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卷一二五·于役志

作者:欧阳修 全集:欧阳修集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景三年丙子岁,五月九日丙戌,希文出知饶州。
戊子,送希文,饮于祥源之东园。

壬辰,安道贬筠州。

甲午,师鲁贬郢州。

乙未,安道东行,不及送。余与君贶追之,不克。还,过君谟家,遂召穆之、公期、道滋、景纯夜饮。

丁酉,与损之送师鲁于固子桥西兴教寺,余留宿。明日,道卿、损之、公期、君贶、君谟、武平、源叔、仲辉,皆来会饮,晚乃归。余贬夷陵。

己亥,夜过邃卿家话别,邃卿病也。

庚子,夜饮君贶家,会者公期、君谟、武平、秀才范镇。道滋饮妇家,不来。

辛丑,舟次宋门。夜至公期家饮,会者君谟、君贶、景纯、穆之。道滋饮妇家,不来。

壬寅,出东水门,泊舟,不得岸,水激,舟横于河,几败。家人惊走登岸而避,遂泊亭子下。损之来奕棋饮酒,暮乃归。

癸卯,君贶、公期、道滋先来,登祥源东园之亭。公期烹茶,道滋鼓琴,余与君贶奕。已而,君谟来。景纯、穆之、武平、源叔、仲辉、损之、寿昌、天休、道卿,皆来会饮。君谟、景纯、穆之、寿昌遂留宿。明日,子野始来。君贶、公期、道滋复来,子野还家,饮皆留宿。君谟作诗,道滋击方响,穆之弹琴。秀才韩杰居河上,亦来会宿。

乙巳,晨兴,与宿者别。舟既行,武平来追,及至下锁,见之,少顷乃去。午,次陈留,登庾庙。

丙午,在陈留。

丁未,次南京。明日,留守推官石介、应天推官谢郛、右军巡判官赵衮、曹州观察推官蒋安石来,小饮于河亭,余疾不饮,客皆醉以归。

六月己酉,次柳子。

庚戌,过宿州,与张参约:泊灵壁镇,游损之园。会余有客住宿州,参先发,舣灵壁,待余不至,乃行。晚次灵壁,独游损之园,舟失水道,败。

辛亥,次青阳。

壬子,至于泗州。晚,与国器小饮州廨中。

癸丑,始见春卿。

甲寅、乙卯、丙辰,独在泗州,始食淮鱼。

丁巳,次洪泽,与刘春卿、同年黄孝恭相遇。始识大理寺丞李裕。洪泽巡检颜怀玉者,钱思公在洛时故吏。遂与四人者夜饮,五鼓罢。明日,食毕解舟,与饮者别,春卿复相送以前。晚入沙河,乘月夜行向山阳,与春卿联句。二鼓,宿闸下。黎明,元均来,遂至楚州,泊舟西仓,始见安道于舟中。安道会饮于仓亭,始食瓜,出仓北门看雨,与安道奕。

庚申,小饮舟中,会者元均、春卿、安道,余始饮酒。移舟舣城西门,门闭,泛月以归。

辛酉,安道解舟,不果别。与春卿奕于仓亭,晚,别春卿。

壬戌,与元均小饮仓北门舟中,夜宿仓亭。

癸亥,夕与元均坐水次纳凉,已而大风雨,震雹暴至。

乙丑,与隐甫及高继隆、焦宗庆,小饮水陆院东亭,看雨,始见荷花

丙寅,与元均、隐甫饮于西仓。

丁卯,隐甫来会,登仓北偃上亭纳凉。迟客至,遂及元均小饮舟中,已而大风震雹,遂宿舟中。

戊辰,余生日,具酒为寿于舟中。

己巳,与元均泛舟北辰,会隐甫,小饮,宿仓亭。

庚午,同年朱公绰来自京师。

辛未,子聪来自寿州。夜饮仓亭,留宿。

壬申,泛舟,饮于北辰。

癸酉,隐甫来饮别。夜,与元均小饮,宿仓亭。

甲戌,知州陈亚小饮魏公亭,看荷花,与者隐甫、朱公绰。晚,移舟楚望亭。陈从益来自京师,见余于舟中,始闻君谟动静。秀才陈策来自京师,夜见余于楚望亭。作常州书。自泊西仓至于楚望,凡十有七日。

乙亥,次宝应。

丙子,至于高邮。

七月,丁丑,复见子聪,会饮弭节亭。

戊寅,遂与子聪同舟以前次邵伯。

己卯,至于扬州,遇秀才廖倚。夜,与倚及子聪饮观风亭。明日,子聪之润州,廖倚之楚州。伯起来,宿观风亭。

辛巳,与伯起饮溯渚亭,会者集贤校理王君玉、大理寺丞许元、太常寺太祝唐诏、祠部员外郎苏仪甫。

壬午,仪甫来,小饮观风亭,会者许元、唐诏、君玉。伯起先归。

癸未,与许元小饮溯渚亭,会者如壬午。伯起不来。

甲申,与君玉饮寿宁寺。寺本徐知诰故第,李氏建国,以为孝先寺,太平兴国改今名。寺甚宏壮,壁尤妙,问老僧,云周世宗入扬州时以为行宫,尽朽漫之,惟经藏院画玄奘取经一壁独在,尤为绝笔,叹息久之。

乙酉,小饮秀才吕有家,会者如壬午。伯起不来,余遂留宿。

丙戌,至于真州,大热,无水。

辛卯,饮僧于资福寺。移舟溶溶亭,处士谢去华援琴,待凉,以入客舟。

戊戌,入客舟,泊涵虚亭。

庚子,次江口。

辛丑,次长芦。

壬寅,夜,乘风次清凉寺。

癸卯,晨至江宁府。

八月,丙午,犹在江宁。

丁未,小饮君绩家。

己酉,小饮于水阁。

庚戌,次采石。

辛亥,阻风,与侍禁陈宗颜饮。

壬子,过太平州,夜,乘风宿带星口。

癸丑,过芜湖繁昌,宿慈母矶。

甲寅,乘风昼夜行。

丙辰,祷小姑山神,至江州。

丁巳,在江州,约陈侍禁游庐山。余病,呼医者,不果往。遂行,次郭家洲。

己未,阻风郭家洲,与沣阳县令赵师道饮村市,就村人市羊供膳不得。余疾,谋还江州,召庐山僧以医,不果。

庚申,次盘唐港。

辛酉,至蕲阳。

壬戌,小饮瞿家,会丹棱知县、着作佐郎范佑,蕲春主簿郭公美。

癸亥,次新冶。祷江神,得大鱼。

甲子,至于磁湖。

乙丑,犹在磁湖。自丁巳余体不佳,至是小间。

丙寅,至于黄州。

丁卯,与知州夏屯田饮于竹楼。兴国寺火,约余明日为社饮,不果。夜登江澳,次漆磁。

戊辰,次双柳夹。

己巳,次白杨夹。

庚午,至于鄂州,始与令狐修己相识。

辛未,遣人之黄陂,召家兄,大风雨,不克渡江而还。

壬申,小饮修己家,遂留宿。明日,家兄来见余于修己家。始中酒,睡兄家。

甲戌,饮于兄家。

乙亥,饮令狐家。夜过兄家会宿。

九月,丙子,次沌口。

丁丑,次昭化港。夜大风,舟不得泊,祷江神。

戊寅,次穿石矶。夜大风击舟,不得寝。

己卯,至岳州。夷陵县吏来接,泊城外。

庚辰,假舟于邵暧。

辛巳、壬午,入官舟。

癸未,入荆江,次李家洲。

甲申,次乌沙。

乙酉,次鲁γ。

丙戌,次塔子口,观鱼,望五鹅、尘角、望夫诸山。

丁亥,次石首,夜大风。

戊子,阻风。

壬辰,次公安渡。
?

关键词:欧阳修集

《卷一二五·于役志》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卷一二五·于役志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