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列传·卷七十八

作者:沈约 全集:宋书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萧思话 刘延孙

  萧思话,南兰陵人,孝懿皇后弟子也。父源之,字君流,历中书黄门郎,徐、 兖二州刺史,冠军将军、南琅邪太守。永初元年卒,追赠前将军。

  思话年十许岁,未知书,以博诞游遨为事,好骑屋栋,打细腰鼓,侵暴邻曲, 莫不患毒之。自此折节,数年中,遂有令誉。好书史,善弹琴,能骑射。高祖一见, 便以国器许之。年十八,除琅邪王大司马行参军,转相国参军,父忧去职。服阕, 拜羽林监,领石头戍事,袭爵封阳县侯,转宣威将军、彭城、沛二郡太守。涉猎书 传,颇能隶书,解音律,便弓马。元嘉元年,谢晦为荆州,欲请为司马,思话拒之。

  五年,迁中书侍郎,仍督青州、徐州之东莞诸军事、振武将军、青州刺史,时 年二十七。亡命司马朗之、元之、可之兄弟,聚党于东莞发干县,谋为寇乱。思话 遣北海太守萧汪之讨斩之,余党悉平。八年,除竟陵王义宣左军司马、南沛郡太守。 未及就征,索虏南寇,檀道济北伐,既而回师,思话惧虏大至,乃弃镇奔平昌。思 话先使参军刘振之戍下邳,闻思话奔,亦委城走。虏定不至,而东阳积聚,已为百 姓所焚,由是征下廷尉,仍系尚方。初在青州,常所用铜斗,覆在药厨下,得二死 雀,思话曰:“斗覆而双雀殒,其不祥乎!”既而被系。

  九年,仇池大饥,益、梁州丰稔,梁州刺史甄法护在任失和,氐帅杨难当因此 寇汉中。乃自徒中起思话督梁、南秦二州诸军事、横野将军、梁、南秦二州刺史。 既行,闻法护已委镇北奔西城,遣司马、建威将军、南汉中太守萧讳五百人前进; 又遣西戎长史萧汪之系之。讳缘路收合士众,得精兵千人。十年正月,进据磝头。 难当焚掠汉中,引众西还,留其辅国将军、梁秦二州刺史赵温守梁州,魏兴太守薛 健据黄金。讳进屯磝头,遣阴平太守萧坦赴黄金,薛健副姜宝据铁城,铁城与黄金 相对,去一里,斫树塞道。坦进攻二戍,拔之。二月,赵温又率薛健及其宁朔将军、 冯翼太守蒲早子来攻坦营,坦奋击,大破之。坦被创,贼退保西水。讳司马锡文祖 进据黄金,萧汪之步骑五百相继而至。平西将军临川王义庆遣龙骧将军裴方明三千 人赴,讳等进黄金,早子、健等退保下桃。思话先遣行参军王灵济率偏军出洋川, 因向南城。伪陵江将军赵英坚守险,灵济击破之,生禽英。南城空虚,因资无所, 复引军还与讳合。

  三月,讳率众军进据峨公固。难当遣其子和率赵温、蒲早子及左卫将军吕平、 宁朔将军司马飞龙,步骑万余,跨汉津结柴,其间立浮桥,悉力攻讳,合围数十重, 短兵接战,弓矢无复用。贼悉衣犀革,戈矛所不能加。讳乃截槊长数尺,以大斧椎 之,一槊辄贯十余贼。贼不能当,因大败,烧柴奔走,退据大桃。闰月,讳及方明 台军至,龙骧将军杨平兴、幢主殿中将军梁坦直入角弩追之,贼又败走,杀伤虏获 甚多。汉中平,悉收没地,置戍葭萌水。

  先是,桓玄篡晋,以桓希为梁州。布败走,氐杨盛据有汉中,刺史范元之、傅 歆悉治魏兴,唯得魏兴、上庸、新城三郡。其后索邈为刺史,乃治南城。为贼所焚 烧不可固,即思话迁镇南域,加节,进号宁朔将军,征讳为太子屯骑校尉。法护, 中山无极人,过江寓居南郡。弟法崇,元嘉十年,自少府为益州刺史。法护委镇之 罪,统府所收,于狱赐死。太祖以法崇受任一方,令狱官言法护病卒。太祖使思话 上平定汉中本末,下之史官。

  十四年,迁使持节、临川王义庆平西长史、南蛮校尉。太祖赐以弓琴,手敕曰: “丈人顷何所作?事务之暇,故以琴书为娱耳,所得不曰义邪!眷想常不忘情,想 亦同之。前得此琴,云是旧物,亦有名京邑,今以相借。因是戴颙意于弹抚,响韵 殊胜,直尔嘉也。并往桑弓一张,材理乃快,先所常用,既久废射,又多病,略不 能制之,便成老公,令人叹息。良材美器,宜在尽用之地,丈人真无所与让也。”

  十六年,衡阳王义季代义庆,又除安西长史,余如故。十九年,征为侍中,领 前军将军,未就征,复先职。明年,迁持节、监雍州、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南 阳、竟陵、顺阳、襄阳、新野、随六郡诸军事、宁蛮校尉、雍州刺史、襄阳太守。 二十二年,除侍中,领太子右率。二十四年,改领左卫将军。尝从太祖登钟山北岭, 中道有磐石清泉,上使于石上弹琴,因赐以银钟酒,谓曰:“相赏有松石间意。” 又领南徐州大中正。明年,复监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竟陵、随二郡诸军事、 右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如故。

  二十六年,征为吏部尚书。诏思话曰:“沈尚书暴病不救,其体业贞审,立朝 尽公,年时尚可,方相委任,奄忽不永,痛惋特深。铨管要机,通塞所寄,丈人才 用体国,二三惟允。”思话以去州无复事力,倩府军身九人,太祖戏之曰:“丈人 终不为田父于里闾,何应无人使邪?”未拜,二十七年,迁护军将军。

  是年春,虏攻悬瓠,太祖将大举北讨,朝士佥同,莫或异议。思话固谏,不从。 乃领精甲三千,助镇彭城。虏退,即代世祖为持节、监徐、兖、青冀四州、豫州之 梁郡诸军事、抚军将军、兖徐二州刺史。

  二十九年,统扬武将军、冀州刺史张永众军围确磝。初,镇军谘议参军申坦与 王玄谟围滑台,不克,免官。青州刺史萧斌板坦行建威将军、济南平原二郡太守, 守历城,令任仲仁又为坦副,并前锋入河。五月,发沿口,永司马崔训、建武将军 齐郡太守胡景世率青州军来会。七月,思话及众军并至确磝,治三攻道。太祖遣员 外散骑侍郎徐爰宣旨督战。张永、胡景世当东攻道,申坦、任仲仁西攻道,崔训南 攻道。贼夜地道出,烧崔训楼及蟆车,又烧胡景世楼及攻具,寻又毁崔训攻道,城 不可拔。思话驰来,退师。攻城凡十八日,解围还历下。崔训以楼见烧,又不能固 攻道,被诛于确磝;永、坦并系狱。诏曰:“得抚军将军思话启事,确磝不拔,士 卒疲劳,且班师清济,更图进讨。此镇山川严阻,控临河朔,形胜之要,擅名自古, 宜除其授,以允望实。思话可解徐州为冀州,余如故。彭城文武,复量分配,即镇 历城。”寻为江夏王义恭所奏,免官。

  元凶弑立,以为使持节、监徐、青兖、冀四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徐兖二州 刺史,将军如故。思话即率部曲还彭城,起义以应世祖。遣使奉笺曰:“下官近在 历下,始奉国讳,所承使人,不知阔狭,既还在路,渐有所闻,犹谓人伦无容有此, 私怀感慨,未敢在言。奉被今教,果出虑表,重增哀惋,不能自胜。此实天地所不 覆载,人神所不容忍,率土民氓,莫不愤咽,况下官蒙荷荣渥,义兼常志。此月五 日,被驿使追命骑还朝,切齿拊心,辄已钟疾,虽百口在都,一非所顾。正欲遣启 受规略,会奉今旨,悲惧兼情。伏承司徒英图电发,殿下神武霜断,臧质忠义并到, 不谋同时,仗顺沿流,席卷江甸,前驱风迈,已应在近。下官复练始集,遣辅国将 军申坦、龙骧将军梁坦二军,分配精甲五千,申坦为统,便以即日水陆齐下。下官 悉率文武,骆驿继发。凭威策懦,势同振朽,开泰有期,悲欣交集。”世祖至新亭, 坦亦进克京口。

  上即位,征为散骑常侍、尚书左仆射,固辞,不受拜。改为中书令、丹阳尹, 常侍如故。时京邑多有劫掠,二旬中十七发,引咎陈逊,不许。明年,出为使持节、 都督徐兖、青、冀、幽五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安北将军、徐州刺史,加鼓吹一 部。未行而江州刺史臧质反,复以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豫州之西阳、晋熙、新蔡 三郡诸军事、江州刺史。事平,分荆、江、豫三州置郢州,复都督郢湘二州诸军事、 镇西将军、郢州刺史,持节、常侍如故,镇夏口。

  孝建二年卒,时年五十。追赠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持节、常侍、都督、 刺史如故,谥曰穆侯。思话宗戚令望,蚤见任待,凡历州十二,杖节监都督九焉。 所至虽无皦皦清节,亦无秽黩之累。爱才好士,人多归之。

  长子惠开嗣,别有传。次子惠明,亦有世誉,历黄门郎,御史中丞,司徒左长 史,吴兴太守。后废帝元徽末,卒官。第四子惠基,顺帝升明末,为侍中。

  源之从父弟摹之,丹阳尹,追赠征虏将军。子斌,亦为太祖所遇。彭城王义康 镇豫章,以为大将军谘议参军、豫章太守。历南蛮校尉,侍中,辅国将军、青冀二 州刺史。

  元嘉二十七年,统王玄谟等众军北伐。斌遣将军崔猛攻虏青州刺史张淮之于乐 安,淮之弃城走。先是,猛与斌参军傅融分取乐安及确磝,乐安水道不通,先并定 确磝,至是又克乐安。既而攻围滑台,不拔。斌追还历下,事在《王玄谟传》。二 十八年,亡命司马顺则诈称晋室近属,自号齐王,聚众据梁邹城。又有沙门自称司 马百年,号安定王,亡命秦凯之、祖元明等各据村屯以应顺则。初,梁邹戍主、宣 威将军、乐安、渤海二郡太守崔勋之出州,故顺则因虚窃据。勋之司马曹敬会拒战 不敌,出走。斌即遣勋之率行建威将军济南、平原二郡太守申坦、长流参军罗文昌 等诸军讨顺则,攻之不克。勋之等始谓城内出于逼附,军至即应奔逃,而并为贼坚 守,杀伤官军甚多。斌又遣府司马、建武将军、齐郡太守庞秀之总诸军。祖元明又 据安丘城,斌更遣振武将军刘武之及军主刘回精兵千人,讨司马百年,斩之。顺则 既失据,众稍离阻。文昌遣道连伪投贼,贼信纳之,潜以官赏格示众,城内贼党李 继叔等并有归顺心。道连谋泄,为贼所杀,继叔逾城出降,贼党于是大离。乃四面 进攻,冲车所冲,辄三五丈崩落。时南门楼上掷下一级,并垂绳钓取外人,外人上, 贼并放仗,云向已斩顺则,所投首是也。秦凯之走河北。斌坐滑台退败,免官。久 之,复起为南平王铄右军长史。其后事迹在《二凶传》。

  斌弟简,历位长沙内史。广陵王诞为广州,未之镇,以简为安南谘议参军、南 海太守,行府州事。东海王祎代诞,简仍为前军谘议,太守如故。世祖入讨元凶, 遣辅国将军、南海太守刘琬讨简,固守经时,城陷伏诛。斌、简诸子并诛灭。

  庞秀之,河南人也。以斌故吏,贼劭甚加信委,以为游击将军。奔世祖于新亭。 时劭诸将未有降者,唯秀之先至,事平,以为梁州刺史。秀之子弟为劭所杀者将十 人,而酣燕不废,坐免官。后又为徐州刺史,太子右卫率。孝建元年,卒,追赠本 官,加散骑常侍。子弥之,顺帝升明末,广兴公相。秀之弟况之,太宗世,亦为始 兴相。

  刘延孙,彭城吕人,雍州刺史道产子也。初为徐州主簿,举秀才,彭城王义康 司徒行参军,尚书都官郎,为钱唐令,世祖抚军、广陵王诞北中郎中兵参军、南清 河太守。世祖为徐州,补治中从事史。时索虏围县瓠,分军送所掠民口在汝阳,太 祖诏世祖遣军袭之,议者举延孙为元帅,固辞无将用,举刘泰之自代。泰之既行, 太祖大怒,免延孙官。为世祖镇军北中郎中兵参军,南中郎谘议参军,领录事。世 祖伐逆,府缺上佐,转补长史、寻阳太守,行留府事。

  世祖即位,以为侍中,领前军将军。下诏曰:“朕藉群能之力,雪莫大之耻, 以眇眇之身,托于王公之上,思所以策勋树良,永宁世烈。新除侍中、领前军将军 延孙率怀忠敏,器局沈正,协赞义初,诚力俱尽。左卫将军竣立志开亮,理思清要, 茂策忠谟,经纶惟始,俾积基更造,咸有勤焉。宜显授龟社,大启邦家。延孙可封 东昌县侯,竣建城县侯,食邑各二千户。”其年,侍中改领卫尉。

  孝建元年,迁丹阳尹。臧质反叛,上深以东土为忧,出为冠军将军、吴兴太守, 置佐史。事平,征为尚书右仆射,领徐州大中正。遣至江陵,分判枉直,行其诛赏。 三年,又出为南兖州刺史,加散骑常侍。仍徙为使持节、监雍、梁、南北秦四州、 郢州之竟陵、随二郡诸军事、镇军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以疾不行。留为侍 中、护军,又领徐州大中正。素有劳患,其年增笃,诏遣黄门侍郎宣旨问疾。

  大明元年,除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子詹事,中正如故。其年,又出为镇军将军、 南徐州刺史。先是,高祖遗诏,京口要地,去都邑密迩,自非宗室近戚,不得居之。 延孙与帝室虽同是彭城人,别属吕县。刘氏居彭城县者,又分为三里,帝室居绥舆 里,左将军刘怀肃居安上里,豫州刺史刘怀武居丛亭里,及吕县凡四刘。虽同出楚 元王,由来不序昭穆。延孙于帝室本非同宗,不应有此授。时司空竟陵王诞为徐州, 上深相畏忌,不欲使居京口,迁之于广陵。广陵与京口对岸,欲使腹心为徐州,据 京口以防诞,故以南徐授延孙,而与之合族,使诸王序亲。

  三年,南兖州刺史竟陵王诞有罪,不受征,延孙驰遣中兵参军杜幼文率兵起讨。 既至,诞已闭城自守,乃还。诞遣使刘公泰赍书要之,延孙斩公泰,送首京邑。复 遣幼文率军渡江,受沈庆之节度。其年,进号车骑将军,加散骑常侍,给鼓吹一部。

  五年,诏延孙曰:“旧京树亲,由来常准。卿前出所有别议,今此防久弭,当 以还授小儿。”征延孙为侍中、尚书左仆射,领护军将军。延孙疾病,不任拜起, 上使于五城受封版,乘船自青溪至平昌门,仍入尚书下舍。又欲以代硃修之为荆州, 事未行,明年,卒,时年五十二。上甚惜之,下诏曰:“故侍中尚书左仆射、领护 军将军东昌县开国侯延孙,风局简正,体识沈明,绸缪心膂,自蕃升朝,契阔唯旧, 几将二纪。灵业中圮,则首赞宏图;义令既举,则任均萧、寇。器允栋干,勋实佐 时。及累司马两官,出内尹牧,惠政茂课,着自民听,忠谟令节,简乎朕心。方燮 和台阶,永毗国道,奄至薨殒,震恸兼深。考终定典,宜尽哀敬。可赠司徒,给班 剑二十人,侍中、仆射、侯如故。”有司奏谥忠穆,诏为文穆。又诏曰:“故司徒 文穆公延孙,居身寡约,家素贫虚,每念清美,良深凄叹。葬送资调,固当阙乏, 可赐钱三十万,米千斛。”

  子质嗣,太宗泰始中,有罪,国除。延孙弟延熙,义兴太守,在《孔觊传》。

  史臣曰:延孙接款蕃日,固出颜、袁矣。风飚局力,又无等级可言,而隆名盛 宠,必择而后授,何哉?良以休运甫开,沈疾方被,虽宿恩内积,而安私外简。夫 侮因事狎,敬由近疏,疏必相思,狎必相厌,厌思一殊,荣礼自隔,遂得为一世宗 臣,盖由此也。子曰:“事君数,斯疏矣。”然乎!然乎!

关键词:宋书,列传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刘延孙,彭城吕县人,是雍州刺史刘道产的儿子。

  最先他当徐州主簿,被选为秀才,接着当彭城王刘义康司徒行参军,尚书都官郎,钱唐令,世祖的抚军,广陵王刘诞北中郎中兵参军,南清河太守,世祖当徐州刺史时,他补任治中从事史。当时魏军围攻县瓠,分出一部分部队护送他们掠夺的百姓停留在汝阳,文帝命令世祖派部队截取他们,决策的人都选刘延孙当元帅。延孙坚决辞让,说自己不是当将领的材料,而推荐刘泰之代替自己。刘泰之出发以后,太祖非常愤怒,免除刘延孙的官职。接着刘延孙当孝武帝镇军北中郎中兵参军,南中郎谘议参军,兼管录事事务,世祖孝武帝讨伐逆贼刘邵,中郎府缺少一个上等官吏,刘延孙便转补做长史,寻阳太守,代管留府事务。

  世祖登位做皇帝,让延孙做侍中,兼任前军将军,世祖下诏书说:“我借助众位贤人的辅助,雪去莫大的耻辱,以自己小小的身份,处在公卿们的上面,想到怎样地赏赐立了功勋的人和选任贤人,永远安宁天下,最近任命的侍中,兼领前军将军刘延孙心怀忠诚,聪明智慧,品质良好,在起义之初便全力拥护协助于我,竭尽他所有的力量,左卫将军颜竣有明确的远大理想,思想明确而简洁,计策不断,而且把忠诚的建议多次上献。从一开始便管理很多了不起的大事,使我成就这么大的事业,他们都有功劳,应该对他们封以土地和国家,也增强我朝的好运气。刘延孙可以封爵东昌县侯,颜竣建城县侯,每人食邑二千户。”当年,延孙由侍中改为卫尉。

  孝建元年(454)他迁官丹阳尹,臧质反叛时孝武非常担心东方,让延孙出去做冠军将军、吴兴太守。并允许设置手下佐吏长史等官。臧质的反叛被平定后,他被征调为尚书右仆射,兼领徐州大中正。派他到江陵,甄别各种好人坏人,允许他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孝建三年(456)又出外当南兖州刺史,加官散骑常侍。同时转官使持节,监雍梁北南秦四州郢州的竟陵随二郡诸军事、镇军将军、雍州刺史,因为患病而没有成行,留下来当侍中、护军又兼领徐州大中正,因为他一贯有肺病,当年病情更加严重,孝武帝派黄门侍郎传圣旨问候他的病情。

  大明元年(457),他被任为金紫光禄大夫,兼领太子詹事,中正照旧,当年,又出外当镇军将军,南徐州刺史,先前高祖留下的诏书说:“京口这么重要的地方,离京城不远,如果不是皇室近亲,不能镇守。”刘延孙和皇室虽然都是彭城人,但另居吕县,刘氏居在彭城县的,又分两处住居,皇室老家居在绥舆里,左将军刘怀肃居住在安上里,豫州刺史刘怀武居住在丛亭里,和吕县刘氏共称为“四刘”。他们虽然都出自楚元王,但从来没有划定辈分族房。刘延孙和皇帝本来不是同一个宗族,不应该有这个任命。当时司空竟陵王刘诞当徐州刺史,孝武帝非常害怕而又忌恨刘诞,不想叫刘诞驻守京口,便迁他的治所到广陵城。广陵和京口正对岸,孝武想叫亲信心腹当徐州刺史占据京口防卫刘诞,所以将南徐州刺史的职务授予刘延孙,而且和他叙上同一个房族,叫各个亲王和他攀叙上亲戚关系。

  大明三年(459)南兖州刺史竟陵王刘诞有罪,不接受朝延的征调,刘延孙迅速派中兵参军杜幼文率兵伐刘诞,到了广陵城,刘诞已经关闭城门防守起来。杜幼文只好回来,刘诞派使者刘公泰带着书信邀请刘延孙同时反叛,刘延孙将刘公泰斩首,把刘公泰的脑袋送到京城,又派杜幼文率领军队渡过长江、接受沈庆之的指挥,当年,刘延孙进官车骑将军,加官散骑常侍,赏赐鼓吹一部。

  大明五年(461),孝武给刘延孙下诏书说:“过去京口的镇守往往选用皇室人物,是一贯的规矩,这一次出镇是另外的原因,现在这个城的防守不需要,应该把它转授给我的儿子。”征调刘延孙当侍中、尚书左仆射,兼领护军将军,这时,刘延孙突然病得很厉害,不能起来拜官,孝武叫人在五城接受延孙每日的封牌,坐船从青溪到平昌门,同时到中书省居住养病,又想让刘延孙代理朱修之当荆州刺史,还未拜职,第二年(462)刘延孙去世,当时五十二岁,孝武非常痛惜,下诏书说:“前侍中,尚书左仆射兼领护军将军东昌县开国侯延孙风度高洁,器局严正,见识深远,明白畅达。为国家的事业做了很多的工作,从外州到朝廷,同样勤劳肯干,多达二十四年,在国家出现动乱时,他最先赞成起事讨贼,义兵发动,他则像萧何寇恂那样照顾后方,使我无后顾之忧。他气质平允,可算是栋梁之才。他对于本朝确实是立下了功勋,经历两朝在内是好尹令,在外是好刺史,他的仁政和杰出的成绩,人民看得很清楚,忠诚的计策,高尚的气节也叫我深深铭记。正要让他兼任三公台职;管理各种事务,永远保护国家大业,谁知突然去世。我心里深深悲痛。考察他一生的功过,评价他的整个功劳,应该深深的哀悼他,可以给他赠官司徒,赐给班剑二十人,侍中仆射侯爵如旧。”有关部门上奏谥号名忠穆,诏书说给他谥号为文穆,另又下诏书说:“前司徒文穆公刘延孙,生活朴素,家庭贫困,我每每想起他的这种高尚的品行,总是深深的感叹。葬送的各种器具,一定有所缺乏,可以赏赐他家钱财三十万、一千斛米。”

  他的儿子刘质继承爵位,太宗泰始中,犯了罪,封爵被取消,刘延孙的弟弟延熙,官义兴太守,事迹见《袁靑传》。

《列传·卷七十八》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列传·卷七十八原文解释翻译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