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八首写梦的诗词,谁是你心中的千古绝唱?

作者:佚名 古诗词鉴赏 来源:网络

中国古典诗词中极为常见。或言离别之愁思,或写相思之愁怨,或发思乡之愁苦,或抒亡国之愁闷,等等,大都感情真挚,动人心弦。

大凡作诗填词,贵在创新,不落窠臼。对此,古代诗人词家深得个中三昧,同是写梦,不同诗人词家的技法各别,即便是采用同一技法,其具体表现也往往同中有异,各尽其妙。

下面这八首写梦的诗词,你觉得谁才能称之为千古绝唱?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代: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十年前,他十八岁,他娶了十五岁的王弗为妻,之前他们没有任何接触,这是一桩典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然他们也门当户对。不料,无心插柳,成就了一段千古佳缘。

十年后,王弗去世。又十年,是王弗的周年,王弗进入他的梦中,醒来后,惟有泪千行,遂作《江城子》,缅怀他挚爱的妻子。

梦游天姥吟留别

唐代: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翻开浩瀚的历史卷,许多历史人物脱颖而出,向人们诉说着尊严.从在北海牧羊十九年而从未放弃祖国的苏武到“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他们用尊严描绘着自己的人生.尊严之歌穿越岁月的风尘而历久弥新;尊严之歌趟过历史的长河而亘古不变.历史没有记载的史料让我们无法了解过去,留给我们的遗憾我们只能在心中思念

忆江南·多少恨

五代:李煜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在“违命侯”李煜最后的生命中,江南曾经无数次地在他的梦中出现:“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子夜歌》)“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浪淘沙》)江南的风花雪月已经成为痛苦的记忆,昔日的欢乐只能在梦魂中回味,有多少风流快活,就有多少憾恨,就有多少血泪!

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宋代:姜夔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作者曾几度客游合肥,并与一歌妓相爱。当时的欢聚,竟成为他一生颇堪回忆的往事。这几乎是姜夔的初恋,令他终生难忘。当他和琵琶女不得不分别后的二十年里,多少个午夜梦回,她们仿佛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姜夔的一往情深,都给了她。据夏承焘先生考证,姜夔有近二十首词是用来怀念琵琶女的,占了他所有词作的四分之一。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

清代:纳兰性德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

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远离故乡的思家之人,每天鞍马劳顿,巡边守地,只有在深夜里才能静静地思念故乡的亲人,但寒夜中的梦,有恶梦,也有好梦,今夜正做着好梦,就让他做下去吧。让他在梦中多得到一些欢聚的幸福和快乐。

思越人·紫府东风放夜时

宋代:贺铸

紫府东风放夜时。步莲秾李伴人归。五更钟动笙歌散,十里月明灯火稀。

香苒苒,梦依依。天涯寒尽减春衣。凤凰城阙知何处,寥落星河一雁飞。

贺铸青年时期曾在京城度过的一段少年侠气、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此后却长期辗转在偏僻之地任一些微小官职,有志难展,郁闷在心。回首往昔,梦绕魂牵,这首词就是作者在此境况下写出。写梦中京城元宵节的欢乐情景,以及梦醒后的凄清之境和失落之感,含蓄地表达了一种抚今追昔、怀才不遇的情绪。

江城子·赏春

宋代:朱淑真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朱淑真已为人妻之后,夫君对她不习女红而痴迷于诗文很不理解,更与精通诗词书画的她无法进行精神上的沟通。婚后的日常生活渐渐变得枯燥无味。这首诗写便是女子对男子的思念之情。“天易见,见伊难!”词在绝然痛语中戛然作结,尤如凄厉的旋律达到高潮时而弦绝声止,虽然曲终韵歇,但那哀痛的余音却经久不息地震荡在人们的灵府空间。

浣溪沙·庭菊飘黄玉露浓

五代:顾敻

庭菊飘黄玉露浓,冷莎偎砌隐鸣蛩,何期良夜得相逢?

背帐凤摇红蜡滴,惹香暖梦绣衾重,觉来枕上怯晨钟。

此词围绕着梦境描写,赋咏闺中女子离别相思之苦。上片开头两句交代深秋午夜清冷衰残之景,渲染出寂静的环境氛围,由此引出女子的梦境。“何期良夜得相逢”流露出梦遇情郎的幸运之感,朝思暮想的心愿终于在梦境中得遂。

下片则转而描写闺房之内温馨静谧的景物,但是结末一句“觉来枕上怯晨钟”,美梦醒来,更觉惆怅,更见思妇的愁情伤怀

关键词:古诗词

相关阅读
你可能喜欢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八首写梦的诗词,谁是你心中的千古绝唱?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