灾变,但没有一次灾害有这样严重。三月,义军攻克京城,桓玄败逃,最终被消灭。元兴三年二月己丑日夜晚,这天是初一,江水涌入石头城,冲走淹死了人,浮桥大航被冲坏。

  晋安帝义熙元年十二月己末日,江水涌入石头城。义熙二年十二月己末日夜晚,辽水涌入石头撼。第二年,骆球和他父亲暗中勾结桓胤、殷仲桓胤、殷仲等人图谋发动叛乱,刘稚也图谋反叛,为这事被诛灭的共有数十家。义熙三年五月丙午,发生大水灾。义熙四年十二月戊寅曰,江水涌入石头城。第二年,朝廷大军北讨鲜卑。义熙六年五月丁巳曰,发生大水灾。乙丑日,卢循叛军到蔡洲。义熙八年六月,发生大水灾。义熙九年五月辛巳日,发生大水灾。义熙十年五月丁丑日,发生大水灾;戊寅曰,西明门地面出现孔洞,水从中涌出,毁坏了门扉和门槛;七月乙丑日,淮北发生风灾,又发生大水灾,死了人。义熙十一年七月丙戌曰,发生大水灾,太庙被淹,百官赶去抢救。第二年,朝廷大军北讨飓、回。

  宋文帝元嘉五年六月,京城发生大水灾。元嘉七年,右将军到彦之率领军队挺进黄河。元嘉十一年五月,京城发生大水灾。元嘉十三年,司空檀道济被处死。元嘉十二年六月,丹阳、淮南、吴、吴兴、义兴五郡发生大水灾,京城裹水深得要乘船行走。元嘉十八年五月,辽水泛滥,淹没百姓,损害庄稼。第二年,右军将军裴方明率领雍、梁二州的军队讨伐仇池。元嘉十九年、二十年,东部诸郡发生大水灾。元嘉二十九年五月,京城发生大水灾。

  孝武帝孝建元年八月,会稽发生大水灾,平地水深八尺。后二年,索虏进犯青、冀二州,朝廷派羽林军前往讨伐。孝武帝大明元年五月,吴兴、义兴发生大水灾。大明四年八月,雍州发生大水灾。大明四年,南徐、南兗州发生大水灾。

  后废帝元徽元年六月,寿阳发生大水灾。

  顺帝升明元年七月,雍州发生大水灾,水势比关羽在樊城时还大。升明二年二月,于潜翼异山一个晚上突然有五十二处涌出水来,冲走淹没当地居民。七月丙午曰初一,江水涌入石头城,当地居民都被淹没冲走。

  众多征候中的恒寒,刘歆认为是“下大雪、在不该下雪的季节却下雪以及下大冰雹、降霜冻死豆苗和作物,这都是恒寒的惩戒”。京房《易传》说:“有德之人遭逢凶险,造就叫做逆命。其妖异是寒。诛罚过于严苛,应当暖和却寒冷,六天而止,也会下冰苞。危害正道的人不诛除,这就叫做养贼。要寒七十二日,冻死飞禽。有道之人开始离去,这就叫做伤。天寒,万物无霜却冻死,泉涌而出。作战却不估量敌手,造就叫做辱命。天寒,即使下雨,但万物生长却不繁茂。”

  吴孙权嘉禾三年九月初一,降霜损伤谷物。据刘向说,降霜伤谷,是“诛罚之令不出自君王而出于臣下,朝政在臣下手中的征象”。当时校事吕壹窃弄权柄,一味作威作福,这和汉元帝时石显专权而上天降霜是同样的征象。班固记载汉元帝时降霜事写的是九月二日,陈寿记载孙权时降霜事说是九月初一,都是为了表明九月初之霜不能够损害谷物。吕壹后来也因罪被诛。京房《易传》说:“调动军队,随意诛杀,造就叫做目无法度。其灾异是降霜,夏天降霜冻死五谷,冬天冻死麦子。随意诛杀,不根据情事宽宥,造就叫做不仁。出现降霜的妖异,夏天先鸣雷起大风才降霜,冬天先下雨再降霜,霜有芒角。贤圣遭害,霜附在树上不下地。佞人把持刑法,造就叫私下残害百姓。霜降在草根土壤的隙缝间。不教而诛,造就叫做虐。霜反降在草下。”

  嘉禾四年七月,下冰雹,又降霜。据刘向说,“下冰雹,是因为阴胁阳”。当时吕壹作威作福,窃弄权柄,诋毁朝廷重臣,排挤陷害无辜之人。从太子孙登以下,人人都害怕他、痛恨他,而吕壹反而得到特别的恩宠,获得封侯的荣耀。这和《春秋》中记载的公子遂受到信用而专权,上天降下冰雹以惩戒是同样的应验。汉安帝听信谗言,杀了很多无辜之人,也出现下冰雹的现象。董仲舒说“大凡下冰雹,都是因为受到胁迫,有入推行政令独断独行”的缘故。

  吴孙权赤乌四年正月,下大雪,平地雪深三尺,大半乌兽被冻死。这年夏天,全琮等四位将军攻打淮南、襄阳,战死者有一千余人。以后还挞因为听信谗言邪说,多次责备陆议,陆议愤恚而死。这和汉景帝、汉武帝时下大雪的事情相同。赤乌十一年四月,下冰雹。当时彊护听信谗言,将要伤害太子。以后朱据、屈晃因为触迕孙护之意遭受屈辱被贬,陈象因为进谏忠言而全族被诛,而太子最终被废黜。冰雹是有德之人遭受凶险、诛罚过于严苛的惩戒。

  晋武帝泰始六年冬,下大雪。泰始七年十二月,下大雪。第二年,步阐、杨肇战败,死伤的人很多。泰始九年四月辛末日,降霜。当时贾充及其亲属徒众,结党营私。这和鲁定公、汉元帝时降霜是同样的惩戒。

  晋武帝威宁三年八月,平原、安平、上党、秦郡降霜,损伤三豆。威宁三年八月,河间突起大风,天寒冷而结冰,郡国有五处降霜,伤害谷物。此后朝廷大举征讨呈,屋隆又率领精勇部队进讨凉州。威宁五年五月丁亥曰,钜鹿、魏郡下冰雹,伤害禾、麦;辛卯曰,雁门下冰雹伤害秋季的庄稼。威宁五年六月庚戌曰,汲郡、广平、陈留、茔阳下冰雹;丙辰曰,又下冰雹,损伤一千三百余顷秋麦,砸坏一百三十余间房屋;癸亥日,安定下冰雹;七月丙申曰,魏郡又下冰雹;闰月壬子曰,新兴又下冰雹;八月庚子曰,河东、弘农又下冰雹,同时伤害秋季的庄稼和三豆。

  晋武帝太康元年三月,河东、高平降霜、下冰雹,损伤桑、麦;四月,河南、河内、河东、魏郡、弘农下冰雹,伤害麦、豆;五月,东平、平阳、上党、雁门、济南又下冰雹,伤害禾、麦、三豆。太康元年四月庚午日,京畿之内两个县以及束平范阳县下冰雹;癸酉日,京畿之内又有五个县下冰雹。当时王浚立下大功,但权臣外戚一个接一个地对他诬陷贬抑,武帝优柔寡断。下冰雹就是阴胁阳的应验。太康二年二月辛酉曰,在济南、琅邪降霜,损伤麦子;壬申日,琅邪下雪损伤麦子;三月甲午日,河东降霜,冻伤桑树。太康二年五月丙戌日,城阳、章武、琅邪等处麦子受到损伤;庚寅,河东、乐安、东平、济阴、弘农、濮阳、齐国、顿丘、魏郡、河内、汲郡、上党下冰雹,伤害禾稼。太康二年六月,十六个郡国下冰雹。太康三年十二月,下大雪。太康五年七月乙卯日,生旦、墓垩下冰雹,伤害秋季的庄稼。太康五年七月甲辰曰,中山下冰雹;九月,南安下大雪,摧折树木。太康六年二月,东海降霜,伤害桑、麦。太康六年三月戊辰曰,齐郡临菑、长广不其等四县,乐安梁邹等八县,琅邪临沂等八县,河间易城等六县,高阳北新城等四县,都降霜,伤害了桑、麦。太康六年六月,荥阳、汲郡、雁门下冰雹。太康八年四月,齐国、天水二郡降霜。十二月,下大雪。太康九年正月,京城刮大风,下冰雹,吹塌房屋,树木被连根拔起;四月,陇西降霜。太康十年四月,八个郡国降霜。

  晋惠帝元康二年八月,沛及汤阴下冰雹。元康三年四月,荣阳下冰雹;弘农湖、华阴又下冰雹,冰雹在地上堆积有三尺厚。当时贾后凶残放荡、专横且肆意行事,这和《春秋》中记载的鲁桓公夫人事情相同。下冰雹是因为阴气盛。元康五年六月,东海下冰雹,冰雹堆积有五元康五年十二月,丹阳下冰雹。元康五年十二月,丹阳建业下大雪。元康六年三月,东海降霜,冻死桑、麦。元康七年五月,鲁国下冰雹;七月,秦、雍二州降霜,冻死庄稼。元康九年三月中有十八天,河南、荥阳、颍川降霜,冻伤禾;五月,下冰雹。当时贾后凶残暴躁更加严重,遣年冬天竟然废黜愍怀太子。

  晋惠帝永宁元年七月,襄城下冰雹。当时变王司马同独揽朝政。十月,襄城、河南、高平、平阳等地刮大风,下冰雹,吹折树木,冻伤庄稼。晋惠帝光熙元年闰八月甲申,遣天是初一,天降霰雪。刘向说:“盛阳下雨就像热水那样热,阴气胁迫它,就转变为冰雹。盛阴雨水就凝聚为雪,阳气胁迫它,就发散为霰雪。”现在不是下雪的时令却下雪,这是耳听不灵敏的应验。

  晋孝怀帝永嘉元年十二月,隆冬时节,下雪,平地积雪三尺深。永嘉七年十月庚午日,下大雪。

  晋愍帝建兴元年十一月戊午,会稽下大雨、疾雷、下冰雹。己巳日夜晚,赤气在西北方闪耀,当晚,下大雨、出现迅雷闪电。庚午E1,下大雪。据型也说,“雷在二月开始出现,八月收敛”。这个月出现迅雷闪电,是因为阳气没有闭藏。阳气发泄之后第二天就F大雪,这都是不合时令的妖异。当时塑载在乎腥僭称帝号,奎雄在蜀自称为帝,九州分裂,西京力量孤弱。雷电是身为君主却失去时运的征兆。

  晋元帝太兴二年二月丁未,成都刮风、下冰雹,死了人。太兴三年三月,海盐郡下冰雹。当时王敦欺凌君主。

  晋元帝永昌二年十二月,幽、冀、并三州下大雪。

  晋明帝太宁元年十二月,幽、冀、并三州下大雪。太宁二年四月庚子曰,京城下大冰雹,燕雀等小乌被砸死。太宁三年三月丁丑曰,下冰雹;癸巳日,降霜;四月,下大冰雹。当年明帝崩,不久就发生苏峻叛乱。

  晋成帝咸和六年三月癸末日,下冰雹。当时成帝幼小,朝政由大臣掌握。咸和九年八月,成都下雪。下雪那天李雄死。晋成帝咸康二年正月丁巳日,皇后在太庙敬神。当晚就下冰雹。

  晋康帝建元元年八月,下大雪。当时朝政由将相掌握,阴气盛。这和《春秋》所载鲁昭公时季孙宿独揽朝政事情相同。刘向说:“凡下雨,是阴气的作用,下雪,又是雨受到阴气的作用。在不该下雪的时令却出现雪,这是阴气胁迫阳气的征兆。”

  晋穆帝永和三年八月,中原地区下大雪,冻死的人马很多。永和五年六月,临漳刮暴风,霹雳轰鸣,下冰雹,雹子像升那样大。永和十年五月,凉州下雪。第二年八月,袍罕护军张罐率宋混等人攻杀张祚,改立张曜灵之弟张玄靓。京房《易传》说:“夏天下雪,要防备臣下作乱。”永和十一年四月壬申,初一,下雪;十二月戊午曰,打雷;己未,又打雷。当时穆帝年幼,母后临朝听政,朝政由大臣掌握。晋穆帝升平二年正月,下大雪。

  晋孝武帝太元二年四月己酉曰,下冰雹;十二月,下大雪。当时孝武帝幼小,朝政由将相掌握。太元十二年四月己丑,下冰雹。当时出兵中州作战,兵役连年不断。太元二十年五月癸卯,上虞下冰雹。太元二十一年四月丁亥曰,下冰雹。当时张夫人受到专宠,到孝武帝突然驾崩的时候,天下人都指责张大人.太元二十一年十二月,接连二十三天下雪。当时即位君主年幼,宰相独揽朝政。

  晋安帝隆安二年三月乙卯日,下冰雹。这年秋天,王恭、殷仲堪欺侮君王,发兵进攻京城,最终二人都被诛灭。晋安帝元兴二年十二月,严寒异乎寻常。当时桓玄篡位,政令严苛繁杂,严寒就是逭事的应验。晋氏朝政的失误在于过于舒缓,桓玄就和晋氏实行相反的措施。刘向说:“周朝衰败时没有寒冷的年份,秦朝覆灭时没有暖和的年份。”讲的就是这类情况。元兴三年正月甲申,下霰雪,又打雷。打雷下霰雪不应当在同一天,雷霰同日出现,是对违礼行为的惩戒。二月,义军起兵,桓玄失败。元兴三年四月丙午曰,江陵下冰雹。当时安帝遭受屈辱,逃离京城。

  晋安帝义熙元年四月壬申,下冰雹。当时四方尚未统一,战事天天发生。义熙五年三月己亥,下雪,积雪数寸深。义熙五年五月癸巳日,溧阳下冰雹;九月己丑,广陵下冰雹。第二年,卢循叛兵进逼蔡洲。义熙五年九月己丑日,广陵下冰雹。义熙六年正月丙寅曰,下雪,又打雷。义熙六年五月壬申曰,下冰雹。义熙八年四月辛末日,初一,下冰雹;六月癸亥日,下冰雹,大风毁坏房屋。这年秋天,诛杀刘藩等人。义熙十年四月辛卯日,下冰雹。

  宋文帝元嘉九年春,京城下冰雹,溧阳、盱眙冰雹特别大,砸伤牛马,砸死禽兽。元嘉十八年三月,下冰雹。二十五虏进犯青州。元嘉二十五年正月,连连下雪,结冰,天寒。元嘉二十九年五月,盱眙下冰雹,冰雹像鶸蛋那样大。元嘉三十年,国家发生祸乱,战火四起。

  孝武帝大明元年十二月庚寅日,下大雪,平地积雪二尺余深。第二年,北敌侵入冀州,朝廷派羽林军北进讨伐。

  明帝泰始五年四月壬辰曰,京城下冰雹。

  后废帝元徽三年五月乙卯日,京城下冰雹。

  魏明帝景初年间,洛阳城东桥、洛水浮桥上的华表和楹柱,三处同一天遭雷击;不久西城上候风木上飞乌又遭雷击。当时大兴劳役,明帝不久后驾崩。

  吴孙权赤乌八年夏,宫门柱受雷击;南津大桥华表和楹柱又遭雷击。

  孙亮建兴元年十二月初一,刮大风,迅雷闪电;这月又出现雷雨。原因同前面的事说法相同。孙亮最终被废黜。

  晋逮帝太康六年十二月甲申曰,初一,淮南郡迅雷闪电。太康七年十二月己亥曰,毗陵出现雷鸣电闪,南沙司盐都尉越袁把遣事上奏朝廷。太康十年十二月癸卯,庐江、建安雷鸣电闪,又下大雨。

  晋惠帝永康元年六月癸卯日,雷击崇阳陵墓表西南五百步的地方,墓表破成七十片。当时买后陷害三公大臣,宠信培植自家戚属。这和汉桓帝时雷击宪陵寝屋事情相同。买后最终被诛灭。  晋元帝永昌二年十月丁丑曰,雷鸣闪电。

  晋怀帝永嘉四年十月,迅雷闪电。

  晋元帝永昌二年七月丙子,初一,雷击太极殿柱。永昌二年十一月,会稽、吴郡下雨又迅雷闪电。

  晋明帝太宁元年七月丙子,初一,雷击太极殿柱。

  晋成帝咸和元年十月己巳日,会稽郡下大雨,并有迅雷闪电。咸和三年六月辛卯曰,临海出现大雷,雷击破郡府内十根小屋柱,死了人。咸和三年九月二日立冬,会稽出现疾雷闪电。咸和四年十二月,吴郡、会稽出现疾雷闪电。咸和四年十二月,丹阳疾雷闪电。

  晋穆帝永和七年十月壬午日,出现雷雨、疾雷闪电。晋穆帝升平元年十一月庚戌,打雷;乙丑日,又打雷。升平五年十月庚午日,雷声从东南发出。

  晋孝武帝太元五年六月甲寅曰,雷击含章殿四根屋柱。太元五年十二月,在南方响起雷声。太元十四年七月甲寅日,雷击宣阳门西柱。

  晋安帝隆安二年九月壬辰曰,下雨,打雷。晋安帝元兴三年,永安皇后从巴陵来到京城。将要为她设仪仗导引入宫,突然打雷,雷击倒一人一马,全死了。晋安帝义熙四年十一月卒卯日,初一,西北突起疾风;癸丑曰,打雷。义熙五年六月丙寅,雷击太庙,击破束边的鸱尾,击穿壁柱。义熙六年正月丙寅,打雷又下雪。义熙六年十二月壬辰曰,出现大雷。义熙九年十一月甲戌曰,打雷;乙亥。又打雷.

  宋文帝元嘉四年十一月癸丑日,打雷。元嘉五年六月丙寅曰,雷击太庙,击破束边的屋脊装饰,击穿壁柱。元嘉六年正月丙寅日,打雷而又下雪。元嘉七年十月丙子日,打雷。元嘉八年十二月庚辰日,打雷。元嘉九年十一月甲戌日,打雷而又下雪。元嘉十四年,雷击初宁陵墓道的墓表,墓表破成四块倒在地上。元嘉十七年,文帝废黜大将军彭城王刘义康。骨肉互相残害,从此开始。

  前废帝景和元年九月甲午日,雷震。明帝泰始二年九月辛巳日,雷震。泰始四年十月辛卯曰,雷震。泰始四年十一月癸卯曰,初一,雷震。泰始五年十一月乙巳日,雷震。泰始六年十一月庚午曰,打雷。

  后废帝元徽三年九月戊戌曰,打雷。元徽三年九月丁末日,打雷。元徽三年九月戊午日,雷震。元徽三年十月辛末日,打雷;甲戌曰,又打雷。

  顺帝升明三年二月二十四日,丙申,雷击建阳门。

  晋惠帝元康九年三月,有如同牛叫的声音从许昌城传出。十二月,惠帝废黜太子,把他幽禁在许宫。按《春秋》记载晋文公棺柩中传出像牛叫的声音,刘向认为是鼓妖。他解说道:“声音像这样,是有怒气的表现。预示将有突然动怒的谋划,萌生战争之祸。”这事和《春秋》中的事同属一类。第二年,贾后派黄门孙虑杀太子,孙虑用药杵击杀太子,声音在外面都能听到。

  苏峻在历阳时,外营将军鼓自己响起来,像是有人在击打鼓。苏峻亲手砍碎鼓,说:“我在家乡时有时遇到这种现象,城中就会被掳掠一空。”不久苏峻叛乱而被诛灭。这是耳听不灵敏之罪罚,鼓妖先出现以示征兆。

  洛阳城西北九里处,有条石牛在青石底座上,石虎在位的末年,石牛突然呜叫起来,声音传到四十里远的地方。石虎派人打落石牛的两耳和尾巴,用铁钉钉住石牛的四只脚。

  晋孝武帝太元十五年三月己酉曰。初一。东北方发出声音,如同雷鸣。查考刘向的说法,刘向认为:“雷应当依赖云,如同君依赖臣。”没有云却有雷鸣,这是君主不体恤臣民,臣民将要反叛的征兆。到孝武帝驾崩后,天下渐渐陷入混乱,孙恩、桓玄交替欺凌朝廷。

  吴兴长城县夏架山有石鼓,石鼓有一丈余长,鼓面直径三尺左右,下面有磐石作它的底座,石鼓响起来如同金鼓之声,就预示三吴有战事。晋安帝隆安年问,石鼓突然发出很大响声,后来就出现了孙灵秀的叛乱。

  魏齐王嘉平四年五月,有两条鱼停留在武库屋顶上。这是鱼孽。王肃说:“鱼生活在水中,现在却高居在屋顶上,有鳞甲的生物,失去了它本应生活的地方。边关的将领恐怕将有丢弃盔甲的灾变吧。”后来果然出现丁东关兵败之事。干童又认为这是高贵乡公遭受兵祸的应验。遣两人的说法都和班固的意思相同。

  晋武帝太康年间,有两条鲤鱼出现在武库屋顶上。工宣说:“武库是兵器的仓库,鱼有鳞甲,也属于兵一类。鱼是极阴的生物,屋顶上是最阳的地方,鱼在屋上出现,预示极阴的事物用兵革之类的灾祸干犯最阳的事物。”到惠帝初年,诛杀扰坠,废黜太后,屡屡杀害朝廷大臣。元康末年,置后毁谤杀害太子,不久自己也被废黜诛杀。十年之间,事关朝廷母后的祸乱两次出现,就是鲤鱼上屋的应验。从此祸乱的形势就形成了。京房《易妖》说:“鱼离开水,飞上道路,战争祸乱就将要出现。”

  魏文帝黄初三年七月,冀州出现大批蝗虫,百姓遭受饥荒。据墓鱼说:“蝗灾,是位居高位的人贪婪苛刻招致的。”当时孙权归附,文帝因为还护发动西陵之战,于是派大军袭击孙权,逐权于是背叛。

  晋武帝泰始十年六月,出现蝗虫。当时苞勖、贾充掌握朝政,嫉恨陷害那些公正忠直的大臣。

  晋孝怀帝永嘉四年五月,出现大批蝗虫,从幽州、并州、司州、冀州直到秦州、雍州,草木牛马野兽都死尽。当时天下发生战乱,百姓遭受掠夺,朝廷的安危存亡,衹寄托在司马越、苟晞身上而已,而他们竞相执行残暴刻毒的政令,管理国家却毫无谋略计划。

  晋愍帝建兴四年六月,出现大批蝗虫。前一年,胡寇频频进攻北地、冯翊,曲允等人率领全军抵御胡寇。这一年又抵御刘曜入侵的军队,被刘曜击败,西京于是崩溃。

  晋元帝太兴元年六月,兰陵合乡出现蝗虫,危害庄稼。乙未,东莞蝗虫在纵横三百里的地域裹大肆活动,危害庄稼。太兴元年七月,东海、彭城、下邳、临淮四郡蝗虫危害禾、豆。太兴元年八月,冀、青、徐三州蝗虫把新生之草都吃光,直到太兴二年.当时中州沦陷,天下骚动暴乱特别厉害。太兴二年五月,淮陵、临淮、淮南、安丰、庐江诸郡蝗虫吃秋麦。太兴三年五月癸丑日,徐州及扬州、江西各郡出现蝗虫,吴地百姓饿死很多。前一年,王敦以大将军领荆州刺史,暴虐的祸乱,从此开始。又,这年年初,徐州刺史蔡豹率军攻伐周抚。

  晋孝武帝太元十五年八月,兖州出现蝗虫。当时丁零进犯兖州、豫州,鲜卑进逼河南,军队戍守,征战不停。太元十六年五月,蝗群从南方飞来,聚集在堂邑县境内,危害庄稼。这年春天,朝廷调发江州兵营二千名甲士及他们的家属六七干人,配属护军及束宫,后来不久,这些人差不多全逃光了,又边将连年有征战。

  吴孙皓宝鼎元年,野猪跑进右大司马丁奉的军营。这是猪祸。后来丁奉被派去攻打谷阳,没有战果而返回,孙皓发怒,把军队向导斩首。到孙皓命大军北进的时候,丁奉和万或等人相互说:“假如大军到了华里,我们不得不各自率军返回。”这暗中的谋划后来泄露出去,孙皓追究攻打谷阳时的事情,当时丁奉虽然已死,孙皓仍把丁奉之子丁温杀死,丁温的家属全往边远地方迁徙。这是猪祸的应验。龚遂说:“山野中的野兽,进入房屋,房屋将空无一人.”逭又是猪祸的征兆。

  晋孝怀帝永嘉年间,寿春城内有只猪生下来就有两个头,但没活下来。周馥把死去的两头猪拿来仔细看。当时懂得术数的人私下说:“猪是性属北方的牲畜,是胡、狄的象征。两头,是指心目中没有君上。出生后就死了,预示事情不能成功。天意像是在说,不要萌生专谋私利之心,萌生这种私心将会导致自己失败覆灭。”周馥不能领悟这一点,竟然想迎天子迁都,以便号令诸侯,不久就被元帝击败。造就是两个头的猪出生而死之事的应验。石勒不久也率军渡淮,被杀死的百姓占十分之八九。

  晋愍帝建武元年,有只猪生下来有八只脚。这是耳听不灵敏而出现的妖孽。京房《易传》说:“凡是妖孽出现,都象征它们的同类事物。足多,是预示着任用的人中有奸邪。”遣以后出现刘隗的变乱。

  晋成帝咸和六年六月,叁递一百姓家有头公猪生下两头小猪,小猪都有张人脸,像胡人的样子,身子还是猪身。京房《易妖》说:“猪假如生出来长着人头猪身,这座城邑将要遭受战乱而沦亡。”这是公猪生出人头猪身的怪物,是妖异中最为厉害的。

  晋孝武帝太元十年四月,京城有只一头二身八只脚的猪。太元十三年,京城有百姓家猪生下小猪,也是一头二身八只脚。这都和建武年间的事是同样的妖异。这以后宰相嗜酒无度,不关心朝政,大权落在宠臣手中,国家法纪逐渐乱,最后导致国家衰败。

  晋孝怀帝永嘉五年十二月,黑气到处弥漫。这接近于黑祥。

  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三月,驾幸京口。有黑气突然升起,这预示着将有战事。第二年,索虏南侵至瓜步,饮马于江。

  晋武帝太康五年六月,任城、鲁国护城河中的水都变得赤红如血。据刘向的说法,这近于火渗水的妖异。这是耳听不灵敏的妖孽。京房《易传》说:“沉溺于女色,贤人潜藏,国家危险,其妖异是水变成赤红。”

  晋穆帝升平三年二月,凉州城东护城河中出现火;升干四年四月,姑臧泽水中又出现火。这是火沴水的妖异。第二年,张天锡杀死中护军张邕。张邕是执政大臣。

  晋安帝元兴二年十月,钱塘临平湖湖水变赤。桓玄暗中向吴郡长官传送自己的意思,要他们向朝廷上言,报告临平湖变得开豁清朗,把逭事作为自己的祥瑞.不久桓玄就败亡了。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成语大全 国学梦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06-2018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