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孔子家语:困誓

作者:佚名 全集:孔子家语 来源:网络

子贡问于孔子曰:「赐倦于学,困于道矣,愿息于事君,可乎?」孔子曰:「诗云:『温恭朝夕,执事有恪.』事君之难也,焉可息哉!」曰:「然则赐愿息而事亲.」孔子曰:「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事亲之难也,焉可以息哉!」曰:「然赐请愿息于妻子.」孔子曰:「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妻子之难也,焉可以息哉!」曰:「然赐愿息于朋友.」孔子曰:「诗云:『朋友攸摄,摄以威仪.』朋友之难也,焉可以息哉!」曰:「然则赐愿息于耕矣.」孔子曰:「诗云:『昼尔于茅,宵尔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穀.』耕之难也,焉可以息哉!」曰:「然则赐将无所息者也.」孔子曰:「有焉,自望其广,则睪如也,视其高,则填如也,察其从,则隔如也,此其所以息也矣.」子贡曰:「大哉乎死也!君子息焉,小人休焉,大哉乎死也!」

孔子自卫将入晋,至河,闻赵简子杀窦,犨鸣犊,及舜华,乃临河而歎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子贡趍而进曰:「敢问何谓也?」孔子曰:「窦犨鸣犊,舜华,晋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二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也,而杀之.丘闻之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其郊;竭泽而渔,则蛟龙不处其渊;覆巢破卵,则凰凰不翔其邑,何则?君子违伤其类者也.鸟兽之于不义,尚知避之,况于人乎.」遂还息于邹,作槃琴以哀之?

子路问于孔子曰:「有人于此,夙兴夜寐,耕芸树艺,手足胼胝,以养其亲,然而名不称孝,何也?」孔子曰:「意者身不敬与,辞不顺与,色不悦与.古之人有言曰,人与己与不汝欺,今尽力养亲而无三者之阙,何谓无孝之名乎.」孔子曰:「由,汝志之,吾语汝,虽有国士之力,而不能自举其身,非力之少,势不可矣.夫内行不修,身之罪也,行修而名不彰,友之罪也,行修而名自立.故君子入则笃行,出则交贤,何谓无孝名乎.」

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馁病,孔子絃歌.子路入见曰:「夫子之歌,礼乎?」孔子弗应,曲终而曰:「由来,吾语汝,君子好乐,为无骄也,小人好乐,为无慑也,其谁之子,不我知而从我者乎?」子路悦,援戚而舞,三终而出,明日免于厄.子贡执辔曰:「二三子从夫子而遭此难也,其弗忘矣.」孔子曰:「善,恶何也?夫陈蔡之间,丘之幸也,二三子从丘者,皆幸也.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庸知其非激愤厉志之始,于是乎在?」

孔子之宋,匡人简子以甲士围之.子路怒,奋戟将与战.孔子止之曰:「恶有修仁义而不免世俗之恶者乎?夫诗书之不讲,礼乐之不习,是丘之过也,若以述先王,好古法而为咎者,则非丘之罪也.命之夫.歌,予和汝.」子路弹琴而歌,孔子和之,曲三终,匡人解甲而罢.孔子曰:「不观高崖,何以知颠坠之患;不临深泉,何以知没溺之患;不观巨海,何以知波之患,失之者其在此乎?士慎此三者,则无累于身矣.」

子贡问于孔子曰:「赐既为人下矣,而未知为人下之道,敢问之.」子曰:「为人下者,其犹土乎.汨之之深则出泉,树其壤则百穀滋焉,草木植焉,禽兽育焉,生则出焉,死则入焉,多其功而不意,<弓几>其志而无不容,为人下者以此也.」

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独立东郭门外.或人谓子贡曰:「东门外有一人焉,其长九尺有六寸,河目隆颡,其头似尧,其颈似皋繇,其肩似子产,然自腰已下,不及禹者三寸,纍然如丧家之狗.」子贡以告,孔子欣然而歎曰:「形状永也,如丧家之狗,然乎哉!然乎哉!」

孔子适卫,路出于蒲,会公叔氏以蒲叛卫而止之.孔子弟子有公良儒者,为人贤长有勇力,以私车五乘从夫子行,喟然曰:「昔吾从夫子遇难于匡,又伐树于宋,今遇困于此,命也夫,与其见夫子仍遇于难,宁我斗死.」挺剑而合众,将与之战.蒲人惧,曰:「苟无适卫,吾则出子以盟.」孔子而出之东门,孔子遂适卫.子贡曰:「盟可负乎?」孔子曰:「要我以盟,非义也.」卫侯闻孔子之来,喜而于郊迎之.问伐蒲,对曰:「可哉?」公曰:「吾大夫以为蒲者,卫之所以恃晋楚也,伐之,无乃不可乎?」孔子曰:「其男子有死之志,吾之所伐者,不过四五人矣.」公曰:「善!卒不果伐.」他日,灵公又与夫子语,见飞鴈过而仰视之,色不悦.孔子乃逝.卫蘧伯玉贤而灵公不用,弥子瑕不肖反任之,史鱼骤谏而不从,史鱼病将卒,命其子曰:「吾在卫朝不能进蘧伯玉,退弥子瑕,是吾为臣不能正君也,生而不能正君,则死无以成礼,我死,汝置尸牖下,于我毕矣.」其子从之.灵公弔焉,怪而问焉,其子以其父言告公,公愕然失容曰:「是寡人之过也.」于是命之殡于客位.进蘧伯玉而用之,退弥子瑕而远之.孔子闻之曰:「古之列谏之者,死则已矣,未有若史鱼死而尸谏,忠感其君者也,不可谓直乎.」

关键词:孔子家语,困誓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子贡向孔子问道:“我对学习已经厌倦了,对于道又感到困惑不解,想去侍奉君主以得到休息,可以吗?”孔子说:“《诗经》里说:‘侍奉君王从早到晚都要温文恭敬,做事要恭谨小心。’侍奉君主是很难的事情,怎么可以休息呢?”

子贡说:“那么我希望去侍奉父母以得到休息。”孔子说:“《诗经》里讲:‘孝子的孝心永不竭,孝的法则要永远传递。’侍奉父母也是很难的事,怎么可以休息呢?”

子贡说:“我希望在妻子儿女那里得到休息。”孔子说:“《诗经》里说:‘要给妻子做出典范,进而至于兄弟,推而治理宗族国家。’与妻子儿女相处也是很难的事,哪能够得到休息呢?”

子贡说:“我希望在朋友那里得到休息。”孔子说:“《诗经》里说:‘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使彼此举止符合威仪。’和朋友相处也是很难的,哪能够得到休息呢?”

子贡说:“我希望去种庄稼来得到休息。”孔子说:“《诗经》里说:‘白天割茅草,晚上把绳搓,赶快修屋子,又要开始去播谷。’种庄稼也是很难的事,哪能够得到休息呢?”

子贡说:“那我就没有可休息的地方了吗?”孔子说:“有的。你从这里看那个坟墓,样子高高的;看它高高的样子,又填得实实的;从侧面看,又是一个个隔开的。这就是休息的地方了。”

子贡说:“死的事是这样重大啊,君子在这里休息,小人也在这里休息。死的事是这样重大啊!”

孔子将要从卫国进入晋国,来到黄河边,听到晋国的赵简子杀了窦犨鸣犊和舜华的消息,就面对黄河叹息着说:“黄河的水这样的美啊,浩浩荡荡地流淌!我不能渡过这条河,是命中注定的吧!”

子贡快步走向前问道:“请问老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孔子说:“窦犨鸣犊、舜华都是晋国的贤大夫啊,赵简子未得志的时候,依仗他们二人才得以从政。到他得志以后,却把他们杀了。我听说,如果对牲畜有剖腹取胎的残忍行为,那么麒麟就不会来到这个国家的郊外;如果有竭泽而渔的行为,蛟龙就不会在这个国家的水中居住;捅破了鸟巢打破了鸟卵,凤凰就不会在这个国家的上空飞翔。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君子也害怕受到同样的伤害啊!鸟兽对于不仁义的事尚且知道躲避,何况是人呢?”

于是返了回来,回到邹地休息,作了《槃操》一曲来哀悼他们。

子路问孔子说:“这里有一个人,早起晚睡,耕种庄稼,手掌和脚底都磨出了趼子,以此来养活父母。然而却没有得到孝子的名声,这是为什么呢?”

孔子说:“想来自身有不敬的行为吧?说话的言辞不够恭顺吧?脸色不温和吧?古人有句话说:‘别人的心与你自己的心是一样的,是不会欺骗你的。’现在这个人尽力养亲,如果没有上面讲的三种过错,怎么能没有孝子的名声呢?”

孔子又说:“仲由啊,你记住,我告诉你:一个人即使有全国著名勇士那么大的力量,也不能把自己举起来,这不是力量不够,而是情势上做不到。一个人不很好地修养自身的道德,这是他自己的错误;自身道德修养好了而名声没有彰显,这就是朋友的过错。品行修养好了自然会有名声。所以君子在家行为要淳厚朴实,出外要结交贤能的人。这样怎会没有孝子的名声呢?”

注释出处
[请记住我们 国学梦 www.guoxuemeng.com]

①《诗》:此指《诗经·商颂·那》。

②温恭朝夕:成天都要温和恭敬。

③执事有恪:行事要恭敬谨慎。

④《诗》:此指《诗经·大雅·既醉》。

⑤孝子不匮:孝子的孝心永不竭。

⑥永锡尔类:孝的法则永远传递。旧注:“匮,竭也。类,善也。孝子之道不匮竭者,能以类相传,长锡尔以善道也。”

⑦《诗》:此指《诗经·大雅·思齐》。

⑧刑于寡妻:给妻子做出典范。刑:典范。寡妻:指嫡妻。旧注:“刑,法也。寡,适(嫡)也。御,正也。文王以正法接其寡妻,至于同姓兄弟,以正治天下之国家者矣。”

⑨以御于家邦:以此来治理国家。御:治理。家邦:国家。

⑩《诗》:此指《诗经·大雅·既醉》。

朋友攸摄:朋友要互相帮助。攸:语助词。摄:佐助。

摄以威仪:使礼仪合度。

《诗》:此指《诗经·豳风·七月》。

昼尔于茅:白天去割茅草。尔:语助词。于,取:引申为割。

宵尔索绚:晚上搓绳。

亟(jí)其乘屋:急急忙忙盖屋顶。

广:通“圹”,坟墓。

睪(gāo)如:高高的样子。

填:填塞充实。旧注:“填,塞实貌也。冢虽高而塞实也。”

隔:隔开。旧注:“言其隔而不得复相从也。”

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孔子家语:困誓_原文及解释翻译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