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鹊踏枝·漠漠春芜春不祝

清代 / 龚自珍
古诗原文
[挑错/完善]

漠漠春芜春不祝

藤刺牵衣,碍却行人路。

偏是无情偏解舞,

蒙蒙扑面皆飞絮。

 

绣院深沉谁是主?

一朵孤花,墙角明如许!

莫怨无人来折取,

花开不合阳春暮。

译文翻译
[请记住我们 国学梦 www.guoxuemeng.com]

尽管废园之中,一丛丛的野草在春天里生机盎然,却也不能把春光留住,那野藤荆棘侵占了路径,妨碍着行人的步履。不懂得性情的柳絮偏偏在随风起舞,密集地,轻轻地拂落在人们的脸面上。

谁是这华美宽大庭院的主人?一朵孤单却明艳的鲜花正在墙角里盛开。可不要怨无人来摘取它,因为它开在春暮,可真不是时候啊!

注释解释

①鹊踏枝:词牌名。即“蝶恋花”,又名“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五句四仄韵。

②漠漠春芜:茫茫一片春草。漠漠:广漠无边的样子。春芜:春草碧绿貌。春不住:春去了。

③碍却:妨碍。

④蒙蒙:一作“濛濛”,雨雪云雾迷茫的样子。此处指飞絮漫天飞舞。

⑤绣院:指有花木的院子。

⑥明:指花开的耀眼。如许:这样。

⑦不合:不该。阳春:温暖的春天。

创作背景

《鹊踏枝·漠漠春芜春不祝》作于嘉庆二十年乙亥(1815年)六月(一说这首词作于嘉庆十九年(1814年)或道光二十年(1840年))。经世致用,原是龚自珍青年时期即深怀的抱负,他的外祖父段玉裁也时以“努力为名儒,为名臣,勿愿为名士”戒教之。然而时代却无情地偏偏要陷其于至多只能做“名士”的境地,龚自珍是慨然而愤懑了。对社会人生的感受和认识,首先来自人才选拔的科举制给予他的刺激。自幼即博通多才的龚自珍,嘉庆十五年(1810年)应顺天乡试竟只中了个副榜,三年后再试又落榜,严峻的现实使敏锐于思的年轻的龚自珍省悟到时世与人才之间无可调和的冲突。这首《鹊踏枝》就写于这一时期这样的心境中。

诗文赏析
[搜索 国学梦 即可回访本站]

《鹊踏枝·漠漠春芜春不祝》是词人对眼前废园有所感触,有感而发,但并不拘泥于眼前废园,而是寓情于景。词中花即是人,人即是花,命运共通。

起句“漠漠春芜春不住”,广漠的园地上一片荒芜萧索,春日的芳华已消逝褪尽的景象。“藤刺牵衣,碍却行人路。”而那些“藤蔓”——昏庸的王公大臣及其帮凶的文人们,却处处牵制,阻碍着维新改革者的道路。“偏是无情偏解舞”。“舞”在此处有双关作用。一是代表那些昏庸的王公大臣们纸醉金迷,酣歌漫舞;二是指行人之舞,即改革维新者前进的步伐。二“舞”是对立存在的。“蒙蒙扑面皆飞絮”,说明维新改革者的道路坎坷,词人怒斥群丑,悲愤之势已出。

下半片的“绣院深沉谁是主?一朵孤花,墙角明如许!”一朵明丽的孤花在荒芜的废园中寂寞地开放,无人培护,无人欣赏。突出了它独立荒园,孤芳高洁的品格。花与词人的心境融合无间,灵犀相通。结尾“莫怨无人来折取,花开不合阳春暮”,是安慰孤花,亦强作自解,以孤花自喻。词人透露出一种怀才不遇的凄凉,同时又以身不逢时而自我宽慰。

这首词写得十分蕴藉含蓄,深意在所描写的景象之外。词刻意描绘废园春景,是要让读者看到一幅时代的政治图,就是清王朝在那些“藤荆”之类的奸佞之臣当权下,正走向末路和败亡。词人也强烈感受到时下政治的腐时,深深地为国家民族的前途而忧虑。“绣院深沉谁是主”,“绣院”暗喻的是当时的清王朝,这一句还包含了词人盼望“圣主明君”招揽人才,改革时政,振兴国运的怀抱。词的最后几句,则是词人以花自比,抒发的是空怀救国救民之才而无法施展的人生感慨。

作者介绍
[挑错/完善]

龚自珍 : 龚自珍(1792年8月22日~1841年9月26日)清代思想家、文学家及改良主义的先驱者。27岁中举人,38岁中进士。曾任内阁中书、宗人府主事和礼部主事等官职。主张革除弊政,抵制外国侵略,曾全力...[详细]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鹊踏枝·漠漠春芜春不祝_龚自珍_古诗原文及翻译赏析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