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女仙外史·第二回 蒲台县嫦娥降世 林宦家后羿投胎

作者:吕熊 全集:女仙外史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蒲台县嫦娥降世 林宦家后羿投胎

山东济南府蒲台县,有个孝廉,姓唐名夔,字尧举,是宋仁宗朝知谏院唐公讳介之后。介为殿中侍御之日,曾劾宰相文彦博制金丝灯笼进于宫掖以谋执政,即在帝前面诘彦博,因坐以毁谤大臣,黜为英州别驾。仁宗又爱公鲠直,恐致道死,命中使护持以往。由是唐介直声振天下,称曰真御史。家本江陵,后裔流寓济上。至宋南渡,不肯事于金元,子孙多隐居海滨教授,是以代无显人。及明太祖开国,夔之父遵晦受辟为博士,夔亦得领乡荐。母陶氏早殁,继母性暴不慈,动辄有怒,夔必长跽请责。又且每事先意曲承,继母亦为之感化,由是亲党皆称为真孝子。父病,衣不解带四十余日,夜必焚香告天,愿以身代。父亡,继母亦逝,卜葬于太白山之阳,庐于墓侧者三年,然后回家。其平素立身有品,不取非义,不欺暗室。与市人交易,说价多少,即如数与之,人亦鲜有欺之者。曾拾遗金,遍访失主不得,后知武定州人,已死于道,乃送还其子,邑之人又咸称为真孝廉。独是年已四十,尚无子嗣,因此功名心淡,不赴公交车。

一日,谓其夫人黄氏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今我将老,而尚无子,如之奈何?”夫人曰:“相公一生,上不愧天,下不愧人,祖宗有灵,必不至于无后。但恐妾身年纪多了,血气渐衰,有妨生育之道。几次劝相公娶个偏房,执意不从。如今再迟不得了。”尧举道:“这是夫人的好处。但我看见一夫一妇,生育繁盛的极多;也有十院名妹的竟无子息。若必有妾生子,则是贫人无力娶妾的,都该绝后了。况且娶来之妾,不知其德性何如。若至以小欺大,你我到要受他的气。若仍不能生育,又将何以处之?”夫人云:“相公若如此思前虑后,也是难事。妾闻得东门外有个九天玄女娘娘庙,庙内有送子娘娘,说是极灵显的。我夫妇可于每月朔日,烧香拜求子嗣,这可使得呢?”尧举道:“神明是有的,但是女神仙,我不便去,夫人自去罢。我到初一日,自赴上清观玉帝殿中焚香叩祝。不要说求子嗣,敬礼上帝也是该的。再在家庙神主之前,朝夕礼拜,求祖宗在天之灵,降锡嗣胤。就从明日为始。”于是尧举夫妇二人,每于朔前,虔诚斋戒三日,分头去烧香求子。

不觉的光阴荏苒,已及二载。于甲申年五月,黄夫人忽觉饮食咽酸,兀兀欲吐,像个有孕的光景。尧举即请医生诊视。医生脉理平常,模棱不决,但说:“脉诀有云:受胎五个月,脉上方能显出。”尧举家旧有一老婢,名曰老梅,适送茶来,便应声曰:“若到五个月上,我也看得出,不消烦动先生了。”尧举道:“蠢东西,毋得胡言!”医生自觉没趣,茶毕起身,说:“送安胎药来罢!”不料怀至十月已足,绝无动静,黄夫人甚是忧疑。尧举宽慰道:“天地间过十个月生也是多的,且静以待之。”夫人曰:“逾期而生,恐是怪物。”尧举曰:“帝尧是十四个月生的,难道也是怪物?”老梅接口道:“夫人若到十四个月上养的公子,一定也是皇帝了。”夫人道:‘‘蠢丫头,该罚他一世没汉子。”老梅笑道:“我若有汉子,就要生出明珠来了。古人说得好:明珠产于老蚌哩。”尧举道:“夫人平素教他识字,又与他讲说些典故,记在心里,如今竟会诌文了。”夫人道:“这才是郑玄家的婢子。”

闲话休题。看看到八月中秋,足足怀胎十五个月了。十四日夜间五更时分,黄夫人忽见一妇人,宛似庙内的送生娘娘,抱一孩子来送他。黄夫人双手接了,问:“是男是女?”娘娘道:“女儿赛过男儿。”陡然觉来,方知是梦。随述与尧举,详察道:“这梦兆分明是个女儿了。”黄夫人已觉身体有些不安,孝廉先着人去唤了收生的。直到酉刻,腹中作痛。俄而彩云绕户,异香盈室,隐隐闻半空中有笙箫鸾鹤之声,已产下盆中而不啼哭。尧举怪问道:“莫非孩子是死的了?”稳婆道:“有福的姑娘是不肯哭的。”尧举始诧梦兆之异,双手扶起盆来,映着那纸窗上微微的返照日不看时,遍身如玉琢成的一个女孩子。就取送生娘娘梦中之言,乳名叫做赛儿,将预备下的襁褓裹定,安置在床上,赏发稳婆自去。

却说那邻里中于赛儿降生时,多见有五彩云霞数片,自东飞向唐家屋上。虚微窅霭之间,一派天乐声音,从风飘扬。众皆骇异,都道唐孝廉家生的孩子,必有个大有福气的。三三两两,传播得通邑皆知。于是众邻里斗出公分,牵羊担酒,齐至孝廉家奉贺。尧举道:“不过是个女孩儿,何敢当高邻厚贶?”为首的是个老人家,笑嘻嘻道:“孝廉公的令嫒,是位仙女,老天因你家积德,特地送下来的。前日彩云中仙乐声音,谁不听见?我老汉活了八十多岁,从不曾见此奇事。将来做一品夫人,是不消说的。”尧举又着实谦了几句,众邻一茶而退。尧举人内,与夫人说道:“古礼:生儿三日,作汤饼会,邀请亲族。今邻里中先来称贺,我心不安,要备酒筵款请他们,答其美意,再请诸亲族来看看赛儿,何如?”夫人道:“是必该做的。”随遣老仆买了鸡肉果品等物,发帖先请邻里。

到明日午后,诸邻自己约齐,前来赴席。内有一瞽者,姓岳,是孝廉的远邻。因他常常夸口说不但算命,且能算天,人呼之为岳怪,然所断吉凶晴雨,颇有应验,遂自号曰半仙。众人公揖罢,次序坐定。岳怪先开口道:“瞎子今日要看看唐老先生令嫒的八字了。”诸邻齐声和道:“正要看你这位半仙说得是也不是。若算不着,我们公罚冷酒一大碗。”尧举道:“只是不诚,何敢相烦?”送把赛儿的生辰说了。岳怪口中暗念,指上轮推,忽立起来大声嚷道:“这个八字算不出的。当日关老爷是戊午年、戊午月、戊午日、戊午时建生,做了千古的大圣贤、大豪杰。今令嫒是乙酉年、乙酉月、乙酉日、乙酉时诞生,难道也可以做得关老爷的事业么?命太奇了,待我回家细细推详来罢。”

众中有嘲笑他的,说:“半仙算不出命,原请坐下,立客难打发哩。”岳怪焦燥,低着头,又再四轮推过,掬着嘴道:“列位有所不知,譬如是个皇后皇妃,或一品夫人之命,那样格局就容易算了。今这八字,一派是金,犹之乎关老爷八字,一派是火。五行之气要相平的,若全然是火,便要煅炼天下,全然是金,便要肃杀天下。况太阴星为命主,又属金,二十一岁至四十岁,又行金运,看来要掌大兵权的。若说显贵,比皇后还胜几分。若要知道何等显贵,掌何等兵权,不但半仙算不出,就是活神仙也算不出的。”尧举道:“这等说起来是个怪命,到是家门之不幸了。”众人解说道:“总是遇着个怪先生,就把令嫒的贵命算来也像是怪的了。”岳怪道:“我何曾说个怪命呢?”说话间,酒席摆上,大家畅饮尽醉。临行,岳怪又向孝廉道:“可惜我瞎子年纪多了,到令嫒贵显时候,不知能看得见看不见哩。”一人道:“你是半仙,为何连自己的寿数也不知?”一人道:“岳先生原做得半个仙人,所以过去一半的年纪知道,未来的一半年纪就不知道了。”众皆大笑而别。

到次日众亲戚来,是尧举的寡婶母,与同曾祖的哥哥、弟弟,并三个侄儿,再有黄夫人之弟与弟妇,并小姨、姨夫,一共十来人。黄夫人因有叔婆是长亲,勉力起迎。各相见毕,又抱赛儿与众亲观看。人人抚弄一番,不笑不啼,绝无声息,都疑是个哑巴。尧举瞧科,便向众亲戚道:“昨日岳怪在酒筵上,说有可骇的话,如此如此,这是传不得出去的。我如今要说是个哑巴,解解人的疑惑。”众亲都道:“此说极是。”李廉道:“这要烦我至亲播扬开去,方信是真。”齐应道:“这个自然。”是晚宴罢各散。

俗语云:“朝生三千,暮死八百。”就有济宁州林恭政家,也在本月十五日,先于卯刻时候生下个儿子。因有两个哥儿在前,排行叫做三公子,取名曰有芳。有芳生而中指有纹,宛然一羿字,人不知为后羿转世也。稽之《通鉴》,羿善射,当帝尧时,十日并出,羿援弓射之,陨其九乌。后历二百四十余年,逐夏后相而自立为帝。又《列仙传》:羿得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其爱妃嫦娥窃而吞之,飞人月中。后羿思念不置,于是广求美女,充于后宫,荒淫无度,至于废弃国政,遂为其臣下寒浞所杀。上帝以其射日获罪于天,而且篡弒夏后,又造有淫孽,罚人冥司定罪,永远不赦。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每到五百年小劫之期,必亲向地狱勘问一番,稍可原情者,悉予矜宥,犹之乎人间朝审有矜疑减等诸条,总是超度鬼囚之意。后羿沉沦日久,值菩萨降临,他就自诉:“平生好道,曾承王母赐药。虽射九日,乃是帝尧之命。弒夏后相,亦是我命数该做帝王,且我亦为臣下所弒,也可准折得过。因何不许再转人世?望菩萨超生则个。”菩萨听他供词,在可矜之内,因令冥曹查案。冥曹覆道:“是上帝罚下。因他淫杀之根太重,恐至流毒人世,所以不许转轮。若论他的因果,尚与爱妃嫦娥还有半年姻缘未尽,与其宠臣季艾又有十万债负未了。须奏明上帝,方可宽他。”菩萨道:“既如此,也是他数合当然。嫦娥近须下界,季艾又转宦途,可着他投入季艾家中,完此债负。将来与嫦娥仍为夫妇,完此姻缘。待我启知上帝就是了。”所以后羿在鬼道,已历数千年,才得再生人世。其父林参政,即六世以前之季艾也。

看书者要知道内典上因果二字,近只在三生以内讲,远则历数十劫以前、百千劫以后,总不能脱却二字之根。此二字,包罗天地,统括古今,亿态万状,莫可名指。人生于五伦、三党、九族之间,往往生出事情,各有前因,非出偶然。今只就男女一事言之。譬如男女钟情而死,他生必为夫妇,始终恩爱。或男负情于女,或女负情于男,他生亦必借为夫妇,以偿其孽报。钟情,因也。恩与孽报,果也。他生不遇,又俟来生,必至相遇完其果报而后已。在本人受报者,不自知其有因也。若只就此生数十年内,而欲就事论事,无异于坐井观天,不知天之大矣。《洞冥记》载:唐玄宗追思太真,感悼不止,命术士御气求之。上天下地,十洲三岛,靡所不届,绝无影响。直至海外一山,见有瑶阙琼楼,珠宫棋树,隐隐然闻鸾吟凤啸之声。阙下颜额曰“玉妃仙院”。方士前叩朱扉,有女童出问,说是上皇处遣来者。女童报与玉妃,此玉妃即太真也,许令引见。太真问上皇安否,亲授与方士折钗半股,钿盒半枚。且言:七月七日曾与上皇对双星发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只此一念,不能久居此山,且得与上皇他生再会也。大抵玄宗、太真夫妇之缘,已是尽的了,而两人之爱根未断,即谓之因。如播种在地,少不得要生苗结果。况羿与嫦娥夫妇之缘,犹有未尽者乎!虽嫦娥已证仙道,情缘久灭,此番下界,原是为着劫数,其如尚有所负于后羿,而羿之爱根,又是历劫难泯的。今适同生于世,则月下老人之赤绳,早为系定两足矣。不要说半年夫妻,也要清偿,就是片刻姻缘,终须完结。谚云:“露水夫妻,也是前缘分定。”斯言信然。于此当下一断语曰:“若嫦娥未尝下降为赛儿,则林三公子自非后羿;若赛儿是嫦娥降世,则后羿定为林三公子无疑也。”且看下回分解。

关键词:女仙外史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女仙外史·第二回 蒲台县嫦娥降世 林宦家后羿投胎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