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下篇·珠玉

作者:宋应星 全集:天工开物 来源:网络 [挑错/完善]

  宋子曰:玉韫山辉,珠涵水媚,此理诚然乎哉,抑意逆之说也?大凡天地生物,光明者昏浊之反,滋润者枯涩之仇,贵在此则贱在彼矣。合浦、于阗行程相去二万里,珠雄于此,玉峙于彼,无胫而来,以宠爱人寰之中,而辉煌廊庙之上,使中华无端宝藏折节而推上坐焉。岂中国辉山、媚水者,萃在人身,而天地菁华止有此数哉?

  ○珠

  凡珍珠必产蚌腹,映月成胎,经年最久,乃为至宝。其云蛇蝮、龙颔、鲛皮有珠者,妄也。凡中国珠必产雷、廉二池。三代以前,淮扬亦南国地,得珠稍近《禹贡》“淮夷珠”,或后互市之便,非必责其土产也。金采蒲里路,元采杨村直沽口,皆传记相承之妄,何尝得珠。至云忽吕古江出珠,则夷地,非中国也。

  凡蚌孕珠,乃无质而生质。他物形小而居水族者,吞噬弘多,寿以不永。蚌则环包坚甲,无隙可投,即吞腹,囫囵不能消化,故独得百年千年,成就无价之宝也。凡蚌孕珠,即千仞水底,一逢圆月中天,即开甲仰照,取月精以成其魄。中秋月明,则老蚌犹喜甚。若彻晓无云,则随月东升西没,转侧其身而映照之。他海滨无珠者,潮汐震撼,蚌无安身静存之地也。

  凡廉州池自乌泥、独揽沙至于青鸾,可百八十里。雷州池自对乐岛斜望石城界,可百五十里。户采珠每岁必以三月,时牲杀祭海神,极其虔敬。户生啖海腥,入水能视水色,知蛟龙所在,则不敢侵犯。

  凡采珠舶,其制视他舟横阔而圆,多载草荐于上。经过水漩,则掷荐投之,舟乃无恙。舟中以长绳系没人腰,携篮投水。凡没人以锡造弯环空管,其本缺处对掩没人口鼻,令舒透呼吸于中,别以熟皮包络耳项之际。极深者至四五百尺,拾蚌篮中。气逼则撼绳,其上急提引上,无命者或葬鱼腹。凡没人出水,煮热毳急覆之,缓则寒栗死。

  宋朝李招讨设法以为耩,最后木柱扳口,两角坠石,用麻绳作兜如囊状。绳系舶两傍,乘风扬帆而兜取之,然亦有漂溺之患。今户两法并用之。

  凡珠在蚌,如玉在璞。初不识其贵贱,剖取而识之。自五分至一寸一分经者为大品。小平似覆釜,一边光彩微似镀金者,此名珠,其值一颗千金矣。古来“明月”、“夜光”,即此便是。白昼晴明,檐下看有光一线闪烁不定,“夜光”乃其美号,非真有昏夜放光之珠也。次则走珠,置平底盘中,圆转无定歇,价亦与珠相仿。(化者之身受含一粒,则不复朽坏,故帝王之家重价购此。)次则滑珠,色光而形不甚圆。次则累珠,次官雨珠,次税珠,次葱符珠。幼珠如粱粟,常珠如豌豆。卑而碎者曰玑。自夜光至于碎玑,譬均一人身而王公至于氓隶也。

  凡珠生止有此数,采取太频,则其生不继。经数十年不采,则蚌乃安其身,繁其子孙而广孕宝质。所谓珠徙珠还,此煞定死谱,非真有清官感召也。(我朝弘治中,一采得二万八千两。万历中,一采止得三千两,不偿所费。)

  ○宝

  凡宝石皆出井中,西番诸域最盛,中国惟出云南金齿卫与丽江两处。凡宝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银必积土其上,韫结乃成,而宝则不然,从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华之气而就,故生质有光明。如玉产峻湍,珠孕水底,其义一也。

  凡产宝之井即极深无水,此乾坤派设机关。但其中宝气如雾,氤氲井中,人久食其气多致死。故采宝之人,或结十数为群,入井者得其半,而井上众人共得其半也。下井人以长绳系腰,腰带叉口袋两条,及泉近宝石,随手疾拾入袋。(宝井内不容蛇虫。)腰带一巨铃,宝气逼不得过,则急摇其铃,井上人引ㄌ提上,其人即无恙,然已昏瞢。止与白滚汤入口解散,三日之内不得进食粮,然后调理平复。其袋内石,大者如碗,中者如拳,小者如豆,总不晓其中何等色。付与琢工钅虑错解开,然后知其为何等色也。

  属红黄种类者,为猫精、羯芽、星汉砂、琥珀、木难、酒黄、喇子。猫精黄而微带红。琥珀最贵者名曰{玉}(音依,此值黄金五倍价,)红而微带黑,然昼见则黑,灯光下则红甚也。木难纯黄色,喇子纯红。前代何妄人,于松树注茯苓,又注琥珀,可笑也。

  属青绿种类者,为瑟瑟珠、且母绿、鸦鹘石、空青之类。(空青既取内质,其膜升打为空青。)至玫瑰一种如黄豆、绿豆大者,则红、碧、青、黄数色皆具。宝石有玫瑰,如珠之有玑也。星汉砂以上,犹有煮海金丹。此等皆西番产,亦间气出。滇中井所无。

  时人伪造者,唯琥珀易假。高者煮化硫黄,低者以殷红汁料煮入牛羊明角,映照红赤隐然,今亦最易辨认。(琥珀磨之有浆。)至引灯草,原惑人之说,凡物借人气能引拾轻芥也。自来《本草》陋妄,删去毋使灾木。

  ○玉

  凡玉入中国,贵重用者尽出于阗、(汉时西国号,后代或名别失八里,或统服赤斤蒙古,定名未详。)葱岭。所谓蓝田,即葱岭出玉别地名,而后世误以为西安之蓝田也。其岭水发源名阿耨山,至葱岭分界两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绿玉河。后晋人高居海作《于阗国行程记》载有乌玉河,此节则妄也。

  玉璞不藏深土,源泉峻急激映而生。然取者不于所生处,以急湍无着手。俟其夏月水涨,璞随湍流徙,或百里,或二三百里,取之河中。凡玉映月精光而生,故国人沿河取玉者,多于秋间明月夜,望河候视。玉璞堆聚处,其月色倍明亮。凡璞随水流,仍错杂乱石浅流之中,提出辨认而后知也。

  白玉河流向东南,绿玉河流向西北。亦力把力地,其地有名望野者,河水多聚玉。其俗以女人赤身没水而取者,云阴气相召,则玉留不逝,易于捞取,此或夷人之愚也。(夷中不贵此物,更流数百里,途远莫货,则弃而不用。)

  凡玉唯白与绿两色。绿者中国名菜玉。其赤玉、黄玉之说,皆奇石、琅之类,价即不下于玉,然非玉也。凡玉璞根系山石流水,未推出位时,璞中玉软如棉絮,推出位时则已硬,入尘见风则愈硬。谓世间琢磨有软玉,则又非也。凡璞藏玉,其外者曰玉皮,取为砚托之类,其值无几。璞中之玉有纵横尺余无瑕玷者,古者帝王取以为玺。所谓连城之璧,亦不易得。其纵横五六寸无瑕者,治以为杯,此亦当世重宝也。

  此外惟西洋琐里有异玉,平时白色,晴日下看映出红色。阴雨时又为青色,此可谓之玉妖,尚方有之。朝鲜西北太尉山有千年璞,中藏羊脂玉,与葱岭美者无殊异。其他虽有载志,闻见则未经也。凡玉由彼地缠头回,(其俗人首一岁裹布一层,老则臃肿之甚,故名缠头回子。其国王亦谨不见发。问其故,则云见发则岁凶荒,可笑之甚。)或溯河舟,或驾橐驼,经庄浪入嘉峪,而至于甘州与肃州。中国贩玉者,至此互市而得之,东入中华,卸萃燕京。玉工辨璞高下定价,而后琢之。(良玉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

  凡玉初剖时,冶铁为圆盘,以盆水盛沙,足踏圆盘使转,添沙剖玉,逐忽划断。中国解玉沙,出顺天玉田与真定邢台两邑,其沙非出河中,有泉流出,精粹如面,藉以攻玉,永无耗折。既解之后,别施精巧工夫,得镔铁刀者,则为利器也。(镔铁亦出西番哈密卫砺石中,剖之乃得。)

  凡玉器琢余碎,取入钿花用。又碎不堪者,碾筛和灰涂琴瑟,琴有玉音,以此故也。凡镂刻绝细处,难施锥刃者,以蟾酥填而后锲之。物理制服,殆不可晓。凡假玉以充者,如锡之于银,昭然易辨。近则捣舂上料白瓷器,细过微尘,以白敛诸汁调成为器,干燥玉色烨然,此伪最巧云。

  凡珠玉、金银,胎性相反。金银受日精,必沉埋深土结成。珠玉、宝石受月华,不受土寸掩盖。宝石在井上透碧空,珠在重渊,玉在峻滩,但受空明、水色盖上。珠有螺城,螺母居中,龙神守护,人不敢犯。数应入世用者,螺母推出人取。玉初孕处,亦不可得。玉神推徙入河,然后恣取,与珠宫同神异云。

  ○附:玛瑙 水晶 琉璃

  凡玛瑙非石非玉,中国产处颇多,种类以十余计。得者多为簪{度}、钩(音扣)结之类,或为棋子,最大者为屏风及棹面。上品者产宁夏外徼羌地砂碛中,然中国即广有,商贩者亦不远涉也。今京师货者多是大同、蔚州九空山、宣府四角山所产,有夹胎玛瑙、截子玛瑙、锦红玛瑙,是不一类。而神木、府谷出浆水玛瑙、锦缠玛瑙,随方货鬻,此其大端云。试法以砑木不热者为真。伪者虽易为,然真者值原不甚贵,故不乐售其技也。

  凡中国产水晶,视玛瑙少杀,今南方用者多福建漳浦产(山名铜山,)北方用者多宣府黄尖山产,中土用者多河南信阳州(黑色者最美)与湖广兴国州(潘家山)产,黑色者产北不产南。其他山穴本有之而采识未到,与已经采识而官司厉禁封闭(如广信惧中官开采之类)者尚多也。凡水晶出深山穴内瀑流石罅之中,其水经晶流出,昼夜不断,流出洞门半里许,其面尚如油珠滚沸。凡水晶未离穴时如棉软,见风方坚硬。琢工得宜者,就山穴成粗坯,然后持归加功,省力十倍云。

  凡琉璃石,与中国水精、占城火齐其类相同,同一精光明透之义。然不产中国,产于西域。其石五色皆具,中华人艳之,遂竭人巧以肖之。于是烧瓴<商瓦>转釉成黄绿色者曰琉璃瓦。煎化羊角为盛油与笼烛者为琉璃碗。合化硝、铅写珠铜线穿合者为琉璃灯。捏片为琉璃瓶袋。(硝用煎炼上结马牙者。)各色颜料汁任从点染。凡为灯、珠皆淮北齐地人,以其地产硝之故。

  凡硝见火还空,其质本无,而黑铅为重质之物。两物假火为媒,硝欲引铅还空,铅欲留硝住世,和同一釜之中,透出光明形象。此乾坤造化隐现于容易地面。《天工》卷末,着而出之。

关键词:天工开物,下篇,珠玉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宋先生说:藏蕴玉石的山总是光辉四溢,涵养珍珠的水也是明媚秀丽,这其中的道理究竟是本来如此呢,还是人们的主观推测?凡是由天地自然化生的事物之中,总是光明与混浊相反,滋润与枯涩对立,在这里是稀罕的东西往往在另一个地方就很平常。广西合浦与新疆和田,相距约两万里,在这边有珍珠称雄,在那里有玉石傲立,但都很快就聚集过来,在人世间受到宠爱,在朝廷上焕发出辉煌的光彩。这就使得全国各地无尽的宝藏都降低了身价而把珠玉推上宝物的首位。这难道是中原地区的山光水媚全都聚集在人身上了,而天地之间大自然的精华难道就只有珠玉这两种吗?

  珠

  珍珠一定是出产自蚌腹内,映照着月光而逐渐孕育成形,其中年限最为长久的,就成为了最贵重的宝物。至于蛇的腹内、龙的下颔及鲨鱼的皮中有珍珠,这些说法都是虚妄而不可信的。中国的珍珠必定出产在广东海康(雷州)和广西合浦(廉州)这两个“珠池”里。在夏、商、周三代以前,淮安、扬州一带也属于南方诸侯国的地域,得到的珠子比较接近《尚书·禹贡》中所记载的珠,或许只是从互市上交易得来的,却不一定是当地所出产。宋代金人采自东北黑龙江克东县乌裕尔河一带,元代采自河北武清(杨村)到天津大沽口一带的种种说法,都只是误传,这些地方什么时候采得过珍珠呢?至于说忽吕古江产珠,那则是少数民族地区,而不是中原地区了。

  从蚌中孕育出珍珠,这是从无到有。其他形体小的水生动物,多因天敌太多而被吞噬掉了,所以寿命都不长。蚌却因为有其坚硬的外壳包裹着,天敌没有空子可以钻,即便蚌被吞咽到肚子里,也是囫囵吞枣而不容易被消化掉,所以蚌的寿命很长,能够生成无价之宝。蚌孕育珍珠是在很深的水底下,每逢圆月当空时,就张开贝壳接受月光照耀,吸取月光的精华,化为珍珠的形魄。尤其是中秋月明之夜,老蚌就会格外高兴。如果通宵无云,它就随着月亮的东升西沉而不断转动它的身体以获取月光的照耀。也有些海滨不产珍珠,是因为当地潮汐涨落波涌得过于厉害,蚌没有藏身和静养之地的缘故。

  广西合浦(廉州)的珠池从乌泥池、独揽沙池到青莺池,大约有一百八十里远。广东海康的珠池从乐岛到石城界(合浦与廉江边界),约有一百五十里。这些地方的水上居民采集珍珠,每年必定是在三月间,到时候还宰杀牲畜来祭祀海神,显得非常虔诚恭敬。他们能生吃海腥,在水中也能看透水色,知道蛟龙藏身的地方,于是不敢前去侵犯。

  采珠船比其他的船要宽和圆一些,船上装载有许多草垫子。每当经过有旋涡的海面时,就把草垫子抛下去,这样船就能安全地驶过。采珠人在船上先用一条长绳绑住腰部,然后带着篮子潜入水里。潜水前还要用一种锡做的弯环空管将口鼻罩住,并将罩子的软皮带包缠在耳项之间,以便于呼吸。有的最深能潜到水下四五百尺,将蚌捡回到篮里。呼吸困难时就摇绳子,船上的人便赶快把他拉上来,命薄的人也有的会葬身鱼腹。潜水的人在出水之后,要立即用煮热了的毛皮织物盖上,太迟了的话人就会被冻死。

  宋朝有一位姓李的招讨官还发明了一种采珠网兜,他想办法做了一种齿耙形状的铁器,底部横放木棍用以封住网口,两角坠上石头(作为沉子)沉底,四周围上如同布袋子的麻绳网兜,将牵绳绑缚在船的两侧,借着风力张开风帆,继而兜取珠贝。这种采珠的办法还有漂失和沉没的危险。现在,水上采珠的居民上述两种方法同时采用。

  珍珠生长在蚌的腹内,就如同玉生在璞中一样。开始的时候还分不出贵贱,等到剖取之后才能分开。周长从五分到一寸五分的就算是大珠。其中有一种大珠,不是很圆,像个倒放的锅一样,一边光彩略微像镀了金似的,名叫珰珠,每一颗都价值千金。这便是过去人们所传说的“明月珠”和“夜光珠”。白天天气晴朗的时候,在屋檐下能看见它有一线光芒闪烁不定,“夜光”不过是它的美号罢了,并不是真有能在夜间发光的珍珠。其次便是走珠,放在平底的盘子里,它会滚动不停,价值与珰珠差不多(死人口中含上一颗,尸体就不会腐烂,所以帝王之家不惜出重金购买)。再次的就是滑珠,色泽光亮,但形状不是很圆。再次的是螺蚵珠、官雨珠、税珠、葱符珠等。粒小的珠像小米粒儿,普通的珠像豌豆儿。低劣而破碎的珠叫做玑。从夜光珠到碎玑,就好比同样的人却分成从王公到奴隶几个不同等级一样。

  珍珠的自然产量是有限度的,采得太频繁,珠的产量就会跟不上。如果几十年不采,那么蚌可以安身繁殖后代,孕珠也就多了。所谓“珠去而复还”,这其实是取决于珍珠固有的消长规律,并不是真有什么“清官”感召之类的神迹(明代弘治年间,有一年采得二万八千两;万历年间,有一年仅仅只采得三千两,还抵不上采珠的花费)。

  宝

  宝石都产自矿井中,其产地以我国西部地区新疆一带为最多。中原地区就只有云南金齿卫(澜沧江到保山一带)和丽江两个地方出产宝石。宝石不论大小,外面都有石床包裹,就像玉被璞石包住一样。金银都是在土层底下经过恒久的变化而形成的。但宝石却不是这样,它是从井底直接面对天空,吸取日月的精华而形成的,因此能够闪烁光彩。这跟玉产自湍流之中,珠孕育在深渊水底的道理是相同的。

  出产宝石的矿井,即便很深,其中也是没有水的,这是大自然的刻意安排。但井中有宝气就像雾一样地弥漫着,这种宝气人呼吸的时间久了多数都会致命。因此,采集宝石的人通常是十多个人一起合伙,下井的人分得一半宝石,井上的人分得另一半宝石。下井的人用长绳绑住腰,腰间系两个叉口袋,到井底有宝石的地方,随手将宝石赶快装入袋内(宝石井里一般不藏有蛇虫)。腰间系一个大铃铛,一旦宝气逼得人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急忙摇晃铃铛,井上的人就立即拉粗绳把他提上来。这时,人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但也已经昏迷不醒了。只能往他嘴里灌一些白开水用来解救,三天内都不能吃东西,然后再慢慢加以调理康复。口袋里的宝石,有的大得像碗,中等的像拳头,小的像豆子,但从表面上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样子。交给琢工锉开后,才知道是什么宝石。

  属于红色和黄色的宝石有:猫精、靺羯芽、星汉砂、琥珀、木难、酒黄、喇子等。猫精石是黄色而稍带些红色。最贵的琥珀叫瑿(音依,价值是黄金的五倍),红中而微带黑色。但在白天看起来却是黑色的,在灯光下看起来却很红。木难纯属黄色,喇子纯属红色。从前不知哪个随口妄言的人在“松树”条目下加注茯苓,又注释为琥珀,真是浅薄可笑!

  属于蓝色和绿色的宝石有:瑟瑟珠、祖母绿、鸦鹘石、空青(空青在内层,曾青在外层)等。至于玫瑰宝石,则像黄豆或绿豆大小,红色、绿色、蓝色、黄色,各色俱全。宝石中有玫瑰,就像珠中有玑一样。比星汉砂高一级的,还有一种名为煮海金丹的。这些宝石都出产自我国的西部地区,偶然也有随着宝气而出现的,云南中部的矿井中并不出产这类宝石。

  现在的人们伪造宝石,只有琥珀最容易造假。高明的造假者用硫黄熬煮,手段低劣的用黑红色的染料煮熬牛角、羊角胶,映照之下隐约可见红光,但现在看来也最容易辨认(琥珀研磨后有浆)。至于说琥珀能够吸引小草,那是骗人的说法,物体只有借助人的气息才能吸引轻微的东西。从《神农本草经》开始就有不少荒诞错漏之处传世,这些都应当删去,省得浪费雕版刻印书的木料。

  玉

  贩运到中原内地的玉,贵重的都出在于阗汉代时西域的一个地名,后代叫别失八里,或属于赤斤蒙古,具体名称未详的葱岭。所谓蓝田,是出玉的葱岭的另一地名,而后世误以为是西安附近的蓝田。葱岭的河水发源于阿耨山,流到葱岭后分为两条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绿玉河。后晋人高居诲作《于阗行程记》载有乌玉河,这段记载是错误的。

  含玉的石不藏于深土,而是在靠近山间河源处的急流河水中激映而生。但采玉的人并不去原产地采,因为河水流急而无从下手。待夏天涨水时,含玉之石随湍流冲至一百里或二三百里处,再在河中采玉。玉是感受月之精光而生,所以当地人沿河取石多是在秋天明月之夜,守在河处观察。含玉之石堆聚的地方,就显得那里的月光倍加明亮。含玉的璞石随河水而流,免不了要夹杂些浅滩上的乱石,只有采出来经过辨认而后才知何者为玉、何者为石。

  白玉河流向东南,绿玉河流向西北。亦力把里地区有个地方叫望野,附近河水多聚玉。当地的风俗是由妇女赤身下水取玉,据说是由于受妇女的阴气相召,玉就会停而不流,易于捞取。这或可说明当地人不明事理,当地并不贵重此物,如果沿河再过数百里,路途远,卖不出去,便弃而不用。

  玉只有白、绿两种颜色,绿玉在中原地区叫菜玉。所谓赤玉、黄玉之说,都指奇石、琅玕(似玉的美石)之类,虽然价钱不下于玉,但终究不是玉。含玉之石产于山石流水之中,未剖出时璞中之玉软如绵絮,剖露出来后就已变硬,遇到风尘则变得更硬。世间有所谓琢磨软玉的,这又错了。玉藏于璞中,其外层叫玉皮,取来作砚和托座,值不了多少钱。璞中之玉有纵横一尺多而无瑕疵的,古时帝王用以作印玺。所谓价值连城之璧,亦不易得。纵横五六寸而无瑕的玉,用来加工成酒器,这在当时已经是重宝了。

  此外,只有西洋琐里产有异玉,平时白色,晴天在阳光下显出红色,阴雨时又成青色,这可谓之玉妖,宫廷内才有这种玉。朝鲜西北的太尉山有一种千年璞,中间藏有羊脂玉,与葱岭所出的美玉没有什么不同。其余各种玉虽书中有记载,但笔者未曾见闻。玉由葱岭的缠头的回族人其风俗是男人经年在头部裹一层布,故名缠头回人。其上层统治者也是不将头发露在外面,问其原因,则据说一露头发就会年成不好,这种习俗很好笑或者是沿河乘船,或者是骑骆驼,经庄浪卫运入嘉峪关,而到甘肃甘州(今张掖)、肃州(今酒泉)。内地贩玉的人来到这里从互市而得到玉后,再向东运,一直会集到北京卸货。玉工辨别玉石等级而定价后开始琢磨。良玉虽集中于北京,但琢玉的工巧则首推苏州。

  开始剖玉时,用铁做个圆形转盘,将水与沙放入盆内,用脚踏动圆盘旋转,再添沙剖玉,一点点把玉划断。剖玉所用的沙,在内地出自顺天府玉田(今河北玉田)和真定府邢台(今河北邢台)两地,此沙不是产于河中,而是从泉中流出的细如面粉的细沙,用以磨玉永不耗损。玉石剖开后,再用一种利器镔铁刀施以精巧工艺制成玉器。镔铁也出于新疆哈密的类似磨刀石的岩石中,剖开就能炼取。

  琢磨玉器时剩下的碎玉,可取来作钿花。碎不堪用的则碾成粉,过筛后与灰混合来涂琴瑟,由此使琴有玉器的音色。雕刻玉器时,在细微的地方难以下锥刀,就以蟾蜍汁填在玉上,再以刀刻。这种一物克一物的道理还难弄清。用砆碔冒充假玉,有如以锡充银,很容易辨别。最近有将上料白瓷器捣得极碎,再用白蔹等汁液粘调成器物,干燥后有发光的玉色,这种作伪方法最为巧妙。

  珠玉与金银的生成方式相反。金银受日精,必定埋在深土内形成;而珠玉、宝石则受月华,不要一点泥土掩盖。宝石在井中直透青空,珠在深水里,而玉在险峻湍急的河滩,但都受着明亮的天空或河水覆盖。珠有螺城,螺母在里面,由龙神守护,人不敢犯。那些注定应用于世间的珠,由螺母推出供人取用。在原来孕玉的地方,也无法令人接近。只有由玉神将其推迁到河里,才能任人采取,与珠宫同属神异。

  附:玛瑙、水晶、琉璃

  玛瑙:既不是石,也不是玉,中国出产的地方很多,有十几个种类。所得到的玛瑙,多用作发髻上别的簪子和衣扣之类,或者作棋子,最大的作屏风及桌面。上等玛瑙产于宁夏塞外羌族地区的沙漠中,但内地也到处都有,商贩不必去那样远贩运。现在在北京所卖的,多产于山西大同、河南蔚县九空山及河北宣化的四角山,有夹胎玛瑙、截子玛瑙、锦江玛瑙,种类不一。而陕西神木与府谷所产的是浆水玛瑙、缠丝玛瑙,就地卖出,这是大致情况。辨试的方法是用木头在玛瑙上摩擦,不发热的是真品。伪品虽容易做,但真品价钱原来就不怎么高,所以人们也就不愿意多费手脚了。

  水晶:中国产的水晶要比玛瑙少些,现在南方所用的多产于福建漳浦当地的山叫铜山,北方所用的多产于河北宣化的黄尖山,中原用的多产于河南信阳黑色的最美与湖北兴国(今阳新)潘家山。黑色的水晶产于北方,不产于南方。其余地方山穴中本来就有,而没被发现与采取;或已经发现并采取,而受到官方严禁并封闭。例如江西广信(今上饶)地区惧害宫里派的宦官盘削而停采等等。这种情况不在少数。水晶产于深山洞穴内的瀑流、石缝之中,瀑布昼夜不停地流过水晶,流出洞口半里左右,水面上还像油珠那样翻花。水晶未离洞穴时是绵软的,风吹后才坚硬。琢工为了方便,在山穴就地制成粗坯,再带回去加工,可省力十倍。

  琉璃石与中国水晶、占城的火齐同类,都光亮透明,但不产于中国内地,而产于新疆及其以西地区。这种石五色俱全,国内的人都喜欢,遂竭尽工巧来仿制。于是烧成砖瓦,挂上琉璃石釉料成为黄、绿颜色的,叫做琉璃瓦。将琉璃石与羊角煎化,便制成玻璃碗,用以盛油或作灯罩。将羊角、硝石、铅与用铜线穿起来的火齐珠合在一起炼化,可制成玻璃灯。用上述材料烧炼后还可捏制成薄片,作成玻璃瓶。所用硝石用煎炼时结在上面的马牙硝。可用各种颜料汁任意将材料染成颜色。制造玻璃灯和玻璃珠的,都是淮北人和山东人,因为这些地方出产硝石。

  硝石灼烧后便分解而消失,其原来成分便不再存在,而黑铅是重质之物。两种物质通过火的媒介而发生变化,硝吸引铅而自身消失,铅与硝结合以保留其存在,它们与琉璃石、羊角等在同一釜中烧炼而得出透明发光的玻璃。此乃自然界隐约的变化机制在该简单过程中之再现。结束《天工开物》之际,特记于此。

  附:玛瑙水晶琉璃

  玛瑙既不是石头也不算是玉器,中国出产玛瑙的地方很多,大约有十几个种类。人们多用玛瑙来制作簪子和衣扣等,或者用来制作棋子,最大的玛瑙还可以用来制作屏风和桌面。质量好的出产在宁夏边境的羌族地区的沙漠之中,但如果内地有很多,商贩也就用不着跑那么远去买卖了。现在北京所买卖的玛瑙,大多是山西大同、河北蔚县九空山及宣化四角山出产的,其中有夹胎玛瑙、截子玛瑙、锦红玛瑙等几个品质。而陕西神木和府谷所出产的是浆水玛瑙、锦缠玛瑙,仅仅作为土产就地买卖,关于玛瑙的情形大致就是这样。辨别玛瑙的方法是将它放在木头上摩擦,如果不发热的是真货。假的玛瑙虽然很容易做,但因为真正的玛瑙价钱原来就不算贵,所以人们也就不愿意去多费手脚了。

  中国出产的水晶相对玛瑙而言则少些。现在南方使用的大多数是福建漳浦的铜山(山名)出产的,北方使用的大多数是河北宣化黄尖山出产的,中部地区使用的大多是河南信阳(其中尤其以黑色的为最美)、湖广兴国州(潘家山)出产的。黑色的水晶只出产于北方而不产于南方。其他地方的山洞中本来也有水晶,但是可能未被发现,或者已经被发现后又被官方封禁(如江西省广信府害怕宦官开采之类)的都有很多。水晶产于深山洞穴内有瀑布的石缝之中,瀑布昼夜不停地流过水晶,流出洞门半里多,水面还像煮滚的油珠一样。水晶在没有离开洞穴之前,像棉花一样软,见到风后才变得坚硬。有些琢工为了贪图方便省事,就顺便在山洞里先制成粗坯子,然后带回去再加工,据说可以省力十倍。

  琉璃石,与中国水晶、越南火齐类别相同,同样都是透明清澈的,但是它不产于我国中原地区,而是产在我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这类石头五种颜色都很齐全,汉族人民很喜爱它,便竭尽人的技巧来进行仿造。于是有的将砖瓦加上釉料来烧成黄绿色,叫做琉璃瓦;也有的把羊角煎化,做成油罐和烛罩,叫做琉璃碗;还有的把硝与铅化合做成珠子,并用铜线穿起来做成琉璃灯;有的用上述原料烧炼之后将其捏成薄片,制成琉璃瓶和琉璃袋(所用的硝石取自粗硝煎炼时结在上面的马牙硝)。这种种颜色,都可以用颜料汁任意涂染。琉璃灯与琉璃珠,都是淮河以北的山东人制作的,因为当地出产硝石。

  硝遇到火就化气升腾到空中而消失了,而墨铅则是较重的物体。两物以火为媒介,硝要引铅到空中,铅要拉硝留在地面,这两种东西放在一个容器中会化合,就能透出光明的形象。这是天地自然规律在地面上的体现。已到《天工开物》全书的结尾,因此我在这里把它写出来。

《下篇·珠玉》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国学经典推荐

下篇·珠玉原文解释翻译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站点地图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