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南史:列传·卷十七

作者:李延寿 全集:南史 来源:网络

  刘敬宣 刘怀肃 刘粹 孙处 蒯恩 向靖 刘锺

  虞丘进 孟怀玉 胡藩 刘康祖

  起家王恭前军参军,又参会稽世子元显征虏军事。隆安二 年,王恭起兵京口,以诛司马尚之爲名,牢之时爲恭前军司马。 恭以豪戚自居,甚相陵忽,牢之心不能平。及恭此举,使牢之 爲前锋,牢之遣敬宣袭恭,败之。元显以敬宣爲后将军谘议参 军。

  三年,孙恩爲乱,牢之自表东讨,敬宣请以骑傍南山趣其 后。吴贼畏马,又惧首尾受敌,遂大败之,进平会稽。迁后军 从事中郎。

  宋武帝既累破祅贼,功名日盛,敬宣深相凭结。元显进号 骠骑,敬宣仍随府转。元显骄肆,群下化之,敬宣每预宴会, 调戏无所酬答,元显甚不悦。

  元兴元年,牢之南讨桓玄,元显爲征讨大都督,日夜昏酣。 牢之以道子昏闇,元显淫凶,虑平玄之日,乱政方始;会玄遣 信说牢之,牢之欲假手于玄诛执政,然后乘玄之隙,可以得志 天下。将许玄降。敬宣谏恐玄威望既成,则难图。牢之怒曰: “吾岂不知今日取之如反复手,但平后令我奈骠骑何?”遣敬 宣爲任。

  玄既得志,害元显,废道子,以牢之爲会稽太守。牢之与 敬宣谋袭玄,期以明旦。尔日大雾,府门晚开,日旰,敬宣不 至。牢之谓谋泄,欲奔广陵,而敬宣还京口迎家。牢之谓已爲 玄禽,乃缢而死。敬宣奔丧,哭毕,就司马休之、高雅之等俱 奔洛阳,往来长安,求救于姚兴,后奔慕容德。

  敬宣素明天文,知必有兴复晋室者。寻梦丸土服之,觉而 喜曰:“丸者,桓也,桓吞,吾当复本土乎。”乃结青州大姓 诸崔、封谋灭德,推休之爲主。时德司空刘轨大被任,高雅之 又要轨,谋泄,乃相与杀轨而去。会宋武帝平京口,手书召敬 宣,即驰还,袭封武冈县男,后拜江州刺史。

  刘毅之少,人或以雄桀许之。敬宣曰:“此人外宽内忌, 自伐而尚人,若一旦遭逢,当以陵上取祸。”毅闻深恨。及在 江陵,知敬宣还,寻知爲江州,大骇惋。敬宣愈不自安。安帝 反正,自表求解。武帝恩款周洽,所赐莫与爲比。敬宣女嫁, 赐钱三百万,杂彩千匹。

  帝方大相宠任,欲令立功。义熙三年,表遣敬宣伐蜀。博 士周祗谏,以爲“道远运漕难继,毛修之家雠不雪,不应以得 死爲恨。刘敬宣蒙生存之恩,亦宜性命仰答。将军欲驱二死之 甘心,忘国家之重计,愚情窃所未安”。不从。假敬宣节,监 征蜀诸军事。敬宣至黄武,去成都五百里,食尽,遇疾疫而还。 爲有司奏免官。

  五年,武帝伐慕容超,除中军谘议参军,与兖州刺史刘藩 大破超军,进围广固,屡献规略。卢循逼建邺,敬宣分领鲜卑 兽斑突骑,置阵甚整。循走,仍从南讨,爲左卫将军。敬宣宽 厚,善待士,多伎艺,弓马音律,无事不善。尚书仆射谢混美 才地,少所交纳,与敬宣遇便尽礼。或问混:“卿未尝轻交, 而倾盖刘寿,何也?”混曰:“孔文举礼太史子义,天下岂有 非之邪。”

  初,敬宣蜀还,刘毅欲以重法绳之。武帝既相任待,又何 无忌谓不宜以私憾伤至公。毅虽止,犹谓武帝曰:“平生之旧, 岂可孤信?光武悔之于庞萌,曹公失之于孟卓。宜深慎之。” 毅出爲荆州,谓敬宣曰:“欲屈卿爲长史、南蛮,岂有见辅意 乎?”敬宣惧祸,以告武帝。帝笑曰:“但令老兄平安,必无 过虑。”后领冀州刺史。

  时帝西讨刘毅,豫州刺史诸葛长人监太尉军事,贻敬宣书 曰:“盘龙狼戾专恣,自取夷灭。异端将尽,世路方夷,富贵 之事,相与共之。”敬宣报曰:“下官常惧福过灾生,实思避 盈居损。富贵之旨,非所敢当。”便以长人书呈,帝谓王诞曰: “阿寿故爲不负我。”

  十一年,进号右军将军。时晋宗室司马道赐爲敬宣参军。 会武帝西征司马休之,而道赐乃阴结同府辟闾道秀、左右小将 王猛子等谋反。道赐自号齐王,规据广固,举兵应休之。猛子 取敬宣刀杀敬宣,文武佐吏即讨道赐、道秀、猛子斩之。先是 敬宣尝夜与僚佐宴,空中有投一只芒屩于坐,坠敬宣食盘上, 长三尺五寸,已经人着,耳鼻间并欲坏,顷之而败。丧至,武 帝临哭甚哀。子光祖嗣。宋受禅,国除。

  刘怀肃,彭城人,宋武帝从母兄也。家世贫窭,而躬耕好 学。仕晋爲费令。及闻武帝起义,弃县来奔。

  义熙元年,爲辅国将军、淮南历阳二郡太守。二年,又领 刘毅抚军司马,以建义功,封东兴县侯。其冬,桓石绥、司马 国璠、陈袭于胡桃山聚衆爲寇,怀肃讨破之。江、淮间群蛮及 桓氏馀党爲乱,怀肃自请讨之,及行失旨,毅上表免怀肃官。 三年卒,追赠左将军。无子,弟怀慎以子蔚祖嗣,位江夏内史。

  蔚祖卒,子道存嗣,位太尉江夏王义恭谘议参军。孝武伐 元凶,道存出奔义军,元凶乃杀其母以徇。景和中,爲义恭太 宰从事中郎。义恭败,以党与下狱死。

  怀肃次弟怀敬,涩讷无才能。初,武帝産而皇妣殂,孝皇 帝贫薄,无由得乳人,议欲不举,帝从母生怀敬,未期,乃断 怀敬乳而自养帝。帝以旧恩,怀敬累见宠授,至会稽太守。时 以爲速,武帝曰:“亡姨于我恩重,此何可忘?”历尚书,金 紫光禄大夫。

  怀敬子真道爲钱唐令,元嘉十三年,东土饥,帝遣扬州中 从事史沈演之巡行在所,演之表真道及余杭令刘道锡有美政。 上嘉之,各赐谷千斛,以真道爲步兵校尉。

  十四年,出爲梁、南秦二州刺史。十八年,氐帅杨难当侵 寇汉中,真道讨破之,而难当寇盗犹不已,文帝遣龙骧将军裴 方明率禁兵五千,受真道节度。十九年,方明至武兴,率太子 积弩将军刘康祖等进军,大致克捷,以真道爲建威将军、雍州 刺史,方明辅国将军、梁南秦二州刺史。又诏故晋寿太守姜道 盛殒身锋镝,可赠给事中,赐钱十万。道盛注古文尚书行于世。 真道、方明并坐破仇池断割金银诸杂宝货,又藏难当善马,下 狱死。 怀敬弟怀慎,少谨慎质直。从宋武帝征讨,位徐州刺史。 爲政严猛,境内震肃。以平广固、卢循功,封南城县男。十二 年,武帝北伐,以爲中领军、征虏将军,宿卫辇毂。坐府内相 杀免官。虽名位转优,而恭恪愈至。每所之造,位任不踰己者, 皆束带门外下车,其谨退类如此。

  永初元年,以佐命功,进爵爲侯,位五兵尚书,加散骑常 侍、光禄大夫。景平元年,迁护军将军。禄赐班于宗族,家无 余财,卒谥肃侯。

  子德愿嗣。大明初,爲游击将军,领石头戍事。坐受贾客 韩佛智货,下狱夺爵。后爲秦郡太守。德愿性粗率,爲孝武狎 侮。上宠姬殷贵妃薨,葬毕,数与群臣至殷墓。谓德愿曰 : “卿哭贵妃若悲,当加厚赏。”德愿应声便号恸,抚膺擗踊,涕 泗交流。上甚悦,以爲豫州刺史。又令医术人羊志哭殷氏,志 亦呜咽。他日有问志:“卿那得此副急泪?”志时新丧爱姬, 答曰:“我尔日自哭亡妾耳。”志滑稽,善爲谐谑,上亦爱狎 之。

  德愿善御车,尝立两柱,使其中劣通车轴,乃于百余步上 振辔长驱,未至数尺,打牛奔从柱间直过,其精如此。孝武闻 其能,爲之乘画轮车,幸太宰江夏王义恭第。德愿岸着笼冠, 短朱衣,执辔进止,甚有容状。永光中,爲廷尉,与柳元景厚 善。元景败,下狱诛。

  怀慎庶长子荣祖,少好骑射,爲武帝所知。及卢循攻逼, 时贼乘小舰入淮拔栅,武帝宣令三军不得辄射贼。荣祖不胜愤 怒,冒禁射之,所中应弦而倒,帝益奇焉。以战功,参太尉军 事,从讨司马休之。彭城内史徐逵之败没,诸将意沮,荣祖请 战愈厉,上乃解所着铠授之。荣祖陷阵,身被数创。及帝北伐, 转镇西中兵参军。水军入河,与朱超石大破魏军于半城。帝大 飨战士,谓荣祖曰:“卿以寡克衆,攻无坚城,虽古名将何以 过此。”永初中,爲辅国将军。追论半城功,赐爵都乡侯。荣 祖爲人轻财贵义,善抚将士;然性褊,颇失士君子心。卒于官。

  怀慎弟怀默,江夏内史。子孙登,武陵内史。孙登子亮, 少工刀楯,以军功封顺阳县侯,历梁、益二州刺史。在任廉俭, 所得公禄,悉以还官,宋明帝下诏褒美。亮在梁州忽服食,欲 致长生,迎武当山道士孙怀道使合仙药,药成,服之而卒。及 就敛,尸弱如生。谥曰刚侯。

  孙登弟道隆,前废帝景和中,位右卫将军,封永昌县侯, 委以腹心之任。泰始初,又爲明帝尽力,迁左卫将军、中护军。 赐死,事在建安王休仁传。

  刘粹字道冲,沛郡萧人也。家在京口。初爲州从事,从宋 武帝平建邺,征广固,以功封西安县五等侯。累迁中军谘议参 军。卢循之逼,京口任重,文帝时年四岁,武帝使粹奉文帝镇 京口。后爲江夏相。

  族兄毅贰于武帝,粹不与毅同而尽心武帝。帝将谋毅,衆 并疑粹在夏口,帝愈信之。及大军至,竭其诚力。事平,封滠 阳县男。永初元年,以佐命功,改封建安县侯。文帝即位,爲 雍州刺史,加都督。

  元嘉三年,讨谢晦。初,晦与粹善,以粹子旷之爲参军, 至是帝甚疑之。王弘曰:“粹无私,必无忧也。”及受命南讨, 一无所顾。文帝以此嘉之。晦亦不害旷之,遣还。粹寻卒,旷 之嗣。 粹弟道济,位益州刺史,任长史费谦等聚敛,伤政害人。 初,晋末有司马飞龙者,自称晋宗室,走仇池。元嘉九年,闻 道济绥抚失和,遂自仇池入绵竹爲乱,道济遣军讨斩之。先是 道济以五城人帛氐奴、梁显爲参军督护,费谦固执不与;远方 商人至者,谦又抑之。商旅呼嗟,百姓咸欲爲乱,氐奴等因聚 党爲盗,及赵广等诈言司马殿下犹在阳泉山中。蜀土侨旧翕然 并反,奉道人程道养,言是飞龙。道养,枹罕人也。赵广改名 爲龙兴,号爲蜀王、车骑大将军、益梁二州牧,建号泰始元年, 备置百官,以道养弟道助爲骠骑将军、长沙王,镇涪城。广自 号镇军将军,帛氐奴爲征虏将军,梁显爲镇北将军,奉道养围 成都。道济遣中兵参军裴方明频破之。

  十年正月,贼复大至,攻逼成都,道济卒,方明等共埋尸 于后斋,使书与道济相似者爲教。酬答签疏,不异常日,虽母 妻不知也。二月,道养升坛郊天,方就柴燎,方明击,大败之。 会平西将军临川王义庆使巴东太守周籍之帅衆援成都,广等屯 据广汉,分守郫川。籍之与方明攻郫,克之。方明禽僞骠骑将 军司马龙伸,斩之。龙伸即道助也。涪、蜀皆平。

  俄而张寻攻破阴平,复与道养合,逃于郪山,其馀群贼出 爲盗不绝。文帝遣甯朔将军萧汪之讨之。十四年,馀党乃平, 迁赵广、张寻等于建邺。十六年,广、寻复与国山令司马敬琳 谋反,伏诛。

  粹族弟损字子骞,卫将军毅从父弟也。父镇之字仲德,以 毅贵显,闲居京口,未尝应召 。常谓毅,“汝必破我家”。毅 甚畏惮,每还京口,未尝敢以羽仪入镇之门。以左光禄大夫征, 不就,卒于家。损元嘉中爲吴郡太守,至昌门,便入太伯庙。 时庙室颓毁,垣墙不修,损怆然曰:“清尘尚可髣佛,衡宇一 何摧颓!”即令修葺。卒,赠太常。

  损同郡宗人有刘伯龙者,少而贫薄,及长,历位尚书左丞, 少府,武陵太守,贫寠尤甚。常在家慨然,召左右将营十一之 方,忽见一鬼在傍抚掌大笑。伯龙叹曰:“贫穷固有命,乃复 爲鬼所笑也。”遂止。

  孙处字季高,会稽永兴人也。籍注字,故以字行。少任气, 武帝征孙恩,季高乐从。及平建邺,封新夷县五等侯。卢循之 难,武帝谓季高曰:“此贼行破,非卿不能破其窟穴。”即遣 季高泛海袭番禺,拔之。循父嘏、长史孙建之、司马虞尪夫等 轻舟奔始兴,即分遣振武将军沈田子等讨平岭表诸郡。循于左 里走还袭广州,季高破走之。义熙七年,季高卒,追赠南海太 守,封候官县侯。九年,武帝表赠交州刺史。

  蒯恩字道恩,兰陵承人也。武帝征孙恩,县差恩伐马刍, 常负大束,兼倍馀人。每舍刍于地,叹曰:“大丈夫弯弓三石, 奈何充马士。”武帝闻之,即给器仗。自征祅贼,常爲先登, 胆力过人,甚见爱信。于娄县战,箭中右目。平京城,定建邺, 以军功封都乡侯。从伐广固,破卢循,随刘藩追斩徐道覆,与 王镇恶袭江陵,随朱龄石伐蜀,又从伐司马休之。自从征讨, 凡百余战,身被重创。武帝录其前后功,封新宁县男。

  武帝北伐,留恩侍卫世子,命朝士与之交。恩益自谦损, 与人语常呼官位,自称鄙人,抚士卒甚有恩纪。世子开府,再 迁爲司马。后入关迎桂阳公义真,没于赫连勃勃。传国至孙, 无子,国除。

  向靖字奉仁,小字弥,河内山阳人也。名与武帝祖讳同, 故以小字行。弥与武帝有旧,从平京城,参建武军事,进平建 邺,以功封山阳县五等侯。又从征广固,讨卢循,所在着绩, 封安南县男。武帝西伐司马休之,征关中,并见任使。及帝受 命,以佐命功,封曲江县侯,位太子左卫率,加散骑常侍。卒 于官。 弥立身俭约,不营室宇,无园田商货之业,时人称之。

  子植嗣,多过失,不受母训,夺爵。更以植次弟桢绍封, 又坐杀人,国除。

  桢弟柳字玄季,有学义才能,立身方雅。太尉袁淑、司空 徐湛之、东扬州刺史顔竣皆与友善。及竣贵,柳犹以素情自许, 不推先之。顺阳范璩诫柳曰:“名位不同,礼有异数,卿何得 作曩时意邪?”柳曰:“我与士逊心期久矣,岂可一旦以势利 处之。”及柳爲南康郡,涉义宣事败,系建康狱。屡密请竣,

  求相申救。孝武尝与竣言及柳事,竟不助之。柳遂伏法。 璩字伯玉,平北将军汪曾孙也,位淮南太守。

  刘锺字世之,彭城人也。少孤,依乡人中山太守刘回共居, 常慷慨于贫贱。从宋武帝征伐,尽其心力。及义旗建,帝板锺 爲郡主簿,曰:“豫是彭城乡人赴义者,并可依刘主簿。”于 是立义队,连战皆捷。及桓谦屯于东陵,卞范之屯覆舟山西, 武帝疑贼有伏兵,顾左右,政见锺,谓曰:“此山下当有伏兵, 卿可往探之。”锺驰进,果有伏兵,一时奔走。后除南齐国内 史,封安丘县五等侯。求改葬父祖及亲属十丧,帝厚加资给。

  从征广固,孟龙符于阵陷没,锺直入取其尸而反。卢循逼 建邺,锺拒栅,身被重创,贼不得入。循南走,锺又随刘藩追 徐道覆,斩之。

  后随朱龄石伐蜀爲前锋,去成都二百里,锺于时脚疾,龄 石乃诣锺,谋且欲养锐息兵,以伺其隙。锺曰:“不然,前扬 言大衆向内水,谯道福不敢舍涪城,今重军卒至,出其不意, 蜀人已破胆矣。贼今阻兵守险,是其惧不敢战,非能持久也。 因其凶惧攻之,其势必克;若缓兵,彼将知人虚实,当爲蜀子 虏耳。”龄石从之,明日,陷其二城,径平成都。以广固功, 封永新县男。

  十二年,武帝北伐,锺居守。累迁右卫将军。元熙元年卒。 传国至孙,齐受禅,国除。

  虞丘进字豫之,东海郯人也。少时随谢玄讨苻坚有功,封 关内侯。后从宋武帝征孙恩,频战有功。从定建邺,除燕国内 史,封龙川县五等侯。

  及卢循逼都,孟昶等议奉天子过江,进廷议不可,面折昶 等,武帝甚嘉之。除鄱阳太守。后随刘藩斩徐道覆。义熙九年, 以前后功,封望蔡县男。永初二年,累迁太子右卫率。卒,追 论讨司马休之功,进爵爲子。传国至曾孙,齐受禅,国除。

  孟怀玉,平昌安丘人也,世居京口。宋武帝东伐孙恩,以 爲建武司马。豫义旗,从平京口,定建邺,以功封鄱阳县五等 侯。卢循逼都,以战功爲中军谘议参军。循平,封阳丰县男, 位江州刺史、南中郎将。卒官。无子,国除。

  怀玉弟龙符,骁果有胆气,早爲武帝所知,以军功封平昌 县五等子。从伐广固,以车骑参军加龙骧将军、广川太守。乘 胜追奔,被围见害,追赠青州刺史,封临沅县男。

  胡藩字道序,豫章南昌人也。少孤,居丧以毁闻。太守韩 伯见之,谓藩叔尚书少广曰:“卿此侄当以义烈成名。”州府 辟不就,须二弟冠婚毕,乃参郗恢征虏军事。时殷仲堪爲荆州 刺史,藩外兄罗企生爲仲堪参军。藩过江陵省企生,因说仲堪 曰:“桓玄意趣不常,节下崇待太过,非将来计也。”仲堪不 悦。藩退谓企生曰:“倒戈授人,必至大祸,不早去,后悔无 及。”后玄自夏口袭仲堪,藩参玄后军军事。仲堪败,企生果 以附从及祸。

  藩转参太尉大将军相国军事。宋武帝起兵,玄战败将出奔, 藩扣马曰:“今羽林射手犹有八百,皆是义故西人,一旦舍此, 欲归可复得乎?”玄直以鞭指天而已。于是奔散相失,追及玄 于芜湖。玄见藩喜谓张须无曰:“卿州故爲多士,今复见王修。” 桑落之败,藩舰被烧,并铠入水,潜行三十许步,方得登岸。 乃还家。

  武帝素闻藩直言于殷氏,又爲玄尽节,召参镇军军事。从 征慕容超,超军屯聚临朐。藩言于武帝曰:“贼屯军城外,留 守必寡,今往取其城而斩其旗帜,此韩信所以克赵也。”帝乃 遣檀韶与藩潜往,即克其城。贼见城陷,一时奔走,还保广固。 围之,将拔之夜,忽有鸟大如鹅,苍黑色,飞入帝帐里,衆以 爲不祥。藩贺曰:“苍黑者,胡虏色。胡虏归我,大吉之祥。” 明旦攻城,陷之。从讨卢循于左里,频战有功,封吴平县五 等子。

  寻除鄱阳太守,从伐刘毅。初,毅当之荆州,表求东道还 建邺辞墓。去都数十里,不过拜阙。帝出倪塘会毅,藩请杀之, 乃谓帝曰:“公谓刘卫军爲公下乎 ?”帝曰:“卿谓何如 ? “对曰:“夫豁达大度,功高天下,连百万之衆,允天人之望, 毅固以此服公。至于涉猎记传,一咏一谈,自许以雄豪,加以 夸伐,搢绅白面之士,辐凑而归,此毅不肯爲公下也。”帝曰: “吾与毅俱有克复功,其过未彰,不可自相图。”至是谓藩 曰:“昔从卿倪塘之谋,无今举也。”

  又从征司马休之,复爲参军。徐逵之败没,帝怒,即日于 马头岸度江。江津岸壁立数丈,休之临岸置阵,无由可登。帝 呼藩令上,藩有疑色。帝怒,命左右录来,欲斩之。藩不受命, 顾曰:“宁前死耳。”以刀头穿岸,劣容脚指径上,随之者稍 多。及登,殊死战,败之。

  从伐关中,参太尉军事,统别军至河东。暴风漂辎重舰度 北岸,魏军牵得此舰。藩气愤,率左右十二人乘小船径往。魏 骑五六百,见藩来并笑之。藩素善射,登岸射之,应弦而倒者 十许人。魏军皆退,悉收所失而反。又遣藩及朱超石等追魏军 于半城,魏骑数万合围,藩及超石不盈五千,力战,大破之。 武帝还彭城,参相国军事。论平司马休之及广固功,封阳山县 男。元嘉中,位太子左卫率。卒,谥曰壮侯。子隆世嗣。

  藩诸子多不遵法度,第十四子遵世同孔熙先逆谋,文帝以 藩功臣,不欲显其事,使江州以他事杀之。十六子诞世,十七 子茂世,后欲奉庶人义康,交州刺史檀和之至豫章讨平之。

  刘康祖,彭城吕人也,世居京口。父虔之,轻财好施,位 江夏相。宋武帝西征司马休之及鲁宗之,宗之子轨袭杀虔之, 追赠梁、秦二州刺史,封新康县男。

  康祖便弓马,膂力绝人,以浮荡蒱酒爲事。每犯法爲郡县 所录,辄越屋踰墙,莫之能禽。夜入人家,爲有司所围,突围 去,并莫敢追,因夜还京口,半夕便至。明旦守门诣府州要职, 俄而建康移书录之,府州执事者并证康祖其夕在京口,遂得无 恙。前后屡被纠劾,文帝以勋臣子每原贷之。后袭封拜员外郎, 再坐蒱戏免官。孝武爲豫州刺史,镇历阳,以康祖爲征虏中兵 参军。既被委任,折节自修。历南平王铄安蛮府司马。

  元嘉二十七年,魏太武帝亲率大衆攻围汝南,文帝遣诸军 救援,康祖总统爲前驱。次新蔡,攻破魏军,去悬瓠四十里。 太武烧营而还。转左军将军。文帝欲大举北侵,康祖以岁月已 晚,请待明年。上不许。其年秋,萧斌、王玄谟、沈庆之等入 河,康祖率豫州军出许、洛。玄谟等败归,南平王铄在寿阳, 上虑爲魏所围,召康祖速反。康祖回军,未至寿阳数十里,会 魏永昌王以长安之衆八万骑,与康祖相及于尉武。康祖有八千 人,乃结车营而进。魏军四面来攻,衆分爲三,且休且战。康 祖率厉将士,无不一当百,魏军死者太半,流血没踝。矢中头 而死,于是大败,举营沦覆,免者裁数十人。魏人传康祖首示 彭城,面如生。赠益州刺史,谥曰壮。

  康祖伯父简之,有志干,爲宋武帝所知。帝将谋兴复,收 集才力之士,尝再造简之,会有客。简之悟其意,谓虔之曰: “刘下邳再来,必当有意。既不得语,汝可试往见之。”及虔 之至,武帝已克京口。虔之即投义。简之闻之,杀耕牛,会衆 以赴之。位太尉谘议参军。简之弟谦之,好学,撰晋纪二十卷, 位广州刺史,太中大夫。

  简之子道産,初爲无锡令,袭爵晋安县五等侯。元嘉三年, 累迁梁、南秦二州刺史,加都督。在州有惠化。后爲雍州刺史、 领甯蛮校尉,加都督,兼襄阳太守。善于临职,在雍部政绩尤 着,蛮夷前后不受化者皆顺服,百姓乐业,由此有襄阳乐歌, 自道産始也。卒于官,谥曰襄侯。道産泽被西土,及丧还,诸 蛮皆备缞绖号哭,追送至于沔口。

  长子延孙,孝武初,位侍中,封东昌县侯,累迁尚书右仆 射。大明元年,除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子詹事。又出爲南徐州 刺史。先是,武帝遗诏:京口要地,去都密迩,自非宗室近戚 不得居之。刘氏之居彭城者,分爲三里,帝室居绥舆里,左将 军刘怀肃居安上里,豫州刺史刘怀武居丛亭里。三里及延孙所 居吕县凡四刘,虽同出楚元王,由来不序昭穆。延孙于帝室本 非同宗,不应有此授。时司空竟陵王诞爲徐州,上深相畏忌, 不欲使居京口,迁之广陵。广陵与京口对岸,使腹心爲徐州据 京口以防诞,故以南徐州授延孙,而与之合族,使诸王序亲。

  三年,南兖州刺史竟陵王诞有罪不受征,延孙驰遣中兵参 军杜幼文赴讨。及至,诞已闭城自守,乃还。诞遣刘公泰赍书 要之,延孙斩公泰,送首建邺,复遣幼文受沈庆之节度。

  五年,诏延孙曰:“旧京树亲,由来常准。今此防久弭, 当以还授小儿。”乃征延孙爲侍中、尚书左仆射,领护军。延 孙病,不任拜赴。卒,赠司徒,给班剑二十人。有司奏谥忠穆, 诏改爲文穆。子质嗣。

  论曰:刘敬宣与宋武恩结龙潜,义分早合,虽兴复之始, 事隔逢迎,而深期久要,未之或爽。隆赫之任,遂止于人存, 饰终之数,无闻于身后。恩礼之有厚薄,将别有以乎?刘怀肃、 刘怀慎、刘粹、孙处、蒯恩、向靖、刘锺、虞丘进、孟怀玉、 孟龙符、胡藩等,或阶缘恩旧,一其心力,或攀附风云,奋其 鳞羽,咸能振拔尘滓,自致封侯。诗云“无德不报”,其言信 矣。康祖门奉兴王,早裂封壤,受委疆埸,赴蹈爲期。道産树 绩汉南,历年踰十,遗风馀烈,有足称焉。览其行事,可谓异 迹均美。延孙隆名盛宠,择而后授,遂以腹心之托,自致宗臣 之重,亦其遇也。

关键词:南史,列传

解释翻译
[挑错] [我来完善]

  胡藩字道序,豫章南昌人。少年时成为孤儿,居丧以哀伤闻名。太守韩伯见了他,对胡藩的叔叔尚书胡少广说:“您的这个侄子一定会以义烈成名。”州府征召,他不去上任,等二弟加冠结婚完毕,才到郗恢的军幕中担任参谋。当时殷仲堪为荆州刺史,胡藩的妻兄罗企生是殷仲堪的参军。胡藩从江陵经过,去看望罗企生,从而劝说殷仲堪说:“桓玄的意趣没有常性,您对他的崇信太过分了,不是迎接未来的好方法。”殷仲堪很不高兴。胡藩下来后对罗企生说:“倒过戈柄来交给别人,必定会导致大祸,如果不早早离开,后悔就来不及了。”后来桓玄从夏口袭击殷仲堪,胡藩参谋殷仲堪后军军事。殷仲堪失败,罗企生果然因为跟从他而遭了祸患。

  胡藩转换职务为太尉大将军相国参谋军事。宋武帝起兵,桓玄战败将要逃跑。胡藩拉着马缰说:“现在羽林军的射手还有八百人,都是过去西部的义兵,一旦舍弃他们,再想回归难道还能做得到吗?”桓玄只是用鞭子指着天空。从此奔逃,互相失散,后来他在芜湖追上了桓玄。桓玄见了胡藩,高兴地对张须无说:“您这一州总是多出士人,今天又见到了王修。”桑落失败后,胡藩的军舰被烧毁,他穿着铠甲跳入水中,潜泳了三十来步,才得以登岸。于是回到了家中。

  武帝平时听说胡藩对殷仲堪直言劝告,又为桓玄尽节,便召聘他到本镇军中参谋军事。跟随征讨慕容超,慕容超的军队屯聚在临朐。胡藩告诉武帝说:“贼军屯兵城外,留守部队必然很少,现在前往攻取他的城池而斩断他的旗帜,这便是韩信战胜赵军的办法。”武帝便派檀韶与胡藩秘密前往,于是攻克了此城。贼军见城池陷落,立即逃走,退军去保广固。武帝又把它包围起来,将要攻下的那天夜里,忽然有一只鸟像鹅一样大,青黑色,飞入武帝帐幕中。众人都认为不祥。胡藩庆贺说:“青黑,是胡虏的颜色。胡虏归我,大吉大祥。”第二天早晨攻城,城被攻陷。他跟随征讨卢循到达左里,屡战有功,被封为吴平县五等子。

  不久任命为鄱阳太守,跟随讨伐刘毅。起初,刘毅要去荆州,上表请求绕道东部回建邺辞别陵墓。离都城还有几十里,没再前行,面向宫阙叩拜。武帝前往倪塘会见刘毅,胡藩请求把他杀掉,便对武帝说:“您认为刘卫军在您以下么?”武帝说:“您以为怎样?”他说:“要论豁达大度,功高天下,聚集百万之众,合乎天人愿望,刘毅当然应该佩服您。至于涉猎记传,吟咏谈说,自许为雄杰,进行夸口,官绅白面之士,纷纷投归,在这方面刘毅就不肯在您之下了。”武帝说:“我与刘毅都有克复的功劳,他的罪过还没有彰显,不可以自相图谋。”到了现在,又对胡藩说:“以前如果听从了你在倪塘的计谋,就不需要有今天的行动了。”

  他又跟随征讨司马休之,做了参军。徐逵之败亡,武帝非常生气,当天就在马头岸渡江。江津岸边峭壁千丈,司马休之临岸布阵,无法攀登。武帝叫来胡藩,命令攀登上岸,胡藩脸色犹疑。武帝发怒了,命令左右把他押来,想要斩他。胡藩不甘被杀,回过头来说:“宁可前进而死。”便用刀头在岸上凿孔,勉强容下脚指,径直上攀,随着攀上的人越来越多。登上以后,拼死战斗,终于打败了敌人。

  跟随讨伐关中时,为太尉军事参谋,统领另一支队伍到了河东。暴风吹着辎重舰漂到北岸,魏军得到了这只军舰。胡藩十分气愤,率领身边十二人乘小船径直前往。魏骑兵五六百人,看见胡藩前来,一齐笑他。胡藩善于骑射,登岸射击,应弦而倒的约有十人。魏军通通退走,全部收复了所失的土地,然后返回。又派遣胡藩和朱超石等追魏军到达半城,魏军几万人进行合围,胡藩和朱超石兵不满五千,奋力作战,大破了敌军。武帝回到彭城,参与相国军事。议论他平定司马休之和广固的功劳,封为阳山县男。元嘉年间(424~453),位居太子左卫率。死后,谥号为壮侯。儿子胡隆世继承了他的爵位。

  胡藩的几个儿子,大都不遵守法度,第十四子胡遵世伙同孔熙先谋反,文帝因为胡藩是功臣,不想暴露这件事,便让江州官员借其他事情把他杀死。第十六子胡诞世,第十七子胡茂世,后来企图拥戴平民刘义康,交州刺史檀和之前往豫章,将他们讨平。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梦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06-2018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