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志·卷三十五

作者:张廷玉等 全集:明史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礼十三(凶礼二)

  皇后陵寝 兴宗帝后陵寝 睿宗帝后陵寝 皇妃等丧葬 皇太子及妃丧葬诸王及妃公主丧葬

  皇后陵寝

  洪武十五年,皇后马氏崩。礼部引宋制为请。于是命在京文武官及听除官,人给布一匹,令自制服,皆斩衰二十七日而除,服素服百日。凡在京官,越三日素服至右顺门外,具丧服入临毕,素服行奉慰礼,三日而止。武官五品以上、文官三品以上命妇,亦于第四日素服至乾清宫入临。用麻布盖头,麻布衫裙鞋,去首饰脂粉。其外官服制与京官同。闻讣日于公厅成服,命妇服亦与在京命妇同,皆三日而除。军民男女素服三日。禁屠宰,在京四十九日,在外三日。停音乐祭祀百日。嫁娶,官停百日,军民一月。将发引,告太庙,遣官祭金水桥、午门等神及钟山之神。帝亲祭于几筵,百官丧服诣朝阳门外奉辞。是日,安厝皇堂。皇太子奠,玄纁玉璧,行奉辞礼。神主还宫,百官素服迎于朝阳门外,仍行奉慰礼。帝复以醴馔祭于几筵殿,自再虞至九虞,皆如之。遣官告谢钟山之神。卒哭,以神主诣庙行祔享礼。丧满百日,帝辍朝,祭几筵殿,致钦不拜。东宫以下奠帛爵,百官素服行奉慰礼。东宫、亲王、妃、主以牲醴祭孝陵,公侯等从。命妇诣几筵殿祭奠。自后凡节序及忌日,东宫亲王祭几筵及陵。小祥,辍朝三日。禁在京音乐屠宰,设醮于灵谷寺、朝天宫各三日。帝率皇太子以下诣几筵殿祭。百官素服,诣宫门。进香讫,诣后右门奉慰。外命妇诣几筵殿进香。皇太子、亲王熟布练冠九衤取,皇孙七衤取,皆去首绖。负版辟领衰。见帝及百官则素服、乌纱帽、乌犀带。妃、主以下,熟布盖头,去腰绖。宗室驸马练冠,去首绖。内尚衣、尚冠,以所释服于几筵殿前丙位焚之。皇太子、亲王复诣陵行礼。大祥,奉安神主于奉先殿,预期斋戒告庙。百官陪祀毕,行奉慰礼。

  成祖皇后徐氏崩,自次日辍朝,不鸣钟鼓。帝素服御西角门,百官素服诣思善门外哭临毕,行奉慰礼。三日成服,哭临如上仪。自次日为始,各就公署斋宿,二十七日止。文武四品以上命妇成服日为始,诣思善门内哭临三日。听选办事官,俱丧服。人材监生、吏典、僧道、坊厢耆老各素服。自成服日始,赴应天府举哀三日,余悉遵高后时仪。又定诸王、公主等服制,世子郡王皆齐衰不杖期。世子郡王妃、郡主皆大功。周、楚诸王及宁国诸公主及郡王之子皆小功。遣中官讣告诸王府,造祔里,谒太庙。祭器、谥册、谥宝悉用檀香。将册,帝躬告天地于奉天殿丹陛上。御华盖殿,鸿胪寺官引颁册宝官入行礼,传制曰:“永乐五年十月十四日,册谥大行皇后,命卿行礼。”四拜毕,序班举册宝案至奉天殿丹陛上,置彩舆中,由中道出,入右顺门至几筵殿,以册宝置案,退俟于殿外。尚仪女官诣香案前,跪进曰:“皇帝遣某官册谥大行皇后,谨告。”赞宣册,女官捧册宣于几筵之右,置册于案,宣宝如之。尚仪奏礼毕,女官以册宝案置几筵之左。内官出报礼毕,颁册宝官复命。百日,礼部请御正门视朝,鸣钟鼓,百官易浅淡色服。帝以梓宫未葬,不允。至周期,帝素服诣几筵致祭,百官西角门奉慰,辍朝三日。在京停音乐、禁屠宰七日。礼部官于天禧寺、朝天宫斋醮。其明日,帝吉服御奉天门视朝,鸣钟鼓。百官服浅淡色衣、乌纱帽、黑角带,退朝署事仍素服。遇朔望,朝见庆贺如常仪。几筵祭祀,熟布练冠。及发引,斋三日,遣官以葬期告郊庙社稷。帝素服祭告几筵,皇太子以下衰服行礼,遣官祭所过桥门及沿途祀典诸神。百官及命妇俱素服,以次路祭。梓宫至江滨,百官奉辞于江滨。皇太子送渡江,汉王护行,途中朝夕哭奠。官民迎祭者,皆素服。既葬,赐护送官军及舁梓官军士钞米有差。

  正统中,仁宗皇后张氏崩,礼部定大行太皇太后丧礼。皇帝成服三日后,即听政。祀典皆勿废,诸王以下内外各官及命妇哭临如前仪,衰服二十七日而除,军民男女素服十三日。诸王勿会葬,外官勿进香,臣民勿禁音乐嫁娶。及葬,遣官告太庙。帝亲奉太后衣冠谒列祖帝、后及仁宗神位,又奉宣宗衣冠谒太后神位,其礼视时享。天顺中,宣帝皇后孙氏崩,仪如故事,止改哭临于清宁门。英宗皇后钱氏崩,礼如旧,惟屠宰止禁七日,外国使臣免哭临。正德元年,景帝后汪氏薨。礼部会群臣言,宜如皇妃例,辍朝三日,祭九坛。太后、中宫、亲王以下文武大臣命妇皆有祭。制可。

  宪宗废后吴氏,正德四年薨,以大学士李东阳等言,礼如英宗惠妃故事。宪宗皇后王氏,正德十三年崩。越三日,帝至自宣府,乃发丧。百官具素服,于清宁宫门外听宣遗诰。及发引,先期结平台,与顺天府交衢相值。帝晨出北安门迎,皇太后及皇后御平台候殡。复入至清宁宫,亲奉梓宫朝祖。百官步送德胜门外,惟送丧官骑送。明日,帝奉神主还京,百官迎于德胜门。帝素服、腰绖御西角门,百官奉慰。卒哭,始释服。孝宗母纪氏,宪宗妃也。成化中薨,辍朝如故事。自初丧及葬,帝及皇太后、中宫、妃、主、皇子皆致祭。遣皇子奉祝册行礼,茔域、葬仪俱从厚。皇亲百官及命妇送葬设祭,皆如仪。

  世宗祖母邵氏,嘉靖元年崩。服除,部臣毛澄等请即吉视事。议再上,命考孝肃太皇太后丧礼。澄等言:“孝肃崩时,距葬期不远,故暂持凶服,以待山陵事竣,与今不同。况当正旦朝元,亦不宜缟衣临见万国。若孝思未忘,第毋御中门及不鸣钟鼓足矣。”从之,仍免朔望日升殿。既葬四日,帝御奉天门,百官行奉慰礼,始从吉。嘉靖中,孝宗皇后张氏崩,礼臣以旧制上。帝谓郊社不宜渎,罢祭告。又谓躬行诸礼,前已谕代,亦罢谒庙礼。及太常寺以朝祖祔庙,请各庙捧主官,诏主俱不必出,盖从杀也。

  先是,武宗皇后夏氏崩,礼部上仪注,有素冠、素服、绖带举哀及群臣奉慰礼。帝曰:“朕于皇兄后无服,矧上奉两宫,又迫圣母寿旦,忍用纯素。朕青服视事,诸仪再拟。”于是尚书夏言等言:“庄肃皇后丧礼,在臣民无容议。惟是皇上以天子之尊,服制既绝,不必御西角门。群臣成服后,不当素服朝参。”及上丧葬仪,帝复谕:“毅皇后事宜与累朝元后不同,无几筵之奉,当即行祔庙,令皇后摄事于内殿。”言等议:“按礼,卒哭乃行祔里告。盖以新主当入,旧主当祧,故预以告也。此在常典则然,非今日议例。毅皇后神主诚宜即祔太庙,以妥神灵,而祔告之礼宜免。”因具上其仪。制可。

  嘉靖七年,世宗皇后陈氏崩。礼部上丧祭仪,帝疑过隆。议再上,帝自裁定,概从减杀,欲九日释服。阁臣张璁等言:“夫妇之伦,参三纲而立。人君乃纲常之主,尤不可不慎。《左传》昭公十五年六月乙丑,周景王太子寿卒。秋八月戊寅,王穆后崩。叔向曰:‘王一岁而有三年之丧二焉。’盖古礼,父为子,夫为妻,皆服报服三年。后世,夫为妻,始制为齐衰杖期,父母在则不杖。《丧服》,自期以下,诸侯绝,然特为旁期言。若妻丧,本自三年报服,杀为期年,则固未尝绝者。今皇上为后服期,以日易月,仅十二日。臣子为君母服三年,以日易月,仅二十七日。较诸古礼,已至杀矣。皇上宜服期,十二日,臣子素服,终二十七日。不然,则恩纪不明,典礼有乖。”礼臣方献夫亦杂引《仪礼·丧服》等篇,反覆争辨,并《三朝圣谕》所载仁孝皇后崩,太宗衰服后,仍服数月白衣冠故事以证之。帝言:“文皇后丧时,上无圣母,下有东宫,从重尽礼为宜。今不敢不更其制。”已,詹事霍韬言:“今百官遭妻丧,无服衰莅事之礼。盖妻丧内而不外,阴不可当阳也。圣谕云:‘素服十日,仿辍朝之义。’于内廷行之则可。若对临百官,总理万几,履当阳之位,行中宫之服则不可。百官为皇后服衰,为其母仪天下也。礼,父在为母,杖不上于堂,尊父也。于朝廷何独不然?臣请陛下玄冠素服,御西角门十日,即玄冠玄服御奉天门,百官入左掖门则乌纱帽、青衣侍班。退出公署及私室,则仍素服白帽二十七日。若曰于礼犹有未慊,则山陵事毕而除。”帝从其言。

  寻定进册谥仪,礼部议:“先期,帝衮冕告奉先殿、崇先殿。至期,帝常服御奉天门,正副使常服,百官浅淡色衣、黑角带,入班行礼如仪。节册至右顺门,内侍捧入正门,至几筵前置于案。内赞赞就位上香,宣册官立宣讫,复置册于案。内侍持节由正门出,以节授正副使,报礼毕,正副使持节复命。”次日,礼部誊黄颁示天下。

  时中宫丧礼自文皇后而后,至是始再行。永乐时典礼毁于火,《会典》所载皆略,乃断自帝心,着为令。梓宫将葬,帝新定诸仪,亦从减损。以思善门逼近仁智殿,命百宫哭临止一日,亦罢辞祖礼,丧由左王门出。

  二十六年,皇后方氏崩,即日发丧,谕礼部:“皇后尝救朕危,其考元后丧礼行之。”礼部定仪:“以第四日成服,自后黑冠素服,十日后易浅色衣,俱西角门视朝。百官十日素服绖带,自后乌纱帽、黑角带、素服,通前二十七日。帝常服于奉天门视朝,百官浅色衣,鸣钟鼓、鸣鞭如常,朔望不升殿。梓宫发引,百官始常服。帝于奉先等殿行礼,俱常服。于几筵祭则服其服。服满日,命中官代祭。”从之。寻谕:“皇妃列太子后非礼,其改正。”及葬,部臣以旧仪请。诏梓宫由中道行,虞祭如制用九数。安玄宫居左,他日即配祀。部臣复上仪注,改席殿曰行享殿。又以孝洁皇后自发引至神主还京将半载,遇令节百官常服,今孝烈皇后初十日发引,十五日即还,事礼不同,以诸臣服制请。帝命随丧往来者,仍制服。祭毕,乌纱帽素服入朝,素冠素服办事。迎主仍制服,思善门外行安神礼,更素冠素服从事。先是,帝命孝烈居左,而迁孝洁。既而以孝洁久安,不宜妄动,罢不行。乃更命孝烈居右,而虚其左以自待。

  穆宗母杜氏,三十三年薨。礼部言:“宜用成化中淑妃纪氏丧制。且裕王已成婚,宜持服主丧,送葬出城。”乃议辍朝五日,裕王遵《孝慈录》斩衰三年。钦遣大臣题主,开茔掩圹,祠谢后土,并用工部官,送葬仪仗人数皆增于旧。帝谓非礼之正,令酌考贤妃郑氏例。于是尚书欧阳德等复上仪注,辍朝二日,不鸣钟鼓。帝服浅淡色衣,奉天门视事,百官浅色衣、乌纱帽、黑角带朝参。命裕王主馈奠之事,王率妃入宫,素服哭尽哀,四拜视殓。成服后,朝夕哭临三日。后每日一奠,通前二十七日而止。仍于燕居尽斩衰三年之制。册谥焚黄日,陈祭仪,裕王诣灵前行礼。丧出玄武门,裕王步送至京城门外,路祭毕,还宫。帝谓焚黄乃制命,非王可行,仍如常仪。礼部覆奏:“皇妃焚黄仪,传讹已久。皆拜献酒,跪读祝,乃参用上尊谥之仪,而未思赐谥为制命,其祭文称皇帝遣谕,与上尊谥不同。今奉旨以常礼从事,当改议赐谥,如赐祭礼。读祝、宣册皆平立不拜。”报可,着为令。

  穆宗皇后李氏,裕邸元妃也,先薨,葬西山。隆庆元年,加谥孝懿皇后,亲告世宗几筵。御皇极门,遣大臣持节捧册宝诣陵园上之。神宗母皇太后李氏,万历四十二年崩。帝谕礼部从优具仪,帝衰服行奠祭礼。穆庙皇妃、中宫妃嫔、太子、诸王、公主以下皆成服。百官诣慈宁宫门外哭临。命妇入宫门哭临。馀俱如大丧礼。

  兴宗帝后陵寝

  洪武二十五年,皇太子薨,命礼部议丧礼。侍郎张智等议曰:“丧礼,父为长子服齐衰期年。今皇帝当以日易月,服齐衰十二日,祭毕释之。在内文武官公署斋宿。翌日,素服入临文华殿,给衰麻服。越三日成服,诣春和门会哭。明日,素服行奉慰礼。其当祭祀及送葬者,仍衰绖以行。在京,停大小祀事及乐,至复土日而止。停嫁娶六十日。在外,文武官易服,于公署发哀。次日,成服行礼。停大小祀事及乐十三日,停嫁娶三十日。”其内外官致祭者,帝令光禄寺供具,百官惟致哀行礼。建文帝即位,追谥为兴宗孝康皇帝,所荐陵号不传。

  元妃常氏,先兴宗薨。太祖素服,辍朝三日。中宫素服哀临,皇太子齐衰。葬毕,易常服。皇孙斩衰,祭奠则服之。诸王公主服如制。建文初,追谥曰孝康皇后。永乐初,皆追削。福王立南京,复帝后故号。

  睿宗帝后陵寝

  睿宗帝后陵寝在安陆州。世宗入立,追谥曰睿宗献皇帝。葺陵庙,荐号曰显陵。既而希进之徒屡言献皇帝梓宫宜改葬天寿山。帝不听。嘉靖十七年,帝母蒋太后崩。礼部言:“岁除日,大行皇太后服制二十七日已满,适遇正旦,请用黑冠、浅淡服受朝。”疏未下,帝谕大学士夏言:“元旦玄极殿拜天,仍具祭服,先期一日宜变服否?”礼部请“正旦拜天、受朝,及先一日俱青服,孟春时享,前三日斋,青服,臣下同之,馀仍孝贞皇太后丧礼例”。不从。于是定议,岁除日变服玄色吉衣,元旦祭服玄极殿行告祀礼,具翼善冠、黄袍御殿,百官公服致词,鸣钟鼓、鸣鞭,奏堂上乐。

  是时议南北迁祔,久不决。帝亲诣承天。及归,乃定议梓宫南祔。礼部上葬仪,自常典外,帝复增定太庙辞谒、承天门辞奠、朝阳门遣奠、题主后降神飨神,及梓宫登舟、升岸等祭。梓宫发引,帝衰服行诸礼如仪。百官步送朝阳门外,奠献,使行遣奠礼。至通州,题主官复命。神主回京,百官奉迎于门外,帝衰服率皇后以下哭迎午门内,奉安于几筵殿。梓宫所过河渎江山神祇,俱牲醴致祭。勋臣青服行礼,梓宫升席殿。先诣睿宗旧陵,奉迁于祾恩殿,复奉梓宫至殿,合葬于新寝。

  皇妃等丧葬

  洪武七年九月,贵妃孙氏薨。无子,太祖命吴王橚主丧事,服慈母服,斩衰三年。东宫诸王皆服期。由是作《孝慈录》。

  永乐中,贵妃王氏薨。辍朝五日,御祭一坛,皇后、皇妃、皇太子各祭一坛,亲王共祭一坛,公主共祭一坛。七七、百日期、再期,皆祭赠谥册,行焚黄礼。开茔域,遣官祠后土。发引前期,辞灵祭坛与初丧同,惟增六尚司及内官、内使各一坛。启奠、祖奠、遣奠各遣祭一坛。发引日,百官送至路祭所,皇亲驸马共一坛,公侯伯文武共一坛,外命妇共一坛。所过城门祭祀,内门遣内官,外门遣太常寺官。下葬,遣奠、遣祭一坛。掩圹,遣官祀后土,迎灵轿至享堂,行安神礼,遣祭一坛。

  天顺七年,敬妃刘氏薨。辍朝五日,帝服浅淡黄衣于奉天门视事,百官浅淡色衣、乌纱帽、黑角带朝参。册文置灵柩前,皇太子以下行三献礼。灵柩前仪仗,内使女乐二十四人,花幡、雪柳女队子二十人,女将军十一人。自初丧至期年辞灵,各于常祭外增祭一坛。

  弘治十四年,宪庙丽妃章氏发引,辍朝一日。

  凡陪葬诸妃,岁时俱享于殿内。其别葬金山诸处者,各遣内官行礼。嘉靖间,始命并入诸陵,从祭祾恩殿之两旁,以红纸牌书曰“某皇帝第几妃之位”,祭毕,焚之。后改用木刻名号。嘉靖十三年,谕礼工二部:“世妇、御妻皆用九数。九妃同一墓,共一享殿,为定制。”

  皇太子及妃丧葬

  自洪武中懿文太子后,至成化八年悼恭太子薨,年甫三岁。帝谕礼部,礼宜从简,王府及文武官俱免进香帛。礼部具仪上。自发丧次日,辍朝三日。帝服翼善冠、素服,七日而除。又三日,御西角门视朝,不鸣钟鼓,祭用素食。文武群臣,素服、麻布、绖带、麻鞋、布裹纱帽,诣思善门哭临,一日而除。第四日,素服朝西角门奉慰。在外王府并文武官,素服举哀,二日而除。

  嘉靖二十八年,庄敬太子薨。礼部上丧礼。帝曰:“天子绝期。况十五岁外方出三殇,朕服非礼,止辍朝十日。百官如制成服,十二日而除。诣停柩所行,罢诣门哭临。葬遣戚臣行礼。”

  万历四十七年二月,皇太子才人王氏薨,命视皇太子妃郭氏例。辍朝五日,不鸣钟鼓。帝服浅淡色衣,百官青素服、黑角带朝参,皇长孙主馈奠。

  诸王及妃公主丧葬诸仪

  洪武二十八年,秦王樉诋薨,诏定丧礼。礼部尚书任亨泰言:“考宋制,宜辍朝五日。今遇时享,请暂辍一日。皇帝及亲王以下,至郡主及靖江王宫眷服制,皆与鲁王丧礼同。皇太子服齐衰期,亦以日易月,十二日而除,素服期年。”从之。

  定制:亲王丧,辍朝三日。礼部奏遣官掌行丧葬礼,翰林院撰祭文、谥册文、圹志文,工部造铭旌,遣官造坟,钦天监官卜葬,国子监监生八名报讣各王府。御祭一,皇太后、皇后、东宫各一,在京文武官各一。自初丧至除服,御祭凡十三坛,封内文武祭一。其服制,王妃、世子、众子及郡王、郡主,下至宫人,斩衰三年,封内文武官齐衰三日,哭临五日而除。在城军民素服五日。郡王、众子、郡君,为兄及伯叔父齐衰期年,郡王妃小功。凡亲王妃丧,御祭一坛,皇太后中宫、东宫、公主各祭一坛。布政司委官开圹合葬。继妃、次妃祭礼同。其夫人则止御祭一坛。俱造圹祔葬。郡王丧,辍朝一日。行人司遣掌行丧葬礼,余多与亲王同,无皇太后、皇后祭。郡王妃与亲王妃同,无公主祭。合葬郡王继妃次妃丧礼,俱与正妃同。凡世子丧,御祭一,东宫祭一。遇七及百日、下葬、期年、除服,御祭各一。凡世孙丧礼,如世子,减七七及大祥祭。凡镇国将军,止闻丧、百日、下葬三祭,奉国将军以下,御祭一。

  初,洪武九年五月,晋王妃谢氏薨,命议丧服之制。侍讲学士宋濂等议曰:“按唐制,皇帝为皇妃等举哀。宋制,皇帝为皇亲举哀。今参酌唐、宋之制,皇帝及中宫服大功,诸妃皆服小功,南昌皇妃服大功,东宫、公主、亲王等皆服小功,晋王服齐衰期,靖江王妃小功,王妃服缌麻,辍朝三日。既成服,皇帝素服入丧次,十五举音。百官奉慰,皇帝出次释服,服常服。”制曰“可”。其后,王妃丧视此。

  正统十三年,定亲王茔地五十亩,房十五间。郡王茔地三十亩,房九间。郡王子茔地二十亩,房三间,郡主、县主茔地十亩,房三间。天顺二年,礼部奏定,亲王以下,依文武大臣例。或王、或妃先故者,合造其圹。后葬者,止令所在官司安葬。继妃则祔葬其旁,同一享堂。

  成化八年二月,忻王见治薨。发引日,帝不视朝。及葬,辍朝一日。十三年,四川按察使彭韶言:“亲王郡王薨逝,皆遣官致祭,使臣络绎,人夫劳扰。自后惟亲王如旧,其郡王初丧遣官一祭,馀并遣本处官。凡王国母妃之丧,俱遣内官致祭。今宗妇众多,其地有镇守太监者,宜遣行礼。又王国茔葬,夫妇同穴。初造之时,遣官监修,开圹合葬,乞止命本处官司。”帝从礼部覆奏,王妃祭礼如旧,馀依议行。弘治十六年七月,申王祐楷薨。礼部言:“前沂穆王薨,未出府。申王已出府而未之国,拟依沂穆参以在外亲王例行之。”

  王妃葬地载于《会典》者,明初追封寿春等十王及妃,坟在凤阳府西北二十五里白塔,设祠祭署、陵户。南昌等五王及妃祔葬凤阳皇陵,有司岁时祭祀,皆与享。怀献世子以下诸王未之国者,多葬于西山,岁时遣内官行礼。

  永乐十五年正月,永安公主薨。时初举张灯宴,遂罢之。辍朝四日,赐祭,命有司治丧葬。二月,太祖第八女福清公主薨,辍朝三日。定制,凡公主丧闻,辍朝一日。自初丧至大祥,御祭凡十二坛。下葬,辍朝一日。仪视诸王稍杀,丧制同,惟各官不成服,其未下嫁葬西山者,岁时遣内官行礼。

关键词:明史,志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洪武十五年,皇后马氏死。

  礼部引用宋朝制度请示皇帝。

  于是命令在京城的文武官员以及听候选拔的官员,每人供给布一匹,命令各自裁制丧服,都服斩衰,二十七天后除服,穿素服一百天。

  凡是在京的官员,过三天穿素服到右顺门外面,穿上丧服进入,号哭哀悼完毕,穿着素服举行奉慰礼,三天而停止。

  武官五品以上、文官三品以上受封的妇女,也在第四天穿素服到干清官入内号哭哀悼,用麻布盖头,穿麻布衫裙鞋,除去首饰脂粉。

  那些外地官员的丧服制度,与京官相同。

  听到讣告之日在公家厅上穿丧服,地方受封号的妇女的丧服也与在京受封号的女相同,都三天除服。

  军民男女穿素服三天。

  禁止宰杀牲口,在京四十九天,在地方三天。

  停止音乐祭祀一百天。

  出嫁娶妇,官员停止一百天,军民停止一个月。

  将要出殡,祭告太庙,派官员祭祀金水桥、午门等神以及钟山神。

  皇帝亲自在灵座祭祀,百官穿丧服到朝阳门外举行告别礼。

  这一天,安置于墓室。

  皇太子祭奠,用玄缥以及玉璧,举行告别礼。

  神位牌返回宫中,百官穿素服在朝阳门外迎接,仍然举行奉慰礼。

  皇帝又在灵座殿用酒醴肴僎祭祀,从第二次虞祭到第九次虞祭,都像这样。

  派遣官吏告祭拜谢钟山的神灵。

  行卒哭祭之后,把神位牌送到宗庙举行拊祭礼。

  丧满一百天,皇帝停止上朝,在灵座殿祭祀,致敬而不拜。

  束宫太子以下祭奠帛爵,百官穿素服行奉慰礼。

  束宫太子、亲王、妃、公主用牲醴祭祀孝陵,公侯等人跟从。

  受封号的妇女到灵座殿祭奠。

  从此之后凡是节气和死亡纪念日,东宫太子、亲王在灵座和陵墓祭祀。

  周年行小祥祭礼,停止朝拜三天。

  禁止在京城奏音乐、屠宰牲口,在灵谷寺、朝天宫设祭各三天。

  皇帝率领皇太子以下到灵座殿祭祀。

  百官穿素服,到宫门。

  进香完毕,到后右门举行列班进名奉慰礼。

  卿大夫受封号的妇女到灵座殿进香。

  皇太子、亲王戴有九条游缝的熟布练冠,皇孙七条游缝,都去掉麻制环形首绖,背披粗麻布穿左右辟领的衰服。

  拜见皇帝和百官便穿素服、戴乌纱帽、系乌犀带。

  妃、公主以下,用熟布盖头,去掉腰上的麻绖带。

  宗室驸马戴练冠,去掉麻制环形首绖。

  内官尚衣、尚冠,把脱下的丧服在灵座殿前的南方位置焚烧。

  皇太子、亲王又到陵墓行礼。

  二周年的大祥祭,把神位牌安放到奉先殿,预先确定日期斋戒告祭宗庙。

  百官陪祀结束,行奉慰礼。

  成祖皇后徐氏死,从第二天停止朝拜,不奏乐。

  皇帝穿素服驾临西角门,百官穿素服到思善门外哭临,号哭哀悼完毕,举行列班进名奉慰礼。

  三日穿丧服,百官哭临号哭致哀如同上面所述的仪节。

  从第二天开始,各自到官署斋戒留宿,二十七天停止。

  文武官四品以上受封号的妇女从服丧服之日开始,到思善门内哭临,号哭哀悼三天。

  听候选拔的办事官,都穿丧服。

  人才监生、吏典、僧道、坊厢间的年高有德的人各自服素服。

  从服丧服之日开始,到应天府号哭哀悼三天,其余的全部遵照高后时的仪节。

  又制定诸王、公主等人的丧服制度,世子、郡王都服齐衰,期服不用杖。

  世子、郡王妃、郡主都服大功九个月。

  周、楚等王以及宁国各公主以及郡王的儿子都服小功五个月。

  派宦官讣告各王府,拊葬,拜谒太庙。

  祭器、谧号簿册、谧号寅印全部用檀香。

  将要册赐,皇帝在奉天殿台阶上亲自告祭天地。

  驾临华盖殿,鸿胪寺官员导引颁册宝官进入行礼,传布制命说:“永乐五年十月十四日,册谧大行皇后,命令卿举行礼仪。”拜四拜完毕,序班官举起册宾几案到奉天殿台阶上,放在彩车中,从中路出去,进入右顺门到灵座殿,把册宝放在几案上,退到殿外等待。

  尚仪女官到香案前,跪着进言说:“皇帝派某官册谧大行皇后,恭敬地上告。”礼赞宣唱册,女官捧册在灵座的右面宣读,把册放在案上,宣唱宝印也如同这样。

  尚仪官上奏典礼完毕,女官把册宝案放在灵座的左面。

  内官出来报告典礼完毕,颁布册宝的官员复命。

  一百天,礼部请求驾临正门上朝理政,奏乐,百官改换浅淡色的服饰。

  皇帝因灵柩没有下葬,不同意。

  到了一周年,皇帝穿素服到灵座殿进行祭祀,百官在西角门列班进名拜慰天子的奉慰礼,停止上朝三天。

  在京城停止音乐、禁止屠宰牲口七天。

  礼部官在天禧寺、朝天宫斋戒祭祀。

  第二天,皇帝穿吉服驾临奉天门处理国政,敲钟鼓。

  百官穿浅淡色衣服,戴乌纱帽、弃黑角带,退朝处理官署事务仍穿素服。

  遇到朔日、望日,朝见庆贺如同平常的仪式。

  灵座祭祀,戴熟布练冠。

  到出殡,斋戒三天,派官员把安葬日期祭告郊庙社稷。

  皇帝穿素服祭告灵座,皇太子以下穿衰服行礼,派官员祭祀所经过的桥、门以及沿途祀典规定的众神灵。

  百官以及受封号的妇女都穿素服,依次路祭。

  灵柩到达江边,百官在江边行告别礼。

  皇太子护送渡过长江,汉王护送,途中早晚号哭祭奠。

  官吏平民迎接祭奠的,都穿素服。

  安葬以后,赏赐护送官军和抬灵柩的军士各有不同数目的钱钞粮食。

  垂统年间,仁宗皇后张氏死,礼部制定大行太皇太后丧礼。

  皇帝服丧三天后,便处理政务。

  祭祀的典礼都不废弃,诸王以下朝廷内外各官员以及受封号的妇女如同先前的仪节,定时哭临,号哭哀悼也一样,服衰服二十七天后除服,军民男女服穿素服十三天。

  诸王不参加会葬,地方官不进献香,大臣平民不禁止音乐和嫁女娶妇。

  安葬以后,派官吏祭告太庙。

  皇帝亲手捧持太后的衣冠拜谒列祖帝、后以及仁宗神位,又捧持宣宗的衣冠拜谒太后的神位,其礼仪与四时祭享相同。

  天顺年间,宣宗皇后孙氏死,仪节如同旧例,只是把定时哭临号哭哀悼改在清宁门。

  英宗皇后钱氏死,礼仪如同旧制,只是宰杀牲口只禁止七天,外国使臣免去哭临的仪式。

  正德元年,景帝皇后汪氏死。

  礼部会同群臣说,应该按照皇妃的礼仪办,停止朝拜三天,在九坛祭祀。

  太后、中宫皇后、亲王以下文武大臣受封号的妇女都有祭礼。

  皇帝制命同意。

  宪宗废黜的皇后昊氏,正德四年死,用大学士李东阳等人的建议,其礼仪如同英宗惠妃的旧例。

  宪宗皇后王氏,正德十三年死。

  遇了三天,皇帝从宣府返回,纔发丧。

  百官穿素服,在清宁宫门外听候宣读遣诰。

  到出殡,事前搭好平台,与顺天府的十字路口相接。

  皇帝早晨出北安门迎候,皇太后和皇后驾临平台等候出殡。

  又进入到达清宁官,亲自捧着灵柩朝拜祖宗。

  百官步行送到德胜门外,只有送丧官员骑马送行。

  第二天,皇帝捧持神位牌回京,百官在德胜门迎候。

  皇帝穿着素服、腰系麻绖驾临西角门,百官列班进各行奉慰礼。

  行卒哭祭后,纔脱下丧服。

  孝宗的母亲纪氏,是宪宗的妃子。

  成化年问死,停止上朝如同旧例。

  从初丧到安葬,皇帝以及皇太后、中宫皇后、妃、公主、皇子都进行祭奠。

  派皇子捧持祝册行礼,坟茔、丧葬仪节都优厚办理。

  皇亲、百官以及受封号的妇女送葬设祭,都按照礼仪进行。

  世宗祖母邵氏,嘉靖元年死。

  丧服除去之后,礼部大臣毛澄等人请求穿吉服处理政事。

  奏议两次上呈,命令考察孝肃太皇太后丧礼。

  毛澄等人说:“孝肃太皇太后死时,距离安葬日期不远,所以暂时穿丧服,以等待坟墓完工,与今天的情况不同。

  况且正当正月旦日朝贺皇上,也不应穿缟衣临朝接见天下臣民。

  如果孝顺的思念不忘,只是不要驾临中门,以及不奏乐就足够了。”皇帝听从,仍然免除朔日、望日升殿。

  安葬后四天,皇帝驾临奉天门,百官举行列班进名奉慰礼,纔穿吉服。

  嘉靖年间,孝宗皇后张氏死,礼官以旧有礼仪上奏。

  皇帝认为郊宫社庙礼仪不应烦琐,罢除祭告的礼仪。

  又说亲自举行各种礼仪,先前已经告谕代替,也罢除拜谒宗庙礼。

  及太常寺因朝拜祖先拊祭宗庙,请各庙捧持神位牌的官,皇帝下诏神位牌都不必出,因为要按减损的礼仪办。

  在此之前,武宗皇后夏氏死,礼部呈上仪注,有服素冠、素服、麻布带号哭哀悼以及群臣列班进名拜慰的礼仪。

  皇帝说:“朕对于皇兄后没有服丧关系,况且上奉雨宫,又迫近圣母寿辰,不忍心穿纯素。

  朕穿青服处理政事,各种礼仪重新拟定。”于是尚书夏言等人说:“庄肃皇后丧礼,对大臣平民不容议论。

  祇是皇上以天子的尊严,按丧服制度已经断服,不必驾临西角门。

  群臣服丧服以后,不应当穿素服朝见参拜。”到了呈上丧葬仪式之后,皇帝又告谕:“毅皇后的丧事应该与历朝的帝王嫡妻不同,没有灵座的供奉,应当随即举行拊祭宗庙礼,命令皇后在内殿代理主持丧事。”夏言等人提议:“按礼仪,卒哭祭后便举行拊祭告庙。

  因新的神位牌应当送入太庙,旧的神位牌应当送入祧庙,所以预先告祭。

  这在平常的典制便是对的,不是今日的义例。

  毅皇后神位牌确实应该随即拊祭太庙,以安妥神灵,而拊祭售庙的礼仪应该免去。”于是详细呈上丧葬礼仪。

  皇帝制命同意。

  嘉靖七年,世宗皇后陈氏死。

  礼部呈上丧葬祭祀的礼仪,皇帝怀疑过于隆重。

  提议第二次呈上,皇帝亲自裁定,一概依从碱省,要想九天就脱丧服。

  内阁大臣张璁等说:“夫妇的伦常,参照三纲而制定。

  国君是纲常的根本,尤其不可不慎重。

  《左传》昭公十五年六月乙丑,周景王的太子寿死。

  秋八月戊寅,周景王穆后死。

  叔向说:‘周景王一年中而有需服丧三年的丧事两起。

  ’因为古礼,父亲为儿子,丈夫为妻子,都服祭服三年。

  后世,丈夫为妻子,纔定制为服齐衰一年用杖的礼仪,父母在便不用杖。

  《丧服》上说,从服一年丧以下,诸侯不为旁亲服,但只是指旁系亲属的丧事。

  如果是妻子之丧,本来从服三年的丧期,减损为服一年的丧期,那么本来就不曾断绝。

  现在皇上为皇后服一年的丧,用日替换月,祇有十二天。

  臣为君、子焉母服三年丧,用日来替换月,只有二十七天。

  与古礼相比,已经减损到最少了。

  皇上应该服一年的丧,即服丧十二天;臣子穿素服,二十七日而终。

  不然,便恩情不明,典章礼制乖连。”礼官方献夫也错杂引用《仪礼,丧服》等篇,反复劝谏争辩,并且用《三朝圣谕》所载仁孝皇后死,太宗服衰服后,仍然服数月白衣冠的旧例来证明。

  皇帝说:“文皇后死时,上没有圣母,下有束宫太子,依从隆重丧服竭尽礼仪是应该的。

  现在不能不更正那个制度。”随后,詹事霍韬说:“现在百官遇上妻子之丧,没有服衰服办事的礼仪。

  因为妻丧在内而不在外,是阴不能抵挡阳。

  皇上的告谕说‘素服十天,仿照停止上朝的意思’,在内廷施行便可以。

  如果面对百官,全面管理纷繁政务,登上帝王之位,为中官皇后的服丧便不可以。

  百官为皇后服衰服,因为她作天下母亲的仪范。

  依礼,父在为母服丧,期服用杖不上于堂,这是尊重父亲。

  对于朝廷为什么单单不这样呢?臣请求陛下戴黑色冠,穿素服,驾隐西角门十天,便穿戴黑冠黑服驾临奉天门,百官入左掖门便戴乌纱帽,穿青衣侍立班位。

  退出公家官署到私室,则仍然穿素服戴白帽二十七天。

  如果说对于礼还有不足之处,那么坟墓工程完毕后再除服。”皇帝听从了他的提议。

  不久制定进册谧的礼仪,礼部提议:“正式行礼的日子之前,皇帝穿戴衮冕告祭奉先殿、崇先殿。

  到期,皇帝穿着平常服饰驾临奉天门,正副使穿着平常的服饰,百官穿戴浅淡色的衣服和黑角带,按礼仪入班列行礼。

  节册到右顺门,内侍捧入正门,到达灵座前面放置在案上。

  内赞官唱赞就位,上香,宣册官站立宣读完毕,又把册放在案上。

  内侍持着符节从正门出去,把符节交给正副使,报称典礼结束,正副使持符节回复命令。”第二天,礼部誊写在黄纸上,颁布告示于天下。

  当时中宫皇后的丧礼自从文皇后之后,到这时纔再次举行。

  永乐时期的典章礼制被火烧毁,《会典》记载的内容都很简略,于是由皇帝裁断,定着为法令。

  灵柩将要安葬,皇帝亲自制定各种仪节,也依从碱损。

  因思善门逼近仁智殿,命令百官聚集定时号哭致哀只举行一天,也罢除向祖庙告别的礼仪,灵柩从左王门出去。

  塞靖二十六年,皇后方氏死,当天发丧,告谕礼部:“皇后曾经救朕于艰危,请考察按皇帝嫡妻的丧礼举行仪式。”礼部制定仪节:“在第四天服丧服,此后戴黑冠穿素服,十天以后改换成浅色衣服,都在西角门上朝处理政务。

  百官在十天内穿素服系麻布带,此后戴乌纱帽、黑角带,穿素服,合先前总计二十七天。

  皇帝穿平常服饰在奉天门临朝处理政务,百官穿浅色衣服,像平常一样敲钟鼓、q岛鞭,朔日、望日不升殿。

  灵柩出殡,百官纔服平常服饰。

  皇帝在奉先等殿行礼,都穿平常服饰。

  在灵座殿祭祀,便穿丧服。

  服丧期满之日,命令宦官代替祭祀。”听从礼部议。

  不久训谕“皇妃列在太子之后不合礼制,望改正”。

  到安葬时,礼部大臣请示按旧有仪节办。

  下诏灵柩从中路出行,葬后虞祭按如同旧制用九数。

  安放玄宫处于左边,以后便配祭。

  礼部大臣又呈上仪节制度,改称席殿为行享殿。

  又因拳洁皇后从出殡到神位牌返回京城将近半年,遇到节日时令百官穿平常服饰。

  现在孝烈皇后初十日出殡,十五日神位牌便返回,事情礼数不同,以众大臣服丧的礼制向皇帝请示。

  皇帝命令跟随丧葬往来的官员,仍然按礼制服丧服。

  祭祀完毕,戴乌纱帽,穿素服入朝,戴素冠、穿素服办政事。

  迎接神位牌仍然按礼制服丧服,思善门外举行安神礼,改为素冠、素服办理事务。

  在此之前,皇帝命令孝烈皇后牌位放置在左,而迁走孝洁皇后的牌位。

  随后因孝洁皇后的牌位安放已久,不宜随意改动,罢除不施行。

  于是重新命令孝烈皇后的牌位放置在右,而空出左面等待自己。

  穆宗的母亲杜氏,嘉靖三十三年死。

  礼部说:“应该用成化年间淑妃纪氏的丧葬制度。

  并且裕王已经成婚,应该服丧主持丧事,送葬出城。”于是议定停止上朝五天,裕王遵照《孝慈录》服斩衰三年。

  皇帝派遣大臣题写神位牌,开坟茔掩闭坟圹,祭祀告谢地神,并用工部官员,送葬的仪仗队的人数都比旧制度有所增加。

  皇帝认为不合正礼,命令斟酌考察贤妃郑氏的旧例。

  于是尚书欧阳德等又上仪节制度,停止上朝两天,不敲击钟鼓。

  皇帝穿浅淡色衣服,在奉天门处理政事,百官穿浅色衣、戴乌纱帽、黑角带朝拜参见。

  命令裕王主持债食祭奠的事情,王率妃入官,穿素服号哭竭尽哀伤,拜四拜,亲临入殓。

  服丧后,早晚定时哭临,号哭哀悼三天。

  以后每天祭奠一次,连同以前共二十七天而止。

  仍在平常居处时尽斩衰三年的丧制。

  册加谧号祭告祝文焚烧黄纸之日,陈设祭祀仪式,裕王到灵位前行礼。

  灵柩出玄武门,裕王徒步送到京城门外,路祭礼完毕,返回宫中。

  皇帝认为祭告祝文焚烧黄纸是敕命,不是王可以施行的,仍然如同平常的仪节。

  礼部又上奏:“皇妃祭告祝文焚烧黄纸的仪节,错误地流传已很久。

  都拜献酒,跪着读祝文,于是参照使用上尊谧的仪节,而没有考虑赐谧为敕命,所用祭文称皇帝派遣告谕,与上尊谧不相同。

  现在奉圣旨用平常礼制办理,应当改议赐谧礼,如同赐祭祀礼。

  宣赞祝文、宣布册命都平立不拜。”回复同意,确定写成条令。

  穆宗皇后李氏,是穆宗为裕王时的嫡妻,先死,葬在西山。

  隆庆元年,加谧号为孝懿皇后,亲自告祭世宗的灵座。

  驾临皇极门,派大臣持符节捧册宝到陵墓献上。

  神宗母亲皇太后李氏,万历四十二年死。

  皇帝告谕礼部从优具备仪节。

  皇帝服衰服举行奠祭礼。

  穆宗皇妃、中官妃嫔、太子、诸王、公主以下都服丧服。

  百官到慈宁宫门外哭临,定时号哭哀悼,受封号的妇女入官门哭临,号哭哀悼。

  其余都按大丧礼进行。

  洪武二十五年,皇太子死,命令礼部议定丧礼。

  侍郎张智等人议论说:“丧礼,父亲为长子服齐衰一周年。

  现在皇帝应当以日代替月,服齐衰十二天,祭祀完毕脱去丧服。

  在京文武官员在官署斋戒留宿。

  第二天,穿素服入文华殿哭丧致哀,给予衰麻服。

  过三天服丧服,到春和门聚会哭丧。

  第二天,穿素服举行列班进名奉慰礼。

  应当祭祀以及送葬的,仍然服衰绖随行。

  在京城,停止大小祭祀之事以及音乐,到覆土筑坟之日停止。

  停止嫁女娶妇六十天。

  在地方,文武官吏改换服饰,在官署举哀。

  第二天,服丧服举行丧礼。

  停止大小祭祀之事以及音乐十三天,停止嫁女娶妇三十天。”那些来祭祀的内外官,皇帝命令光禄寺供给器物,百官只是致哀行礼。

  建文帝即位,追谧为兴宗孝康皇帝,所进献的陵号不传于世。

  嫡妃常氏,在兴宗之前死。

  太祖穿素服,停止上朝三天。

  中宫皇后穿素服号哭致哀,皇太子服齐衰。

  丧葬结束,改换穿平常服饰。

  皇孙服斩衰,祭奠便服丧服。

  诸王、公主按制度服丧。

  建文初年,追谧为孝康皇后。

  永乐初年,都追夺削除。

  福王在南京即位,恢复兴宗帝、后的原有封号。

  睿宗帝、后陵寝在安陆州。

  世宗入京即位,追谧为睿宗献皇帝。

  修葺陵庙,进尊号为显陵。

  随后希求进升之徒屡次说献皇帝灵柩应该改葬天寿山。

  皇帝不听从。

  嘉靖十七年,皇帝母亲蒋太后死。

  礼部说:“岁末之日,刚去世出皇太后服丧二十七天已满期,恰好遇到正月初一,请求戴黑色冠、穿浅淡衣服接受朝拜。”奏疏没有下发,皇帝训谕大学士夏言:“元旦在玄极殿拜祭上天,仍然准备好祭服,在这个日期之前的一天应改变服饰吗?”礼部请求“正月初一拜祭上天,接受朝拜,以及前一天都服青色服。

  孟春时享礼,前三天斋戒,服青色服饰,臣下相同,其余仍然按孝贞皇太后丧礼之例办”。

  皇帝不听从。

  于是决定,岁末除夕日改变穿玄色吉衣,元旦穿祭服在玄极殿举行告祀礼,准备翼善冠、黄袍驾临宫殿,百官穿官服致词,敲钟鼓,呜鞭炮,奏堂上音乐。

  这时讨论是母迁往南方还是父迁到北方合葬,很久不能决定。

  皇帝亲自到承天殿。

  返回后,纔决定灵柩迁往南方合葬。

  礼部呈上丧葬仪节,在平常典制之外,皇帝又增加拜谒太庙告别礼、承天门告别祭奠礼、朝阳门遣送祭奠礼、题写神位牌后降神飨神礼,以及灵柩登船、登岸等祭礼。

  灵柩出殡,皇帝服衰服按礼制举行各种礼仪。

  百官徒步送到朝阳门外,进献祭品以祭祀,命令举行遣奠礼。

  到达通州,题写神位牌的官员回复命令。

  神位牌返回京城,百官在城门外奉迎,皇帝服衰服率领皇后以下在午门内哭迎,供奉安放在灵座殿。

  灵柩经过的河渎江山的神只,都供献牺牲酒醴进行祭祀。

  勋臣穿青服行礼,灵柩升上席殿。

  先拜谒睿宗旧时的陵墓,奉迁到棱恩殿,又奉灵柩到殿上,合葬在新的墓室。

  洪武七年九月,贵妃孙氏死。

  没有儿子,太祖命令昊王朱梼主持丧事,穿慈母去世纔穿的丧服,斩衰三年。

  束宫太子、诸王都服一年的丧。

  为此作《孝慈录》。

  永乐年问,贵妃王氏死。

  停止上朝五天,垒帝祭一坛,皇后、皇妃、皇太子各祭一坛,亲王共祭一坛,公主共祭一坛。

  七七期、百日期、两年期,都祭祀赠予谧册,举行祭告家庙焚烧黄纸告文的礼仪。

  开启坟茔,派官祭祀地神。

  出殡之前,告别灵柩、祭祀坛台与初丧相同,只是增加六尚司以及内官、内使各一坛。

  灵柩启迁前的祭奠、出殡前的祭奠、将葬之前的祭奠各自遣祭一坛。

  出殡之日,百官送到路祭之处,皇亲、驸马共一坛,公侯伯文武官员共一坛,外受封号的妇女共一坛。

  沿途经过城门的祭祀,肉门派肉官,外门派太常寺官。

  下葬时,将葬时的祭奠、遣祭一坛。

  掩闭坟圹,派官祭祀地神,迎接灵轿到祭享堂,举行安神礼,遣祭一坛。

  天顺七年,敬妃刘氏死,停止上朝互天,皇帝穿浅淡黄衣在奉天门处理政事,百官穿浅淡色衣,戴乌纱帽、黑角带朝见参拜。

  封册文放在灵柩前面,皇太子以下行三献礼。

  灵柩前的仪仗,内使女乐二十四人,花施、雪柳女队子二十人,女将军十一人。

  从初丧到丧期满周年向灵柩行告别礼,各自在正常祭祀之外增加祭祀一坛。

  弘治十四年,宪庙的丽妃章氏行出殡礼,停止上朝一天。

  凡是陪葬各妃,每年的一定时节都在殿内享祀。

  那些另外葬在金山等处的,各自派内官举行祭礼。

  嘉靖年间,纔命令并入诸陵,陪从祭祀于棱恩殿的两旁,用红纸牌写上“某皇帝第几妃之位”,祭祀完毕,把牌焚烧掉。

  后来改用木刻名号。

  嘉靖十三年告谕礼、工二部:“宫内女官世妇、御妻都用九数。

  九妃同在一墓,共在一个享殿,作为确定不变的制度。”从洪武年间,懿文太子之后,到成化八年悼恭太子死,年龄刚三岁。

  皇帝告谕礼部,丧礼应该从简,王府和文武官都免于进献香帛。

  礼部详列仪节呈上。

  从发丧的次日起,停止上朝三天。

  皇帝服翼善冠、素服,七天除去丧服。

  又过三天,驾临西角门处理政事,不敲钟鼓,祭祀用素食。

  文武群臣,服素服、麻布、麻织绖带、麻鞋、布裹纱帽,到思善门定时哭临,号哭哀悼,一天而除服。

  第四天,穿素服朝见于西角门列班进名奉慰。

  在各地的王府和文武官员,穿素服举哀,两天而除服。

  嘉靖二十八年,庄敬太子死。

  礼部呈上丧礼。

  皇帝说:“天子不服期服。

  何况十五岁外刚刚处在三殇的范围,朕服丧不合礼法,只是停止土朝十天。

  百官按照制度服丧,十二天除服。

  到停灵柩处行礼,罢除到门哭临号哭哀悼的礼节。

  安葬时派戚属大臣举行葬礼。”万历四十七年二月,皇太子的才人王氏死,命令按照皇太子妃郭氏的旧例办。

  停止上朝五天,不敲钟鼓。

  皇帝服浅淡色衣服,百官穿青色素服、黑角带朝见参拜,皇长孙主持馒送祭奠。

  洪武二十八年,秦王朱棱死,下韶确定丧礼。

  礼部尚书任亨泰说:“考察宋代礼制,应该停止上朝五天。

  现在遇到太庙四时的祭祀,请暂时停止一天。

  皇帝和亲王以下,至郡主以及靖江王宫眷属按丧服制度,都与鲁王的丧礼同。

  皇太子服齐衰一周年,也以日替换月,十二天除丧服,穿素服一周年。”皇帝听从。

  确定丧制:亲王丧,停止上朝三天。

  礼部上奏派官执掌举行丧葬礼,翰林院撰写祭文、赐谧册文、墓志文,工部制造写有身份地位姓名的铭旌,派遣官吏建造坟茔,钦天监官吏卜葬,国子监监生八名讣告各王府。

  皇帝祭一坛,皇太后、皇后、东宫太子各一坛,在京的文武官员各一坛。

  从初丧到除去丧服,皇帝共祭十三坛,国内文武官祭祀一坛。

  其丧服制度,王妃、世子、众子以及郡王、郡主,下至宫人,服斩衰三年。

  国内文武官员齐衰三天,定时哭临号哭哀悼五天而除丧。

  在城中的军队平民服素服五天。

  郡王、众子、郡君,为兄以及伯叔父齐衰一周年,郡王妃服丧五个月。

  凡是亲王妃丧,皇帝祭一坛,皇太后、中宫皇后、束宫太子、公主各祭一坛。

  布政司派官员开启坟圹合葬。

  继妃、次妃的祭礼相同。

  夫人则只是皇上祭一坛。

  都建造坟圹合葬。

  郡王丧,停止上朝一天。

  行人司派遣官员主管举行丧葬礼,其余多与亲王相同,没有皇太后、皇后的祭祀。

  郡王妃与亲王妃的丧礼相同,没有公主祭祀。

  合葬邵王继妃、次妃的丧礼,都与正妃相同。

  凡是世子丧,皇帝祭祀一坛,东宫太子祭祀一坛。

  遇七日期和百日、下葬、一周年。

  除丧服,皇帝祭祀各一坛。

  凡是世孙的丧礼,如同世子,碱损七七期以及二周年祭祀。

  凡是镇国将军,只是闻丧、百日、下葬三次祭祀,奉国将军以下,皇帝祭祀一坛。

  当初,洪武九年五月,晋王妃谢氏死,命令讨论丧服的礼制。

  侍讲学士宋濂等人提议说:“按照唐朝制度,皇帝为皇妃等号哭哀悼。

  宋朝制度,皇帝为皇亲号哭哀悼。

  现在参考酌情采纳唐、宋的制度,皇帝和中宫皇后服大功九个月丧,诸妃都服小功五个月丧,南昌皇妃服大功九个月丧,束宫太子、公主、亲王等都服小功五个月丧,晋王服齐衰一周年,靖江王妃服小功五个月丧,王妃服总麻。

  停止上朝三天。

  服丧服后,皇帝穿着素服进入停丧之处,早晚定时放声哀哭悼丧。

  百官列位进名奉慰。

  皇帝从停丧处出来脱下丧服,改穿平常服饰。”皇帝制命说“可以”。

  此后,王妃的丧礼与此相同。

  正统十三年,规定亲王的坟茔土地五十亩,房屋十五间。

  郡王的坟茔土地三十亩,房屋九间。

  郡王的儿子坟茔土地二十亩,房屋三问。

  郡主、县主坟茔土地十亩,房屋三间。

  天顺二年,礼部上奏确定制度,亲王以下,依照文武大臣的规定办。

  或者王,或者王妃先死的,命令建造他们的坟地。

  后葬的,只命令所在的地方官安葬。

  继妃便合葬在旁边,同在一个举行享礼的庭堂。

  成化八年二月,忻王朱见治死。

  举行出殡祭祀礼这天,皇帝不上朝处理事务。

  到安葬,停止上朝一天。

  成化十三年,四川按察使彭韶上言说:“亲王、郡王死,都派官前去祭祀,出使之臣络绎不绝,人夫劳顿困扰。

  从此之后只有亲王的丧礼如旧制,那些郡王初丧派官祭祀一次,其余一并派遣本处官。

  凡是藩王国母妃的丧礼,都派遣内官前去祭祀。

  现在宗室妇女众多,其地有镇守太监的,应派他举行丧礼。

  又王国安葬坟茔,夫妇同穴合葬,初造的时候,派官员监督修建。

  开启坟茔合葬,请只命令本处主管官员办理。”皇帝听从礼部覆奏,王妃的祭祀礼仪照旧,其余依从他的提议施衍。

  弘治十六年七月,申王朱佑楷死。

  礼部说:“先前沂穆王死,没有出府。

  申王已出府而没有到封国,拟依照沂穆王参照在外亲王的事例施行。”王妃葬地记载于《会典》的,明朝初年追封寿春等十王以及王妃。

  坟在凤阳府西北二十五里的白塔,设置祠庙管理祭祀的官署和陵户。

  南昌等五王以及王妃合葬在凤阳皇陵,主管部门每年的一定节令举行祭祀,都参与祭享。

  怀献世子以下诸王没有到藩国的,多葬在西山,每年一定节令派遣内官举行祭祀礼。

  丞乐十五年正月,永安公主死。

  当时初次举行张灯宴,于是罢除。

  停止上朝四天,赐予祭祀,命令有关部门主管丧葬。

  二月,太祖的第八个女儿福清公主死,停止上朝三天。

  规定制度,凡是公主的丧事上报,便停止上朝一天。

  从初丧到二周年祭祀,皇帝祭共十二坛。

  下葬日停止上朝一天。

  礼仪比诸王稍微碱省,服丧制度相同,只有各官员不服丧。

  那些没有出嫁安葬在西山的,每年一定节令派内官举行祭祀礼。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志·卷三十五原文解释翻译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