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列传·卷八十八

作者:沈约 全集:宋书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薛安都、沈文秀、崔道固

  薛安都,河东汾阴人也。世为强族,同姓有三千家。父广,为宗豪,高祖定关、 河,以为上党太守。安都少以勇闻,身长七尺八寸,便弓马。索虏使助秦州刺史北 贺汨击反胡白龙子,灭之。由是为伪雍、秦二州都统,州各有刺史,都统总其事。 元嘉二十一年,索虏主拓跋焘击芮芮大败,安都与宗人薛永宗起义,永宗营汾曲, 安都袭得弘农。会北地人盖吴起兵,遂连衡相应。焘自率众击永宗,灭其族,进击 盖吴。安都料众寡不敌,率壮士辛灵度等,弃弘农归国。太祖延见之,求北还构扇 河、陕,招聚义众。上许之,给锦百匹,杂缯三百匹。复袭弘农,虏已增戍,城不 可克,盖吴又死,乃退还上洛。世祖镇襄阳,板为扬武将军、北弘农太守。虏渐强 盛,安都乃归襄阳。从叔沈亦同归国,官至绥远将军、新野太守。

  二十七年,随王诞版安都为建武将军,随柳元景向关、陕,率步骑居前,所向 克捷,事在元景传。军还,诞版为后军行参军。二十九年,除始兴王浚征北行参军, 加建武将军。鲁爽向虎牢,安都复随元景北出,即据关城,期俱济河取蒲坂。会爽 退,安都复率所领随元景引还。仍伐西阳五水蛮。

  世祖伐逆,转参军事,加宁朔将军,领马军,与柳元景俱发。四月十四日,至 硃雀航,横矛瞋目,叱贼将皇甫安民等曰:“贼弑君父,何心事之!”世祖践阼, 除右军将军。五月四日,率所领骑为前锋,直入殿庭。贼尚有数百人,一时奔散。 以功封南乡县男,食邑五百户。安都从征关、陕,至臼口,梦仰头视天,正见天门 开,谓左右曰:“汝见天门开不?”至是叹曰:“梦天开,乃中兴之象邪!”

  从弟道生,亦以军功为大司马参军。犯罪,为秣陵令庾淑之所鞭。安都大怒, 乃乘马从数十人,令左右执槊,欲往杀淑之。行至硃雀航,逢柳元景。元景遥问: “薛公何处去?”安都跃马至车后曰:“小子庾淑之鞭我从弟,今诣往刺杀之。” 元景虑其不可驻,乃绐之曰:“小子无宜适,卿往与手,甚快。”安都既回马,复 追呼之:“别宜与卿有所论。”令下马入车。既入车,因责让之曰:“卿从弟服章 言论,与寒细不异,虽复人士,庾淑之亦何由得知?且人身犯罪,理应加罚,卿为 朝廷勋臣,宜崇奉法宪,云何放恣,辄欲于都邑杀人?非唯科律所不容,主上亦无 辞以相宥。”因载之俱归,安都乃止。其年,以惮直免官。

  孝建元年,复除左军将军。二月,鲁爽反叛,遣安都及冗从仆射胡子反、龙骧 将军宗越率步骑据历阳。爽遣将郑德玄戍大岘,德玄使前锋杨胡与轻兵向历阳。安 都遣宗越及历阳太守程天祚逆击破之,斩胡与及其军副。德玄复使其司马梁严屯岘 东,安都幢主周文恭晨往侦候,因而袭之,悉禽;贼未敢进。世祖诏安都留三百人 守历阳,渡还采石,迁辅国将军、竟陵内史。四月,鲁爽使弟瑜率三千人出小岘, 爽寻以大众阻大岘。又遣安都步骑八千度江,与历阳太守张幼绪等讨爽。安都军副 建武将军谭金率数十骑挑战,斩其偏帅。幼绪恇怯,辄引军退还,安都复还历阳。 臧质久不至,世祖复遣沈庆之济江督统诸军。爽军食少,引退,庆之使安都率轻骑 追之;四月丙戌,及爽于小岘,爽自与腹心壮骑继后。谭金先薄之,不能入,安都 望见爽,便跃马大呼,直往刺之,应手而倒,左右范双斩爽首。爽累世枭猛,生习 战陈,咸云万人敌。安都单骑直入,斩之而反,时人皆云关羽之斩颜良,不是过也。 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并前千户。

  时王玄谟距南郡王义宣、臧质于梁山,安都复领骑为支军。贼有水步营在芜湖, 安都遣将吕兴寿率数十骑袭之,贼众惊乱,斩首及赴水死者甚众。义宣遣将刘湛之 及质攻玄谟,玄谟命众军击之,使安都引骑出贼阵右。谭金三历贼陈,乘其隙纵骑 突之,诸将系进。是朝,贼马军发芜湖,欲来会战,望安都骑甚盛,隐山不敢出。 贼阵东南犹坚,安都横击陷之,贼遂大溃。安都队主刘元儒于舰中斩湛之首。转太 子左卫率。大明元年,虏向无盐,东平太守刘胡出战失利。二月,遣安都领马军北 讨,东阳太守沈法系水军向彭城,并受徐州刺史申坦节度。上戒之曰:“贼若可及, 便尽力殄之。若度已回,可过河耀威而反。”时虏已去,坦求回军讨任榛,见许。 安都当向左城,左城去滑台二百余里,安都以去虏镇近,军少不宜分行。至东坊城, 遇任榛三骑,讨擒其一,余两骑得走。任榛闻知,皆得逃散。时天旱,水泉多竭, 人马疲困,不能远追。安都、法系并白衣领职,坦系尚方。任榛大抵在任城界,积 世逋叛所聚,所在皆棘榛深密,难为用师,故能久自保藏,屡为民患。安都明年复 职,改封武昌县侯,加散骑常侍。七年,又加征虏将军,为太子左卫率十年,终世 祖世不转。

  前废帝即位,迁右卫将军,加给事中。永光元年,出为使持节、督兖州诸军事、 前将军、兖州刺史。景和元年,代义阳王昶督徐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平北将军、 徐州刺史。太宗即位,进号安北将军,给鼓吹一部。安都不受命,举兵同晋安王子 勋。初,安都从子索儿,前废帝景和中,为前军将军,直阁,从诛诸公,封武安县 男,食邑三百户。太宗即位,以为左将军,直阁如故。安都将为逆,遣密信报之, 又遣数百人至瓜步迎接。时右卫将军柳光世亦与安都通谋。

  泰始二年正月,索儿、光世并在省,安都信催令速去,二人俱自省逃出,携安 都诸子及家累,席卷北奔。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并皆同反。文秀遣刘 弥之、张灵庆、崔僧FM三军,道固遣子景征、傅灵越领众,并应安都。弥之等南 出下邳,灵越自泰山道向彭城。时济阴太守申阐据睢陵城起义,索儿率灵越等攻之。 安都使同党裴祖隆守下邳城,弥之等至下邳,改计归顺,因进军攻祖隆,僧FM不 同,率所领归安都。索儿闻弥之有异志,舍睢陵驰赴下邳,弥之等未战溃散,并为 索儿所执,见杀。

  时太宗以申令孙为徐州,代安都。令孙进据淮阳,密有反志,遣人告索儿曰: “欲相从顺,而百口在都。可进军见攻,若战败被执,家人可得免祸。”索儿乃遣 灵越向淮阳,令孙出城,为相距之形,既而奔散,北投索儿。索儿使令孙说阐令降, 阐既降,索儿执阐及令孙,并杀之。索儿因引军渡淮,军粮不给,掠奔百姓谷食。 太宗遣齐王率前将军张永、宁朔将军垣山宝、王宽、员外散骑侍郎张寘震、萧顺之、 龙骧将军张季和、黄文玉等诸军北讨。其年五月,军次平原,索儿等率马步五千, 列陈距战,击大破之。索儿又虏掠民谷,固守石梁,齐王又率镇北参军赵昙之、吕 湛之击之。索儿军无资实,所资野掠,既见攻逼,无以自守,于是奔散;又追破之 于葛家白鹄。索儿走向乐平县界,为申令孙子孝叔所斩。安都子道智、大将范双走 向合肥,诣南汝阴太守裴季降。

  时武卫将军王广之领军隶刘勔,攻殷琰于寿阳。傅灵越奔逃,为广之军人所生 禽,厉声曰:“我傅灵越也。汝得贼何不即杀。”生送诣勔,勔躬自慰劳,诘其叛 逆。对曰:“九州唱义,岂独在我。”勔又问:“四方阻逆,无战不禽,主上皆加 以旷荡,即其才用。卿何不早归天阙,乃逃命草间乎?”灵越答曰:“薛公举兵淮 北,威震天下,不能专任智勇,委付子侄,致败之由,实在于此。然事之始末,备 皆参豫,人生归于一死,实无面求活。”勔壮其意,送还京师。太宗欲加原宥,灵 越辞对如一,终不回改,乃杀之。灵越,清河人也。时辅国将军、山阳内史程天祚 据郡同安都,攻围弥时,然后归顺。

  子勋平定,安都遣别驾从事史毕众爱、下邳太守王焕等奉启书诣太宗归款,曰: “臣庸隶荒萌,偷生上国,过蒙世祖孝武皇帝过常之恩,犬马有心,实感恩遇。是 以晋安始唱,投诚孤往,不期生荣,实存死报。今天命大归,群迷改属,辄率领所 部,束骸待诛,违拒之罪,伏听汤镬。”索儿之死也,安都使柳光世守下邳,至是 亦率所领归降。太宗以四方已平,欲示威于淮外,遣张永、沈攸之以重军迎之。安 都谓既已归顺,不应遣重兵,惧不免罪,乃遣信要引索虏。三年正月,索虏遣博陵 公尉迟苟人、城阳公孔伯恭二万骑救之。永等引退,安都开门纳虏,虏即授安都徐 州刺史、河东公。四年三月,召还桑乾。五年,死于虏中,时年六十。

  初,安都起兵,长史兰陵俨密欲图之,见杀。安都未向桑乾,前军将军裴祖隆 谋杀苟人,举彭城归顺,事泄,见诛。员外散骑侍郎孙耿之击索儿战死,及刘弥之、 张灵庆皆战败见杀,并为太宗所哀,追赠俨光禄勋,祖隆宁朔将军、兖州刺史,耿 之羽林监,弥之辅国将军、青州刺史,灵庆宁朔将军、冀州刺史。

  安都子伯令、环龙,亡命梁、雍二州之间。三年,率亡命数千人袭广平,执太 守刘冥虬,攻顺阳,克之,略有义成、扶风,置立守宰。雍州刺史巴陵王休若遣南 阳太守张敬儿、新野太守刘攘兵击破之,并禽。先是,东安、东莞二郡太守张谠守 团城,在彭城东北。始同安都,未亦归顺,太宗以为东徐州刺史,复为虏所没。

  沈文秀,字仲远,吴兴武康人,司空庆之弟子也。父劭之,南中郎行参军。文 秀初为郡主簿,功曹史,庆之贵后,文秀起家为东海王祎抚军行参军;又度义阳王 昶东中郎府,东迁钱唐令,西阳王子尚抚军参军,武康令,尚书库部郎,本邑中正, 建康令。坐为寻阳王鞭杀私奴,免官,加杖一百;寻复官。前废帝即位,为建安王 休仁安南录事参军,射声校尉。

  景和元年,迁督青州之东莞东安二郡诸军事、建威将军、青州刺史。时帝狂悖 无道,内外忧危,文秀将之镇,部曲出屯白下,说庆之曰:“主上狂暴如此,土崩 将至,而一门受其宠任,万物皆谓与之同心。且此人性情无常,猜忌特甚,将来之 祸,事又难测。今因此众力,图之易于反掌,千载一时,万不可失。”庆之不从。 文秀固请非一,言辄流涕,终不回。文秀既行,庆之果为帝所杀。庆之死后,帝遣 直阁江方兴领兵诛文秀,方兴未至,太宗已定乱,驰驿驻之。方兴既至,为文秀所 执。寻见释,遣还京师。

  时晋安王子勋据寻阳反叛,六师外讨,征兵于文秀。文秀遣刘弥之、张灵庆、 崔僧FM三军赴朝廷。时徐州刺史薛安都已同子勋,遣使报文秀,以四方齐举,劝 令同逆,文秀即令弥之等回应安都。弥之等寻归顺,事在《安都传》。弥之青州强 姓,门族甚多,诸宗从相合率奔北海,据城以拒文秀。平原、乐安二郡太守王玄默 据琅邪,清河、广川二郡太守王玄邈据盘阳城,高阳、勃海二郡太守刘乘民据临济 城,并起义。文秀司马房文庆谋应之,为文秀所杀。文秀遣军主解彦士攻北海陷之, 乘民从弟伯宗合率乡兵,复克北海,因率所领向青州所治东阳城。文秀拒之,伯宗 战败被创,弟天爱扶持将去,伯宗曰:“丈夫当死战场,以身殉国,安能归死儿女 手中乎!弟可速去,无为两亡。”乃见杀,追赠龙骧将军、长广太守。

  太宗遣青州刺史明僧皓、东莞东安二郡太守李灵谦率军伐文秀。玄邈、乘民、 僧皓等并进军攻城,每战辄为文秀所破,离而复合,如此者十余。泰始二年八月, 寻阳平定,太宗遣尚书度支郎崔元孙慰劳诸义军,随僧皓战败见杀,追赠宁朔将军、 冀州刺史。上遣文秀弟文炳诏文秀曰:“皇帝前问督青州徐州之东莞东安二郡诸军 事、建威将军、青州刺史,朕去岁拨乱,功振普天,于卿一门,特有殊泽,卿得延 命至今,谁之力邪?何故背国负恩,远同逆竖。今天下已定,四方宁一,卿独守穷 城,何所归奉?且卿百口在都,兼有坟墓,想情非木石,犹或顾怀。故指遣文炳具 相宣示。凡诸逆郎,亲为戎首,一不加罪,文炳所具。卿独何人,而能自立。便可 速率部曲,同到军门,别诏有司,一无所问。如其不尔,国有常刑,非惟戮及弟息, 亦当夷卿坟垄,既以谢齐土百姓,亦以劳将士之心。故有今诏。”三年二月,文秀 归命请罪,即安本任。

  先是,冀州刺史崔道固亦据历城同逆,为土人起义所攻,与文秀俱遣信引虏; 虏遣将慕舆白曜率大众援之,文秀已受朝命,乃乘虏无备,纵兵掩击,杀伤甚多。 虏乃进军围城,文秀善于抚御,将士咸为尽力,每与虏战,辄摧破之,掩击营寨, 往无不捷。太宗进文秀号辅国将军。其年八月,虏蜀郡公拔式等马步数万人入西郭, 直至城下。文秀使辅国将军垣谌击破之。九月,又逼城东。十月,进攻南郭。文秀 使员外散骑侍郎黄弥之等邀击,斩获数千。四年,又进文秀号右将军,封新城县侯, 食邑五百户。虏青州刺史王隆显于安丘县又为军主高崇仁所破,死者数百人。虏围 青州积久,太宗所遣救兵并不敢进,乃以文秀弟征北中兵参军文静为辅国将军,统 高密、北海、平昌、长广、东莱五郡军事,从海道救青州。文静至东莱之不其城, 为虏所断遏,不得进,因保城自守,又为虏所攻,屡战辄克,太宗加其东青州刺史。 四年,不其城为虏所陷,文静见杀。

  文秀被围三载,外无援军,士卒为之用命,无离叛者,日夜战斗,甲胄生虮虱。 五年正月二十四日,遂为虏所陷。城败之日,解释戎衣,缓服静坐,命左右取所持 节。虏既入,兵刃交至,问曰:“青州刺史沈文秀何在?”文秀厉声曰:“身是。” 因执之,牵出听事前,剥取衣服。时白曜在城西南角楼,裸缚文秀至曜前,执之者 令拜。文秀曰:“各二国大臣,无相拜之礼。”曜命还其衣,为设酒食,锁送桑乾。 其余为乱兵所杀,死者甚众。太宗先遣尚书功论郎何如真选青州文武,亦为虏所杀。 文秀在桑乾凡十九年,齐之永明四年,病死,时年六十一。

  崔道固,清河人也。世祖世,以干用见知,历太子屯骑校尉,左军将军。大明 三年,出为齐、北海二郡太守。民焦恭破古冢,得玉铠,道固检得,献之,执系恭。 入为新安王子鸾北中郎谘议参军,永嘉王子仁左军司马。景和元年,出为宁朔将军、 冀州刺史,镇历城。泰始二年,进号辅国将军,又进号征虏将军。时徐州刺史薛安 都同逆,上即还道固本号为徐州代之。道固不受命,遣子景微、军主傅灵越率众赴 安都。既而为土人起义所攻,屡战失利,闭门自守。会四方平定,上遣使宣慰,道 固奉诏归顺。先是与沈文秀共引虏,虏既至,固守距之,因被围逼。虏每进,辄为 道固所摧。三年,以为都督冀青兖幽并五州诸军事、前将军、冀州刺史,加节,又 进号平北将军。其年,为虏所陷,被送桑乾,死于虏中。

  史臣曰:《春秋》列国大夫得罪,皆先致其邑而后去,唯邾、莒三臣,书以叛 人之目,盖重地也。安都勤王之略,义阙于籓屏,以地外奔,罪同于三叛。《诗》 云:“谁生厉阶,至今为梗。”其此之谓乎?

关键词:宋书,列传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薛安都,河东汾阴人,世世代代是当地豪门大族,同姓的人有三千家,他父亲薛广是薛氏的首领,高祖刘裕平定关中河南,用薛广当上党太守。

  薛安都少年时便因勇敢著名,身长七尺八寸,熟习射箭和骑马,魏人叫安都帮助秦州刺史北贺汨攻叛乱胡人白龙子,消灭了敌人,因此安都当上了魏人雍州秦州二州都统,每州都有刺史,都统总管各州大事。元嘉二十一年(445),魏国国王拓跋焘讨伐柔然大败。薛安都和本家薛永宗起义造反,永宗屯兵汾曲,安都袭占弘农郡城。恰遇北地人盖吴起义,于是他们相互联络。拓跋焘亲自率兵攻击薛永宗,消灭了他一家族,又进击盖吴,薛安都估计众寡悬殊,率壮士辛灵度等人,丢下弘农郡投奔宋朝。文帝亲自召见他,安都请求回到北方煽动关陕一带百姓,招集义兵。文帝同意了,给他锦缎一百匹,杂丝三百匹,再袭击弘农郡。敌人已增加了防卫,弘农城攻不下来,盖吴又死了,安都只好退回上洛。世祖刘骏镇守襄阳,签署他当扬武将军、北弘农太守。魏人逐渐强盛,安都于是回到襄阳,堂叔薛沈也同时回到宋国,官到绥远将军,新野太守。

  文帝二十七年(451),随王刘诞任命安都当建武将军,随同柳元景向潼关陕县一带进发,率领步骑兵上路,所向披靡。这事见《柳元景传》。大军凯旋,刘诞任安都当后军行参军,二十九年(454),安都被调到始兴王刘浚征北行参军,加号建武将军,鲁爽向虎牢关进攻,薛安都再随同柳元景北伐,便占有关城,和柳元景约期都渡河攻下蒲坂,恰遇鲁爽退兵,安都再次率领部队随同柳元景退回,接着讨伐西阳五水蛮。世祖讨伐逆贼刘邵,安都转官参军事、加号宁朔将军,率领骑兵和柳元景同时出发。四月十四日,到朱雀航,安都横握长矛,虎目大睁,骂敌将皇甫安民等人说:“逆贼刘邵杀君杀父,你们还有什么心事侍候他?”世祖继位,安都被任命为右军将军。五月四日,安都率他领导的骑军为先锋,直接向宫殿进攻,叛党还有几百人,一时之间迅速逃窜,因建功劳封南乡县男,享受五百户租税的待遇。当初安都随从征伐关陕时,到臼口,做梦见到自己仰头看天,正看见天门大开,对身边的人说:“你们看见天门开了没有?”到这时便感叹说:“梦见天门大开,难道是中兴的征兆吗?”

  安都堂弟薛道生,也因为军功当大司马参军,犯了罪,被秣陵令庾淑之鞭打。安都听了非常愤怒。于是,骑马带了几十人,叫左右的人手持长矛,想前去杀庾淑之,走到朱雀航时,恰逢柳元景。柳元景问他:“薛先生去哪里?”薛安都跃马到后车回答到:“狗崽子庾淑之鞭打我的堂弟。这便打算去杀掉他。”柳元景担心他劝不住。于是骗安都道:“庾淑之这个小人不懂事。你去杀了他,很好。”安都回马过来。柳元景又追上去叫他:“另外有话跟你说。”叫他下马到车中来。待薛安都到车中,便批评他道:“你的堂弟衣着言论,和寒族小民没有差别。即使是其他的人,庾淑之之流的人怎么能知道这事?况且亲身犯法,于理应被惩罚。你是朝廷功臣,应该遵崇法律。为什么要放肆无忌,便想在京城杀人。这不仅是法律不允许的,皇上也无法原谅。”于是,载着他一同回去,安都才罢休。当年,因为严厉正直而被免官。

  孝建元年(454),再当左军将军。二月,鲁爽反叛,朝廷派安都和冗从仆射胡子反、龙骧将军宗越率领骑步兵进占历阳。鲁爽派将军郑德玄戍守大岘。郑德玄叫先锋杨胡与率轻兵向历阳进击。安都派宗越和历阳太守程天祚迎击,打败了杨胡与,杀了杨胡与和他的副将。郑德玄再派他的司马梁严驻守大岘的东边。安都的幢主周文恭凌晨侦察,乘便袭击,全部活捉梁严等。叛军不敢前进。世祖命令安都留三百人守历阳,渡回采石矶。迁官辅国将军、竟陵内史。

  四月,鲁爽叫他的弟弟鲁瑜率三千人从小岘出发。鲁爽不久带大众驻扎大岘防守。朝廷又派安都带骑兵八千渡过长江和历阳太守张幼绪等人讨伐鲁爽。薛安都的副将建武将军谭金率几十个骑兵挑战,杀了鲁瑜的偏将军。张幼绪非常胆小,便率军退回,薛安都再回到历阳。臧质好久不到,世祖再派沈庆之渡江统率三军。鲁爽的部队粮食不多,也退回去了。沈庆之派安都率领轻骑兵追击,四月丙戌,在小岘赶上鲁爽,鲁爽和他的心腹骑兵壮士断后。谭金首先进攻,不能攻入敌阵,安都望见鲁爽,便跃马大呼,直接上前刺向他,应手而倒,谭金身边的范双将鲁爽斩首。鲁爽世世代代骁勇非凡,一向习惯于阵式战斗,都说他是“万人敌”,而薛安都单马而进,将他斩首而归。当时人都说关羽杀颜良,也不过如此。安都因此升进爵号为侯。增加五百户租税,和以前共一千户。

  当时王玄谟正在梁山抗拒南郡王刘义宣、臧质。薛安都再次率领骑兵作为王玄谟的支队。叛军有水步兵军营在芜湖,安都派将领吕兴寿率领几十骑兵袭击敌人,敌人震惊而混乱,被杀头和跳水死的人很多。刘义宣派将军刘湛之和臧质攻打王玄谟。王玄谟叫各部队奋击,叫薛安都率骑兵从敌军右阵突入。安都副将建武将军谭金三次冲入敌人战阵,乘空隙放开骑兵突击,各将领跟着踏进。这天早晨,叛军骑兵从芜湖出发,想来会战,望见薛安都的骑兵气势庞大,隐藏在山后不敢过来。叛军东南战阵仍很坚固。薛安都从侧面攻破他们。于是敌人大败。安都的队长刘元儒在舰上砍掉了刘湛之的脑袋。安都因此转官太子左卫帅。

  大明元年(457),魏人进攻无盐,东平太守刘胡出战不利。二月,朝廷派安都率领骑兵北伐,东阳太守沈法系率水军进向彭城,同时受徐州刺史申坦的节度。孝武帝告诫薛安都说:“敌人如果可以赶上,便可尽力消灭他们。如果敌人逃走,可以渡过黄河耀武扬威而回。”当时魏人已走,申垣请求回师讨伐任榛,被同意了。薛安都应向左城,左城离滑台二百多里。安都因为觉得离敌人重镇很近,而自己部队太少,不应该分开行动。到东坊城,遇到任榛三个骑兵,捉了一个,其余两个逃走。任榛等听到这消息,都得以逃散。当时,正处于干旱时节,水源小泉都枯竭了,兵马都很疲劳,不能追击逃跑敌人。安都、沈法系都因此以士兵身份兼领原先职务,申坦被关在尚方监。任榛的人马大概在任城境内,那里几十年一直是叛逃分子集中的地方,那一带都是荆棘满地,又深又高又密,难以用兵讨伐,以至叛逃者一直能得以保存,多次成为百姓的祸患。薛安都明年恢复官职。被改封为武昌县侯,加官散骑常侍。七年(463)加号征虏将军,当太子左卫帅十年,在世祖时代一直没有转换官职。

  前废帝即位,安都迁官右卫将军,加官给事中。永光元年(465),出外为使持节,督兖州诸军事,前将军,兖州刺史。景和元年(465),代替义阳王刘昶督徐州豫州的梁郡诸军事、平北将军、徐州刺史。明帝即位,进号安北将军,赏赐鼓吹一部。薛安都不接受命令,起兵拥护晋安王刘子勋。当初,安都堂侄薛索儿,在前废帝景和年中,当前军将军,在宫殿当警卫。跟从前废帝杀各个大臣,被封为武安县男,享受三百户租税待遇。明帝即位,被用为左将军,仍旧当警卫将军。薛安都将造反,派秘密使者报信给他,又派几百人到瓜步迎接他。当时右卫将军柳光世也和安都沟通。泰始二年(466)正月,薛索儿、柳光世也都在宫廷中,安都的使者叫薛索儿等快快离开,他二人都从宫禁中逃出,带着薛安都的儿子和家中大小一齐逃回北方。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都同时反叛。沈文秀派刘弥之,张灵庆,崔僧..三支部队,崔道固派儿子崔景征、傅灵越率领人马,都响应薛安都。刘弥之等人向南进攻下邳,傅灵越从泰山方向进攻彭城。当时济阴太守申阐占领睢陵城起义响应朝廷,薛索儿率傅灵越等进攻申阐。安都派同党裴祖隆防守下邳城。刘弥之等人到下邳,突然改变计策归顺朝廷,乘便进攻在下邳的裴祖隆。崔僧..不同意,率领其部下投奔薛安都。薛索儿听说刘弥之有二心,丢下睢陵城迅速赶到下邳。刘弥之等不战而逃,都被薛索儿抓住杀了。

  当时太宗用申令孙当徐州刺史,代替薛安都。申令孙前进占据淮阳,暗中准备响应叛军,派人告诉薛索儿说:“我想跟你们采取共同行动,但是一百多个家人在京城。你们可以进军攻打我,如果打败被你们抓住,我的家人能免除灾难。”薛索儿于是派傅灵越向淮阳进军,申令孙出城,假装抵御敌人,不久奔跑而散,向北投向薛索儿。薛索儿叫申令孙劝说申阐投降。申阐投降之后,薛索儿抓住申令孙和申阐,将他们都杀了。薛索儿于是率领军队渡过淮河,军中粮食不足,便掠夺老百姓的谷子麦子补充。太宗派齐王萧道成率领前将军张永、宁朔将军垣山宝、王宽、员外散骑侍郎张蜫震、萧顺之、龙骧将军张季和、黄文玉等众军北伐。当年五月,萧道成等人驻扎平原。薛索儿等带领骑兵五千布阵抵抗。萧道成等奋击,大败薛索儿。薛索儿又侵掠百姓谷粮,在石梁固守。萧道成又率镇北参军赵昙之、吕湛之进攻。薛索儿看军中无衣无粮,依靠的只是那些人野外掠夺的东西。既然被攻击,无法防守城池,于是薛军溃败,萧道成又在葛家白鹄击败敌人。薛索儿逃向乐平县境内,被申令孙的儿子申孝叔斩首。薛安都的儿子薛道智、大将范双逃向合肥,到南汝阴太守裴季那里请降。

  当时武卫将军王广之率军属于刘面力,正在寿阳攻打殷琰,傅灵越逃跑,被王广之的士兵活捉,傅灵越道:“我是傅灵越。你们得到叛军怎么不马上杀掉?”傅被送到刘面力那里。刘面力亲自慰劳他,问他为什么反叛。傅答道:“四海起义,难道只是我一个人吗?”刘面力又问他:“四方反叛人马,每战都被抓住。皇上都加宽容,就他的才能而选用。你为什么不马上归顺朝廷,而在原野上逃命呢?”傅灵越答道:“薛先生在淮北起义,威震天下。只因不能信用智慧勇敢的英雄,而把重任委托给儿子侄子们。这就是失败的原因。然而他的大事的前后,我都参与了。人生终归要死。确实没有脸面请求活下去。”刘面力很敬佩他的勇气,送他到京城,太宗想原谅他。傅灵越还是过去那样说,终究不悔改。于是杀了他。傅灵越是清河人,当时辅国将军,山阴内史程天祚占据本郡响应薛安都,朝廷围攻很长时间,然后才投降。

  刘子勋平定后,安都派别驾从事史毕众爱、下邳太守王焕等人带书信给明帝投诚,说:“我是奴才野民,在贵国苟且偷生。承蒙世祖孝武皇帝非常的厚恩。觉得自己应该像狗马那样报答主人,深深感谢孝武帝的恩泽。所以晋安王刘子勋倡议起事,便转向前往投诚,不指望光荣活着,只打算以死报恩。今日天命归心皇上,小人悔改前非。我这里便率领部队,绑缚自己,等待皇上的惩罚。我以前抗拒的罪行,完全由皇上任意处理。”薛索儿死的时候,安都叫柳光世守卫下邳,到这时也率领部下投降,太宗因为四方平定,想在淮北摆摆威风。于是派张永、沈攸之用重兵迎接安都。安都认为既然归顺朝廷,不应该派重兵迎接,害怕免除不了罪行,便派使者联系魏人。三年(467)正月,魏人派博陵公尉迟苟人、城阳公孔伯恭率二万骑兵救援他。张永等人只好退兵。安都开门接受魏兵,魏人马上授予薛安都徐州刺史、河东公。四年(468)三月,召回到桑乾宫。五年(469)在魏国去世,当年六十岁。

  当初薛安都起兵时,他的长史兰陵俨暗中想杀安都,被安都杀了。安都未到桑乾宫(魏国皇宫)时,前军将军裴祖隆图谋杀掉尉迟苟人,让彭城归顺朝廷,计划泄露,被杀。员外散骑侍郎孙耿之攻击薛索儿,和刘弥之、张灵庆都战败被杀,这些人都被太宗所哀悼,便追赠兰陵俨光禄勋,祖隆宁朔将军,兖州刺史,孙耿之羽林监,刘弥之辅国将军,青州刺史,灵庆宁朔将军,冀州刺史。

  薛安都的儿子伯令、环龙,逃命在梁郡、雍郡二州之间。三年(467),率领亡命之徒几千人袭击广平,抓住了太守刘冥虬,攻顺阳,打下了。另外占有义城、扶风,设置太守县令。雍州刺史巴陵王刘休若派南阳太守张敬儿、新野太守刘攘兵打败他们,都活捉。

  之前,东安、东莞二郡太守张谠守卫团城,在彭城东北。开始时响应安都,后来也投降朝廷,太宗用他当东徐州刺史,再被魏人所攻拔。

  崔道固,清河人,世祖时代,以能干被赏识,当太子屯骑校尉,左军将军。大明三年(459),出外当齐、北海二郡太守。百姓焦恭挖开古墓,搞到一套玉铠。崔道固搜索到手,献给朝廷,并把焦恭捉起来关住。便到内地当新安王刘子鸾北中郎谘议参军、永嘉王刘子仁左军司马。

  景和元年,道固出外当宁朔将军、冀州刺史,镇守历城。泰始二年(466),增进位号辅国将军,又进号征虏将军。当时徐州刺史薛安都反叛朝廷,明帝便马上让道固以本号回到徐州当刺史代替薛安都。道固没有从命,而派儿子崔景微、军主傅灵越率兵赶援薛安都。不久遭土人赵义部队进攻,几次战斗都失利,于是闭门自守。恰遇四方平定,皇上派人前来安慰,崔道固奉诏归顺朝廷。之前他和沈文秀共同勾引魏人,魏军到了以后,又固守抵挡魏军,于是被围困,敌人每次进攻,总是被崔道固打败。三年(467),朝廷用他当都督冀青兖幽并五州诸军事、前将军、冀州刺史,加上节杖,又进号平北将军。当年,历城被魏人攻陷,崔道固被送到桑乾官,在魏国去世。

《列传·卷八十八》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列传·卷八十八原文解释翻译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