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薛涛这首诗,透着悲壮和苍凉,最后一笔柔媚无限,令人拍案叫绝!

作者:佚名 古诗词鉴赏大全 来源:网络

贞元元年(公元785年),薛涛十六岁,接连遭受人生打击的她迫于生计,无奈加入乐籍。乐籍制度始于北魏,终于清雍正元年(1723年),官府将罪民、战俘等群体的妻女及其后代籍入专门的贱民名册,迫使她们世代从乐,是谓乐籍。乐籍中的女子,其身份普遍卑贱,甚至有些沦为奴隶,几与物品等同,专供达官贵人们享乐。

但不可否认的是,女乐作为乐籍制度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因素和乐籍群体的重要组成,她们广泛参与了传统社会中的大部分音乐活动,并承担起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主脉。到了唐代,教坊迅速发展起来,主要负责管理俗乐,使得乐籍制度更加完善、契合。教坊成了当时乐籍制度下的女乐生存和执业的场所。在乐籍制度下,有“女记小令三千”,可见唐朝乐籍的繁盛。

那时的薛涛已经一无所有,除了容貌和才情,她这样一个弱女子,要如何在残酷的社会中生存?薛涛想活下去,但也不想失去自己的人格和操守,所以她选择了加入乐籍,选择了伪装自己去穿梭在无聊的酒席之间,选择了用自己的才情和智慧去抵御人生的浪潮。薛涛工音律、善诗文,有着一张姣好的面容,凭此她足以在乐籍中立足扬名。

出身官宦的闺阁女子沦落风尘,有着绝美无双的面容,才能过人,诗文俱佳,聪慧贤淑,自然引得无数王孙公子、文人墨客前来一睹风采。就这样,薛涛出名了。同年六月,韦皋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说到韦皋,那也是个传奇人物。

韦皋,字城武,唐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荫承祖先的功勋,被任命为建陵挽郎,继而擢升为监察御史。因在泾原兵变时助朝廷平叛有功,授御史大夫、陇州刺史,置奉义军,拜节度使。唐德宗还都后,召为左金吾卫将军,不久升迁为大将军。

贞元初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此后镇蜀二十一年,共击破吐蕃军队四十八万,不但将蜀地治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辅佐太子登上皇位,最后授封南康郡王。韦皋上任之初,就听闻有一个诗伎貌美而才高,遂召而见之,而此人正是薛涛。韦皋为了试探薛涛是否真有才情,在宴会上命她即席赋诗。薛涛并不推辞,接过纸笔略一思忖,便写下了《谒巫山庙》这首诗。

《谒巫山庙》

作者:薛涛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似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无限柳,春来空斗眉长。

韦皋惊讶于薛涛的从容淡定,仿佛这世间的喧嚣与她并无关系,而等到他拿过墨痕未干的《谒巫山庙》时,心底不禁连连赞叹:好字好字!好诗好诗!原来她不是那惯弄风月、附庸风雅的媚俗女子,想不到她的才情竟如此之高,格调竟如此之雅。

《谒巫山庙》是一首怀古诗,风尘女子能做此等题,足见其非凡。首联“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写景,状巫山庙所处之环境,一路拾级而上,目之所及俱是烟霞茫茫,乱猿啼鸣声不绝于耳,空气中飘散着草木的香气,让人不禁怀想起悠悠的历史。颔联“朝朝暮暮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触景生情,看着这层层山色,听着这潺潺水声,不觉恍惚起来,一个“哭”字照应首联之“乱猿”,营造出一种悲戚高壮的氛围。

颈联“朝朝暮暮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接“宋玉”和“襄王”而来,评述历史,冷静中见睿智。楚国正是这样耽于享乐而导致亡国悲剧的,现在只剩下残垣断壁供人悼念。联系周遭荒寂的景象,历史的沧桑和世事的无常之感顿时浮现出来。

尾联“惆怅庙前无限柳,春来空斗画眉长”,借景抒怀,想象妙绝。这巫山的云雨看了多少次庙前杨柳的衰荣繁枯,在一个个春秋的轮回中消磨尽胜败荣辱,只有杨柳在春光中要与女子的娥眉争个短长。一个“空”字,寂寞之极,无奈之极。《名媛诗归》对此评价道:“惆怅”二句不但幽媚动人,觉修约宛退中,多少矜荡不尽意。

整首诗都透着一种悲壮和苍凉的感觉,最后一笔以柔媚带出,更觉有不尽之意,怀古之高致令人追思怅惘。这样一首诗出现在唱和的席间是不多见的,而且它还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就更加不得不令人称奇。然而,这首诗出现在薛涛身上却并不奇怪,因为她本就是这样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一个在杯酒谈笑间仍旧保持着自己独立追求的女子,一个在乱世红尘中展开美丽雀屏、自由翱翔的女子。

关键词:古诗词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薛涛这首诗,透着悲壮和苍凉,最后一笔柔媚无限,令人拍案叫绝!

古诗国学经典诗词名句成语诗人关于本站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6-2021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2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