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新五代史:列传·梁臣传第九

作者:欧阳修 全集:新五代史 来源:网络

  呜呼!孟子谓“春秋无义战”,予亦以谓五代无全臣。无者,非无一人,盖仅 有之耳,余得死节之士三人焉。其仕不及于二代者,各以其国系之,作梁、唐、晋、 汉、周臣传。其余仕非一代,不可以国系之者,作《杂传》。夫入于杂,诚君子之 所羞,而一代之臣,未必皆可贵也,览者详其善恶焉。

  ○敬翔

  敬翔,字子振,同州冯翊人也,自言唐平阳王晖之后。少好学,工书檄。乾符 中举进士不中,乃客大梁。翔同里人王发为汴州观察支使,遂往依焉。久之,发无 所荐引,翔客益窘,为人作笺刺,传之军中。太祖素不知书,翔所作皆俚俗语,太 祖爱之,谓发曰:“闻君有故人,可与俱来。”翔见太祖,太祖问曰:“闻子读 《春秋》,《春秋》所记何等事?”翔曰:“诸侯争战之事耳。”太祖曰:“其用 兵之法可以为吾用乎?”翔曰:“兵者,应变出奇以取胜,《春秋》古法,不可用 于今。”太祖大喜,补以军职,非其所好,乃以为馆驿巡官。太祖与蔡人战汴郊, 翔时时为太祖谋,多中,太祖欣然,以谓得翔之晚,动静辄以问之。太祖奉昭宗 自岐还长安,昭宗召翔与李振升延喜楼劳之,拜翔太府卿。

  初,太祖常侍殿上,昭宗意卫兵有能擒之者,乃佯为鞋结解,以顾太祖,太祖 跪而结之,而左右无敢动者,太祖流汗浃背,由此稀复进见。昭宗迁洛阳,宴崇勋 殿,酒半起,使人召太祖入内殿,将有所托。太祖益惧,辞以疾。昭宗曰:“卿不 欲来,可使敬翔来。”太祖遽麾翔出,翔亦佯醉去。

  太祖已破赵匡凝,取荆、襄,遂攻淮南。翔切谏,以谓新胜之兵,宜持重以养 威。太祖不听。兵出光州,遭大雨,几不得进,进攻寿州,不克,而多所亡失,太 祖始大悔恨。归而忿躁,杀唐大臣几尽,然益以翔为可信任。梁之篡弑,翔之谋为 多。太祖即位,以唐枢密院故用宦者,乃改为崇政院,以翔为使。迁兵部尚书、金 銮殿大学士。

  翔为人深沉有大略,从太祖用兵三十余年,细大之务必关之。翔亦尽心勤劳, 昼夜不寐,自言惟马上乃得休息。而太祖刚暴难近,有所不可,翔亦未尝显言,微 开其端,太祖意悟,多为之改易。

  太祖破徐州,得时溥宠姬刘氏,爱幸之,刘氏故尚让妻也,乃以妻翔。翔已贵, 刘氏犹侍太祖,出入卧内如平时,翔颇患之。刘氏诮翔曰:“尔以我尝失身于贼乎? 尚让,黄家宰相;时溥,国之忠臣。以卿门地,犹为辱我,请从此决矣!”翔以太 祖故,谢而止之。刘氏车服骄侈,别置典谒,交结籓镇,权贵往往附之,宠信言事 不下于翔。当时贵家,往往效之。

  太祖崩,友珪立,以翔先帝谋臣,惧其图己,不欲翔居内职,乃以李振代翔为 崇政使,拜翔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翔以友珪畏己,多称疾,未尝省事。

  末帝即位,赵岩等用事,颇离间旧臣,翔愈郁郁不得志。其后,梁尽失河北, 与晋相拒杨刘,翔曰:“故时河朔半在,以先帝之武,御貔虎之臣,犹不得志于晋。 今晋日益强,梁日益削,陛下处深宫之中,所与计事者,非其近习,则皆亲戚之私, 而望成事乎?臣闻晋攻杨刘,李亚子负薪渡水,为士卒先。陛下委蛇守文,以儒雅 自喜,而遣贺瑰为将,岂足当彼之余锋乎?臣虽惫矣,受国恩深,若其乏材,愿得 自效。”岩等以翔为怨言,遂不用。

  其后,王彦章败于中都,末帝惧,召段凝于河上。是时,梁精兵悉在凝军,凝 有异志,顾望不来。末帝遽呼翔曰:“朕居常忽卿言,今急矣,勿以为怼,卿其教 我当安归?”翔曰:“臣从先帝三十余年,今虽为相,实硃氏老奴尔,事陛下如郎 君,以臣之心,敢有所隐?陛下初用段凝,臣已争之,今凝不来,敌势已近,欲为 陛下谋,则小人间之,必不见听。请先死,不忍见宗庙之亡!”君臣相向恸哭。

  翔与李振俱为太祖所信任,庄宗入汴,诏赦梁群臣,李振喜谓翔曰:“有诏洗 涤,将朝新君。”邀翔欲俱入见。翔夜止高头车坊,将旦,左右报曰:“崇政李公 入朝矣!”翔叹曰:“李振谬为丈夫矣!复何面目入梁建国门乎?”乃自经而卒。

  ○硃珍 李唐宾附

  硃珍,徐州丰人也。少与庞师古等俱从梁太祖为盗。珍为将,善治军选士,太 祖初镇宣武,珍为太祖创立军制,选将练兵甚有法。太祖得诸将所募兵及佗降兵, 皆以属珍,珍选将五十余人,皆可用。梁败黄巢、破秦宗权、东并兖郓,未尝不在 战中,而常勇出诸将。太祖与晋王东逐黄巢,还过汴,馆之上源驿,太祖使珍夜以 兵攻之,晋王亡去,珍悉杀其麾下兵。义成军乱,逐安师儒,师儒奔梁。太祖遣珍 以兵趋滑州,道遇大雪,珍趣兵疾驰,一夕至城下,遂乘其城。义成军以为方雪, 不意梁兵来,不为备,遂下之。

  秦宗权遣卢瑭、张晊等攻梁,是时梁兵尚少,数为宗权所困。太祖乃拜珍淄州 刺史,募兵于淄青。珍偏将张仁遇白珍曰:“军中有犯令者,请先斩而后白。”珍 曰:“偏将欲专杀邪?”立斩仁遇以徇军,军中皆感悦。珍得所募兵万余以归,太 祖大喜曰:“贼在吾郊,若践吾麦,奈何!今珍至,吾事济矣!且贼方息兵养勇, 度吾兵少,而未知珍来,谓吾不过坚守而已,宜出其不意以击之。”乃出兵击败晊 等,宗权由此败亡,而梁军威大振,以得珍兵故也。

  珍从太祖攻硃宣,取曹州,执其刺史丘弘礼。又取濮州,刺史硃裕奔于郓州。 太祖乃还汴,留珍攻郓州。珍去郓二十里,遣精兵挑之,郓人不出。硃裕诈为降书, 阴使人召珍,约开门为内应。珍信之,夜率其兵叩郓城门,硃裕登陴,开门内珍军, 珍军已入瓮城而垂门发,郓人从城上磔石以投之,珍军皆死瓮城中,珍仅以身免, 太祖不之责也。

  魏博军乱,囚乐彦贞。太祖遣珍救魏,珍破黎阳、临河、李固,分遣聂金、范 居实等略澶州,杀魏豹子军二千于临黄。珍威振河朔。魏人杀彦贞,珍乃还。梁攻 徐州,遣珍先攻下丰县,又败时溥于吴康,与李唐宾等屯萧县。

  唐宾者,陕人也。初为尚让偏将,与太祖战尉氏门,为太祖所败,唐宾乃降梁。 梁兵攻掠四方,唐宾常与珍俱,与珍威名略等,而骁勇过之,珍战每小却,唐宾佐 之乃大胜。珍尝私迎其家置军中,太祖疑珍有异志,遣唐宾伺察之。珍与唐宾不协, 唐宾不能忍,夜走还宣武,珍单骑追之,交诉太祖前。太祖两惜其材,为和解之。

  珍屯萧县,闻太祖将至,戒军中治馆厩以待。唐宾部将严郊治厩失期,军吏督 之,郊诉于唐宾,唐宾以让珍,珍怒,拔剑而起,唐宾拂衣就珍,珍即斩之,遣使 者告唐宾反。使者晨至梁,敬翔恐太祖暴怒不可测,乃匿使者,至夜而见之,谓虽 有所发,必须明旦,冀得少缓其事而图之。既夕,乃引珍使者入见,太祖大惊,然 已夜矣,不能有所发,翔因从容为太祖画。明日,佯收唐宾妻子下狱。因如珍军, 去萧一舍,珍迎谒,太祖命武士执之。诸将霍存等十余人叩头救珍,太祖大怒,举 胡床掷之曰:“方珍杀唐宾时,独不救之邪!”存等退,珍遂缢死。

  ○庞师古

  庞师古,曹州南华人也,初名从。梁太祖镇宣武,初得马五百匹为骑兵,乃以 师古将之,从破黄巢、秦宗权,皆有功。太祖攻时溥未下,留兵属师古守之,师古 取其宿迁,进屯吕梁。溥以兵二万出战,师古败之,斩首二千级。孙儒逐杨行密, 取扬州,淮南大乱,太祖遣师古渡淮攻儒,为儒所败。是时,硃珍、李唐宾已死, 师古与霍存分将其兵。郴王友裕攻徐州,硃瑾以兵救时溥,友裕败溥于石佛山,瑾 收余兵去。太祖以友裕可追而不追,夺其兵以属师古。师古攻破徐州,斩溥,太祖 表师古徐州留后。梁兵攻郓州,临济水,师古彻木为桥,夜以中军先济。硃宣走中 都,见杀。

  太祖已下兖、郓,乃遣师古与葛从周攻杨行密于淮南,师古出清口,从周出安 丰。师古自其微时事太祖,为人谨甚,未尝离左右,及为将出兵,必受方略以行, 军中非太祖命,不妄动。师古营清口,地势卑,或请就高为栅,师古以非太祖命不 听。淮人决水浸之,请者告曰:“淮人决河,上流水至矣!”师古以为摇动士卒, 立斩之。已而水至,兵不能战,遂见杀。

  呜呼,兵之胜败,岂易言哉!梁兵强于天下,而吴人号为轻弱,然师古再举击 吴,辄再败以死。其后太祖自将出光山,攻寿春,然亦败也。盖自高骈死,唐以梁 兼统淮南,遂与孙、杨争,凡三十年间,三举而三败。以至强遭至弱而如此,此其 不可以理得也。兵法固有以寡而败众、以弱而胜强者,顾吴岂足以知之哉!岂非适 与其机会邪?故曰:“兵者凶器,战者危事也。”可不慎哉!

  ○葛从周

  葛从周,字通美,濮州甄城人也。少从黄巢,败降梁。从太祖攻蔡州,太祖坠 马,从周扶太祖复骑,与敌步斗伤面,身被数疮,偏将张延寿从旁击之,从周得与 太祖俱去。太祖尽黜诸将,独用从周、延寿为大将。

  秦宗权掠地颍、亳,及梁兵战于焦夷,从周获其将王涓一人。从硃珍收兵淄青, 遇东兵辄战,珍得兵归,从周功为多。张全义袭李罕之于河阳,罕之奔晋,召晋兵 以攻全义,全义乞兵于梁,太祖遣从周、丁会等救之,败晋兵于沇河。潞州冯霸杀 晋守将李克恭以降梁,太祖遣从周入潞州,晋兵攻之,从周不能守,走河阳。太祖 攻魏,从周与丁会先下黎阳、临河,会太祖于内黄,败魏兵于永定桥。从丁会攻宿 州,以水浸其城,遂破之。太祖攻硃瑾于兖州,未下,留从周围之,瑾闭壁不出, 从周诈言救兵至,阳避之高吴,夜半潜还城下,瑾以谓从周已去,乃出兵收外壕, 从周掩击之,杀千余人。

  晋攻魏,魏人求救,太祖遣侯言救魏,言筑垒于洹水。太祖怒言不出战,遣从 周代言。从周至军,益闭垒不出,而凿三暗门以待,晋兵攻之,从周以精兵自暗门 出击,败晋王兵。晋王怒,自将击从周,从周虽大败,而梁兵擒其子落落,送于魏, 斩之。遂徙攻郓州,擒硃宣于中都,又攻兖州,走硃瑾。太祖表从周兖州留后,以 兖、郓兵攻淮南,出安丰,会庞师古于清口。从周行至濠州,闻师古死,遽还,至 渒河将渡而淮兵追之,从周亦大败。是时,晋兵出山东攻相、卫,太祖遣从周略地 山东,下洺州,斩其刺史邢善益;又下邢州,走其刺史马师素;又下磁州,杀其刺 史袁奉滔。五日而下三州。太祖乃表从周兼邢州留后。

  刘仁恭攻魏,已屠贝州,罗绍威求救于梁,从周会太祖救魏,入于魏州。燕兵 攻馆陶门,从周以五百骑出战,曰:“大敌在前,何可返顾!”使闭门而后战。破 其八栅,燕兵走,追至于临清,拥之御河,溺死者甚众。太祖以从周为宣义行军司 马。

  太祖遣从周攻刘守文于沧州,以蒋晖监其军。守文求救于其父仁恭,仁恭以燕 兵救之,晖语诸将曰:“吾王以我监诸将,今燕兵来,不可迎战,宜纵其入城,聚 食仓廪,使两困而后取之。”诸将颇以为然。从周怒曰:“兵在上将,岂监军所得 言!且晖之言乃常谈尔,胜败之机在吾心,晖岂足以知之!”乃勒兵逆仁恭于乾宁, 战于老鸦堤,仁恭大败,斩首三万余级,获其将马慎交等百余人,马三千匹。是时, 守文亦求救于晋,晋为攻邢、洺以牵之,从周遽还,败晋兵于青山。遂从太祖攻镇 州,下临城,王熔乞盟,太祖表从周泰宁军节度使。

  从氏叔琮攻晋太原,不克。梁兵西攻凤翔,青州王师范遣其将刘掞袭兖州,从 周家属为掞所得,厚遇之而不杀。太祖还自凤翔,乃遣从周攻掞,从周卒招降掞。 太祖即位,拜左金吾卫上将军,以疾致仕,拜右卫上将军,居于偃师。末帝即位, 拜昭义军节度使、陈留郡王,食其俸于家。卒,赠太尉。

  ○霍存

  霍存,洺州曲周人也。少从黄巢,巢败,存乃降梁。存为将骁勇,善骑射。秦 宗权攻汴,存以三千人夜破张晊栅,又以骑兵破秦贤,杀三千人,败晊于赤冈。从 硃珍掠淄青、庞师古攻时溥,皆有功。硃珍与李唐宾俱死,乃以庞师古代珍、存代 唐宾以攻溥,破砀山,存获其将石君和等五十人。梁攻宿州,葛从周引水浸之,丁 会与存战城下,遂下之。从攻潞州,与晋人遇,战马牢川,存入则当其前,出则为 其殿,晋人却,遂东攻魏,取淇门,杀三千人。梁得曹州,太祖以存为刺史,兼诸 军都指挥使。梁攻郓州,硃瑾来救,梁诸将或劝太祖纵瑾入郓,耗其食,坚围勿战, 以此可俱弊。太祖曰:“瑾来必与时溥俱,不若遣存邀之。”存伏兵萧县,已而瑾 果与溥俱出迷离,存发伏击之,遂败瑾等于石佛山,存中流矢卒。太祖已即位,阅 骑兵于繁台,顾诸将曰:“使霍存在,岂劳吾亲阅邪!诸君宁复思之乎?”佗日语 又如此。

  ○张存敬

  张存敬,谯郡人也。为人刚直有胆勇,少事梁太祖为将,善因危窘出奇计。李 罕之与晋人攻张全义于河阳,太祖遣存敬与丁会等救之,罕之解围去。太祖以存敬 为诸军都虞候。太祖攻徐、兖,以存敬为行营都指挥使。从葛从周攻沧州,败刘仁 恭于老鸦堤。还攻王熔于镇州,入其城中,取其马牛万计。迁宋州刺史。复从诸将 攻幽州,存敬取其瀛、莫、祁、景四州。梁攻定州,与王处直战怀德驿,大败之, 枕尸十余里。梁已下镇、定,乃遣存敬攻王珂于河中,存敬出含山,下晋、绛二州, 珂降于梁。太祖表存敬护国军留后,复徙宋州刺史,未至,卒于河中,赠太傅。

  存敬子仁颖、仁愿。仁愿有孝行,存敬卒,事其兄仁颖,出必告,反必面,如 事父之礼。仁愿晓法令,事梁、唐、晋,常为大理卿,卒,赠秘书监。

  ○符道昭

  符道昭,蔡州人也。为秦宗权骑将,宗权败,道昭流落无所依,后依凤翔李茂 贞,茂贞爱之,养以为子,名继远。梁攻茂贞,道昭与梁兵战,屡败,乃归梁,太 祖表道昭秦州节度使,以乱不果行。太祖为元帅,初开府,而李周彝以鄜州降,以 为左司马,择右司马难其人,及得道昭,乃授之。罗绍威将诛其牙兵,恶魏兵强, 未敢发,求梁为助。太祖乃悉发魏兵使攻燕,而遣马嗣勋助绍威诛牙兵。牙兵已诛, 魏兵在外者闻之皆乱,魏将左行迁据历亭、史仁遇据高唐以叛,道昭等从太祖悉破 之。道昭为将,勇于犯敌而少成算,每战先发,多败,而周彝等继之乃胜。开平元 年与康怀英等攻潞州,筑夹城为蚰蜒堑以围之,逾年不能下,晋兵攻破夹城,道昭 战死。

  ○刘捍

  刘捍,开封人也。为人明敏有威仪,善摈赞。太祖初镇宣武,以为客将,使从 硃珍募兵淄青。太祖北攻镇州,与王镕和,遣捍见镕,镕军未知梁意,方严兵,捍 驰一骑入城中,谕镕以太祖意,镕乃听命。梁兵攻定州,降王处直,捍复以一骑入 慰城中。太祖围凤翔,遣捍入见李茂贞计事。唐昭宗召见,问梁军中事,称旨,赐 以锦袍,拜登州刺史,赐号“迎銮毅勇功臣。”梁兵攻淮南,遣捍先之淮口,筑马 头下浮桥以渡梁兵。太祖出光山攻寿州,又使捍作浮桥于淮北,以渡归师。拜宋州 刺史。太祖即位,迁左天武指挥使、元从亲军都虞候、左龙虎统军,出为佑国军留 后。同州刘知俊反,以赂诱捍将吏,执捍而去,知俊械之,送于李茂贞,见杀。太 祖哀之,赠捍太傅。

  ○寇彦卿

  寇彦卿,字俊臣,开封人也。世事宣武军为牙将。太祖初就镇,以为通引官, 累迁右长直都指挥使,领洺州刺史。罗绍威将诛牙军,太祖遣彦卿之魏计事,彦卿 阴为绍威计画,乃悉诛牙军。

  彦卿身长八尺,隆准方面,语音如钟,工骑射,好书史,善伺太祖意,动作皆 如旨。太祖尝曰:“敬翔、刘捍、寇彦卿皆天为我生之。”其爱之如此。赐以所乘 爱马“一丈乌”。太祖围凤翔,以彦卿为都排阵使,彦卿乘乌驰突阵前,太祖目之 曰:“真神将也!”

  初,太祖与崔胤谋,欲迁都洛阳,而昭宗不许。其后昭宗奔于凤翔,太祖以兵 围之,昭宗既出,明年,太祖以兵至河中,遣彦卿奉表迫请迁都。彦卿因悉驱徙长 安居人以东,人皆拆屋为筏,浮渭而下,道路号哭,仰天大骂曰:“国贼崔胤、硃 温使我至此!”昭宗亦顾瞻陵庙,傍徨不忍去,谓其左右为俚语云:“纥干山头冻 死雀,何不飞去生处乐。”相与泣下沾襟。昭宗行至华州,遣人告太祖以何皇后有 娠,愿留华州待冬而行。太祖大怒,顾彦卿曰:“汝往趣官家来,不可一日留也。” 彦卿复驰至华,即日迫昭宗上道。

  太祖即位,拜彦卿感化军节度使。岁余,召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充金吾衙仗使。 彦卿晨朝至天津桥,民梁现不避道,前驱捽现投桥上石栏以死。彦卿见太祖自首, 太祖惜之,诏彦卿以钱偿现家以赎罪。御史司宪崔沂劾奏彦卿,请论如法,太祖不 得已,责授彦卿左卫中郎将。复拜相州防御使,迁河阳节度使。

  太祖遇弑,彦卿出太祖画像事之如生,尝对客语先朝,必涕泗交下。末帝即位, 徙镇威胜。彦卿明敏善事人,而怙宠作威,好诛杀,多猜忌。卒于镇,年五十七。

关键词:新五代史,列传,梁臣传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唉!孟子说“春秋的时候没有正义的战争”,我也认为五代时没有道德始终无瑕的臣子。

  说没有,不是指没有一人,而是说很少。

  我发现有三个为节义而死的人。

  那些只在一代做官的人,分别按照他们的国籍罗列,作《梁臣传》、《唐臣传》、《晋臣传》、《汉臣传》、《周臣传》。

  其它不只在一代做官,不能按照国籍来归属的人,作《杂传》。

  载入《杂传》,确实是让君子感到羞耻的,但仅仅在一代做官的臣子也未必都可贵,请读者细辨他们的善恶吧!敬翔字子振,同州冯翊人,自称是唐平阳王敬晖的后代。

  从小好学,书信檄文写得很好,干符年间考进士没考中,于是客居大梁。

  敬翔的同乡王发任汴州观察支使,于是前去投靠他。

  过了很久,王发没有地方可推荐他,敬翔客居在那里生活更加窘迫,只好替人写奏笺名帖,流传到军队中。

  梁太祖素来不读书,敬翔写的都是通俗易懂的话,梁太祖很喜欢,对王发说:“听说你有个老朋友,可以和他一起来。”敬翔见到梁太祖,梁太祖问他说:“听说你读遇《春秋》,《春秋》上写的是什么事?”敬翔说:“只是诸侯争斗作战的事罢了。”梁太祖说:“那上面用兵打仗的方法可以为我所用吗?”敬翔说:“所谓用兵,在于应付急变,出奇制胜,《春秋》是古代的兵法,不能用在今天。”梁太祖大喜,任命他军中职务,但这不是敬翔喜好的,于是任命为馆驿巡官。

  梁太祖和蔡人在汴州郊外作战,敬翔时时为梁太祖出主意,大多见效,梁太祖很高兴,认为遇到敬翔太晚,一有事情就向敬翔请教占梁太祖随从唐昭宗从岐州返回长安,唐昭宗叫来敬翔和李振,登上延喜楼慰劳他们,拜为太府卿。

  当初,梁太祖常常在殿上侍奉,唐昭宗猜想有能捉住他的卫兵,于是假装鞋带散了,回头看看梁太祖,梁太祖跪下替他系上鞋带,左右卫兵却没人敢动,梁太祖汗流浃背,从此很少进见。

  唐昭宗迁往洛阳,在崇勋殿设宴,酒喝到中途起身,派人叫梁太祖进入内殿,准备有所托付。

  梁太祖更加害怕,以患病为由推辞不去。

  唐昭宗说:“你不想来,可以派敬翔来。”梁太祖急忙招手叫敬翔出来,也假装喝醉酒离去。

  梁太祖打败赵匡凝后,攻取剂、襄二州,于是进攻淮南。

  敬翔苦苦劝阻,认为刚打胜仗的军队,应当谨慎行动养精蓄锐。

  梁太祖没有听从。

  军队由光州出发,碰上大雨,几乎不能前进,进攻寿州,没有攻克,而逃跑的士兵很多,梁太祖纔开始深深后悔。

  回来后气愤暴躁,差不多杀尽了唐的大臣,但却更加信任敬翔。

  梁杀君篡位,多半采用敬翔的计谋。

  梁太祖登位后,因为唐枢密院曹经用过宦官,于是改为崇政院,任命敬翔为院使。

  升兵部尚书、金銮殿大学士。

  敬翔为人深沉有雄才大略,跟随梁太祖用兵打仗三十多年,大小事情都必定通报他。

  敬翔也尽心尽意,勤勤恳恳,昼夜不眠,自称祇有骑在马上时纔能得到休息。

  梁太祖性情刚烈暴躁难以亲近,有做不得的事,敬翔也从不明说,只略微提一提,梁太祖省悟后,常常照敬翔的话改变了主意。

  梁太祖攻破徐州,抓获时溥的爱姬刘氏,很宠爱她,刘氏是已故尚让的妻子,于是把她嫁给敬翔。

  敬翔显贵后,刘氏仍然侍奉梁太祖,进出卧室像过去一样,敬翔对此很烦恼。

  刘氏讥讽敬翔说:“你以为我曾经失身于贼人吗?尚让,是黄家的宰相;时溥,是国家的忠臣。

  凭你的门第,都算是委屈了我,请从此分手吧!”敬翔由于梁太祖的缘故,向她道歉,劝阻了她。

  刘氏的车马服饰华丽奢侈,另外设置专管谒见的官,和藩镇交结,权贵们常常依附她,受到的宠信和进言于太祖而奏效都不在敬翔之下。

  当时的富贵人家,常常效法她。

  梁太祖死,朱友珪登位,因敬翔是先帝谋臣,怕他算计自己,不想让敬翔担任机要官职,于是用李振代替敬翔任崇政使,拜敬翔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敬翔因朱友珪害怕自己,常常称病,不曾管事。

  梁末帝登位,趟岩等人主持朝政,常挑拨旧臣同君主的关系。

  敬翔更加郁郁不得志。

  后来,梁全部丧失河北,和晋在杨刘形成对峙,敬翔说:“从前的河朔一半在手,凭先帝的勇武,统率如貔似虎的众臣,沓不能征服晋。

  现在晋一天天更加强大,梁一天天更加削弱,陛下待在深宫中,一同计议大事的,不是身边惟命是从的人,就是私家的亲戚,还能指望成就事业吗?我听说晋进攻杨刘,李亚子背着柴渡水,身先士卒。

  陛下遇事敷衍应付,墨守条文,以风流儒雅沾沾自喜,而派贺瓖为将领,哪里能够抵挡对方的余勇呢?我虽然衰惫了,但蒙受国家的思德深重,如果国家缺人,希望自己能够焉国尽力。”趟岩等人认为敬翔在口吐怨言,于是没有理他。

  后来,王彦章在中都被打败,梁末帝感到恐惧,于是令段凝去往河上。

  这时,梁的精兵都在段凝军中,段凝有二心,观望形势不来。

  梁末帝急忙叫来敬翔说:“我平时常常忽视你的话,现在事情危急了,不要因此怨恨,请你告诉我应当怎么办吧!”敬翔说:“我跟随先帝三十多年,现在虽为宰相,实际上只是朱家的老奴才,事奉陛下如同夫君,凭我的忠心,怎么敢有所隐瞒?陛下当初重用段凝,我就争执过此事,如今段凝不来,敌人已大兵压境,想为陛下出谋划策,小人就来挑拨离间,一定不会被听取。

  请求先死,我不忍心看见国家灭亡!”君臣相对痛哭。

  敬翔和李振都受到梁太祖的信任,唐庄宗进入汴州,下诏赦免梁众臣,李振高兴地对敬翔说:“有诏令洗刷罪名,将要朝见新的君主。”想叫敬翔一起进见。

  敬翔夜晚停留在高头车坊中,快天亮时,手下人报告说:“崇政使李公进朝了!”敬翔叹息说:“李振枉为大丈夫了!又有什么脸面跨进梁的建国门呢?”于是自己上吊而死。

  朱珍,徐州丰县人。

  年轻时和庞师古等人都跟随梁太祖做盗贼。

  朱珍作将领,善于治理军队挑选士兵,梁太祖最初镇守宣武军时,朱珍为梁太祖创立军队的制度,选将练兵很有办法。

  梁太祖获得众将领招募的士兵和其它投降的士兵,都归朱珍统率,朱珍从中挑选将领五十多人,都能用。

  梁打败黄巢、击溃秦宗权、向东吞并充、鄣二州,朱珍都参加了战斗,并常常勇猛超过众将领。

  梁太祖和晋王向东追击黄巢,回来时经过汴州,驻扎在上源驿,梁太祖派朱珍趁夜率兵进攻晋王,晋王逃去,朱珍杀掉他手下全部的士兵。

  义成军内乱,驱逐安师儒,安师儒逃奔梁。

  梁太祖派朱珍率兵奔赴滑州,路上碰到大雪,朱珍催促军队快速前进,仅用一夜就赶到城下,于是登城。

  义成军以为正下雪,没料到梁兵会来,没有防借,于是梁军攻下滑州。

  秦宗权派遣卢瑭、张晤等进攻梁,这时梁兵还很少,几次被秦宗权围困。

  梁太祖于是拜朱珍为淄州刺史,在淄、青二州招募士兵。

  朱珍的副将张仁遇对朱珍说:“军中如有违犯命令的人,请求先斩后奏。”朱珍说:“副将想专权杀人吗?”立即杀掉张仁遇,将其尸体在军中展示,军中士兵都感动喜悦。

  朱珍率领招募到的士兵一万多人返回,梁太祖大喜说:“贼兵在我郊外,如果践踏我的麦田,怎么办!现在朱珍回来,我的事就好办了!何况贼军正让士兵休息,养精蓄锐,估计我的兵少,并不知道朱珍回来,说我不过是坚守罢了,应当出其不意攻击他们。”于是出兵打败张啰等军,秦宗权从此败亡,而梁的军威大振,都是因为得到朱珍招募的士兵的缘故。

  朱珍跟随梁太祖进攻朱宣,攻取曹州,捕获刺史丘弘礼。

  又攻取濮州,刺史朱裕逃到鄣州。

  梁太祖于是返回汴州,留下朱珍进攻郫州。

  朱珍离郸州二十里,派精兵挑战朱裕的军队,郫州人不敢出战。

  朱裕假作降害,暗中派人召唤朱珍,约定打开城门作内应。

  朱珍信以为真,趁夜率领军队叩击郫州城门,朱裕登上城上矮墙,开门让朱珍的军队入城,朱珍的军队进入瓮城后吊门起动,郓州人从城墙上投下乱石,朱珍的军队都死在瓮城中,朱珍仅仅免于一死,梁太祖并没有责备他。

  魏博的军队叛乱,囚禁乐彦贞。

  梁太祖派遣朱珍救援魏博,朱珍攻破黎阳、临河、李固,分别派遣聂金、范居实等横扫澶州,在临黄杀死魏博豹子军两千人。

  朱珍威震河朔。

  魏博人杀死乐彦贞,朱珍纔返回。

  梁进攻徐州,派遣朱珍先攻下丰县,又在昊康打败时溥,和李唐宾等人屯驻萧县。

  李唐宾,陕州人。

  最初是尚让的副将,和梁太祖在尉氏门作战,被梁太祖打败,李唐宾于是向梁投降。

  梁兵攻战四方,李唐宾常和朱珍在一起,和朱珍的名气差不多,而骁悍勇猛超过朱珍,朱珍打仗凡遇小败,李唐宾辅佐他就大胜。

  朱珍曾经私下接来自己的家属安置在军队中,梁太祖怀疑朱珍有二心,派李唐宾窥探他。

  朱珍和李唐宾不和,李唐宾不能忍受.连夜逃往宣武车,朱珍独自骑马追上他,二人在梁太祖跟前互相控告。

  梁太祖爱惜这两个将才,让他们互相和解。

  朱珍屯驻萧县,听说梁太祖将要到来,命令军中准备馆舍马房等待。

  李唐宾部下将领严郊整治马房超过期限,军吏催逼,严郊向李唐宾诉苦,李唐宾因此责备朱珍,朱珍发怒,拔剑而起,李唐宾挥动衣服奔向朱珍,朱珍当即杀掉他,并派使臣报告李唐宾造反。

  使臣早晨到梁,敬翔怕梁太祖暴怒发生意外,于是隐藏使臣,到晚上纔见他,以为即使太祖要采取什么措施,也必定等到天亮,希望能够稍稍拖延时间再想办法。

  天黑后,纔领朱珍的使臣进见,梁太祖大惊,但已是晚上了,不能做什么,敬翔于是慢慢地焉梁太祖谋划。

  第二天,假装逮捕李唐宾的妻子儿女入狱。

  于是去往朱珍的军队,离萧县三十里,朱珍迎见,梁太祖命令武士把朱珍逮捕。

  众将领霍存等十多人叩头为朱珍求情,梁太祖大怒,举起胡床砸向他们说:“朱珍杀李唐宾的时候,为什么偏不救他呢!”霍存等人退下,朱珍于是被绞死。

  庞师古,曹州南华人,原名庞从。

  梁太祖镇守宣武军,刚得到战马五百匹组成骑兵,就令庞师古统率,跟随他打败黄巢、秦宗权,都立下战功。

  梁太祖进攻时溥没能攻克,留下军队令庞师古坚守,庞师古夺取了宿迁县,进驻吕梁。

  时溥率兵二万人出战,庞师古打败了他,杀敌二千人。

  孙儒追随杨行密,攻取扬州,淮南大乱,梁太祖派庞师古渡过淮河进攻孙儒,被孙儒打败。

  这时,朱珍、李唐宾已死,庞师古和霍存分别统率他们的军队。

  郴王朱友裕进攻徐州,朱瑾率兵救援时溥,朱友裕在石佛山打败时溥,朱瑾收拾残兵逃去。

  梁太祖认为朱友裕可以追击却不去追击,将他的军队交给庞师古。

  庞师古攻破徐州,杀死时溥,梁太祖表奏庞师古任徐州留后。

  凿军进攻郫州,兵临济水,庞师古拆木搭桥,晚上遣中军先渡河。

  朱宣逃到中都,被杀。

  梁太祖攻下兖、鄣二州后,派遣庞师古和葛从周去淮南进攻杨行密,庞师古从清口比兵,葛从周从安丰出兵。

  庞师古从微贱时开始跟随梁太祖,为人很谨慎,不曾离开梁太祖一步,到作将领,出兵打仗时,必定请示行动方案后纔出发,军中没有梁太祖的命令,从不妄自行动。

  庞师古在清口安营扎寨,清口地势低下,有人请求到高处筑栅,庞师古认为不是梁太祖的命令而不接受。

  淮南人放水淹没他们,请求的人报告说:“淮南人挖开河堤,上流的水涌来了!”庞师古认为这是动摇军心,立即杀掉他。

  不久大水涌来,士兵不能作战,庞师古于是被杀。

  唉,军队的胜败,岂是容易说清楚的!梁的军队在天下最强大,而昊的军队被枧为弱小,然而庞师古两次攻击昊,却两次被打败最后战死。

  后来,梁太祖亲自率兵从光山出发,进攻寿春,但也被打败。

  大概从高骈死后,唐用梁兼管淮南,于是和孙儒、杨行密争斗,总共三十年中,三次出兵而三次被打败。

  最强大的军队遇上最弱小的军队而结局如此,这是不可以常理解释的。

  兵法中固然有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然而昊怎么能够懂得它呢!难道不是恰好碰上了机会吗?因此说:“武器是凶器,打仗是危险的事情。”能不小心吗!葛从周字通美,濮州甄城人。

  年轻时跟随黄巢,被打败后向梁投降。

  跟随梁太祖进攻蔡州时,梁太祖从马上摔下,葛从周扶起梁太祖重新骑到马上,和敌兵徒步格斗脸上受伤,身上也多处受伤,副将张延寿从一旁攻击敌军,葛从周纔得以和梁太祖一起逃掉。

  梁太祖罢免全部将领,只用葛从周、张延寿为大将。

  秦宗权攻掠颖、毫二州,和梁军在焦夷发生战斗,葛从周捉获敌将王涓一人。

  随朱珍在淄青招募士兵,碰上东面的军队就作战,朱珍招募到士兵返回,葛从周的功劳最大。

  张全义在河阳袭击李罕之,李罕之逃奔到晋,召集晋军进攻张全义,张全义向梁求兵增援,梁太祖派葛从周、丁会等去救援,在沈河打败晋军。

  潞州冯霸杀掉晋守将李克恭向粱投降,梁太祖派葛从周进入潞州,晋军进攻潞州,葛从周无法坚守,逃到河阳。

  梁太祖进攻魏州,葛从周和丁会先攻下黎阳、临河,在内黄同梁太祖会合,在永定桥打败魏军。

  跟随丁会进攻宿州,用水淹没宿州城,于是攻破宿州。

  梁太祖在兖州进攻朱瑾,没有攻克,留下葛从周围困朱瑾,朱瑾闭城不出,葛从周谎称援兵到了,假装逃到高昊躲避,半夜潜回城下,朱瑾认为葛从周已经离去了,于是出兵收拾外面的城壕,葛从周袭击朱瑾的军队,杀死一千多人。

  晋军进攻魏,魏人求救,梁太祖派侯言救援魏,侯言在洹水修筑营垒。

  梁太祖怨愤侯言不出战,派遣葛从周代替侯言。

  葛从周来到军中,更加闭垒不出,却凿了三个暗门等待敌军,晋兵进攻他们,葛从周率领精兵从暗门出击,打败晋王的军队。

  晋王发怒,亲自率兵攻击葛从周,葛从周虽然大败,但梁兵擒获晋王的儿子落落,把他送到魏,杀掉了他。

  于是转攻郸州,在中都擒获朱宣,又进攻兖州,赶走朱瑾。

  梁太祖表奏葛从周为充州留后,以充、郓二州兵力进攻淮南,取道安丰,在清口和庞师古会合。

  葛从周行进到濠州,听说庞师古死,急速返回,到达淖河,正要渡河时淮军追上他们,葛从周也大败。

  这时,晋军出山东进攻相、卫二州,梁太祖派葛从周征战山东,攻克沼州,杀死沼州刺史邢善益;又攻克邢州,赶走刺史马师素;又攻克磁州,杀死刺史袁奉滔。

  五天攻克三个州。

  梁太祖于是表奏葛从周兼任邢州留后。

  刘仁恭进攻魏州,已经在贝州屠城,罗绍威向梁求救,葛从周和梁太祖会合救援魏州,进入魏州。

  燕兵进攻馆陶门,葛从周率五百人马出战,说:“大敌当前,怎可回头!”命令关上城门然后作战。

  攻破燕军八个栅寨,燕兵逃跑,追到临清,把他们堵在御河,淹死的人很多。

  梁太祖任命葛从周为宣义行军司马。

  梁太祖派遣葛从周到沧州进攻剀守文,派蒋晖督察军事。

  刘守文向父亲刘仁恭求救,刘仁恭遣燕兵援救,蒋晖对将领们说:“我王要我督察各将,现在燕兵来到,不能迎战,应该放他们进城,和刘守文的军队一起吃掉仓库中的粮食,让他们都被困在城中然后攻取沧州。”众将领都认为这样很好。

  葛从周发怒说:“军队取决于主将的指挥,哪里有监军说话的地方!况且蒋晖的话不过是老生常谈罢了,胜败的关键掌握在我心里,蒋晖怎么能明白呢!”于是率领军队在干宁迎候刘仁恭,在老鹪堤开战,刘仁恭大败,杀敌三万多人,捉获将领马慎交等一百多人,缴获战马三千匹。

  这时,刘守文也向晋求救,晋进攻邢、沼二州以牵制葛从周,葛从周急速返回,在青山打败晋军。

  于是随梁太祖进攻镇州,攻克临城,王镕求和,梁太祖表奏葛从周为泰宁军节度使。

  跟随氏叔琮进攻昔太原,没有攻克。

  梁军向西进攻凤翔,青州王师范派他的将领刘郡袭击充州,葛从周的家属被剀郭俘获,刘郭对他们很好而没有杀掉他们。

  梁太祖从凤翔返回,于是派葛从周进攻刘郡,最后葛从周招降了刘郡。

  梁太祖登位,拜葛从周为左金吾卫上将军,因病退休,拜为右卫上将军,住在偃师。

  梁末帝登位,拜为昭义军节度使、陈留郡王,在家享受俸禄。

  死后赠太尉。

  霍存,沼州曲周人。

  年轻时跟随黄巢,黄巢被打败后,霍存就向梁投降。

  霍存作为将领骁悍勇猛,擅长骑马射箭。

  秦宗权进攻汴州,霍存率三千人趁夜攻破张昵军队的栅寨,又率骑兵攻破秦贤,杀敌三千人,在赤冈打败张晖。

  跟随朱珍征战淄、青二州,又跟随庞师古进攻时溥,都立下战功。

  朱珍和李唐宾双双死后,就用庞师古代替朱珍、霍存代替李唐宾进攻时溥,攻破砚山,霍存捉获敌将石君和等五十人。

  梁进攻宿州,葛从周引水淹没宿州,丁会和霍存在城下进攻,于是攻克宿州。

  跟随进攻潞州,和晋人相遇,在马牢川发生战斗,霍存进攻则冲在前面,撤退则在后面坐镇,晋军退却,于是向东进攻魏,夺取淇门,杀敌三千人。

  梁取得曹州后,梁太祖任命霍存为刺史,兼各军都指挥使。

  梁进攻郸州,朱瑾前来救援,梁众将领有的劝说梁太祖放朱瑾进入鄣州,让他们消耗粮食,牢牢围困他们而不打,靠这个办法可以使他们都疲惫。

  梁太祖说:“朱瑾一定含和时溥一起来,不如派霍存拦击他们。”霍存在萧县埋伏军队,不久朱瑾果然和时溥一起浑浑噩噩地赶来,霍存出兵伏击他们,于是在石佛山打败朱瑾等人,霍存中飞箭死去。

  梁太祖登位后,在繁台检阅骑兵,回头对众将领说:“如果霍存还活着,哪里会劳驾我亲自检阅呢!诸君难道不想念他吗?”过了几天又这样说。

  张存敬,谯郡人。

  为人刚强耿直,胆大勇猛,年轻时跟随梁太祖作将领,善于在危急窘迫之中想出妙计。

  李罕之和晋人在河阳进攻张全义,梁太祖派张存敬和丁会等人救援他们,李罕之撤围离去。

  梁太祖任命张存敬为诸军都虞候。

  梁太祖进攻徐、兖二州,任命李存敬为行营都指挥使。

  随葛从周进攻沧州,在老鹞堤打败刘仁恭。

  回军时在镇州进攻王镕,攻进城中,缴获牛马敷以万计。

  升任宋州刺史。

  又随众将领进攻幽州,张存敬攻取瀛、莫、祁、景四州。

  梁进攻定州,和王处直在怀德驿作战,大败敌军,尸体横陈十多里地。

  梁攻下镇、定二州后,就派张存敬在河中进攻王珂,张存敬出兵含山,攻克晋、绛二州,王珂向梁投降。

  梁太祖表奏张存敬为护国军留后,又调任宋州刺史,尚未到任,死在河中,赠官太傅。

  张存敬的儿子叫张仁颖、张仁愿。

  张仁愿很孝顺,张存敬死后,事奉他的哥哥张仁颖,外出必定告知,返回时必定面见,如同事奉父亲的礼节。

  张仁愿通晓法令,效力梁、唐、晋三朝,曾经担任大理卿,死后,赠官秘书监。

  符道昭,蔡州人。

  曾作秦宗权的骑将,秦宗权失败后,符道昭流浪四方无所依靠,后来投靠凤翔李茂贞,李茂贞很喜欢他,收为养子,取名符继远。

  梁进攻李茂贞,符道昭和梁乓作战,多次被打败,于是归附梁,梁太祖表奏符道昭为秦州节度使,由于战乱没能赴任。

  梁太祖作元帅,刚开元帅府,李周彝便以郦州之地投降,任命为左司马,右司马则一时难以找到合适人选,得到符道昭后,就任命他为右司马。

  罗绍威准备诛杀他的牙兵,畏惧魏兵强大,不敢轻举妄动,请求梁的帮助。

  梁太祖于是派遣全部魏兵让他们进攻燕,又派马嗣勋协助罗绍威诛杀牙兵。

  牙兵被杀后,在外的魏兵听说后都叛乱了,魏将领左行迁占据历亭、史仁遇占据高唐发动叛乱,符道昭等人跟随梁太祖全部打败了他们。

  符道昭任将领,进攻敌人勇猛,但缺乏周密的谋划,每次作战都率先出击,大多被打败,李周彝等人作为后续纔能取胜。

  开平元年和康怀英等人进攻潞州,修筑夹城和蚰蜒状的壕沟围困敲人,一年多不能攻克,晋军攻破夹城,符道昭战死。

  刘捍,开封人。为人聪明机敏仪表威武,善于出迎宾客入为礼赞。梁太祖刚刚镇守宣武军时,让他作客将,派他随朱珍在淄青二州招募士兵。梁太祖向北进攻镇州,和王镕讲和,派刘捍去见王镕,王镕的军队不知道梁的用意,正整兵以待,刘捍孤身独骑飞驰入城,把梁太祖的用意告诉王镕,王镕于是遵命。梁军进攻定州,降服王处直,刘捍又一人骑马入城慰劳。梁太祖围攻凤翔,派刘捍进见李茂贞商议战事。

  唐昭宗召见刘捍,询问梁军的情况,对答很合唐昭宗之意,赐给锦袍,拜为登州刺史,赐号叫“迎銮毅勇功臣”。

  梁军进攻淮南,派刘捍先去淮口,修筑马头下浮桥让梁兵渡河。

  梁太祖出兵光山进攻寿州,又派刘捍在淮北建浮桥,让返回的军队渡过。

  拜为宋州刺史。

  梁太祖登位后,升为左天武指挥使、元从亲军都虞候、左龙虎统军,出任佑国军留后。

  同州刘知俊反叛,贿赂引诱刘捍手下的将官,把刘捍捉去,刘知俊给刘捍戴上脚镰手铐,送到李茂贞那里,将其杀死。

  梁太祖哀悼刘捍,赠刘捍太傅头衔。

  寇彦卿字俊臣,开封人,世代在宣武军任牙将。

  梁太祖刚到宣武军镇守时,任命为通引官,历次升迁至右长直都指挥便,领沼州刺史。

  罗绍威准备诛杀牙军,梁太祖派寇彦卿到魏商议事情,寇彦卿私下为罗绍威出谋划策,于是全部杀掉牙军。

  寇彦卿身高八尺,鼻高脸方,声音像钟一样洪亮,擅长骑马射箭,喜好读书,善于窥伺梁太祖的心意,所作所为都符合梁太祖的意愿。

  梁太祖曾经说:“敬翔、刘捍、寇彦卿三人都是老天特意赐给我的。”喜欢他们到这种程度。

  梁太祖赐给寇彦卿自己喜爱的坐骑“一丈乌”。

  梁太祖围攻凤翔,任命寇彦卿为都排阵使,寇彦卿骑着“一丈乌”在阵前来回奔驰,梁太祖看着他说:“真是神将啊!”当初,梁太祖和崔胤谋划,打箅迁都到洛阳,但唐昭宗不同意。

  后来唐昭宗逃奔到凤翔,梁太祖率兵包围他,唐昭宗逃出后,第二年,梁太祖率兵到河中,派寇彦卿上表逼迫唐昭宗迁都。

  寇彦卿于是驱赶着全部长安居民向东迁移,将房屋全部拆毁做成木筏,沿渭河顺流而下,百姓在路上呼号哭泣,仰天大骂说:“国贼崔胤、朱温让我们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唐昭宗也回头瞻望陵墓宗庙,徘徊不忍离去,用俚语对手下人说:“纥干山头冻死雀,何不飞去生处乐。”君臣相挽,泪下沾襟。

  唐昭宗行进到华州,派人告诉梁太祖因何皇后怀有身孕,希望留在华州等冬天过后再走。

  梁太祖大怒,回头对寇彦卿说:“你去催皇帝来,一天也不能停留。”寇彦卿又驰马到华州,当天就迫使唐昭宗上路。

  梁太祖登位,拜寇彦卿为感化军节度使。

  一年多后,召回担任左金吾卫大将军,充金吾街仗使。

  寇彦卿早晨上朝走到天津桥时,百姓梁现不让路,前面开路的士兵揪住梁现扔向桥上石栏将他摔死。

  寇彦卿进见梁太祖自陈认罪,梁太祖爱惜他,诏令寇彦卿用钱赔偿梁现家赎罪。

  御史司意崔沂上奏弹劾寇彦卿,请求依法论处,梁太祖迫不得已,贬降寇彦卿为左卫中郎将。

  又拜为相州防御使,迁任河阳节度使。

  梁太祖被杀后,寇彦卿挂出梁太祖的像如同他还活着那样事奉饱,常常对客人谈起先朝时事,总是泪流满面。梁末帝登位,调任镇守威胜军。

  寇彦卿聪明机敏善于事奉人,但依仗宠信作威作福,喜好杀人,常常猜忌别人。死在镇所,时年五十七岁。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国学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知识 古诗词鉴赏 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