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宋史:本纪·卷三十三

作者:脱脱、阿鲁图等 全集:宋史 来源:网络

  ○孝宗一

  孝宗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讳昚,字元永,太祖七世孙也。 初,太祖少子秦王德芳生英国公惟宪,惟宪生新兴侯从郁,从郁生华阴侯世将,世 将生庆国公令譮,令譮生子偁,是为秀王。王夫人张氏梦人拥一羊遗之曰:“以此 为识。”已而有娠,以建炎元年十月戊寅生帝于秀州青杉闸之官舍,红光满室,如 日正中。少长,命名伯琮。

  及元懿太子薨,高宗未有后,而昭慈圣献皇后亦自江西还行在,后尝感异梦, 密为高宗言之,高宗大寤。会右仆射范宗尹亦造膝以请,高宗曰:“太祖以神武定 天下,子孙不得享之,遭时多艰,零落可悯。朕若不法仁宗,为天下计,何以慰在 天之灵!”于是诏选太祖之后。同知枢密院事李回曰:“艺祖不以大位私其子,发 于至诚。陛下为天下远虑,合于艺祖,可以昭格天命。”参知政事张守曰:“艺祖 诸子,不闻失德,而传位太宗,过尧、舜远甚。”高宗曰:“此事不难行,朕于 ‘伯’字行中选择,庶几昭穆顺序。”而上虞丞娄寅亮亦上书言:“昌陵之后,寂 寥无闻,仅同民庶。艺祖在上,莫肯顾歆,此金人所以未悔祸也。望陛下于‘伯’ 字行内选太祖诸孙有贤德者。”高宗读之,大感叹。绍兴二年五月,选帝育于禁中。 三年二月,除和州防御使,赐名瑗。壬寅,改贵州。五年五月,用左仆射赵鼎议, 立书院宫中教之,既成,遂以为资善堂。帝读书强记,天资特异。己亥,制授保庆 军节度使,封建国公。六月己酉,听读资善堂,以徽猷阁待制范冲兼诩善,起居郎 朱震兼赞读,高宗命帝见冲、震皆拜。十二年正月丁酉,加检校少保,封普安郡王。

  三月壬寅,出阁就外第。十三年九月,秀王殁于秀州。十四年正月庚辰,用廷 臣议,听解官行服。十六年四月乙巳,免丧,还旧官。十七年六月戊午,改常德军 节度使。二十四年,衢州盗起,秦桧遣殿前司将官辛立将千人捕之,不以闻。帝入 侍言之,高宗大惊。明日,以问桧,桧谓不足烦圣虑,故不敢闻,俟朝夕盗平则奏 矣。桧退,知为帝言,忌之。及桧疾笃,其家秘不以闻,谋以子熺代相,帝又密启 高宗破其奸。三十年二月癸酉,立为皇子,更名玮。甲戌,诏下。丙子,制授宁国 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进封建王。制出,中外大悦。四月,赐字元瑰。三十一 年十月壬子,以明堂恩,改镇南军节度使。先是,金人犯边,高宗下诏亲征,而两 淮失守,朝臣多陈退避之计,帝不胜其愤,请率师为前驱。直讲史浩以疾在告,闻 之亟入,为帝言,太子不宜将兵,乃为草奏,因中宫以进,请卫从以共子职。高宗 因亦欲帝遍识诸将,十二月,遂扈跸如金陵。三十二年五月甲子,立为皇太子,改 名昚。初,高宗久有禅位之意,尝以谕帝,帝流涕固辞,会有边事不果。及归自金 陵,陈康伯求去,高宗复以倦勤谕之。中书舍人唐文若闻而请对,言不宜急遽,故 先下建储之诏,赐名烨。监察御史周必大密与康伯言,与唐昭宗名同音,不可。诏 别拟进,乃定今名。既又命学士承旨洪遵为太子择字,遵拟四字以进,皆不称旨。

  六月甲戌,御笔赐字元永。

  乙亥,内降御札:“皇太子可即皇帝位。朕称太上皇帝,退处德寿宫;皇后称 太上皇后。”丙子,遣中使召帝入禁中,面谕之,帝又推逊不受,即趋侧殿门,欲 还东宫,高宗勉谕再三,乃止。于是高宗出御紫宸殿,辅臣奏事毕,高宗还宫。百 官移班殿门外,拜诏毕,复入班殿庭。顷之,内侍掖帝至御榻前,侧立不坐,内侍 扶掖至七八,乃略就坐。宰相率百僚称贺,帝遽兴。辅臣升殿固请,帝愀然曰: “君父之命,出于独断。然此大位,惧不克当。”班退,太上皇帝即驾之德寿宫, 帝服袍履,步出祥曦殿门,冒雨掖辇以行,及宫门弗止。上皇麾谢再三,且令左右 扶掖以还,顾曰:“吾付托得人,吾无憾矣。”左右皆呼万岁。是日,诏有司议太 上皇帝、太上皇后尊号以闻,在内诸司日轮官吏应奉德寿宫,增置,朝德寿宫提点、 干办等官,德寿宫宿卫依皇城及宫门法。戊寅,大赦。诏宰相率百官月两朝德寿宫。 己卯,以即位告于天地、宗庙、社稷。庚辰,诏五日一朝德寿宫。以左武大夫龙大 渊为枢密副都承旨,武翼郎曾觌带御器械。癸未,始御后殿。甲申,诏中外士庶陈 时政阙失。丙戌,诏进宰执官二等。丁亥,诏以太上皇不许五日一朝,自今月四朝。 复除名勒停人胡铨官、知饶州。己丑,诏有司月奉德寿宫缗钱十万。辛卯,诏罢四 川市马。壬辰,诏百官日一人入对。癸巳,蝗。甲午,上太上皇帝尊号曰光尧寿圣 太上皇帝,太上皇后曰寿圣太上皇后。乙未晦,金人屠原州。

  秋七月戊戌,兴州中军统制吴挺复巩州。庚子,判建康府张浚入见。以雨水、 飞蝗,令侍从、台谏条上民间利害。壬寅,诏戒饬诸郡守臣。癸卯,以张浚为少傅、 江淮宣抚使,封魏国公。甲辰,以参知政事汪澈视师湖北、京西。遣刘珙等使金告 即位。戊申,以四川宣抚使吴璘兼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追复岳飞元官,以礼 改葬。是夜,地震,大拔木。己酉,有事于太庙、别庙。癸丑,马军司中军统制 赵撙、忠义军统领皇甫倜复光州。甲寅,朝献景灵宫。诏淮南诸州存恤淮北来归之 民,权免税役。丙辰,以少保、保康军节度使吴益为少傅,太尉、宁武军节度使吴 盖为开府仪同三司。丁巳,罢李宝措置海道。戊午,恩平郡王璩入见。庚申,以御 前军器所仍隶工部。辛酉,诏后省看详中外上书,有可采者以闻。壬戌,以黄祖舜 兼权参知政事。罢诸路圣节进奉。诏李显忠军马听张浚节制。癸亥,增将士战伤死 者推恩格。诏蠲四川积年逋负。

  八月乙丑朔,四川马军统制高师中与金人战于摧沙,败死。丙寅,吴璘与金人 战于德顺军。己巳,以翰林学士史浩为参知政事。戊寅,率群臣诣德寿宫,奉上太 上皇帝、太上皇后尊号册宝。于亥,班宽恤事十八条。起居舍人洪迈、知阁门事张 抡坐奉使辱命罢。甲申,吴璘败金人于北山。戊子,追复李光资政殿学土,赵鼎、 范冲并还合得恩数。庚寅,以生日为会庆节。追册故妃郭氏为皇后。

  九月甲午,以子愭为少保、永兴军节度使,进封邓王;恺为雄武军节度使、开 府仪同三司,进封庆王;惇为镇洮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进封恭王。甲午,金 人攻德顺军东山堡,中军将李庠战死。丁酉,诏开讲日召辅臣观讲。川、陕宣谕使 虞允文以论边事不合罢。己亥,诏侍从、台谏举知四川利害可为都转运使者。庚子, 以金人来索旧礼,诏宰执、侍从、台谏各陈应敌定论以闻。辛丑,诏吴璘审度措置, 保全川蜀。乙巳,诏纂录勋臣名次。丙午,转补朱震、范冲子孙官。庚戌,谥皇后 郭氏曰恭怀。辛亥,振淮东义兵及归正人。以总领四川财赋军马钱粮王之望为户部 侍郎、川陕宣谕使,仍命将调兵同防守兴州川口。乙卯,诏虞允文赴吴璘军议事。 辛酉,以吴璘为少师。

  冬十月丙寅,诏朝臣举堪监司、郡守者,戊辰,以岳阳军节度使居广开府仪同 三司,史浩兼权知枢密院事。己巳,叶义问罢。诏登闻鼓院毋沮抑进状。庚午,以 恩平郡王璩为少保。诏会庆节权免上寿。戊寅,诏张浚、陈俊卿覆实诸将所陈功赏。 改谥皇后郭氏曰安穆。壬午,官岳飞孙六人。甲申,契丹招讨萧鹧巴来奔。金人攻 德顺城,吴璘击走之,复遣兵追袭,遂为所败。乙酉,升建州为建宁府。戊子,以 资政殿学士张焘同知枢密院事。己丑,安南都护、南平王同李天祚、阇婆国王悉里 地茶兰固野、占城国王邹时巴兰并加食邑实封。

  十一月庚子,以萧鹧巴为忠州团练使。乙巳,金人攻水洛城。丙午,赐忠义军 统制皇甫倜军帛五千匹、绵万两。戊申,诏改明年为隆兴元年。辛亥,免杨存中所 献酒坊逋负钱四十万缗。甲寅,定内侍官额。辛酉,史浩免权知枢密院事。裁定文 武臣宫观、岳庙员数。立措置京西营田司。十二月乙丑,诏宰臣复兼枢密使。金人 攻陇城县,官军拒却之,丙寅,诏帅臣、监司具部内知州治行臧否以闻。诏弃德顺 城,徙兵民于秦州以里屯住。丁卯,以陈康伯兼枢密使。令江、淮宣抚司增招武勇 效用军。戊辰,诏侍从、台谏集议当今弊事,仍命尽率其属,使极言无隐。辛未, 刘珙、张说还自盱眙。戊寅,蠲四川登极赦前带白契税钱。丙戌,诏观察使已上各 举所知三人,三省、枢密院详议立格以闻。庚寅,罢建康、镇江营田官兵。辛卯, 广西贼王宣破藤州,守臣廖颙弃城遁。是岁,诸路断大辟四十一人。

  隆兴元年春正月壬辰朔,群臣朝于文德殿。帝朝德寿宫。立武臣荐举格。甲午, 四川宣抚司奉诏班师。庚子,以史浩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 张浚进枢密使、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丙午,诛殿前司后军谋变者。戊申,诏礼部 贡院试额增一百人。丁巳,诏吴璘军进退可从便宜。璘已弃德顺,道为金人所邀, 将士死者数万计。

  二月壬戌朔,用史浩策,以布衣李信为兵部员外郎,赍蜡书间道往中原,招豪 杰之据有州郡者,许以封王世袭。安庆军节度使士篯乞减奉赐之半,以助军用。自 是,诸宗室有请,悉从之。戊辰,宰执陈康伯等乞再减奉,止存旧格之半,许之。 己卯,振两淮流民及山东归正忠义军。癸未,黄祖舜罢。庚寅,逐秦桧党人,仍禁 辄至行在。

  三月壬辰朔,金左副元帅纥石烈志宁以书取侵地。癸巳,以张焘为参知政事, 御史中丞辛次膺同知枢密院事,叶义问落端明殿学士、饶州居住。丙申,雨雹。丁 酉,诏户部置局,议节浮费。己亥,杨存中等乞减半奉如宰执例,许之。庚子,以 龙大渊知阁门事,曾觌同知阁门事。壬寅,陈康伯上钦宗陵名曰永献。乙巳,诏求 遗逸。丁未,诏修《太上皇帝圣政》。罢龙大渊,别与差遣。曾觌复带御器械。召 张浚。己酉,张焘罢。立选人减举主法。甲寅,复龙大渊知閤门事。曾觌同阁门事, 给事中、中书舍人留黄不行。乙卯,诏饬郡县吏。庚申,以久雨,命有司振灾伤, 察刑禁。

  夏四月乙丑,定选人改官岁额。戊辰,张浚入见,议出师渡淮,三省、枢密院 不预闻。壬申,赐礼部进士木待问以下五百三十八人及第、出身。乙亥,王之望罢。 壬午,诏户部、台谏议节浮费。癸未,诏以白金二十五万两给江、淮都督府军费。 戊子,张浚命邵宏渊帅师次盱眙。己丑,又命李显忠帅师次定远。是月,金人拔环 州,守臣强霓及其弟震死之。

  五月壬辰,申严铺翠销金及神祠僭拟之禁。丁酉,李显忠复灵壁县。邵宏渊次 虹县,金人拒之。戊戌,显忠东趋虹县。庚子,复虹县,金知泗州蒲察徒穆及同知 泗州大周仁降。辛丑,命左右史日更立前殿。壬寅,张浚渡江视师。癸卯,金右翼 军都统萧琦降于李显忠。甲辰,显忠及宏渊败金人于宿州。乙己,史浩罢。追复司 马康右谏议大夫。丙午,复宿州,戮金兵数千人。建康前军统领官王珙巷战,死之。 丁未,以辛次膺为参知政事,翰林学士承旨洪遵同知枢密院事。督诸路开营田。辛 亥,诣德寿宫贺天申节。金纥石烈志宁自睢阳引兵至宿州,李显忠击却之。壬子, 钦宗大祥,帝服衰服诣几筵,易祥服行祥祭礼。显忠与金人战于宿州,邵宏渊不援, 显忠失利。是夜,建康中军统制周宏及邵宏渊之子世雄、殿前司统制官左士渊逃归。 癸丑,进李显忠开府仪同三司、淮南京畿京东河北招讨使,邵宏渊检校少保、宁远 军节度使、招讨副使。金人攻宿州城,显忠大败之。殿前司统制官张训通等七人、 统领官十二人,以二将不叶而遁。甲寅,李显忠、邵宏渊军大溃于符离。乙卯,下 诏亲征。丙辰,召汪澈。以张浚兼都督荆、襄军马。李显忠、邵宏渊至濠州。张浚 以刘宝为镇江诸军都统制。丁巳,以蒲察徒穆、大周仁、萧琦并为节度使,徒穆大 同军、周仁彰国军、琦威塞军。遣御前忠勇军赴都督府。是月,成都地震三。

  六月庚申朔,日有食之。遣内侍趣上淮东将士功赏。癸亥,汪澈罢。张浚乞致 仕,且请通好,皆不许。丁卯,以观文殿大学士汤思退为醴泉观使兼侍读。戊辰, 召虞允文。以兵部侍郎周葵为参知政事。汪澈落资政殿学士、台州居住。庚午,张 浚自盱眙还扬州。辛未,李显忠罢军职。壬申,以太傅、同安郡王杨存中为御营使、 节制殿前司军马。癸酉,下诏罪己。张浚降授特进,仍前枢密使、江淮东西路宣抚 使,官属各夺二官。邵宏渊降武义大夫,职仍旧。诏杨存中先诣建康措置营砦,检 视沿江守备。戊寅,诏展巡幸之期。辛次膺罢。己卯,李显忠责授清远军节度副使、 筠州安置。辛巳,命浙西副都总管李宝兼御营统制官、措置浙西海道。甲申,右谏 议大夫王大宝入封,论移跸。以敷文阁学士虞允文为兵部尚书兼湖北、京西宣谕使。 戊子,放宫人三十人。以萧琦为检校少保、河北招抚使。

  秋七月庚寅朔,以虞允文为湖北、京西制置使。癸巳,以汤思退为尚书右仆射、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李显忠再责授果州团练副使、潭州安置。乙未,诏宿 州弃军将佐夺官、贬窜有差。丙申,太白昼见,经天。罢江、淮宣抚司便宜行事。 乙巳,以旱蝗、星变,诏侍从、台谏、两省官条上时政阙失。丁未,诏征李显忠侵 欺官钱金银,免籍其家。乙卯,裁减省、部、寺、监官吏。戊午,给还岳飞田宅。

  八月丙寅,张浚复都督江、淮军马。庚午,以刘宝兼淮东招抚使。丙子,以飞 蝗、风水为灾,避殿减膳。罢借诸路职田之令。戊寅,金纥石烈志宁又以书求海、 泗、唐、邓四州地及岁币。癸未,复以龙大渊知阁门事,曾觌同知阁门事。丙戌, 遣淮西安抚司干办公事卢仲贤等赍书至金帅府,戒勿许四州,差减岁币。仍命诸将 毋遣兵人出境。

  九月己酉,杨存中罢。

  冬十月戊午朔,大臣奏金帅书言四事,帝曰:“四州地、岁币可与,名分、归 正人不可从。”辛酉,御殿复膳。己巳,遣护圣军戍江南。丙子,诏庆上皇后教旨 改称圣旨。立贤妃夏氏为皇后。丁丑,地震。辛巳,升洪州为隆兴府。诏:“江、 淮军马调发应援,从都督府取旨,余事悉以闻。”十一月己丑,卢仲贤自宿州以金 都元帅仆散忠义遗三省、枢密院书来。庚子,遣王子望等为金国通问使。辛丑,诏 侍从、台谏于后省集议讲和、遣使、礼数、土贡四事,仍各荐可备小使者。丙午, 卢仲贤擅许四州,下大理寺,夺三官。召张浚。癸丑,以胡昉、杨由义为使金通问 国信所审议官。

  十二月己未,陈康伯罢。乙丑,张浚入见。丁丑,以汤思退为尚书左仆射,张 浚为右仆射,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浚仍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壬午, 西南方有白气。是岁,以两浙大水、旱蝗,江东大水,悉蠲其租。

  二年春正月辛卯,诏增德寿宫车辇仪卫。壬辰,御文德殿,册皇后。癸巳,修 三省法。乙未,及皇后朝德寿宫。丙申,命虞允文调兵讨广西诸盗。庚子,罢诸州 招军。丙午,金仆散忠义复以书来。庚戌,申严卿监、郎官更出迭入之制。壬子, 振归正人。甲寅,白气亘天。是月,福建诸州地震。

  二月辛未,蠲秀州贫民逋租。壬申,容州妖贼李云作乱。癸酉,复王权武义大 夫,命权广西路都钤辖,专一措置盗贼。丙子,诏饬将帅减文武官及百司吏郊赐之 半。罢两浙、福建、江西、湖南、夔州路参议官。丁丑,雨雹及雪。获李云,其党 悉平。乙酉,胡昉自宿州还。初,金帅以昉等不许四郡,械系之,昉等不屈,金主 命归之。

  三月丙戌朔,诏张浚视师于淮。又诏王之望等以币还。丁亥,诏荆襄、川陕帅 臣严边备,毋先事妄举。卢仲贤除名,械送郴州编管。壬寅。诏知光州皇甫倜毋招 纳归正人。丙午,王宣等降。诏三衙戍兵归司,建康、镇江大军更番归砦。庚戌, 芝生德寿宫。以户部侍郎钱端礼为淮东宣谕使,吏部侍郎王之望为淮西宣谕使。诏 抚谕两淮军民。壬子,以广西贼平,诏减高、藤、雷、容四州杂犯死罪囚,释杖以 下,蠲夏秋税赋。以忠勇军隶步军司,神劲右军隶镇江都统司。癸丑,以王彦为建 康诸军都统制兼淮西招抚使。

  夏四月庚申,召张浚还朝。甲子,以李显忠侵欺官钱给还诸军。丁卯,以建康 归正人为忠毅军,镇江为忠顺军,命萧琦、萧鹧巴分领之。戊辰,罢江、淮都督府。 高丽入贡。丁丑,张浚罢。癸未,言者论宰相、执政徇欺之弊,命书寘政事堂。

  五月壬辰,复置环卫官。丙申,诏吴璘毋招纳归正人。辛丑,诏刘宝量度泗州 轻重取舍事宜以闻。江西总管邵宏渊责授靖州团练副使、南安军安置,仍征其盗用 库钱。乙巳,率群臣诣德寿宫贺天申节,始用乐。丁未,蝗。诏内外赃私不法官吏, 尚书省置籍检勘。庚戌,罢招神劲效用军。辛亥,鬻两淮所招户马。

  六月甲寅朔,日有食之。辛酉,以淫雨,诏州县理滞囚。戊辰,太白昼见。壬 申,命虞允文弃唐、邓,允文不奉诏。丁丑,振江东、两淮被水贫民。

  秋七月乙酉,召虞允文。以户部尚书韩仲通为湖北、京西制置使。丁亥,洪遵 罢。己丑,以周葵兼权知枢密院事。遣主管马军司公事张守忠以兵诣淮西,措置边 备。庚子,太白经天。诏内外文武官年七十不请致仕者,遇郊毋得荫补。乙巳。命 海、泗州彻戍。丁未,雨雹。戊申,蠲淮东内库坊场钱一年。庚戌,洪遵落端明殿 学士。癸丑,以江东、浙西大水,诏侍从、台谏、卿监、郎官、馆职陈阙失及当今 急务。是月,罢内侍押班梁珂为在外宫观。移广西提刑司于容州。

  八月甲寅朔,以灾异,避殿减膳。戊午,南丹州莫延廪为诸蛮所逐来归,诏补 修武郎。命江东、浙西守臣措置开决围田。甲子,秦国大长公主薨。以久雨,决系 囚。庚辰,以资政殿大学士贺允中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辛巳,诏振淮东被水 州县。张浚薨。壬午,遣魏杞等为金国通问使。

  九月甲申。罢内侍李珂赐谥。甲午,诏江东、浙西监司、守臣讲明措置田事。 乙未,交阯入贡。丁酉,严脏吏法。辛丑,以王之望为参知政事,权刑部侍郎吴芾 为给事中兼淮西宣谕使。金人犯边。以久雨,出内库白金四十万两,籴米赈贫民。 壬寅,王彦帅师济江,军昭关。癸卯。命汤思退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辞不行。 乙巳,复命杨存中为同都督,钱端礼、吴芾并为都督府参赞军事。罢宣谕司。仍易 国书以付魏杞。少保、崇信军节度使赵密落致仕,权领殿前司职事。

  冬十月甲寅,魏杞至盱眙,金帅以国书未如式,弗受,欲得商、秦地及俘获人, 且邀岁币三十万,杞未得进。丁卯,贺允中罢为资政殿大学士致仕。己巳,以周葵 兼权知枢密院事,王之望兼同知枢密院事。庚午,诏辅臣夕对便殿。丙子,大风。 庚辰,蠲京西、湖北运粮所经州县秋税之半。以靖海军节度使李宝为沿海驻扎御前 水军都统制。辛巳,金人分道渡淮,刘宝弃楚州遁。

  十一月乙酉,知楚州魏胜与金人战,死之,州遂陷,濠州亦陷。王彦弃昭关遁, 滁州又陷,丙戌,诏谕沿边将士。丁亥,诏魏祀等以所赍礼币犒军。杞弗从,命留 镇江侯旨。复命王之望督视江、淮军马。戊子,以金人侵扰,诏郊杞改用明年。又 诏谕归正官民军士。命王之望同都督江、淮军马。汤思退罢都督。召陈康伯。巳丑, 王之望罢同都督。庚寅,命杨存中都督江、淮军马。辛卯,汤思退罢,寻以尹穑、 晁公武论之,落观文殿大学士、永州居住,未至而卒。甲午,以黄榜禁太学生伏阙。 是日,太学生张观等七十二人上书,请斩汤思退、王之望、尹穑,窜其党洪适、晁 公武而用陈康伯、胡铨等,以济大计。丙申,遣国信所大通事王抃持周葵书如金帅 府,请正皇帝号,为叔侄之国;易岁贡为岁币,减十万;割商、秦地;归被俘人, 惟叛亡者不与;誓目大略与绍兴同。以金人犯淮南,诏避殿减膳。丁酉,诏择日视 师。戊戌,以少保、观文殿大学士陈康伯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 使。庚子,遣兵部侍郎胡铨、右谏议大夫尹穑分诣两浙措置海道。赠魏胜宁国军节 度使,谥忠壮。辛丑,兵部尚书钱端礼赐出身,签书枢密院事兼提领德寿宫。壬寅, 诏侍从、两省官日一至都堂议事,有关台谏者亦听会议。以显谟阁学士虞允文同签 书枢密院事。癸卯,遣王之望劳师江上。甲辰,金人犯六合县,步军司统制崔皋击 却之。乙巳,以钱端礼兼权参知政事。丁未,以显谟阁直学士沈介为沿江制置使。 命沿江诸州调保甲分守渡口。己酉,刘宝落节钺,为武泰军承宣使,王彦落龙神卫 四厢都指挥使。

  闰月甲寅,陈康伯入见,诏康伯间日一朝,肩舆至殿门,给扶升殿。丙辰,周 葵罢。王抃见金二帅,皆得其报书以归。戊午,萧琦卒。壬戌。诏罢胡铨、尹穑。 丙寅,召韩仲通。以沈介为兵部尚书、湖北京西制置使。戊辰,以金人且退,诏督 府择利击之,王之望执不可。乙亥。之望罢。丙子,以王抃为奉使金国通问国信所 参议官,持陈康伯报书以行。丁丑。金遣张恭愈来迓使者。诏台谏、侍从、两省官 举楚、庐、滁、濠四州守臣。十二月甲申,罢陕西路转运司。戊子,魏杞始渡淮。 诏郊祀大礼遵至道典故,改用来年正月一日上辛。辛卯,以钱端礼为参知政事兼知 枢密院事,虞允文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礼部尚书王刚中签书枢密院事。丙 申,制曰:“比遣王抃,远抵颍滨,得其要约。寻澶渊盟誓之信,仿大辽书题之仪, 正皇帝之称,为叔侄之国,岁币减十万之数,地界如绍兴之时。怜彼此之无辜,约 叛亡之不遣,可使归正之士咸起宁居之心。重念数州之民,罹此一时之难,老稚有 荡析之灾,丁壮有系累之苦,宜推荡涤之宥,少慰凋残之情。应沿边被兵州军,除 逃遁官吏不赦外,杂犯死罪情轻者减一等,余并放遣。”遣洪适等贺金主生辰。诏 吴挺市马赴行在。己亥,雨雹。壬寅,罢三衙、江上、荆襄诸军招军。甲辰,遣沿 海水军还屯。己酉,朝献景灵宫。庚戌,朝飨太庙。

  乾道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合祀天地于圜丘,大赦,改元。丁巳,淮西安抚韩琎 勒停、贺州编管。庚申,以钱端礼兼德寿宫使。辛酉,召杨存中。通问使魏杞至燕 山。丁卯,以王抃使金有劳,进五官。庚午,西北方有白气。诏馆职更迭补外。辛 未,立两淮守令劝民种桑赏。壬申,诏两浙振流民。以绍兴流民多死,罢守臣徐嚞 及两县令。癸酉,蠲沿边残破州军官赋一年。甲戌,刘宝责果州团练副使、琼州安 置。乙亥,罢两淮招抚司及陕西、河东宣抚、招讨司。丙子,淮西守将孔福以遇敌 弃城伏诛,顿遇夺官,刺面配吉阳军牢城。

  二月庚辰朔,朝德寿宫,从太上皇、太上皇后幸四圣观。乙酉,罢江、淮都督 府。遣官检察两淮州县,振济饥民。庚寅,雨雹。癸巳,移濠州戍兵于藕塘。庚子, 以杨存中为宁远、昭庆军节度使。甲辰,以久雨,避殿减膳,蠲两淮灾伤州县身丁 钱绢,决系囚。丁未,陈康伯薨,谥文恭。

  三月甲寅,太白昼见。己未,御殿复膳。庚申,以虞允文为参知政事兼同知枢 密院事,王刚中同知枢密院事。命淮西、湖北、荆襄帅臣措置屯田,复置榷场。癸 亥,黄祖舜薨。戊辰,白气亘天。己巳,罢诸军额外制领将佐。乙亥,太白经天。 是春,湖南盗起,入广东焚掠州县,官军讨平之。夏四月庚子,金报问使完颜仲等 入见。乙巳,吴璘入见。

  五月庚戌,以璘为太傅,封新安郡王。丙辰,诏有司治皇后家庙。壬戌,诏监 司、帅守讲究弊事以闻。合广南东、西路监事为一司。癸亥,诏总领、帅、漕臣、 诸军都统制并兼提领措置屯田,沿边守臣兼管屯田事。丁卯,诏吴璘措置马纲、水 路。壬申,蠲四川州县虚额钱。吴璘改判兴元府。乙亥,诏未铨试人毋得堂除。丙 子,遣李若川等使金贺上尊号。增置诸路钤辖、都监。郴州盗李金等复作乱,遣兵 讨捕之。

  六月癸未,王刚中薨。乙酉,诏恭王府直讲王淮倾邪不正,有违礼经,可与外 任。丙戌,以翰林学士洪适签书枢密院事。戊子,步军司统制官崔皋坐奏功冒滥, 夺所迁观察使,止进横行三官,令本军自效。辛卯,以武经郎令德为安定郡王。壬 辰,以淮南转运判官姚岳言境内飞蝗自死,夺一官罢之。丙申,以两淮守令劳徕安 集无效,下诏戒饬之,仍以诏置守令治所。壬寅,蠲广东残破郡县税赋。甲辰,罢 湖北、京西制置司。

  秋七月辛亥,诏知州年七十以上者与宫观。癸丑。辅臣晚对选德殿,御坐后有 大屏,记注诸道监司、郡守姓名,因令都堂视此书之。甲寅,借职田租二年,以裨 经费。己未,铸当二钱。己巳,蠲关外四州民今年租税及湖南贼蹂郡县夏税。

  八月己卯,以永丰圩田赐建康都统司。癸未,获李金。乙酉,诏立子愭为皇太 子。丁亥,虞允文罢。戊子,大赦。己丑,以洪适为参知政事兼权知枢密院事,吏 部侍郎叶颙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庚寅,立知州军、诸路总管钤辖都监辞见 法。癸巳,钱端礼以避东宫亲嫌,罢为资政殿大学士、提举万寿观。戊戌,吏部侍 郎章服以论虞允文阿附罢,谪居汀州。

  九月乙卯,立广国夫人钱氏为皇太子妃。丁巳,申严百司官出入局之制。丁卯, 升鼎州为常德府。甲戌,以端明殿学士汪澈知枢密院事,洪适兼同知枢密院事。乙 亥,置沿淮诸州都巡检。

  冬十月己卯,遣方滋等使金贺正旦。戊子,增头子钱。归正人右通直郎刘蕴古 坐以军器法式送北境,伏诛。壬辰,御大庆殿,册皇太子。癸巳,诣德寿宫称谢。 乙未,诏侍从各举所知宗室一二人。丁酉,金遣高衎等来贺会庆节。乙巳,淮北红 巾贼逾淮劫掠,立赏讨捕之,已而知楚州胡明遣巡尉击杀其首萧荣。

  十一月辛亥,招收两淮流散忠义人。丙寅,白气亘天。辛未,遣龙大渊抚谕两 淮,措置屯田,督捕盗贼。十二月戊寅,以洪适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兼枢密使,汪澈为枢密使。命广东提刑司招安李金余党。癸未,遣王严等贺金主 生辰。康寅,以叶颙为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辛卯,诏侍从、台谏、两省举堪 监司、郡守者各一人,三衙、知阁举材武可守边者一人。庚子,罢两淮诸州权摄官。 壬寅,金遣乌古论忠弼等来贺明年正旦。癸卯。诏枢密院文书依三省式,经中书门 下黄书读至正。

  二年春正月辛酉,省六合戍兵,以所垦田给还复业之民。辛未,命湖南监司存 恤寇盗残破郡县。

  二月丁丑,罢盱眙屯田,振两浙、江东饥。戊寅,幸玉津园宴射,遂幸龙井。

  三月乙巳,禁京西、利州路科役保胜义士。壬子,诏戒饬刑狱官。戊午,殿中 侍御史王伯庠请裁定奏荐,诏三省、台谏集议,具条式以闻。诏县令非两任,毋除 监察御史;非任守臣,毋除郎官。着为令。丁卯,赐礼部进土萧国梁以下四百九十 有三人及第、出身。戊辰,再增诸州军离军添差员阙。辛未,罢洪适右仆射。癸酉, 以给事中、权吏部尚书魏杞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丁丑,罢和籴。

  夏四月戊寅,以久雨,命侍从、台谏议刑政所宜以闻。减大理、三衙、临安府 及浙西州县杂犯死罪以下囚一等,释杖以下。庚辰,诏两浙漕臣王炎开平江、湖、 秀围田。辛巳,避殿减膳。甲申,太白昼见。癸巳,御殿复膳。乙未,汪澈罢。丁 酉,以知荆南府李道凭恃戚里妄作,罢之。

  五月戊申,张焘薨。己酉,罢权借职田。庚戌,叶颙罢。以魏巳为参知政事, 右谏议大夫林安宅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中书舍人蒋芾签书枢密院事。癸丑, 太白昼见,经天。禁浙西修筑围田。罢修建康行宫。丁卯,命监司、守臣预备水旱。

  六月甲戌,罢两浙路提举市舶司。诏诸路监司、帅臣各察守令臧否以闻。丙子, 刑部上《乾道新编特旨断例》。戊寅,诏制科权罢注疏出题,守臣、监司亦许解送。 庚辰,封孙挺为福州观察使、荣国公,摅为左千牛卫大将军。癸未,诏使相毋奏补 文资,七色补官人毋任子,堂吏迁朝议大夫以五员为额。乙酉,申严内外牒式法, 裁其额。丙戌,废永丰圩。戊戌,诏改官人实历知县一任,方许关升。着为定式。 秋七月己酉,调泉州左翼军二千人屯许浦镇。甲寅,以镇江都统制戚方为武当军节 度使。

  八月辛未朔,诏两淮行铁钱,铜钱毋过江北。癸酉,以武锋军隶步军司。甲戌。 罢任子年三十得免试参选之令。丁丑,蠲淮南放归万弩手差役二年。壬午,诏诸州 守臣兼训练禁军。癸未,降会子、交子于镇江、建康务场,令江、淮之人对换。丙 戌,林安宅劾叶颙之子受金失实,罢之。丁亥,诏安宅筠州居住,温州大水。戊子, 以魏杞兼同知枢密院事,蒋芾权参知政事。召叶颙。庚寅,少保、新兴郡王吴盖薨。 甲午,立中兴以来十三处战功格目。乙未,诏吴璘复判兴州。丙申,升宣州为宁国 府。罢户部诸路岁籴一年。

  九月甲辰,知上元县李允升犯脏贷死,杖脊刺面,配惠州牢城,籍其赀。丙午, 建康守臣王佐坐纵允升去官,夺三官勒停、建昌军居住。余失按官吏及荐举官夺官 有差。辛亥,遣官按视温州水灾,振贫民,决系囚。乙卯,诏改造大历。辛酉,追 封子恪为邵王,谥曰悼肃。甲子,诏监司各举部内知县、县令二三人,守臣各举属 县一二人。己巳,魏巳等上神宗、哲宗、徽宗三朝《帝纪》、《太上皇圣政》。 太白昼见。是月,诏举将帅,置章奏簿。

  冬十月癸酉,上《太上皇圣政》于德寿宫。乙亥,遣薛良朋等使金贺正旦。己 卯,减饶州岁贡金三之一,蠲诸路洒坊逋赋。戊子,知峡州吕令问坐纵脏吏知夷陵 县韩贽胄去官,夺二官、鄂州居住。辛卯,雨雹。金遣魏子平等来贺会庆节。十一 月丙午,杨存中薨。己酉,尽出内藏及南库银以易会子,官司并以钱银支遣,民间 从便。两淮总领所许自造会子。鬻诸路营田。壬子,诏修祥曦殿记注。乙卯,密诏 四川制置使汪应辰:如吴璘不起,收其宣抚使牌印,权行主管职事。甲子,大阅。 戊辰,筑郢州城。是月,诏汰冗兵。十二月庚午朔,白气亘天。癸酉,诏三省、侍 从、台谏、两淮漕臣、郡守,条具两淮铁钱、交子利害以闻。乙亥,遣梁克家等贺 金主生辰。己卯,以资政殿学士叶颙知枢密院事。辛巳,诏免进呈《钦宗日历》, 送国史院修纂实录。壬午,追封杨存中为和王。甲申,以叶颙为尚书左仆射,魏杞 右仆射,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蒋芾参知政事,吏部尚书陈俊卿同知枢密 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庚寅,诏宰相领兼制国用使,参知政事同知国用事。癸巳,诏 监司、守臣举廉吏。丙申,金遣乌古论元忠等来贺明年正旦。以江东兵马钤辖王抃 为带御器械。是岁,裁定内外军额。

关键词:宋史,本纪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孝宗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名砚,字元永,宋太祖七世孙。原来,太祖少子秦王赵德芳的儿子是英国公赵惟宪,赵惟宪的儿子是新兴侯赵从郁,赵从郁的儿子是华阴侯赵世将,赵世将的儿子是庆国公赵令侩,赵令侩的儿子赵子翱,就是秀王。秀王夫人张氏梦到有人抱来一只羊给她说:“以此为识。”不久怀孕,于建炎元年(1127 ) 十月二十二日,在秀州青杉闸官舍生下孝宗,当时红光满室,如日正中。长大一些后,起名为伯琼。

  到元爵太子逝世,高宗没有后代,而昭慈圣献皇后也从江西回到行在,皇后曾做过一个奇异的梦,秘密说给高宗听,高宗大为感悟。适逢右仆射范尹请求立亲近之人,高宗说:“太祖以神武定天下,子孙不得享有它,时运艰难,流落可悯。肤如果不效法仁宗,为天下计谋,拿什么来告慰祖宗在天之灵呢亨于是下诏选立太祖的后代。同知枢密院事李回说:“太祖不以皇位传其子,是出于至诚。陛下为天下长远之计考虑,符合太祖的意愿,可以昭格天命。”参知政事张守说:“太祖各子,没听说有失德的,而传皇位给太宗,超过尧、舜很远。”高宗说:“此事不难实行,肤于‘伯’字行中选择,大概按昭穆顺序。”而上虞承娄寅亮也上书说:“太祖之后,寂寥无闻,仅同民庶。太祖在上,莫肯顾散,此金人所以未悔祸也。希望陛下在‘伯’字行内选立太祖孙子中有贤德的人。”高宗读后大为感叹。

  绍兴二年(H32 )五月,选择孝宗养在宫中。绍兴三年二月,授为和州防御使,赐名缓。十六日,改为贵州防御史。绍兴五年五月,采纳左仆射赵鼎的意见,在宫中立书院教育孝宗,书院建成后,于是把它作为资善堂。孝宗读书很聪明,天资特异。二十六日,授为保庆军节度使,封为建国公。六月初七,到资善堂听读,任命徽酞阁待制范冲兼诩善,起居郎朱震兼赞读,高宗命令孝宗见到范冲、朱震都要行拜礼。绍兴十二年正月初三,加衔为检校少保,封为普安郡王。三月初九,出间住进宫外府第。绍兴十三年九月,秀王死在秀州。绍兴十四年正月二十八日,采纳大臣的意见,允许解官服丧。绍兴十六年四月初六,免丧还为旧官。绍兴十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改为常德军节度使。

  绍兴二十四年,瞥州盗贼兴起,秦桧派遣殿前司将官辛立率领一千人捕捉,不报告朝廷。孝宗趁人侍的机会说了这件事,高宗大惊。第二天质问秦桧,秦桧说不值得报告皇上,所以没有上报请示,等盗贼平定后再上奏。秦桧退朝,知道是孝宗报告的,忌恨孝宗。等到秦桧病情加重,他的家属又秘而不宣,阴谋用他的儿子秦嬉代替为相,孝宗又秘密致信高宗,识破了秦桧的奸计。

  绍兴三十年二月二十四日,孝宗被立为皇子,改名玮。二十五日,下诏。二十七日,授为宁国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进封为建王。制书颁布,中外大悦。四月,赐字元瑰。

  绍兴三十一年十月十三日,因明堂祭祀之恩,改为镇南军节度使。先是,金军侵犯边界,高宗下诏亲征,而两淮失守,朝臣多献退避之计,孝宗非常气愤,请率军为前锋。直讲史浩以疾听说后,赶忙人朝对高宗说,太子不适合率领军队,于是草奏,通过中宫递上草奏,请卫从以共子职。高宗因也想要孝宗遍识诸将,十二月于是启哗到金陵。绍兴三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立为皇太子,改名玮。初,高宗很久就有禅位之意,曾经告诉过孝宗,孝宗流着泪坚决一再推辞,适逢边事没有结果。等到从建康回朝,陈康伯请求离去,高宗又以倦勤告谕。中书舍人唐文若闻而请对,说不宜迅速禅位,故先下建储之诏,赐名烨。监察御史周必大与陈康伯秘密议论,与唐昭宗名同音,不可。诏别拟进,乃定今名。不久又命令学士承旨洪遵为太子择字,洪遵拟四字进呈,都不符合皇上意旨。六月初九,御笔赐字元永。初十,内降御札:“皇太子可即皇帝位。肤称太上皇帝,退居德寿宫,皇后称太上皇后。”十一日,派遣中使召孝宗到宫廷中面谕,孝宗又推辞不受,即趋侧殿门,想回东宫,高宗再三劝谕,孝宗才停止回东宫。于是高宗出御紫哀殿,辅臣奏事完毕,高宗回宫。百官移班殿门外,拜诏完毕,又人班殿廷。不久,内侍扶孝宗到御榻前,侧立不坐,内侍扶了七八次,才稍就座。宰相率百官称庆拜贺,孝宗邃兴。辅臣升殿一再请求,孝宗不愉快地说:“君父之命,出于独断。然此大位,惧不克当。”班退,太上皇帝即退到德寿宫,孝宗穿上衣服,走出样曦殿门,冒雨扶举送行,到宫门仍不停止。太上皇帝挥谢再三,且令左右扶掖回朝,回头说:“我托付得人,没有遗憾。”左右都呼万岁。这天,诏令有关部门议论太上皇帝、太上皇后尊号报告朝廷,在内诸司日轮官吏应奉德寿宫,增置德寿宫提点、干办等官,德寿宫的宿卫依照皇城及宫门办法实施。十二日,孝宗朝拜德寿宫。十三日,大赦。诏令宰相率百官每月朝拜德寿宫两次。十四日,以即位告天地、宗庙、社翟。十五日,诏令五日一朝德寿宫。任命左武大夫龙大渊为枢密副都承旨,武翼郎曾规带御器械。十八日,始到后殿。十九日,诏令中外士庶陈说时政缺失。二十一日,诏进宰执官二等。二十二日,下诏因太上皇不许五日一朝,从今以后改为一月四朝。恢复除名勒停人胡锉官职,任命为饶州知州。二十四日,诏令有关部门每月供给德寿宫络钱十万。二十六日,诏令罢除四川买马。二十七日,诏令文武百官每天一人人对。二十八日,蝗灾。二十九日,敬上太上皇帝尊号为光尧寿圣太上皇帝,太上皇后为寿圣太上皇后。三十日,天空昏暗,金军屠杀原州城。

  秋七月初三,兴州中军统制吴挺收复巩州。初五,判建康府张浚人朝拜见皇上。因降雨、飞蝗,命令侍从、台谏官陈述民间利害。初七,诏令戒伤各郡守臣。初八,任命张浚为少傅、江淮宣抚使,封为魏国公。初十,任命参知政事汪澈视察湖北、京西。派遣刘琪等出使金国,报告孝宗即位。十四日,任命四川宣抚使吴瞒兼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追复岳飞原官,以礼改葬。这天晚上,发生地震,大拔木。十五日,在太庙、别庙举行祭祀。十九日,马军司中军统制赵搏、忠义军统领皇甫调收复光州。二十日,祭祀景灵宫。诏令淮南各州慰问抚恤淮北来归之民,暂时免除税役。二十二日,任命少保、保康军节度使吴益为少傅,太尉、武宁军节度使吴盖为开府仪同三司。二十三日,罢除李宝措置海道。二十四日,恩平郡王赵朦朝见孝宗。二十六日,御前军器所仍旧归属工部。二十七日,诏令后省看详中外上书,有可以采纳者报告朝廷。二十八日,任命黄祖舜兼任参知政事。罢除各路圣节进奉物品。诏令李显忠军马听从张浚调遣管理。二十九日,增加将士战伤战死者推恩给赏标准。诏令免除四川积年拖欠的债务。

  八月初一,四川马军统制高师中与金军战于摧沙,失败而死。初二,吴瞒与金军战于德顺军。初五,任命翰林学士史浩为参知政事。十四日,孝宗率大臣到德寿宫,奉上太上皇帝、太上皇后尊号册宝。二十三日,颁布宽恤事件十八条。起居舍人洪迈、知间门事张抡因奉使辱命被罢免。甲申日,吴瞒在北山打败金军。二十四日,追复李光为资政殿学士,赵鼎、范冲都被恢复他们应得到的恩赏。二十六日,以孝宗的生日为会庆节。追册故妃郭氏为皇后。

  九月初一,任命儿子赵J 嗜为少保、永兴军节度使,进封为邓王;赵恺为雄武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进封为庆王;赵为镇姚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进封为恭王。金军进攻德顺军东山堡,中军将李库战死。初四,诏令开讲日召集辅臣观讲。川陕宣谕使虞允文因论边事不合被罢免。初六,诏令侍从、台谏官举荐知晓四川利害可以担任都转运使者。初七,因金国派人来索旧礼,诏令宰执、侍从、台谏官各自陈说应敌定论上报朝廷。初八,诏令吴瞒审度措置,保全川蜀。十二日,诏令记录勋臣名次。十三日,转补朱震、范冲子孙官职。十七日,赠皇后郭氏溢号为恭怀。十八日,贩济淮东义兵和归正人。任命总领四川财赋军马钱粮王之望为户部侍郎、川陕宣谕使,并且命令将领调兵共同防守兴州川口。二十二日,诏令虞允文到吴瞒军中议事。二十八日,任命吴目漪为少师。

  冬十月初三,诏令朝臣举荐可以担任监司、郡守的人。初五,任命岳阳军节度使居广为开府仪同三司,史浩兼代理知枢密院事。初六,叶义问被罢免。诏令登闻鼓院不要沮抑进状。初七,任命恩平郡王赵朦为少保。诏令会庆节暂且免除祝寿。十五日,诏令张浚、陈俊卿核实诸将所陈功赏。改溢皇后郭氏为安穆。十九日,任命岳飞孙六人为官。二十一日,契丹招讨萧鹤巴来降。金军进攻德顺城,吴瞒击退金军,又派兵追袭,遂为所败。二十二日,升建州为建宁府。二十五日,任命资政殿学士张煮为同知枢密院事。二十六日,安南都护南平王李天柞、婆国王悉里地茶兰固野、占城国王邹时巴兰都增加食邑实封。

  十一月初七,任命萧鹤巴为忠州团练使。十二日,金军进攻水洛城。十三日,赐给忠义军统制皇甫调军帛五千匹、绵一万两。十五日,诏令改明年为隆兴元年。十八日,免除杨存中所献纳酒坊拖欠钱四十万络。二十一日,定内侍官额。二十八日,史浩免除代理知枢密院事。确定文武臣僚宫观、岳庙人数。设立措置京西营田司。

  十二月初三,诏令宰臣重新兼任枢密使。金军进攻陇城县,官军打退金军。初四,诏令帅臣、监司陈述管辖地区知州治绩好坏上报朝廷。诏令放弃德顺城。迁兵民到秦州以里屯住。初五,任命陈康伯兼枢密使。命令江、淮宣抚司增招武勇效用军。初六,诏令侍从、台谏官集体商议当今弊事,并且命令他们率部属官吏极言无隐。初九,刘琪和张说从盯胎回来。十六日,免除四川即位大赦前带白契税钱。二十四日,诏观察使以上官员各自推举所知三人,三省和枢密院详议立格报告朝廷。二十八日,罢除建康和镇江营田官兵。二十九日,广西贼王宣攻破藤州,守臣廖弃城逃走。这年,各路判死刑者共四十一人。隆兴元年(1163 )春正月初一,大臣在文德殿朝拜孝宗皇上。孝宗朝拜德寿宫。确立武臣荐举标准。初三,四川宣抚司奉命班师。初九,任命史浩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张浚进升为枢密使、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十五日,诛杀殿前司后军阴谋反叛的人。十七日,诏令礼部贡院考试额增加一百人。二十六日,诏令吴瞒军队进退可以自行决定。吴瞒已经放弃德顺,道路又被金军阻拦,将士死者数以万计。二月初一,采用史浩的策略,任命布衣李信甫为兵部员外郎,带着蜡书从小道前往中原,招募占据州郡的豪杰们,答应封王世袭。安庆军节度使赵士请减去棒禄的一半,用以补助军用。从此宗室成员有此请求的全部批准。初七,宰执陈康伯等请求再次减免棒禄,只保存旧标准的一半,答应了这个请求。十八日,贩济两淮流民和山东归正忠义军。二十二日,黄祖舜被罢免。二十九日,驱逐秦桧党羽,并且禁止他们擅自到行在。三月初一,金军左副元帅给石烈志宁以书取侵地。初二,任命张煮为参知政事,御史中承辛次膺为同知枢密院事,叶义问被罢免端明殿学士,饶州居住。初五,降冰雹。初六,诏令户部置局,商议节约浮费。初八,杨存中等请求像宰执一样减掉一半的棒禄,批准了这个请求。初九,任命龙大渊知阎门事,曾规为同知阎门事。十一日,陈康伯献上钦宗陵墓名为永献。十四日,诏求遗逸。十六日,诏令修撰汰上皇帝圣班。罢免龙大渊,另外差遣。曾规恢复带御器械。召张浚。十八日,张煮被罢免。确立选人减少举荐者的办法。二十三日,恢复龙大渊为知阎门事,曾规为同知阎门事,给事中、中书舍人留黄不行。二十四日,诏令整治郡县吏。二十九日,因久雨不晴,命令有关部门贩济灾伤,考察刑禁。夏四月初五,确定选人改官岁额。初八,张浚朝见孝宗,商议出兵渡淮,三省、枢密院没有参与。十二日,赐礼部进士木待问以下五百三十八人及第、出身。十五日,王之望被罢免。二十二日,诏令户部、台谏官员商议节省浮费。二十三日,诏令给江淮都督府白金二十五万两为军费。二十八日,张浚命令邵宏渊率军驻扎盯胎。二十九日,又命令李显忠率军驻扎定远。这个月,金军攻取环州,守臣强霓及其弟强震战死。

  五月初二,申严铺翠销金和神祠僧拟之禁。初七,李显忠收复灵壁县。邵宏渊驻扎虹县,金军抵御。初八,李显忠东趋虹县。初十,收复虹县,金国知泅州蒲察徒穆和同知泅州大周仁投降。十一日,命令左右史每日更替立前殿。十二日,张浚渡江视师。十三日,金右翼军都统萧琦向李显忠投降。十四日,李显忠和邵宏渊在宿州打败金军。十五日,史浩被罢免。追复司马康为右谏议大夫。十六日,收复宿州,诛杀金兵数千人。建康前军统领官王琪与金军巷战而死。十七日,任命辛次膺为参知政事,翰林学士承旨洪遵为同知枢密院事。督促各路开辟营田。二十二日,孝宗到德寿宫祝贺天申节。金给石烈志宁从雅阳引兵至宿州,李显忠击退金军。二十三日,钦宗逝世两周年,孝宗着丧服到几筵,换样服行样祭礼。李显忠在宿州与金军作战,邵宏渊不援助,李显忠失利。这天夜里,建康中军统制周宏和邵宏渊之子邵世雄、殿前司统制官左士渊逃回。二十四日,李显忠升为开府仪同三司、淮南京瓷京东河北招讨使。邵宏渊为检校少保、宁远军节度使、招讨副使。金军进攻宿州城,李显忠大败之。殿前司统制官张训通等七人、统领官十二人,因二将领不和而逃跑。二十五日,李显忠、邵宏渊在符离大败。二十六日,孝宗下诏亲征。二十七日,召汪澈。任命张浚兼都督荆襄军马。李显忠、邵宏渊至壕州。张浚任命刘宝为镇江诸军都统制。二十八日,任命蒲察徒穆、大周仁、萧琦都为节度使,分别为大同军、彰国军、威塞军节度使。派遣御前忠勇军前往都督府。这个月,成都三次发生地震。

  六月初一,日食。派遣内侍督促献上淮东将士功赏。初四,汪澈被罢免。张浚请求退休,并且请求通好金国,都没批准。初八,任命观文殿大学士汤思退为醛泉观使兼侍读。初九,召虞允文。任命兵部侍郎周葵为参知政事。汪澈罢除资政殿学士职,台州居住。十一日,张浚从盯胎回到扬州。十二日,李显忠罢除军职。十三日,任命太傅、同安郡王杨存中为御营使,管理调遣殿前司军马。十四日,孝宗下诏罪己。张浚降授特进,仍为前枢密使、江淮东西路宣抚使,官属分别削夺二官。邵宏渊降武义大夫,职仍旧。诏令杨存中先到建康措置营寨,检查沿江守备情况。二十日,诏令延长巡视时间。辛次膺被罢免。二十一日,李显忠被贬为清远军节度副使,箔州安置。二十三日,命令浙西副都总管李宝兼御营统制官,措置浙西海道。二十六日,右谏议大夫王大宝人对,论说移哗。任命敷文阁学士虞允文为兵部尚书兼湖北、京西宣谕使。三十日,释放宫人三十名。任命萧琦为检校少保、河北招抚使。秋七月初一,任命虞允文为湖北、京西制置使。初四,任命汤思退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李显忠又降为果州团练副使,潭州安置。初六,诏令宿州弃军将领夺官贬窜不等。初七,太白星白天出现,历经一天。罢除江淮宣抚司自行处理有关事宜。十六日,因早蝗、星变,诏令侍从、台谏、两省官陈说时政缺失。十八日,诏令收回李显忠侵欺官钱金银,免籍其家。二十六日,裁减省、部、侍、监官吏。二十九日,给还岳飞田宅。

  八月初八,张浚又都督江淮军马。十二日,任命刘宝兼淮东招抚使。十八日,因飞蝗和风水为灾,孝宗不上殿处理政事并且减少饮食。罢除借诸路职田之令。二十日,金给石烈志宁又致书索要海、泅、唐、邓四州土地和岁币。二十五日,又任命龙大渊为知阎门事,曾规为同知阁门事。二十八日,派遣淮西安抚司干办公事卢仲贤等带着书信到金元帅府,告诫不答应割让四州,要减少岁币。命令各将领不要派兵出境。冬十月初一,大臣奏金帅书言四事,孝宗说:“四州土地、岁币可以给,名分、归正人这两点不能遵命。”初四,上殿复膳。十二日,派遣护圣军戍守江南。十九日,诏令太上皇后教旨改称圣旨。立贤妃夏氏为皇后。二十日,地震。二十四日,升洪州为隆兴府。下诏:“江淮军马调遣应援,听从都督府命令,其他事全部上奏。”

  十一月初二,卢仲贤从宿州带回金都元帅仆散忠义给三省和枢密院的信。十三日,派遣王之望等为金国通问使。十四日,诏令侍从、台谏在后省集体商议讲和、遣使、礼数、土贡四个问题,并且各自推荐可以担任为使的人。十九日,卢仲贤擅自答应割让四州土地,下大理寺狱,削夺三官。召张浚。二十六日,任命胡意、杨由义为使金通问国信所审议官。十二月初三,陈康伯被罢免。初九,张浚朝见孝宗。二十一日,任命汤思退为尚书左仆射,张浚为右仆射,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张浚仍旧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二十六日,西南方向有白气。

  这一年,因两浙大水、早蝗,江东大水,都免除田租。

  隆兴二年春正月初五,诏令增加德寿宫车举仪卫。初六,到文德殿,册封皇后。初七,修三省法。初九,与皇后一起朝拜德寿宫。初十,命令虞允文调兵讨伐广西盗贼。十四日,罢废各州招军。二十日,金国仆散忠义又送来书信。二十四日,申严卿监、郎官更出迭人之制。二十六日,贩济归正人。二十八日,白气横贯天空。这个月,福建各州发生地震。二月十六日,免除秀州贫民拖欠的田租。十七日,容州妖贼李云作乱。十八日,恢复王权为武义大夫,命令代理广西路铃辖,专门处理镇压盗贼。二十一日,诏令整治将帅,减文武官和百司吏人效赐的一半。废罢两浙、福建、江西、湖南、夔州路参议官。二十二日,降冰雹和雪。俘获李云,党羽全部平定。三十日,胡意从宿州回朝。当初,金帅因胡意不答应割让四州土地,将他们关押,胡意等不屈服,金主命令他们回国。

  三月初一,诏令张浚到淮上视师。又诏令王之望等以币还。初二,诏令荆襄、川陕帅臣严密边备,不要先用兵侵犯金军。卢仲贤被除名,押送郴州编管。十七日,诏令光州知州皇甫调不要招纳归正人。二十一日,王宣等投降。诏令三衙戍兵归营,建康、镇江大军更番归寨。二十五日,德寿宫生出芝草。任命户部侍郎钱端礼为淮东宣谕使,吏部侍郎王之望为淮西宣谕使。诏令他们抚谕两淮军民。二十七日,因广西盗贼平定,诏令减轻高、藤、雷、容四州杂犯死罪囚犯罪刑,杖刑以下释放,免除夏秋税赋。把忠勇军隶属步军司,神劲右军隶属镇江都统司。二十八日,任命王彦为建康诸军都统制兼淮西招抚使。

  夏四月初六,召张浚回朝。初十,把李显忠侵吞的官钱发还给各军。十三日,以建康归正人为忠毅军,镇江的为忠顺军,命令萧琦、萧鹤巴分别统领。十四日,罢废江淮都督府。高丽来进贡。二十三日,张浚被罢免。二十九日,言者论宰相、执政询私舞弊,命令把上书置于政事堂。

  五月初八,又设置环卫官。十二日,诏令吴瞒不要招纳归正人。十七日,诏令刘宝审度泅州轻重取舍事宜上报朝廷。江西总管邵宏渊被降为靖州团练副使,南安军安置,并且没收他盗用的库钱。二十一日,孝宗率领大臣到德寿宫祝贺天申节,开始用乐。二十三日,蝗灾。诏令内外贪赃枉法官吏由尚书省置籍检查。二十六日,罢除招募神劲效用军。二十七日,警卖两淮所括户马。六月初一,日食。初八,因阴雨连绵,诏令州县处理滞囚。十五日,太白星白天出现。十九日,命令虞允文放弃唐、邓二州,虞允文不奉命。二十四日,贩济江东、两淮受水灾贫民。

  秋七月初二,召虞允文。任命户部尚书韩仲通为湖北、京西制置使。初四,洪遵被罢免。初六,任命周葵兼代理知枢密院事。派遣主管马军司公事张守忠率兵到淮西,措置边备。十七日,太白星整天显现。诏令内外文武官员年满七十岁不请求退休的人,遇到郊祭不得享受荫补恩赏。二十二日,命令海、泅州撤除戍兵。二十四日,降冰雹。二十五日,免除淮东内库坊场钱一年。二十七日,洪遵被罢除端明殿学士职衔。三十日,因江东、浙西大水,诏令侍从、台谏、卿监、郎官、馆职陈说缺失和当今急务。这个月,罢除内侍押班梁坷为在外宫观。广西提刑司移到容州。

  八月初一,因灾异孝宗不上殿并减少饮食。初五,南丹州莫延凛被诸蛮驱逐前来归附,诏令补为修武郎。命令江东、浙西守臣措置开决围田。十一日,秦国大长公主逝世。因久雨不晴处决关押的囚犯。二十七日,任命资政殿大学士贺允中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二十八日,诏令贩济淮东受水灾的州县。张浚逝世。二十九日,派遣魏祀等为金国通问使。

  九月初二,罢除内侍李坷赐溢。十二日,诏令江东浙西监司、守臣讲明措置田事。十三日,交趾来进贡。十五日,严格赃吏法。十九日,任命王之望为参知政事、代理刑部侍郎,吴莆为给事中兼淮西宣谕使。金军侵犯边境。因久雨不晴,拿出内库白金四十万两、来米贩济贫民。二十日,王彦率军渡江,驻扎昭关。二十一日,命令汤思退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推辞不行。二十三日,又命令杨存中为同都督,钱端礼、吴莆并为都督府参赞军事。罢废宣谕司。仍易国书交给魏祀。少保、崇信军节度使赵密复出任职,权领殿前司职事。

  冬十月初二,魏祀至盯胎,金帅以国书没有按其要求写不接受,想得到商、秦地和俘获人,并且要岁币二十万,魏祀没有答应。十五日,贺允中罢为资政殿大学士,退休。十七日,任命周葵兼权知枢密院事,王之望兼同知枢密院事。十八日,诏令辅臣夕对便殿。二十四日,大风。二十八日,免除京西、湖北运粮所经过州县一半的秋税。任命靖海军节度使李宝为沿海驻扎御前水军都统制。二十九日,金军分道渡淮,刘宝放弃楚州逃跑。

  十一月初四,楚州知州魏胜与金军交战,战死,州城被攻陷,壕州也被攻陷。王彦放弃昭关逃跑,滁州又被攻陷。初五,诏谕沿边将士。初六,诏令魏记等以所带礼币搞军,魏祀不从命,留在镇江等候圣旨。又命令王之望督视江淮军马。初七,因金军侵扰,诏令郊祀改在明年。又诏谕归正官民军士。命令王之望为同都督江淮军马。汤思退罢除都督职务。召陈康伯。初八,王之望罢除同都督职务。初九,命令杨存中都督江淮军马。初十,汤思退被罢免,不久因尹墙、晃公武论勃,被免除观文殿大学士职衔,永州居住,未至而卒。十三日,用黄榜严禁太学生伏网上书。这天,太学生张观等七十二人上书,请斩汤思退、王之望、尹墙,贬窜其党洪适、晃公武而任用陈康伯、胡锉等,以济大计。十五日,派遣国信所大通事王林持周葵书到金帅府,请求皇帝号,为叔侄之国;岁贡改为岁币,减十万;割让商、秦土地;归还被俘人,只是叛亡者不归还;誓约大略与绍兴同。因金军侵犯淮南,诏令不上殿处理政事,减少饮食。十六日,诏令择日视师。十七日,任命少保、观文殿大学士陈康伯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十九日,派遣兵部侍郎胡锉、右谏议大夫尹墙分别到两浙措置海道。赠魏胜为宁国军节度使,溢号为忠壮。二十日,兵部尚书钱端礼被赐给出身,签书枢密院事兼提领德寿宫。二十一日,诏令侍从、两省官每天一次到都堂议事,有关台谏者也听会议。任命显漠阁学士虞允文为同签书枢密院事。二十二日,派遣王之望到江上慰问军队。二十三日,金军侵犯六合县,步军司统崔皋击退金军。二十四日,任命钱端礼兼代理参知政事。二十六日,任命显漠阁直学士沈介为沿江制置使。命令沿江各州调遣保甲分守渡口。 二十八日,刘宝被罢除军职,为武泰军承宣使;王彦罢除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职务。

  闰十一月初三,陈康伯朝见孝宗,诏令他隔日朝见一次,用轿子抬到殿门,扶着升殿。初五,周葵被罢免。王林与金帅见面,得到金帅答书回国。初七,萧琦去世。十一日,诏令罢免胡锉、尹墙。十五日,召韩仲通。任命沈介为兵部尚书、湖北京西制置使。十七日,因金军将退兵,诏令督府择利袭击,王之望认为不可。二十四日,王之望被罢免。二十五日,任命王打为奉使金国通问国信所参议官,带上陈康伯的答书前行。二十六日,金派遣张恭愈来迎接使者。诏令台谏、侍从、两省官员推举楚、庐、滁、壕四州守臣。

  十二月初四,罢除陕西路转运使。初八,魏祀开始渡淮。诏令郊祀大礼遵循至道成例实行,改用来年正月一日上辛。十一日,任命钱端礼为参知政事兼知枢密院事,虞允文为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礼部尚书王刚中为签书枢密院事。十六日,制曰:“近遣王林,远抵颖滨,得其要约。寻擅渊盟誓之信,仿大辽书题之仪,正皇帝之称,为叔侄之国,岁币减少十万,地界如绍兴和议之时。怜悯双方百姓,约叛亡不遣还,可以使归正之士都能安居。又考虑到数州百姓,遭此一时之难,老幼离析,丁壮系累,应该予以抚恤,稍慰凋残之情。凡是沿边遭受兵祸的州军,除逃跑官吏不予赦免外,杂犯死罪情节较轻者减刑一等,其余都释放。”派遣洪适等祝贺金主生日。诏令吴挺买马前往行在。十九日,降冰雹。二十二日,罢废三衙、江上、荆府各军招军。二十四日,调遣沿海水军还屯。二十九日,祭祀景灵宫。三十日,祭祀太庙。

  乾道元年(1165 )春正月初一,在圆丘合祭天地,大赦,改元。初七,淮西安抚韩被停职,贺州编管。初十,任命钱端礼兼德寿宫使。十一日,召杨存中。通问使魏祀到达燕山。十七日,因王林出使金国有功劳,进升五官。二十日,西北方向出现白气。诏令馆职更迭补外。二十一日,确立两淮守令劝民种桑奖赏标准。二十二日,诏令两浙贩济流民。因绍兴流民多死亡,罢除守臣徐哲和两县令。二十三日,免除沿边遭受残破地区官赋一年。二十四日,刘宝被降为果州团练副使,琼州安置。二十五日,废罢两淮招抚司和陕西河东宣抚、招讨司。二十六日,淮西守将孔福因遇敌弃城被处死;顿遇被削夺官职,刺面发配到吉阳军牢城。

  二月初一,朝拜德寿宫,随从太上皇、太上皇后到四圣观。初六,罢除江淮都督府。派遣官员检察两浙州县,贩济饥民。十一日,降冰雹。十四日,壕州戍兵移到藕塘。二十一日,任命杨存中为宁远、昭庆军节度使。二十五日,因久雨不上殿减膳,免除两浙灾伤州县身丁钱绢,处理关押囚犯。二十八日,陈康伯逝世,溢号为文恭。

  三月初五,太白星白天出现。初十,御殿复膳。十一日,任命虞允文为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王刚中为同知枢密院事。命令淮西、湖北、荆襄帅臣措置屯田,重新设置榷场。十四日,黄祖舜逝世。十九日,白气横盖天空。二十日,罢除各军额外制领将佐。二十六日,太白星一天没有消失。

  这年春,湖南盗贼兴起,进人广东焚掠州县,官军讨平盗贼。

  夏四月二十二日,金国报问使完颜仲等人朝见孝宗。二十七日,吴瞒朝见皇上。

  五月初二,任命吴瞒为太傅,封为新安郡王。初八,诏令有关部门修治皇后家庙。十四日,诏令监司、帅守议论研究弊事上报朝廷。广南东、西路盐事合为一司。十五日,诏令总领、帅槽臣、诸军都统制并兼任提领措置屯田,沿边守臣兼管屯田事。十九日,诏令吴瞒措置马纲、水路。二十四日,免除四川虚额钱。吴瞒改判兴元府。二十七日,诏令没有经过诊试者不得由政事堂直接奏注差遣。二十八日,派遣李若川等出使金国贺上尊号。增置诸路铃辖、都监。郴州盗贼李金等又叛乱,派兵讨捕。

  六月初六,王刚中逝世。初八,诏令恭王府直讲王淮倾邪不正,有违礼经,可与外任。初九,任命翰林学士洪适为签书枢密院事。十一日,步军司统制官崔皋因奏功冒充获罪,削夺迁升的观察使,只进横行三官,令本军自效。十五日,任命武经郎赵令德为安定郡王。十六日,因淮南转运判官姚岳报告境内飞蝗自己死掉,夺一官罢免。二十日,因两淮守令慰劳安集流民不见成效,下诏整治,仍按诏令置守令治所。二十六日,免除广东遭受残破州县税赋。二十八日,罢除湖北、京西制置司。

  秋七月初四,诏令知州年七十以上者任命为宫观。初六,辅臣在选德殿晚对,皇帝宝座后有大屏,记注各道监司、郡守姓名,于是命令政事堂按此书写。初七,借职田租二年,用来补助经费。十二日,铸造当二钱。二十二日,免除关外四少l . l 百姓今年租赋和湖南遭受盗贼践踏郡县夏税。

  八月初三,把永丰好田赐给建康都统司。初七,俘获李金。初九,诏令立儿子赵J 嗜为皇太子。十一日,虞允文被罢免。十二日,大赦。十三日,任命洪适为参知政事兼代理知枢密院事,吏部侍郎叶为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十四日,立知州军、诸路总管铃辖都监辞见法。十七日,钱端礼因避东宫亲嫌,罢为资政殿大学士、提举万寿观。二十二日,吏部侍郎章服因论虞允文阿附被罢免,滴居汀州。

  九月初九,立广国夫人钱氏为皇太子妃。十一日,申严百司官出人局之制。二十一日,升鼎州为常德府。二十八日,任命端明殿学士汪澈为知枢密院事,洪适兼同知枢密院事。二十九日,设置沿淮各州都巡检。

  冬十月初三,派遣方滋等人出使金朝祝贺正旦。十二日,增头子钱。归正人右通直郎刘蕴古因把军器制造样式送给金军,被处死。十六日,到大庆殿,册封皇太子。十七日,到德寿宫拜谢。十九日,诏令侍从官各自推举所知宗室一二人。二十一日,金国派遣高蛔等来祝贺会庆节。二十九日,淮北红巾贼跨淮抢劫,立赏捕捉。不久知楚州胡明派遣巡尉击杀他的首领萧荣。

  十一月初六,招收两淮流散忠义人。二十一日,白气横盖天空。二十六日,派遣龙大渊抚谕两淮,措置屯田,督捕盗贼。

  十二月初三,任命洪适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汪澈为枢密使。命令广东提刑司招安李金余党。初八,派遣王严等祝贺金主生日。十五日,任命叶为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十六日,诏令侍从、台谏、两省官员推举可以担任监司、郡守者各一人,三衙、知阎推举文武可以担任守边重任者一人。二十五日,罢除两淮各州权摄官。二十七日,金国派遣乌古论忠弼等人来祝贺明年新春。二十八日,诏令枢密院文书依照三省格式,经中书门下黄书读。

  乾道二年春正月十六日,省除六合戍兵,把其所垦田给还复业的百姓。二十六日,命令湖南监司慰问抚恤寇盗残破州郡县。

  二月初三,罢除盯胎屯田,贩济两浙、江东饥民。初四,到玉津园设宴射箭,于是到龙井。

  三月初二,禁止京西、利州路科役保胜义士。初九,诏令整顿刑狱官。十五日,殿中侍御史王伯库请裁定奏荐,诏三省、台谏官一起讨论,定好格式上报。诏令:“县令若没有两任,不得授为监察御史;没有担任守臣,不得授为郎官。著为令。”二十四日,赐礼部进士萧国梁以下四百九十三人及第、出身。二十五日,再次增加各州军离军添差员缺。二十八日,罢免洪适右仆射职务。二十九日,任命给事中、权吏部尚书魏祀为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三十日,废罢和来。夏四月初五,因久雨不晴,命令侍从、台谏议论刑政所应该采取的措施上报朝廷。大理、三衙、临安府和浙西州县杂犯死罪以下囚犯减罪一等,杖刑以下释放。初七,诏令两浙槽臣王炎开辟平江、湖、秀等地围田。初八,避殿减少饮食。十一日,太白星白天出现。二十日,御殿恢复饮食。二十二日,汪澈被罢免。二十四日,荆南知府李道凭借戚里之亲胡作非为,被罢免。

  五月初六,张煮逝世。初七,罢除暂借职田。初八,叶被罢免。任命魏祀为参知政事,右谏议大夫林安宅为同知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中书舍人蒋莆为签书枢密院事。十一日,太白星白天出现,经历一天没有消失。禁止浙西修筑围田。废罢修建建康行宫。二十五日,命令监司守令预先做好防备水早工作。

  六月初三,废除两浙路提举市舶司。诏令各路监司、帅臣各自考察守令好坏上报朝廷。初五,刑部呈上乾道新编特旨断但。初七,诏令制科权罢注疏出题,守臣、监司也许解送。初九,封孙子赵挺为福州观察使、荣国公,赵挺为左千牛卫大将军。十二日,诏令使相不要奏补文资,七色补官人不得任子,堂吏迁升朝议大夫以五名为限额。十四日,申严内外碟式法,裁减其额。十五日,废罢永丰好。二十七日,诏令:“改官人实历知县一任,方许关升。著为定式。”秋七月初八,调泉州左翼军二千人屯驻许浦镇。十三日,任命镇江都统制戚方为武当军节度使。

  八月初一,诏令两淮通行铁钱,铜钱不得过江北。初三,以武锋军隶属步军司。初四,罢除任子年三十得以免试参选之令。初七,免除淮南放归万弩手差役二年。十二日,诏令各州守臣兼练禁军。十三日,降会子、交子到镇江、建康务场,命令江淮地区百姓对换。十六日,林安宅弹勃叶儿子受金失实被罢免。十七日,诏令林安宅箔州居住。温州发大水。十八日,任命魏祀兼同知枢密院事,蒋莆权参知政事。召叶。二十日,少保、新兴郡王吴盖逝世。二十四日,立中兴以来十三处战功数目。二十五日,诏令吴瞒重新判兴州。二十六日,升宣州为宁国府。罢废户部各路岁来一年。九月初四,上元知县李允升犯贪赃罪免除死罪,杖脊刺面,发配惠州牢城,没收资产。初六,建康守臣王佐因纵容李允升去官,被削夺三官,勒令停职,建昌军居住。其余者按官吏及荐举官夺官不等。十一日,派遣官员视察温州水灾,贩济贫民,处决关押囚犯。十五日,诏令改造大历。二十一日,追封儿子赵烙为邵王,溢号为悼肃。二十四日,诏令监司各自推举部内知县、县令二三人,守臣各举荐属县一二人。二十九日,魏祀等呈上神宗哲宗徽宗三朝帝重己、汰上皇圣班。太白星白天出现。这个月,诏令推举将帅,设置章奏簿。

  冬十月初三,到德寿宫呈上汰上皇圣班。初五,派遣薛良朋等出使金国祝贺正旦。初九,减去饶州岁贡金三分之一,免除各路酒坊拖欠赋税。十八日,知峡州吕令问因纵容赃吏夷陵知县韩赞青去官,削夺三官,鄂州居住。二十一日,降冰雹。金国派遣魏子平等来祝贺会庆节。

  十一月初六,杨存中逝世。初九,调出内藏库和南库所有的银子易换会子,官司都以钱银支遣,民间听便。允许两淮总领所自造会子。警卖各路营田。十二日,诏令修样曦殿记注。十五日,秘密诏令四川制置使汪应辰,如果吴瞒不起,就没收他的宣抚使牌印,暂且行使主管职事。二十四日,举行大阅。二十八日,修筑郑州城。这个月,诏令裁汰冗兵。十二月初一,白气横盖天空。初四,诏令三省、侍从、台谏、两淮槽臣、郡守,分别陈述两淮铁钱、交子利害报告朝廷。初六,派遣梁克家等祝贺金主生日。初十,任命资政殿学士叶为知枢密院事。十二日,下诏暂免进呈钦宗日厉,送国史院修撰实录。十三日,追封杨存中为和王。十五日,任命叶为尚书左仆射,魏祀为右仆射,并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蒋莆为参知政事,吏部尚书陈俊卿为同知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二十一日,诏令宰相兼制国用使,参知政事同知国用事。二十四日,下诏监司、守臣举荐廉吏。二十七日,金国派遣乌古论元忠等来祝贺明年新春。任命江东兵马铃辖王打为带御器械。这一年,裁定内外军额。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宋史:本纪·卷三十三_原文及解释翻译

古诗词国学经典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