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周书:列传·卷二十七

作者:令狐德棻 全集:周书 来源:网络

  赫连达 韩果 蔡佑 常善 辛威 厍狄昌 田弘 梁椿 梁台 宇文测 弟深

  赫连达字朔周,盛乐人,勃勃之后也。曾祖库多汗,因避 难改姓杜氏。达性刚鲠,有胆力。少从贺拔岳征讨有功,拜都 将,赐爵长广乡男,迁都督。及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军中大扰。 赵贵建议迎太祖,诸将犹豫未决。达曰 :“宇文夏州昔为左丞, 明略过人,一时之杰。今日之事,非此公不济。赵将军议是也。 达请轻骑告哀,仍迎之 。”诸将或欲南追贺拔胜,或云东告朝 廷。达又曰:“此皆远水不救近火,何足道哉。”贵于是谋遂定, 令达驰往。太祖见达恸哭,问故,达以实对。太祖遂以数百骑 南赴平凉,引军向高平,令达率骑据弹筝峡。时百姓惶惧,奔 散者多。有数村民,方扶老弱、驱畜牧,欲入山避难,军士争 欲掠之。达曰 :“远近民黎,多受制于贼,今若值便掠缚,何 谓伐罪吊民!不如因而抚之,以示义师之德 。”乃抚以恩信, 民皆悦附,于是迭相晓语,咸复旧业。太祖闻而嘉之。悦平, 加平东将军。太祖谓诸将曰 :“当清水公遇祸之时,君等性命 悬于贼手,虽欲来告,其路无从。杜朔周冒万死之难,远来见 及,遂得共尽忠节,同雪雠耻。虽藉众人之力,实赖杜子之功。 劳而不酬,何以劝善 。”乃赐马二百匹。达固让,太祖弗许。 魏孝武入关,褒叙勋义,以达首逆元帅,匡复秦、陇,进爵魏 昌县伯,邑五百户。

  从仪同李虎破曹泥,除镇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加通直 散骑常侍,增邑并前一千户。从复弘农,战沙苑,皆有功。又 增邑八百户,除(泉)〔白水〕郡守 ,转帅都督,加持节,除 济州刺史。诏复姓赫连氏。以达勋望兼隆,乃除云州刺史,即 本州也。进爵为公,拜大都督,寻授仪同三司。

  从大将军达奚武攻汉中。梁宜丰侯萧循拒守积时,后乃送 款。武问诸将进止之宜。开府贺兰愿德等以其食尽,欲急攻取 之。达曰 :“不战而获城,策之上者。无容利其子女,贪其财 帛。穷兵极武,仁者不为。且观其士马犹强,城池尚固,攻之 纵克,必将彼此俱损。如其困兽犹斗,则成败未可知。况行师 之道,以全军为上。”武曰 :“公言是也。”乃命将帅各申所见。 于是开府杨宽等并同达议,武遂受循降。师还,迁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蓝田县公。

  六官初建,授左遂伯。出为陇州刺史。保定初,迁大将军、 夏州总管、三州五防诸军事。达虽非文吏,然性质直,遵奉法 度,轻于鞭挞,而重慎死罪。性又廉俭,边境胡民或馈达以羊 者,达欲招纳异类,报以缯帛。主司请用官物,达曰 :“羊入 我厨,物出官库,是欺上也 。”命取私帛与之。识者嘉其仁恕 焉。寻进爵乐川郡公。建德二年,进位柱国,薨。子迁嗣。大 象中位至大将军、蒲州刺史。

  韩果字阿六拔,代武川人也。少骁雄,善骑射。贺拔岳西 征,引为帐内。击万俟丑奴及其枝党,转战数十合,并破之。 膂力绝伦,被甲荷戈,升陟峰岭,犹涉平路,虽数十百日,不 以为劳。以功授宣(武)〔威〕将军、子都督 。从太祖讨平侯 莫陈悦,迁都督,赐爵邯郸县男。魏孝武入关,进爵石〔城〕 县伯,邑五百户。大统初,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户,加通 直散骑常侍。

  果性强记,兼有权略。所行之处,山川形势,备能记忆。 兼善伺敌虚实,揣知情状,有潜匿溪谷欲为间侦者,果登高望 之,所疑处,往必有获。太祖由是以果为虞候都督。每从征行, 常领候骑,昼夜巡察,略不眠寝。

  从袭窦泰于潼关,太祖依其规,军以胜返。赏真珠金带 一腰、帛二百匹,授征虏将军。又从复弘农,攻拔河南城,获 郡守一人,论功为最。破沙苑,战河桥,并有功,授抚军将军、 银青光禄大夫,增邑九百户。迁朔州刺史,转安州刺史,加帅 都督。九年,从战邙山,军还,除河东郡守。又从大军破稽胡 于北山。胡地险阻,人迹罕至,果进兵穷讨,散其种落。稽胡 惮果劲健,号为着翅人。太祖闻之,笑曰 :“着翅之名,宁减 飞将 。”累迁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出为宜州刺史。录前后功,进爵褒中郡公。魏 恭帝元年,授大将军。从贺兰祥讨吐谷浑,以功别封一子县公。 武成二年,又率军破稽胡,大获生口。赐奴婢一百口,除宁州 刺史。保定三年,拜少师,进位柱国。四年,从尉迟迥围洛阳。 军退,果所部独全。天和初,授华州刺史,为政宽简,吏民称 之。建德初,薨。

  子明嗣。大象末,位至上大将军、黎州刺史。与尉迟迥同 谋,被诛。

  蔡佑字承先,其先陈留圉人也。曾祖绍为夏州镇将,徙居 高平,因家焉。祖护,魏景明初,为陈留郡守。父袭,名着西 州。正光中,万俟丑奴寇乱关中,袭乃背贼,弃妻子,归洛阳。 拜齐安郡守。及魏孝武西迁,仍在关东。后始拔难西归,赐爵 平舒县伯,除岐、夏二州刺史,卒。赠原州刺史。

  佑性聪敏,有行检。袭之背贼东归也,佑年十四,事母以 孝闻。及长,有膂力,便骑射。太祖在原州,召为帐下亲信。 太祖迁夏州,以佑为都督。

  及侯莫陈悦害贺拔岳,诸将遣使迎太祖。将赴,夏州首望 弥姐元进等阴有异计。太祖微知之,先与佑议执元进。佑曰: “狼子野心,会当反噬,今若执缚,不如杀之。”太祖曰:“汝 大决也。”于是召元进等入计事。太祖曰:“陇贼逆乱,与诸人 戮力讨之。观诸人辈似有不同者 。”太祖微以此言动之,因目 佑。佑即出外,衣甲持刀直入,瞋目叱诸人曰 :“与人朝谋夕 异,岂是人也!蔡佑今日必斩奸人之头 。”因按剑临之。举座 皆叩头曰 :“愿有简择 。”佑乃叱元进而斩之,并其党并伏诛。 一坐皆战栗,不敢仰视。于是与诸将结盟,同心诛悦。太祖以 此知重之。乃谓佑曰:“吾今以尔为子,尔其父事我。”后从讨 悦,破之。

  又从迎魏孝武于潼关。以前后功,封苌乡县伯,邑五百户。 大统初,加宁朔将军、羽林监,寻持节、员外散骑常侍,进爵 为侯,增邑一千一百户。从太祖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皆 有功,授平东将军、太中大夫。

  又从太祖战于河桥,佑乃下马步斗,手杀数人。左右劝乘 马以备急卒。佑怒曰 :“丞相养我如子,今日岂以性命为念!” 遂率左右十余人,齐声大呼,杀伤甚多。敌以其无继,遂围之 十余重,谓佑曰 :“观君似是勇士,但弛甲来降,岂虑无富贵 耶。”佑骂之曰:“死卒!吾今取头,自当封公,何假贼之官号 也 。”乃弯弓持满,四面拒之。东魏人弗敢逼,乃募厚甲长刀 者,直进取佑。去佑可三十步,左右劝射之,佑曰 :“吾曹性 命,在一矢耳,岂虚发哉 。”敌人渐进,可十步,佑乃射之, 正中其面,应弦而倒,便以矛刺杀之。因此,战数合,唯失一 人。敌乃稍却。佑徐引退。是战也,我军不利。太祖已还。佑 至弘农,夜中与太祖相会。太祖见佑至,字之曰 :“承先,尔 来,吾无忧矣 。”太祖心惊,不得寝,枕佑股上,乃安。以功 进爵为公,增邑三百户,授京兆郡守。

  九年,东魏〔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举州来附。太祖率军援 之,与齐神武遇,战于邙山。佑时着明光铁铠,所向无前。敌 人咸曰“此是铁猛兽也 ”,皆遽避之。俄授青州刺史,转原州 刺史,加帅都督,寻除大都督。十三年,遭父忧,请终丧纪。 弗许。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侍中,赐姓大利稽氏,进爵怀宁郡公。

  魏恭帝二年,中领军。六官建,授兵部中大夫。江陵初附, 诸蛮骚动,诏佑与大将军豆卢宁讨平之。三年,拜大将军,给 后部鼓吹。以前后功,增邑并前四千户,别封一子县伯。太祖 不豫,佑与晋公护、贺兰祥等侍疾。及太祖崩,佑悲慕不已, 遂得气疾。

  孝闵帝践阼,拜少保。佑与尉迟纲俱掌禁兵,递直殿省。 时帝信任司会李植等,谋害晋公护,佑每泣谏,帝不听。寻而 帝废。 世宗即位,拜小司马,少保如故。帝之为公子也,与佑特 相友昵,至是礼遇弥隆。御膳每有异味,辄辍以赐佑;群臣朝 宴,每被别留,或至昏夜,列炬鸣笳,送佑还宅。佑以过蒙礼 遇,常辞疾避之。至于婚姻,尤不愿交于势要。寻以本官权镇 原州。顷之,授(宣)〔宜〕州刺史,未之部,因先气疾动, 卒于原州。时年五十四。

  佑少有大志,与乡人李穆,布衣齐名。尝相谓曰 :“大丈 夫当建立功名,以取富贵,安能久处贫贱邪!”言讫,各大笑。 穆即申公也。后皆如其言。及从征伐,常溃围陷阵,为士卒先。 军还之日,诸将争功,佑终无所竞 。太祖(乃)〔每〕叹之, 尝谓诸将曰 :“承先口不言勋,孤当代其论叙。”其见知如此。 性节俭,所得禄皆散与宗族,身死之日,家无余财。赠使持节、 柱国大将军 、大都督、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 。谥曰庄。子 正嗣。官至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佑弟泽,颇好学,有干能。起家魏广平王参军、丞相府兼 记室,加宣(武)〔威〕将军、给事中。从尉迟迥平蜀,授帅 都督,赐爵安弥县男。稍迁司辂下大夫、车骑大将军、仪同三 司、澧州刺史。在州受赂,总管代王达以其功臣子弟,密奏贳 之。后为(邙)州刺史,不从司马消难,被害。

  常善,高阳人也。世为豪族。父安成,魏正光末,茹茹寇 边,以统军从镇将慕容胜与战,大破之。时破六汗拔陵作乱, 欲逼安成。不从,乃率所部讨陵。以功授伏波将军,给鼓节。 后与拔陵连战,卒于阵。

  善,魏孝昌中,从尔朱荣入洛,授威烈将军、都督,加龙 骧将军、中散大夫、直寝,封房城县男,邑三百户。后从太祖 平侯莫陈悦,除天水郡守。魏孝武西迁,授武卫将军,进爵武 始县伯,增邑二百户。大统初,加平东将军,进爵为侯。擒窦 泰,复弘农,破沙苑,累有战功。除使持节、卫将军,假骠骑 大将军、秦州刺史。四年,从战河桥,加大都督,进爵为公, 除泾州刺史。属茹茹入寇,抄掠北边,善率所部破之,尽获所 掠。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西安州刺史。转蔚州刺史。频莅三蕃,颇有政绩。魏恭帝二年, 进爵永阳郡公,增邑二千户。

  孝闵帝践阼,拜大将军、宁州总管。保定二年,入为小司 徒。四年,突厥出师与隋公杨忠东伐,令善应接之。五年夏, 卒,时年六十四。赠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延夏盐恒 燕五州诸军事、延州刺史。子升和嗣。先以善勋,拜仪同三司。 辛威,陇西人也。祖大汗,魏渭州刺史。父生,河州四面 大都督。及威着勋,追赠大将军、凉甘等五州刺史。

  威少慷慨,有志略。初从贺拔岳征讨有功,假辅国将军、 都督。及太祖统岳之众,见威奇之,引为帐内。寻授羽林监, 封白土县伯,邑五百户。从迎魏孝武,因攻回洛城,功居最。 大统元年,拜宁远将军,增邑二百户。累迁通直散骑常侍,进 爵为侯,增邑三百户。从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并先锋陷 敌,勇冠一时。以前后功,授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从于 谨破襄城。又从独孤信入洛阳,经河桥阵,加持节,进爵为公, 增邑八百户。五年,授扬州刺史,加大都督。十三年,迁车骑 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普(毛) 〔屯〕氏,出为鄜州刺史。威时望既重,朝廷以桑梓荣之,迁 河州刺史,本州大中正。频领二镇,颇得民和。

  闵帝践阼,拜大将军,进爵枹罕郡公,增邑五千户。及司 马消难来附,威与达奚武率众援接。保定初,复率兵讨丹州叛 胡,破之。三年,与达奚武攻阳关,拔之。明年,从尉迟迥围 洛阳。还,拜小司马。天和初,进位柱国。复为行军总管,讨 绥、银等诸州叛胡,并平之。六年,从齐王宪东伐,拔伏龙等 五城。建德初,拜大司寇。三年,迁少傅,出为宁州总管。宣 政元年,进位上柱国。大象二年,进封宿国公,增邑并前五千 户,复为少傅。其年冬,薨,时年六十九。

  威性持重,有威严。历官数十年,未尝有过,故得以身名 终。兼其家门友义,五世同居,世以此称之。子永达嗣。大象 末,以威勋,拜仪同大将军。

  厍狄昌字恃德,神武人也。少便骑射,有膂力。及长,进 止闲雅,胆气壮烈,每以将帅自许。年十八,尔朱天光引为幢 主,加讨夷将军。从天光定关中,以功拜宁远将军、奉车都尉、 统军。天光败,又从贺拔岳。授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及 岳被害,昌与诸将议翊戴太祖。从平侯莫陈悦,赐爵阴盘县子, 加卫将军、右光禄大夫。

  后从太祖迎魏孝武,复潼关,改封长子县子,邑八百户。 大统初,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从破窦泰,授车骑将军、左 光禄大夫。又从复弘农,战沙苑,昌皆先登陷阵。太祖嘉之, 授帅都督。四年,从战河桥,除冀州刺史。后与于谨破胡贼刘 平伏于上郡,授冯翊郡守。久之,转河北郡守。十三年,录前 后功,授大都督、通直散骑常侍。又从随公杨忠破蛮贼田社清, 昌功为最,增邑三百户,拜仪同三司。寻迁开府仪同三司。十 六年,出为东夏州刺史。魏废帝元年,进爵方城郡公,增邑并 前四千一百户。六官建,授稍伯中大夫。孝闵帝践阼,拜大将 军。后以疾卒。

  田弘字广略,高平人也。少慷慨,志立功名,膂力过人, 敢勇有谋略。魏永安中,陷于万俟丑奴。尔朱天光入关,弘自 原州归顺,授都督。

  及太祖初统众,弘求谒见,乃论世事,深被引纳,即处以 爪牙之任。又以迎魏孝武功,封鹑阴县子,邑五百户。太祖常 以所着铁甲赐弘云:“天下若定,还将此甲示孤也。”大统三年, 转帅都督,进爵为公。从太祖复弘农,战沙苑,解洛阳围,破 河桥阵,弘功居多,累蒙殊赏,赐姓纥干氏。寻授原州刺史。 以弘勋望兼至,故以衣锦荣之。太祖在同州,文武并集,乃谓 之曰:“人人如弘尽心,天下岂不早定。”即授车骑大将军、仪 同三司。魏废帝元年,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平蜀之后,梁信州刺史萧韶等各据所部,未从朝化,诏弘 讨平之。又讨西平叛羌及凤州叛氐等,并破之。弘每临阵,摧 锋直前,身被一百余箭,破骨者九,马被十矛,朝廷壮之。信 州群蛮反,又诏弘与贺若敦等平之。孝闵帝践阼,进爵鴈门郡 公,邑通前二千七百户。

  保定元年,出为岷州刺史。弘虽武将,而动遵法式,百姓 颇安之。三年,从随公杨忠伐齐,拜大将军。明年,又从忠东 伐。师还,乃旋所镇。吐谷浑寇西边,宕昌羌潜相应接,诏弘 讨之,获其二十五王,拔其七十(二)栅,遂破平之。

  天和二年,陈湘州刺史华皎来附,弘从卫公直赴援。与陈 人战,不利,仍以弘为江陵总管。及陈将吴明彻来寇,弘与梁 主萧岿退保(总)〔纪〕南,令副总管高琳拒守,明彻退,乃 还江陵。寻以弘为仁寿城主,以逼宜阳。齐将段孝先、斛律明 月出军定陇以为宜阳援,弘与陈公纯破之,遂拔宜阳等九城。 以功增邑五百户,进位柱国大将军。

  建德二年,拜大司空,迁少保。三年,出为总管襄郢昌丰 唐蔡六州诸军事、襄州刺史。薨于州。

  子恭嗣。少有名誉,早历显位。大象末,位至柱国、小司 马。朝廷又追录弘勋,进恭爵观国公。

  梁椿字千年,代人也。祖屈朱 ,魏昌平镇将 。父提,内 (正)郎。

  椿初以统军从尔朱荣入洛,复从荣破葛荣于滏口,以军功 进授都将。后从贺拔岳讨平万俟丑奴、萧宝夤等,迁中坚将军、 屯骑校尉、子都督。普泰初,拜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二 年,除高平郡守,封卢奴县男,邑一百户。太昌元年,进授都 督。从太祖平侯莫陈悦,拜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大统初,进 爵栾城县伯,增邑五百户。出为陇东郡守。寻进爵为公,增邑 五百户,迁梁州刺史。从复弘农,战沙苑,与独孤信入洛阳, 从宇文贵破东魏将尧雄等,累有战功。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 司、大都督。从战河桥,进爵东平郡公,增邑一千户。俄迁侍 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七年,从于谨讨稽胡刘平伏, 椿擒其别帅刘持塞。又从独孤信讨岷州羌梁仚定,破之。除清 州刺史。在州虽无他政绩,而夷夏安之。十三年,从李弼赴颍 川援侯景。别攻阎韩镇,斩其镇城徐卫。城主卜贵洛率军士千 人降。以功增邑四百户。孝闵帝践阼,除华州刺史,改封清陵 郡公,增邑通前三千七百户。二年,入为少保,转少傅。保定 元年,拜大将军。卒于位。赠恒鄜延丹宁五州诸军事,行恒州 刺史,谥曰烈。

  椿性果毅,善于抚纳,所获赏物,分赐麾下,故每践敌场, 咸得其死力。雅好俭素,不营赀产,时论以此称焉。

  子明,魏恭帝二年,以椿功袭爵丰阳县公。寻授大都督, 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治小吏部,历小御伯、 御正下大夫。保定五年,诏袭椿爵,旧封回授弟朗。天和中, 改封乐陵郡公,除上州刺史,增邑并前四千三百户。梁台字洛 都,长池人也。父去斤,魏献文时为陇西郡守。

  台少果敢,有志操。孝昌中,从尔朱天光讨平关、陇,一 岁之中,大小二十余战,以功授子都督,赐爵陇城乡男。普泰 初,进授都督。后隶侯莫陈悦讨南秦州群盗,平之。悦表台为 假节、卫将军、左光禄大夫,进封陇城县男,邑二百户。寻行 天水郡事,转行赵平郡事。频治郡,颇有声绩。未几,天光追 台还,引入帐内。及天光败于寒陵,贺拔岳又引为心膂。

  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台与诸将议翊戴太祖。从讨悦,破之。 又拜天水郡守。

  大统初,复除赵平郡守。又与太仆石猛破两山屠各,诏增 邑一百户,转平凉郡守。时莫折后炽结聚轻剽,寇掠居民。州 刺史史宁讨之,历时不克。台陈贼形势,兼论攻取之策,宁善 而从之,遂破贼徒。复与于谨破刘平伏。录前后勋,授颍州刺 史,赐姓贺兰氏。从援玉壁,战邙山,授帅都督。大统十五年, 拜南夏州刺史,加通直散骑常侍、本州大中正,增邑二百户。 魏废帝二年,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骠骑大将 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

  孝闵帝践阼,进爵中部县公,增邑通前一千户。武成中, 从贺兰祥征洮阳,先登有功,别封绥安县侯,邑一千户。诏听 转授其子元庆。

  保定四年,拜大将军。时大军围洛阳,久而不拔。齐骑奄 至,齐公宪率兵御之。乃有数人为敌所执,已去阵二百余步, 台望见之,愤怒,单马突入,射杀两人,敌皆披靡,执者遂得 还。齐公宪每叹曰 :“梁台果毅胆决,不可及也 。”五年,拜 鄜州刺史。

  台性疏通,恕己待物。至于莅民处政,尤以仁爱为心。不 过识千余字,口占书启,辞意可观。年过六十,犹能被甲跨马, 足不蹑镫。驰射弋猎,矢不虚发。后以疾卒。

  宇文测字澄镜,太祖之族子也。高祖中山、曾祖豆颓、祖 骐驎、父永,仕魏,位并显达。

  测性沉密,少笃学,每旬月不窥户牖。起家奉朝请、殿中 侍御史,累迁司徒右长史、安东将军。尚宣武女阳平公主,拜 驸马都尉。及魏孝武疑齐神武有异图,诏测诣太祖言,令密为 之备。太祖见之甚欢。使还,封广川县伯,邑五百户。寻从孝 武西迁,进爵为公。

  太祖为丞相,以测为右长史,军国政事,多委任之。又令 测详定宗室昭穆远近,附于属籍。除通直散骑常侍、黄门侍郎。 大统四年,拜侍中、长史。六年,坐事免。寻除使持节、 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行汾州事。测政存简惠, 颇得民和。地接东魏,数相钞窃,或有获其为寇者,多缚送之。 测皆命解缚,置之宾馆,然后引与相见,如客礼焉。仍设酒肴 宴劳,放还其国,并给粮饩,卫送出境。自是东魏人大惭,乃 不为寇。汾、晋之间,各安其业。两界之民,遂通庆吊,不复 为仇雠矣。时论称之,方于羊叔子。或有告测与外境交通,怀 贰心者。太祖怒曰 :“测为我安边,吾知其无贰志,何为间我 骨肉,生此贝锦!”乃命斩之。仍许测以便宜从事。

  八年,加金紫光禄大夫,转行绥州事。每岁河冰合后,突 厥即来寇掠,先是常预遣居民入城堡以避之。测至,皆令安堵 如旧。乃于要路数百处并多积柴,仍远斥候,知其动静。是年 十二月,突厥从连谷入寇,去界数十里。测命积柴之处,一时 纵火。突厥谓有大军至,惧而遁走,自相蹂践,委弃杂畜及辎 重不可胜数。测徐率所部收之,分给百姓。自是突厥不敢复至。 测因请置戍兵以备之。十年,征拜太子少保。十二年十月,卒 于位,时年五十八。太祖伤悼,亲临恸焉。仍令水池公护监护 丧事。赠本官,谥曰靖。

  测性仁恕,好施与,衣食之外,家无蓄积。在洛阳之日, 曾被窃盗,所失物,即其妻阳平公主之衣服也。州县擒盗,并 物俱获。测恐此盗坐之以死,乃不认焉。遂遇赦得免。盗既感 恩,因请为测左右。及测从魏孝武西迁,事极狼狈,此人亦从 测入关,竟无异志。子该嗣。历官内外,位至上开府仪同三司、 临淄县公。测弟深。

  深字奴干。性鲠正,有器局。年数岁,便累石为营伍,并 折作旌旗,布置行列,皆有军阵之势。父永遇见之,乃大喜 曰 :“汝自然知此,于后必为名将 。”至永安初,起家秘书郎。 时群盗蜂起,深屡言时事,尔朱荣雅知重之。拜厉武将军。寻 除车骑府主簿。三年,授子都督,领宿卫兵卒。及齐神武举兵 入洛,孝武西迁。既事起仓卒,人多逃散,深抚循所部,并得 入关。以功赐爵长乐县伯。太祖以深有谋略,欲引致左右,图 议政事。大统元年,乃启为丞相府主簿,加朱衣直合。寻转尚 书直事郎中。

  及齐神武屯蒲阪,分遣其将窦泰趣潼关,高敖曹围洛(阳) 〔州〕。太祖将袭泰,诸将咸难之。太祖乃隐其事,阳若未有 谋者,而独问策于深。对曰 :“窦氏,欢之骁将也,顽凶而勇, 战亟胜而轻敌,欢每仗之,以为御侮。今者大军若就蒲阪,则 高欢拒守,窦泰必援之,内外受敌,取败之道也。不如选轻锐 之卒,潜出小关。窦性躁急,必来决战,高欢持重,未即救之, 则窦可擒也。既虏窦氏,欢势自沮。回师御之,可以制胜。” 太祖喜曰 :“是吾心也 。”军遂行,果获泰而齐神武亦退。深 又说太祖进取弘农,复克之。太祖大悦,谓深曰 :“君即吾家 之陈平也。”

  是冬,齐神武又率大众度河涉洛,至于沙苑。诸将皆有惧 色,唯深独贺。太祖诘之,曰 :“贼来充斥,何贺之有?”对 曰 :“高欢之抚河北,甚得众心,虽乏智谋,人皆用命,以此 自守,未易可图。今悬师度河,非众所欲,唯欢耻失窦氏,愎 谏而来。所谓忿兵,一战可以擒也。此事昭然可见,不贺何为。 请假深一节,发王罴之兵,邀其走路,使无遗类矣 。”太祖然 之。寻而大破齐神武军,如深所策。

  四年,从战河桥。六年,别监李弼军讨白额稽胡,并有战 功。俄进爵为侯,历通直散骑常侍、东雍州别驾、使持节、大 都督、东雍州刺史。深为政严明,示民以信,抑挫豪右,吏民 怀之。十七年,入为雍州别驾。魏恭帝二年,进车骑大将军、 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六官建,拜小吏部下大夫。

  孝闵帝受襌,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迁吏部中 大夫。武成元年,除(幽 )〔豳〕州刺史,改封安化县公。二 年,征拜宗师大夫,转军司马。保定初,除京兆尹。入为司会 中大夫。

  深少丧父,事兄甚谨。性多奇谲,好读兵书。既在近侍, 每进筹策。及在选曹,颇获时誉。性仁爱,情隆宗党。从弟神 (誉)〔举〕、神庆幼孤,深抚训之,义均同气,世亦以此称焉。 天和三年,卒于位。赠使持节、少师、恒云蔚三州刺史,谥曰 成康。子孝伯,自有传。

  史臣曰:太祖属祸乱之辰,以征伐定海内,大则连兵百万, 系以存亡,小则转战边亭,不阕旬月。是以人无少长,士无贤 愚,莫不投笔要功,横戈请奋。若夫数将者,并攀翼云汉,底 绩屯夷,虽运移年世,而名成终始,美矣哉!以赫连达之先识, 而加之以仁恕;蔡佑之敢勇,而终之以不伐。斯岂企及所致乎, 抑亦天性也。宇文测昆季,政绩谋猷,咸有可述,其当时之良 臣欤。

关键词:周书,列传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赫连达字朔周,盛乐人,是勃勃的后裔。曾祖库多汗,因为避难改姓杜氏。赫连达性情刚烈耿直,有胆量魄力。年少时跟随贺拔岳征讨有功,被封为都将,赐爵为长广乡男,升任都督。等到贺拔岳被侯莫陈悦杀害,军中大为惊扰。趟贵建议迎接太祖,众将犹豫不决。赫连达说:

  “宇文夏州当初做左丞,智谋高明过人,是一时的豪杰。今日的事情,非他处理不行。赵将军的建议是正确的。我请求轻装骑马去报告这悲哀的消息,顺便迎接他来。“众将有的想向南追随贺拔胜,有的说向东报告朝廷。赫连达又说:“这些都是远水不救近火,哪里值得一说。“赵贵于是终将谋划定了下来,命令赫连达飞马前往。太祖见赫连达恸哭,问他是什么缘故,赫连达以实情相告。太祖于是率领数百名骑兵向南奔赴平凉,引着军队赶向高平,命令赫连达率领骑兵占据弹筝峡。当时百姓惊惶恐惧,四散奔逃的人很多。有几个村的百姓,正扶老携弱,驱赶畜牧,想进入山中避难,军士争着想抢掠他们。赫连达说:“远近的百姓,多受贼寇控制,现在如果趁便掠缚百姓,那么怎能称得上讨伐有罪、抚慰百姓呢!不如趁势安抚百姓,以表明义军的仁德。“于是以恩德信义抚慰百姓,百姓都喜悦归附,轮流不断相互转告,都恢复了旧业。太祖听闻此事,嘉许赫连达。侯莫陈悦被讨乎后,朝廷加封游连达为平东将军。左担对众将说:“当清水公遇祸的时候,你们的性命悬挂在贼寇的手中,即使想来报告,也无路可走。杜朔周冒着万死一生的艰险,远远赶来见我,最终得以共尽忠节,报仇雪耻。虽然藉助众人的力量,其实依赖杜子的功劳。有功劳而不酬报,怎么来劝勉善行。“于是赐给赫连达马二百匹。赫连达坚决推让,太祖不允许。魏孝武帝入关,嘉奖评定有功勋的忠义之士,因赫连达首先迎接元帅,匡复秦、陇,晋爵为魏昌县伯,食邑五百户。

  赫连达与仪同三司李虎攻破曹泥,被任命为镇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加授通直散骑常侍,食邑增至一千户。跟从太祖恢复弘农,战于沙苑,都立有战功。又增加食邑八百户,授任白水郡守,改任帅都督,加授持节,任济州刺史。朝廷下诏让他恢复姓赫连氏。因为赫连达功勋名望都很显著,朝廷任命他为云州刺史,即是本州。晋为公爵,官拜大都督,不久授任仪同三司。

  赫连达跟从大将军达奚武攻讨漠中。梁宜丰侯萧循拒守多时,后来才请降。达奚武问众将是进兵还是停战。开府贺兰愿德等以其军粮已尽为由,想急速攻取城池。赫连达说:“不动刀兵而获取城池,这是上策。不能允许掠人子女,贪得财帛。好战不止,是仁义之人所不做的。况且看起来对方的军队还很强大,城池尚且牢固,攻打他们纵使获胜,必将两败俱伤。如果对方身处绝境还极力拼杀,那么胜败仍不能预料。何况用兵的原则,以保全军队为上策。“达奚武说:

  “你说的正确。”便命令将帅各抒己见。于是开府杨宽等人都赞同赫连达的建议,达奚武终于接受了萧循的投降。班师回朝,朝廷升任赫连达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授侍中,晋爵为蓝田县公。

  六官初步建立,授任赫连达为左遂伯。出任陇州刺史。保定初年,升任赫连达为大将军、夏州总管、三州五防诸军事。赫连达虽然不是文官,然而性情正直,遵奉法度,对于鞭挞士民看得较轻,对于死罪重视谨慎。品性又廉明节俭,边境的少数民族有的送羊给他,他想招纳他们,就用丝绸布帛作为回报。主司请求用官府物品,避连达说:“羊进入我的厨房,物品从官库给出,这是欺骗皇上。“命令取自家的绸帛给献羊之人。知道此事的人都称赞他仁爱宽容。不久,晋爵为乐川郡公。建壁二年,晋为柱国,去世。他的儿子赫连迁继承爵禄。大象年间官至大将军、蒲州刺史。

  韩果字阿六拔,是代武Jl!人。年少时骁勇威武,善于骑马射箭。贺拔岳西征时,将他引进军帐听用。韩果攻击万俟丑奴及其分支的党羽,转战数十回合,把他们全部打败了。韩果的膂力无人能比,身披镗甲,手执戈矛,爬山登岭,犹如行走于平地之上,即使数十上百日,也不感到疲劳。凭藉战功被封为宣威将军、子都督。韩果跟随太祖讨平侯莫陈悦,升任都督,被赐予邯郸县男爵号。魏孝武帝入关,晋爵为石城县伯,食邑五百户。大统初年,晋为公爵,食邑增至一千户。加授通直散骑常侍。

  韩果记忆力强,兼有权谋策略。所经过的地方,山川地势,全都能记住。并且善于窥探敌军的虚实,揣测了解敌军的情状,有偷偷隐藏在溪谷中想做间谍侦察的人,韩果登上高处一望,凡是他所怀疑的地方,去搜必定有所收获。太祖因此让韩果担任虞候都督。每次随从出征,韩果常带领巡逻的骑兵,昼夜巡察,很少睡觉。

  韩果跟随大军在潼关袭击宝泰,太祖依照他的谋划安排,大军得以获胜而返。太祖赏给他真珠金带一条、布帛二百匹,授任他为征虏将军。又跟随太祖收复弘农,攻克河南城,俘获郡守一人,论功最大。攻破沙苑,战于河桥,韩果都有功劳,被任命为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增加食邑九百户。升任朔州刺史,改任安州刺史,加授帅都督。九年,跟从大军战于邙山,军队返回后,他被任命为河东郡守。又跟从大军在北山攻破稽胡。稽胡之地险恶,人迹罕至,韩果进兵彻底征讨,打散稽胡的种族部落。稽胡害怕韩果刚劲强健,号称韩果为插翅人。太祖听说后,笑道:“插翅之名,难道亚于飞将军。”屡经升迁为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出任宜州刺史。朝廷记录他的前后功劳,晋爵为褒中郡公。魏恭帝元年,韩果被任命为大将军。跟从贺兰祥征讨吐谷浑,因为军功另封一子为县公。武成二年,韩果又率军打败稽胡,抓获大量俘虏。朝廷赐给他奴婢一百人,任命他为宁州刺史。保定三年,韩果担任少师,晋为柱国。四年,跟从尉迟迥包围洛阳。大军撤退,惟独韩果所率的军队保全无损。天和初年,韩果任华州刺史,治理政事宽和简约,官吏百姓交口称赞。建德初年,韩果去世。

  他的儿子韩明继承爵禄。大象末年,官至上大将军、黎州刺史。与尉迟迥同谋反叛,被杀。

  蔡佑字承先,他的祖先是陈留圉人。曾祖蔡绍任夏州镇将,迁居高平,因此在那裹安家。祖父蔡护,魏景明初年,担任陈留郡守。父亲蔡袭,名声在西州地区很显著。正光年间,万俟丑奴侵掠扰乱关中,蔡袭就背离贼寇,抛下妻儿,归附洛阳。被任命为齐安郡守。等到魏孝武帝西迁,蔡袭仍在关东。后来才脱离危难西归,受赐爵位子舒县伯,任岐、夏二州刺史,去世。封赠原州刺史。

  蔡佑生性聪颖敏捷,有操行。蔡袭背离贼寇东归时,蔡佑十四岁,侍奉母亲以孝顺闻名。等到长大,膂力过人,善于骑马射箭。太祖在原州时,召蔡佑做帐下亲信。太祖迁往夏州,以蔡佑做都督。

  及至侯莫陈悦杀害贺拔岳,众将派使者迎接太祖。太祖将赶赴那裹,夏州首望弥姐元进等人暗中有反叛的计谋。太祖暗中知道此事,先与蔡佑商议拘捕元进。蔡佑说:“奸暴小人有险恶用心,一定会反过来噬咬,今天如若抓捕他,不如把他杀掉。“太祖说:“你做事很果断。”于是召唤元进等人进来计议事情。太祖说:“陇地的贼寇叛乱。我将与众人齐心协力去讨伐贼寇。我看众人中好像有不同想法之人。“太祖略微用此言来触动众人,于是目视蔡佑。蔡佑就走到外面,穿着镗甲手持钢刀径直走了进来,瞪大眼睛喝叱众人道:“与人早晨谋划晚上就变了,难道是人吗!蔡佑今日定要斩去奸人的脑袋。“因此手按刀剑面临众人。举座之人都叩头说:“希望把奸人挑拣出来。“蔡佑于是叱骂元进,斩了他,连同他的党羽一起诛戮。在场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仰视。于是太祖与众将结下盟誓,同心诛灭侯莫陈悦。太祖由此了解看重蔡佑。于是对蔡佑说:“我现在把你当作儿子,你当像对父亲一样侍奉我。“此后跟随太祖讨伐侯莫陈悦,打败了他。

  蔡佑又跟从军队到潼关迎接魏孝武帝。凭藉前后功劳,被封为苌乡县伯,食邑五百户。大统初年,朝廷加授他为宁朔将军、羽林监,不久授任他持节、员外散骑常侍,晋为侯爵,增加食邑一千一百户。蔡佑跟从太祖擒获窦泰,恢复弘农,战于沙苑,都立有战功,被任命为平束将军、太中大夫。

  又跟从太祖战于河桥,蔡枯竟下马步行作战,亲手杀死数人。左右的人劝他乘马以防备紧急事变。蔡枯发怒说:“丞相抚养我如同自己的儿子,今难道能把性命放在心上吗!“于是率领左右十余人,齐声大呼,杀伤敌人很多。敌人因为他没有接继的人马,就把他围了十几层,对蔡佑说:“看你像个勇士,衹要脱下镜甲来投降,难道还担心没有富贵吗?“蔡佑骂他们道:“该死的士卒!我现在取下你们的头,自然会封为公侯,哪裹要借贼人的官号。“于是将弓拉满,向着四面抵拒敌人。东魏人不敢逼近,就招集身穿厚甲手持长刀的士兵,径直前进攻取蔡枯。离蔡揎大约三十步,左右的人劝蔡棺射箭,蔡棺说:

  “我们的性命,就在这一支箭,难道能白射吗?”敌人逐渐逼进,大约十步,蔡佑才将箭射出,正中其面,敌人应声而倒,使用长矛刺死敌人。因此,战斗了几个回合,衹损失了一个人。敌人稍稍退却。蔡佑徐徐地引兵撤退。这一仗,我军不利。左担已经还师。蔡枯赶到弘农,夜间与太祖相会。太祖见蔡佑来到,称呼他的表字说:“承先,你来了,我就没有忧虑了。“太祖心中惊惶,不能入睡,枕在蔡佑的腿上,方才安眠。因为立功,蔡枯被晋为公爵,增加食邑三百户,授任京兆郡守。

  九年,束魏北豫州刺史高仲密率全州之人来归附。太祖率领军队救援他,与齐神武帝相遇,战于亡口山。蔡佑当时穿着闪闪发光的铁铵,冲向前去无人敢挡。敌人都说“这是只铁老虎”,都急忙躲避他。不久,他被任命为青州刺史,改任原州刺史,加授帅都督,很快又任大都督。十三年,遇到父亲去世,请求服满丧期。朝廷不答应。升任他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赐姓大利稽氏,晋爵为怀宁郡公。魏恭帝二年,蔡佑任中领军。六官建立,他任兵部中大夫.江陵刚刚归附,众蛮骚动,朝廷诏令蔡佑与大将军豆卢宁讨平众蛮。三年,官拜大将军,赐给他车驾出游时在后面吹打鼓钮箫笳的权利。他因前后所立功劳,食邑增至四千户,另外封一子为县伯。太祖有病,蔡佑与晋公宇文护、贺兰祥等在旁侍奉。等到太祖去世,蔡佑悲痛想念不已,就患上了气疾。孝闵帝即位,授任蔡佑为少保。蔡佑与尉迟纲一同掌管禁兵,交替担任宫殿巡察工作。当时孝闰帝信任司会李植等人,谋害晋公宇文护,蔡佑时常哭泣讽谏,皇帝不听。不久皇帝被废。世宗即位,授任蔡佑为小司马,少保的职位仍旧保留。世宗做公子时,与蔡佑相互友爱亲昵,到这时对蔡棺恩遇更加深重了。所用的膳食有风味独特的,就停下筷子把它赐给蔡佑;群臣参加朝廷宴会时,蔡佑常被另外留下,有时直到夜晚,排列灯烛,吹动胡笳,护送蔡佑回宅。蔡拓因为过分蒙受礼遇,常以有病推辞回避。至于婚姻之事,尤其不愿与权贵缔结。不久以本官的身份权且镇守原州。时间不长,被授任为宜州刺史,未能到任所,因为原先的气疾发作,死于原州。当时年龄五十四岁。墓茧年少时胸有大志,与同乡人李穆,身为平民同样有名。曾经相互说道: “大丈夫应当建立功名,用以获取富贵,怎么能长久地处在贫贱之中呢!“说罢,各自大笑。李穆就是申公。后来都如他们所说的那样。等到跟从大军征伐,常常突破包围深入敌阵,冲在士兵前面。军队回还之时,众将争夺功劳,蔡佑始终没有什么竞争。太祖时常赞叹他,曾经对众将说:“承先口中不说功劳,我应当代替他论叙战绩。“他被太祖了解达到如此地步。蔡佑生性节俭,所得的俸禄都散给了他的宗族,去世时,家中没有剩余的财产。朝廷追赠他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谧号叫庄。他的儿子蔡正承袭爵位。官至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蔡佑弟弟紫泽,很好学,有才干能力,从家中征召出来任魏广平王参军、兼丞相府记室,加授宣威将军、给事中。跟从尉迟迥平定蜀,授任帅都督,赐封爵号安弥县男。逐渐升任司辂下大夫、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澧州刺史。在澧州时收受贿赂,总管代王宇文达因为他是功臣子弟,秘密上奏赦免了他。后来担任郡州刺史,不服从司马消难,被杀害。

  遂,是矗堡人。世代是豪门大族。父亲堂叁盛,魏正光末年,堑苞人入侵边界,以统军身份跟从镇将慕容胜与茹茹作战,大败茹茹。当时破六汗拔陵作乱,想逼迫塞盛。塞盛不服从,就率部下讨伐破六汗拔陵。凭藉功劳,被任命为伏波将军,赐给表示官阶的仪仗。后来与拔陵连续作战,死于战阵。

  常善,魏孝昌年间,跟随尔朱荣入洛,授任威烈将军、都督,加授龙骧将军、中散大夫、直寝,封爵房城县男,食邑三百户。后来跟随太狙平定侯莫陈悦,升任天水郡守。魏孝武帝西迁,授任主遂武卫将军,晋爵为武始县伯,增添食邑二百户。大统初年,加授常善为平束将军,晋升为侯爵。擒获宝泰,收复弘农,攻破沙苑,当姜屡次立功。升任使持节、卫将军,假骠骑大将军、秦州刺史。四年,跟从大军战于河桥,加授大都督,晋为公爵,担任泾州刺史。碰上茹茹入侵,抄掠北部边境,常善率领部下打败茹茹,全部截获蕴茎掠夺之物。官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升任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西安州刺史。转任薮蛆刺史。多次莅临三蕃,很有政绩。瑟j鳄二年,晋爵为永阳郡公,增加食邑二千户。

  孝闵帝即位,升任常善为大将军、宁州总管。保定二年,入朝担任小司徒。四年,突厥人出兵与随公杨忠束伐,命令常善接应。五年夏天,常善去世,当时年龄六十四岁。朝廷追赠他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延夏盐恒燕五州诸军事、延州刺史。他的儿子常升和承袭爵位。先是凭藉常善的功勋,官拜仪同三司。

  辛威,是陇西人。祖父辛大汗,是魏渭州刺史。父亲辛生,是河州四面大都督。等到辛威功勋显著,辛生被追赠大将军、凉甘等五州刺史。

  辛威年少慷慨,有志向谋略。起初跟从贺拔岳征讨有功,代理辅国将军、都督。等到太祖统领贺墨遥的部队,见到圭戚后觉得他不同寻常,就将他留在军帐内听用。不久,授任辛威为羽林监,封为白土县伯,食邑五百户。辛威跟随大军迎接魏孝武帝,因此攻打回洛城,他的功劳居于首位。大统元年,辛威被封为宁远将军,增加食邑二百户。多次提升做到通直散骑常侍,晋为侯爵,增加食邑三百户。跟随大军擒获实泰,收复弘农,战于沙苑,并当先冲入敌阵,勇猛冠绝一时。凭藉前后所立功劳,他被授任为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跟从于谨攻破襄城。又跟从独孤售进入越曼,经历2蜡一战,加授持节,晋为公爵,增加食邑八百户。五年,辛威被任命为扬州刺史,加授大都督。十三年,升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普屯氏,出任鄘州刺史。辛威当时声望已很高,朝廷要让他荣归故里,任命他为河州刺史,本州大中正。屡次统领二镇,很得百姓的信赖。

  盟壶即位,任命芝盛为大将军,晋爵为饱至虽公,增加食邑五千户。等到司马消难前来归附,辛威与达奚武率众支援接应。保定初年,辛威又率兵讨伐丹州反叛的胡人,打败了他们。三年,辛威与达奚武攻打阳关,占领了它。等二年,辛威跟随尉迟迥包围洛阳。班师后,他被封为小司马。天和初年,晋为柱国。辛威又任行军总管,讨伐绥、银等各州叛乱的胡人,全部平定了他们。六年,辛威跟随齐王宇文宪东伐,攻取伏龙等五城。建德初年,辛威被任命为大司寇。三年,任少傅,出任宁州总管。宣政元年,晋为上柱国。大象二年,晋为宿国公,食邑增至五千户,又任少傅。遣一年冬天,辛威去世,当时六十九岁。

  辛威生性稳重,富有威严。前后做官几十年,不曾有过失,所以能够以地位名誉善终。加上他的家族友善孝义,五代人住在一起,世人因此称扬不已。他的儿子辛永达继袭爵禄,大象末年,凭藉辛威的功勋,官拜仪同大将军。

  库狄昌字恃德,是神武人。年少时善于骑马射箭,有膂力。等到长大,举止娴雅,胆魄气势雄壮激烈,常常以将帅自许。十八岁时,库狄昌被尔朱天光引用担任幢主,加授讨夷将军。跟从玉光平定题中,凭藉战功被任命为宁远将军、奉车都尉、统军。天光失败,库狄昌又跟从贺拔岳。任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及至贺拔岳被害,库狄昌与众将计议辅佐拥戴太祖。跟从太祖平定侯莫陈悦,被赐爵阴盘县子,加授卫将军、右光禄大夫。

  后来,库狄昌跟从太祖迎接魏孝武帝,恢复渔闱,朝廷改封他为长广县子,食邑八百户。大铲初年,晋为公爵,增加食邑一千户。跟从大军打败窦台,被任命为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又跟从大军收复弘农,战于沙苑,库狄昌都一马当先冲入敌阵。太祖褒赏他,封他为帅都督。四年,跟从大军战于河桥,被升任为冀州刺史。后来与工谨在上郡打败胡贼刘芒优,被任命为冯翊垫守。过了很久,改任河北郡守。十三年,朝廷记录库狄昌前后功劳,授任他为大都督、通直散骑常侍。库狄昌又跟随堕公查蝗打败蛮贼旦丝清,库狄昌功劳最大,朝廷增加他的食邑三百户,任命他为仪同三司。不久升任开府仪同三司。十六年,库狄昌出任束夏州刺史。魏废帝元年,晋爵方城郡公,食邑增至四千一百户。六官建立,库狄昌被授任稍伯中大夫。孝闵帝即位,库狄吕被任命为大将军。后来因病去世。

  旦弘字卢堕,是直至人。少年慷慨,有志建立功名,膂力过人,勇敢而有谋略。魏丞岩年间,旦丛陷身在万俟丑奴军中。尔朱天光入闽,旦弘白区业归顺玉光,被任命为都督。

  等到太祖刚统领众将不久,田弘请求拜见太祖,于是议论世事,多被太祖引用采纳,太祖把他当作得力的助手加以任用。田弘又因迎接魏孝武帝有功,被封为鹑阴县子,食邑五百户。太祖曾把所穿的铁甲赐给田弘说: “天下如果平定,你还将这副铁甲拿给我看。“大统三年,田弘改任帅都督,被晋升为公爵。跟从太祖收复弘农,战于沙苑,解除洛阳包围,打败河桥敌军,田弘功劳居多,多次蒙受特殊赏赐,赐姓纥干氏。不久被任命为原州刺史。因为田弘功勋威望都很高,所以朝廷让他显贵使他荣耀。太祖在同州,文武官员齐集,太祖对众人说:“人人都像田弘那样尽心,天下难道不早就平定了!“就授任田弘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魏废帝元年,加授田弘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平定蜀地之后,梁信州刺史萧韶等各自凭靠所统军兵,不服从朝廷的统治,朝廷韶令田弘讨平了他们。田弘又讨伐西平叛乱的羌人及凤州叛乱的氐人等,把他们都打败了。田弘每次临阵作战,破敌深入勇往直前,身上被射遇一百多箭,骨头损伤九次,战马被长矛戳伤十次,朝廷认为他很勇敢。信州众蛮人造反,朝廷又韶令田弘与贺若敦等讨平了他们。孝闵帝即位,田弘晋爵为雁门郡公,食邑增至二千七百户。

  保定元年,田弘出任岷州刺史。田弘虽然是武将,但行动遵循法度,百姓感到很安宁。三年,旦弘跟从堕公圭眯讨伐齐,被任命为大将军。第二年,又跟从杨忠束伐。班师回朝后,田弘就很快回到所镇守之地。吐谷浑入侵西部边境,宕昌羌人暗中相接应,朝廷诏令田弘讨伐他们,俘获了敌方二十五王,拔除了七十六个寨栅,终于打败讨平了他们。

  天和二年,陈湘州刺史苹皎前来归附,田弘跟随卫公宇文直赶去支援。与陈人交战,失利,朝廷仍然让田弘担任江陵总管。及至陈将领吴明彻来侵犯,田弘与梁主萧归退军保卫纪南,命令副总管高琳拒守,吴明彻退兵,田弘才回到江陵。不久朝廷让田弘担任仁寿城主,以便逼近宜阳。齐将段孝先、斛律明月从定陇出军以便作为宜阳的援军,田弘与陈公宇文纯打败了他们,于是攻占了宜阳等九座城池。凭藉功劳田弘得以增加食邑五百户,晋为柱国大将军。

  建德二年,田弘官拜大司空,升任少保。三年,出任总管襄郢昌丰唐蔡六州诸军事、襄州刺史。在襄州去世.

  他的儿子田恭继承爵禄。年少时就有声誉,很早就处在显要的位置。大象末年,官至柱国、小司马。朝廷又追录田弘的功勋,提升田恭的爵号为观国公。

  梁椿字王年,是佳人。祖父凿屈叁,是魏昌平的镇将。父亲梁提,是内三郎。

  梁椿起初以统军的身份跟从尔朱荣进入洛地,又跟从玺塞莹在遥旦打败姜茔,凭藉军功被提升为都将。后来跟从贺拔岳讨平万俟丑奴、萧直鱼等,升任中坚将军、屯骑校尉、子都督。普壶初年,升任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二年,任高平郡守,被封为卢奴县男,食邑一百户。太旦元年,升任都督。梁椿跟从太祖平定侯莫陈坦,授任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大统初年,晋爵为乐城县伯,增加食邑五百户。出任陇束郡守。不久,他又被晋为公爵,增加食邑五百户,升任粱业刺史。跟从大军收复弘农,战于沙苑,与独幽言一起进入盗屋,跟从室塞贵打败塞魏将领童雄等,多次建有战功。朝廷授任他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跟从大军战于河桥,被晋爵为束平郡公,增加食邑一千户。不久又升任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七年,梁椿跟从于谨讨伐稽胡刘干伏,擒获配合平伏作战的将帅刘持塞。又跟从独孤信讨伐岷州羌人梁仑定,打败了他。被任命为渭州刺史。在渭州虽然没有其他政绩,但夷人汉民都相安无事。十三年,梁椿跟从李弼赶赴颖Jl[支援侯景。另外攻打阎韩镇,斩除镇城将领徐卫。城主卜贵洛率领军士一千人投降。因功增加食邑四百户。孝闵帝即位,任命梁椿为华州刺史,改封他为清陵郡公,增加食邑与以前的相加共三千七百户。二年,梁椿入朝担任少保,改任少傅。保定元年,官拜大将军。死于他所在的职位上。朝廷追赠他为恒鄘延丹宁五州诸军事,兼任恒州刺史,谧号叫烈。

  梁椿生性果敢刚毅,善于安抚接纳他人,所获得的赏赐物品,分开来赐给他的部下,所以每次上阵杀敌,都能得到部下的拼死效力。他很爱节俭朴素,不经营资产,当时舆论因此称赞他。

  他的儿子梁明,在魏恭帝二年,凭藉梁椿的功勋承袭爵位为丰阳县公。不久授任大都督,升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管理小吏部,历任小御伯、御正下大夫。保定五年,朝廷下诏让他承袭父亲梁椿的爵号,将他以前的封爵回授给他的弟弟梁朗。天和年间,朝廷改封他为乐陵郡公,任上史,增加食邑与以前的相加共四千三百户。

  梁台字洛都,是长池人。父亲梁去斤,在魏献文帝时担任陇西郡守。

  梁台年少果敢,有志气和操守。孝昌年间,跟从尔朱天光讨平关、陇,一年当中,打了大小二十多仗,凭藉功劳被授任子都督,赐予爵号陇城乡男。萱台初年,升任都督。后来隶属侯莫陈坦讨伐亩业的众多强盗,平定了那裹。侯莫陈悦上表使梁台任假节、卫将军、左光禄大夫,晋封为陇城县男,食邑二百户。不久,梁台掌管天 z眯事务,转而掌管趟平郡事务。屡次治郡,很有声誉政绩。不多时,尔朱天光征召梁台回来,引入军帐听用。等到尔朱天光在寒陵失败,贺拔岳又引用他作为心腹。

  贺拔岳被侯莫陈悦杀害,梁台与众将议论拥戴太祖。跟从太祖讨伐侯莫陈悦,打败了他。又被任命为天水郡守。大统初年,再任赵平郡守。梁台又与太仆石猛打败两山屠各部落,朝廷下诏为他增加食邑一百户,改任平凉郡守。当时莫折后炽聚集轻捷剽悍的兵卒,入侵抢掠居民。州刺史史宁讨伐他们,多时不能取胜。梁台陈述贼寇的军事阵势,同时论述攻取的策略,史宁认为很好就听从了,于是打败了贼寇。梁台又舆于谨打败了刘平伏。朝廷记录他的前后功劳,授任他为颖州刺史,赐姓贺兰氏。梁台跟从大军支援玉壁,战于亡口山,被授任为帅都督。大统十五年,朝廷任命他为南夏州刺史,加授通直散骑常侍、本州大中正,增添食邑二百户。魏废帝二年,升任梁台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晋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授侍中。

  孝闵帝即位,提升梁台封号为中部县公,增加食邑与以前的相加共一千户。武成年间,梁台跟从贺兰祥征讨洮阳,率先登城有功,另外受封绥安县侯,食邑一千户。朝廷下韶听任他将爵禄转而授给他的儿子梁元庆。

  保定四年,梁台官拜大将军。当时大军围困洛阳,很久攻不下来。齐朝的骑兵忽然赶到,齐公宇文宪率兵抵御。竟有数人被敌人捉去,已经离开阵地二百多步,梁台望见之后,心中愤怒,独自骑马突入敌阵,射杀两人,敌人都纷纷败退,被捉去的人终于得以归还。齐公宇文宪经常赞叹说:“梁台果敢刚毅能决断,别人赶不上他。“五年,梁台被委任为鄘州刺史。

  梁台性情通达,接人待物很宽厚。至于治理百姓处理政事,尤其把仁爱作为本心。不过认识一千多字,口授书信,言辞意思都值得一看。年龄过了六十岁,还能身披锁甲跨上战马,不用踩着马鉴。骑马奔驰射箭打猎,箭不虚发。后来因病去世.宇文测字澄镜,是太祖的同族子孙。高祖宇文中山;曾祖宇文豆颓、祖父宇文骥膦、父亲宇文永,在魏做官,地位都荣显闻达。

  宇文测性情深沉严谨,年少好学,常常卜天半月不看窗外。从家中征召出来,任奉朝请、殿中侍御史的职位,多次提升担任司徒右长史、安束将军。娶宣武帝的女儿阳平公主为妻,官拜驸马都尉。等到魏孝武帝疑心齐神武帝有谋叛的意图,孝武帝便下诏派宇文测赶去报告太祖,命令太祖秘密作好准备。太祖见到宇文测非常高兴.出使回来,宇文测被封为广川I县伯,食邑五百户。不久跟从孝武帝西入长安,晋为公爵。

  太祖做丞相,用宇文测任右长史,军队国家的行政事务,多委任宇文测办理。又命令宇文测详细确定宗室的辈次排列亲疏远近,附录在家族的名册上。升任宇文测为通直散骑常侍、黄门侍郎。

  大统四年,宇文测任侍中、长史。六年,因为犯事被免去官职。不久升任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代理汾州事务。宇文测施政简略而存恩惠,很得百姓欢心。汾州与束魏接壤,束魏人屡次来抄掠盗窃,有时抓获东魏来侵掠的人,多绑缚送给宇文测。宇文测都命令解开绑缚,安置他们在宾馆里,然后引来与己相见,像宾客一样礼待他们。仍然设置酒宴菜肴慰劳他们,放他们回到自己国家去,并给粮食,护送他们出境。从这以后东魏人大为羞惭,于是不再做贼寇。汾、晋之间,人们各自安居乐业。边界两旁的百姓,于是喜庆、吊丧相互往来,不再互为仇敌了。当时舆论称赞此事,把宇文测比作羊叔子。有人状告宇文测与束魏勾结,怀有贰心。太祖发怒道: “宇文测替我安抚边境,我知道他没有贰心,为什么要离间我们骨肉,生出这种谗言!“于是下令把进谗的人斩了。仍然允许宇文测按照方便适宜的方式处理事务。

  八年,朝廷加授宇文测为金紫光禄大夫,让他转而执掌绥州事务。每年河水结冰合成一片后,室厥人就来入侵抢掠,此前官府常常预先让居民进入城堡来躲避突厥人。字文测到了,都令百姓像以往一样安居。于是在几百处紧要的道路上都多积柴,频繁在远处设置哨兵,了解突厥人的动静。这一年十二月,突厥人从连谷入侵,距离边界数十里。宇文测命令堆积柴草的地方,在同一时间放起大火。突厥人以为有大军到了,害怕逃跑,自相践踏,丢弃的各种牲畜及军用物资不可胜数。宇文测不慌不忙地率领部下收拾突厥弃下的财物,分给百姓。自此突厥人不敢再来入侵。字文测于是请求朝廷设置守卫的士兵用以防备突厥人。

  十年,朝廷征召宇文测回朝任用他为太子少保。十二年卜月,宇文测死于他所任的职位上,当时五十八岁.太祖悲伤哀悼,亲临现场表示悲恸。又令水池公宇文护监督护理丧事。追赠本来的官职,谧号叫靖。

  宇文测性情仁爱宽容,好以财物周济别人,衣物食品之外,家中没有蓄积。在洛阳的时候,他曾被人盗窃,所失去的物品,就是他妻子阳平公主的衣服。州县擒拿盗贼,连同赃物一起抓获。宇文测恐怕这个盗贼因罪被处死,竟然不认衣物。盗贼于是遇赦得以免祸。盗贼既然感恩,因而请求在宇文测左右效力。等到宇文测跟从魏孝武帝西迁,事情极其窘迫,此人也跟随宇文测入关,竟然没有贰心。宇文测的儿子宇文该继承爵禄。他先后在朝廷内外做官,官位达到上开府仪同三司、临淄县公。宇文测的弟弟是宇文深。

  宇文深字奴干。性情耿直正派,有器量。年龄才几岁,便堆起石块作为阵营队伍,并且折草当作旌旗,布置军队行列,都有行军排阵的阵势。父亲宇文永见到后,于是大喜说:“你生来就这样,以后必定会成为名将。“

  到了永安初年,宇文深出任秘书郎。当时盗贼成群起来作乱,宇文深屡次谈论时事,尔朱荣很赏识重视他。官拜厉武将军。不久担任车骑府主簿。三年,朝廷授任他为子都督,统领在宫中值宿警卫的兵卒。及至齐神武帝率领军队攻入洛阳,孝武帝西迁长安。事已匆促,人多逃散,字塞逐安抚部下,一起得以入关。囚功被赐爵号为长乐县伯。

  太祖因为宇文深有谋略,想把他召引到自己身边,谋划计议政事。大统元年,于是启用宇文深做丞相府主簿,加授朱衣直合。很快又改任尚书直事郎中。

  等到齐神武帝驻军蒲坂,分别派遣他的将领窦泰赶往潼关,高敖曹围攻洛州。太祖打算袭击窦泰,众将都认为很难。太祖于是隐瞒这件事,表面上好像没有谋划,却单独向宇文深询问计策。宇文深回答道: “窦氏,是高欢的骁将,顽强凶猛而勇敢,作战急于求胜而轻敌,高欢每每依仗他,用他来抵御外侮。现在大军如果开往蒲坂,那么高欢拒守,窦泰必然支援,我军内外受敌,这是自取失败的路子。不如挑选轻装精锐的士卒,暗中从小关出击。宝泰性情急躁,必然来决战,高欢做事持重,不立即救援,那么宝泰束手可擒了。既已俘虏了窦氏,高欢的气势自然颓丧。我们回兵抵挡他,可以取胜。“太祖欢喜地说:“这正是我心中所想的。”军队于是出击,果然擒获宝泰而齐神武帝也退兵离去。宇文深又劝说太祖进兵夺取弘农,又攻取了。太祖非常高兴,对宇文深说:“你就是我家的陈平。”

  这年冬天,齐神武帝又率领大军渡过黄河涉过洛水,到达沙苑。众将都面有惧色,衹有宇文深独自祝贺。太祖诘问他,说:“贼兵铺天盖地而来,有什么值得祝贺的?“宇文深回答道:“高欢安抚黄河以北,很得众人之心,虽然缺乏智谋,众人都为他卖命,以此自家守卫,别人不容易谋取他。现在高欢率军渡过黄河,不是众人愿意的,衹是高欢为失去窦氏感到耻辱,不听劝谏而来。这是所说的忿兵,一次战斗就可以擒住他。这件事明白可见,不祝贺干什么。请借给我宇文深一个符节,发派王熊的军队,拦截敌人的退路,使敌人无一可以逃脱。“太祖认为他说得正确。不久大败齐神武帝的军队,正如宇文深所策划的那样。

  四年,宇文深跟从大军战于河桥。六年,另外监督李弼军队讨伐白额稽胡,都建有战功。不久,宇文深被提升爵位为侯,历任通直散骑常侍、束雍州别驾、使持节、大都督、东雍州刺史。宇文深治理政事严明,对待百姓讲信用,抑制挫折豪强大族,官吏百姓怀恩。十七年,召入任雍州别驾。魏恭帝二年,他被提升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六官建立,他受封为小吏部下大夫。孝闵帝接受禅让,提升宇文深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任吏部中大夫。武成元年,任命宇文深为豳州刺史,改封他为安化县公。二年,朝廷征召他为宗师大夫,改任军司马。保定初年,任京兆尹。入朝担任司会中大夫。宇文深年少丧父,侍奉兄长非常勤谨。性情奇异而多变化,喜爱读兵书,既在君相左右奉侍,每每进献谋略计策。等到他在吏部供职,很受时人称誉。他秉性仁爱,对待宗族党人情义深厚。堂弟字文神举、宇文神庆年幼丧父,宇文深抚养教育他们,情义均如骨肉,世人也因此称道他。天和三年,死于所任职位上。朝廷追赠他使持节、少师、恒云蔚三州刺史,谧号叫成康。他的儿子叫宇文孝伯,自有传记。

  史臣曰:太祖适逢祸乱时期,凭藉征伐安定海内,大规模的征伐则连兵百万,事关生死存亡,小规模的征伐则在边境连续作战,不下十天半月。因此人们不管年少年长,文士不管是贤是愚,没有谁不弃文求取功名,持戈请求奋战。像这几位将领,都是振翅高飞,在困厄之中建立功绩,虽然经历许多战斗岁月,但是功名有始有终,确实很美好啊!以赫连达的先见之明,却又兼有仁厚宽容;蔡佑的勇敢善战,却又不因功自夸。这难道是主观追求所能达到的吗?抑或也是天性所致吧。宇文测兄弟,政绩和谋略,都有可以称道的,大概可算是当时的良臣了吧!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荐

国学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知识 古诗词鉴赏 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