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不忽木

元代诗人

不忽木(1255年-1300年),元朝政治人物,康里人。又名时用,字用臣。元世祖侍从燕真之子,不忽木跟王恂、许衡学习儒学,历仕元世祖、元成宗两朝,官居中书平章政事、昭文馆大学士。后为平章军国事,行御史中丞,后病亡。他汉化较深,主张兴建学校,重视儒学,反对任用敛财之臣阿合马、桑哥等。大德四年(1300年),不忽木逝世,时年四十六岁。

不忽木古籍名句
人物生平
[请记住我们 国学梦 www.guoxuemeng.com]

家族身世

不忽木,世代为康里部人。康里,即汉高车国。祖海蓝伯,曾是克烈王可汗之臣。克烈部灭亡,就弃家从几千骑兵朝西北奔驰而去,元太祖铁木真派使者招降,他回答说:“过去与皇帝同事克烈王可汗,现在大王可汗灭亡,不忍心改变这件事。”说完就离开了,不知到怎么回事。十个儿子,都是为元太祖所俘虏。

其中燕真最小,年方六岁,元太祖赐庄圣皇后。后来同情才养育他的,派遣侍卫在元世祖忽必烈的藩邸。长从征讨伐,有功劳。世祖威名日盛,宪宗将要讨伐宋国,命令以守。燕真说:“皇上平素有心志疑惑,现在皇上长途跋涉到危险的地方,殿下以皇弟一处安全,可以吗?“元世祖忽必烈认为他说得对,于是南征。元宪宗蒙哥高兴,于是分兵命令到鄂州,而自己领兵攻打蜀地的钓鱼山,令阿里不哥居守。元宪宗蒙哥死后,燕真统元世祖忽必烈留部,觉得阿里不哥有野心,奉皇后来逐渐招来至南方,与元世祖忽必烈相会于上都。

进谏世祖

元世祖即位,燕真还没被大用就去世了,官员停止卫率。不忽木是其第二个儿子,资质超群,举止安详文雅,元世祖很喜欢他,命令给事裕宗东宫,拜太子赞善王恂。寇恂跟随北征,就学习到国子祭酒许衡。每天记下几千字,许衡常常称赞他,认为有三公和辅相器。元世祖曾经想看看国子的文字,不忽木十六岁,只有书《贞观政要》几十件事以进,元世祖知道他有劝谏之意,赞叹不已。许衡继承历代帝王名称谧、管系、年,为书给学生,不忽木读几遍就能背诵,元世祖召试,不遗漏一个字。至元十三年(1276年),不忽木与同舍生坚童、太回答、秃鲁等人上疏说:

“大臣们听闻,《学记》说:‘君子想要化民成俗,他们必须学习!’‘玉不雕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义。’所以古代的帝王,建立国家统治人民,必以教育为先。大概从尧、舜、禹、汤、周文王、周武王的后代,没有人不有学问,所以他治理比上,一般好于下,而为后世所效法。到了汉朝,也建造学校,下诏诸生考试补官。魏道武帝从北方,平定中原,增加学生三千,儒学以兴。这是历代都有学校的证据。”

“我们现在又取平南建立学校,为陛下陈述。晋武帝司马炎曾经平定吴国,开始设立国子学。隋文帝杨坚曾经灭掉陈,使国子寺不隶属太常。唐高祖曾经消灭梁,下诏各州县和乡并命令设置学习。等到唐太宗,多次临幸国学,增筑学校到一千二百间,国学和太学、四门学也增加学生,他们的书、算各设置博士,甚至高句丽、百济、新罗、高昌、吐蕃等国家首领派子弟入学,国子监到到八千多人。唐高宗于是命令国子监领六学:一是国子学,二是大学,三是四门学,四是律学,五是书法学,六是算学,分别设置学生管理,都承担不同的领域。然而,晋平定吴国得到户数仅五十二万而已,隋朝灭亡了陈国仅获郡县五百而已,唐亡后,梁也仅得户数六十多万而已,而他们就是这样尊崇学校的。何况我堂堂大国,拥有江南、岭南之地,计算了南宋的户数不下千万,这是陛下神功,自古以来,没有发生过,而不是晋、隋、唐的所能比拟的。但是学校的政策,还没完全举,我感到惋惜。”

“我们蒙受皇上的恩德,学习儒学。钦圣意,难道不是因为各种做官的人么,蒙古人做官的人还少,就想我们明白认识社会,由陛下的使唤吗?但是学习制度还未确定,朋友数少。比如要求在田里种几个苗,在寻找数匹良马,我们恐怕不容易获得。为今之计,如果想要人才众多,通晓汉法,一定要像古代普遍设立学校然后才可以。如果说没有时间,最好在大都弘扬光大国学。选择十五岁以下的蒙古人、十年以上品行好的几百人,各种官员的子弟和普通百姓几百人,让俸禄各有一定的制度。选择德业充足的人为师,担任司业、博士、助教来教育。让他们教必须以人与人的关系,明于事理,为他们讲解经传,授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其下又立几科,像小学、律、记录、计算的类。每科设置教授,分别教育。”

“小学科则令诵读经书,教育是以应对进退事长;律科就专门命令通晓政事;书科则专门让学生习字绘;算科则专门让学生熟悉算数。或者一种学科会了,可以在选择其它学科,或者一天之内重新排列学科。使国子学官职总领其事,加点调查,一定要一起通,并以义理为主。有多努力的听令学作文章。一年四季,随着他的利钝,各负其责任完成功课。勤劳的人就住上最好的房子,懒惰的人就投入下舍,等他们改过之后便又升。假入就听令学射,除非假日,没有原因不让学生出去学习。几年以后,上舍生学业有成就的人,就让学校保举,蒙古人怎么样品级,各种人如何在进。他未完成,而且令他依旧学习,等他们可以从政,然后每年允许学校举荐有贤能的人、有才能的人,使他按例入仕。始终不可教的人,三年听令于学习。学习政治变革、生员增减,如果能不及时报告,那么学习没有弊端,而天下的人才也都观感而兴起了。然后继续设立郡县的学校,以达到化民成俗的目的,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们众大臣愚钝,皆是在书中发现的,听闻师者是这样。我不敢肯定它可以实施,希望圣上同意我们这一奏章,让那些老先生与尚书左丞王赞善等,商议上奏施行,我们将会感激不尽。”奏折呈上之后,元世祖看了很高兴。

为官历程

至元十四年(1277年),元世祖给不忽木授予少监之职。至元十五年(1278年),出任燕河北道提刑按察副使。皇帝派遣通事脱虎脱去护送西域僧人作佛事,返回经过真定,驿吏几乎快被僧人鞭打至死了,上诉给按察使,不敢问。不忽木接受上诉,让僧人入狱。如果脱虎脱一直想从僧,语气倔强,不忽木令在庭下离职,责备他不称职。如果脱虎脱逃走并上报,元世祖说:“不忽木一向刚强正直,肯定是你们犯法的缘故。”继而燕南奏到,世祖说:“我本来就知道了。“至元十九年(1282年),不忽木升任提刑按察使。有人诉讼净州守臣盗窃官家的财物,净州本来隶属河东,特别命令不忽木去调查,报告称旨归,便赐给白银一千两、钱五千贯。

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召集参议中书省事务。当时榷茶转运使卢世荣阿附宣政使桑哥,说能用自己,那么国家赋税可以十倍于过去。世祖问不忽木,他回答说:“从过去聚敛之臣,如桑弘羊、宇文融的人,用利益方法来迷惑皇上,开始的人没有一个不叫忠,他的罪行罪恶深重明显,国家和人民都倍感痛苦,即使后悔也来不及。我希望陛下不要接受他的说法。“世祖不听,以世荣为右丞,不忽木便推辞拜任参议。

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世荣因罪被杀,世祖说:“我很对不起你。”便提升为吏部尚书。当时正在查抄阿合马家,他的奴仆张散札儿等罪该处死,缪永定说阿合马家产隐寄的多,如果可以全部得到,可以给国家使用。于是就追捕阿合马,牵连无辜,京城骚动。世祖很怀疑,命令丞相安童集六部正副长官询问这件事,不忽木说:“这是我为阿合马心腹助手,死有余辜。是这样说的,大概是为了拖延时间,侥幸不杀他。怎么可以又受他的欺骗,嫁祸给善良吗?赶快杀了他,那么怨恨诽谤就平息了。“丞相把他的话入奏,世祖醒悟,命令不忽木审问,结果符合实际,散纸儿等人被杀,被捕的人也全部被释放了。

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改任工部尚书。九月,升任刑部。河东按察使阿合马,以财产谄媚权贵,货物在官钱,约定偿还羊马,那还是取部民所产以运输。事情被发觉,派遣使者审查,都不在,当不忽木去,才得到他的不法之物一百多件。在大同人民饥荒之时,不忽木打开粮仓赈济难民。阿合马是善于宠臣上奏不忽木擅自调发军队储备,又使阿合马使屈打成招。世祖说:“发放粮食以活我的人民,就其职责是,你又有什么罪。”命令把他监禁到京城审视,阿合马最终被杀。吐土哈求钦察的为人奴隶以增加他们的军队,而多取平民。中书佥省王遇改正之。吐土哈于是上奏时有不臣之话。世祖大怒,想杀了他,不忽木劝谏说:“王遇开始令以钦察的人奴是用于战争,没有听说过用平民征战。万一他卫都仿照此,人口减少了。如果杀了亡于,后人是否愿意为陛下尽职尽责吗?”世祖醒悟,王遇没有死。

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桑哥奏请设立尚书省,诬告杀参政郭佑、杨在宽。不忽木争不到,桑哥很恨他,曾经手指不忽木对妻子说:“将来登记我们家的就是这人啊。”因为他回家吃饭,责备他不上班处理事务,欲加之罪,于是因病免职。世祖回到自己上都,他的弟弟野礼审班侍坐辇中,世祖说:“你哥哥一定会在某一天来迎接。”不忽木果然在这一天到。皇帝见他瘦得很,问他的俸禄多少,左右的人回答说他病得体力不济,世祖念在他的贫穷,命令全部给他。

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任命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春,世祖到柳林打猎,彻里等人弹劾上奏桑哥罪状,世祖召问不忽木,详细地回答。世祖大为震惊,于是决定杀了他。罢免尚书省,再以六部归于中书,想用不忽木为丞相,坚决推辞,世祖说:“我过去听桑哥,使天下不安,现在虽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记得你小时候,让你学习,正是要准备今天的使用,不要推辞。”不忽木说:“朝廷元勋旧,大臣还有很多,现在不到用我,无法服众。”世祖说:“那么谁可以?”回答说:“太子詹事完泽可以。抄阿合马家,阿合马贿赂近臣,都有文书,只有没有完泽名;又曾说桑哥是相,一定要败坏国家大事,现在果然像他说的那样,因此知道他可以的。”世祖说:“既然你决定了,就不是我的事了。”于是拜完泽右丞相,不忽木做平章政事。

上都留守木八剌沙说改为按察司设置廉访司不方便,应该予以停止,于是请求宪臣贪污罪来引起君主关注。世祖因此责问中丞崔彧,崔彧推托有病。不忽木排斥崔彧不直接说,于是一一陈述不能停止的说法,世祖于是释放。

朝廷大军征讨交趾失利,再图谋大举,不忽木说:“岛夷诡诈,天子的威势临到,难道你不害怕,兽走投无路了就会咬,形势使他这样。现在他的儿子继承王位,如果派一个使者,晓以祸福,他们能悔过自新,就不用兵而下了。如果不悔改,再出兵也不晚。“世祖听从了。于是交趾感到害怕,派遣他的伪昭明王等人到朝廷谢罪,尽献前六年所应当进贡物品。皇帝高兴地说:“你一句话的作用。”就把其中的一半给他,不忽木推辞说:“这是陛下神武不杀所导致,我又有什么功劳呢。”只有接受沉入水假山、象牙镇纸、水晶笔格而已。

麦术丁请求恢复尚书省,专兼右三部,不忽木责备他说:阿合马、桑哥相继误国前车之鉴不远,为什么又想效仿他吗!“结束后就睡觉去了。有人劝征流求,以及江南包银,都劝阻他。桑哥党人把快刺丁等人刺杀,皇帝认为忻都长在理财,想要释放不杀。不忽木争辩,不服从。一天中一共七奏,最后定他的罪。佛教请用金银布帛祭祀他们的神,世祖感到很困难。不忽木说:“他佛以除去贪婪为宝。”于是不给。有人说京师蒙古人应该与汉人之间处,以控制意外。不忽木说:“新民忽升,还没有安宁过,如果再变更,必然导致失业。这是奸人想擅自出售的好处,结交亲近宠爱,借为效忠的说法罢了。”于是描写国内贵族住宅已与居民犬牙相制的情况已然停止。有人诬陷完泽徇私,世祖问不忽木。他回答说:“完泽和我都待罪中书,假设有如是说,怎么能专心。我们虽然愚昧落后,然而位居宰辅,有人揭发他阴短,应该使当面对质,明确表示要求,如果心怀猜疑,这不是君主大公无私的道理。”说的果然对,世祖发怒,命令左右打耳光。这一天很冷,脱下穿貂裘以赐。皇帝每次看着侍臣,为堵塞咥旗的才能,不忽木从容地问他为什么,世祖说:“他侍奉宪宗,经常暗中资助我财富,你父亲知道。你当时没有出生,我真不知道啊。”不忽木说:“这就是所谓为人臣怀二心的人。有以内府财物私下结交亲王,您认为怎样?“皇帝急忙用手挥动着说:“爱卿别说了,是我说错了话。“

至元三十年(1293年),有彗星出现在黄帝星象的周围。世祖很担心的,不忽木晚上被召入禁中,问他怎样消除自然变化的规律,上奏说:“雨从天而来,人就房屋以等待的;长江黄河为土地的限制,人则以通的船只。天地有做不到的事,人就给他们,之所以与天地参啊。而且父母生气,你不敢怨恨,只有奉行孝敬。所以《周易·震》的象说:‘君子以恐惧反省’,《诗经》说:‘恭敬地对待上天的愤怒。又说:‘遇到灾害而恐惧’。三代圣王,能够谨慎对待上天的告诫,很少有不有结束。汉文帝时,同一天发生了几次山崩,日食地震连年发生,善于使用这种方法,天也悔改,国内平安无事。这是前代的借鉴方法,我希望陛下效法的。”于是朗诵文帝《日食要求说诏书》。世祖惶恐地说:“这句话很合我的心意,可重复说。”于是详细论述款陈,晚上到四更,第二天进食,皇帝将盘珍给他。

至元三十年(1293年),世祖身体不适,所以不能处理政事,不是国人或功勋旧臣不能进入卧室。不忽木以谨厚,每天询问医生,从来没有离开。世祖病危,与御史大夫月儿鲁那颜、太傅伯颜一起接受遗诏,留在禁中。丞相完泽到,不能进入,伺月鲁那颜、伯颜出来,问:“我年纪都在不忽木上,国家有大事不能参与,为什么呢?”伯颜叹息说:“如果丞相有不忽木见识,为什么我们还会这样的劳苦呢!”完泽没有回答,太后。太后召三人问他,月鲁那颜说:“我接受顾命,太后就看我们做的。我如果误国,当天就该被杀,国家大事,不是宫里所应当预先知道的。“太后同意他的意见,于是定下大计。其后发率、柑祭、请求谧号南郊,都是不忽木布置的。

辅佐成宗

元成宗即位,执政都接在上都北面。丞相常常独自进入,不忽木几天后才看到,成宗问道,慰劳他说:“爱卿为先朝中心,是我寡昧,只有早晚进谏,以匡正我的不足之处,希望没有辜负先帝托付的重任啊。”成宗亲自揽政事,以决断出正确的结果,朝廷商议大事多采用不忽木的话。太后也认为不忽木为先朝旧臣,礼貌甚至。

为官清廉

河东守臣献上生长奇异的禾苗,大臣们想上奏认为祥瑞。不忽木对献臣说:“你境内所产都是这样的禾苗吗,只有这几根吗?”他说:“只有这几根。”不忽木说:“如果这样,既无益于人民,又有什么值得为祥瑞的。”于是遣散。西域僧人作佛事,为释放犯人祈福,所谓的秃鲁麻。是犯法的,贿赂的以求免死。有杀主子、杀丈夫的,西域僧人请求被认为皇帝、皇后御服,应乘黄牛犊出宫门释放,据说可以得到幸福。不忽木说:“人生的伦理,国政的根本,风化的基础,怎么可以让他乱法!“成宗责问丞相说:“我警告你不要让不忽木知道,现在听他说的话,我很惭愧。”让人对不忽木说:“爱卿别说了!现在跟你说,然而你自己以为是自己的政事。”有奴仆告发主人,主子被杀,下诏就把他的主人所任的官职授予他。不忽木说:“如果这会严重破坏国家的风俗,让民情越薄淡,就再也没有上下之分了。“成宗醒悟,追废之前的诏令。执政官上奏为陕西行省平章政事,太后对他说:“不忽木为朝廷正人,先皇帝所托付,难道他们出城吗!”成宗又留下他。最后以与同事们多有不同意见,称病不出。元贞二年(1296年)春天,召到便殿回答说:“我知道你生病的原因,因为你不能从别人,别人也不能够从你。想用段贞顶替你,怎么样?”不忽木说:“段贞实际上比我更能治理国家。”于是任命他为昭文馆大学士、平章军国重事。不忽木推辞说:“这个职位,朝廷只有史天泽曾经做过的,我怎么敢在这个功。”之后去掉了“重”字。

不忽木身为近臣,劝谏时没有多大的顾忌,但能蹇蹇匪躬,知无不言,确实精神可嘉。元军进攻交趾失利时,忽必烈欲再次征伐。经不忽木劝谏,忽必烈才罢去此役。

不忽木执法公正,人无异词,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本人廉洁而正直。桑哥当政,对不忽木貌敬而实忌,曾唆使西域商人诈为讼冤,送给不忽木美珠一箧,不忽木拒绝接受。大德四年(1300年),不忽木卒,家贫无以葬。成宗赐钞五百锭,才了结丧事。

早年逝世

大德二年(1298年),御史中丞崔彧去世,特别命令不忽木为行中丞事。大德三年(1299年),兼领侍仪司。因父亲收受贿赂之财,御史一定要归罪自己的父亲,不忽木说:“纪律的部门,以宣政化、激励风俗为先,如果你证明自己父亲,又如何建立孝!”枢密院大臣受人玉带,征赃不说,御史说处罚得太轻,不忽木说:“礼,大臣贪污,只是说饭碗不漂亮,如果加以鞭打羞辱,不是用刑于上大夫的意思。”人们称赞他的平和宽恕。大德四年(1300年),疾病复发,成宗派遣医生医治,无效,不忽木便搭上奏说:“臣懦弱平庸无取,愧对于皇帝的眷爱与恩泽,我快死去了,永远辞别这政治清明的时代了。”便把酒杯斟满痛饮而亡,时年四十六岁。成宗听说后感到难过,士大夫都失声痛哭。

家中素来贫穷,亲自用灶做饭,妻子织布来奉养母亲。后来因为出使回来,那时母亲已经亡故了,大声地痛哭呕血,数次晕倒不起。日常穿着为儒者,不追求华丽的装饰。俸禄赏赐有多,就散施关系。知晓人,多所推荐提拔,丞相哈剌哈孙答刺罕也是他所推荐的。他学先实践后文艺。不忽木平时沉默寡言,到皇帝面前讨论事情,吐辞洪畅,引义正大,以天下之重为自己的责任,知无不言。世祖曾对他说:“太祖有说,君主治理天下,如果右手拿东西,必须用左手接住它,这样才能稳固。你就是我的左手的。”每当侍宴机会,一定要陈述古今政事的要点,世祖每拍腿叹息说:“我恨你生得晚,不能早点听到这些话,但是我们子孙会幸福的。”临终,把白璧给了他,说:“有一天带着这个东西来见我。“武宗时期,追赠为纯诚佐理功臣、太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鲁国公,谥号为文贞。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不忽木简介 - 不忽木的诗词名句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