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长寿山居元夕

金朝 / 元好问
古诗原文
[挑错/完善]

微茫灯火共荒村,黄叶漫山雪拥门。

三十九年何限事,只留孤影伴黄昏。

译文翻译
[请记住我们 国学梦 www.guoxuemeng.com]

隐约的灯火闪烁昏黄,寂寞地陪同荒凉的山村,枯黄的树叶落满了山岭,厚厚的积雪拥塞着柴门。

三十九年的人生,经历了无限世事,只留下孤独的身影,相伴我度过黄昏。

注释解释

①长寿山居:是诗人在内乡县白鹿原东崦(yān)修建的书斋。元夕:即元宵,农历正月十五。

②微茫:隐约,模糊。

③漫:满,遍。

④三十九年:诗人生于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至金哀宗正大五年(1228),恰三十九岁。何限事:无限事。

创作背景

《长寿山居元夕》作于金哀宗正大五年 (1228),正大四年,诗人由河南镇平令政任河南内乡令,不久,老母病逝,诗人丁母忧居丧于此县境内的长寿山白鹿原乡,此诗写于次年元夕。

正当元夕时节,下了一场大雪。俗有谓“瑞雪兆丰年”,照道理本应心情欢畅,作为久盼人民得温饱的父母官,更应该举酒而预祝来年丰瑞。然而,由于诗人几经避乱流亡,亲眼看到蒙古军的屠城杀戮,亲自目睹了 “乱余村落不见人” (《高门关》) 的惨象,亲自体会到“六年河朔州,动辄得谤讪”(《别李周卿》)的坎坷与苦衷,因而心情特别沮丧;现在又因母亡居丧,就更是意绪难振了。诗中的暗淡寂苦虽然都是荒村实景,实际也与诗人此刻意绪相关。

“微茫灯火共荒村,黄叶漫山雪拥门。”这是诗人居丧处的山村实景。虽为正当年节时刻,但由于山村贫瘠,山农们家家都不过是“微茫” 的灯火,全不见敬神时那种灯火辉煌的景象。“共荒村”三字,写出了处处贫寒,一无例外。次句由 “黄叶漫山” 和“雪拥门”两幅画面组成,这既是山村年关时忽降大雪的自然实景,也说明了此地人民的寒苦,既听不到贺新年的爆竹之声,也看不到祝福新岁的喜庆场景。

“三十九年何限事”,感慨邃深。在这三十九年当中,金统治者日趋腐败,元蒙古军入侵,仅其家乡忻州,入侵者一次屠城,就杀死人民十余万(《中州集·王万锤传》)。幸存的人民,也都过着“军租星火急……鞭朴伤汝肌”(《宿菊潭》) 的痛苦生活。所到之处,看到的多是“并府虚荒久,大城如废村” (《娄生北上》) 的荒惨景象,这种情况何日可了?他亲为县令,想帮助人民 “努力避饥寒”又何曾做得到! 在外民族入侵的情况下,人民处在了 “想为奴隶而不可” 的时代,而诗人自己,也是事事难为,一事无成! 这“何限事”寄托了诗人多少深沉的慨叹!而“只留孤灯伴黄昏”正表现了诗人痛苦、孤寂而又无可奈何的心境。

本诗纯系白描,质朴无华,而这种笔调,也正适合表现国难居丧而又忧国忧民的思想心绪。

诗文赏析
[搜索 国学梦 即可回访本站]

《长寿山居元夕》表达了母亲去世后对于亲人的怀念,孤身一人的孤寂;②表达了作者对百姓在战争中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同情;③表达了作者对敌军侵犯国家的愤恨和心痛以及对国家命运的担忧。  

在出世与入世的选择中,文人士大夫依旧挣脱不了俗世的樊笼,更不能游轫其中以畅然。即使是在隐盾避世之后,仍欲罢不能。正因为思绪如此,乃至情至性之表现,其终于忧患之情贯穿始末。此诗作于金哀宗正大六年己丑年(1229)左右。作者时已移居长寿新居。“结茅菊水之上,聚书而读之。”是其生活写照的一面。细读此诗,苍茫悲凉之气充盈全篇。作者取灯火微茫,荒野孤寂,漫山黄叶纷飞,白雪爬满门槛之意象,开篇视野开阔,再颉取单影伴黄昏之情,历目目,思渺渺,忆往昔,感今生,徒有一腔悲凉。

此诗既作于元夕,即正月十五元宵节,令人不能不感受到诗人本身的忧郁。虽在此佳庆之际,家已团圆,但国未团圆,远山之外的金朝廷越来越受到来自蒙古铁蹄的威胁,作者虽身居山野,但忧国之思未断,本民族之情依旧。说到元宵节,其起源很古老。可以源于远古人类在过节时以火把驱邪。由于是夜里进行,自然要打着火把,后演变为元宵节。 由此不难理解首联估计是作者见元宵将末,望苍茫大地,感慨系之,有乱世之忧怀。再叠加几个悲凉意象直接铺陈苍茫之景。

颔联中有“山”一意象。据罗大经《鹤林玉露》有云:诗家有以山喻愁者。杜少陵之“忧端如山来,hong洞不可掇。”徐俯诗曰:“柳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愁来路。”皆言愁绪。作者见山味愁,但更重要的是山外的时势。时蒙古大汗窝阔台已举兵南下侵金。金朝的抗蒙救亡进入艰难阶段,但仍金军有攻防能力,时有捷报。同时该联再加述之黄叶,白雪,此自眼中常景, “拥”字用的有点吸引眼球。

颈联转而追忆三十九年之经历,也是失意。或许是感慨功业未就,又无奈吧。 尾联依旧是在诉说悲凉与孤寂。初读此诗,觉有一股苍凉,进而跟着一同感受。但过后想想,始终还是没有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哀而不伤”,还是缺少点什么。

《长寿山居元夕》前两句写凄凉萧条的景色,这是诗人冷清孤寂心境的写照;后两句由景抒情,是外景与内情契合而激起的心灵的颤动。以景显情,情景交汇,使这首咏叹节令的绝句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忧国忧民的情感是遗山诗歌的主旋律。“黄昏”是迟暮感、没落感的象征;与黄昏为伴,意味着诗人在独自为自己的迟暮、金朝的没落而深深地忧伤。在诗人的心目中,元夕时热闹也好,清冷也好,都排遣不了他浓重的家国之恨。这正是元好问的可贵之处,也是这首诗萧条冷落之中的积极内涵。

作者介绍
[挑错/完善]

元好问 :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元好问过继叔父元格;七岁能诗,十四岁从学郝天挺,六载而业成;兴定五年(1221)进士,不就选;正大元年...[详细]

元好问的名句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长寿山居元夕古诗原文翻译赏析-元好问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