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明史:志·卷三十二

作者:张廷玉等 全集:明史 来源:网络

  ◎礼十(嘉礼四 宾礼)

  巡狩 东宫监国 皇长孙监国 颁诏仪 迎接诏赦仪 进书仪 进表笺仪乡饮酒礼 蕃王朝贡礼 遣使之蕃国仪 蕃国遣使进表仪 品官相见礼庶人相见礼

  巡狩之制

  永乐六年北巡,礼部行直省,凡有重事及四夷来朝与进表者,俱达行在所,小事达京师启闻。车驾将发,奏告天地、社稷、太庙、孝陵,祭大江、旗纛等神,軷祭于承天门。缘途当祭者,遣官祭。将至北京,设坛祭北京山川等神。车驾至,奏告天地,祭境内山川。扈从马步军五万。侍从,五府都督各一,吏、户、兵、刑四部堂上官各一,礼、工二部堂上官各二,都察院堂上官一,御史二十四,给事中十九,通政、大理、太常、光禄、鸿胪堂上官共二十,翰林院、内阁官三,侍讲、修撰、典籍等官六,六部郎官共五十四,余不具载。车驾将发,宴群臣,赐扈从官及军校钞。至北京,宴群臣、耆老,赐百官及命妇钞。所过郡县,官吏、生员、耆老朝见,分遣廷臣核守令贤否,即加黜陟。给事、御史存问高年,赐币帛酒肉。

  嘉靖十八年,幸承天。先期亲告上帝于玄极宝殿。同日,告皇祖及睿宗庙,遣官分告北郊及成祖以下诸庙、社稷、日月、神祇。驾出正阳门,后妃辇轿从。锦衣卫设钦制武阵驾,卫卒八千,奉舆辇,执仪仗。卫指挥前驱。武重臣二员留守,兵部尚书参赞机务,各赐敕行事。分命文武重臣,出督宣大、蓟州、山海关,行九边,亦各赐敕。皇城及京城诸门,皆命文武大臣各一员坐守。设警备扈驾官军六千。驾发,百官吉服送于彰义关外。扈从官军,略如永乐时数。先发在途者免朝参,惟礼兵二部、鸿胪、太常、科道纠仪官及光禄寺从行。过真定,望祭北岳。帝常服,从臣大臣及巡抚都御史吉服行礼。卫辉,遣官祭济渎。钧州,望祭中岳;荥泽,祭河,礼如北岳。南阳,遣祭武当山。途次古帝王、圣贤、忠臣、烈士祠墓,遣官致祭。抚、按、三司迎于境上,至行宫,吉服朝见。生员耆老,俱三十里外迎。所过王府,亲王常服候驾,随至行宫,冕服朝见。赐宴,宗室不许出。至承天,诣献皇帝庙谒告。越四日,行告天礼于龙飞殿丹陛上,奉献皇帝配。更皮弁服,诣国社稷及山川坛行礼,次日,谒显陵。次日,从驾官上表贺,遂颁诏如仪。回京,亲谢上帝、皇祖、皇考,分遣官告郊、庙、社稷、群神,行礼如初。

  东宫监国

  古制,太子出曰“抚军”,守曰“监国”。三代而下,惟唐太子监国结双龙符,而其仪不着。

  永乐七年,驾幸北京,定制,凡常朝,皇太子于午门左视事。左右侍卫及各官启事如常仪。若御文华殿,承旨召入者方入。凡内外军机及王府急务,悉奏请。有边警,即调军剿捕,仍驰奏行在。皇城及各门守卫,皆增置官军。遇圣节、正旦、冬至,皇太子率百官于文华殿前拜表,行十二拜礼。表由中门出,皇太子由左门送至午门,还宫。百官导至长安右门外,文五品、武四品以上,及近侍官、监察御史,俱乘马导三山门外,以表授进奏官。至期,告天祝寿,行八拜礼。其正旦、冬至、千秋节,百官于文华殿庆贺如常仪。凡享太庙及社稷诸神之祭,先期敕皇太子摄祭。其祀典神祇,太常寺于行在奏闻,遣官行礼。凡四夷来朝,循例赐宴,命礼部遣送行在所。凡诏书至,设龙亭仪仗大乐,百官朝服,出三山门外奉迎。皇太子冕服迎于午门前,至文华殿,行五拜三叩头礼,升殿展读。使者捧诏置龙亭中,皇太子送至午门外。礼部官置诏书云舆中,文武二品以上官迎至承天门,开读如仪。以鼓乐送使者诣会同馆。使者见皇太子,行四拜礼,赐宴于礼部。

  十二年北征,复定制。常朝于文华殿视事,文武启事,俱达北京。嘉靖十八年南巡,命皇太子监国。时太子幼,命辅臣一人居守,军国机务悉听启行。

  皇太孙监国

  永乐八年,帝自北京北征。时皇太子已监国于南,乃命皇长孙居北京监国。时宣宗未冠,及冠始加称皇太孙云。

  其制,每日皇长孙于奉天门左视事,侍卫如常仪。诸司有事,具启施行。若军机及王府要务,一启皇太子处分,一奏闻行在所。圣节,设香案于奉天殿,行礼如常仪。天下诸司表文俱诣北京。四夷朝贡俱送南京,武选及官民有犯,大者启皇太子,小者皇长孙行之。皇亲有犯,启皇太子所。犯情重及谋逆者,即时拘执,命皇亲会问。不服,乃命公、侯、伯、五府、六部、都察院、大理寺会皇亲再问,启皇太子,候车驾回京,奏请处分。

  颁诏仪

  凡颁命四方,有诏书,有赦书、有敕符、丹符,有制谕、手诏。诏赦,先于阙廷宣读,然后颁行。敕符等,则使者赍付所授官,秘不敢发。开读迎接,仪各不同。

  洪武二十六年,定颁诏仪。设御座于奉天殿,设宝案于殿东,陈中和韶乐于殿内,设大乐于午门及承天门外,设宣读案于承天门上,西南向。清晨,校尉擎云盖于殿内帘前,百官朝服班承天门外,公侯班午门外,东西向。皇帝皮弁服,升殿如仪。礼部官捧诏书诣案前,用宝讫,置云盖中。校尉擎云盖,由殿东门出。大乐作,自东陛降,由奉天门至金水桥南午门外,乐作,公侯前导,迎至承天门上。鸣赞唱排班,文武官就位,乐作。四拜,乐止。宣读展读官升案,称有制,众官跪。礼部官捧诏书,授宣读官。宣讫,礼部官捧置云盖中。赞礼唱俯伏兴,乐作。四拜,乐止。舞蹈山呼,又四拜。仪礼司奏礼毕,驾兴。礼部官捧诏书分授使者,百官退。

  嘉靖六年续定,鸿胪官设诏案,锦衣卫设云盖盘于奉天殿内东,别设云盘于承天门上。设彩舆于午门外,鸿胪官设宣读案于承天门上。百官入丹墀侍立,帝冕服升座,如朝仪。翰林院官捧诏书从,至御座前东立。百官入班,四拜,出至承天门外。赞颁诏,翰林院官捧诏书授礼部官,捧至云盘案上。校尉擎云盖,俱从殿左门出,至午门外,捧诏置彩舆内。公侯伯三品以上官前导,迎至承天门上,宣读赞拜,俱如上仪。礼部官捧诏书授锦衣卫官,置云匣中,以彩索系之龙竿,颁降。礼部官捧置龙亭内,鼓乐迎至礼部,授使者颁行。隆庆六年,诏出至皇极门,即奏礼毕,驾还。

  迎接诏赦仪

  洪武中定。凡遣使开读诏赦,本处官具龙亭仪仗鼓乐,出郭迎。使者下马,奉诏书置龙亭中,南向,本处官朝服行五拜礼。众官及鼓乐前导,使者上马随龙亭后,至公廨门。众官先入,文武东西序立,候龙亭至,排班四拜。使者捧诏授展读官,展读官跪受,诣开读案。宣读讫,捧诏授朝使,仍置龙亭中。众官四拜,舞蹈山呼,复四拜毕。班首诣龙亭前,跪问皇躬万福,使者鞠躬答曰:“圣躬万福。”众官退,易服见使者,并行两拜礼。复具鼓乐送诏于官亭。如有出使官在,则先守臣行礼。

  进书仪

  进书仪惟《实录》最重。皇帝具衮冕,百官朝服,进表称贺。其馀纂修书成,则以表进。重录书及玉牒,止捧进。兹详载进《实录》仪,馀可推见云。

  建文时,《太祖实录》成,其进仪无考。永乐元年,重修《太祖实录》成。设香案于奉天殿丹陛正中,表案于丹陛之东,设宝舆于奉天门,设卤簿大乐如仪。史官捧《实录》置舆中,帝御殿如大朝仪。百官诣丹墀左右立,鸿胪官引宝舆至丹陛上,史官举《实录》置于案,遂入班。鸿胪官奏进《实录》,序班举《实录》案,以次由殿中门入,班首由左门入。帝兴,序班以《实录》案置于殿中。班首跪于案前,赞史官皆跪。序班并内侍官举《实录》案入谨身殿,置于中。帝复座。赞俯伏,班首俯伏,兴。复位,赞四拜。赞进表,序班举表案,由左门入,置于殿中。赞宣表,赞众官皆跪。宣讫,俯伏,兴,四拜,进《实录》官退于东班,百官入班。鸿胪官奏庆贺,各官四拜兴。赞有制,史官仍入班。赞跪,宣制云:“太祖高皇帝、高皇后功德光华,纂述详实。朕心欢庆,与卿等同之。”宣讫,俯伏兴,三舞蹈,又四拜,礼毕。

  万历五年,《世祖实录》成,续定进仪。设宝舆、香亭、表亭于史馆前,帝衮冕御中极殿,百官朝服侍班。监修、总裁、纂修等官,朝服至馆前。监修官捧表置表亭中,纂修官捧《实录》置宝舆中,鸿胪官导迎。用鼓乐伞盖,由会极门下阶,至桥南,由中道行。监修、总裁等官随表亭后,由二桥行至皇极门。《实录》舆由中门入,表亭由左门入,至丹墀案前。监修官捧表置于案,纂修官捧《实录》置于案,俱侍立于石墀东。内殿百官行记讫,帝出御皇极殿。监修、总裁等官入,进《实录》、进表俱如永乐仪。次日,司礼监官自内殿送《实录》下殿,仍置宝舆中,用伞盖,与监修总裁官同送皇史宬尊藏。

  进表笺仪

  明初定制,凡王府遇圣节及冬至、正旦,先期陈设毕。王冕服就位四拜,诣香案前跪。进表讫,复位,四拜,三舞蹈,山呼,又四拜。百官朝服随班行礼。进中宫笺仪如之,惟不舞蹈山呼。进皇太子笺,王皮弁服,行八拜礼,百官朝服随班行礼。

  凡进贺表笺,皇子封王者,于天子前自称曰“第几子某王某”,称天子曰“父皇陛下”,皇后曰“母后殿下”。若孙,则自称曰“第几孙某王某”,称天子曰“祖父皇帝陛下,”皇后曰“祖母皇后殿下”。若弟,则自称曰“第几弟某封某”,称天子曰“大兄皇帝陛下”,皇后曰“尊嫂皇后殿下”。侄则自称曰“第几侄某封某”,称天子曰“伯父皇帝陛下”,“叔父皇帝陛下”,皇后曰“伯母皇后殿下”,“叔母皇后殿下”。若尊属,则自称曰“某封臣某”,称天子曰“皇帝陛下”,皇后曰“皇后殿下”。若从孙以下,则称“从孙、再从孙、三从孙某封某”,皆称皇帝皇后曰“伯祖、叔祖皇帝陛下”,“伯祖母、叔祖母皇后殿下”。至世宗时,始令各王府表笺,俱用圣号,不得用家人礼。

  凡在外百官进贺表笺,前一日,结彩于公廨及街衢。文武官各斋沐,宿本署。清晨,设龙亭于庭中,设仪仗鼓乐于露台,设表笺案于龙亭前,香案于表笺案前,设进表笺官位于龙亭东。鼓初严,各官具服。次严,班首具服诣香案前,涤印用印讫,以表笺置于案,退立幕次。三严,各官入班四拜,班首诣香案前。赞跪,众官皆跪。执事者以表笺跪授班首,班首跪授进表官,进表官跪受,置龙亭中。班首复位,各官皆四拜,三舞蹈,山呼,四拜。金鼓仪仗鼓乐百官前导,进表官在龙亭后东。至郊外,置龙亭南向,仪仗鼓乐陈列如前,文武官侍立。班首取表笺授进表官,进表官就于马上受表,即行,百官退。

  乡饮酒礼

  《记》曰:“乡饮酒之礼废,则争斗之狱繁矣。”故《仪礼》所记,惟乡饮之礼达于庶民。自周迄明,损益代殊,而其礼不废。洪武五年,诏礼部奏定乡饮礼仪,命有司与学官率士大夫之老者,行于学校,民间里社亦行之。十六年,诏班《乡饮酒礼图式》于天下,每岁正月十五日、十月初一日,于儒学行之。

  其仪,以府州县长吏为主,以乡之致仕官有德行者一人为宾。择年高有德者为僎宾,其次为介,又其次为三宾,又其次为众宾,教职为司正。赞礼、赞引、读律,皆使能者。前期,设宾席于堂北两楹之间,少西,南面;主席于阼阶上,西面;介席于西阶上,东面;僎席于宾东,南面;三宾席于宾西,南面。皆专席不属。众宾六十以上者,席于西序,东面北上。宾多则设席于西阶,北面东上;僚佐席于东序,西面北上。设众宾五十以下者位于堂下西阶之西,当序,东面北上。宾多则又设位于西阶之南,北面东上。司正及读律者,位于堂下阼阶之南,北面西上。设主之赞者位于阼阶之东,西面北上。设主及僚佐以下次于东廊,宾介及众宾次于庠门之外,僎次亦在门外。设酒尊于堂上东南隅,加勺幂,用葛巾;爵洗于阼阶下东南;篚一于洗西,实以爵觯;盥洗在爵洗东。设卓案于堂上下席位前,陈豆于其上。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堂下者二豆。主人豆如宾之数,皆实以菹醢。至期,宾将及门,执事者进报曰:“宾至。”主人率僚属出迎于门外,主西面,宾以下皆东面。三揖三让,而后升堂,相向再拜,升坐。执事者报僎至,迎坐如前仪。赞礼唱司正扬觯。司正诣盥洗位,次诣爵洗位,取觯于篚,洗觯。升自西阶,诣尊所酌酒,进两楹之间,北面立。在坐者皆起,司正揖,僎宾以下皆报揖。司正乃举觯,言曰:“恭惟朝廷,率由旧章。敦崇礼教,举行乡饮,非为饮食。凡我长幼,各相劝勉。为臣竭忠,为子尽孝,长幼有序,兄友弟恭。内睦宗族,外和乡里,无或废坠,以忝所生。”言毕,赞礼唱司正饮酒。饮毕,揖报如初。司正复位,僎宾以下皆坐。赞礼唱读律令,执事举律令案于堂之中。读律令者诣案前,北向立读,皆如扬觯仪。有过之人俱赴正席立听,读毕复位。赞礼唱供馔,执事者举馔案至宾前,次僎,次介,次主,三宾以下各以次举讫。赞礼唱献宾,主降诣盥洗及爵洗位,洗爵酌酒,至宾前,置于席。稍退,两拜,宾答拜。又诣僎前,亦如之。主退复位。赞礼唱宾酬酒,宾起,僎从之,诣盥洗爵洗位如仪。至主前,置爵。宾、僎、主皆再拜,各就坐。执事者于介、三宾、众宾以下,以次斟酒讫。赞礼唱饮酒,或三行,或五行。供汤三品毕。赞礼唱彻馔,在坐者皆兴。僎、主、僚属居东,宾、介、三宾、众宾居西,皆再拜。赞礼唱送宾,以次下堂,分东西行,仍三揖出庠门而退。里中乡饮略同。

  二十二年,命凡有过犯之人列于外坐,同类者成席,不许杂于善良之中,着为令。

  三曰宾礼,以待蕃国之君长与其使者。宋政和间,详定五礼,取《周官·司仪》掌九仪宾客摈相,诏王南乡以朝诸侯之义,故以朝会仪列为宾礼。按古之诸侯,各君其国,子其民,待以客礼可也,不可与后世之臣下等。兹改从其旧,而百官庶人相见之礼附焉。

  蕃王朝贡礼

  蕃王入朝,其迎劳宴飨之礼,惟唐制为详。宋时,蕃国皆遣使入贡,所接见惟使臣而已。

  明洪武二年定制:凡蕃王至龙江驿,遣侍仪、通赞二人接伴。馆人陈蕃王座于厅西北,东向。应天府知府出迎,设座于厅东南,西向。以宾主接见。宴毕,知府还,蕃王送于门外。明日,接伴官送蕃王入会同馆,礼部尚书即馆宴劳。尚书至,蕃王服其国服相见。宴飨迎送俱如龙江驿。酒行,用乐。明日,中书省奏闻,命官一员诣馆,如前宴劳。侍仪司以蕃王及从官具服,于天界寺习仪三日,择日朝见。设蕃王及从官次于午门外,蕃王拜位于丹墀中道,稍西,从官在其后。设方物案于丹墀中道东西。知班二,位于蕃王拜位北,引蕃王舍人二,位于蕃王北,引蕃王从官舍人二,位于蕃王从官北,俱东西相向。鼓三严,百官入侍。执事举方物案,蕃王随案由西门入,至殿前丹墀西,俟立。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殿。蕃王及从官各就拜位,以主物案置拜位前。赞四拜讫,引班导蕃王升殿。宣方物官以方物状由西陛升,入殿西门,内赞引至御前。赞拜,蕃王再拜,跪,称贺致词。宣方物官宣状。承制官宣制讫,蕃王俯伏,兴,再拜,出殿西门,复位。赞拜,蕃王及其从官皆四拜。礼毕,皇帝兴,蕃王以下出。乐作乐止皆如常。见皇太子于东宫正殿,设拜位于殿外。皇太子皮弁服升座,蕃王再拜,皇太子立受。蕃王跪称贺,致词讫,复位再拜,皇太子答拜。蕃王出,其从官行四拜礼。见亲王,东西相向再拜,王答拜。俱就座,王座稍北。礼毕,揖而出。见丞相、三公、大都督、御史大夫皆钧礼。蕃王陛辞,如朝见仪,不传制。中书省率礼部官送龙江驿,宴如初。

  二十七年四月,以旧仪烦,命更定。凡蕃国来朝,先遣礼部官劳于会同馆。明日,各具其国服,如尝赐朝服者则服朝服,于奉天殿朝见。行八拜礼毕,即诣文华殿朝皇太子,行四拜礼。见亲王亦如之,王立受,答后二拜。从官随蕃王后行礼。凡遇宴会,蕃王居侯伯之下。

  凡蕃国遣使朝贡,至驿,遣应天府同知礼待。明日至会同馆,中书省奏闻,命礼部侍郎于馆中礼待如仪。宴毕,习仪三日,择日朝见。陈设仪仗及进表,俱如仪。承制官诣使者前,称有制。使者跪,宣制曰:“皇帝问使者来时,尔国王安否?”使答毕,俯伏,兴,再拜。承制官称有后制,使者跪。宣制曰:“皇帝又问,尔使者远来勤劳。”使者俯伏,兴,再拜。承制官复命讫,使者复四拜。礼毕,皇帝兴,乐作止如仪。见东宫四拜,进方物讫,复四拜。谒丞相、大都督、御史大夫,再拜。献书,复再拜。见左司郎中等,皆钧礼。

  凡锡宴,陈御座于谨身殿。设皇太子座于御座东,诸王座于皇太子下,西向,设蕃王座于殿西第一行,东向,设文武官座于第二、第三行,东西向。酒九行,上食五次,大乐、细乐间作,呈舞队。蕃国从官坐于西庑下,酒数食品同,不作乐。东宫宴蕃王,殿上正中设皇太子座,设诸王座于旁,东西向;蕃王座于西偏,诸王之下,东向;三师、宾客、谕德位于殿上第二行,东西向;蕃王从官及东宫官位于西庑,东向北上。和声郎陈乐,光禄寺设酒馔,俱如谨身殿仪。或宰相请旨宴劳,则设席于中书省后堂,宾西主东。设蕃王从官及左右司官坐于左司。教坊司陈乐于堂及左司南楹。蕃王至省门外,省官迎入,从官各从其后。升阶就坐,酒七行,食五品,作乐,杂陈诸戏。宴毕,省官送至门外。都督府御史台宴如之。其宴蕃使,礼部奉旨锡宴于会同馆。馆人设坐次及御酒案,教坊司设乐舞,礼部官陈龙亭于午门外。光禄寺官请旨取御酒,置龙亭,仪仗鼓乐前导。至馆,蕃使出迎于门外。执事者捧酒由中道入,置酒于案。奉旨官立于案东,称有制,使者望阙跪。听宣毕,赞再拜。奉旨官酌酒授使者,北面跪饮毕,又再拜。各就坐,酒七行,汤五品,作乐陈戏如仪。宴毕,奉旨官出,使者送至门外。皇太子锡宴,则遣宫官礼待之。省府台亦置酒宴会,酒五行,食五品,作乐,不陈戏。

  遣使之蕃国仪

  凡遣使、赐玺绶及问遣庆吊,自汉始。唐使外国,谓之入蕃使,宋谓之国信使。明祖既定天下,分遣使者奉诏书往谕诸国,或降香币以祀其国之山川。抚柔之意甚厚,而不伤国体,视前代为得。

  ,凡遣使,翰林院官诏。至期,陈设如常仪。百官入侍,皇帝御奉天殿。礼部官捧诏书,尚宝司奏用宝,以黄销金袱裹置盘中,置于案。使者就拜位四拜,乐作止如仪。承制官至丹陛称有制,使者跪。宣制曰:“皇帝敕使尔某诏谕某国,尔宜恭承朕命。”宣讫,使者俯伏,兴,四拜。礼部官奉诏降自中陛,以授使者。使者拜出午门,置龙亭内。驾兴,百官出。

  使者入蕃国境,先遣人报于王,王遣使远接。前期于国门外公馆设幄结彩,陈龙亭香案,备金鼓仪仗大乐。又于城内街巷结彩,设阙亭于王殿上,设香案于其前。设捧诏官位殿陛之东北,宣诏展诏官以次南,俱西向。诏使至,迎入馆。王率国中官及耆老出迎于国门外,行五拜礼。仪仗鼓乐导龙亭入,使者随之。至殿上,置龙亭于正中。使者立香案东,蕃王位殿庭中北向,众官随之。使者南向立,称有制,蕃王以下皆四拜。蕃王升自西阶,诣香案前跪。三上香,俯伏,兴,众官同。蕃王复位。使者诣龙亭前,取诏书授捧诏官。捧诏官捧诣开读案,授宣诏官。宣诏官受诏,展诏官对展,蕃王以下皆跪听。宣讫,仍以诏置龙亭。蕃王以下皆俯伏,兴,四拜,三舞蹈,复四拜。凡拜皆作乐。礼毕,使者以诏书付所司颁行。蕃王与使者分宾主行礼。

  其赐蕃王印绶及礼物,宣制曰:“皇帝敕使尔某,授某国王印绶,尔其恭承朕命。”至蕃国,宣制曰:“皇帝敕使某,持印赐尔国王某,并赐礼物。”余如仪。

  蕃国遣使进表仪

  洪武二年定。所司于王宫及国城街巷结彩,设阙庭于殿上正中。前设表笺案,又前设香案。使者位于香案东,捧表笺二人于香案西。设龙亭于殿庭南正中,仪仗鼓乐具备。清晨,司印者陈印案于殿中,涤印讫,以表笺及印俱置于案。王冕服,众官朝服。诣案前用印毕,用黄袱裹表,红袱裹笺,各置于匣中,仍各以黄袱裹之。捧表笺官捧置于案。引礼引王至殿庭正中,众官位其后。赞拜,乐作。再拜,乐止。王诣香案前跪,众官皆跪,三上香讫。捧表官取表东向跪进王,王授表以进于使者。使者西向跪受,兴,置于案。赞兴,王复位。赞拜,乐作,王与众官皆四拜。乐止,礼毕。捧表笺官捧表前行。置于龙亭中,金鼓仪仗鼓乐前导。王送至宫门外,还;众官朝服送至国门外。使者乃行。

  品官相见礼

  凡官员揖拜,洪武二十年定,公、侯、驸马相见,各行两拜礼。一品官见公、侯、驸马,一品官居右,行两拜礼,公、侯、驸马居左,答礼。二品见一品亦如之。三品以下仿此。若三吕见一品,四品见二品,行两拜礼。一品二品答受从宜,余品仿此。如有亲戚尊卑之分,从行私礼。三十年令,凡百官以品秩高下分尊卑。品近者行礼,则东西对立,卑者西,高者东。其品越二、三等者,卑者下,尊者上。其越四等者,则卑者拜下,尊者坐受,有事则跪白。

  凡文武官公聚,各依品级序坐。若资品同者,照衙门次第。若王府官与朝官坐立,各照品级,俱在朝官之次。成化十四年定,在外总兵、巡抚官位次,左右都督与左右都御史并,都督同知与副都御史并,都督佥事与佥都御史并,俱文东武西。伯以上则坐于左。十五年重定,都御史系总督及提督军务者,不分左右副佥,俱坐于左。总兵官虽伯,亦坐于右。

  凡官员相遇回避,洪武三十年定,驸马遇公侯,分路而行。一品、二品遇公、侯、驸马,引马侧立,须其过。二品见一品,趋右让道而行。三品遇公、侯、驸马,引马回避,遇一品引马侧立,遇二品趋右让道而行。四品遇一品以上官,引马回避,遇二品引马侧立,遇三品趋右让道而行。五品至九品,皆视此递差。其后尽遵行。文职虽一命以上,不避公、侯、勋戚大臣;而其相回避者,亦论官不论品秩矣。

  凡属官见上司,洪武二十年定,属官序立于堂阶之上,总行一揖,上司拱手,首领官答揖。其公干节序见上司官,皆行两拜礼,长官拱手,首领官答礼。

  凡官员公座,洪武二十年定,大小衙门官员,每日公座行肃揖礼。佐贰官揖长官,长官答礼。首领官揖长官、佐贰官,长官、佐贰官拱手。

  庶人相见礼

  洪武五年令,凡乡党序齿,民间士农工商人等平居相见及岁时宴会谒拜之礼,幼者先施。坐次之列,长者居上。十二年令,内外官致仕居乡,惟于宗族及外祖妻家序尊卑,如家人礼。若筵宴,则设别席,不许坐于无官者之下。与同致仕官会,则序爵;爵同,序齿。其与异姓无官者相见,不须答礼。庶民则以官礼谒见。凌侮者论如律。二十六年定,凡民间子孙弟侄甥婿见尊长,生徒见其师,奴婢见家长,久别行四拜礼,近别行揖礼。其余亲戚长幼悉依等第,久别行两拜礼,近别行揖礼。平交同。

关键词:明史,志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永乐六年到北方巡狩。

  礼部布告直省,凡是有重大事情以及四方蛮夷来朝拜和进呈章表的,都到皇帝出行临时驻扎的地方,小事到京城报告。

  皇帝将要出发,祭告天地、社稷、太庙、孝陵,祭祀大江、旗纛等神灵,在承天门祭祀路神。

  沿途应当祭祀的,便派遣官吏祭祀。

  将到北直,设立坛台祭祀北京的山川等神灵。

  皇帝到达,祭告天地,祭祀境内的山川之神。

  跟随的马步军队五万。

  侍从官,五府都督各一人,吏、户、兵、刑四部堂上官各一人,礼、工二部堂上官各二人,都察院堂上官一人,御史二十四人,给事中十九人,通政司、大理寺、太常寺、光禄寺、鸿胪寺堂上官总共二十人,翰林院、内阁官三人,侍讲、修撰、典籍等官六人,六部郎官共五十四人,其余的不详细记载。

  皇帝将要出发,宴请群臣,赏赐随从官员和军校钱钞。

  到达北京,宴请群臣和年高德厚的老人,赏赐百官和受了封号的妇女钱钞。

  经过的郡县,官吏、府州县学的学生、年高德厚的老人朝见皇帝,分别派遣朝廷大臣考察郡守县令贤能与否,随即加以罢黜和升迁。

  给事、御史安抚慰问年纪大的老人,赏赐布帛酒肉。

  嘉靖十八年,皇帝驾临承天。

  在此之前亲自在玄极宝殿告祭上帝。

  同一天,告祭皇祖和睿宗庙,派遣官吏分别告祭北郊和明成祖以下各代皇帝之庙、社稷、日月、天地神祇。

  皇帝车驾从正阳门出发,后妃乘坐辇轿跟从。

  锦衣卫设置钦命制造的武阵驾,卫兵八千人,侍奉车驾,持着仪仗。

  卫指挥走在前面。

  权位显要的武官二人留京守卫,兵部尚书协助谋划机要政务,各赐予敕命办事。

  分别命令重要的文武大臣,出京督察宣大、蓟州、山海关,巡行边防九镇,也各自赐予敕命。

  皇城和京城各门,都命令文武大臣各一人坐镇防守。

  设置跟随车驾警卫的官军六千人。

  皇帝出发,百官穿着礼服在彰义关外送行。

  跟随皇帝的官军,大致与永乐时期的数目相当。

  事先出发已在途中的官员免于朝兄参拜,祇有礼兵二部、鸿胪、太常、科道纠正仪节的官员和光禄寺跟从前行。

  经过真定,迁祭北岳。

  皇帝穿着恒常服饰,跟从的大臣和巡抚都御史穿着礼服进行礼拜。

  经过卫辉,派遣官吏祭祀济渎。

  经过钧州,迁祭中岳;经过荣泽,祭祀黄河;礼节仪式如同祭祀北岳。

  经过南阳,派遣官吏祭祀武当山。

  途中经过或是驻扎在有古代帝王、圣贤之人、忠臣、节义之士的祠庙和墓地的地方,便派官吏祭祀。

  巡抚、巡按、三司在境上迎候,到达行宫,穿着礼服朝见。

  府州县学学生和年高德厚的老人,都在三十里以外迎候。

  经过的藩王府,亲王穿恒常服饰等候皇帝车驾,跟随到行宫,穿戴冕服朝见。

  赏赐酒宴,宗室之人不允许外出。

  到达承天,到献皇帝庙去拜谒祭告。

  过了四天,在龙飞殿的宫殿台阶举行告祭上天的礼仪,奉献皇帝配享。

  改穿皮弁服,到国家的社稷坛和山川坛进行礼拜。

  第二天,拜谒显陵。

  又第二天,跟从皇帝车驾的官员呈上表章祝贺,于是按仪节颁发诏令。

  返回京城,皇帝亲自答谢上帝、皇祖、皇父,分别派官员祭告郊、庙、社稷、众神,像当初那样举行礼仪。

  古代制度,太子出京称“抚军”,留守称“监国”o三代以下,只有唐代太子监国,系结双龙符,而它的仪制没有文字记录。

  丞乐七年,皇帝驾临北京,制定制度。

  凡是常规的朝拜,皇太子在午门左面处理政事。

  左右侍卫和各官按常规仪节陈述事情。

  如果御临文华殿,接到旨意召入的人纔能进入。

  凡是朝廷内外的军国机密以及王府的急事,全部上奏请示。

  有边防警报,如果调发军队剿减追捕,仍然要飞快上奏皇帝驻扎的行在所。

  皇城和各门的守卫,都增加设置官军。

  遇到皇上生日、正月旦日、冬至日,皇太子率领百官在文华殿前面拜表,行十二拜的礼仪。

  表从中门送出,皇太子从左门送到午门,返回官中。

  百官引导到长安右门外面,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以及近侍官、监察御史,都乘马引导到三山门外面,把表交给进奏官。

  到约定之时,告祭上天祝寿,行八拜礼。

  正月旦日、冬至日、皇帝生日,百官按照通常的仪节在文华殿庆贺。

  凡是享祀太庙以及社稷等神的祭祀,在祭期之前敕命皇太子代替祭祀,那些祀典神灵,太常音在皇帝临时在外驻扎的地方上奏报告,派遣官吏举行典礼。

  凡是四方蛮夷前来朝贡,按照旧例赏赐宴席,命令礼部派送到皇帝在外驻扎的行在所。

  凡是诏书到达,设置龙亭仪仗大乐,百官身穿朝服,到三山门外面迎接。

  皇太子穿戴冕服在午门前迎候,到文华殿,行五拜三叩头的礼仪,升殿展开诏书宣读。

  使者手捧诏书放置在龙亭之中,皇太子送到午门外。

  礼部官把诏书放置在云舆里面,文武官员二品以上的迎接到承天门,按一定仪节展开阅读。

  用鼓乐送使者到会同馆。

  使者拜见皇太子,行四拜的礼节,在礼部赏赐宴席。

  永乐十二年,征伐北方,又规定制度。

  常规朝拜在文华殿处理事务,文武官员启奏政事,都到北京。

  嘉靖十八年,到南方巡狩,命令皇太子监国。

  当时太子年幼,命令辅佐大臣一人留守,军队和国家的机密事务全部听从启奏施行。

  永乐八年,皇帝从北京向北征讨。

  当时皇太子已经在南方监国,于是命令皇长孙在北京监国。

  当时宣宗还没有行冠礼,到举行加冠礼之后纔加称皇太孙。

  皇长孙监国的制度是,每天皇长孙在奉天门左面处理政事,侍卫按照常规的仪节。

  各司有事,都启奏施行。

  如果是军机要享以及王府的重要事务,一面要启奏皇太子处理,一面要上报到皇帝行在所。

  皇帝生日,在奉天殿设置香案,按照常规仪节行礼。

  天下各司的表文全部送往北直。

  四方蛮夷入朝进贡都送到南京。

  武选和官吏.百姓有违犯的,大的向皇太子报告,小的由皇长孙施行。

  皇亲有犯法的,启奏皇太子监国的地方。

  犯罪情节严重以及图谋叛逆的,就在当时拘捕,命令皇亲会同审问。

  不服,于是命令公、侯、伯、五府、六部、都察院、大理寺会同皇亲再次审问,启奏皇太子,等皇帝回京,上奏请求处理。

  凡是向全国各地颁布命令,有诏书,有赦书,有敕符、丹符,有制谕、手诏。

  下诏赦罪,先在朝廷宣读,然后颁布施行。

  赦符等,则由使者带着交付给所授予的官吏,秘密不敢打开。

  开读迎接,仪制各不相同。

  洪武二十六年,制定颁布诏书的仪节。

  在奉天殿设置御座,在殿柬设置宝案,在殿内陈设中和韶乐,在午门和承天门外陈设大乐,在承天门上面设置宣读案,面向西南。

  清晨,校尉在宫殿内的挂帘前擎持云盖盘,百官穿着朝服在承天门外/顿次排列,公侯在午门外按次排列,面向东西。

  皇帝穿戴皮弁服,按照仪节登上宫殿。

  礼部官捧持诏书到案前,加盖宝印完毕,放置在云盖盘中。

  校尉擎持着云盖盘,从宫殿的束门出去。

  大乐奏响,从东面台阶下来,从奉天门到金水桥南的午门外面。

  乐奏起,公侯走在前面引导,迎接到承天门上。

  赞礼官唱名排列班次,文武官吏各自就位,音乐奏起。

  拜四拜,音乐停止。

  宣读展读官登上座案,声称有制命,众官跪下。

  礼部官员手捧诏书,交给宣读官。

  宣读完毕,礼部官员捧持放到云盖盘之中。

  赞礼官喊着俯伏兴的口令,音乐超奏。

  拜四拜,音乐停止。

  行舞蹈山呼礼,又拜四拜。

  仪礼司上奏拜礼完毕,皇帝起身。

  礼部官员捧持诏书分别交给使者,百官退朝。

  嘉靖六年,续定颁诏仪制,鸿胪寺官设置诏案,锦衣卫在奉天殿内的束面设置云盖盘,另外在承天门上设置云盘,在午门外面设置彩车,鸿胪寺官员在承天门上设置宣读案。

  百官进入宫殿阶前的赤色地面站立等待,皇帝穿着冕服升座,按朝廷仪制进行。

  翰林院官员捧着诏书跟从,到皇帝宝座前向东站立。

  百官进入班列,拜四拜,出来到达承天门外。

  礼赞颁布诏书,翰林院官员捧着诏书交给礼部官吏,捧到云盘案上。

  校尉擎持云盖盘,都从宫殿左门出去,到达午门外面,捧持诏书放置在彩车内。

  公侯伯三品以上的官在前面引导,迎接到承天门上,宣读诏书礼赞拜跪,都如同上面的仪制。

  礼部官吏捧着韶书交给锦衣卫官员,放置在云匣中,用彩索拴系在龙竿上,颁布降下。

  礼部官吏捧着放置在龙亭内,用鼓乐迎接到礼部,交给使者颁布施行。

  隆庆六年,韶书送出到皇极门,便上奏说礼仪完毕,皇帝返回。

  洪武年问制定。

  凡是派使者开读诏赦,本处官吏准备好龙亭、仪仗、鼓乐,出外城迎接。

  使者下马,捧着诏书放置在龙亭中,面向南,本处官吏穿着朝服行五拜礼。

  众官和奏鼓乐的人在前面导引,使者上马跟随在龙亭的后面,到达官署门前。

  众官先进入,文官和武官分东西两排依次站立,等候龙亭到达,排列好班位拜四拜。

  使者捧着诏书交给展读官,展读官跪着接受,到开读案前。

  宣读结束,捧着诏书交给朝廷使者,仍然放在龙亭中。

  众官拜四拜,行舞蹈山呼礼,又拜四拜完毕。

  班列之首到龙亭前面,跪下祝福皇帝身体万福,使者弯腰行礼回答:“皇上身体万福。”众官退下,改换服饰拜见使者,并行两拜的礼仪。

  又备好鼓乐送诏书到官亭。

  如果有出使的官员在场,便先于守臣行礼。

  进献书札仪制只有《实录》最隆重。

  皇帝穿戴衮冕服饰,百官穿戴朝服,进献章表称颂祝贺。

  其余纂修书成,便用章表进献。

  重新抄录的副本和记载帝王谱系、历数、政令因革的典册,祇是捧进。

  这里详细记载进献《实录》的仪制,其余可以类推而见。

  建文帝时期,《太祖实录》修成,它的进献仪制无法考查。

  永乐元年,重修《太祖实录》完成。

  在奉天殿官廷正中设置香案,表案在宫廷的束面,在奉天门设置宝车,按照仪制设置仪仗大乐。

  史官捧着《实录》放在车中,皇帝按照大会诸侯群臣的礼仪驾临宫殿。

  百官到宫殿的赤色台阶左右站立,鸿胪寺官员导引宝车到红色台阶上,史官举起《实录》放置在案上,便进入班位。

  鸿胪官进呈《实录》,序班举《实录》于案,依次从官殿中门进入,班列之首从左门进入。

  皇帝起身,序班把《实录》案放置在殿中。

  班列之首跪在案前,赞史官部跪下。

  序班和内侍官一起举着《实录》案进入谨身殿,放在殿中央。

  皇帝又回到座席。

  赞喊俯伏,班首俯伏,站起来,回到原位,赞喊拜四拜。

  赞进呈章表,序班举着章表案,从左门进入,放在殿中。

  赞宣读章表,赞喊众官都跪下。

  宣读完毕,俯伏,站起来,拜四拜。

  进献《实录》的官员退到东面班列,百官入班列。

  鸿胪官上奏庆贺,各官拜四拜,站起来。

  赞喊有制书,史官仍然进入班列。

  赞喊跪下,宣读制书说:“太祖高皇帝、高皇后功德光辉照耀,纂述详细确实。

  朕内心欢乐喜庆,与你们的心情相同。”宣读完毕,俯伏,站起来,行舞蹈仪三遍,又拜四拜,典礼结束。

  万历五年,《世祖实录》修成,续定进献仪制。

  在史馆前面设置宝舆、香亭、表亭,皇帝穿戴衮冕驾临中极殿,百官穿朝服排列等候。

  监修、总裁、纂修等官,穿着朝服到馆前。

  监修官捧着表放在表亭中,纂修官捧着《实录》放在宝车中,鸿胪官引导迎接。

  奏鼓乐,用伞盖,从会极门下台阶,到桥南,从中路行进。

  监修、总裁等官员跟随在表亭后面,从二桥行进到皇极门。

  装载《实录》的车从中门进入,表亭从左门进入,到达宫廷的赤色空地的案台前。

  监修官捧着表放置在案上,纂修官捧着《实录》放置在案上,都在石阶柬面站立侍候。

  内殿百官行礼完毕,皇帝出来到达皇极殿。

  监修、总裁等官进入,都按照永乐时的仪制进呈《实录》、进献表。

  第二天,司礼监官员从内殿送《实录》下殿,仍然放在宝车中,使用伞盖,与监修总裁官一同送到皇史宸恭敬地藏起来。

  明朝初年制定制度,凡是王府遇上皇上生日和冬至日、正月旦日,事先陈设好各种器具。

  王穿戴冕服走到君位前拜四拜,到香案前跪下。

  进献表结束,回到原位,拜四拜,行三遍舞蹈礼,山呼,又拜四拜。

  百官穿着朝服,随班行礼。

  进献皇后的笺仪式也如此,只是不行舞蹈礼,不山吁。

  进呈皇太子的笺,王穿戴皮弁服,行八拜礼仪,百官穿朝服,随班行礼。

  凡是进呈贺表贺笺,皇子封王的,在天子面前自称为“第几个儿子某王某人”,称天子为“父皇陛下”,称皇后为“母后殿下”。

  如果是孙子,便自称为“第几个孙子某王某人”,称天子为“祖父皇帝陛下”,称皇后为“祖母皇后殿下”。

  如果是弟弟,则自称为“第几个弟弟某人封某”,称天子为“大兄皇帝陛下”,称皇后为“尊嫂皇后殿下”。

  侄儿则自称为“第几个侄儿某人封某”,称天子为“伯父皇帝陛下”,或“叔父皇帝陛下”,称皇后为“伯母皇后殿下”,或“叔母皇后殿下”o如果是辈分高的亲属,便自称为“某封臣某”,称天子为“皇帝陛下”,称皇后为“皇后殿下”。

  如果是侄孙以下,便称“从孙、再从孙、三从孙某封某”,都称皇帝皇后为“伯祖、叔祖皇帝陛下,“伯祖母、叔祖母皇后殿下”。

  到世宗时,纔命令各王府上呈表笺,都用皇帝名号,不能用家中人的礼仪。

  凡是在外地的百官进呈贺表贺笺,前一天,在官署以及街道结挂彩缎。

  文武官员各自斋戒沐浴,住宿在本官署。

  清晨,在庭中设置龙亭,在露台设置仪仗鼓乐,在龙亭前设置表笺案,在表笺案前设香案,在龙亭柬面设置进表笺的官位。

  戒夜更鼓打过初更,各官员穿好服装。

  打过二更,班列之首穿好服装到香案前,清洗印章盖好印,把表笺放置在案上,退下站立在临时幕帐中。

  打遇三更,各官员入班列拜四拜,班列之首到香案前面。

  赞礼官跪下,众官都跪下。

  执事的人跪着把表笺交给班列之首,班列之首跪着交给进表官,进表官跪着接受,放置在龙亭中。

  班到之首复返原位,各官员都拜四拜,舞蹈三遍,山呼,拜四拜。

  金鼓仪仗鼓乐百官走在前面,进表官在龙亭后的东面。

  到郊外,把龙亭向南方放置,仪仗鼓乐如先前一样陈列,文武官员站立侍候。

  班列之首取表笺交给进表官,进表官上前在马上接受表,便启行,百官退下。

  《礼记》上说:“乡饮酒的礼仪如果废除,那么争斗的案件就繁多了。”所以《仪礼》所记,只有乡饮的礼仪施及平民百姓。

  从周代到明代,各代礼仪都有不同的增减,而这种礼仪没有废除。

  洪武五年,下诏命礼部上奏制定乡饮酒的仪式,命令主管官吏与学官率领士大夫中年老的人,在学校施行,民间乡里也施行。

  洪武十六年,下诏向天下颁布《乡饮酒礼图式》,每年正月十五日、十月初一日,在儒学举行。

  乡饮酒的仪式,以府州县长官为主,以乡里一位有德行的退休官吏为宾,选择年纪大有德行的人作僎宾,辅佐主人举行仪式,其次作介宾,又其次作三宾,又其次作众宾,教官作司正。

  赞礼、赞引、读律的人,都使用能干的人充当。

  此前,在庭堂北两楹柱之间设置宾席,稍微偏西,面向南;主席在阼阶上面,面向西;介宾席在西阶上,面朝东;辅佐主人的僎宾席在宾席的束面,面朝南;三宾席在宾席的西面,面朝南。

  都专有一席,不连属。

  众宾年纪在六十以上的,在西厢房设席位,面向东以北为上。

  如宾多,便在西阶设席位,面向北,以束为上;僚佐在束厢房设席位,面向西,以北焉上。

  众宾年纪在五十以下的,在堂下西阶的西面设席位,对着厢房,面朝束,以北为上。

  如宾多便又在西阶的南面设置席位,面向北,以束焉上。

  司正和读律的人,席位在堂下东阶的南面,面向北,以西为上。

  在束阶的东面设置主人的赞礼的席位,面向西,以北为上。

  在束面廊房设置主人以及僚属佐贰以下的位次,在学校门的外面设置宾介以及众宾的位次,辅助主人举行仪式的僎宾位次也在门外。

  在堂上的东南角设置酒尊,上面放着酒勺和盖酒的覆巾,用葛布巾制成;爵洗器放置在柬阶下面的东南方;筐篚一个放在爵洗的西面,把爵解放在里面;盥洗器在爵洗的东面。

  在庭堂上下,席位前面设置桌案,在桌案上面摆设高脚盛食盘。

  六十岁的三只,七十岁的四只,八十岁的五只,九十岁的六只,堂下的二只。

  主人的食盘与宾客的数量楣同,都装上肉酱。

  到期,宾客将到门口,执事者进去报告说:“宾客到。”主人率领僚属出来在门外迎候,主人面向西,宾以下都面向东。

  三作揖三礼让,然后登上庭堂,面对面拜两拜,走上坐席。

  执事者报告协助举行仪式的僎宾到,迎候入席如同先前的仪式。

  赞礼高呼司正举起酒杯。

  司正到达盥洗的位置,依次到爵洗位,从筐篚中取出酒杯,洗涤酒杯,从西阶登上,到放酒尊的地方酌酒,从两楹柱之间走进堂上,面向北站立。

  坐在座席上的人都起身,司正行作揖礼,协助举行仪式的僎宾以下都回报作揖礼。

  司正于是举起酒杯,说道:“恭敬地想到朝廷,遵循旧有典章。

  敦诚推祟礼教,举行乡饮酒礼,不是为了饮酒食肉。

  凡是我长幼众人,各自勉励自己。

  作臣的竭尽忠心,作儿子的竭尽孝道,长幼有统序,兄长友爱弟弟恭敬。

  在内使宗族和睦,在外使乡邻和睦,不要废弃这些品德,而愧对生身父母。”说完之后,赞礼人高呼司正饮酒。

  饮完后,像前面那样行作揖礼回报。

  司正返回座位,辅佐主人举行仪式的僎宾以下都坐下。

  赞礼人高声朗读律令,主管人在庭堂中央举起律令案。

  读律令的人到案前,面向北站着朗读,都如同举杯的仪式。

  有遇错的人都到正席站着听律,读完后返回座位。

  赞礼人高呼供应膳食,执事者举着放有膳食的几案到宾面前,次及僎宾,次及介宾,次及主人,三宾以下各依次举案结束。

  赞礼人高呼行献实礼。

  主人下来到达盥洗和爵洗的位置,洗酒杯酌酒,到寅的面前,把酒杯放置在桌席上,稍微后退,拜两拜,宾答拜。

  又到僎宾面前,也如前面那样礼仪。

  主人退下返回座位。

  赞礼人高呼实行酬酒礼,宾起身,辅助举行仪式的僎宾跟从,到盥洗爵洗的位置按照仪节行事。

  然后到主人面前,放置酒杯,宾、僎宾、主人都拜两拜,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

  主管人在介宾、三宾、众宾以下,依次斟酒完毕。

  赞礼人高呼饮酒,有时饮三巡,有时饮五巡。

  供给羹汤三样而结束。

  赞礼人高呼撤除膳食,在坐的都站起来。

  僎宾、主人、僚属站在束面,宾、介宾、三宾、众宾站在西面,都拜两拜。

  赞礼人高呼送宾客,依次下堂,分东西而行,仍然行三揖礼走出学校门然后退下。

  乡里的乡饮仪式大致相同。

  洪武二十二年,命令凡犯有罪过的人排列在外座,同类的人成席,不允许杂在善良的人中间,用文字写成法令。

  三是宾礼,用来对待番国的君长以及他们的使者。

  宋朝政和年问,详细地制定五礼,选取《周官,司仪》掌管九仪宾客导引执赞礼仪,下诏按照王面朝南以使诸侯来朝的道理,所以把朝会仪节作为宾礼。

  据考查古代的诸侯,各自作自己国家的君主,把自己国家的人民当作子女来爱护,以客礼对待他们是可以的,不能与后代的臣下等同。

  这里改从旧制,而百官和平民百姓相见的礼仪附在后面。

  番王入京朝拜,它的迎接慰劳宴飨的礼仪,只有唐朝的制度最详捆。

  宋代时期,番国都派遣使者入京朝贡,接见的只是使臣而已。

  明朝洪武二年制定制度。

  凡是番王到龙江驿,便派侍仪、通赞二人迎接伴随。

  管理客馆的馆人在厅堂西北面陈设番王的座席,面向东。

  应天府知府出来迎接,在厅堂东南设座位,面向西。

  按宾主之礼相见。

  宴席完毕,知府返回,番王送到门外。

  第二天,接伴官送番王进入会同馆,礼部尚书到馆舍宴请慰劳。

  尚书到,番王穿着他的国服相见。

  宴飨迎接相送都如同在龙江驿的礼仪。

  饮酒开始,奏乐。

  第二天,中书省上报皇帝,命令一名官员到客馆,如同先前那样宴请慰劳。

  侍仪司带着番王以及随从官员准备好服饰,在天界寺练习仪节三天,选择日期朝见。

  在午门外设置番王和随从官的位次,在官廷赤色台阶的中路稍微偏西的地方设置番王拜位,随从官员在番王的后面。

  在宫廷的赤色台阶中路的东西两边设置放地方特产的几案。

  主掌班次的知班二人,位于番王礼拜位置的北面,导引番王的舍人二人,位于番王的北面,导引番王随从官的舍人二人,位于番王随从官的北面,都东西相向。

  更鼓打了三通,百官入朝等候。

  孰事举着放地方特产的几案,番王随着几案从西门进入,到宫殿前赤色台阶的西面,站立等待。

  皇帝穿戴着通天冠、紫纱袍驾临宫殿。

  番王和随从官员各自走向朝拜的位置,把放地方特产的几案置于拜位的前面。

  礼赞拜四拜完毕,引班引导番王登上官殿。

  传宣地方特产的官员带着献地方特产的礼单从西阶登上,进入宫殿的西门,内赞官引导到皇帝座位前面。

  礼赞拜,番王两拜,跪下,声称祝贺致上贺辞。

  传宣地方特产的官员宣读礼单。

  承制官宣唱制命结束,番王俯伏,起身,两拜,出宫殿西门,复返原位。

  礼赞拜,番王和他的随从官都拜四拜。

  典礼结束,皇帝起身,番王以下退出。

  音乐奏起和停止都照常规。

  在柬宫正殿拜见皇太子,在殿外设礼拜的位置。

  皇太子穿着皮弁服上座,番王两拜,皇太子站起来接受。

  番王跪下称贺,致词完毕,复返原位两拜,皇太子答拜。

  番王退出,他的随从官行四拜礼。

  拜见亲王,东西面对面两拜,王答拜。

  都就座,王座稍稍偏北。

  礼拜完毕,作揖而出。

  见丞相、三公、大都督、御史大夫都行对等礼。

  番王向皇帝当面告辞,如同朝见的礼仪,不传制命。

  中书省率领礼部官员送到龙江驿,宴享如初。

  洪武二十七年四月,因为旧的仪式烦琐,命令重新制定。

  凡是番国来朝拜,先派遣礼部官在会同馆慰劳。

  第二天,各自穿上他们国家的服饰,如果曾经赐予朝服的就穿朝服,在奉天殿朝见。

  行八拜的礼仪结束,便到文华殿朝见皇太子,行四拜的礼仪。

  拜见亲王,也和见皇太子那样,王站着接受礼拜,答礼后拜二拜。

  随从官跟随在番王后面行礼。

  凡是遇到宴会,番王位处侯伯之下。

  凡是番国派遣使者朝拜进贡,到驿站后,派遣应天府同知以礼接待。

  第二天到会同馆,中书省上奏报告,命令礼部侍郎在会同馆中按礼仪以礼接待。

  宴会结束,练习礼仪三天,选择日期朝见。

  陈设仪仗和进献表章,都按礼仪办。

  承制官到使者面前,声称有制命。

  使者跪下,传达制命说:“皇帝讽问使者来的时候,你的国王安康吗?”使者回答完毕,俯伏,起身,。

  拜两拜。

  承制官称后面还有制命,使者跪下。

  传达制命说:“皇帝又慰问,你使者远道而来辛劳了。”使者俯伏,起身,拜两拜。

  承制官复命结束,使者又拜四拜。

  礼仪完毕,皇帝起身,按礼仪奏乐停乐。

  见束宫太子拜四拜,进献地方特产结束,又拜四拜。

  谒见丞相、大都督、御史大夫,拜两拜。

  献上书信,又拜两拜。

  见左司郎中等,都行对等礼。

  凡是赐宴,在谨身殿陈设御座。

  在皇帝座位束面设置皇太子的座位,诸王座位在皇太子的下方,面向西,在殿西第一排设置番王座位,面向东,在第二排、第三排设置文武官员的座位,东西向。

  饮酒九巡,上食物五次,大乐和细乐交替演奏,舞队进入。

  番国的随从官员坐在西边廊庶下,酒的巡数食物品类相同,不奏乐。

  束官太子宴请番王,殿上正中设皇太子座位,在旁边设置诸王的座位,东西相向;番王座位在西侧,诸王的下方,面向东;三师、宾客、谕德的座位在殿上第二排,东西向;番王的随从官以及束宫官员座位在西边廊糜,面向东,以北马上。

  和声郎陈设乐器,光禄寺设酒食,都按谨身殿的仪式办。

  有时宰相请求圣旨设宴慰劳,便在中书省的后堂设宴席,宾在西主人在柬。

  在左司设置番王的随从官和左右司官坐位。

  教坊司在庭堂以及左司的南楹陈设乐器。

  番王到中书省门外,中书省官员迎接入内,随从官员跟从在后面。

  登上台阶就座,饮酒七巡,食物五种,奏音乐,错杂陈设各种歌舞杂技表演。

  宴饮结束,中书省官员送到门外。

  都督府御史台设宴与此相同。

  宴请番国使臣,礼部奉圣旨在会同馆赐宴。

  馆人设置座次和御酒几案,教坊司设置乐舞,礼部官在午门外面陈设龙亭。

  光禄寺官员请得圣旨领取皇家美酒,放置在龙亭上,仪仗鼓乐在前面开道。

  到达会同馆,番国使者出来在门外迎接。

  执事者捧着酒从中路进入,把酒放置在几案上。

  奉旨官站在几案束面,声称有制命,使者期着宫阙跪下。

  听候宣读制命结束,礼赞拜两拜。

  奉旨官酌酒交给使者,使者面朝北饮完酒,又拜两拜。

  各自就座,酒饮七巡,羹汤五种,按礼仪奏乐陈列歌舞杂技。

  宴饮完毕,奉旨官出来,使者送到门外。

  皇太子赐宴,则遣官官以礼接待使者。

  省府台也摆设酒宴,酒饮五巡,食物五种,奏乐,不陈列歌舞杂技。

  凡是派遣使者、赐给玺绶以及逢喜事丧事、僚赠礼品,从汉朝开始。

  唐朝出使外国,叫做入番使,宋朝叫做国信使。

  明太祖平定天下以后,分别派遣使者奉诏书到各国告谕,或者烧香布礼祭祀番国的山川。

  安抚怀柔的情意很隆厚,而不损伤国家体统,比前代可称得当。

  凡是派遣使者,翰林院的官员拟诏书。

  到期,按照常规的仪式陈设。

  百官入朝侍候,皇帝驾临奉天殿。

  礼部官员捧着韶书,尚宝司上前加盖宝印,用黄色销金袱包裹放置盘中,盘放置在几案。

  使者走上拜位拜四拜,按照仪节奏乐和停止。

  承制官到宫廷红色台阶称有制命,使者跪下。

  宣读制命说:“皇帝敕命派你某人下诏告谕某国,你应该恭敬地承担朕的制命。”宣读完毕,使者俯伏,起身,拜四拜。

  礼部官员捧诏书从中陛下来,以交给使者。

  使者捧出午门,安放在龙亭内。

  皇帝起身,百官退出。

  使者进入番国国境,先派人向王报告,王派遣使者速远迎接。

  事先在国门外公馆设帷幄结彩带,陈设龙亭香案,预备金鼓仪仗大乐。

  又在城内的大街小巷挂结彩带,在番王殿上设置阙亭,在阙亭前面设置香案。

  在殿阶的东北设捧诏官位,宣诏官、展诏官依次排列在南面,都面向西。

  诏使到达,迎接入公馆。

  番王率领国中官员纵及年高有德的人到国都门外迎接,行拜五拜的礼仪。

  仪仗鼓乐引导龙亭进入国都,使者跟随在后。

  到达宫殿上,在殿正中放置龙亭。

  使者站在香案束面,番王位于殿庭中央面向北,众官随后。

  使者面向南站立,声称有皇帝的制命,番王以下都拜四拜。

  番王从西面台阶登上,到香案前面跪下。

  上香三遍,俯身伏地,站起来,众官行相同的礼仪。

  番王恢复原位。

  使者到龙亭前面,取诏书交给捧诏官。

  捧诏官捧着诏书到开读案前,交给宣读官。

  宣读官接受诏书,展诏官面对他展开诏书,番王以下都跪着听。

  宣读完毕,仍然把诏书放置在龙亭。

  番王以下都俯身伏地,站起来,拜四拜,舞蹈三遍,又拜四拜。

  每次礼拜都奏乐。

  行礼完毕,使者把诏书交给主管官吏颁布施行O番王与使者分宾主行礼。

  赏赐番王的印信绶带以及礼物,宣布制命说:“皇帝敕命派遣使者你某人,授给某国王印绶,你一定恭敬地承担朕的命令。”到达番国,宣布制命说;“皇帝敕命派遣某人,带着印信赐给你国国王某人,并赐给礼物。”其余的按照仪式进行。

  洪武二年制定制度。

  主管官吏在王宫以及国都城内大街小巷挂结彩带,在殿上正中设置阙庭。

  前面设表笺案,再前面设置香案。

  使者位于香案东面,捧表笺的二人在香案的西面,在殿庭南面正中设置龙亭,仪仗鼓乐都准备好。

  清晨,司印的人在殿中央陈设印案,洗涤宝印结束,把表笺和印都放置在案上。

  国王穿着冕服,众官穿着朝服,到案前用印完毕,用黄色包袱裹表,红色包袱裹笺,各自放置在匣子中,仍然各自用黄色包袱包裹。

  捧表笺的官吏捧起放置在案上。

  引礼官引导王到殿庭正中,众官在他的后面。

  赞拜,奏乐。

  拜两拜,乐停止。

  王到香案前跪下,众官都跪下,上香三遍结束,捧表官取表面向东跪着进献给番王,王把表进授给使者使者面向西跪着接受,起身,放在案上。

  礼赞起身,王复返原位。

  礼赞拜,奏乐,王与众官都拜四拜。

  乐停止,礼仪完毕。

  捧表笺官捧着表向前走,放在龙亭中,金鼓仪仗鼓乐在前面导引。

  王送到宫门外,返回;众官穿着朝服送到国都门外。

  使者纔起程。

  凡是官员作揖礼拜,洪武二十年制定仪式,公、侯、驸马相见,各自行两拜礼。

  一品官拜见公、侯、驸马,一品官处于右面,行两拜礼,公、侯、驸马处于左面,回报礼。

  二品官拜见一品官,乜像这样。

  三品以下的官员仿照这个仪式。

  如果三品官拜见一品官,四品官拜见二品官,行两拜礼。

  一品、二品官回报接受礼仪随其适宜,其余各品官仿照这样。

  如有亲戚尊卑的区分,根据情况行私家礼。

  洪武三十年命令,凡是百官按品级禄秩的高低分尊卑。

  品级相近的行礼,便东西对立,位卑的在西面,位高的在东面。

  品级超过二、三等的,位卑的在下,位尊的在上。

  超过四等的,便位卑的在下面拜,位尊的坐着接受礼拜,有事便跪着禀报。

  凡是文武官员因公聚集时,各自依照品级顺序入坐。

  如果资历品级相同的,按照衙门的顺序入坐。

  如果王府的官员和朝廷官员同坐或同立,各自按照品级,王府官员都排在朝廷官员的后面。

  成化十四年制定礼仪,在外的总兵、巡抚官位次第,左右都督与左右都御史相同,都督同知与副都御史相同,都督愈事与愈都御史相同,都文官在东武官在西。

  伯以上便坐在左面。

  成化十五年重新制定礼仪,都御史属于总督和提督军务的,不分左右副愈,都坐在左面。

  总兵官即使是伯爵,也坐在右面。

  凡是官员相遇回避,洪武三十年制定礼仪,驸马遇到公、侯,分路而行。

  一品、二品官遇到公、侯、驸马,牵引马在旁边站立,等待对方经过。

  二品官遇见一品官,趋向右边让路而行。

  三晶遇到公、侯、驸马,牵引马回避,遇到一品官牵引马在旁边站立,遇到二品官趋向右边让路而行。

  四品官遇到一品以上的官,牵引马回避,遇到二品官牵引马站在旁边,遇到三品官趋向右边让路而行。

  五品到九品官,都按照这种仪式递相排出等次。

  此后不再完全遵守施行。

  文职官即使是一命以上的官,不回避公、侯、勋戚大臣;而那些回避的,也论官位不论品级禄秩了。

  凡是属官拜见上司,洪武二十年制定礼仪,属官按品级站立在庭堂台阶的上面,总行一揖礼,上司拱手,首领官回报作揖。

  那些办公事和节令拜见上司官,都行两拜礼,长官拱手,首领官回报拜礼。

  凡是官员办公的座席,洪武二十年制定礼仪,大小衙门官员,每天入办公座席行恭敬拱手礼。

  辅佐副贰官向长官行揖礼,长官回报礼。

  首领官向长官、辅佐副贰官行揖礼,长官、辅佐副贰官拱手。

  洪武五年命令,凡是同乡按年龄排序,民间士农工商等人平时相见以及一年中各节日宴会拜见的礼仪,年幼的先行礼。

  座位次序的排列,年长的处于上位。

  洪武十二年命令,朝廷内外的官吏退休居住家乡,只在宗族和外祖、妻子娘家序列尊卑,如同家人的礼仪。

  如果是宴会,便设置另外的座席,不允许坐在没有官位的人的下面。

  与同是退休的官吏间聚会,便以爵位为顺i序;爵位相同,便以年龄为顺序。

  他们与异姓没有官位的人相见,不必回报行礼。

  平民百姓按官礼拜见。

  凌侮的人按法律论处。

  洪武二十六年制定礼仪,凡是民间子孙弟弟侄儿外甥女婿拜见尊长,学生拜见老师,奴婢拜见家长,长久分别的行四拜礼,新近告别的行作揖礼。

  其余亲戚的长幼全部依照等级次第,长久分别的行两拜礼,新近分别的行作揖礼。

  平常交往相同。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国学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知识 古诗词鉴赏 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