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遇南厢园叟感赋八十韵

清代 / 吴伟业
古诗原文
[挑错/完善]

寒潮冲废垒,火云烧赤冈。

四月到金陵,十日行大航。

平生游宦地,踪迹都遗忘。

道遇一园叟,问我来何方。

犹然认旧役,即事堪心伤。

开门延我坐,破壁低围墙。

却指灌莽中,此即为南厢。

衙舍成丘墟,佃种输租粮。

谋生改衣食,感旧存园庄。

艰难守兹土,不敢之他乡。

我因访故基,步步添思量。

面水背苍崖,中为所居堂。

四海罗生徒,六馆登文章。

松桧皆十围,钟筦声锵锵。

百顷摇澄潭,夹岸栽垂杨。

池上临华轩,菡萏吹芬芳。

谈笑尽贵游,花月倾壶觞。

其南有一亭,梧竹生微凉。

回头望鸡笼,庙貌诸侯王。

左李右邓沐,中坐徐与常。

霜髯见锋骨,老将东瓯汤。

配食十六侯,剑珮森成行。

得之为将相,宁复忧封疆。

北风江上急,万马朝腾骧。

重来访遗迹,落日唯牛羊。

吁嗟中山孙,志气胡勿昂!

生世苟如此,不如死道旁。

惜哉裸体辱,仍在功臣坊。

萧条同泰寺,南枕山之阳。

当时宝志公,妙塔天花香。

改葬施金棺,手诏追褒扬。

袈裟寄灵谷,制度由萧粱。

千尺观象台,太史书桢祥。

北望占旄头,夜夜愁光鋩。

高帝遗衣冠,月出修蒸尝。

图书盈玉几,弓剑堆金床。

承乏忝兼官,再拜陈衣裳。

南内因洒扫,铜龙启未央。

幽花生御榻,苔涩青仓琅。

离宫须望幸,执戟卫中郎。

万事今尽非,东逝如长江。

钟陵十万松,大者参天长。

根节犹青铜,屈曲苍皮僵。

不知何代物,同日遭斧创。

前此千百年,岂独无兴亡!

况自百姓伐,孰者非耕桑!

群生与草木,长养皆吾皇。

人理已澌灭,讲舍宜其荒。

独念四库书,卷轴夸缥缃。

孔庙铜牺尊,斑剥填青黄。

弃掷草莽间,零落谁收藏!

老翁见话久,妇子私相商。

人倦马亦疲,剪韭炊黄粱。

慎莫笑家贫,一一罗酒浆。

从头诉兵火,眼见尤悲怆。

大军从北来,百姓闻惊惶。

下令将入城,传箭需民房。

里正持府帖,佥在御赐廊。

插旗大道边,驱遣谁能当!

但求骨肉完,其敢携筐箱?

扶持杂幼稚,失散呼耶娘。

江南昔未乱,闾左称阜康。

马阮作相公,行事偏猖狂。

高镇争扬州,左兵来武昌。

积渐成乱离,记忆应难详。

下路初定来,官吏逾贪狼。

按籍缚富人,坐索干金装。

以此为才智,岂曰惟私囊。

今日解马草,明日修官塘。

诛求却到骨,皮肉俱生疮。

野老读诏书,新政求循良。

瓜畦亦有畔,沟水亦有防。

始信立国家,不可无纪纲。

春来雨水足,四野欣农忙。

父子力耕耘,得粟输官仓。

遭遇重太平,穷老其何妨!

薄暮难再留,瞑色犹青苍。

策马自此去,凄侧摧中肠。

顾羡此老翁,负耒歌沧浪。

牢落悲风尘,天地徒茫茫。

作者介绍
[挑错/完善]

吴伟业 : 吴伟业(1609~1672)字骏公,号梅村,别署鹿樵生、灌隐主人、大云道人,世居江苏昆山,祖父始迁江苏太仓,汉族,江苏太仓人,崇祯进士。明末清初著名诗人,与钱谦益、龚鼎孳并称“江左...[详细]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遇南厢园叟感赋八十韵_吴伟业_古诗原文及翻译赏析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